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嘴上說得難聽,倒真不敢把蕭楠怎樣?眾所周知,百鍊仙子最喜歡長的漂亮的男修,裙下之臣不計其數,個個都是鍾靈毓秀之輩,即使有修為高深的男子找其雙修,只要是樣貌普通者,百鍊仙子向來是不屑一顧。


蕭楠看著隔壁的鄰居,二十左右的年紀,長的只是清秀,看其穿戴,皆不是凡品,一看就知道是天之驕子,雙手上也戴著鎖靈環,看不出具體修為。

蕭楠無聊的上前搭話,道:「大哥,你來幾天了?」

男子一臉淡漠的看了其一眼,沒有答話。

蕭楠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靠著牆根坐下來,研究起手上的鎖靈環來。

鎖靈環通體晶瑩,像是水晶所制的玉鐲,戴在手上很是漂亮,仗著自己瘦小,蕭楠使勁的往下退,總是在經過大拇指處卡住,要是手腕再細一些就好了。

倒是對面的男子實在看不下去蕭楠的自虐,出口道:「別白費力氣了,鎖靈環是根據你的手腕大小自行變幻的,除了主人解咒,只有強力破壞掉才行。」

「難道就這樣坐以待斃?不試一試怎麼知道不行?」

對面男子苦笑道:「早就試過了,總是差一點,瞧,我這手都腫了。」說完把手腕漏出來,晶瑩的鎖靈環把手腕上的紅腫襯托得有些嚇人。

一身紅衣的男子脾氣有些火爆,氣急敗壞的道:「老子從來沒受過這份罪,要把老子逼急了,就是自爆,也不便宜那老妖婦。」

「行了東方浩,你就別嚷嚷了,那百鍊仙子可是金丹後期,即使你自爆也傷不到人家一分一毫,更何況,現在被鎖靈環鎖住靈氣,就是想自爆,也得能調動靈力才行,到是只有被吸乾的份。」一青衣男子道。

東方浩道:「那你說怎麼辦?真要在這等死不成?」東方浩氣急的對著欄杆踢了一腳,「老子遲早要打制出克制鎖靈環的法器,讓它再套老子。」

對於東方浩的話語,眾人皆沒放在心上,誰知後來真被他給打造出來了,當然這是后話。

第二十三章:地底城

蕭楠是越走越心驚,通道很長,七拐八繞的像個迷宮,還時不時有弟子把守,沒想到這小小的慶雍城,竟然是百鍊仙子的老巢,看這地宮的規模,早已有幾百年的歷史了,如今自己身陷其中,如果不能去掉這鎖靈環的話,怕是插翅也難逃?一開始蕭楠還記得住方向,在行走了二個時辰后,卻是連方向都分不清了,不由有些焦急。

一路上二人都沒有說話,蕭楠一邊用心記路線,一邊隱晦的觀察鳳柳依,發現鳳柳依每次在經過關卡時都是拿出一塊玉牌做鑰匙通過禁止,猜到可能是地宮弟子身份的玉牌,就分外留意那些修為低下的弟子,祈禱現在的凡人之軀能夠在不驚動別人的情況下,有幾成把握獲取身份玉牌。

在又經過一個岔口時,蕭楠的心瞬間沉了下去,原來前面已經無路,只有一片火海,不由的看向鳳柳依。只見鳳柳依雙手掐訣,給蕭楠和自己弄了個靈力罩,用靈力護身,推搡這蕭楠繼續向前行。

蕭楠看著火海,心生恐懼,這是要烤活人的節奏嗎?對於不斷後退的蕭楠,鳳柳依可沒有多少耐心,掂著領口就扔了進去。

「啊……」

鳳柳依對著躺在地上尖叫的少年,真心看不上眼,除了長得出眾外,聲音像個女人似得,還膽小的要命,本來還想再養養的,只是看著已經落地還在尖叫的少年,一臉嫌棄,要是有個這樣的人整天在自己身邊晃悠,想想都受不了,還是再點送他上路吧!

