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嗯,不錯,我想收峻輝做徒弟。”我一邊喝茶一邊說道,話剛說完,就聽啪的一聲,我急忙擡頭看,發現樸叔手上的茶杯掉在地上碎了一地,而此時樸叔似乎並不知道,正發呆的盯着我。


“樸叔,你沒事吧?”我急忙問道。

樸叔這才低頭看,但是沒有管那摔碎的杯子,而是激動地問:“天佑,你說的話可當真?”

“當真!”我看着樸叔堅定地說道。

這回不僅是樸叔,就連樸峻輝都異常的激動興奮,實在沒有想到會是這種情況,本以爲讓峻輝修道會受到阻礙呢,本以爲要費一番口舌解釋的,因爲許多人都認爲修道就不能娶妻生子傳宗接代。

“孩子他媽!今天做的豐盛點,再把家族的老人請來,喜慶一下,哦,對!得弄個拜師儀式!”樸叔扯着嗓子吼道,生怕樸嬸聽不到,然後就一股煙似的跑了出去。

這回倒是給我弄的呆住了,便轉回頭問:“峻輝,你爸這是?”

“肯定去通知親戚了!天佑哥,你是不是要教我非常厲害的法術?”峻輝依然滿臉興奮的說道。

峻輝這麼一問,我才發現一個問題,師父的意思是讓我收五個徒弟,然後各傳承一脈,算上任我行、楊懷沖和樸峻輝已經三個,都傳他們哪一脈呢?

“到時再說。”我只好先這樣回答敷衍一下。

沒過多久,樸家就來了七八個人,見面都叫活神仙!因爲他們知道峻輝的事,知道是我給看好的,所以對我非常尊敬,給我弄的還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都是一些上年歲的老人給我一個小輩這麼客氣,真是不自在。

我們都上了飯桌,菜過三巡酒過五味之後,我纔想起來,便問:“樸叔,你還沒說這裏出什麼事了呢!”

我這話一出,飯桌上的人你一嘴我一嘴地說了起來,聽了半天我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原來就在前幾天,鎮上有個十歲大的孩子把自己家的玻璃打碎了,然後怕捱打就從家裏偷偷跑了出去,他們家的人等到晚上都沒見孩子回來,便發動親戚朋友尋找,後來是在一處廢舊的破廟裏找到的,當時孩子已經昏倒,等到把孩子帶回家後才發現,孩子的身上長了許多銅錢大的斑點。

家裏一看急忙就把孩子送到鎮上的衛生院,結果沒查出什麼病,又轉到洲裏的醫院,結果還是不知道是什麼病,家裏也沒什麼錢,只好把孩子接回來,後來有老人說可能是癔病(撞鬼),便找了個大仙跳大神,結果那個大仙瘋了。

“這件事後就沒有人再來給看病了,聽說那個孩子就快不行了!”樸叔有些不忍地說道。

“可不咋地,現在給鎮上的人整的人心惶惶的,生怕是什麼傳染病,亦或者是那個破廟鬧鬼!”樸叔的表哥皺眉說道。

銅錢大的斑點?醫院沒有檢查出病因?實在是有些詭異,更詭異的是跳大神的大仙都瘋了,應該是有什麼邪門的地方。

待衆人吃完飯後,樸叔還很隆重的整了一個拜師儀式,讓峻輝跪下敬茶,雖然很不好意思但也得像個師父樣,然後我從乾坤袋裏取出一塊事先老爺子交給我的古玉墜,是經過高人蘊養過的,靈氣很足,雖然比不上鬱中碧血,但也是上好的東西。

婚色撩人 峻輝接過古玉喜歡的愛不釋手,急忙戴在身上,樸叔也很高興,衆人又聊了一會後都各自回家了。

“師父,啥時候教我法術啊?”峻輝急切地問道。

我沉思片刻後說:“峻輝,你先好好讀書,等時機到了就會傳你的。”然後轉過頭跟樸叔說:“樸叔,明天帶我去那個孩子家看看。”

“真去?現在都沒人敢去啊!都怕被傳染!”樸叔有些害怕地問道。

我並沒有在意,安慰樸叔說:“沒事的,如果是傳染病的話醫院不會讓病人出院的,我所料不錯,應該是有什麼說道。”

正在這時,就聽屋外有人喊:“樸醫生在家嗎?”

樸叔急忙走了出去,就聽樸叔驚訝地問:“你不在家照顧孩子,怎麼來找我了?我真不知道孩子得的是什麼病!”

