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嘴上說沒關係,她就怕等兒子長大以後,娶個媳婦,還得查個祖宗十八代,生怕兒子受了人家欺負吧,木兮笑著摟住紀澌鈞的脖子,「老公,咱們還是生閨女吧,說不定她跟我運氣一樣好,遇到一個像你一樣的男人呢?」


本來是在討論孩子的事情,可是紀澌鈞聽到木兮好像變相誇讚他,紀澌鈞頓時開心到嘴角上揚,「兮兮,你覺得我很好嗎?」

「是啊。」

「我哪兒好呢?」

呃……

突然這麼問,她還真是有點一時間找不到詞語來形容。

看到木兮半天說不出一句話,總裁大人皺著眉不開心,摸著嬌妻的肚子,開始跟孩子訴苦,「小暖暖,你媽咪說愛爹地,還說爹地優秀,卻半天說不出半個形容詞,爹地可能是被騙了。」

他連名字都取好了?本來這個名字該是二寶的,只是二寶離開了,不可能再回來了,如果這一次懷上了孩子,那她會把這個孩子當作二寶,「老公,她的名字叫小暖暖嗎?全名叫什麼啊?」

紀澌鈞立刻比噓,「噓,老婆,你別說話,快睡覺,不然我閨女就會因為你睡眠不足長出一雙黑眼圈了。」

他還真是會變成法子哄人,木兮勾著手指示意紀澌鈞過來。

紀澌鈞臉龐垂下,木兮昂起頭親吻紀澌鈞的唇瓣,「紀暖暖,我們女兒的名字。」

「紀冷冷,那小子的名字。」

有這麼隨便取名的父親嗎?要是讓小寶聽到,肯定會吃醋。

紀澌鈞笑著回了一句后,深吻著懷中的女人,在這一刻,他看到了木兮眼裡對未來幸福生活的憧憬,沒有一個字能形容此時他的心情。

誤會解開以後,每時每刻,他都能感覺到,這丫頭,愛他,想與他攜手白頭,人生有此嬌妻足矣。

坐在客廳的兩個人,看到木小寶耳朵貼在門上不知道在偷聽什麼,沒過一會,就看到木小寶氣的腮幫子鼓鼓怒氣沖沖往這邊走來。

許衛從沙發起身,「寶少爺,出什麼事情了?」

什麼事情?

可大的事情了!

他不反對老紀和媽咪生二胎,可是老紀那傢伙,怎麼可以為了照顧妹妹的名字就給他取那麼隨便的名字,什麼叫做紀冷冷,老紀這個沒良心的傢伙,怎麼不幹脆給他取「紀無良心」算了,這樣一聽,別人自然就知道,他的親生老子紀澌鈞就是個沒良心的傢伙。

哼!還有,什麼叫做兒子有自保能力娶老婆嫁出去都沒關係,妹妹咧,因為擔心妹妹找不到好對象,老紀居然說不生妹妹,兒子果然很隨便,哼!

氣死人了!

老紀這傢伙,就是重女輕男的古怪老東西!