蕭楠還不知道,因為自己的膽小,被別人嫌棄了,還躺在火海里尖叫呢。

最後還是鳳柳依實在受不了身旁的噪音,一臉不耐煩的道:「如果再讓我聽到著難聽的聲音,我就把靈力罩撤掉,讓你嘗嘗在火上烤著的滋味。」

聽到對方□□裸的威脅,蕭楠識趣的閉上了嘴,對於鳳柳依的出手狠辣,原著里沒少描寫,她可不認為對方是在開玩笑,對於前一秒還在恩愛,后一秒就要人性命的人,哪有半分仁愛,即使被殺的也是該死之人。

對於少年的識趣,鳳柳依很滿意,道:「繼續走吧!就要到了。」

蕭楠看著四周的火牆,小心的站了起來,看著自己在一個氣泡當中,氣泡把四周的火隔絕在外,但還是能感覺到火的熱度,看著不耐煩的鳳柳依,蕭楠知道,如果自己再這樣下去,遲早會被放棄,一個俘虜,沒有矯情的權利。

火海很大,大約走了一柱香的時間才走出來,看著身後燃燒的火焰,難怪鳳柳依在進入地宮時,對自己的打量沒有一絲防備,就是把自己放在這裡,怕是也走不出去,除非能把這該死的鎖靈環去掉,可是……

再往前是一條百丈寬的大河,河中水流平靜的不起一絲波瀾,不知河水流往何處,河上面只有一條鎖鏈,全是烏金所制,旁邊立有一塊石碑,上面寫著:通天鎖。烏金可是稀有材料,能提高法器的硬度,現在居然被人打造成一條鎖鏈,可見主人身家之豐厚。

鳳柳依看蕭楠一臉震驚,得意的道:「好了,再看也取不走,快走。」

蕭楠沒有遲疑,目視前方,腳下沿著鎖鏈顫顫巍巍的走著,誰知腳上的鞋子被鎖鏈給勾住,蕭楠一使勁,鞋子掉了下去,看著布鞋直入水中,再也沒有浮上來,水面還是沒有一絲波動。道:「難不成鴻毛不浮、飛鳥不渡的弱水?」

鳳柳依催促的道:「還有點見識,即知是弱水,還不快走,掉下去,就是神仙都救不了你。」

原來蕭楠不自覺地把心中的驚異說出了聲,對於地底城,原本以為是百鍊仙子建的老巢,現在看來,以百鍊仙子目前的修為,即使再殺千人,也沒這個能耐,心中好奇,到底是何人這麼大的手筆,又是迷宮,又是弱水的?

知道是弱水,赤著腳小心翼翼的把剩下的路程走完,在踏上陸地的那一瞬間,總算鬆了口氣。

鳳柳依剛一落地,就有一粗狂大漢上前,對著鳳柳依行禮道:「拜見大師姐。」

「嗯!繼續巡邏吧!」

一路上見到不少巡邏弟子,有鍊氣期的修士,也有築基期的,共有五十多人,全是清一色的粗曠大漢。

在經過不知道多少個彎路時,終於到達目的地———牢房。

說是牢房,其實就是一間大的石室,石室被鐵欄杆隔成六個小間,其中五間都關壓著人,看到有新來的,只是隨意瞄一眼,就各自打坐。

看押的是個瘦小之人,長得賊眉鼠眼的,看見鳳柳依進來,忙上前行禮。

鳳柳依把蕭楠交給看押之人,囑咐道:「小路,最近外頭風聲有些緊,你一定要多加仔細,在這個非常時期,不能有一點差錯,否則後果你知道的。」

「是是是,大師姐。」小路媚羨的道:「小路辦事你還不放心嗎?哪裡出現過差錯?不管他們在外頭如何?在這裡他們都是凡人,翻不出什麼花來。」

鳳柳依一想,也是,被鎖靈環鎖住之人,即使是金丹期的高手也與凡人無異,師傅只把解除之法傳授給了自己和師兄,如今師兄已死,只要自己和師傅不放人,除非遇到比金丹後期的師傅更厲害的高手強行破壞,不然根本就毀不了鎖靈環,對於地宮的隱秘性,鳳柳依還是比較滿意的,大隱隱於市,誰又能料到,堂堂金丹後期的百鍊仙子,居然會把家安在凡人界?但還是在離開時又交代了一番,小路點頭應是。

在鳳柳依離開后,小路上下打量了一下蕭楠,摸著下巴色咪咪的道:「嘖嘖嘖,大師姐真是艷福不淺啊!這麼俊俏的小哥也不只是從哪找來的?」說這更是猥瑣的想伸手去摸蕭楠的臉。

