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啪!!


周夢伊嚇了一大跳,差點跳了起來。

心有餘悸的同時,她也發現了作怪的人是誰。

藍穎,夢之藍的美女老闆,正站在她身後笑吟吟的看著她。

周夢伊苦笑道:「我說藍穎,拜託以後別這樣好嗎?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啊?」

藍穎趴在周夢伊耳畔說:「我看不是人嚇人嚇死人,而是某些人心中有鬼吧!」

「什麼意思?」

「哎呀,我都瞧見了,你還瞞著我幹什麼?快說說,對面這位小帥哥是誰,你們發展到哪步了,是不是已經上床了?」

周夢伊苦笑道:「藍穎,拜託,別瞎說好嗎?這是我同事。」

「同事?」

「嗯!!」

「可以嘛,夢伊,現在都開始學會潛規則下屬了,不錯不錯。」

不給周夢伊說話的機會,藍穎接著說:「什麼時候教我兩招,給我也介紹兩位帥哥,讓我也好好玩玩。」

藍穎埋怨道:「你是不知道,老孫現在越來越沒用了,搞得老娘現在只能用手,一點都不盡興。」

周夢伊心想,你用手,說得我好像我有真傢伙用一樣,我也最多磨磨皮,買些代替真傢伙的東西用而已,其實也就那樣。

當然,這些不能講,她看著大門口說:「那不是有幾位帥哥嘛,你勾勾手指,我不信他們不上你的床,還需要我介紹?」

藍穎白眼道:「你以為我像你,喜歡吃窩邊草,我才不吃窩邊草呢,我要吃也吃你家的草,比如眼前這位帥哥,我就覺得不錯,什麼時候借我玩玩?」

「你要你就拿去!!」

「真的假的?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方了?這可不像我認識的周夢伊。」

周夢伊苦笑道:「不是我大方,也不是我變了,而是我跟顧銘真的沒啥,只是同事。你要是喜歡,儘管上,只有顧銘願意陪你玩,你們盡情的玩,現在都可以,不用管我。」

「是不是啊?」

藍穎不信的說:「真要是同事,那肯定是你下屬,請下屬吃飯用得著喝幾十萬一瓶的紅酒?」

「退一步萬說,你捨得請下屬喝幾十萬一瓶的紅酒,但你剛才為什麼獃獃的看著別人?這可不是領導看下屬應該用的眼神,所以啊,你就別在那裡裝了,你們之間肯定有奸!情。」

「真沒有,你誤會了,我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你要在繼續狡辯,那我只能放大招了,看你心痛不痛。」

「你放吧!有什麼花樣儘管使出來,我心要是痛一下,我跟你信藍。」

「行,那我就等著你跟我信。」

藍穎自信的走向了顧銘。

認識周夢伊快十年,從來沒有見周夢伊用那樣的眼神看一個男人,她不信周夢伊跟這個男人一點關係都沒有。

而且,她這家餐廳開業數月以來,周夢伊幾乎每周都要來關照她生意,她只見過周夢伊帶女人過來吃飯,從來沒有見過周夢伊帶男人來吃過飯。

今天,周夢伊不止帶男人來吃飯,還喝上了名貴的紅酒,玩起了曖昧的眼神,說她們之間沒點什麼,鬼都不信。

同時,顧銘左顧右盼不敢瞧她的眼神也告訴她,只有作賊心虛的人才會這樣,這是在掩飾他內心的尷尬。

很快,藍穎站到了顧銘的旁邊,遮住了顧銘的視線。

此刻,他的慧眼是開啟的,所以藍穎一站在他前面,他就把藍穎看了一個光,那雪白的糰子彷彿就在他嘴邊,稍微往前一靠,就能吃到。

很誘人不是嗎?他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本來安靜的兄弟豎起了反旗,把褲襠撐了起來。

這些,自然瞞不過藍穎的眼睛,看到顧銘的規模后,嬌軀忍不住就是一顫。

她暗想,難怪周夢伊別的男人看不上,看上了眼前這位小帥鍋,原來別人是褲襠裡面有貨啊!!

看這規模,怕是能跟國外大片中的猛男有得一拼了吧!!

見獵欣喜,加之又與周夢伊有著那樣的約定,她一狠心,直接抓了上去。

貨真價實!! 顧銘一激靈,慧眼立刻關閉,難以置信的看著突然出現在他眼前的這位美女。

年齡約莫四十齣頭,穿著黑色長衫裙,臉上化著精緻的妝容,皓齒紅唇,充滿了貴婦的氣息。

可就是這樣一名高貴的貴婦,現在卻抓著他那個玩意。

這是貴婦幹得出來的事情?怕是盪~婦也不過如此吧!!

