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喏,還你!”最後把揹包扔給他,算是我厚道了,眼前這種情況下。我也不會自私的把他的東西都私吞了。


他是看到我小動作了,倒是沒有說什麼,其實他也不是小氣的人,對他印象也提升了一點。

“我要作法讓他們醒過來!”殷祈說完就在揹包裏拿出兩面陣旗,他這是要當場開壇作法了。

但他的話才說完,就發生轟轟的響聲,最後碰地一聲,火車像癱瘓了一樣,停止了行駛。

嘻嘻哈哈哈哈咯咯…………車外猛然響起了陣陣古怪、讓人聽了毛骨悚然的鬼笑聲,我心裏直髮顫。

望車窗外一看,頓時嚇傻了,密密麻麻地一大堆扭曲的鬼臉貼在車窗上,它們用身體撞擊着車身。就是不得入。

嚇得我打消了原本要下車逃命的念頭,這一下車,那非得被鬼撕死啊!

腫麼破?我牙齒直打顫,但很意外我這次沒有再嚇得腿軟,再恐懼,也比之前見鬼好多了。

“季小姐,你要記住咒語。”殷祈把匕首的咒語唸了一遍。

我咬牙點頭了,記不住的話,我死得更快。可我也覺得奇怪,靳夙瑄是鬼,可以輕易地飄出車窗,但這些鬼卻像受到限制一樣,無法破窗而入。就問道:“這些鬼都進不來?”

“有人在車身周圍佈下防鬼結界,整個車身都被結界籠罩住,所以那些鬼物一時半刻是進不來,但結界已經越來越薄弱了,怕是撐不了多久。”殷祈說道,心裏也在苦思着能保全這麼多條性命的良計。

“防鬼結界!”這讓我想到了靳夙瑄,難道他就是察覺到了,所以就跑出來佈下防鬼結界?爲了拯救車上衆多條性命?

我越想越覺得有這個可能,心裏多了幾分着急,心頭亂糟糟的,竟只想着靳夙瑄不能有事。

“不行了,我去引開鬼物!你去把火車開離這裏,記住直開,遇到轉彎的路徑也只能直開,不要管,因爲那是鬼物的障眼法。”殷祈臉色凝重地告訴我。

我好像在他身上看到了視死如歸的氣勢,但,我暈!我哪裏會開火車?

“你就不怕你一出去,有了缺口,就讓鬼趁機進來?”這也是個問題。

“沒事,我使用陰陽匿形穿物術。”殷祈說完就拿出一張紅色的符紙咬在嘴裏,對着自己身體的幾處大力點了幾下。

然後,我眼睜睜地看着他一個大活人像無實體的鬼一樣穿過車窗,我只想說的是他未免太偉大了吧?或者被滿腦的正義感衝昏了頭腦?自己跑去對抗這麼多惡靈,爲了不讓這一車的人都喪命。

我也不敢多耽擱,就跑到車頭駕駛室,這司機眼睛暴睜,臉色青白,嘴巴張得極大,看起來就是被活活嚇死的。叉土估劃。

再看,車頭果然同樣貼滿數不清的鬼臉,難怪會把司機嚇死!我吃力地把他的屍體拖下駕駛位,顧不得那是死人坐過的,就坐了上去。

要怎麼開?我猜測前面這手柄就是可以控制速度的。

我用力一掰,火車居然真的動了,向前緩緩開行,但因爲被太多鬼物擋路,也無法開出多少。

“我艹!再不滾開,我撞死你們。”我見鬼物對着我張牙舞爪,越圍越多,害怕之餘又特不爽!

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用力拉着手柄,車身一震,猛力一衝,居然把鬼都撞得飛開了。

一飛開又撲過來,源源不斷,我就拼命地拉扯着手柄,但結果悲催了,整個手柄居然被我別掰斷了,嗚呼哀哉!