月華庭 受了鳳柳依的氣,蕭楠想到人家是未來的化身期修士,自己忍忍就試了,可是這麼個路人甲也敢調戲自己,真當自己是泥捏的,誰都可以調戲一把。逐憤怒的一腳踹在小路的腿上,雖說沒有用靈氣,但經過混沌之氣的滋養,雖比不上煉體的修士,但也不差多少,在對方沒有防備的情況下,還是結結實實的挨了一記。痛得對方嗷嗷大叫。

小路怒氣沖沖的道:「他奶奶的,不想活了是吧!居然敢偷襲老子,找死。」說著就要動起手來。

蕭楠看著對方氣急敗壞的樣子,懶洋洋地道:「你如果敢傷我,鳳柳依定會讓你好就看,我可是鳳柳依準備獻給百鍊仙子的人,你得罪得起嗎?」

小路啐了一口,惡狠狠地道:「他奶奶的,不就是個毛都沒扎齊的小白臉嗎?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早晚被仙子吸成人干。」說著把蕭楠推入最後一個空著的單間,關上石室的門離開了。

嘴上說得難聽,倒真不敢把蕭楠怎樣?眾所周知,百鍊仙子最喜歡長的漂亮的男修,裙下之臣不計其數,個個都是鍾靈毓秀之輩,即使有修為高深的男子找其雙修,只要是樣貌普通者,百鍊仙子向來是不屑一顧。

蕭楠看著隔壁的鄰居,二十左右的年紀,長的只是清秀,看其穿戴,皆不是凡品,一看就知道是天之驕子,雙手上也戴著鎖靈環,看不出具體修為。

蕭楠無聊的上前搭話,道:「大哥,你來幾天了?」

男子一臉淡漠的看了其一眼,沒有答話。

蕭楠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靠著牆根坐下來,研究起手上的鎖靈環來。

鎖靈環通體晶瑩,像是水晶所制的玉鐲,戴在手上很是漂亮,仗著自己瘦小,蕭楠使勁的往下退,總是在經過大拇指處卡住,要是手腕再細一些就好了。

倒是對面的男子實在看不下去蕭楠的自虐,出口道:「別白費力氣了,鎖靈環是根據你的手腕大小自行變幻的,除了主人解咒,只有強力破壞掉才行。」

「難道就這樣坐以待斃?不試一試怎麼知道不行?」

對面男子苦笑道:「早就試過了,總是差一點,瞧,我這手都腫了。」說完把手腕漏出來,晶瑩的鎖靈環把手腕上的紅腫襯托得有些嚇人。

一身紅衣的男子脾氣有些火爆,氣急敗壞的道:「老子從來沒受過這份罪,要把老子逼急了,就是自爆,也不便宜那老妖婦。」

「行了東方浩,你就別嚷嚷了,那百鍊仙子可是金丹後期,即使你自爆也傷不到人家一分一毫,更何況,現在被鎖靈環鎖住靈氣,就是想自爆,也得能調動靈力才行,到是只有被吸乾的份。」一青衣男子道。

東方浩道:「那你說怎麼辦?真要在這等死不成?」東方浩氣急的對著欄杆踢了一腳,「老子遲早要打制出克制鎖靈環的法器,讓它再套老子。」

對於東方浩的話語,眾人皆沒放在心上,誰知後來真被他給打造出來了,當然這是后話。 “我們出去。”許川自然知道高小英想爭取的是什麼,皮帶根本控制不住羅兆辭,只有堅固的研究所大門才能擋住變異後的他。

“我會回來的,如果轟炸前三分鐘你還沒有異變的話。”曲舒看了羅兆辭最後一眼,關上了研究室的大門。

曲舒抹掉臉上的淚水,看了一眼兩人,“走吧,到密室裏看看。”

鑰匙長得很奇怪,估計是爲了契合鎖才長成這樣,把鑰匙插入鎖孔使勁扭動幾下後,笨重的大門傳出了清脆的聲響。

“過來搭把手。”許川試着推了一下,卻發現大鐵門紋絲不動。

在高小英與許川的全力推動下,鐵門漸漸打開,當縫隙足夠一人通過之時,許川示意高小英停下。

調整好呼吸後,許川打亮手電一個閃步就跳了進去。

狹隘的密室並沒有許川想象的怪物,牆上放了兩把槍,地面上是瓶裝水和罐頭。

許川很快在牆壁上找到了電燈開關,將其點亮後才示意外面兩人進來。

早上進食的食物早就因爲激烈的搏鬥消失殆盡,許川飛快打開了一個罐頭,接着就是狼吞虎嚥。

許川這邊的事情已經告下一段落了,只需等待最終時刻的到來。

但不要忘了,怪物遍佈的小鎮裏,還存活着一個被住戶們認爲已經死去了的人。

他就是王崎,躲進居民樓的他有了意外的發現,也是他成功躲避怪物活到現在的根本原因。

原來王崎在居民樓尋找藏身之處時發現了一個被人反鎖的房間,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王崎破門而入。

躲藏在裏面的竟然是一位老熟人——女護士李鳳!

