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回來吧,哪裏討不到一口飯吃。


這裏有你的家人和朋友,還有糖果和糖粉。 重生之若你愛我如珍寶 回國來,熟悉的人熟悉的話,熟悉的大街小巷。

要麼來四川玩嘛,我請你吃火鍋。

шшш ¸TTκan ¸¢O

不過我奉勸你一句,要斷就要一乾二淨,絕對不心軟。

動手打女人的男人,要毫不猶豫的踹掉。你父母養大你,不是讓你捱打的。

祝你儘快擺脫困境。

z小u?? :看到沒有,這麼多人關心我的封面,也關心你的處境,我希望你能冷靜的迅速的處理問題。

回來吧,哪裏討不到一口飯吃。

這裏有你的家人和朋友,還有糖果和糖粉。回國來,熟悉的人熟悉的話,熟悉的大街小巷。

要麼來四川玩嘛,我請你吃火鍋。

不過我奉勸你一句,要斷就要一乾二淨,絕對不心軟。

動手打女人的男人,要毫不猶豫的踹掉。你父母養大你,不是讓你捱打的。

祝你儘快擺脫困境。

z小u?? :看到沒有,這麼多人關心我的封面,也關心你的處境,我希望你能冷靜的迅速的處理問題。

回來吧,哪裏討不到一口飯吃。

這裏有你的家人和朋友,還有糖果和糖粉。回國來,熟悉的人熟悉的話,熟悉的大街小巷。

要麼來四川玩嘛,我請你吃火鍋。

不過我奉勸你一句,要斷就要一乾二淨,絕對不心軟。

動手打女人的男人,要毫不猶豫的踹掉。你父母養大你,不是讓你捱打的。

祝你儘快擺脫困境。

z小u:你先讓他放鬆警惕,然後乘機回來,如果你老媽知道你在那受苦,她會後悔讓你去國外的。

可以發消息、發郵件告訴國內的家人、朋友,大不了叫你父母接你回去,看他怎樣。

我曾經被人威脅過,我恨透這樣的行爲。

冷靜,然後找機會逃走。 給所有《陰花三月》的讀者:

這本小說的出版就像小說的情節一樣跌宕動人,一開始寫的時候是跟上海鴻湫公司簽約,沒寫就簽了,原名叫《噩夢邊緣》,是不是很土呢。

編輯是大鬍子,有些上海的糖粉應該知道的。

後來公司內部有分歧,大鬍子編輯叔叔因爲種種原因離職,是他賜了新名字《陰花三月》於是這部小說就成了無主的了。

我想,那就貼給我的讀者免費在網上看,賺個吆喝。

結果貼出來就被工人出版社的逍遙編輯給盯上了,他大概就看了不到一集。

合同很快簽了,但是蓋章足足等了三個月,我既擔心又高興,擔心的是通不過,高興的是等了這麼久,肯定就在開會研究-證明我的小說是有爭議的,有人很喜歡,有人卻一點也不喜歡。

後來根據出版方要求要增加部分故事情節,我照辦了。

蓋章之前24小時忽然出現有兩家比較不錯的文化公司、出版社來索要《陰花三月》,而且條件都非常的好。但我不後悔給工人出版社,但願將來也不要後悔。

合同寄來了,這纔開始籌備封面、文案。

目前已經進入正式印刷階段,各位讀者可以閉上眼睛,想想,在一個大的工廠裏,工人叔叔阿姨們戴着口罩一個字一個字的校對,印刷機器況且況且況且的響着。

11月新書就該上市了吧。

封面還是不錯的,編輯在選封面的時候也充分到帖子裏瞭解了大家的心聲。

其實我很內疚,因爲結局沒有貼出來,按照合同規定是一定要出版後才能貼出更新,我仍然需要版稅來養活自己和家人,在金錢面前,在不違反大原則的前提下,我不做高傲的人。

忽然很想感謝大家,儘管沒有更新,仍然有非常忠誠的讀者給我頂貼,陪我度過每一天。

感謝大家對《陰花三月》的不離不棄,我的讀者總是最好的。 風景在別處

(上)

即使說好了是協議離婚,李沁兒心裏還是有點怪怪的,說不清楚是難過還是解脫。漂亮的新房子裝修不到一年,還沒住熟,就要搬了,錢是兩人對半分。對於這些,成國雄還是考慮到李沁兒以後還要繼續嫁人,在廣州,有五十萬的單身女人還是會過的不錯。

