Download...

因為已經不用說了。


陳自在也沒有責備恆毅,恆毅話已經說出口,現在三個人再爭著承擔也多餘,因為三個人都已經公然表明有殺人之心,殺人之行,誰也跑不掉。

如果沒有公然宣告的態度,將來回到巔峰派還能有說辭。


陳自在本來想好,說恆毅只是嚇唬徐大公子,事到臨頭本來還想救助徐大公子,是她自己衝動盛怒之下殺人,而恆毅沒來得及救助。

如此一來事情就有餘地,而現在,已經沒有餘地。

到底是他們誰的攻擊讓徐大公子喪失生機已經無關緊要,也無從追究,死亡之劍的攻擊已經讓徐大公子沒有什麼真氣,修為又比他們三個任何一個都低,他們三個任何一個人的攻擊本來都能要了徐大公子的命。

陳自在俯視下方,若無其事的淡然道「現在——本隊開始協助清殺南雙島殘餘的暗影族。」

團隊歷練珠中一把把聲音叫響。

「你們說到做到,我們言而有信,現在就清殺圈養的暗影族,一個不留!」

再沒有人反對清殺暗影族,南雙島上的小霞等一干追隨徐大公子的歷練者們全都沉默的看著別人屠殺他們圈養的那些暗影族,沒有一個反對的聲音。

徐大公子死了。

誰還敢再挑戰恆毅,許問峰,陳自在三人的決定?

一個也沒有。

圈養了多日的暗影族在短短兩個時辰內被清殺完畢。

各個隊伍派出的人在南雙島用救護之網把種子星人類各歸各隊的帶回他們本來生活的地方。

一群群的種子星人類都被帶走,而恆毅卻一直沒看到水藍族熟悉的面孔。

許多本來在砍伐採集的種子星人類陸陸續續的從周圍的山林里回來。

人群之中,一條小身影飛跑出來。

看見那個孩子的時候恆毅終於露出笑顏,那個孩子就是曾經堅持獻上採摘的蘋果的男孩。

水藍族的男孩撲倒在恆毅面前,額頭貼地。「偉大慈悲的神,您就是水藍族的守護神,卑微的我懇請知道您那偉大的神名,從此在水藍族代代相傳您偉大的事迹,慈悲的心。」

恆毅不由犯愁,歷練規矩,歷練者不能對種子星的人類通名姓。

一旁的陳自在笑道「我們都叫軒轅,水藍族從此就以軒轅為姓氏。」

「感激偉大慈悲的軒轅神賜名!」小男孩的聲音激動的帶著顫抖。

見恆毅一臉莫名其妙,陳自在附耳笑道「地球人類的歷史中有軒轅氏,歷練中遇到這類情形通常都會借用。」

恆毅這才恍然,見只有這個男孩,水藍族的其它人一個不見,就問「其它人呢?」

「回偉大的神靈,水藍族激怒偉大的神,在神罰中奉獻上了卑微的生命……」男孩說著虔誠的話,但那聲音里分明透出壓抑不住的悲痛。

「怎麼回事?」恆毅一陣心慌,但男孩的回答還是這句話。

陳自在臉色一沉,勸恆毅別急,在歷練珠里詢問究竟。

很快歷練珠里有別隊人的回復。

「徐大公子恨恆毅,血海變異者死後他查到你們保護的是水藍族,就把水藍族都拿去喂圈養的暗影族了……」


恆毅悲怒攻心,險些摔倒,陳自在一把扶住的時候湖白潔連忙上前幫忙。

見他臉色難看,目現悲淚,忙寬慰道「別這樣……徐大公子該死已經被你殺了。」

海珊憤然道「徐大公子真是該死!嫉妒恆毅怎麼能遷怒到不相干的人!」

海雲天沉默不語,儘管憤慨,但他卻覺得自己和海珊都變的很奇怪,本來不是稀奇事情,做這種事情的神門人太多太多了……就是湖海派的湖三曾經也滅過多少城鎮?

他們從不會覺得憤怒,而現在竟然為種子星的人類不平?

恆毅半晌做不得聲,看著面前那孤零零的男孩仍舊跪伏地上,想到水藍族名存實亡,從此只剩下他一個人……

『徐大公子真該死在血海變異體手上!』

恆毅想到許問峰當時說的話,是的,有些人就必須除去。


可是,偏偏徐大公子當時就沒有死!