許衛跟著木小寶出到院子,看到木小寶坐在水井旁邊,正要問個明白,就聽到木小寶肚子發出飢餓的叫聲,「寶少爺,我去給你弄點吃的。」

被老紀氣到肚子餓了,他要吃飽跟老紀再戰鬥,「我要吃脆皮雞。」

「寶少爺,這裡沒有雞,要不我……」話沒說完,木小寶就聽到了雞叫聲,回頭就看到身後不遠處的牆角下有隻雞關在籠子里,「那不就是咯。」

「好。」許衛以為只是普通的一隻雞,沒有想那麼多就去廚房磨刀宰雞。

早上起床,出來刷牙的呂鋥涼,看到許衛手起刀落的動作,想要阻止已經遲了。

完了。

太太送給紀總的老母雞,就這麼沒了。

泣顏 蹲在一旁的木小寶,看到那個目瞪口呆在刷牙的呂鋥涼反問一句:「有什麼問題嗎?」

正要說話,就聽到許衛跟木小寶說話:「寶少爺,我不會做脆皮雞,烤雞可以嗎?」

「你給小狒狒打電話,小狒狒什麼都會做,讓他教你。」

呃,敢情是這位太子爺要吃雞,那應該沒什麼問題,紀總再寶貝這隻雞,也沒道理拿自己的寶貝兒子開刀吧。 蘇寒很少看到,戚薇薇這麼無理取鬧的樣子。

知道她心情不好,蘇寒便輕聲安慰:"別難過了,你看,戚叔叔還看著我們呢,你這樣發脾氣,戚叔叔會擔心的!"

戚薇薇嘟著嘴,伸手擦了擦眼淚:"你明知道我爸會擔心,你還氣我!"

蘇寒看著戚薇薇蠻不講理的樣子,有點哭笑不得。

他無奈的說:"好吧,你漂亮,你說什麼都是對的,女王大人,不要再為難我了,好嗎?"

戚薇薇破涕為笑:"這還差不多,以後學乖一點!"

蘇寒挑眉笑了笑,點了點頭:"那是肯定的!"

戚風看著這兩個年輕人這樣鬧,剛才的不快,似乎都消散了一點。

薇薇不認韓盛明,是她的選擇,而戚風也非常支持,因為韓家都是些什麼人,他心裡比誰都清楚。

他不想讓自己的薇薇,在那樣的環境下生活。

戚薇薇似乎是哭夠了,鬧夠了,這次趕緊走到戚風的病床前:"爸爸,你感覺身體怎麼樣了?我給你把葯拿來了!"

戚風點了點頭:"葯放在那裡就行,對了,薇薇,我剛剛跟蘇寒商量了一下,你們明天舉行一個簡單的婚禮,你覺得怎麼樣?"

戚薇薇的眸子,猛地一閃,其實時間這麼緊張,讓她都有了一種隱隱不好的感覺。

可是,她卻強迫自己,不往最壞的那方面想去。

她看著戚風,強忍著不讓自己哭出來:"爸爸,時間是不是有點倉促了?"

戚風搖搖頭:"蘇寒已經著手讓人準備了,薇薇,簡單點就行,只要能讓爸爸親眼看見,你們在一起,爸爸也就死都瞑目了!"

戚薇薇趕緊坐在床邊,拉著戚風的手,爸爸,你在說什麼呢!你不會死的!"

戚薇薇剛說完,一顆眼淚,就吧嗒一下,掉在了戚風的手背上,她趕緊伸手擦去。

她努力擠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她看著戚風:"爸爸,對不起啊,我剛才就是心情有點不平靜,所以才哭了,是因為那個人來的事情,不是別的,你別多想,明天結婚就明天結,我沒有什麼意見的,只要爸爸開心就好!"

看著戚薇薇難過的樣子,戚風都不知道,究竟該怎麼安慰她。

蘇寒無奈的走過去,將戚薇薇拉起來。

他看著戚風:"戚叔叔,您剛從手術室出來,雖然醒過來了,但是還需要好好靜養,我帶薇薇出去說說話,然後順便看看,明天婚禮還需要什麼!"

戚風點了點頭:"去吧,你們倆出去,我一個人休息一會就行!"

蘇寒"嗯"了一聲,拉著戚薇薇,就向著外面走出去。

蘇寒出了病房,讓戚薇薇站在這裡等自己,他去喊護工。

戚薇薇像個木偶一樣,不說不笑不鬧,只是安靜僵硬的站在那裡。

等到蘇寒去叫了護工,再次過來的時候,竟然看見,韓盛明再次出現在戚薇薇面前。

蘇寒幾乎是下意識的衝過去,擋在戚薇薇面前,將她和韓盛明隔絕。

韓盛明尷尬的看著蘇寒,蘇寒剛才的樣子,好像自己要吃了戚薇薇一樣。

可是,薇薇是他的女兒,他怎麼忍心傷害她呢!

