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唔?不是這個。那還請大人名言。”


“我擔心的是那個叫韓宇的小子。”

“韓宇?好像在哪聽過,不過一時間想不起來了。大人,難道那個人很難對付?”

“嗯,的確是個很難對付的傢伙。之前他就曾經讓蓮蓬那丫頭……那丫頭……唉……”歐拉又是長嘆一聲,對格薩特說道:“你去休息吧,我已經累了。”

“是。”格薩特答應一聲,退出了指揮室。回到自己的住處,格薩特還在考慮有關韓宇的事情。從歐拉談起那人能力的時候開始,格薩特就感覺歐拉對於那個韓宇很忌憚。一想到自己竟然沒有做到關注蓮蓬身邊所有人,格薩特就感覺有點愧疚,爲了彌補這項過失,格薩特徹夜未眠,只是在研究韓宇,希望可以藉此找到韓宇的弱點。可人的弱點,有的很大衆化,有的卻很特殊化。而韓宇的毛病,則是特殊化中的大衆化,讓格薩特感到棘手無比。

“梆~梆~梆~格薩特先生,會長請你公用早餐。”門外傳來的聲音讓格薩特回過神來,放下手裏的情報向外走去,邊走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

“喲,早上好,一起吃點吧。”歐拉笑着衝格薩特打招呼道。

“是。”格薩特也沒客氣,坐在歐拉的對面開吃,別說,一夜沒睡,這肚子還真有點餓了。歐拉笑眯眯的看着格薩特吃東西,突然冒出一句,“格薩特,研究了一晚,研究明白韓宇的弱點了嗎?”

“咳~咳~咳~”正在喝湯的格薩特頓時就被嗆到了,咳了好一會之後才恢復過來,目光有些糾結的看着歐拉,格薩特搖頭答道:“暫時沒有。”

“沒有就對了,那傢伙實在是個讓人捉摸不透的傢伙。 第一少妻:邪少獵捕計劃 但願這句話不在愛瑪星上。”歐拉有些失望的說道。

“……大人,請不要把勝利寄託在希望上,那樣很不靠譜。即便那個韓宇再厲害,難道也能抵抗我們星艦主炮的攻擊?我相信,一炮下去,他也就成了一堆渣。”

聽了格薩特的話,歐拉直愣愣的看着格薩特,突然咧嘴一笑,輕笑出聲,隨後越笑越大聲,直到笑得格薩特渾身不自在,歐拉才勉強停下了笑聲,伸手狠狠的拍了拍格薩特的肩膀說道:“謝謝你格薩特,如果不是你的提醒,我差點也要和那些沒出息的艦長一樣沒出息了。”

見歐拉的語氣真誠,神態也不似作僞,格薩特忍不住心裏鬆了口氣,謙虛的說道:“這都是大人自己的功勞,屬下只是適逢其會的說了那麼一兩句而已,不敢當大人的謝意。”

“呵呵呵……當得,當得,這有什麼當不得的。”歐拉笑眯眯的說道。

想要讓遠征軍保持戰力,剛靠口頭的激勵是不行的。因爲頹廢的時間久了,就算憑着一口氣硬撐着,到了戰場上的時候,那也只是成爲別人的戰功。歐拉當然不會幹這種傻事,在疾行了一個上午之後,歐拉下令艦隊原地休整。

距離愛瑪星還有一個白天的路程,一想到即將要和蓮蓬作戰,歐拉原本有些期待戰爭的心便逐漸冷卻了下來。歐拉想到了小的時候,自己帶着比自己小上幾歲的蓮蓬玩耍。兩個人一起吃飯,一起睡覺,一起學習。如果不是馬仕爾那件事,自己和蓮蓬最後很有可能成爲夫妻,不過那種可能已經隨着馬仕爾的死厄變成了不可能。

對於馬仕爾的死,歐拉不後悔。

有失纔有得,有得必有失。想要得到某一樣吸引自己的東西,那就必須付出自己的一樣東西。公平交易,等價交換,這就是歐拉信奉的人生信條。可現在,他的信條受到了蓮蓬的攻擊。

