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嗯……啊?什麼聽到了?我什麼也沒聽到啊……”一慌神被老爹給詐出來的薛玥瑩趕緊改口否認道。


“你個丫頭片子就忽悠你爹吧!”薛鴻飛實在是拿他這個寶貝閨女沒招,但還是氣不過的責怪道:“年紀輕輕的不學好,學的和個農村婦女似的趴牆根了!”

“哎呀爸,誰……誰趴牆根了,人家就是路過不小心聽了兩耳朵嘛,再說了,誰讓你聲音那麼大的……”薛玥瑩撅着小嘴倒打一耙道。

“你啊,怎麼一點都不像我呢!”薛鴻飛無奈的搖了搖頭。

“嘻嘻,這我哪兒知道,遺傳基因沒遺傳好唄……”薛玥瑩見她老爹不再追究笑嘻嘻的口齒伶俐耍起了貧嘴。

薛鴻飛憐愛的白了女兒一眼:“你瞧瞧你,大大咧咧哪還有一點女孩子的樣子,看以後誰敢娶你!”

“嘿嘿,沒人娶大不了當個老姑娘唄,在家裏陪着您和老媽,有吃有喝的多好啊……”薛玥瑩樂呵呵的笑着,腦子裏卻閃現出劉猛壞笑的樣子,鬱悶的搖了搖小腦袋,但無論如何都揮之不去。

“想啥好事呢,我和你媽老了還指望你養老呢,你倒好,現在就打算啃老了……”薛鴻飛說着忍不住疼惜的捏了捏女兒白皙的臉蛋。

“哎呀爸,這是單位,不是在家裏……”薛玥瑩趕緊掙脫開老爹的“魔掌”,唯恐被同事發現了,左右打量了一番,突然又神祕兮兮的問道:“嘿嘿,爸,你剛纔是不是給咱們北原省公安廳廳長打電話啊?”

“你打聽這個幹什麼?幹好你的本職工作,沒事別瞎打聽!”薛鴻飛也發覺剛纔的動作有些太過親暱了,很快恢復了往日公安局長的威嚴板着臉道。

“嘁,你還騙我,爸,我昨晚就聽到了……”薛玥瑩撇了撇性-感的小嘴不再理會不給自己透露絲毫內情的局長老爹。

薛鴻飛和薛玥瑩父女倆再次回到刑警大隊的辦公室的時候,周堅已經給李小婉重新做完了筆錄,薛鴻飛不放心的拿過去仔細看了一遍才點了點頭,看着李小婉問道:“姑娘,你確認這次沒問題了?”

“嗯……沒……沒問題了……”李小婉乖巧的點了點頭,轉而又不放心的帶着哭腔囁喏道:“局……局長,我這樣做是不是要被抓去坐牢啊?”

“不是我說你小姑娘,你說你瞎折騰什麼,我們的民警每天有很多警情需要處理,你這不是浪費大家的時間嗎?”薛鴻飛嚴肅的批評道,一旁的薛玥瑩小嘴又是一撇,心說你就裝吧局長老爸,我就不信你會忍心把這麼一個梨花帶雨我見猶憐的空姐抓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局長……我錯了……”李小婉輕聲啜泣着道着歉。

“算了,念在你是初犯,這次先不追究了,但以後一定要注意,做什麼決定之前一定要考慮清楚。”果然不出女兒所料,薛鴻飛確實只是在做做樣子。

“謝謝您局長……謝謝……”李小婉擦了擦眼角的淚水不停的道着謝。

薛鴻飛又安撫了李小婉幾句,對周堅命令道:“既然這樣,老周你抓緊去看守所跑一趟,把犯罪嫌疑人放了吧。”

“是!局長!”周堅身子一正應聲道。

這時薛玥瑩小眼哧溜哧溜轉了兩圈,接過話頭道:“呃……那個薛局長、周隊長,我看這個艱鉅而又光榮的任務就交給小的吧……”