“怎麼是你?!”王崎立即架起槍支瞄着蜷縮在角落裏的李鳳,做好了隨時開槍的準備。

角落裏的人並沒有理會王崎,依舊保持着同一種姿勢。

如果是平時,王崎一定會毫不猶豫地開槍,但這個時候開槍無異於找死。

思考再三之下,王崎鼓起勇氣走了上去,當槍托狠狠地將李鳳打倒在地的時候,王崎終於知道了李鳳不動的原因。

李鳳死了,確切地說是自殺的,她用雙手將亮晃晃的菜刀插入了自己的腹部,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也許是過度緊張,王崎居然沒有看見地面上的鮮血和聞到空氣中濃郁的血腥。

“她怎麼自殺了?不可能啊!”王崎產生了濃濃的疑惑。

按照目前得知的信息,李鳳在幾天前就感染了病毒,而且是感染得最深的一個。

此時的她應該和外面的怪物一般瘋狂咆哮纔是,怎麼會在這裏自殺呢?

“而且看她的模樣根本不像變異了啊!”王崎此刻忘記了自己的處境,居然開始研究起來。

“李鳳肯定是被感染了的,不過現在的她卻是個正常人,難道這個感染還能被治癒?”王崎眉頭緊皺,認真推測着任何一個可能。

“從有病到無病,其中的變化有兩個,一是李鳳去見了賴醫生一面,二是請假回家收養。如果賴醫生有解藥的話,那麼恐怖場景也不會頒佈給我們這樣一個任務,轟炸是我們的劫難,是必須發生的,反過來推測便能得知賴醫生是不可能研究出解藥的。那麼問題就出在第二個變化了。”

就在王崎認真回想與李鳳相見之初的情景時,外面一隻迷路的怪物溜進了這個居民家裏。

“咣噹!”怪物走路弄掉的檯燈終於驚醒了沉思中的王崎。

回頭與怪物對視一眼後,王崎纔想起了自己的處境,然而怪物沒有預想中的撲到自己身上,在儲物室門口嗅了幾下後,怪叫一聲跑開了。

шшш¤Tтkǎ n¤C ○

驚魂未定的王崎癱靠在牆上,“難道這是間神奇儲物室?不然爲何李鳳會選擇來這裏?等等,李鳳……”

王崎之前一直忽略了一點,那就是李鳳爲何會躲到這裏。

潛意識裏王崎會以爲李鳳是想找個藏身之所,但在看到怪物不敢進入這裏的時候,王崎的思路一下子被打開了。

“李鳳一定知道病毒的解藥,而這個解藥剋制怪物,所以說……”王崎眯着眼睛打量着儲物室的所有東西。

解藥,一定藏在這裏。

“既然李鳳能找到這個房間,說明她對於解藥有過一定研究,或許這個解藥是種很普通的東西也說不定。難道……解藥是這個?”

整個儲物室最多的物品就是放到角落裏一大袋一大袋的茶葉了,濃郁的茶香在飄蕩在儲物室裏,讓人不注意都難。

仔細回想起與李鳳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招待自己一行人用的不就是茶水嗎?