“你誤會了,我聽說治好你兒子病的活神仙來了,我想求他給俺家孩子看看!”這個中年男子焦急地說道,這時我也走了出來,仔細觀察這個人,是一個普通的農家人,但身上還真有些陰穢之氣,證明他家孩子的確是有問題。

樸叔見我也出來了,便指着我說:“這就是那個活神仙。”

這個男子聽說那個活神仙是我,還沒等說話就直接跪在地上磕頭,我急忙上前阻止,“你這是幹啥?要折煞我嗎?你要再這樣我肯定不去看!”我急忙說道,如果沒有對方的恩惠就隨便接受人家的跪拜,那可是折壽的!

等我攙扶起他時,這人已經滿眼淚水,“神仙,我現在已經沒有辦法了,孩子才十歲就得了這個怪病,您就行行好吧!”

“別哭了,活神仙剛纔還說明天去你家給孩子看看。”樸叔也是勸道。

“嗯,這樣吧,你既然着急咱們現在就去,但有一點,別管我叫活神仙,實在受不起,叫先生就行。”本打算明天去看看,但實在不忍心看作爲父母的這麼傷心,便說道。

那個中年人又要跪下感謝,被我攔住,然後和樸叔前往孩子家。

一進屋就感覺屋子內有陰穢之氣,當我看到孩子的時候,不禁眉頭一皺,這孩子竟然滿臉的死氣!這是將死之人才會有的表現,急忙要了孩子的生辰八字,一推算這孩子並沒有到陽壽。

等孩子的媽媽將孩子的衣服掀開的瞬間,我和樸叔不禁吸了一口涼氣!因爲樸叔是醫生,當然能夠看出孩子身上的銅錢大小的斑點是什麼!是屍斑!(未完待續。 朱由檢正在猶豫不決之時,徐光啟居然也上前投了畢自嚴一票。這下也容不得朱由檢拖延下去了,他好不容易才確定了朝會的議事規則,總不能毀在自己手中。

朱由檢沉默了一會,就開口說道「那麼就這麼定下來吧,讓畢自嚴擔任順天府府尹,不過順天府下轄:大興縣、宛平縣、良鄉縣、固安縣、永清縣、東安縣、香河縣;轄散州通州、霸州、涿州、昌平州、薊州。

大興、宛平兩縣位於京城,所轄人口超過百萬,幾乎和剩下的州縣人口數量相當,現在順天府只設府尹一人,府丞一人,治中一人,通判、經歷、照磨各一人,這麼點人手要管理京城內外數百萬之眾,這實在有些說不過去。

且京城百萬人口聚居在如此狹小的區域之中,事情之繁瑣也大大的超過了其他府縣。因此朕以為順天府應當增加人手,改革現在的機構過小的狀況。」

劉宗周頓時出列反對道:「古來賢者都曾經說過:民為邦本,本固邦寧。今日大明百姓窮困凋敝,陛下正應當精簡官吏,舒緩民力為根本,而不是增加官職,重踏故宋濫官之前轍。」

黃道周、倪元璐等人也同樣向崇禎進言,也認為不應該再繼續增設官職,消耗民力。

黃立極等人對劉宗周等人的說法不以為然,但是出於政治正確性,他們也不能對此提出什麼有力的反對意見,畢竟宋亡於亢官、亢兵、亢費等弊政,在明代的士大夫階層中已經形成了共識。

朱由檢輕輕咳嗽了幾聲,轉而對著劉宗周詢問道:「蕺山先生,朕倒是很想問一問,國家設置官員到底是為了什麼?」

劉宗周不假思索的的回答道:「國家設置官員自然是為了照料小民,《詩》雲:樂只君子,民之父母。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惡惡之,此之謂民之父母。

《孟子梁惠王上》:為民父母,行政,不免於率獸而食人,惡在其為民之父母也?可見,官員實是百姓的父母是也。」

朱由檢臉色不變的繼續問道:「如果如蕺山先生所言,官員是百姓的父母的話。市井小民有言,每日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