他沒有死在血海變異體手裡,結果這些天被他害死的種子星人類卻又添上一群……

「還好,水藍族總還有他活著呢?」湖白潔一遍遍的輕撫恆毅胸膛,寬慰道「已經發生的事情別想太多,他還活著水藍族就沒有滅亡,這就是幸運的好事呀。」

男孩身後,來來往往的人群中站了很久的四條身影這時候走進過來,抱拳作禮道「見過陳師兄,恆毅師兄,白潔師姐……」

陳自在眉頭微皺,審視片刻,確定從沒見過。「你們是?」

「我們對陳師兄和恆毅師兄慕名已久,徐大公子作惡多端,當時下令抓水藍族的人喂暗影族,我們幾個看不過眼找了個機會把這個男孩救走……」四個人簡單的說明了事情經過,為首的隊長又補充了句說「我們是黑月的歷練隊友。」

聽著那幾個人的話,陳自在明白過來,這幾個人當初分明是抓不到黑月怕被徐大公子問罪,就想到指望她陳自在庇護,又知道無端投靠不妥,救了水藍族的這個男孩作為表示。

陳自在暗暗犯疑,這幾個人怎麼會想到投靠自己?不知就裡的人怎麼可能指望一個剛回來的私生子能在徐大公子的盛怒下庇護他們?

「難得有心,我會記住你們。」陳自在假以顏色,不怕將來沒有機會問出究竟。

那幾個人忙不迭抱拳道謝,沒有多的廢話,自然的退開遠些,聚在一起,哪裡也不再去,陳自在表了態就意味著接受了他們,從此自然就算是以他為首的人,此刻自然是在周圍,陳自在去哪裡,他們去哪裡,讓他們做什麼就做什麼,如同過去跟隨徐大公子的時候一樣。

恆毅悲傷了一陣,逝者已矣,作惡者已死,眼前更該關心的是活著的水藍族小男孩。

「白潔你那有人尊的法器嗎?」 「沒有。」湖白潔身上哪裡會帶著人尊的法器,那類法器對她毫無用處。

陳自在笑道「我有。」

她說著從儲物道符里取出一把金光閃閃的法劍遞給恆毅。「就叫軒轅劍吧,也是借用的名字。」

恆毅感激道謝,把劍交給小男孩道「保護好自己,你肩負水藍族所有逝者的寄望,帶著他們的寄望勇敢積極的活下去。這把劍叫做軒轅劍。」

一胎雙寶:總裁爹地太給力 ,激動的淚光閃閃。

「感謝偉大仁慈的軒轅神!就算只有我,水藍族也會世世代代傳承軒轅神們偉大的事迹和仁慈的精神!」

陳自在料到恆毅的打算,人尊法器的陣陣股力量男孩還發揮不出來,但憑藉人尊法器本身的質地足以成為種子星若干年內無可匹敵的神器,一般的兇猛野獸面對法器連近身的勇氣都不會有。

但水藍族只有一個人將來不會有發展的機會,陳自在看見那些還沒有被帶走的其他種子星的人類,便飛過去。

不片刻,恆毅驚奇的發現有一百多個年齡相仿的女孩跟著陳自在跑了過來,跪伏在小男孩身後,都稱呼他為水藍族族長。

「這?」

看恆毅疑惑模樣,陳自在微微聳肩,淡然一笑。「我問誰願意嫁給得到神賜神劍的水藍族族長,就有這麼多了。」

「他娶這麼多妻子啊?」恆毅覺得這數量就比湖三少了,湖海派的長老們的妻子都沒這麼多。

「妻子多才好,兩三年就有一大群孩子。你不是希望水藍族早點恢復元氣嗎?」陳自在見恆毅十分高興,眼前充滿希望的情景沖淡了他內心的悲傷。

水藍族不怕死,水藍族的精神是傳承,這是許多種子星人類的共同精神,只要有後代,精神就能夠傳承,那就是水藍族們逝者能夠含笑的欣慰。

海珊掰著指頭算著說「一天一個也要半年才睡的完啊……」

那水藍族的小男孩磕頭起誓。「水藍族感激偉大軒轅神的恩賜,我——發誓努力振興水藍族,竭盡全力加緊造人,儘快恢復水藍族的繁盛,不負偉大軒轅神的期許!」

海珊噗哧失笑,湖白潔也忍俊不禁,連一向慎言的海雲天也忍不住露出微笑。

一時間,悲傷的氣氛淡去。

水藍族回到水藍城,別的種子星人類也回歸了家園。

暗影族全部被剿滅,經過三天的全面搜查,再也沒有找到暗影族的蹤影。

歷練至此,也就結束了。

許多的歷練者們都期待著回去,但也有很多人並不十分期許。

距離時空之門的開啟還有兩個時辰的時候,陳自在叫上許問峰和恆毅,飛離歷練者們聚集等待時空之門的南雙島,飛過浩瀚不見邊際的汪洋大海,飛過一座座海中島嶼,飛進冰雪飄揚的天地。

