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喬丞相見喬墨兒不喊他爹爹,頓時拉下了臉來,但是大夫人看出了喬丞相在生氣,“本來就是我認的女兒,喊你喬丞相自然也是正常的,高高興興的日子,可別耷拉個臉給別人看。”


喬丞相點頭,接過喬墨兒和韓雲熙的茶,一手一口,喝完立刻放到嫣然盤子中。

“這茶也喝了,賞錢也發了,夫人我們早些回房休息去吧。”

大夫人喝完茶,給了賞錢,同喬丞相一同離開了祠堂,“也是,守歲是孩子們的事情,我們就不摻和了。你們若是累了,也早些回去。”

“恭送父親,母親。”

大家作揖送走了喬丞相和大夫人,收到賞錢的喬亦珂搶了哥哥妹妹們的紅包,一個個的看到,“我看看爹爹和孃親有沒有偏心,你們賞錢果然同我的一樣多。”

“二哥哥,還給我。”

喬媚兒和喬心兒追着喬亦珂要紅包。

“來搶啊,搶到就是你們的。”

韓雲熙讓無拴拿來幾個紅包,讓喬墨兒發給他們。

“三姐姐,墨兒姐姐那有紅包,我們去領一個吧。”

喬媚兒拉着喬心兒去取紅包。

喬涵兒和春蘭正準備離開,看喬墨兒在發紅包,倒想看看她能發出什麼來?

喬媚兒和喬心兒拿到了紅包,裏面居然是一個金葉子,這金葉子可值一千兩白銀啊,韓雲熙真的是大手筆。

“我的天哪,三姐姐,我沒有看錯吧,是金葉子。”

“沒有看錯,四妹妹,這可比二姐姐給的值錢多了。”

喬心兒和喬媚兒偷笑着,就連楊碩還有嫣然一笑都有,就是沒有發給喬涵兒。

春蘭也是心動了,她也想要一張金葉子,可是她好像剛來的時候,就已經得罪了喬墨兒,這下肯定沒有她的份兒。

喬涵兒不屑一顧,正準備離開,喬墨兒喊住了她,“涵兒妹妹,這紅包你受之有愧,畢竟在王府過日子,還是拘謹點兒。”

“雲墨姐姐說笑了,我是喬墨兒,也是耿王妃,王府的月銀夠花了,這紅包我收下了。”喬涵兒接過喬墨兒遞來的紅包,“春蘭,這就給你當新年賞錢吧。”

春蘭接過紅包,感謝喬墨兒給的賞錢,其實她並不知道,當她回去的時候,看見裏面只是一個鐵梳子,估計會氣的那臉是要多黑有多黑。

“雲墨,謝謝你。”

嫣然和一笑拿着賞錢感謝喬墨兒,“不用謝我,要謝就謝我相公,雲心先生。”

“謝謝雲心先生。”

“不客氣。”

無拴拿着賞錢去找嫣然,“嫣然姑娘,新年裏沒有什麼東西送給你,就把我們少爺送的紅包轉贈給你,希望你不要嫌棄。”

誰會嫌棄一千兩多,更何況是這麼好看的金葉子,嫣然羞答答的接過金葉子,“謝謝你,無拴。”

“無拴可真大方啊,你一年估計也就這一次賞錢,他都給了嫣然,想必他很是喜歡嫣然。”

喬墨兒挽着韓雲熙離開了祠堂,“夫人又錯了,無拴每月俸祿還是不錯的,所以你完全不用擔心無拴會不會餓着嫣然。”

“我很放心,我有一個這麼多金又帥氣的相公,我有什麼好擔心的!對我都不差,對小廝丫鬟肯定也不差。”

翌日,喬涵兒摸索着重回了喬府,畢竟是大年初一,府上也沒有人出沒,這才讓喬涵兒天衣無縫的回到了喬府。

老規矩說大年初一躲家裏,來年禍禍全沒有。

“二小姐別怕,老奴已經打發走了附近的丫鬟,小廝,這會兒沒有人能發現是二小姐你回來了。”

“隋媽媽,一切都麻煩你了。”

“二娘子對我好,我自然要事事爲二娘子着想,如今二娘子不在了,照顧二小姐也是老奴應該的本分。”

另一邊的喬墨兒同韓雲熙躲在喬府也沒有出去串門,倒是喬亦珂,他往年都喜歡溜出去玩耍,這一次也沒有例外。

都二十歲的公子哥兒了,還被爹爹抓住,在院子訓斥着。

倒是又過了一天,皇宮裏傳來聖旨,通傳喬丞相還有韓雲熙一同進宮面聖,家眷可隨同一起。

“墨兒,你去過皇宮嗎?”