如果不是在酒店被抓個正着,成國雄一定會抵賴自己出軌的行爲,但證據擺在眼前,也罷,都怪自己喝酒誤事,竟然把酒吧領舞的女孩帶去酒店,稀裏糊塗的竟然到了李沁兒以前工作的酒店,上上下下都認識他,不知道哪個多嘴的高密了,所以李沁兒匆忙趕來當場就提出離婚,當時迷迷糊糊就答應了,兩年來,大事小事不知道吵了多少回,自己又改不了花心的毛病,嫁給自己真的委屈她了。

“以後好好的。”成國雄收拾行李,“我要出發了,我的結婚紀念日要自己過了。”

李沁兒看了看外面正耀眼的太陽,點點頭,他果然是鐵了心要離,否則怎麼連句挽留的話也不說,“你帶她一起去嗎?”

她指的是酒吧的coco,酒紅色波浪捲髮,酒紅色的嘴脣。

成國雄點點頭,背上揹包轉身的瞬間,忍住了眼淚,房子的手續讓李沁兒辦,賣完了後把錢打到自己卡里,兩人的關係算是徹底結束。

他去的是四川,成國雄喜歡享樂,以前說結婚紀念日帶李沁兒去旅遊,說起四川的繁華和安逸,還有地道的火鍋竟然手舞足蹈,北方人嚮往細膩溫柔氣候宜人的南方,南方人又嚮往冰天雪地四季分明的北方,所以每個人心底裏都會渴望看風景,別處的風景。

盛世婚約:財閥的一品新娘 房間的東西還在,他去了兩天了。李沁兒沒有做飯,只靠冰箱裏的方便麪、酸奶和零食度日,中介公司打電話過來說買主不來了,房價太貴,要再多觀望些日子。李沁兒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自己期待什麼。

晚些時候爬起來,隨便撥了幾個電話,大學裏的好朋友,一個在帶小孩出不來,一個在公司加班,只有自己沒事做,辭了酒店的工作本來想一心一意當家庭主婦,看着這個大孩子,結果讓人失望,每天他都帶着香水味回家,脣膏有時候會在襯衣上出現,胸口有吻痕。卻不停的解釋,找藉口,說是我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情我在應酬應酬。

李沁兒去樓下超市買酸奶,卻沒有自己喜歡的牌子,她固執,猶如固執的喜歡成國雄類型的眼鏡男。打車去了沃爾瑪,在沃爾瑪看見一個女人,奇怪,他們不是一起去旅行了麼。

(二)

coco白天看起來憔悴無比,沒有化妝,眼窩深陷。她的煙在嘴邊卻沒有點燃,話卻說出來了,說對不起,那天晚上只是看見你老公不開心就陪他多喝了兩杯,手裏剛好有兩顆藍精靈,順便放了進去,你也知道你老公,帥起來要人命的,我想玩玩而已,沒想到你會離婚。

李沁兒看了她一眼,上了出租車。

“去哪裏?”司機問道。

“白雲機場。”李沁兒吩咐車快點開。

到達成都酒店的時候中午一點三十分,李沁兒一點也不餓,打開房間的窗簾,小聲問自己是不是瘋了。

電話接通,成國雄聽到她到四川了很意外,“你在酒店別動,我馬上來接你,你不知道這個地方風景多好,根本沒有被開發過,到處都是野花,漫山遍野都是,你肯定很喜歡。等我電話,我馬上坐車過來。”

這個馬上真的是慢,李沁兒想見到他以後的第一句話就說,說房子現在賣不掉,問他怎麼辦。至少可以挽回一點面子。

午睡時覺得有人在搖自己的胳膊,恐怕是成國雄來了,高興的睜開眼睛,天花板的橫樑對着自己的腿砸了下來。

大街上到處都是人。

李沁兒在醫院昏迷了三天,醒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道在哪裏。成國雄的電話關機,周圍全是纏着繃帶的人。

問這是哪裏。

護士笑笑說,這是南充。 風景再別處(下)

