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回到賓館,把東西稍作整理時間就已經到傍晚了。因爲附近的小店都沒有開門,所以我們安排劉義成和林軒一起去買飯,其他人在房間裏面等。


“那小子怎麼迷路這麼久?他腦子可真夠不好轉的。”徐朗擡頭往窗外看了一眼,接着嘆道:“天就要?了啊……”

楊一說:“他還不至於在那裏迷路。大概是去做別的。你別看他表面上像是很單純,實際上他就是會裝?﹦。”

我淡淡地點頭應道:“說白了不就是虛僞嗎?”

也許是因爲太相信我,楊一和徐朗從始致終都沒有起過要出去找寵承戈的念頭,一直等到劉義成和林軒出來。寵承戈也沒有回來,而他們還是壓根不擔心。

我忍不住問:“要不然,出去看看吧?他該不會單獨遇上‘假面’了吧?”

我這麼一說,徐朗倒是真的有些擔心了,和楊一問道:“你知道他的生辰八字嗎?”

“我怎麼會知道?他的你肉體也不知道是從哪裏弄來的。”楊一一邊說着,一邊掐指一算——

算第一遍的時候,他的手指頓了一些,接着又去算第二遍,後來臉上就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了。

大家都好奇地向他看過去。

楊一擺了擺手說:“因爲沒有生辰八字,所以算下來的也不一定準確。咱們先還是先吃東西吧。”

我點點頭,起身去到桌子旁邊,把飯菜都從袋子裏拿出來,掀開蓋子放好。徐朗第一個走過來,直接拿了兩碗白飯到眼前,然後睜大了眼睛打量菜色。可能是徐朗的胃口大,所以給多了好幾碗的大白飯。

楊一還站在旁邊,掐着手指頭,臉色有些凝重。我叫他:“楊一,你過來吃飯了。”

楊一垂下手,輕聲說:“你知道我的。你們先吃吧。”

我點點頭,沉?了一下,說:“那你出來一下,我有話對你說。”

楊一驚訝地問:“現在嗎?”

我點點頭,並且摔先拉開門走了出去。楊一看了一眼徐朗,也跟着走了出來。

我站在賓館的走廊上,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楊一跟在後面,問道:“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不說話。繼續往前走。

楊一見我沒有說話,他也跟着沉?了下來。沉?了將近五分鐘以後,他實在忍不住了,開口問:“你到底找我出來想要說什麼?現在天色已經越來越晚,月亮要出來了。”

我點點頭,淡淡地應道:“是啊,月亮要出來了。”

楊一皺起眉頭,不解地看着我,我問:“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你是什麼感覺?”

“什麼?”楊一不解。

我說:“第一次看到我,你有什麼感覺?在黃泉路上。也就是我輪迴以後,被小懸帶去見你的時候。你是什麼感覺?”

“我是什麼感覺?”

“對啊。我們不是有很多年沒有見過了嗎?再次見面你是什麼感覺?”

楊一聽了一陣無語,他簡直無法理解,爲什麼我在這種緊要關頭把他叫出來,卻僅僅只是問這樣的一個問題。

“你是怎麼做到,讓寵承戈來騙我,然後還聯合他一起騙我的?我不是你的愛人嗎?你是怎麼做到拱手讓人的?”我往前走了一步,定定地看着楊一。

他先是一怔,接着震驚地看着我。過了一會兒,那抹震驚變成了苦笑浮現在嘴角:“我說你今天……怎麼一整天都陰陽怪氣的……原來有些事情你已經記起來了啊。我早應該想到的,你總有一天會記起來。並且……時間也該到了。”

他再次擡起手來,掐指算了算,問道:“寵承戈……”

“他被我殺了。”

楊一倒抽了一口冷氣。豎起眉頭,半晌也說不出話來。原來他剛纔算來算去根本就沒有算錯,寵承戈確實已經死了。不,不是寵承戈死了,而是風塵死了。

“我只是殺死了他的肉身,殺不死他的靈魂。我要能殺死他的靈魂,也絕對不會手軟的。”說到這裏,我嘆了一口氣,醞釀了半天,才接着說,“楊一……”

“楊一……我……我給一分鐘的時間考慮,在這一分鐘時間裏面,你可以殺了我。”我擡起的,捏住了他的衣袖,抿了抿嘴脣儘量讓自己的音色聽起來平靜,“你知道。當我在想明白的那一刻起,心裏有多恨你嗎?”

