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啵~


果不其然,鳳五又趁機在夜星魂臉上印下了一個精巧的脣印。

同時四道身影不甘落後的向夜星魂撲來,瞬間將夜星魂陷在了脂粉陣中。

王烈尷尬的咳嗽一聲,轉過身擡頭看向天邊的月亮,一副今夜月色迷人的模樣。

但卻不是所有人都那麼有眼力見的。

比如坦克以及他屬下龍組的大老粗們,一個個睜大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少主被鳳組的小娘們調/戲,大有當戲看的趨勢。

然而還沒等他們看上幾秒,下一刻,就有六把精巧的飛刀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嚇得他們紛紛躲開,然後很識趣的,學着王烈舉頭望明月!

看到最後沒眼力見的人都“漲了”眼力見,冰雨才滿意的回過頭,看向在脂粉陣中“苦苦掙扎”的夜星魂。

眼中有着說不出的柔情和寵溺……

很難想象這種溫柔的表情會出現在冰雨這種冰冷冷豔的女子身上,但卻是實實在在的出現了!

“你們自己回去吧!我先走一步!”

好不容從脂粉陣中掙脫出來,夜星魂身上原本用來遮掩的披風也跟隨身上衣服的腳步,變成了“條形衫”,臉上更是被印滿了各種顏色的脣彩。

一道青光閃爍,夜星魂慌不擇路的躍上青光劍,飈射而出,遠遠的傳來一道吩咐。

嘻嘻嘻~

夜星魂狼狽的模樣頓時惹來了鳳組姐妹們的一陣嬉笑。

而隨着這陣笑聲,遠方的一道青色光芒有了短暫的上下顛簸,差點沒有從空中掉下來……然後青光以更加快速的速度消失在天際。

“都怪你們啦!把少主嚇走了!”

笑歸笑,但笑完之後,鳳五還是嘟着嘴不滿的看着自己的幾個姐姐,怪對方下手太狠,把她的少主嚇跑了。

“有嗎?我怎麼記得,是你先撕少主披風的?”一個反對的調笑聲響起,這是三姐。

“就是,我可是看到小五你伸手了哦~而且位置是……”

“啊!壞二姐,不能說!”

鳳五一陣慌亂,精緻的俏臉蒙上了誘人的紅霞,直接撲到了鳳組二姐的身上,柔嫩的小手狠狠的按在了二姐的嘴上,就連帶鼻子也給捂住了,差點沒把她二姐給憋死了……

“少主什麼都好,就是太小白臉了,看我坦克,怎麼看都是一個真漢子!”

就在鳳組姐妹相互嬉鬧的時候,肌肉男坦克也終於願意從地上爬起來了。


躍上深坑,做了一個健美的姿勢,自我陶醉道。

“你?真漢子?!華夏不救只有一個真漢子嗎?”

冷冷的瞥了一眼坦克,冰雨不屑道。

“冰雨,你也覺得我是華夏唯一的一個真漢子?!算你有眼光!”

得意的一笑,坦克身上的肌肉也跟着抖了抖。

“我有說是你嗎?”性感的撇了撇嘴,那一抹白眼的風情,讓坦克有了短暫的宕機。

“那還能是誰?”

雖然腦子宕機了,當時對於真漢子的話題,坦克是不會退讓的。

“春哥啊,她不是華夏唯一的一個真漢子嗎?!”

純真的眨巴了一下眼睛,冰雨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樣,頓時把周圍的氣氛都點爆了。

各色的笑聲充斥在寂靜的山間。

“不過,坦克,少主讓你去解決的那幾只老鼠,怎麼樣了?”

笑完之後,王烈還是想到了正事兒,一臉認真的看向坦克。

“分分鐘就搞定了,不過是幾個殺手而已,要不是他們手上拿着***,我一個人就能把他們搓成球!”

不屑的吐了口痰,坦克一臉輕鬆加愉快的表情,真心很欠揍。

正想要在自賣自誇一下,但看到一道冷冷的眼神射來,坦克就像是被掐住咽喉的鴨子,快要說出的話語全堵在了喉嚨眼上,一張大臉憋的通紅。

這道冰冷眼神的主人,自然是冷豔美人兒冰雨了,同時也是坦克最大的剋星,就連王烈都沒能讓坦克如此懼怕。

但冰雨絕對是在坦克心目中有心理陰影了……

看到坦克這種粗狂漢子的吃癟表情,山林間再次響起了爽朗的笑聲……

……

東海市,一個富人區的山頂別墅羣,在最靠近山頂的地方只有一棟別墅孤單的聳立在這。

這棟別墅就像是君王一樣,居高臨下的俯視着下方的所有別墅羣。

即便如今已經凌晨了,這棟別墅中依舊燈火通明。

別墅中的一個寬大的臥室中,一個男子正靠在牀頭抽菸,繚亂迷濛的煙霧將男子的臉襯托的忽明忽暗。

“天明,怎麼還不睡呢~”


一個甜膩的聲音在男子身邊響起,一個渾身不着寸縷的美豔女子慵懶的支起身子,胸前的豐滿脫離了被單的束縛,暴露在空氣中,晃過一道誘人的弧線。

“有點心煩,有點不好的預感!”