問這是哪裏。

護士笑笑說,這是南充。

小腿的骨折,身體失血很多,李沁兒安心看了看電視,原來自己屬於512地震倖存的傷員,收音機裏說成國雄所在的風景優美的銀廠溝已經夷爲平地。

眼淚掉下來。

這恍恍惚惚的兩個月裏,人就像個木偶。傷心和悔恨,內疚和自責混合着,人瘦到可以被風吹倒。

等到腿勉強可以活動的時候,李沁兒會在川北醫院附近散步。這個城市有很多小吃,可惜你不在身邊。

夏天快過去的時候,李沁兒對照顧她的護士說,謝謝你們,我可以自己回去了。

護士長愉快的簽了字,握着她的手,“舉頭三尺有神明,你這麼幸運,到凌雲山上去拜一拜吧。”

據說那是一座很靈驗的山,四相五行俱全。李沁兒不認識路,傍晚纔到大門口,門票十元,便宜的不可思議。

坐了景區裏的最後一班觀光車,司機是個話多的中年男子,“去金光殿吧,菩薩靈的不得了。”

李沁兒跪在大殿中央。

起來時寺廟住持站在自己眼前,看着她,“你眼睛裏爲何充滿憂傷?”

“我丟了一樣東西。”

“只要在你心裏存在,那件東西就存在。”住持笑着離開。

觀光車還在旁邊等着,上車,山路兩旁,裊裊炊煙,李沁兒的肚子咕嚕嚕的響,一個剛從醫院出來的人如果想吃東西,是好的現象。

“我們這山上很多農家樂,飯菜很美味。不過今天天色已晚,我又要下山了,我可以順便送您去我們公司旁邊美食一條街吃飯。”

李沁兒笑着點點頭。

夕陽帶着點點清淡的暮色,途徑臥佛,閉目慈悲。

一個婦女在地裏掰成熟的玉米,旁邊一個男人的在草垛中伸出個光頭,流着口水揮舞着雙手,“觀……光…….車!”

司機笑笑,“很可愛吧,他是個傻子,兩個月前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跑到我們這裏來,衣服褲子都破了,被村裏的大姐收留了,他最喜歡看我們觀光車路過了。據說是地震的時候傷到腦袋了,山上的醫生縫針的時候就順便幫他把頭剃了……”

司機從側面愉快的掃了這個女孩一眼,李沁兒塞着耳機聽groove coverage的歌,她沒有聽到,只是覺得山上的風讓人舒服。

也許她看見了,也許沒有。也許,看見了等於沒有看見。

只要在你心裏存在,那件東西就存在。

我在時尚版發的淘寶講價帖被賣家圍剿ing,我愛北京方便麪同學已經殺過切了,大家可以去觀光。地址如下

臍橙苗??:是啊,很久沒見你坐沙發了,親一下。你的回覆對仗工整,強悍。

一把美麗的刀:這個是小說哦刀刀,那個傻子是不是她老公,你覺得呢。

xhnxhnxhn??:說的好啊。 貌似下週我就可以拿到樣書了。

《遊戲規則》的確就是唯一被槍斃的,其他基本上都給雜誌用了。

一般的現在給《驚悚e族》寫稿子,編輯叫古月軒。

無敵追魂24小時貼身催,我怕了,就趕緊寫。

有時候很內疚,錯別字好多。

明天貼給大家看《下一個就是你》。

雜誌短篇還是很好看的,當然,個性化的東西不會太大體現,也希望得到大家的喜歡。

有個msn上的讀者,她的弟弟畫了一副油畫,送給我的。大家一起欣賞下哦。

下一個就是你

(一)剪刀

蘇順清坐在一把靠背椅子上曬太陽,城市冬天的暖陽讓那些白領有翹班的衝動,何況是學生。她有着一頭長而卷的黑色長髮,海藻一般蓬鬆,披着到肩膀,像個洋娃娃一樣眯着眼睛。夏普美型手機是男朋友送的,此時正靜靜的呆在胸口,李子軒每個月都會去日本,有空會開着他的銀色本田車帶蘇順清出去吃飯,如果晚上沒有回來,同宿舍的兩個女孩就知道蘇順清肯定是開房去了,五星級賓館的大牀睡起來比宿舍的硬板牀舒服多了,還可以在上面打滾,變幻各種**姿勢。

方怡在喝可樂,她不太愛說話,覺得傷元氣。

孔蘭在吃零食,那是她的命。

蘇順清的手機是讓全宿舍其餘兩個女生羨慕的,光滑的鏡面配上獨特的花紋,重要的是在國內買不到。孔蘭經常嘆息道,唉,也不知道我們家秦川啥時候才送這樣的生日禮物給我。

傍晚五點了,天空仍是光線充足,亮堂堂的陽光依舊在宿舍陽臺上鋪滿,方怡拿着剪刀在後面站着,拍拍蘇順清的肩膀,“給你!”