楊一苦笑道:“周沫,我只是……爲了你好啊……”

“你沒有想過我會恨你?”

“我有。”楊一點點頭,“我也知道你一定會恨我的。也許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你會自殺也說不定,這不是我能阻止的。但我依然要這麼做……我知道讓你親手殺死了他們,將來你會很難過,你會恨我。沒有關係你恨我吧……”

我忍不住冷笑了一聲,咬着嘴脣,淚水“唰啦啦”地掉了下來。我的眼前出出現學長死前的最後一幕,他對我說:‘你會後悔的’。同樣的話,小呆也說了一遍。

還有鬼影臨死前的眼神。魔音臉上的表情……

這些畫面湊在一起,就像是一柄柄利劍,直接穿透了我的身體,將我整個人都刺得千瘡百孔。

楊一看我眼淚掉得這麼洶涌,有些慌張了。連忙說:“你不要這麼難過,他們是甘願被你殺死的。如果不是這樣,其實憑你的能力……他們知道,最終的結果他們也還是會死。所以……所以千萬不能有負罪感……”

“我爲什麼沒有負罪感?你能做到沒有負罪感?”我反問道,“我寧願我自己死……”

楊一一把將我抱進了懷裏,加快了語速:“你千萬不要這樣想,我做了那麼多努力,就是爲了讓你活下去。讓你有機會當一個正常人……”

我微微地閉了閉眼睛,輕聲提醒道:“一分鐘過了,我想起來了過去的事情,已經是真的‘陰靈女’了,你要不要殺了我?”

“我怎麼可能會想要殺了你呢,我做這麼做……”

我說:“既然你不想殺我,那就讓殺了你吧……不用‘假面’我自己就要給其它‘六鬼’報仇。”

楊一一愣,隨即身體一僵。我擡起手,從袖子裏的滑出一把小刀,接着向他胸口的位置刺進去。

然後那當尖在快要觸到楊一的身體時,忽然停住了,我的手怎麼也動不了。

“我就說有什麼事非要跑到外面來談,原來是這樣。”徐朗肥胖的手死死地捏着我的手腕,不讓我有進一步的動作。接着手下一個用力,幾乎是把我從楊一的懷抱裏直接甩了出去。

他的力氣極大,我的身體就像一塊破布一樣,直接砸到一邊的牆面上,整個一半的身體都處於一種沒有知覺的狀態。

“你不是……”

徐朗冷笑道:“你竟然在飯菜裏下藥,不過你可小瞧我了。我可是在雲南那種四面都是毒蟲的環境下生存下來的,你這點藥難不倒我。”

我哼了一聲,從地上緩緩地站了起來。雖然我是恢復了記憶,但還只是凡體肉胎,這具身體經過這大半年的時間消耗,簡直是難以支持。而且,我發現我有很多能力無法發揮出來,這應該是寵承戈和楊一之前不知不覺對我的身

體做了什麼小動作的原因。 我和徐朗你來我往的過了幾招,但我顯然不是他的對手,而且他並沒有用全力,只是冷笑着將我反手給制住了,接着把我帶到房間裏面,把門關上。

我被他重重地扔在了地上,頭被磕了一下,磕了一小塊皮。劉義成和林軒此時已經吃了飯沉沉地睡了過去。我從地上爬了起來,也不打算再跟徐朗打了,反正打也打不贏。

而且我對他並沒有什麼恨意,沒必要拼死相博。

楊一站在我的對面,與我相隔着一段距離,眼神有些悲傷地看着我。我沒說話,也儘量不去往他的臉上看,因爲每多看一眼,我心裏就像被刀剮了一下的疼。

徐朗看着我,問道:“你既然什麼都想起來了,也不用我多說……我不可能看着你殺人……”

