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嗷”的一聲龍吟,震動着整個小世界,小世界內殘存下來的生物連忙開始逃串。


“喲,沒看出來,還有點能耐,仙法,大五行鎮殺術!”姜衍說着雙手和聚,一道道五行之力開始凝聚起來。

“呼”的一個龍息術,朝着姜衍噴射過來,渾濁的龍息頂着五行之力在天空中互相抵擋。

觀戰的小泥鰍和塔靈已經懵圈,小泥鰍有點不相信,自從姜衍踏入大成期後就沒見過他動手,而現在都已經引聖期更不知道姜衍的手段,塔靈卻徹底嚇傻,這還是人類修士嗎?沒有守護的力量都已經這麼強大了,甚至比守護的力量更加強大。

“該死的人類,你怎麼可能超越我們祖龍!”巨龍咆哮道。

“轟”的一拳,直接砸在巨龍的下顎,一個巨大的牙齒,從空中掉落砸的地面灰塵飄起。

“你要在多說一句廢話,我就把你的牙全部打掉!”姜衍威脅的說道。

“該死,你該死!時間逆流!”巨龍瘋狂的喊道,此刻巨龍雙眼瞬間變成紅色,殺戮的氣息從體內迸發而出。

小泥鰍和塔靈變的呆滯起來,一動不動,就好像等待別人魚肉自己一樣。


巨龍張開大嘴,朝着姜衍吞噬下去,本來信心滿滿的巨龍突然發現,自己吞咬的地方竟然什麼也沒有。

“想不到,你這時間法則運用的這麼好,你是盜寶的那條龍嗎?”姜衍問道。

巨龍愣住,怎麼可能?這個人類修士竟然在自己的時間逆流中行走自如!他不敢相信的看着姜衍。

“我問你話呢!”姜衍一聲大喝,時間逆流瞬間瓦解。

這時的小泥鰍和塔靈才從時間法則中走了出來,兩個小東西慶幸被拯救。


巨龍向後倒退幾步,他也是被震驚住了,一個人類修士大喝一聲竟然能把自己的神通給解除,那這個修士到底有多強啊?

“轟”的又是一拳,這一拳重重的打在巨龍額角處,四片最堅硬的龍鱗生生被打碎。

“噗”的一口血泉從巨龍嘴中噴出,小泥鰍和塔靈瞬間被噴成了血人和血靈。

“看來你骨頭很硬是吧?那我就將你拆卸了!”姜衍說着,就向巨龍走去。

“仙人前輩請慢,小龍願說,您問什麼小龍都會告訴您”巨龍連忙說道。

姜衍審視着巨龍,左右對照着記憶中的另一條龍,總覺得哪有點不對,可能是因爲時間太久了吧?


“你是盜寶的那條龍嗎?”姜衍再次問道。

“仙人前輩,我不知道您說的盜寶一事,我只是避難的一條祖龍而已。”巨龍說道。

聽到這個答案,他摸着下巴,思考着記憶碎片,難道不是這條龍?算了,有機會去上面看看真相吧。

“你叫什麼,來這裏多久了?爲什麼會在小世界當中?”姜衍問道。

巨龍也不敢猶豫,連忙說道:“我叫祖星,來到這裏已經3000多年了,至於這個小世界,是爲了鎮壓我身上的滅道殘石。”

聽到這,姜衍就跟見到寶一樣,“滅道殘石”啊,那可是天道小兒的東西。

“但是我看你咋和別的生物孕育了這麼多的子嗣啊?你這繁衍能力很強大嘛。”姜衍鄙視說道。

“上仙您有所不知,我也是沒辦法,沒有母龍,我也只能尋找其他生物。”祖星說道。

“這個話題,有時間探討,我問你,跟你一起來到這裏的母龍呢?”姜衍故意問道。

祖星這時猶豫了,他真的沒辦法回答,因爲就是那條母龍將自己關進這個小世界的。

小泥鰍聽到姜衍的問題,立刻看向祖星,他也想知道自己的母親到底怎麼沒的。

“看來你是想找死啊!”姜衍厲聲道。

祖星被着一嚇,連忙說道:“其實不瞞上仙,我們星域遭到劫難後,很多祖龍都逃了出來,我也是其中一隻,經過虛洞摺疊時遇上了隕靈,(小泥鰍的母親,男性祖龍,都會以祖字爲姓氏,女性祖龍會以隕字爲姓氏。)我們就這樣逃到了這片星域,但在逃亡中,我被天道的滅道石砸中,每百年就會爆發一次,嗜血殺戮只要是違背意志之事都能做的出來,爲了讓我不再吞殺生靈,隕靈就打造了這個玲瓏塔,也將我封印在此處。最近我的壽命將盡,這個意志也越來越暴躁,有的時候癲狂的更可怕,而守護者就是犧牲者,他們承載了封印之力和我對戰,直到力量消失爲止。”

聽到這姜衍和小泥鰍在明白怎麼回事,看來一切都是小泥鰍的母親做的,爲了保護這片星域卻犧牲了自己。

小泥鰍聽後,淚水慢慢的流下,朝着天空發出陣陣的龍吟聲。

祖星愣愣的看向小泥鰍,他難道是一條祖龍?而塔靈卻早就知道,但是塔靈很好奇,爲什麼還有一條祖龍存在?