那麼諸位作為百姓父母的官員們,誰能告訴我,他所治下的百姓每日要消耗多少這些物事?」

已經準備好和崇禎理論一番的言官們,頓時像是生了根的樹木一般,打消了上前的的念頭。

黃道周不忿的上前直諫道:「蕺山先生所言之父母,非陛下口中之父母也。身為父母官,最重要的是教化治下的百姓,而不是汲汲於柴米油鹽醬醋茶這些瑣事?」

朱由檢有些奇怪的看著黃道周詢問道:「黃修撰,朕想請教你,你自小到大,令尊、令堂難道是讓你餓著肚子讀書的嗎?」

黃道周沉默了一陣回答道:「吾家雖寒,但是家母到從未讓臣餓過肚子。」

「令堂愛卿,所以不以為柴米油鹽醬醋茶這些是瑣事,把閣下的冷暖飢餓看做了頭等大事。 婚不可 而黃卿今日把官員比之民之父母,卻以為教化之治,比百姓的肚子更為重要,這真是為人父母的想法嗎?」朱由檢的說法,讓朝堂上的官員們有些難以言對。

黃道周依然還是覺得有些不服氣,他有些執拗的說道:「但是陛下現在增設官職,這些增加官員的俸祿,不還是要從百姓的口中奪取口糧嗎?」

「順天府的正式官員不過區區不到10人,這看起來的確是減輕了百姓的負擔,但是事實真的如此嗎?

朕這些天看了一本《宛署雜記》,這本書倒是很有意思,記錄了當時宛平縣的時事和掌故,作者沈榜是萬曆十八年的順天府宛平縣知縣,朕建議各位大臣閑暇之餘不妨看看。

這位沈夫子可是一位能人啊,他上任的時候,宛平縣財政僅存50餘金,可是宛平縣一年的消耗卻需要6千『有奇'。他上任三年之後,宛平縣的財政支出不僅能夠滿足一年之需,而且還積累了『千金以上'。

不過朕今天要談的不是這位沈夫子理財能力,而是想要談談這本書的第三卷職官,這卷書上記載著,宛平縣的正籍官員為:知縣一員、縣丞二員、主簿一員、典史一員,此外還有四處巡檢司巡檢四員。官員加起來不到9人,看起來的確是簡政了。

但是宛平縣在籍的縣吏有44名,書辦18名,皂隸49名,門子6名,管理倉庫的斗級6名,更夫5名,廣源閘的閘夫十名,庫子2名,總數約130餘人,這些還是國家發給錢糧的。

此外還有各處的鋪兵、白役這些不發錢糧的,大約有1千餘人。朕到是想問問了,這些人朝廷不發錢糧,難道靠喝西北風活下去嗎?

9名官員,要管理1400餘名小吏,管的過來嗎?朕更聽說,地方上某些縣官不識實務,一味以息訟為美政,導致縣務盡操於小吏之手,地方百姓不識國家法紀,只知當地豪族猾吏之名,這還是大明朝的天下嗎?」

崇禎提起《宛署雜記》開始,那些沒有經歷過地方州縣,也沒有看過這部雜書的官員們,就開始後退了。

對於這些平日里只看些四書五經,或是約上三、五好友談詩作畫的官員來說,崇禎談的東西,都是他們往日里一向鄙視的俗務,也是幕中師爺們該乾的事。

黃道周有些騎虎難下,要是談論起經義來,就算是三個崇禎也不是他的對手。

黃道周5歲就學於銅山崇文書院;11歲即善文章;14歲遊學廣東博羅,獲譽"閩海才子";18歲居銅山海中塔嶼耕讀攻《易》;20歲開始與靈通山結緣;23歲就開始致力講學著作。

他可是一位真正才富五車的才子,但是他也同樣對於這些經世之學一無所知。

黃道周站在那裡發愣的時候,不少官員已經把寫這本書的沈榜在心裡罵了個狗血噴頭了。不過也有些心思泛活之輩,想著回去之後,就要去買一套《宛署雜記》放在案頭,看看這本書里到底寫了什麼讓崇禎如此稱讚。

一直冷眼旁觀的禮部右侍郎錢謙益站了出來,上奏道:「臣以為陛下之言善莫大焉,為人父母當讓子女衣食無憂,為百姓父母官當讓百姓無饑寒之苦,為人臣者更不應當讓陛下煩惱於國事。」

幾乎和錢謙益同時站出來的翰林孫之獬,因為反應沒有錢謙益快,只好出聲附和了幾句。不過這也讓孫之獬對錢謙益也有了一些成見,覺得錢謙益搶了自己的風頭。

有了錢謙益的帶頭,傾向於崇禎的官員頓時壓倒了不想變動順天府官制的官員們。

隨後首輔黃立極也提出,把宛平、大興兩縣作為縣衙官制改革的試點,增設副縣,縣法官,國稅局三個新職位。

而順天府府尹之下,再增加兩名副手,一名專門管理京城之內的宛平、大興兩縣,而另一位管理京城之外的州縣,順天府府尹則負總責。

畢自嚴擔任順天府府尹,而王思任及原順天府同知升任為其副手。

解決了順天府的府尹人選問題之後,工部尚書吳淳夫這才提到:「出宛平縣西四十五里大谷山,有黑煤,又西南五十里桃花溝,有白煤。京城所用之煤大都來自於此地的民礦,當地人也稱其地為門頭溝。

