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嗯,龍哥應該有弟子吧,這種事,應該交給弟子去辦啊,不妨礙情面,也能鍛鍊傳人。”陳浩笑道。


龍大師苦笑:“老弟是還沒有收徒的想法,否則你就知道一個好的傳人是多難了,我倒是有個弟子,天賦一般,耗費了不少精力,好不容易培養入道,結果被人忽悠了一下,跑去國外發展了,還說什麼賺老外的錢容易,哎。倒是我兩個女兒也有天賦,可惜大女兒不喜歡修煉也就罷了,現在的年輕人膽子也大,高中就瞞着我們早戀,剛上大學就有了孩子,我這當父親的,有苦也只能肚裏咽,只能讓他們結了婚,繼續上大學,現在也管不了了。”

說完,龍大師看了一眼後座上依偎在母親懷中的小女兒,繼續道:“這丫頭天賦比她姐姐好,爲了避免重蹈覆轍,我看的嚴了點,清溪山地宮的事道友知道的,那薛闖邀請我,用的就是一顆靈石,我準備給丫頭用。這一次道友拿出狼妖肉,我也是厚着臉皮上門,就是希望能對悅悅未來的修行有幫助。”

陳浩笑道:“這算什麼,我對龍哥可是視爲至交,你女兒就是我侄女,說什麼見外的話。”

“你把我當侄女嗎?真的不會娶我?”

突然,小女孩開口了,怯怯的問道。

陳浩:“……”

龍大師哭笑不得,呵斥道:“別亂說話,哪有讓你嫁人的想法,都是你媽亂說。”

中年婦女沒好氣的瞪視了一眼龍大師,然後安撫女兒。

“悅悅別怕,你還小,不會讓你嫁人的,再說了,就算要嫁陳大師,你起碼還要等十年才行呢。”

陳浩:“……” 不到一個小時,周大師等人也都來了。

畢竟沒有陳浩和龍大師這麼熟悉,又是過來混飯吃的,不敢勞煩陳浩親自接待。周大師等人都是自己坐車過來。到了三水觀門口,才通知陳浩。

第一次見面,陳浩總算是知道這大師羣的幾個人的長相了。

周大師是個胖子,胖的油光水滑,卻皮膚又白又嫩,說四十多,肯定沒人信,三十來歲還差不多。

張大師和周大師正好相反,身材瘦高,皮膚黝黑,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老農民,一點兒大師風範都沒有。

兩人各自帶着一個大包,見到陳浩就熱情問候。

陳浩笑道:“兩位大師,來就行了,還帶什麼禮物。”

周大師肥臉一笑,兩個眼睛都看不到了:“陳道友,區區薄利,哪能比得上妖狼肉,除非是你看不起我們的一點心意。”

陳浩只好接過。

但是這一接,陳浩只覺得手中一沉,差點沒掉落。

我去,送的啥玩意,這麼沉?

“還有我的呢,我的比較輕。”張大師也遞過自己的長型大包。

陳浩接過,只覺壓手,哪裏輕了,頓時哭笑不得:“兩位大師,你們送的真是厚禮啊。”

周大師笑道:“好了,禮物送到,這下可以安心吃喝了,老張,陳道友準備好了食材,就看你的手藝了。”

張大師笑道:“這沒問題,廚藝可是我的愛好,以前四處奔波,也沒少在野外弄吃的,如何料理狼肉,我經驗豐富。”

陳浩連忙道:“張大師,這料理的事,我還邀請了一位道友,是本地靈丹門的三味道長,他準備了藥材,要做狼肉藥膳。”

霸王別姬后傳 張大師眼睛一亮,誇讚道:“同道中人啊,哈哈,那我就等三味道友來了,再一起商量如何做。”

說曹操曹操就到,三味道長也帶着一個十多歲的年輕男孩過來了,同樣提着大包小包。

陳浩爲之介紹,一番寒暄後,衆人進入觀內。

百年狼妖,除了三味道長居於本地,時長見到之外,其他人可都從未見過。

現在居然能吃到,自然是沒有別的想法,全部過來圍觀幫忙。

一頭巨狼,被解開之後,去皮去骨去內臟,也不剩多少肉。

傾國不傾城 不過皮骨內臟也都是好東西。

皮可以製作護身法衣部件,骨頭能煉髓入藥,內臟被三味道長指點,埋入道觀的一處菜園中,說可以滋養土地,日後可以種植藥材,增強藥性。

不過說起皮,陳浩突然想起,袖裏乾坤中白露蛻下的蛇皮。

那麼老長一條,放着都落灰了。

許少寵妻入骨 於是陳浩問道:“幾位道友,可認識能製作法衣的道友?”