“沒去過,聽說很大,但是爹爹從來沒帶我去過。”

“我帶你去看看。”

韓雲熙說要帶喬墨兒去看看皇宮,上一世的喬墨兒在皇宮裏可是立下了大功,這一世,若是帶着喬墨兒一同進宮,或許能提前立功,好向皇上討要一個免死金牌。

至於爲什麼要這個免死金牌,當然是有後用的,畢竟上一世想害喬墨兒的人太多了,喬墨兒在明,害人的人在暗,當初墨兒懷孕流產的時候,皇宮裏的人也是下了不少功夫。

這一世,韓雲熙一定要讓喬墨兒不僅順利的把孩子生下來,還要讓那些曾經害過墨兒的人,通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好。” 皇宮。

“聽聞宮廷畫師雲心先生回來了,三公主,你要不要去看看啊。”

皇宮裏的三公主,長的水靈,樣貌也不醜,自小生在皇家, 誘妻入懷之編劇小萌妻

“今兒是大年初二,我要同母後去看望外祖母,雲心先生既然回宮了,自有時間可以看的到。”

快穿之打臉白蓮花 是,奴才多嘴了。”

“三公主,雲心先生還帶了一個姑娘一起進了皇宮,聽聞這姑娘還是雲心先生即將娶進門的妻子。”

三公主對奴才說的話,表示事不關己,繼續畫着眼妝,“娶媳婦是男子的家常事,與我也沒有多大關係,不過這姑娘能被雲心先生這麼大方的帶進宮裏,我們自然要好好招待招待她。”

“奴才明白該怎麼做。”

“知道就好,可別弄出了人命,畢竟這是在皇宮,又是新年裏,沾血了可就晦氣了。”

太監心中自有定數,出了三公主的殿門,便招呼人把皇宮裏的‘瘋子’給放了出去。

韓雲熙因爲被皇上單獨召見,便讓喬墨兒留在他的寢殿等他回來。

前腳韓雲熙剛走,後腳喬墨兒放鬆警惕,沒有回頭看來人,笑着說:“是不是忘記帶什麼走了?”

只見後面來了一個女瘋子,用綾布勒住喬墨兒的脖子,“還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還給我。”

喬墨兒不吃力,她卻遲遲沒有辦法掙開綾布。

於是喬墨兒藉助桌拐的力量,用腳勾住桌拐,雙手拿住綾布,往後一倒,從側面穿了出來。

女瘋子見喬墨兒逃出來,不停的用綾布追打着喬墨兒。

直到二人跑到帶有糕點吃的桌子邊,女瘋子才停止了行動,“核桃,有核桃吃,懷兒最喜歡吃的就是核桃。”

女瘋子做到桌子邊,把核桃一顆一顆的放進自己的懷裏,“我要多拿點兒,給我的懷兒吃。”

喬墨兒看她這麼癡呆的樣子,像是被人下了什麼藥,於是試探性的將桌子上的東西推給她。

“你要是喜歡,我待會讓人給你多備點兒核桃。”

女瘋子見喬墨兒動她的盤子,伸手打開了她的手,“你給我走開。”

“我不搶你的吃食,你不要害怕。”

這句話無非又是激怒女瘋子的導火-索,只見她咆哮着說:“騙子,全都是騙子,懷兒那麼小你就把他同我分開,你說不搶我吃食,爲何還要侮辱我……”

喬墨兒沒有辦法讓她安靜,自己因爲懷孕,做什麼都不方便,更別提用武功收拾她了。

“我沒有。”

“你就有,你還我清白,還我的懷兒。”

婦人發了瘋似的抓住喬墨兒的手咬去,還好無拴聽韓雲熙的話,早點回來照顧喬墨兒,這才阻止了個悲劇發生。

“無拴,休要傷她。”

喬墨兒伸手攔住要打婦人的無拴。

“夫人,對不起,我不知道會弄傷你。”

無拴本想教訓婦人,卻不曾想自己誤傷了喬墨兒。

“沒什麼大礙,今日之事你不要同雲心說就好。”

喬墨兒揉了揉手上的傷,放下袖子去看那個已經嚇壞了的婦人。

她躲在在桌子底下,哭着喊着說:“你不要再逼我了,我不會嫁給你的!”

“你別怕,我不是壞人,你要吃什麼,我都可以安排人給你去準備。”

喬墨兒蹲在她身邊,慢慢的安撫她。

“真的嗎?”

“沒錯,我不會傷害你的。”

喬墨兒牽起婦人的手,拉着她出了桌子底。


“我想吃核桃,我能帶點兒回去給我的懷兒嗎?”

婦人膽怯的說道。

“可以,不過光吃核桃不管飽,我讓他們給你準備些熱食如何?”

“你真好,待我見到我的懷兒,我一定把他介紹給你認識。”

首席強制愛:獨寵迷糊小嬌妻 好!”

無拴尋來一些吃食,喬墨兒挑了點兒遞給婦人,還特意盛了一碗熱粥給婦人。

“慢點兒吃,吃多久我都陪你一起。”

“好。”


婦人接過碗,吹呼着熱粥,“你叫我婉娘就好。”

安靜下來的婉娘,似乎沒有之前那般無理取鬧了,說話間也多了些端莊大方。

“婉娘好。”

“我的病時好時壞,剛剛沒有嚇到你吧!”

婉娘放下碗,輕輕的掀起喬墨兒的衣袖,“都把你給咬傷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沒什麼,都是小傷,沒有什麼大礙。”

喬墨兒安慰婉娘,誰知道這一下又把婉娘給激怒了,“什麼小傷,什麼沒有什麼大礙?你和他們都是一夥兒的,你肯定是不懷好意!”

婉娘說完又掏出頭髮上的髮釵,朝喬墨兒刺去,千鈞一髮之時,韓雲熙回到了寢殿,他見有人傷害喬墨兒,立馬衝到喬墨兒身邊護住他。

那銀釵就這樣從他的背上滑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