“現在天快黑了,如果不能及時趕回醫院,晚上更不利於我趕路,而且都不知道大家在哪裏? 碧海風雲之謀定天下 要是不在醫院了我還得花時間去找……是生是死,就靠你了!”王崎想了很多,立即付諸行動。

王崎先是脫光衣服用茶葉將自己搓了個遍,然後再用茶葉把衣服搓了個遍,最後在口袋裏裝滿茶葉。

如此“全副武裝”之後,王崎開始了回醫院之路。

如果王崎能在細心一點的話,推測出解藥是茶葉並不困難,茶葉在住戶們面前出現的次數不多,一次是王崎四人剛來醫院和溫院長聊天之時,他喝的就是熱茶,而溫院長在異變徹底爆發後才自殺自然能說明茶葉殺死了他體內的病毒;第二次是賓啓先加入到團隊中的時候,這個魁梧的漢子老是帶着茶葉還引起了高小英的好奇;第三次自然就是衆人找到李鳳瞭解情況的時候了,這個膽小的女人便是拿出茶水招待大家的。

解藥很普通,但鎮子上又有多少人倖免呢?儲物室主人每個月都賣茶葉給別人,自己卻並不愛喝茶,成了怪物;一些喝茶的居民解了自己身上的病毒卻被異變的家人殘忍咬死;鎮民皆死,深愧於心的溫院長選擇了自殺,即使他沒被感染;意外得知解藥的李鳳找到了小鎮上的安全地點但還是自殺了,沒有爲什麼,只是因爲在怪物的咆哮聲中,這個膽小的女孩看不到任何生還的希望,選擇了自我終結。

活下去不僅需要運氣,還要勇氣。 ?第二十四章:脫困

鳳柳依回到洞府整理了一下,就去見師傅百鍊仙子,在進城的時候,鳳柳依就發現城中多了一些陌生的面孔,擔心是那些正道的人,這才帶著蕭楠急匆匆的趕來。

來到靈氣最濃郁的石室,只見石門緊閉,陣法開啟,看來師傅還在閉關,這次吸收的功力不少,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枚傳訊符,把正道已經追來的消息留在其中,訊符剛進陣法沒多久,就見師傅打開一條通道。

超萌龍鳳胎:狂拽爹地心尖寵 來到師傅的洞府,就見一白衣美人橫卧在美人榻上,眼波流轉間自有風情,如果用花作比喻,鳳柳依是艷麗的牡丹,百煉仙子就是那出淤泥而不染得白蓮,讓人忍不住去呵護。

「師傅。」

百鍊仙子慵懶的說:「你師兄去哪了?」

鳳柳依聞言,雙膝跪地,語言哽咽道:「都是弟子不好,非要去打探消息,誰知在半道上被正道人士撞見,對方二話不說就動起手來,師傅也知道,大師兄心悅與我,自己攔住正道修士,讓弟子回來給師父報信,嗚嗚嗚……大師兄怕是……請師傅責罰。」說到最後,鳳柳依早已淚流滿面。

百鍊仙子聞言大怒,那大弟子向來惜命,平日里雖對鳳柳依百般討好,還不到為其不顧身家性命的地步,懷疑道:「你就不會帶著他逃,以你築基期的修為,就是築基後期的速度都不一定追的上,到底碰上何人?連你二人都逃不掉?」那大弟子本是百鍊仙子給自己培養的爐鼎,如今竟然被正道修士給殺了,難怪百鍊仙子會生氣了,

鳳柳依想了想,名氣小的怕百鍊仙子懷疑,道:「是御劍宗的葉洛辰。」

百鍊仙子狐疑的道:「就是那個在築基中期領悟了輪迴劍意的葉洛辰?」如果是葉洛辰的話倒是有可能,輪迴劍意詭異莫測,就是自己對上都要加一份小心。

「是的,師傅。我們二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當時還有一人在旁邊掠陣,弟子也是九死一生才逃了出來。」

「哦?什麼修為?」聽到這百鍊仙子不由的鄭重起來。

「築基初期,是個十多歲的孩子……」鳳柳依照著蕭楠的樣子胡說一通。

百鍊仙子眯著眼思索一會,對於鳳柳依的話,白蓮仙子只信一半,自己徒弟什麼脾性,百鍊仙子自信還是了解的,聰明、果斷、心狠。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要說大弟子的死於她無關,百鍊仙子是不信的,這丫頭是吃准了自己就算懷疑,現在不會對她動手吧!怕是連正道的消息都是一半一半,但百鍊仙子不敢賭,之所以能多次躲過追殺,與她的謹慎是不可分開的。