“孩子,你是她的兒子?”祖星愣愣的問道。

小泥鰍也沒有回答,只是簡單的點了點頭。

“好,很好,我們祖龍沒有滅絕,看來天道也有錯的時候,我終於看到了希望!”祖星高興的說道。

姜衍從祖星口中卻聽出另一層祕密,難道故事還有別的插曲? 此時的玲瓏塔外面一羣龍蠅蟻正在熱火朝天的挖掘地面,一個藍色的塔靈出現在他們面前。

“上層有命令,可以停止挖掘任務,惡龍已經被阻止。”藍色塔靈說道。

聽到這話,龍蠅蟻就好像看到希望一樣,朝着天空歡呼着。

小世界內

姜衍問到:“那個你身上的滅道殘石,我給你取下來吧,省得你沒事老犯病。”

祖星聽到後不可思議的問道:“上仙如果能取出滅道殘石,我將畢生感謝。只是我的壽命將盡,也做不了那麼多事情。”

“沒事,你不用做什麼事情,這玲瓏塔我也知道怎麼回事了,這個東西我就收下了。”姜衍不客氣的說道。

塔靈聽到後連忙看向姜衍,用一種驚訝的眼神注視着他。

小泥鰍已經習慣姜衍的掠奪套路,對他來說,衍哥做什麼都不過分。

“主人不會同意的,三方小世界中的生靈也不會同意的。”紅色塔靈說道。

“你可拉到吧,你們就忽悠人,還星系祕密,還什麼星域的,如果我沒察覺到星感石,我還真被你們忽悠了。”姜衍不屑的說道。


小泥鰍和祖星倒是不知道這些,塔靈在塔建成後纔出現的生靈。

姜衍捋着思緒說道:“這個玲瓏塔呢,就是一個三維世界,而我們外界內就是四維世界,其實這個玲瓏塔運行主要是靠星感石,有它的存在,你們這三個小世界纔會存在,也就是說,我拿走星感石,你們這個世界就會毀滅,而祖星的爆發卻能毀壞星感石,這會你懂了吧?”

看着紅色塔靈呆呆的愣在那裏,姜衍也不在乎,說的在深奧估計這羣塔靈都要瘋掉。

走到祖星身邊,姜衍的手慢慢按在祖龍身上,一絲絲的滅道殘能在祖龍體內肆意的破壞着,他的神識慢慢靠近那些滅道殘能,突然滅道殘能就好像發現什麼,連忙攻擊他的神識。

“我去,不好對付啊。”神識快速收回,姜衍趕忙說道。

“上仙,如果您取不出殘石,那就算了。等我死後,希望您能將我的龍珠淨化一下,送給他。”祖星說着就指向小泥鰍。

小泥鰍也是一愣,連忙問到:“送給我?龍珠不是一個神龍轉世的神物嗎?怎麼還可以轉送別人?”

“我的龍珠當然可以贈他人,因爲我是預言族,而你是天德族,其實還有兩族,只是不知道他們的境況。”祖星得意的解釋道。

姜衍聽到祖星的話,就想起鏡子的事情,估計那鏡子就是這傢伙搞出來的。

小泥鰍和祖星互相交談着,姜衍卻直接詢問系統

“小全,聽到沒有,發財了,趕緊想辦法幫我。”姜衍說道。

“宿主,您如果真的想得到天道力量,建議您犧牲一下自己,將《九天涅槃盛典》修煉至第二重。”系統回覆。

聽到這,姜衍纔想起有一個折磨自己的修煉決。

看着姜衍在深思,祖星和小泥鰍也不敢說話了,就愣愣的待着。

“那個沒事,你們繼續聊,我需要一點東西,等我一會。”姜衍說完,右手一劃,瞬間消失。

小泥鰍聳了聳肩旁說道:“沒事,衍哥就這樣,我已經習慣了,我們繼續說吧。”