爲了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抱負,歐拉付出了許多,同時也得到了許多,唯一沒有得到的,恐怕就是愛人。 總裁請接客 而隨着距離愛瑪星越來越近,歐拉知道自己和蓮蓬正面對決的時候終於到了。

拿出了自己占卜時候纔會用的水晶球,歐拉凝神閉氣的看着自己占卜過後的卦象,不由有點皺眉。

“大人,屬下有一發現,需要立刻報告。”門外傳來格薩特的聲音。歐拉連忙將水晶球藏了起來,隨後穩了穩自己的心神,揚聲對門外說道:“進來。”

見格薩特去而復返,歐拉不由好奇的問道:“格薩特,你發現了什麼?”

“大人,我發現襲擊遠征軍旗艦的,十有八九是韓宇的勇氣號。”

“你說什麼?”歐拉猛地站了起來,真是怕什麼來什麼,這個韓宇怎麼會出現在這裏,並且還攻擊了遠征軍的旗艦。

“大人,屬下詢問了遠征軍的官兵,通過他們的講述,我畫出了當時襲擊完旗艦之後曾經露出身形,當時許多人都看到的。”

“嗯……不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原定的計劃就要稍微改改了。那個勇氣號可以說就是這次戰鬥的關鍵。如果光憑愛瑪星的那些人壓根就不會是我的對手,我們必須把勇氣號也考慮進去。”

“這是自然。”格薩特連聲說道。

打發走了格薩特,歐拉的臉色一沉,因爲勇氣號的出現,讓他原定的計劃即將泡湯,這事擱誰身上都會彆扭。可勇氣號就像是一塊大石頭,沉沉的壓在了歐拉的胸口,讓歐拉感覺有點喘不過氣來。

隨着格薩特對有關勇氣號情報的收集,勇氣號的威力讓歐拉清醒的認識到,絕對不要抱有僥倖心理的和韓宇開戰,因爲那樣會吃虧的。

※※※

愛瑪星

紙是包不住火的!在隱瞞了兩天之後,歐拉率領兩百餘艘星艦前來襲擊愛瑪的消息便傳得大街小巷,到處都是。爲了保住自己的小名,生活在愛瑪的居民紛紛收拾行囊,躲進了城鎮附近的山林,只等戰爭結束以後再從山林中走出來。

在這兩天裏,就如之前孫不爲預料的那樣,那些牆頭草在聽說了歐拉所率領的艦隊的規模以後,立刻毫不猶豫的離開了愛瑪星,臨走之前帶走了原本就是他們的星艦。本來就不是很多的八十艘星艦縮水到了六十艘,而且還在不斷的減少。

孫不爲心急如焚,卻又無可奈何。正急得抓耳撓腮的時候,就聽身背後傳來韓宇戲謔的聲音,“我說孫不爲,你姓孫,但不代表你就是孫猴子。”

一聽是韓宇的聲音,孫不爲頓時心裏不送,不過隨即板着臉教訓韓宇道:“你怎麼跑這來了?”

“也沒什麼事,就是閒着無聊,四處轉轉。”韓宇大咧咧坐在椅子上問孫不爲道:“說說都遇到什麼麻煩事了,說出來,就算我解決不了,你也會感覺好受點。”

緣分這東西真是很奇妙,就像是頭一次和夜羽見面一樣,兩個人彼此不認識,但就是看對方不順眼,而韓宇和孫不爲之間,則正好是相互,兩個人第一次見面就感覺和對方一見如故,一番交談過後,兩個人已經稱兄道弟了。

聽了韓宇的話,孫不爲的心裏一暖,知道韓宇是因爲擔心自己的身體纔會跑來跟自己說話的。不過孫不爲也沒有點破,反而笑着搖頭說道:“事情現在還在掌控當中,還沒有出現無可挽回的情況。”