三味道長笑道:“我認識一個,不過這位道友雖然技藝精湛,就是脾氣有點怪,沒有上乘的材料,他輕易不會出手,不過道友這狼皮不錯,我估計他應該會答應。”

陳浩道:“不是狼皮,嗯,我有一張蛇皮,想請人幫我制裁一件道袍。”

“蛇皮!妖蛇皮嗎?”三味道長問道。

陳浩點頭:“一張百年妖蛇皮。”

三味道長頓時目光古怪的看着陳浩。

這位鄰居,家底好豐厚啊。

龍大師幾個也都無言以對。

特別是龍大師。心中感嘆。

這道友是每一次都能給他驚奇啊,這貨到底還有多少隱藏的不爲人所知的好東西。他真的是哪個在石城還沒有入道的不學無術之徒嗎?

“如果是這樣,那妥了,我這位道友,肯定會答應幫忙的。”三味道長笑道。

陳浩道:“那就麻煩三味道友了。”

所謂禮尚往來。

他這一次願意拿出妖狼肉來招待同道,也是打着交好的態度。

所謂吃人嘴短嘛,有啥幫忙的,還能推辭的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人,一次之後,就沒有第二次機會了。

隨後就簡單多了,三味道長和張大師負責料理,陳浩等人負責幫忙。

一番忙碌後,十多道狼肉藥膳做好,香氣瀰漫。

三味道長哈哈笑着又拿出了一罈酒道:“有好菜必須有好酒,我這百草酒窖藏了一甲子,正好配這妖狼宴。”

“那我這月露就給諸位道友醒酒之用吧。”龍大師也開口笑道。

“月露,老龍大氣啊,這等寶貝你都捨得拿出來,看來還是我和老張小氣了些。”周大師聞言,驚歎說道。

三味道長也驚奇的看向龍大師:“靈盤聚露,堪山尋龍,你是闕月門弟子?”

龍大師道:“晚輩正是闕月門第二十七代弟子,修行末法,我闕月門到如今,也難以爲續了。”

三味道長點頭:“我靈丹門祖輩早年也和闕月門有故,只是多年未聯繫,沒想到今日又見傳人,當真可喜可賀。”

“哈哈,如此喜事,我們還等什麼,莫要讓好菜都涼了。”陳浩打趣說道。

“同吃同吃,我這肚子都咕咕叫了。”周大師連忙附和。

藥膳上桌,衆人環坐。

陳浩在給黑貓公雞弄了一份後,也陪坐下來。

百草酒,草木精華,酒香濃郁,滋養身體。

妖狼肉,百年修行,肉含靈力,增進道行。

月露,靈盤所聚,每月一滴,凝神養氣,溫養魂魄。

三種靈物匯合,全方位的幫助修行。

所以衆人吃喝,基本不言不語,入腹就運轉法力,快速吸收。

等吃喝完畢,每一個人都是臉紅脖子粗。

陳浩會意,給衆人安排了房間休息,讓他們默默煉化。

陳浩倒是不用。

他吃喝之後,靈物散發的藥性,全部都被法力自動吸收,根本用不着他出手。

這一點,就可以看出系統出品的神奇了。

不過等靈物藥性被完全吸收後,法力運轉,開始反饋身體,不多時,陳浩身上都冒出了一層細密烏黑的臭汗。

一番清洗後,神清氣爽,感覺身體靈活了很多,也舒暢了很多。

不用說,陳浩就知道,自己的身體變得更好了。

指不定在屍洞之中消耗的十年壽命都補回來一些。

精神倍棒,沒法休息,陳浩想了想,把周大師和張大師帶來的禮物打開了。

這一看,陳浩驚愕。

周大師送的是一尊黃金神獸,看起來像是貔貅,雕刻的惟妙惟肖,金光閃閃,就連兩個眼珠子,都是帝王翡翠。

此物別的不說,價值絕對不菲,看到就一股壕氣撲面而來。

張大師送的,卻是一把寬大鋒利的銅劍。

銅劍雖古樸,拔劍出鞘,頓時鋒芒畢露,殺氣瀰漫。 好劍!

感受到銅劍散發的殺氣,陳浩下意識的讚歎了一聲。

隨後仔細觀察,陳浩就發現,這銅劍不一般。

首先是規格,一般的劍,劍刃窄小修長。而銅劍卻很寬,足有四指併攏那麼寬。

另外就是劍柄也很長,雙手抓住都還冒出一截。

還有劍身之上,雕刻着一個個細小的古小篆,密密麻麻,不知道寫的是啥意思,但是看到了小篆,卻一股逼風迎面而來,感覺很是高檔大氣,顯示其不凡身份。

劍刃翻轉,另外一面也有東西。

但是看到之後,陳浩只覺得滿臉黑線,無言以對。

這一面劍身,上面雕刻花鳥魚蟲,下面雕刻山川草木。中間部分寫着三個字,是放大版的小篆。

這小篆,陳浩一眼就認出來。

它叫……軒轅劍。

尼瑪,誰這麼無恥,居然把一把銅劍叫做軒轅劍,你把我華夏聖劍當什麼了。

好吧,盜版這東西,古來有之,沒法說,可是你盜版也要弄好一些,弄得像一點啊。

雕個花鳥魚蟲,山川草木,再寫三個字就是軒轅劍了,老子去定做個斧頭,加三個字,還說是盤古斧呢,真是不要碧蓮啊!