修煉空間中,姜衍將時間調製最大化,因爲根據系統的說法,他需要承受相當大的痛苦。

姜衍盤坐在地面,口中不停的念動着口訣:“滅、滅度、寂滅、無爲是命終之時,五蘊離散,不復受生,稱無餘涅槃。”

一句句口訣念出,他的身體也開始做着詭異的動作。(其實姜衍並不知道這本盛典的寓意,鳳凰經歷烈火的煎熬和痛苦的考驗,獲得重生,並在重生中達到昇華。)

突然間他的雙眼裏跳動着火焱,通體開始燃燒,疼痛讓他渾身哆嗦,燃燒的血肉開始重新生長,金色的骨骼慢慢開始浮現,每一寸皮膚開始由白色變得赤紅,慢慢的消失,然後又重組,這一刻,他恍如重生,真正和道體癒合,原本他的道體只在於表面,現在的他重生讓道體更加穩固,他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此刻的雙眸猶如宇宙之光,身體的就好像百鍊過的精鐵一樣。

叮~恭喜宿主修煉《九天涅槃盛典》成功,當前等級二級。

叮~恭喜宿主道體升級爲時間究極體質,煉化時間碎片減少99%。

“我去,小全,你這坑人的系統,第一次是因爲被人算計,我認了,這第二次疼的我都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這破盛典,我不練了。”姜衍一臉憤恨的說道。

“宿主,您已經通過鍛筋粹骨破繭重生,下一次就沒有這麼痛苦了。”系統回覆。

“呵呵,還下一次呢,拉到吧,我可不上當。”姜衍一臉鄙視的說道。

當他站起的時候,發現頭上好像很涼快,這一模,不要緊,差點沒讓他炸毛。

“狗系統,你給我出來,我的飄逸秀髮呢!”姜衍怒氣衝衝的說道。

“宿主,您是自己給燃燒沒的,跟系統無關。”系統解釋道。

“我去,如果不是你說修煉這個破盛典,我能成禿瓢?”姜衍怒道。

“宿主,系統提示過您,建議您犧牲一下自己,請您回想一下。”系統再次解釋到。

姜衍這個無語啊,疼他認了,但是沒了那帥氣的外表,這還讓他咋活啊。

“宿主您可以在修煉空間中煉化時間碎片,等個一年左右,您的長髮就會重新長出。”系統說道。

無奈的他也只能這樣辦了,真沒想到修煉一個涅槃盛典會帶來這麼多麻煩。拿出時間碎片,盤膝坐在地上,雙手慢慢開始凝聚時間法則,一道道的時間法則從碎片中出現,他不斷的凝練着。


時間慢慢的過去,其實外界才過了5分鐘的時間。

“那到底是爲了什麼?”小泥鰍問道。

“這就要從我的祖輩說起,禍亂族的祖尤聽說天道要招選弟子,所以他報名參加了,本以爲是件好事,可他去了之後,一切的事情都變了,具體的事情我們也不知道,直到天道降臨,我們祖龍四族才知道惹禍了。”祖星說道。

聽到這裏,他也算明白一些,看來和傳承上說的差不多,己私慾嗎?

“那其他兩族逃到什麼地方?”小泥鰍再次問道。

“唉,那次劫難我們誰都不知道對方的信息,還好我遇到了你的母親,這也是不幸中的萬幸,起碼祖龍一脈有沒斷。”祖星嘆息到。

此時的紅色塔靈已經帶着龍蠅蟻回來了,一羣羣的龍蠅蟻見到祖星,都齊齊下跪。

“見過老祖。”龍蠅蟻跪拜到。

“嗯,辛苦你們了,以後你們就安穩的生活吧。”祖星說道。

小泥鰍看着一羣龍蠅蟻也是好奇,他在傳承中也沒見過這種生物啊? 祖星看到小泥鰍用着好奇的目光看向龍蠅蟻羣,他也沒有多做解釋,等這小子成長後估計比他都混。

叮~恭喜宿主煉化時間法則碎片成功。

修煉空間中,姜衍聽到這聲音有點不敢相信,這才煉化多長時間?竟然煉化完了?

“宿主您根據體質改變,所以煉化時間規則碎片就快了很多。”系統解釋道。

“還有這樣的好事,好吧,我錯怪你了。”姜衍撓了撓自己的短毛寸說道。

拿出第第二塊時間法則碎片又開始煉化起來,這一次他慢慢的發現時間規則竟然如此奇妙,從有到無,從分子到一件物體的合成,所謂的暗物質也經不起時間的打磨,一次次的感悟一次的見證,這樣的時間在他的精神世界中快速的更替着。

叮~恭喜宿主煉化時間法則碎片成功。

叮~恭喜宿主完全掌握時間法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