由頭門村登山,數里至潘闌廟,三里上天橋,從石門進,二里至孟家衚衕,民皆市石炭為生。其地民礦多至100多座,雇傭礦夫從3、4人到2、300人不等。

不過西山作為皇家陵寢禁地,不少煤礦因為『與皇陵京師相近,恐傷風水'為由被封閉了不少。因此朝廷下令,所辦煤礦被限制在了宛平的小西山境內。

而此地官窯、軍窯和民窯比起來,數量就無法比較了。官窯所采之煤主要用於琉璃燒制,及宮內所用。不過從西山運煤入京,主要是車拉、畜馱和人背,運輸數量很難擴大。」

吳淳夫最後總結道,要想滿足京城百萬人的每日所用,一是要擴大採煤區域;二是要改革煤炭的運輸方式。

朱由檢從登基以來,還是第一次在朝會上聽到,一個有意義的提案。

他下意識的對著吳淳夫點了點頭說道:「吳尚書的說法非常好,煤礦勘探的地區要擴大,對於煤礦的管理也要跟上。

煤稅監的管理模式顯然不適合門頭溝煤礦的發展,朕以為工部應當設置一個專門管理煤礦開採的部門。對於煤礦,朝廷不能收完稅就當沒事了。

首先煤礦開採是一項有風險的工作,現在的煤礦究竟有沒有設置過安全措施?防止煤礦開採時出現山體崩塌的問題?

其次對於那些曠工,他們有沒有得到合理的報酬?難道朝廷每次都要等到,那些礦工擁進京城,填街塞路,持揭呼冤之後,朕才能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嗎?

萬曆三十一年西山窯主和礦工進京抗議,朕不想再看到。朕先說明,如果再發生相同的事件,管理煤礦的官員就要立刻下台問責。」 “屍斑!”樸叔忍不住驚呼出聲,他這一下子倒給孩子的父母嚇哭了,二話不說就要跪下磕頭,費了半天勁纔給他們勸的情緒穩定下來。

仔細地給孩子檢查一遍之後,心裏已經有了些眉目,孩子的父母焦急地問:“先生,怎麼樣?”

“如果我所猜不錯的話,這孩子應該是中了屍斑咒!”我長嘆一聲回道。

孩子的父母一聽我能看出是怎麼回事,就央求道:“先生,既然你能看出孩子得的是什麼病,就一定有治療的辦法,您一定要救救我這可憐的孩子啊!”

“你們不必這樣,濟世救人是我們修道人的本分,我一定盡全力,不過…”我有些爲難地說道。

他們一聽我說着說着不再言語便有些着急:“不過什麼!”

“這樣吧,要想解除這屍斑咒就必須要找出什麼東西引起的,所以一會要去發現孩子的地方看看。”我怕孩子的父母着急便說道,然後轉過身問樸叔:“咱家有沒有藥材?”

“別的可能沒有,藥材多的是,都需要哪些,多少劑量?”樸叔很有信心地說道。

我點點頭,看了看孩子,然後跟孩子的父母解釋說:“我先給孩子開個方子,能暫時保住孩子沒事,但不能徹底治癒。要想接觸這屍斑咒還得去那個寺廟看看。”

孩子的父母當然是千恩萬謝,我也沒有再說什麼。而是跟樸叔說:“金錢草30克,大青葉20 克,茵陳、大棗、板藍根各15克。虎杖、鬱金、澤瀉、豬苓各12克,柴胡10克。一天兩次,早晚各一次。”

樸叔拿出筆紙記下,便趕回家中取藥,我也沒有閒着,讓孩子的父親帶我去發現孩子的那個舊廟看看,按正常道理來講。即使是廢舊的道觀寺廟也是有神靈護佑的,孩子怎麼會在那中招呢?