一邊說着,他一邊從一邊拿出了一根繩子,要把我綁起來。我退後了一步,冷地看着他。

就在這時,門外面忽然響了一下,有一團陰氣在靠近。我閉着眼睛感受了一下。接着冷笑道:“怎麼,你不是說陰間的人不能參與的嗎?怎麼又回來了?”

寵承戈透過門窗走了進來,他像是第一次見面那樣,穿了一身?,身上的煞氣很深,但臉上卻做出一派溫和的表情來。“小沫……”

“你不要叫我小沫,我也不願意看到你。”我現在確實是不願意看到寵承戈的這張臉。

曾經有多愛他,現在就有多恨他。

寵承戈看着我沒有說話,只是向我走了過來。當他靠近我的時候,我警覺地向後退了一步,問道:“你要做什麼?”

寵承戈苦笑道:“小沫,我不會害你的。”

我恨恨地瞪着他,他伸出一隻手拉着我的手臂。我掙扎了兩下沒有掙扎開,火就來了:“你到底要幹什麼?你以爲我還會聽你的嗎?你放開我!”

不但他沒有放手,連楊一也走了過來,他倆個手腳利索地將我用繩子給捆了個結結實實,接着楊一朝寵承戈點了點頭,寵承戈拉着我的手臂,就把我往門外拖。

這是要去哪裏?

我心裏有些驚慌,不知道他要帶我去哪裏。叫喊了幾聲。寵承戈壓根就沒有理我,他一直拉着我往外走,然後再往樓下走。我有些急,轉而去喊楊一名字。

“楊一。楊一!你要讓他把我帶到哪裏去?”

“楊一!”

…………

然而我叫了好幾遍,楊一都沒有理我,也沒有從房間裏走出來。直到我快要到走廊的轉角,才聽到徐朗從房間裏探出了頭來說:“你安心隨他去吧……”

我怎麼可能安心隨他去?

但是現在被綁得結結實實,我就算是想跑,也沒有辦法。

走到樓下的時候,我嘆了一口氣,儘量地平復了一下心情,心平氣和地說:“你到底想要怎麼樣?你要帶我去哪裏?”

“去了你就知道了。”寵承戈冷冷地說。

我說:“我一點也不想跟你走,你還是放過我吧。”

“那就由不得你了。”寵承戈比我的態度更強硬,他摸了摸我的頭,溫和地說:“我總不能真的看着你去送死。”

“你對我做的事比殺了我更讓人難受。”我厭惡地調開了頭,緊緊皺起收頭。想起自己對學長以及其他‘六鬼’做的事,我心裏就像是被什麼東西重重地一拳一拳地打過來。

寵承戈並沒有跟我說太多,而是拉着我繼續往前走。走了沒有多遠,我看到路邊停着一輛?色的小車。

這小車的車頭上扎着白花,一看就是出殯用的——這是一輛鬼車。

要坐鬼車,那肯定是要去黃泉路了?

可是去那做什麼?把我藏起來?

我冷笑了一聲:“你以爲把我藏起來,‘假面’就找不到我了嗎?你這麼做只會更加激怒他。‘假面’的性格我知道,他是嫉惡如仇的。除非讓他親手殺了我。否則他會毀了這一座城。”

寵承戈沒有說話,正要把我強行塞進車裏,忽然看到路邊的陰影裏,站了一個白衣少年。

‘假面’?