周夢伊也是目瞪口呆的看著藍穎,這樣的舉動不可謂不瘋狂,簡直出乎她的意料。

她本以為藍穎是上前用言語挑逗顧銘,但卻是沒有想到,藍穎是直接上手。

我搶了滅霸的無限手套 這可是在大廳,雖說人少,但難保不會有人過來!這要是被看到,丟人丟大了。

顧銘很爽,因為他發現眼前這位貴婦不止抓,還下意識的動了幾下,手法十分老道。

但儘管如此,他也不習慣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人抓著那玩意啊!更何況他老闆周夢伊還在呢。

他尷尬的說:「那個,美女,能放手嗎?」

藍穎也從最初的驚訝回過神來,看到有服務員端著牛排過來,趕緊放手。

在周夢伊這位要好閨蜜面前,她不介意讓周夢伊看到她的另一面,但是在下屬面前,她只能是那位風姿卓越的美麗老闆娘。

「藍總!!」

服務員禮貌的招呼了一聲,把牛排放在顧銘桌前。

顧銘驚訝不已,卻是沒有想到剛才幹出那種匪夷所思事情的美女會是夢之藍高檔餐廳的老闆。

看到顧銘的表情,藍穎悄悄給顧銘拋了一個媚眼,風情萬種,令顧銘小心肝亂竄。

但緊接著,她又一本正經的對服務員說:「這你沒你事情了,先下去吧!客人有需求,我會通知你的。」

「是!!」

服務離開,還沒走遠,藍穎就按耐不住躁動的心,柳腰一扭,豐臀貼在顧銘胳膊上。

她說:「帥哥,坐過去一點,姐姐想坐你身邊。

顧銘坐進裡面的位置,藍穎緊跟著坐了下來,身子牢牢挨著他的身子,他只覺柔軟無比,還有一股香味來襲。

緊接著,藍穎把牛排推到他面前,說:「帥哥,快來嘗嘗本店牛排,絕對不會令你失望的。」

「我剛才已經吃過一份了,確實不錯。」

「這樣啊!」

藍穎滿意說:「看來你很喜歡姐姐這裡的牛排嘛,那以後常來,姐姐這裡好吃的東西多著,都嘗嘗,會讓你不虛此行的。」

說的時候,她的手又不老實起來,再次伸了過去。

顧銘只覺一股熱血上頭,眼睛不受控制的瞄向藍穎那深V的領口。

玉頸上,掛著黑繩,一塊做工精美的玉佩掛在那裡,正好落在深溝之中。

同時,深V的領口,只能遮住大半的糰子,還能看到不少雪白的輪廓。

這種半真半掩的誘惑,比之剛才還要誘人,讓他產生上去揉搓的衝動。

當然,最主要是他覺得眼前這位漂亮的老闆娘不會拒絕,怕是已經等不及他這樣做了。

可是,看到坐在對面的周夢伊,他只能忍著,忍著,很難受。

時光不如你美 此時,周夢伊看不到藍穎的動作,但是顧銘的表情告訴她,藍穎指定沒有干好事。

「這騷~婆娘,也太~浪了吧!這是多久沒有得到滿足了?這麼渴?」

心中,把藍穎數落了一百遍,嘴上,卻不好意思說,轉移顧銘注意力道:「顧銘,剛才你看出什麼來了嗎?」

「看出什麼?」藍穎接話道,有些懵,搞不懂周夢伊說的什麼意思。

「你這店的問題。」

「我這店的問題?」

「是啊!難道你不覺得你這店有問題嗎?」

有一種愛叫念念不忘 「有什麼問題?」

「這個你要問他,他是專業的,我不是。」周夢伊指著顧銘說。

「小帥鍋,我這店有什麼問題?」

「這個……藍總,能好好說話嗎?這樣我腦袋有些暈。」

藍穎意味深長道:「現在好好說話也是沒用的,需要釋放出來。」

顧銘心裡,這會他找誰釋放啊?

藍穎指著周夢伊道:「帥哥,要不你和夢伊先去樓上玩會?玩好了再下來,有問題我們等會在慢慢談。」

「玩?玩什麼?」顧銘一臉懵13道。

他剛才專心致志的觀察餐廳內的情況,壓根不知道這位美女老闆娘什麼時候來的,更別提聽到藍穎跟周夢伊說什麼。

周夢伊想插嘴,藍穎瞪了周夢伊,周夢伊知道藍穎的脾氣,她這個時候要是插嘴,藍穎就會認為她作弊,索性閉嘴不言。

沒有就是沒有,任藍穎如何說,如何引誘,那就是沒有,她不怕。

藍穎說:「小帥鍋,都這會了,還在我面前裝什麼?」

「放心,我跟夢伊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不會說出去的,你快去找夢伊吧!別憋壞了。」