這時,車窗的玻璃出現了破裂的跡象,我知道結界撐不住了,趕緊閃開!果然,碰地巨響!車窗玻璃被撞破了,玻璃碎片四處飛濺。

滾滾不絕的鬼物涌了進來,全都往我撲來,我的血液頓時凝固了,雙腿沉重得如灌鉛,無法動彈……… “娘子,閃開!”就在這萬分驚險之時,一道熟悉而擔憂的聲音響起,緊接着手臂被人往後一扯。我跌入一具冰冷的懷抱。

“死鬼!”我急忙轉頭一看,對上的卻是靳夙瑄慘白的臉,他的脣角染滿了血跡,渾身遍佈着道道傷口、爪跡、血還在潺潺直流。

“娘子,再叫,我真的要成死鬼了!”靳夙瑄把我推到身後,轟出一道冷氣屏障擊向涌過來的惡靈。把它們逼退了幾步。

我竟會因此住了嘴,不敢再這麼叫他,我看到這些惡靈看着他的目光充滿了貪婪,就像是惡狼盯上了肉食。

對了!我想起靳夙瑄說過的鬼吃鬼,作爲一隻實力強大的鬼,現在滿身是傷,他流出的鬼血對於這些惡靈來說是難以抵擋的美味。

這麼來靳夙瑄比我還要危險?看到他滿身是傷。我已經能猜到原因了,肯定是他這隻傻鬼發現火車開入了亡靈界,就想用自己引開一羣惡靈,他的出發點和殷祈是一樣的。

“娘子,你自己小心!”靳夙瑄說完就飄向衆多惡靈,惡靈都被他引開了。

重生之活成自己心中的主角 “靳夙瑄!回來!白癡!”我知道他來是爲了救我,但是他現在的情況很不妙,怎麼打得多這麼多惡靈?

我不敢打開車門,而是從駕駛座上透過破碎的車窗爬出車頭,我一出去就看到惡靈全都往一個方向飄去,不再圍堵火車。

本來這是可以開走火車,救下車上衆多條性命的好機會,可那手柄被我掰斷了。主要還是我太過擔憂靳夙瑄了。

那些惡靈去的方向肯定是被靳夙瑄引開的,不能有事啊!靳夙瑄。

“季小姐!”這時殷祈一身衣服都破爛不堪,他叫了我一聲就跑到火車旁拿出一捆紅線,拉出紅線繞到車身,繞着車身一連繞了好幾圈,特別是車頭的位置,然後在紅線上貼了好道符紙。

“惡靈全往那個方向涌去,我得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可別害了人!你就別夙了,自己小心!”殷祈說完就大喝了一聲:“道途無止,太上借法,神行!”

只見他腳下像裝了風火輪一樣,咻地一下就消失在我面前,我是要說帶上我。卻來不及。

都讓我自己小心!再小心我也是什麼都不會的普通人。

我也急往那裏跑,但,好像有人在背後拉住我的衣服,一道甜糯糯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姐姐,姐姐!”

“啊!是誰?”我聞聲轉頭一看,竟是一個大約五六歲的小女孩,扎着兩根羊角辮,穿着一件血紅色的連衣裙,睜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看着我。

“姐姐,我媽媽在裏面,你帶我進去好嗎?”小女孩可憐兮兮地說道,一手指向火車。

我猜想這小女孩難道是從車上溜下來的?不可能啊,裏面的人都陷入沉眠之中。而且小女孩能出來,怎麼就進不去?

哎!我懵了,仔細看她的裙子紅得不自然,就像是染上了血,隱隱之中還未乾的血跡,媽呀!在這種情況下百分百是見鬼了。

“小妹妹,你、你自己從那裏爬進去吧!姐姐還有事,就不陪你找媽媽了。”我要抽回自己的衣服,奈何她力氣大得驚人,死死地拽着我的衣服不鬆手。

“姐姐,我沒死,你怕什麼?怕我吃了你嗎?”小女孩見我要掙脫,臉色先從可憐變成哀怨,再到兇狠,轉變極快。叉土投技。

此地無銀三百兩,還有、這哪裏是正常女孩該有的力氣和神情?我心一橫,告訴自己她不是人,不用顧慮那麼多,我拿出匕首往衣服一割。

嘶!衣服被割斷了,碎布握在小女孩手裏,我拔腿就跑,怕跑慢了,被她追上。

“姐姐,你身上的味道好好聞,好想吃了你!”小女鬼的聲音在我身後隱隱傳來。

媽呀!居然想吃了我,估計是因爲靳夙瑄在我身上注了他的氣息,也招鬼,但我覺得奇怪,不是說鬼不敢靠近我嗎?