“這……”周堅拿不定主意的望向了謝鴻飛。

“哼,既然你的工作積極性這麼高,那就由你負責完成這個任務吧,不過別怪我沒提醒你哈,最好別出什麼幺蛾子,不然看我怎麼收拾你!”薛鴻飛慈愛的望着和自己打着官腔的女兒吩咐道。

“是!保證完成任務局長大人,嘿嘿!”薛玥瑩興高采烈的衝自己的局長老爹敬了個標準的軍禮。

“我一會兒市裏還有個會,抓緊執行吧!”薛鴻飛想起自己今天上午還有個市委常委的例會,說完離開了刑警隊辦公室。

薛玥瑩笑眯眯的拉着剛停止哭泣的李小婉的手安慰道:“哎呀,你別聽他的,他那是在故意嚇唬你呢,什麼事都沒有,走吧,咱一塊去接那個大壞蛋去?”


“啊?不……我不去了……我下午還有飛行任務,回家收拾收拾得去機場了……”李小婉慌張的推脫道,她這個女友可是個冒牌的女友,一見到劉猛就得被揭穿,她可不想經歷那尷尬的場面。

“呃……那好吧,我先送你回家……”薛玥瑩沒有多想,開着車將李小婉送回了家,剛停下車,聽見動靜的李有福就從院子裏走了出來,張口便罵:“你個死丫頭還知道回來,我還以爲你死到外面去了呢!”

“你怎麼說話呢?再滿嘴噴糞信不信我把你銬起來?”薛玥瑩實在看不慣李有福連自己的親閨女都能賣的卑劣行爲,下車冷聲呵斥道。

“哎呦美女警官……您瞧我這嘴……我和我女兒鬧着玩呢……嘿嘿……”李有福一見身穿警服的薛玥瑩頓時慫了,說着裝模作樣的抽了自己一個大嘴巴子。

“哼……”李小婉懶得搭理他,和薛玥瑩道了聲別冷哼一聲進了院門。

“我警告你哈,最好給我老實點,再敢欺負小婉,看我怎麼收拾你!”薛玥瑩嬌斥着警告道。

“嘿嘿,是是……請美女警官放心……”李有福點頭哈腰的應承着,突然想起自己的“金主女婿”劉猛趕緊打探道:“美女警官,您看什麼時候能把我女婿放了?”

“你的臉皮怎麼這麼厚啊,人家承認是你女婿了嘛,你就一個勁的往上生撲,就不怕熱臉貼了個冷屁股?”薛玥瑩厭惡的奚落道。

“嘿嘿,沒事,他屁股再冷也扛不住我臉熱啊,早晚給他捂熱了……”李有福繼續“厚顏無恥”的笑着。

“你……我……懶得搭理你!”薛玥瑩實在是無語了,指着笑呵呵的李有福想罵又罵不出口,氣得跺了跺小腳打開車門上了車。

“哎……美女警官,到底啥時候放我女婿啊?他是被冤枉的……”李有福見薛玥瑩啓動了車子要走趕緊追問道。

薛玥瑩沒有理會他,狠狠的打了把方向盤拐了個彎轟鳴着警車離開了,李有福氣呼呼的罵了句娘返回了家裏來到女兒的屋門口,一推門發現被從裏面反鎖了,不停的拍着門喊道:“李小婉,我警告你哈,趕緊去公安局撤訴,我女婿要是在監獄裏遭了罪捱了欺負,看我怎麼收拾你!”

李小婉將頭蒙在被子裏,痛苦的捂着耳朵,這個家她是一分鐘也不想待了,李有福咋呼了半天見女兒不搭理他,自討沒趣揣着兩三千塊錢出去逍遙自在去了……

濱城市第一看守所,劉猛躺在牀上正享受着豁牙子的按摩呢,突然監房的鐵門被打開了,管教冷聲喊道:“劉猛,出來!”