說著,她站了起來,把位置讓開。

原來,她剛才不單是玩,最主要的目的還是想挑起顧銘的欲~望,讓顧銘忍不住現在就想干周夢伊,這樣周夢伊就算想否認都不行。

然而,她失望了,起身後的顧銘壓根沒有去找周夢伊,而是直奔廁所。

這……

藍穎傻眼了,說:「夢伊,你這找的什麼男人?這也太浪費火藥了吧!這都不找你?」

周夢伊苦笑道:「藍穎,不是都給你說了嘛,我跟他沒有關係,他怎麼可能找我?找你還差不多。」

「真這樣?」藍穎還是有些不信。

「是!!」

周夢伊說:「今天我帶顧銘來,目的有三個,但沒有一個是讓他找我。」

「哪三個?」

「首先,我感謝他,救了我,否則我就被人糟蹋了。」

「還有這種事情?誰幹的?膽子也太大了吧!不想活了?」藍穎氣憤道。

她不忌諱出~軌、偷~情、包小鮮肉,但是她忌諱強~奸,好朋友遇到這樣的事情,令她由衷的感到憤怒。

「都過去了,警察已經在追捕兇手,你就別插手了,安靜的聽我說。」

「行,你說,第二個目的是什麼?」

「第二目的是慶祝這幾天完成一單生意,同時也是慶祝我們達成合作。」

「合作?不是下屬嗎?怎麼變成合作了?」

周夢伊簡單的說了幾句,藍穎了解內情后,驚訝萬分道:「這小子還有這樣的本事?」

「你以為呢?」

周夢伊白眼道:「他要是沒有這樣的本事,我會帶他到你這裡來,讓你誤會我們?我周夢伊什麼時候干過這樣不著調的事情?也就是你,什麼都不知道,上去就是一通亂來,害得人家現在只能去廁所自己解決。」 「這個……那個……」

藍穎甩鍋道:「也不能全怪我,主要是你剛才的眼神太過痴情,我以為你第二春來了呢。」

「作為好姐妹,我當然要幫你驗驗貨,看看那小子行不行。」

「不過別說,那小子傢伙本錢可真不小,你確定不打算試一試?」

「你想試就去試,別什麼事情都拉上我。」周夢伊氣憤道。

藍穎後悔道:「虧了虧了,早知道剛才我就帶他上樓了,也不至於他把火力丟到廁所啊!!」

「這下好了,火力沒有了,也不知道等會還起不起得來。」

周夢伊忍不住說:「藍穎,不會以為你想顧銘就會找你吧?」

「難道不是?你沒有瞧見他剛才那個樣子?很明顯對我的興趣十足啊!!」

「你信不信,我勾勾手指,他今晚必定爬到我的床上來,跟我翻雲覆雨。」

「不信!!」周夢伊搖頭。

「為什麼?」

「因為顧銘之所以那樣,不是你挑逗的原因,是其它原因所致。」

「什麼原因?」

周夢伊把顧銘曾經騙她的話講了出來,這令藍穎非常不服氣,說:「夢伊,你這不是擺明了看不起我嘛,我等會就讓你看看我的本事,保管讓它再次立起來。」

周夢伊:「……」

她就是說個實情,有必要這麼較真嗎?那玩意漂亮女人碰它,能不起來嗎?

周夢伊急忙說:「算了,我知道你本事厲害,不用試。」

藍穎說:「不能算,今天必須讓你瞧瞧我的手段,免得你覺得我年老色衰,沒有你有魅力了。」

周夢伊:「……」

顧銘還不知道他曾經騙人的話會給他帶來艷福,一遍一遍用冷水沖刷著,好不容易才冷靜下來。

出去,剛走到一半,他就看到藍穎和周夢伊二女邁著優雅的步伐向他走來。

「你們這是?」

藍穎笑著說:「大廳吃飯多沒有氣氛,我們去摟上吃,那裡有貴賓房。」

很快,三人來到二樓,這裡果然有不少貴賓房,不過都沒人,連燈都沒開。

顯然,生意太差,藍穎沒有開放這些地方,周夢伊知道,所以一開始才沒有帶顧銘來這裡。

只有三個人,去大房間浪費,三人去了一個小間,跟樓下一樣,只有一張小桌,可容納四個人吃飯。

不過,先比樓下,檔次要高很多,座椅是雙人座的真皮沙發。

周夢伊坐下,藍穎在周夢伊對面坐下,這讓顧銘很糾結,不知道坐哪邊。

就在這時,藍穎拍著她旁邊的空的位置說:「愣著幹什麼?坐這裡。」

顧銘只能硬著頭皮坐在藍穎身邊。

很快,就有服務員把他們的餐端上來,離去時,藍穎還讓服務員把門關上,並告訴服務員,她們要談事情,沒有招呼,不要進來。

總裁請立正:叛妻的誘惑 周夢伊知道藍穎想幹什麼,但又不好說,閨蜜難得有興緻,她總不能壞了別人的雅興吧!

她想過離開,把舞台全部交給二人,但藍穎不讓,非要讓她看她的本事,她沒辦法,只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靜等藍穎表演。

萬事俱備,藍穎自然不會手下留情,等到門關的那一刻,立刻把手伸向顧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