在去的路上,我打聽了這個舊廟的情況。據說這個破廟叫將軍廟,以前香火很旺盛,經常有善男信女前來上香請願,後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將軍廟被一夥神祕的修士所佔。不再對外開放。

等到解放後,尤其是經過文化大革命的洗禮,寺廟也就變成了殘破不堪的樣子,而且晚上有人從寺廟旁經過會聽到狼哭鬼嚎的恐怖聲音,據說裏面還有一口巨大的棺材,一直都是村民不敢談及的話題。

等我們到達後,雖然是黑夜,但月光很亮。手裏還拿着手電,看的比較清楚。這是一個很大的寺廟。雖然現在殘破不堪,但依然可以看出以前香火很旺盛。

往門上看,被一個粗大的鐵鎖鏈鎖着,“這是?”我指着粗大的鎖鏈不解地問道。

孩子的父親有些害怕地解釋說:“以前這裏總鬧鬼,給當地弄的人心惶惶的,所以早在幾十年前就用鎖起來了,當時都傳裏面鬧鬼,說大將軍死不瞑目回來復仇!”

這我就不明白了,便不解地問:“那這孩子是怎麼進去的?就這四周的強都有兩米高,一個十來歲的孩子怎麼能上去?”

“先生,你跟我來。”孩子的父親說完就領我往寺廟的後面走,這時才發現在寺廟後面的院牆有一個狗洞,正好可以讓一個人通過。

“你幹啥?”孩子的父親蹲下身,作勢要往裏鑽,我急忙問道。

大佬們太寵妹妹了 “先生,咱們不是要進去嗎?”孩子的父親反問道,我這才明白他是要從這狗洞鑽進去!

他好像看出我的疑惑,便解釋給我,原來這寺廟鎖鏈的鑰匙在村裏的一個老人手裏,由於來的及也忘了去拿,兩米高的院牆,普通人也是不能跳上去的。

“抓住我的手!”我將一隻手按在他的肩上,然後氣運丹田,舌尖一頂上牙堂,縱身一躍,帶着他就跳上了兩米高的院牆。

站在院牆上往裏看,雖然月光明亮,但給人的感覺更加的陰森恐怖,就是那種慘白的滲人感覺!

我看這個樣子定是有古怪,也沒敢輕舉妄動跳下去,便站在牆頭默唸法訣開啓陰陽眼,開啓陰陽眼再往院中看,雖然沒有陰魂,但陰氣也很重,似乎還有妖氣!

而且現在的位置也看不清楚寺廟裏面的情況,要是我自己的話就跳下去查看了,但身邊還有一個人,萬一有什麼危險就不值了,還是明天白天再來看看。

“先生,怎麼不進去就回來?”孩子的父親有些不理解,爲什麼這先生站在牆頭呆立半天,然後就要回去,便問道。

我沒也打算瞞着他,便說:“這將軍廟裏面有蹊蹺,說不定有什麼妖魔鬼怪,如果貿然進去可能有危險,所以明天白天再來查看。”

等我們回去的時候,已經後半夜了,樸叔也已經將熬好的湯藥給孩子喝了下去,現在孩子已經醒了,不再是昏迷的狀態,身上的屍斑也消退了一些。

見孩子有所好轉,家人自然高興,但我卻樂不起來,這個方子只能暫時緩解病情而已,然後也大致跟樸叔說了一下情況。

我們商量好,明天九點在將軍廟門口碰面,之後便和樸叔回家了。到家後已經快凌晨三點,趕緊脫衣服睡覺,八點的時候才起牀,草草的喝了碗粥,便和樸叔前往將軍廟。

等我們到將軍廟的時候,面門口已經聚集了五六個人,有的是孩子的親戚,有的是聽說這件事來看熱鬧的,但其中有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很顯眼。

“你就是陰陽先生?”那個老者盯着我問道。

我微笑後行禮說:“正是,您老有何見教?”

“這將軍廟是我在幾十年前當村長時鎖上的,裏面出過很多邪門的事,輕易不敢打開,我看你年紀輕輕可有把握管這件事?”老者皺眉說道。

原來人家是不相信我的道行,我只好說:“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但爲了孩子的生命安全起見,怎麼也應該試試!”