一旁的薛玥瑩看着劉猛在號子裏過着神仙般逍遙自在的小日子心裏那叫一個氣啊,恨不得衝進去抽犯賤給劉猛按摩的豁牙子倆大嘴巴子,劉猛嘴角劃過一抹微笑,擺手示意豁牙子停下來,起身意味深長的看了刀疤臉一眼:“哥們我要出去戴罪立功了……”

在衆犯人驚愕的眼神中,劉猛大搖大擺的來到監房門口,薛玥瑩眯縫着小眼在劉猛身上掃了掃沒好氣的揶揄道:“看來你的小日子過得挺滋潤啊……”

“哎,沒辦法,獄友們太熱情,盛情難卻啊……”劉猛一副“無奈”的表情,說着搖了搖頭。

“是嗎?要不再在裏面享受一段時間?”薛玥瑩咬牙切齒的瞪着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劉猛,恨不得上去踹劉猛一腳。

“咳咳,我是個守法的公民,一切服從法律的判決。”劉猛假咳兩聲回道。

“切,你就裝吧!少囉嗦,快點跟我走!”薛玥瑩嗔怒的白了劉猛一眼命令道,這時監房裏的刀疤臉突然叫了劉猛一聲:“兄弟……”

“那個,你先等我一會兒薛大警花,我和兄弟們告個別。”劉猛說着轉身返回了監房。

薛玥瑩聽完劉猛的話氣直樂,心說,這個臭男人還是那麼能裝,進來還不到一天呢,還告個別,再說了這裏面能有啥好鳥,還兄弟,狐朋狗友臭味相投還差不多!

“什麼事哥們?”劉猛疑惑的來到刀疤臉王斌身旁。

“我想拜託你一件事……”刀疤臉王斌沉默了一會兒,終於下定決心擡頭看着劉猛道,通過他的觀察,他相信劉猛是個值得託付的人。

“什麼事,你說!”

“我的情況你是知道的,十有八九難逃一死了,這是我應得的懲罰,我沒什麼好抱怨的,我只有一件事放不下,那就是我兒子,我父母都去世的早,兒子還小,現在只能待在兒童福利院,我不求他這輩子大富大貴有多大出息,只想他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我死了之後你能幫我常去看看他嗎?最好給他找個好人家,別像我一樣……”刀疤臉王斌話沒說完淚水已經盈滿眼眶,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極度渴望的望着劉猛。 第067章 哥去學雷鋒

“沒問題,我會照顧好他的。”劉猛點了點頭問了一句:“你兒子叫什麼?”

“王小強,今年八歲,現在在濱城市兒童福利院……”刀疤臉王斌將兒子的詳細信息告知了劉猛。

“好,我記下了!”劉猛應了一聲,停頓了一會兒擡手拍了拍王斌的臂膀勸說道:“我可以保證你兒子吃飽穿暖不被別人欺負,但永遠扮演不了父親的角色,你還是要好好的活着,雖然我對刑法不太瞭解,但像你這種情況生還的機率還是很大的,哪怕先判個死緩,以後在監獄裏好好改造,起碼給孩子一個念想!”

“哎……”王斌苦笑着搖了搖頭:“誰知道呢,聽天由命吧,這些已經不是我所能決定的了!”

“你託付我的事情我一定會幫你辦的,不過我還是要多一句嘴,記住,你以後不單單是爲自己而活,更是爲你兒子而活!”劉猛繼續給刀疤臉王斌灌輸着生的意識,試圖喚醒其對生的渴望,因爲一個絕望的人,連上帝都救不了。


“嗯,大恩不言謝兄弟,我王斌如果有來世,做牛做馬報答您!”王斌盯着劉猛一字一句道,牙咬着嘴脣,強忍着沒讓眼裏的淚水溢出來!

“我只相信這輩子的事情,要想報答我那就好好活下去,爭取早日從這兒走出來!行了,我走了,你珍重!”劉猛撂下一句話走出了監房。

刀疤臉王斌愣怔的站在原地,望着劉猛的背影嘴脣猛烈的顫抖着,終究還是沒有控制住,兩行渾濁的淚水流過堅毅的臉龐,無聲的滴落在冰冷堅硬的水泥地上,腦海中充斥着劉猛的話語,在心裏默唸着:對,就是爲了兒子,自己也要活下去!