韓盛明苦笑著開口:"路總,你不要這麼戒備,我不過是剛出現而已!"

蘇寒冷著臉:"不管你什麼時候出現,韓總,我再次警告你,不要出現在薇薇面前,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韓盛明到底是久經商場,他面不改色的看著蘇寒:"其一,薇薇是我的女兒,不知道路總憑什麼,讓我不要出現在自己女兒面前,其次,路總所謂不客氣的手段,應該是用公司威脅我吧,就算是我把公司的大權交給你,我拿著手裡的那一部分股份,也能生活的很安逸,這樣的話,路總所謂的威脅,似乎也就失去了意義!"

蘇寒冷笑了一聲:"當然憑我是薇薇的未婚夫,我不妨在告訴韓總一件事情,我們跟薇薇明天就要結婚了,所以,從明天開始,我就是薇薇名正言順的丈夫,我為什麼不能這麼說,還有,韓總現在表現的風度卓然,我倒是要看看,等韓氏集團徹底被我收購了,韓總還能不能說出這樣的大話來!"

韓盛明在聽到蘇寒和戚薇薇的關係時,瞬間變得不淡定了。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戚風看見自己,沒有那麼緊張了,原來是,他講薇薇交到了蘇寒手裡。

他是不是覺得,只要薇薇跟蘇寒在一起,就永遠不會認韓家呢。

只不過,這樣的情況,倒是真的有可能發生。

一想到這裡,韓盛明瞬間有點慌了。

可是,他到底不是一般人,豈能被這樣的事情,就神色大亂,他面不改色的看著蘇寒:"那我就等著路總了!只不過,我現在要跟薇薇說兩句話,就算是路總是薇薇的未婚夫,也不能阻止她跟人交流吧!"

韓盛明剛說完,還不等蘇寒說話,戚薇薇就毫不猶豫的開口:"我們沒有什麼可說的,蘇寒我們走!"

戚薇薇伸手拉住蘇寒,向著另一邊走去。

韓盛明看著戚薇薇和蘇寒的背影,忍不住攥住了雙手。

他要怎麼樣,才能讓戚薇薇原諒自己呢!

他現在還答應了蘇蘇,一定要救她。

可是,沒有薇薇去配型,茫茫人海,他去哪裡找一個能給蘇蘇異體移植的人呢!

韓盛明無奈的嘆口氣,轉身想要上樓。

結果,他剛一轉身,就看見蘇如雅跟幽靈一般的,站在他身後。

韓盛明生生被她嚇了一大跳。

他皺眉看著蘇如雅:"不是讓保鏢看著你嗎,你怎麼又出現在這裡了?"

蘇如雅冷笑了一聲:"因為你的保鏢,跟你一樣蠢啊,我說韓盛明,戚薇薇就要嫁入路家了,如果她明天真的跟路蘇寒舉行了婚禮,那你這一輩子,都別想認會你的親生女兒了,跟重要的是,如果她真的嫁入路家,有路家當她的靠山,我們韓家就完蛋了,蘇蘇也沒救了!"

韓盛明不悅的看著蘇如雅:"現在已經這樣了,你覺得還能怎麼樣,而且,薇薇現在是一句話都不願意跟我說,我又能如何!"

蘇如雅幾乎是想都沒有想,直接開口道:"不管怎麼樣,絕對不能讓他們結婚就對了!"

韓盛明戒備的看著蘇如雅:"你想幹什麼?"

蘇如雅得意的挑了挑眉:"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只不過,我想路家這樣的大門大戶,他們是不會願意,讓自己的兒子,娶一個連自己親生父親都不認的人吧!"

韓盛明憤怒的看著蘇如雅:"蘇如雅,你究竟想幹什麼?"