似乎他沒有想到我能這麼回答,短暫的愣神後說:“嗯,爲了孩子,有什麼需要儘管提出來,我們會盡所有的力量協助你。”

“多謝多謝!”我緊忙抱拳說道。

老者走路都有些晃動,從衣兜裏掏出鑰匙很艱難地將鎖鏈打開,我一用力纔將廟門推開,伴隨着吱呀一聲,寺廟的正貌才顯露在我們面前。

我們一行人走了進去,先是在院子裏走了一遍,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當我們走進寺廟正殿的時候,發現在正殿的中央,有一口碩大的棺材!(未完待續。。)

ps:??聖誕快樂!感謝hkwmc的月票! 能從宮內管理的煤稅監手中,分享西山煤礦的利益,吳淳夫自然是大為欣喜。

「啟稟陛下,那麼煤稅監今後就歸屬於工部名下嗎?」吳淳夫趕緊確認道。

「不把煤稅監分成兩部分,一部分專門負責收稅事務,一部分專門負責開礦及礦工生活等事務。戶部派人參與管理收稅事務,而工部設置礦務局接管其他事務。

礦務局每年的開辦經費,年初制定預算,由戶部劃撥,不得向礦主私自收費。」

崇禎的話語頓時讓吳淳夫等工部官員興奮的心涼了大半,不能收費,這礦務局似乎就沒有什麼吸引力了。

吳淳夫退下后,感覺自己的後背都被汗水浸濕了。他簡單的上疏,居然引發了朝堂上的兩個大問題,這是他之前也沒有想到的事。

兩場激烈的爭論,讓吳淳夫精疲力盡。也因此,他放棄了繼續上疏,請調鄭芝龍所部北上運輸遼東軍糧的提案了。

吳淳夫退下之後,孫承宗提出了自己的上疏,原先在京城東城智化寺附近的武學,地方狹小,且房舍破舊,用來作為軍官培訓學校顯然不夠用。

朱由檢只是想了想,便回到:「自古以來,軍隊就是戰爭兇器,軍民混雜而居,則軍心士氣都會大大衰退,和常人無異。

不管是新軍還是陸軍軍官學校,都不應該設置在京城之內。之前不是說過,要學習引進西洋築城之術嗎。

朕看在京城之外,擇一空地,以西洋之法修築一座要塞。一可衛護京城,二來就作為軍校和新軍軍營之用,不是兩便嗎?」

袁崇煥立刻上前奏道:「臣以為,京城西南的盧溝橋是南下的要道,不如在橋東建城,以扼守京畿西南咽喉之地。臣在遼東,修築城池經驗豐富,願充任該城監造官。」

朱由檢詢問了下盧溝橋的位置之後,便說道:「盧溝橋位置雖然重要,但是距離京城太遠,不能和京城成犄角相守之勢。朕以為,不管是軍校還是新軍,離開京城不要超過一日的路程。

盧溝橋和京城之間的丰台,距離京城不足一日路程,正為合適。朕看新城就設置在丰台好了,至於監造官嗎?朕覺得還是換一種方式比較好。

之前朕不是說過,要讓京營不適合上戰場的軍隊退役,然後改成專門修建道路、橋樑、建築的公司嗎?這座新城就作為新規則的試點好了。

工部的工匠和西洋築城師聯合勘探丰台地形,然後設計要塞圖紙,工部制定物料定額及預算,戶部進行審核撥款,袁主事就負責驗收要塞的質量好了。」

聽到工部可以插手要塞修建的工程,吳淳夫頓時提出以何士晉編製的《工部廠庫須知》為基礎,作為預算定額使用,以此來計算要塞的預算。崇禎詢問了幾句之後,就認可了。

接著是黃立極提出的,內閣及六部權責初步釐定方案。方案內容大致和崇禎對他單獨會見時談的方案,沒有多大變化。

方案強化了內閣的權力,讓六部中除了兵部、刑部之外的部門,直接從屬於內閣的管理。

身為吏部尚書的徐光啟,早就看過了這份方案,他自然不會站出來反對。而六部之首的吏部尚書不反對,吏部其他官員自然不敢站出來反對。

而有能力和內閣掰手腕的,按照權力只有吏部、戶部、兵部三個大部,還有便是得到皇帝信任的各部尚書。

現在內閣的改制,只是針對吏部、戶部、工部、禮部四部,吏部不出聲,工部尚書吳淳夫在一邊觀望。

戶部尚書郭允厚正在衡量利弊,根據這份方案,吏部、戶部尚書將會直接入閣,所以看起來戶部要明確的接受內閣管理,但是也相應的擴大了權力。

禮部尚書來宗道發覺如果自己不出聲,這份方案就要毫無阻礙的通過了,這麼一來禮部就從排名第三的部門,成為了和工部並排的后兩部之一了。

來宗道不得不小心翼翼的上奏道:「陛下,如此一來,內閣的權力大為增加,豈不有違太祖廢除丞相設置六部的本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