“看來你和那個刀疤臉感情挺深啊,一夜的功夫,整的眼淚汪汪的,就差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了,你們不會是那啥吧?”一直在監房門口觀望薛玥瑩不懷好意的看着劉猛調侃道。

“哪啥啊?”劉猛挑了挑眉頭瞟了暴力小警花一眼。

“切,你就揣着明白裝糊塗吧,就是那啥!”薛玥瑩小嘴一撇,她纔不相信劉猛不懂自己的意思呢。

“你不說明白我可不就糊塗咋的,我說咱能不能不玩深沉啊薛大警花,有啥話就直說,一會兒那啥一會兒這啥的,累不累啊你?”劉猛確實是在揣着明白裝糊塗,只不過是裝的境界高深罷了。

“我……你說你笨不笨啊,就是基佬搞基!”薛玥瑩打量着劉猛童叟無欺人畜無害的表情還以爲他真不懂呢,索性挑明瞭說,說完俏臉上帶着一抹玩味的笑好奇道:“喂,你們不會一夜的功夫就搞上基了吧?”

“哎呦我靠,我說你的小腦袋裏整天都想的是些啥亂七八糟的東東?”劉猛無奈的搖了搖頭加快了步伐:“別說你是來找我的,我可丟不起那臉!”

“你……你混蛋劉猛!”薛玥瑩這纔回過神來,自己又被劉猛擺了一道,追上前去就要教訓劉猛,突然想起一旁的看守所管教,強忍着胸中的怒火,高聳的胸部隨着步伐加重一抖一抖的,似乎在抗議着主人的不滿。

走出看守所,劉猛擡頭眯縫着眼望着皚皚白雪反射下刺眼的陽光,被涼颼颼的西北風一吹下意識的裹了裹衣領,待薛玥瑩打開車鎖,輕車熟路的拉開副駕駛的車門坐了進去。

“哼,你倒是一點都不客氣哈?”薛玥瑩坐進駕駛座,沒好氣的白了劉猛一眼。

“這有啥好客氣的,你不就是來接我的嘛,這是你的職責,我要是不主動點,你完不成任務回去咋交代?”劉猛儼然一副哥是爲你着想的樣子。

“你……行……”薛玥瑩恨得牙根直癢癢,卻找不到什麼話反駁劉猛,氣呼呼的頓了頓小腦袋,啓動了車子駛離了看守所。

“對了,我的手機呢?”劉猛看着仍舊沒消氣的薛玥瑩問道。

“在工具箱裏,自己拿!“薛玥瑩頭也不回的回了一句,猛地踩了腳油門發泄着自己的不滿與憤怒。

劉猛從工具箱的證據袋裏取出自己的手機,開了機後第一個電話就打給了凌國威,如果他沒猜錯的話,一定是凌國威將自己保出來的,總得表示一下吧,電話響了兩聲就被接通了,手機裏傳來凌國威威嚴的嗓音:“你小子出來了?”

“嘿嘿,出來了,我就知道是您老人家打的招呼,謝了哈老凌!”劉猛嘿嘿一笑回了一句。


“哼,你個臭小子還笑的出來,別謝我,我可沒幫你,是人家女孩主動撤訴的,不然我也救不了你!”凌國威沒好氣的回道。

“哎,一言難盡啊老凌,家裏的事情亂七八糟的,還不如在你那兒逍遙自在呢!”劉猛無奈的嘆息一聲,他說的確實是實話,在國安局自己就相當於是一個殺人的機器,只要完成任務即可,但現實生活中總有各種各樣的無奈,而且你也不能動不動就殺人吧!

“行了行了,就算你有一千種理由,也不能幹違揹人家女孩意願的事情,自己的屁股自己好好擦乾淨!”凌國威沒工夫和劉猛扯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話題一轉問道:“我讓你找的人找的怎麼樣了?”