我瞪大眼睛仔細地辨認了一下,這確實是‘假面’。

他站在路邊的陰影處,冷冷地看着我們。寵承戈很快也看到了他,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我們三個人隔着不遠的距離。??地對視着。

過了一會兒,‘假面’動了,他邁着緩慢地步子,慢悠悠地向我們走了過來。從那片陰影中出來,他隔我們越來越近,一種強大的壓力和陰氣也跟着飄了過來。

他淡淡地說:“把這個女人留下。”

寵承戈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故意裝作聽不懂:“你說什麼。”

‘假面’也不氣惱,又淡定地重複了一遍:“我說,把你旁邊的這個女人留下。”

寵承戈眯了眯眼睛,眼中的殺氣泄漏了一部分,反問道:“如果我說‘不’呢?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你是什麼人關我什麼事? 總裁的契約妻 我只要這個女人。”‘假面’的聲音很沉,就像是一顆小石子丟進了潭水中。只是起了一點漣漪,就什麼也沒有了。

我看了一眼寵承戈,在心裏??地嘆了一口氣,擡腿就向‘假面’走了過去。死就死吧,魂飛魄散也沒有關係了。我做了那麼多聳人聽聞的事,反正也沒想有什麼好結果。

就算這根本不是我的本意。

寵承戈卻一把拉住了我的,強行把我塞進了這輛?色的小車裏。

接着把車門給關上了,我拍着車窗戶,向門外的‘假面’說:“他是寵承戈,‘假面’,你不要跟他硬着來。”

寵承戈回過頭來看了我一眼,苦笑道:“這話怎麼聽起來。你像是胳膊肘在往外拐啊?”

我恨恨地盯着他看了一眼,罵道:“我幫你纔是胳膊肘往外拐呢。”

就在此時,我感覺到了一團又一團的陰氣向這邊靠過來,而且還有一種很大的壓迫感。我偏頭往另外一個車窗外看過去,發現前方忽然多了一羣厲鬼,而且還有一種‘鬼獸’,就是寵承戈殿外的那種大型動物。

寵承戈說:“我建議你最好是不要硬來,哪怕你要毀了這座城,我也不會讓你對小沫怎麼樣的。”

‘假面’冷冷地笑了一聲:“你在這裏裝‘情聖’?你要插手這件事?”

“我並沒有插手,我只是必須要帶走小沫。如果你堅持要殺他,那我就一定要插手了。也許你今天的力量比較強,但你也明白……你不是我的對手。更何況……”寵承戈揚了下顎,示意‘假面’看旁邊,說,“我並不想動用自己的力量,但是你不要逼我。”

我聽到這裏忍不住要開門下車。但這車門被鎖得死死的,根本沒有辦法開打。

‘假面’沒有再說話,估計他在心裏計算着如果真的和寵承戈來硬的,會有多少勝算。

傲嬌上司潛規則:噓,不許動 良久以後,我聽到他說:“陰靈女,雖然你也是‘六鬼’之一,但是你的手段要比我們要高明得多了。但我要送你一句話,以色侍君,終不能長久。你用人皮美容,迷惑得了衆生,但迷惑不了你自己。 蓬州還魂 今天我可以放過你,但今生今世。希望不再見面。”

頓了頓,他又說:“也許這是我們最後一次相見,很遺憾你不能死在我的手上,永別了。”

我聽到這話,眼淚頓時滾滾而下,把頭從車窗戶裏伸出來,看到‘假面’已經轉身,只留下給了我一個背影。

大約是感應到了我的視線,他頓住了腳步,回頭看了我一眼。

這一個眼神,純淨得沒有任何雜質。就像是當初我們沒有任何交集的時候,最初的一個眼神。

我輕聲說:“我也很遺憾……”

‘假面’不再應聲,轉身消失在了一片?色陰影當中。寵承戈繞到了另外一扇車門外,打開車門鑽了進來。

我立刻握緊了拳頭,緊皺着眉。我問:“我的能力都被你封印了?爲什麼我恢復了記憶,能力卻一點都沒有恢復。”

寵承戈笑了笑,沒有說話。

我追問道:“你是什麼時候封印的?在什麼地方?”