最後在落在極北的冰島上。

恆毅根本不知道陳自在來這裡做什麼,但很高興陳自在似乎沒那麼討厭許問峰的情況。

落下冰島的時候許問峰四面環顧一陣,曬然笑道「原來種子源在這裡。」

陳自在淡淡然道「你們在這裡稍等」,說完獨自飛進冰封谷中。

對於許問峰能猜到,她一點都不覺得驚奇。

只有恆毅茫然不知所以,好奇追問「什麼是種子源?」

「也叫星源。」許問峰微笑解答說「你知道寶器級別以上的法器都必須用紫晶購買,因為珍貴。寶器的煉製少不了星源,但寶器其實是星源煉製更高級法器失敗后的產物,因此星源的價值遠遠在寶器之上。星源數量有限,本身誕生於星球核心,但在過去漫長的宇宙種族戰爭時期幾乎所有的星球的星源都已經被開採殆盡,直到出現種子法陣,星源才能夠快速成形,種子法陣運作百年能夠製造出成形的星源,星源的年代越久煉製成星級以上法器的成功幾率就越高。」

恆毅有些明白的點頭聽著,大概明白到星源的珍貴。

「回收法器的時候我說過,擊殺變異者的好處不止可能修為突進這一點。在種子星的歷練戰鬥不管死了誰,靈魂力量都能夠加速星源的成長,而強大的變異者加速的效果更好。星源年代越久越珍貴,但價值高昂全宇宙的種族都渴求,星源的藏放處從來隱秘,還經過種子法陣的掩藏。各個星系復甦中的種子星上的星源根據情況決定開採的時間,但大多都會選擇在出現異族入侵的歷練戰爭結束后,歷練戰爭必定有傷亡,會讓星源短期內快速成長,宇宙各種族都知道這一點,如果歷練結束不取走星源,可能被很多異族高手或者自由體盜走。」

恆毅聽著,點頭,又疑惑。「自由體是傭兵嗎?」

「不僅僅是傭兵。 絕世癡纏之總裁太壞 ,很多人唯利是圖,只顧自己和小團體的利益。任何種族出現入侵歷練戰鬥后他們都會大量潛入搜尋星源,因為那時候運氣好就能在星源被開採前搶奪到手。」


許問峰的解答讓恆毅見識大為增漲,星源的事情連湖白潔都沒有提過。

「星級法器的強大取決於星源力量的強弱和法器製造師的水平,煉製好的星級法器還能夠吸收星源的力量提升自身,也能夠根據別的方式提升力量,譬如受擁有者力量的提升影響,吸收的血和靈魂力量成長。但是星級法器能吸收多少星源取決於擁有者本身的實力,理論上無限,實際上有限。」

「星源一定很貴!」

「很少紫晶交易的情況,宇宙基本交易慣例是一百年剛成形的顆星源換一百二十件寶器,兩顆星源換一件星級法器。」

恆毅為之乍舌…… 替代品 ?「不是太奇怪了嗎?寶器畢竟也是星源製作的啊!」

「寶器跟星級法器的價值差距大約一百五十倍,沒有人得到星源是為了煉製寶器。水平夠好運氣又不錯的煉器師兩顆都成功製成星級法器收穫是多少倍?除非運氣太糟,否則水平到位的煉器師至少成功一件,有賺無賠。」

恆毅這才恍然,這樣的價值差距難怪讓交換的比例顯得那麼不可思議。

「難怪陳兄弟把你叫上一起,我以為他對你改觀了,看來是防備意外。」

許問峰曬然一笑,緩緩搖頭。「陳自在是為了你。」

「我?」恆毅茫然不解。

這時候,陳自在遠遠飛了過來,沒見他手裡有什麼東西,想必開採的星源是藏在儲物道符里了。

「走。」回來后陳自在二話不說,招呼兩人飛離飛雪飄揚的寒冷地帶。

最後飛回落在距離南雙島只有一百多里的一座小孤島上。

孤島上,已經有個人在等著了。

恆毅曾經見過的那個臉寬的傭兵隊長。

他一直靜靜的站那等著,看到陳自在和恆毅三人過來,平淡的道「你讓我一個人來,你們卻來了三個。」

「很抱歉,傭兵中敗類不少,我不得不防。」陳自在淡淡然說著,四面環顧打量,猶自擔心會有埋伏一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