我不知道的是不能上廁所,廁所本就是集滿了污穢之氣,會把他灌注在我身上的氣息沖淡。

我被小女鬼追着跑,我跑得氣喘吁吁,她就想故意戲耍我一樣,每次就快追上我時,又放慢腳步。

慌不擇路的我跑進了一團白霧中,傳來陣陣鬼嚎聲越來越近,我竟還聽到靳夙瑄痛苦的嚎聲。

“不!”白霧消散之時,我看到了令我永生難忘的一幕,靳夙瑄身上被一大堆的惡靈糾纏住,或趴在他背上、或抱住他的腰、或拖着他的腳,全張嘴啃咬着他的身體。

一拔拔的惡靈前仆後繼地往他身上撲去,僧多肉少,惡靈們全都想着啃食他。

而殷祈的情況也不好,借法速度雖然快,卻難抵這麼多的惡靈,借法次數太多,他已經有反風的現象了。

“別過來、娘子!”靳夙瑄看到我來了,變得充血的鳳眸充滿驚恐,因爲他已經自身難保,怕我會有危險。

“靳夙瑄!”這一刻,我變得前所未有的勇敢,不再害怕這些惡靈,只想解救他於水生火熱之中。

“快走、快、走!”他痛苦的聲音刺得我心好痛,連小女鬼追上來了,我都毫無所覺。

“姐姐,讓我吃了你,我就救他!”小女鬼沒有靠近我,而是怪笑着盯着我,盯得我毛骨悚然。

“滾!臭小鬼!”我怒吼一聲,就舉着那把刻了符咒的匕首衝入惡靈堆中,見鬼就扎。

“季小姐!快走,別管他了!他也是惡鬼,他要吃鬼的啊!”殷祈這傻逼到現在還認爲靳夙瑄是惡鬼,因爲看到靳夙瑄吃鬼了?

鬼吃鬼本來就正常,殷祈奇怪什麼?我不理他,舞着匕首,念着咒語,現在我沒有唸錯,將匕首的威力發揮到極致。

我想衝到靳夙瑄身邊,雙腳卻被小女鬼拖住了,她張嘴就要往我腿上咬去。我一急就用匕首狠狠紮下去,居然紮在她嘴脣上面,抽出匕首時,連帶着把她的嘴脣給割破了。

我這舉動激怒了她,她發狂似的想咬我,好像咬不到就不甘心一樣。

我急忙後退,卻撞上一隻往我飛來的鬼,居然把我撞向不遠的臭水溝……… 嗚!怎麼還有臭水溝?我就要摔下去的時候,剛好及時扒拉住水溝道邊緣。

頭往下一看,媽呀!這哪裏只是什麼臭水溝?裏面全是腐爛的屍體碎塊,有的已經化成白骨。發出陣陣令人作嘔的惡臭味。

“娘子!”我只聽到靳夙瑄急吼聲,但因爲我整個人掛在溝側,太高,看不到他!

“我、我沒事!”怕他擔心,我急聲喊道。

沒事纔怪!水溝裏面伸出了一隻或腐爛、或慘白的手,拼命地舞動着,想要捉住我的腳。把我拉扯下去!太恐怖了!

“姐姐!”而上面還有那個小女鬼飄過來踩在我的手背上,痛得我齜牙咧嘴。

“把你的鬼腳拿開!”我怒,走到哪裏都被鬼欺負,咋這麼衰啊!我要翻身做主!越怕鬼,鬼越覺得我好欺負。

“姐姐,好凶!我只是想要有地方住,住在你的身體裏。”小女鬼委屈道。

“季小姐。她想要用你的身體當魂甕,不要答應她!”殷祈的聲音遠遠傳來。叉役肝亡。

“姐姐!”小女鬼明明踩在我手背上,卻搞得好像是我欺負她似的。

“好,我答應你,當是你先把我拉上來!”我用哄騙的語氣說道,可是我想不通,明明這小女鬼之前還想要吃了我,怎麼沒隔多久就想要用我的身體當什麼魂甕?搞什麼?難道鬼都是反覆無常的?