對於眼前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以及迤邐無邊的風光,男子熟視無睹,濃郁的劍眉,皺的更深了。

“人家陪你,還能讓你煩心嗎~”

似乎感覺到男子的心緒不佳,女子攀上男子的身子,翹起螓首,豐潤誘人的紅脣,輕輕輕吻着男子的胸膛。

“乖,別鬧,今晚我有點心緒不寧,難道是黃隆那出了問題?!”

這次男子沒有再次無視女子的安撫,伸手摟住了女子柔軟的腰肢,輕輕在其腰臀間遊走,惹得女子輕聲**。

彷彿感到男子今天確實有些煩心,女子沒有繼續誘/惑男子,而是從男子手中拿下了香菸。

但卻沒有掐滅,而是放在了自己誘人的脣瓣。

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後高擡着螓首,吻在了男子的脣間,將自己的如蘭呵氣連同香菸一起渡送到了男子的嘴中。

伴隨着香菸上的火光,女子的容貌完全暴露在空氣中,赫然是東海省的知名美女主播——李欣穎!

而牀上的男子自然是東海第一公子,東海地下皇帝——宋天明!

時間流逝,李欣穎也不說話,安靜的依偎在宋天明的懷中,不時的用嬌嫩的紅脣,爲心愛的男人渡送一口甜甜的香菸。

鈴鈴鈴!

就在李欣穎以爲這種寂靜會無限持續下去,也慢慢愛上這種溫馨時刻的時候,一陣手機鈴聲響起。

李欣穎微微蹙眉,但卻乖巧的沒說什麼。

宋天明先是一震,然後很快的接起了手機,深吸一口氣,放在了耳邊……

十幾秒後,宋天明面無表情的將手機狠狠的砸在了對面的牆上!

宋天明突如其來的狂暴讓李欣穎一驚,但還未等她驚呼出聲,她的小嘴就被一個厚脣堵住了。

一個雙眼赤紅的健壯身體把她直接壓在了身下…… 良久,房間中的喘息聲終於歸於平靜。

宋天明憐惜的看着柔順的窩在自己懷中的李欣穎,輕柔的吻了一下對方的蛾眉。

重新坐起身,宋天明拿起另一部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馮超和蘇老呢?!”

“都還沒有消息。”電話對面傳來一道略顯冷漠的聲音,雖然有着應有的恭敬,但並沒有畏懼的情緒。


“你也聯繫不上?”

這下宋天明吃驚了,馮超和蘇老的具體實力如何他並不清楚,但就從對方是自己最得力手下的師兄和師門長輩就可見一斑。

“也許栽了吧……”

沉默了半響,對面終於傳來了一個不確定的迴應。

忍不住點了一根菸,狠狠的抽了一口,宋天明有些拿不定主意了,他不清楚馮超和蘇老是不是真的栽了。

如果栽了,又是誰出的手,出手之人和冥到底有着什麼樣的關係?

不弄清楚這些,宋天明他寢食難安,更不要說部署對冥的計劃了。

至於黃隆,雖然替他做了一些事兒,但折了就折了,對他的影響並不大。

“不管你用什麼辦法!我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越想越煩,宋天明狠狠的將香菸掐滅,對着電話另一頭憤怒的咆哮道。

“我知道了!宋少!”

沉默了片刻,電話那頭還是給出了同意的回答。

“你師門還能重新來人嗎?”

眼中閃爍着莫名的精光,宋天明的大手漫無目的的在李欣穎身上游走。


突然間,似乎想到了什麼,宋天明開口問道。

“可以倒是可以,不過需要一個說法!”

這次對面的回答快速了很多,似乎早有所料。

“一百個標準爐鼎!”

嘴角泛起自信的微笑,毫不猶豫,宋天明開出了價碼。

“宋少如此慷慨,我相信師門長輩會同意的!”

沒有繼續說下去,宋天明掛斷了電話,擡頭看着天花板上的吊頂,腦海中思索着接下來的動作。

今晚雖然是一個慘敗,但卻也不能說不是一個成功的試探!

冥的實力,比他想象中的要強,而且周邊縣市那些按兵不動的老大們,也說明了一個態度,那就是觀望,觀望己方和冥的最終結果!

一羣趨炎附勢的小人,想坐等結果?想得美!你們想要坐山觀虎鬥,我偏偏不讓你們如願!

眼中陰狠的神色閃爍,他宋天明可不是任人擺弄的傻瓜,能佔他宋天明便宜的人還沒出生呢!

鈴鈴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