封印厲鬼的能力並不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需要一個比較複雜的程序,要用到自己身上的東西。比如用他的血,或者用他自己魂魄。我現在回憶起和寵承戈在一起的時光,並沒有想起來他什麼時候做過專門針對我的法事。

那麼,他到底是怎麼把我的能力封印起來了的?

見寵承戈還是不說話,我忍不住又重複問了一遍。

寵承戈嘴角掛着笑容,反問道:“你一定要知道嗎?”

“說說看。”

“什麼時候我記不清楚了,但地點……是在牀上。”寵承戈轉過臉來,靜靜地看了我三秒鐘,問:“還要更詳細的嗎?”

三秒鐘的時間,已經足夠我想透。而下一秒,我已經一個耳光向他臉上招呼過去了,這一耳光幾乎花掉了半身的力氣,打得我自己整個虎口都有些發麻。 重生:嫡女威武 寵承戈偏過臉,一絲鮮血順着他的嘴角緩緩流了下來。 穿越后和王爺一起去種田 他輕輕地擡手拭去了嘴角的血,一句話都沒有說,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看着窗外,對前面開車的鬼司機說:“走吧。”

我的情緒還處在憤怒當中……他竟然……竟然連上c也是騙我的!利用兩人交合的時候,在我身上下了封印!

“你真卑鄙!”我咬牙切齒地罵道。

寵承戈並不否認自己的手段卑劣,但他依然堅持:“我是爲了你好。”此時此刻,看着他的這副嘴臉,我簡直殺他的心都有了。如果我能打得過他,能夠殺得了他人,我想我絕對不會手軟的。

“你不用這麼瞪着我。在沒有我強大的時候,你只能服從我。”寵承戈回過頭來,一字一頓地說:“我再說一遍,我做這些——都是爲了你好。”

我咬牙切齒地看他半天,直到車窗外陡然陷入了一片絕對的黑暗,才問道:“你真的要把我帶到陰間去?陰間有去無回,我一個活人去了陰間,可就上不來了。”

寵承戈沒有理會我,看樣子是默認了。

我火道:“我不去!”

一邊說着,我一邊就要起身,想要打開車門直接跳下去,可是這可門卻關得很緊,無論怎麼樣我都沒有辦法打開。寵承戈在旁邊坐得穩如泰山,動都沒有動。

看來他絲毫不擔心我會從車上跳下去,他做了萬全的準備。

我實在氣不過,向他又揮過去一拳。寵承戈輕而易舉地擡手,將我的拳頭握住了,淡淡地說:“你不要做無謂的努力了。”

對,他是輪迴之主,能力強大。就算是我的?盛時期。也和他的實力有差距,更不要提現在的情況了。

雖然打不贏,但我心裏卻非常地不甘心,恨恨地瞪着寵承戈。除此以外,拿他沒有半點辦法。

車子大約開了有十多分鐘,眼前慢慢地有了光線,但天色依然是灰濛濛的,我知道,這是到黃泉路了。

到了黃泉路以後,車子停下來了。寵承戈打開車門,下車。

我也跟着下了車,剛下車就發現,原來我們後面一直跟着了許多寵承戈的手下,剛纔如果我真的有能力跳車下去,也根本就逃不掉。

“你費那麼多心思把我弄到這裏來,爲了什麼?”

寵承戈說:“我不願意你再參合到那件事情裏面去,你和‘假面’也沒有必要再見面,你們的緣份已經盡了。我帶你走,你們是生離,我要是不帶你們走,你們就是死別了。”

我咬着牙看着他,問:“那楊一和劉義成還有林軒怎麼辦?你打算不管他們了嗎?”

寵承戈看着我不說話。

他一不說話,我就知道他的意思了。他說過,‘六鬼’的事情他不能管。

“你既然不能管我們的事情,又爲什麼要把我帶到這裏來?”我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