令我沒想到的是小女鬼真的拉住我的,把我往上拉,就在我爬上去的時候,我發現了一個問題所在,那些惡靈都好像很怕這隻小女鬼一樣,圍在她周圍不敢接近她。

我心下一動。忍下噁心感,拉住小女鬼的手往靳夙瑄的方向而去,因爲這樣的話,那些惡靈都會避讓我,我並沒有看到小女鬼眼睛一閃而過的寒光,她的眼睛緊緊盯着我。

但此時,真正令我懼怕的一幕發生了,靳夙瑄張嘴,把啃咬他的惡靈全吸入嘴裏,他身體散發出陣陣黑氣,有點膨脹的跡象,讓我生生打了個寒顫。

“季小姐,讓他別吸了,再吸。他會因爲鬼氣過多自爆魂體的!”殷祈口口聲聲說要滅了靳夙瑄,但是看到靳夙瑄這種情況還是忍不住出聲說道。

我被殷祈的話驚住了,急聲想阻止靳夙瑄吸食惡靈的舉動,哪怕因爲他吸食了惡靈,而身體的傷痕逐漸消失。

“姐姐,看我的!”小女鬼笑嘻嘻地鬆開我的手,也往靳夙瑄跑過去。

“小鬼,站住!”我以爲她也要對靳夙瑄不利,急急大喊道。

結果,這小女鬼,張開嘴巴,從她嘴裏冒出一股血氣,就見那些惡靈卻全被她吸進嘴裏。她吞食惡靈的速度比靳夙瑄還要快。

像是在靳夙瑄搶着吞食惡靈一樣,瞬間,靳夙瑄眉頭一皺,立馬停止了,而小女鬼還在源源不斷地吞食着。

“吞陰鬼將果然厲害!”靳夙瑄已經看出了這隻小女鬼的不同,讚了一句。

“你沒事吧?”我看着他也是迫不得已,才勉強吞食那麼多惡靈的。

“娘子,你沒事就好!你看!”他讓我繼續看那隻小女鬼,小女鬼感覺到我的目光,就吞得越起勁了。

“她、是你說的什麼吞陰鬼將?好像比你厲害多了。”我看到小女鬼的身體拔高了一些,臉色也青得嚇人,之前看到的可愛相全跑得無影無蹤。

“這種鬼非常難形成,除非被人刻意用邪法練成的,鬼性飄忽不定,時惡時善。可以隨着吞食的鬼物的數量來增加自己的實力,魂體容量非常大,不管吞食多少鬼物,都不會出現魂體爆破的現像。”靳夙瑄眼裏多了幾分凝重。

原來如此,難怪小女鬼時說要吃我、時而說要用我的身體當魂甕,原來是因爲她的鬼性飄忽不定的原因,簡單的來說就是善變。

“娘子,我們快走!吞陰鬼將不可能會無緣無故就出現的,肯定是有人故意放出來。”靳夙瑄把我抱起就要跑。

我經過還傻傻地看着小女鬼的殷祈,拉了他一下:“還不快跑!”

“啊!哦!”殷祈這才反應過來,要跟着我們跑。

“姐姐,你騙我!你說你的身體要給我住的。”好死不死,小女鬼剛把所有的惡驚吞食完,就發現我們要跑。

“騙你又怎樣?滾!”我扳起臉,故意惡狠狠地瞪着她,天知道!其實我怕得要死!

“我要跟着你!”小女鬼飄過來了,靳夙瑄揮出一道陰電,打在她身上,她不爲所動。

“不準!你快走吧,別糾纏我了。”這小女鬼腦子抽到了,居然死賴着我。

“媽媽!我要認你當媽媽!”小女鬼突然語出驚人道,我把嚇得夠嗆。

我看着她從五六歲的樣子、身高一下子長到八、九歲,心裏怪發毛的。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是誰讓你糾纏我娘子的?”靳夙瑄冷聲道,說完,他目光在周圍掃視一週,什麼都沒有發現。

我們都沒有注意到一道黑影從我們身後不遠處一閃而過,黑色的袍擺隨風飄起…………

“沒有!”小女鬼又恢復一副非常委屈的樣子,這讓我忍不住聯想到靳夙瑄惹我生氣時,裝可憐扮委屈的樣子。

但我絕對不可以被她的外表所矇騙,我也沒有忘記她吞食惡靈的恐怖樣子。

“讓我來收了她!這等惡鬼絕對不能留!”殷祈的正義感又被挑起了,舉着他的桃木棍就要和小女鬼對打。

“那好!你去收服她吧!我和靳夙瑄先走了。”果然是酸罐子才做得出的蠢事。

靳夙瑄也樂於這麼做,拉着我就要走,可不是我們不仗義,而是和殷祈這二愣子說不通。

“季小姐,你先走!我來斷後,隨後趕到。”沒想到殷祈居然同意了,還聽不出我話中的意思。

隨後趕到?我看他隨後就被小女鬼給拆骨入腹了,能活着纔有鬼!

“姐姐,帶我走!”小女鬼卻還可憐巴巴地看着我。

我心一凜,這性情陰晴不定的小女鬼到底是誰養的?幹嘛非要糾纏我?我忍不住往靳夙瑄的儲物空間望去。 目的是白玉棋盤嗎?我猜想到,小女鬼倒是不和殷祈打,弄得殷祈氣沒法出!我看了就覺得很無語,他覺得他打得過小女鬼?