蘇如雅冷哼了一聲:"這就不用你管了,我們道不同,不相為謀,我現在只想救我的女兒,所以韓盛明,我勸你不要攔著我!"

蘇如雅說完,就頭也不回的向著電梯走去。

韓盛明看著蘇如雅的背影,心裡突然生出一種無力感。

難道真的是他老了,所以才會做什麼,都力不從心嗎?

他明明是想認回自己的親生女兒而已,為什麼就這麼困難呢!

韓盛明下意識的忽略了一個問題,他現在找戚薇薇,更重要的是,為了救韓蘇蘇。

韓盛明將攥著的拳頭放下來,落寞的走向電梯。

重生嫡妃:皇叔,等一下 蘇寒和戚薇薇走出醫院后,蘇寒看見,戚薇薇的情緒還沒有緩和過來。

他轉身看著戚薇薇:"薇薇!"

戚薇薇在想事情,沒有答應他。

蘇寒忍不住皺眉,再叫了一聲:"薇薇……"

結果,戚薇薇還是在沉思,根本沒有聽到他的聲音,這讓蘇寒很是挫敗。

蘇寒盯著戚薇薇看了兩秒,她竟然看都不看自己,徑直往前走去。

眼看著前面有一輛自行車騎過來,戚薇薇就像傻了一樣,直接往前走。

蘇寒無奈的快速上前,一把將戚薇薇拉開。

他生氣的看著戚薇薇:"戚薇薇,我知道你難過,你傷心,可是,你能不能振作一點,你這樣失魂落魄,走在路上也不看路,根本不愛惜自己的生命,你這到底是在作踐誰呢!"

戚薇薇茫然的抬頭看著蘇寒,似乎不大理解,他為什麼這麼憤怒。

看著戚薇薇無辜的眸子,蘇寒幾乎是想都沒有想,直接一把將她拉在懷裡,低頭,霸道的吻下去。

百味記 戚薇薇傻眼了,過了幾秒,她才徹底清醒過來。

她雙眼圓瞪,使勁推著蘇寒,他這是瘋了嗎?現在是大街上啊!

蘇寒不管不顧的將戚薇薇拉在懷裡,霸道的加深了這個吻。

戚薇薇所有的嗚咽聲,全都被堵在喉嚨里。

戚薇薇使勁掙扎,可是,卻抵不過蘇寒的力氣。

半天時間,蘇寒才結束了這一個吻。

戚薇薇呼吸不穩,面色羞紅的看著蘇寒,生氣的開口:"蘇寒,你發什麼瘋,只是大街上,又不是在家裡,你能注意點嗎?"

蘇寒眸子微微眯了眯:"戚薇薇,你還知道這是大街上啊,如果你知道,你會眼睜睜的往自行車上撞嗎?而且,我為什麼要注意,難道在家裡,我就可以肆意妄為的對你了嗎?"

戚薇薇被蘇寒的話,說的啞口無言,臉色更加漲紅。

瞧瞧,這個流氓,他說的這都什麼話啊! 淑妃氣呼呼的進了景秀宮,看到修元霜就哭上了,「姐姐給評評理,皇后也太不象話了。」

修元霜嚇了一跳,忙問:「出了什麼事,皇后怎麼了?」

淑妃把一直捂在臉上的手放下來,「姐姐您看,我臉都被她打腫了。」

修元霜仔細一瞧,果然,淑妃的臉上微微有些紅腫,她有些不信,「這是皇后打的?」

淑妃點頭,哭哭啼啼把事情說了個大概。修元霜嘆了口氣,「這事你也有錯。賈桐是什麼人?皇上身邊的老人,他對身邊幾個老人總是另眼相待的,別說你一個二品妃,就是我爹見了他,也得客客氣氣的,你倒好,竟然打了他。」