“這不一直幫您找着嘛,您交代的任務哪兒那麼容易!”劉猛說着伸手摸了摸衣兜,想抽支菸,但摸了半天也沒摸到,這時薛玥瑩從工具箱裏掏出煙和打火機扔給了劉猛,劉猛遞了個感激的眼神,掏出一支叼在嘴裏,點燃後舒爽的吸了一口。

“嘁……”薛玥瑩並不買賬,用餘光掃了一眼劉猛嘴裏叼着煙瀟灑的樣子不屑的揚了揚紅脣,小耳朵則好奇的聽着劉猛通話的內容。

“別和我扯那麼沒用的,抓緊找,另外你小子在濱城給我悠着點,別動不動就沾花惹草!”凌國威想起自己鍾情於劉猛的寶貝兒女兒不忘敲打道。

“呃……冤枉啊老凌,我你還不瞭解,身爲標準的社會主義五好青年,怎麼會幹那種事!”劉猛吐了口煙氣吊兒郎當的“委屈”道。

“打住打住,你是哪種人我最清楚,我還用事先掛了!”

劉猛聽着手機裏的盲音無奈的搖了搖頭,轉頭認真的看着暴力小警花突然問道:“薛大警花,我看起來像色-狼嗎?”

“不像!”薛玥瑩搖了搖頭,劉猛對薛玥瑩的回答相當滿意,正欲感激涕零的道謝呢,只聽薛玥瑩又補充道:“因爲你就是個色-狼!”

“我……靠”劉猛聽完氣得將燃盡的菸頭彈出了車外,不再言語。

薛玥瑩很享受劉猛被氣得無言以對的感覺,在她的印象中這還是劉猛第一次屈服於她呢,之前的鬱悶一掃而光,好奇的用餘光瞟了劉猛一眼,笑眯眯的打探道:“喂,你剛纔和誰打電話呢?”

“一個朋友。”

薛玥瑩窮追猛問道:“什麼朋友?”

“普通朋友!”劉猛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切,誰信啊,我看不普通……”薛玥瑩俏臉上寫滿了不信,但沒有追問下去,因爲她瞭解劉猛的性格,只要他不想回答,自己怎麼糾纏這個臭男人都不會就範的。

劉猛突然想起凌國威說是女孩自願撤訴的,不動聲色的套着暴力小警花的話:“怎麼這麼快就把我放出來了,我還打算在裏面再多清淨幾天呢……”

“唉,我說你是不是犯賤啊?”薛玥瑩果然上了劉猛的當,奚落了劉猛一番然後道:“要不是那個叫李小婉的空姐哭着喊着說自己是自願的,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哼!”

“奧……”劉猛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不禁對李小婉涌起一股感激之情,但心中更多的是愧疚。

“咦,對了,你是不是認識公安廳長?”薛玥瑩又好奇的問了一句,這個問題一直縈繞在她的小腦袋裏,問她老爹她老爹也不說,只好來詢問當事人了。

“公安廳長?不認識……”劉猛有些心不在焉的搖了搖頭,他現在正思索着如何補償李小婉呢,雖然已經給了她那無良老爹二百萬,但在他眼裏有些東西是無法用金錢衡量的。

薛玥瑩小眼睛哧溜轉了轉,根本不相信劉猛的話,心裏暗道,哼,你個大壞蛋就裝吧,沒關係人家會專門打電話幫你打招呼,你以爲你是誰啊,臉比屁股還大!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薛玥瑩無精打采的問了一句:“去哪兒?”

“去兒童福利院吧!”劉猛本打算讓薛玥瑩先把自己放下的,他不太願意和這個脾氣和身材一樣火爆的小警花多待,但一想起刀疤臉王斌的囑託改口道。

“兒童福利院?去那兒幹嘛?”薛玥瑩疑惑的看了劉猛一眼。

“廢話,當然是去看孩子了,難不成還能去泡妞把妹子啊!”和這個神經大條的小警花談話劉猛也漸漸的習慣了口不擇言。

“切,你倒是想泡,別好了傷疤忘了疼哈,下次就沒這麼好運了!”薛玥瑩繼續奚落道,話語間摻雜着那麼一絲絲醋意,拐了個彎朝濱城市兒童福利院的方向駛去再次好奇的忍不住問道:“喂,到底去幹嘛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