他受傷不輕。他不比靳夙瑄,他是人,受傷不可能那麼快恢復的,而且鬼爪子會不會有毒?

靳夙瑄顯然不想理會殷祈,帶着我就往火車的位置走去,我們的行李還在車上,車上那些人還沒有弄醒。

明星爹地請認賬 “等等我!季小姐!”殷祈大概是認清了自己的處境。所以只好放棄滅了小女鬼的念頭。

我們見小女鬼暫時並沒有要傷害我們的意思,也就沒有理睬她,她卻跟在我們身後不肯離開。

我心裏卻因此起了疙瘩,被這麼一隻厲害的小女鬼跟着怪驚悚的,誰知道她有什麼意圖。

我只覺得這才踏上尋找紅門客棧的旅途,就撞上這種事,實在有夠倒黴的。誰知道後面會有什麼意外發生。

一切都是未知數,小女鬼的出現絕對不會是偶然,難道是想要阻止我們?我是這麼認爲。

殷祈把纏繞在車身的紅線拆掉,打開車門,這麼多人都處於沉眠之中,我和靳夙瑄不用插手什麼,這些交給殷祈就好。

果然,他又當場佈陣準備作法,我也不想看熱鬧,等下這些人醒過來,還要怎麼解釋?

於是,我很不厚道地和靳夙瑄拿了行李就偷偷離開,把爛攤子留給殷祈。他卻還不知道我們走了,只顧着作法,爲他們驅邪。

“娘子,還要一直走,沒有那鐵疙瘩坐。”靳夙瑄把手搭在我肩頭,說着說着脣角居然逸出了血。

“你不是沒事嗎?”我扶住他搖搖欲墜的身體,我以爲他吞食了惡靈得到了進補算沒事了。

“我、噴!”其實靳夙瑄一直強忍着,現在實在是忍不住了,一口血又噴了出來。

“是不是反噬了?”我僅能這麼想到,還是有些擔心他。

“我沒事,娘子,天還沒亮,不如我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創業時代系列(全兩冊) 靳夙瑄的目光瞥向一直跟在我身後的小女鬼。

我看靳夙瑄估計是在想着要怎麼滅掉小女鬼或者甩掉吧!

火車停在這雞不生蛋鳥不拉屎的地方,真是鬱悶。四面荒山,路途又不好走,也難怪會易發生事故,而形成亡靈界。

邊走,我邊說道,結果靳夙瑄臉色怪異地看着我。

“幹嘛這樣看着我?”我不解道。

“娘子,誰跟你說那是亡靈界的?是那個傻逼嗎?”靳夙瑄問道。

“呃,是他。”我知道靳夙瑄所指的傻逼就是殷祈,於是點頭,又覺得他的反應有點大了,“難道不是嗎? 霸情:龍少,你太黑 我倒覺得他說得挺有道理的。”

“那是他傻啊!被假象忽悠了。”靳夙瑄搖頭,連說了殷祈好幾句傻。

原來這裏並不是什麼亡靈界,這些亡惡靈是被人故意打開通往陰間之門。有意放出來的。

但並不是什麼人都能隨隨便便就把陰間之門打開,第一除了要本身道行高之外,還需要陰氣重的地方,就像這裏,陰氣十分充足。

所以並不只是要陰陽交界處才能打開,沒有細想的話,確實會讓人以爲這就是亡靈界。

“這麼說來,是有人故意要阻攔我們去尋找紅門客棧了,到底是誰?你的仇人嗎?”我疑惑道,我以爲是靳夙瑄的仇人,不然誰吃飽了撐着沒事幹。

“我沒有仇人啊!”靳夙瑄立即搖頭,臉上出現了迷茫,似乎怎麼都想不起來自己得罪了誰。

“如果可以從那小女鬼口中問出就好了。”我看了身後的小女鬼一眼,那個人把這隻性格無常的小女鬼放在我們身邊,又不殺我們,是什麼意思?

“對啊!娘子,她不是想用你的身體當魂甕嗎?”靳夙瑄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麼好主意。

“你要我用身體給她當什麼破魂甕?”我狠瞪着他,這貨出的是什麼餿主意?別以爲我不懂什麼是魂甕,都說得那麼明白了,就是讓小女鬼附到我身上。

“不是、不是! 幽冥仙君 我怎麼可能同意,我是說我們可以刻個命牌收服她,把她收爲己用,這算是養鬼道的一種方法。”靳夙瑄見我誤會,急忙解釋道。

養鬼道?聽了就覺得好邪乎,搞不懂,看來又要惡補知識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