淑妃拿著手帕擦眼睛,仍是憤憤的,「他直勾勾的盯著我瞧,跟個登徒浪子似的,不該打么。」

修元霜笑了笑,「他可不是什麼登徒浪子,人家有個厲害的媳婦兒,懼內著呢,哪敢起花花腸子,許是你弄錯了吧。」

淑妃嘟著嘴,「那我不管,他看了就該打,要是在宮外,我告訴我爹和兄長,眼珠子都得挖了他的,還有那個皇后,」她恨聲道:「我長這麼大,頭一次挨打,這口氣我咽不下去。」

「可她是皇后,你能怎麼辦呢?」修元霜其實有點意外,她對余大雙的印象又有了一個新高度。這個小宮女不但想當皇后,還很高調。

淑妃看了她一眼,「其實我是替姐姐不值,姐姐的能力有目共睹,皇上也信任姐姐,可皇后被放出來了,後宮的大權肯定要回到她手上,姐姐做了這麼多,到頭來什麼都沒有得到。」

修元霜淡淡的道:「本宮為皇上分憂,不求回報。皇后是後宮之首,自然是要統領後宮的,這無可厚非。」

「皇后哪比得上姐姐,說話奇奇怪怪的,在我看來,端莊典雅全跟她挨不上邊。」

神秘老公有點壞 修元霜在心裡冷笑,一個低等宮女,自然是沒什麼端莊典雅的。

「不過想想有些奇怪,」淑妃說,「皇后替賈桐出頭,可賈桐好象還不怎麼領情的樣子,一句感謝的話都沒有。」

修元霜微皺了眉頭,確實有點奇怪,不過她更好奇的是大婚之夜,帝后之間倒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皇上要禁皇后的足?而事後,皇上和他身邊的人對這事都諱莫如深,一點風聲都沒露出來。她覺得只要解開了這個謎團,或許很多問題就能迎刃而解了。

「本宮記得你有個表哥在侍衛處當值,你找他打聽打聽,大婚之夜倒底發生了什麼?」

淑妃想了想,「我表哥在近衛里,不過大婚之夜他有沒有當值就不知道了,我找他問問。不過姐姐,您打聽這個做什麼?」

「皇上對皇后的好,整個後宮里恐怕只有本宮最清楚,所以皇上能禁皇后的足,一定是皇后犯了天大的錯誤,而皇上隱瞞下來了,皇上英明神武,只是一碰到皇后,就會感情用事,是非不辯,本宮有些擔心,畢竟如今的皇后是南原的舞陽公主,事關兩國,有些事情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淑妃有些感慨,「姐姐一心為皇上著想,這份忠心無人可及,可惜皇上眼裡只有皇后,總不領姐姐這份好意。」

修元霜苦笑,「咱們是皇上的臣妾,為臣者,自然要忠心。」

淑妃想了一下,眼睛一亮,「妹妹倒有個主意,咱們把事情打聽出來,若真是皇后犯了什麼大錯,咱們便趁機把事情宣揚出去,讓太后老佛爺來定皇后的罪。只要把老佛爺牽扯到裡頭來,皇上便是有心袒護,總該有些無奈的吧。」

修元霜沒說話,秋紋在邊上暗笑,這就是主子的高明,她什麼都沒說,卻能借淑妃的嘴把她的打算說出來,日後便是清算起來,主意是淑妃出的,與她無關。

皇帝下了朝便去西華宮,昨晚他整個人都是混亂的,沒皮沒臉先把要緊的事辦了,這會子心裡有后怕,怕白千帆生他的氣,但怕也要到她跟前去,看不到她,他心裡慌。

一邊疾走,一邊吩咐郝平貫,「朕今日在西華宮用膳。」

郝平貫:「……是,奴才這就吩咐下去。」

「叫綺紅做,她知道千帆喜歡吃什麼。」

郝平貫:「……」皇上果然是中了邪,把千面人當成娘娘了,這可怎麼辦,怎麼辦啊……

「去皇覺寺的事辦好了么,朕明日就啟程。」

「已經通知了廟裡,明日封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