心中腹誹,但是看着銅劍,陳浩也不得不承認,這銅劍的確不凡,也並非現代產品。

上面的殺氣就說明這劍下亡魂肯定不少,但是經歷這麼久,用了這麼多次,劍刃還是鋒芒凌厲,不見缺口,絕對是一把好劍。

伸手在劍刃上一彈,劍刃發出清脆之音,感覺上,這並非銅劍,裏面應該加了什麼其他的稀有金屬。

只是殺氣雖重,卻並非法器,也不知道開光之後,有什麼神奇變化。

眼神閃爍,陳浩意動。

軒轅劍什麼的,肯定不可能。

但是銅劍絕非普通人鍛造,這已經是最好的法器底子,這樣的好東西,要是不煉製成法器,那就太虧了。

心思一動,陳浩伸手掐捏法訣,一團十年法力凝聚的法光浮現,然後被陳浩加持在銅劍之上。

法光融合,銅劍上的殺氣頓時浮動,銅劍更是散發強烈的靈光。

少時,吸收法光,銅劍突然嗡鳴一聲,那逸散的殺氣突然收斂,縮入劍身之中。下一刻,一股反饋浮現心頭。

銅劍:開光法器,加持鋒芒。

哎……

感知到反饋,陳浩傻眼。

居然只有一種加持,你這軒轅劍不行啊,人家正版的,那是各種神威,能鎮壓國運的,你這連斬妖除魔的功能都沒有,是不是也太垃圾了?

無語的看了銅劍片刻,陳浩再次凝聚十年法光,二次加持。

腹黑寶寶:媽咪是大明星 這一次,銅劍散發的靈光更強了,上面的殺氣完全不見,內斂無形。

然後反饋。

銅劍:開光法器,加持鋒芒。

陳浩:“……”

這不對啊,依然還是一個加持,這鋒芒到底是啥玩意?

陳浩不加持了,拿起了銅劍。

銅劍入手,陳浩感覺輕了許多,把法力蔓延過去,暢通無阻,同時一種若有若無的聯繫在陳浩心頭浮現。

莫名的有種觸動,陳浩翻手一揮。

銅劍嗡的一聲,擺動了一下,下一刻,在陳浩目瞪口呆之下,前面的桌子突然一分爲二,啪的破碎。

臥槽!這麼鋒利嗎?

陳浩連忙查看桌子,發現桌子切口平滑,就好像被刀切的豆腐一樣。

喉嚨鼓動了一下,陳浩目光明亮起來。

這銅劍剛纔都沒有接觸到桌子呢,就好像揮舞而出的一股無形的鋒利,就把桌子切了。

這就是,鋒芒?

嗯,不應該,法器之威,不應該只是這樣普通的物理攻擊纔對。

陳浩若有所思,伸手掐捏法訣,凝聚了一團火球。

而後陳浩手持銅劍對着火球一斬,剎那間,火球一分爲二,化作火花泯滅。

陳浩大喜過望。

果然,這纔是法器應該有的威力啊。

哈哈,所謂鋒芒,應該就是鋒芒畢露,破盡萬法!

馬勒戈壁,哥們要牛逼了!只要把這銅劍的威能提升起來,以後再遇到厲害人物,呵呵,任你萬般法術,哥們就一劍斬之,簡直不要太厲害啊!

心中激動,陳浩再次凝聚了十年道行,加持在銅劍之上。

下一刻,銅劍靈光暴漲,嗡鳴顫抖,與陳浩的聯繫一下子變得清晰了起來。

而後反饋回來。

銅劍:開光靈器,加持鋒芒。

果然晉級,但是效果依然是鋒芒。

唐梟 陳浩福至心靈,天罡步邁動,身影飛掠出道觀,直奔巫峽水澗。

“斬!”身影掠近,陳浩凝聚所有法力,揮舞銅劍,對着水澗一揮。

一股無形的波動爆射,破空而去。

咻!

無形波動劃破水面,直接把湍急的水流破開,有五六米深。波動衝擊,急流不可阻擋,直接衝過去,帶起十多米長的一道水溝,然後沒入山體,山壁震動,亂石飛濺。

好一會兒後,水流合攏,依舊如故,湍流不息,只是那山壁破開的一道裂縫,顯示之前那霸道的一擊是多麼兇殘。

陳浩駐守水邊,看着銅劍之威,眼神炙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