孔蘭吃的是瑞士捲就蜜瓜奶昔,沾着藍莓醬往嘴裏塞,天天喊減肥的人往往吃的最多。她的馬尾辮得意的甩着,熱情的兩片肥厚嘴脣一張一合,“你們兩個快過來吃啊,要不我一個人都吃光了。”

“等下吃,謝謝。”方怡臉上寫滿了不屑,眉毛揚起來, 吃吃吃,就知道吃。

藍莓醬是孔蘭的男朋友秦川自己做的,買來新鮮的藍莓,擦乾外面的水,存放在一個透明的玻璃瓶裏,放少許幼砂糖和少許鹽,保鮮膜密封好放在不透風的環境中,七天後用木槌搗碎再次密封,一個星期以後就成了美味香甜的藍莓醬,也成了宿舍裏最受mm歡迎的食品。

那是一把“張小泉”牌子的著名小剪刀,別說開叉的頭髮,連鐵絲都能輕易剪斷。蘇順清眯着眼睛笑,“謝啦好姐們,就你最瞭解我。”

“你喜歡就拿去好了。”方怡的笑裏都掛着冰霜,她的眼睛笑起來向上微微吊,皮膚米白,是典型東方女人的外表。

蘇順慶的長髮捨不得剪的,李子軒喜歡,好幾次說要留短髮都遭到拒絕,他常常輕撫蘇順清的頭髮,把臉埋在裏面深呼吸,眼神裏滿是憐惜,你剪短頭髮就不要你了。

只要太陽好的時候,蘇順清就喜歡借方怡的剪刀自己修整開叉的髮尾,慢慢的上癮了,不到天黑決不罷休,自己修剪頭髮有種樂趣,比如回憶那點點滴滴的快樂,失去水分乾枯的頭髮輕輕一碰就折斷。 (二)

只要太陽好的時候,蘇順清就喜歡借方怡的剪刀自己修整開叉的髮尾,慢慢的上癮了,不到天黑決不罷休,自己修剪頭髮有種樂趣,比如回憶那點點滴滴的快樂,失去水分乾枯的頭髮輕輕一碰就折斷。

李子軒是一年前在酒吧認識蘇順清的,那天宿舍三個女孩集體慶祝英語過級,到學校的高力酒吧叫了幾扎啤酒狂飲,當時李子軒正好參加十年校慶也跟幾個老校友聚會,當中年男子碰到年輕學妹,一場轟轟烈烈你情我願的愛情拉開帷幕。開始是眼神交流,後來幾個男女就坐到一桌,彼此看誰順眼就跟誰喝酒,李子軒的眼神始終沒有離開過蘇順清這個帶着點野性的長髮女孩,青春又活潑,這是讓他羨慕的,即使他比她大十歲。

蘇順清笑起來是可以迷倒一大片男生,瘦又高,鼻子卻是小巧標緻。其他兩個女孩有些普通,特別是方怡,她基本上不擡頭,一個晚上都沒看清她的臉到底是圓是扁。聚會散了的時候,秦川拿自行車把醉的稀裏糊塗的孔蘭接走了,蘇順清和方怡也準備離開,李子軒嚷嚷着要開車送兩個學妹回宿舍,方怡固執的要自己走回去,蘇順清理所當然的一個人坐在了前排,笑嘻嘻的左看右看。

“你不怕我賣了你?”李子軒好奇的問。

“買我的人一定會把我送回來的。”蘇順清吐吐舌頭,“你肯定想問爲什麼對不對。”

李子軒點點頭。

“因爲我很吵啊,而且我天生就有腳臭,誰討我做老婆誰倒黴!”蘇順清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

“哈哈哈,你很可愛的。”李子軒覺得自己已經有十多年沒有這樣暢快的笑過了。

開在學校回宿舍的路上看到方怡孤單的背影,李子軒搖下車窗,“上車吧,一個人走多危險啊。”

方怡擡起頭來笑道,“不用了,我想一個人散散步回去。”