鳳柳依低著頭,雙手緊攥在一起,趁著師傅自顧不暇,鳳柳依才敢趁亂殺了大師兄為姐姐報仇,知道師傅多疑的個性,才把話說的半真半假,讓人難分真假,只希望能騙過師傅才好。

明知有破綻,百鍊仙子不得不信,罷了,只是一個爐鼎而已,只要還有性命在,再培養一個就是了,只是看著鳳柳依的修為,百鍊仙子眼裡閃過寒光,又一個自作聰明的棋子。

牢房中

蕭楠和對面的東方吉聊得很投機,牢里的其他人也都加入其中,通過自我介紹,知道了與自己挨著的是散修葉輝,東方吉和東方浩都是東方世家的旁支,穿紫衣的男子是散修尚雲,另一個是青雲宗的盧湖城。

看其裝扮,那兩個自稱散修的人,比東方家的二人還要好,想必是隱瞞了真實身份,大家心知肚明,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在聽到盧湖城的名字,蕭楠眼神閃了一下,漫不經心的問道:「可是曼城盧家的人?」

「哦?小兄弟也知道曼城盧家?」盧湖城饒有興趣的道。

蕭楠笑道:「在下倒是聽家父提過,倒是不曾去過。」真是冤家路窄啊!

盧湖城問道:「不知伯父是?」

「在下葉嘉,家父只是個無名散修而已。」

眾人只當蕭楠是在自謙,倒是沒人敢小瞧,紛紛在猜測到底是不是頂級世家葉家的孩子,到是葉輝聞言看了其一眼。

蕭楠使勁嗅了嗅,從門外傳來了一陣烤肉的香味,對於吃了幾年無味的辟穀丹,早就忘了肉味的蕭楠來說,無疑是一大誘惑,「好香啊!」

東方吉好笑的道;「怎麼?嘴饞了?」

蕭楠不好意思的紅了臉,道:「爹不讓吃,說是有雜質,那辟穀丹還有丹毒呢。」

眾人只當是小孩子不好意思了,心中好笑,倒也沒顯示出來。

東方吉有意逗逗這個討喜的孩子,故意道:「是啊!你吃過紅燒熊掌沒?」

蕭楠還真沒吃過,搖了搖頭。

東方吉裝模作樣的搖搖頭,舔了舔嘴角,懷念的道:「要說這紅燒熊掌啊!那可真是美味啊!做好的熊掌汁色紅亮,味道醇厚……還有清蒸……沒有一點油膩的味道……」

「油膩?」靈光一閃,蕭楠大聲喊道:「小路子,我要吃肉,我要吃肉…….」

眾人都被蕭楠的舉動嚇了一跳,隨即又感到好笑,真是個孩子,光聽說的就饞得不行。東方吉更是哈哈大笑起來。

蕭楠想到一個逃生的辦法,對眾人戲虐的眼光置之不理,使勁的拍著鐵欄,大聲叫嚷著,在眾人吵鬧下,小路終於打開了石門走了進來。

蕭楠見小路終於來了,手裡還拿著半隻烤雞,一臉饞像的道:「小路子,趕緊給小爺我弄點吃的,我要吃肉,越油越好,快點快點。」

「想吃肉啊?」說著還把燒雞在蕭楠的面前晃悠一番,成功看到蕭楠的目光隨雞而動,嗤笑道:「沒有。」說完大咬了一口,故意在蕭楠面前吃的津津有味。

看著對方小人得志得樣子,蕭楠恨不得踹其兩腳,為了早點出去,我忍……故作生氣的嘟起嘴,氣憤的道:「說吧!怎樣才給小爺吃肉?」

小路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後目光停留在手腕上,看著手腕上的蘭花狀的手鏈,有些疑惑,男孩子帶什麼手鏈?還是蘭花狀的,又不是女孩子,不過倒是挺漂亮的,要是能送給小翠,那還不是……想到這,眼神熾熱。

蕭楠見此,忙把手縮進去,道:「這個不行,這是母親給我的。」

「不行就算了,我走了。」小路無所謂的攤攤手,轉身向外走去,嘴裡不停的傳出嘖嘖聲。

如果不能出去,要它也沒用,這是個機會,如果成功的話,再追回來就是了,只是,這是母親最心愛的東西,蕭楠有些左右為難。

東方浩看不過眼,從身上拽下一塊玉佩,扔到小路手上道:「好了,別為難人家小孩子,這是件防禦靈器,拿去吧!給小爺們準備些吃食,我們雖說是階下囚吧,但要是有些損傷什麼的?後果你知道的。」

小路眼神發亮地盯著玉佩,怕其收回,忙揣進懷裡,識趣的笑道:「瞧幾位說的,這還不是小事嗎?等著,一會送到。」匆忙離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