“她真是不肯融化的冰。”李子軒搖搖頭。

那天天黑的時候信息還沒發過來,蘇順清嘆息一聲關門進了宿舍。

地上一地碎髮,風一吹,在空中旋轉一圈又一圈,有點冷颼颼的意味。

(二)

只要太陽好的時候,蘇順清就喜歡借方怡的剪刀自己修整開叉的髮尾,慢慢的上癮了,不到天黑決不罷休,自己修剪頭髮有種樂趣,比如回憶那點點滴滴的快樂,失去水分乾枯的頭髮輕輕一碰就折斷。

李子軒是一年前在酒吧認識蘇順清的,那天宿舍三個女孩集體慶祝英語過級,到學校的高力酒吧叫了幾扎啤酒狂飲,當時李子軒正好參加十年校慶也跟幾個老校友聚會,當中年男子碰到年輕學妹,一場轟轟烈烈你情我願的愛情拉開帷幕。開始是眼神交流,後來幾個男女就坐到一桌,彼此看誰順眼就跟誰喝酒,李子軒的眼神始終沒有離開過蘇順清這個帶着點野性的長髮女孩,青春又活潑,這是讓他羨慕的,即使他比她大十歲。

蘇順清笑起來是可以迷倒一大片男生,瘦又高,鼻子卻是小巧標緻。其他兩個女孩有些普通,特別是方怡,她基本上不擡頭,一個晚上都沒看清她的臉到底是圓是扁。聚會散了的時候,秦川拿自行車把醉的稀裏糊塗的孔蘭接走了,蘇順清和方怡也準備離開,李子軒嚷嚷着要開車送兩個學妹回宿舍,方怡固執的要自己走回去,蘇順清理所當然的一個人坐在了前排,笑嘻嘻的左看右看。

“你不怕我賣了你?”李子軒好奇的問。

“買我的人一定會把我送回來的。”蘇順清吐吐舌頭,“你肯定想問爲什麼對不對。”

李子軒點點頭。

“因爲我很吵啊,而且我天生就有腳臭,誰討我做老婆誰倒黴!”蘇順清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

“哈哈哈,你很可愛的。”李子軒覺得自己已經有十多年沒有這樣暢快的笑過了。

開在學校回宿舍的路上看到方怡孤單的背影,李子軒搖下車窗,“上車吧,一個人走多危險啊。”

方怡擡起頭來笑道,“不用了,我想一個人散散步回去。”

“她真是不肯融化的冰。”李子軒搖搖頭。

那天天黑的時候信息還沒發過來,蘇順清嘆息一聲關門進了宿舍。

地上一地碎髮,風一吹,在空中旋轉一圈又一圈,有點冷颼颼的意味。 (三)

地上一地碎髮,風一吹,在空中旋轉一圈又一圈,有點冷颼颼的意味。

其實今年夏天的時候蘇順清就開始變了,化煙燻妝,穿露股溝的牛仔褲,除了手機換掉,用的化妝品也都是寫着日文,孔蘭拿起一瓶爽膚水對還在上鋪酣睡的蘇順清誇張道,“啊,資生堂哦,順清同學這個月準備啃饅頭是吧?”

“男朋友出差帶回來的。”蘇順清最近厭倦了這樣的回答,因爲接下來那一句準是,“唉,我們家秦川什麼時候才能買這樣的化妝品給我用。”秦川的老家在山西,父親是醫院裏打雜的,母親幫人洗衣服度日,誰知道秦川竟然考上名校的中文系,既然如此,父母也只能認命,只求趕緊供完他讀書就好,誰知道又交了個女朋友,總是嘮叨着城裏媳婦不好伺候。

李子軒和秦川相比什麼都好,比他有錢,比他高大,秦川最大的優勢就是時間,其實蘇順清也很羨慕孔蘭,男朋友天天都在,風雨無阻的送早餐。

李子軒常常出差,有時候忘記給自己打晚安電話,但偶爾也會突然的出現在宿舍門口,拿着一大束藍色妖姬配黃鶯草,引來孔蘭一陣尖叫。方怡只是低頭做自己的事情,看了看,彷彿與自己無關。

一年多了,李子軒對601宿舍其他兩個女孩也已經漸漸熟悉,那個高傲的方怡有時候也會跟自己說話,好奇的問,他們真的就把小魚活生生的吞下去了?富士山的雪一年四季都是不會融化的? 總裁的女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