“是嗎?我原本還打算冒充一下神棍,忽悠忽悠你呢?”韓宇頗有些遺憾的對孫不爲說道。孫不爲被氣得瞪着韓宇,估計要不是知道自己打不過韓宇,現在可能已經動手了。

韓宇也沒有多待,在和孫不爲胡扯了幾句之後,起身告辭。

“你這是要去哪?”孫不爲好奇的問道。

“回勇氣號去。”韓宇頭也不回的答道。

對於韓宇要回勇氣號,孫不爲已經懶得管了,索性隨他。反正就算自己想管也是管不了的。只是讓孫不爲沒想到的是,韓宇的回勇氣號竟然是出擊。

在愛瑪星,所有人都認爲末日已經來臨,戰爭已經不可避免的時候,可偏偏這個時候韓宇出擊了,駕駛着屬於自己的星船,向着來襲的歐拉奔去。

這是一種勇氣,就如同那艘星船的名字勇氣號一樣,作爲勇氣號的船隊,的確也是一個很有勇氣的人。

或許是韓宇的行爲刺激了一些人,從韓宇出擊以後,藉機離開的星船在沒有出現,這個結果讓孫不爲感到很開心,他相信,只要所有人都齊心協力,未必就不能擋住歐拉的遠征軍。當然這抵擋的關鍵還是在勇氣號的身上。

只要勇氣號贏了,那愛瑪星也就獲救了,平靜的生活也會迴歸愛瑪星的人們。可遠征軍的歐拉又怎麼可能會接受失敗。爲了他們的野心,必定會源源不斷的進攻,直到消滅防礙,等到了那個時候,經歷過戰爭的愛瑪星必定會變成一片廢墟,所以人都需要從頭開始。

爲了保住自己的辛苦家業,愛瑪星的人也自發的組織了起來,發誓要和歐拉的遠征軍戰鬥到底,可在看了遠征軍的武器之後,愛瑪星上出現的那些小團體頓時全部息聲,變成了悶葫蘆。 當災難來臨的時候,人們往往要面臨三個選擇,一是抗爭,二是認命,三是跑路。眼下的情況很明顯,來襲的歐拉擁有絕對的力量,不是現在的蓮蓬等人可以抵擋的。就算加上了韓宇一行人也不行。

絕對實力的差距是沒有辦法通過聰明才智在短時間內得到彌補。現如今愛瑪星人需要面臨的選擇只是兩個,要麼留在愛瑪星等死,要麼隨着蓮蓬等人撤離。作爲一名土生土長的愛瑪星人,離開故土,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家園被侵略,這是讓人難以忍受的。但在歐拉強大的艦隊面前,即便心中有再多的不滿,也只能默默的忍受。大部分愛瑪星人選擇了離開,也有那麼一小撮人,覺得歐拉的遠征軍到來以後不會拿他們平民百姓怎麼樣?便固執的選擇了留下,對於這些人,負責撤離事宜的孫不爲也只能聽之任之。機會已經給了,自己不珍惜,到頭來也怨不得別人,誰叫你自己放棄的。你當你是誰啊?誰都要順着你。

爲了爭取更多的撤離時間,包括韓宇的勇氣號在內,蓮蓬帶着二十艘可靠的星艦前往阻擊正在趕來的歐拉。當然韓宇和蓮蓬不會傻乎乎的帶着艦隊和歐拉的遠征艦隊硬碰硬。以騷擾爲主,令歐拉的遠征艦隊沒有一時安生,務必達到令對方草木皆兵的效果。

對於騷擾,歐拉原本是可以完全不去理會,下令艦隊直奔愛瑪星即可。可代表蓮蓬的旗幟卻擾亂了歐拉的心神。歐拉來這裏的目的就是蓮蓬這個人,在歐拉的眼裏,只要抓住了蓮蓬,那剩下的周全、方秉之流也就玩不出什麼花樣來了。現在機會已經出現在眼前,萬一蓮蓬真的就在這支負責騷擾的艦隊之中……就是這個萬一,讓歐拉不得不放慢了艦隊的前進速度,陪着蓮蓬的艦隊開始在流星帶中玩起了躲貓貓。

流星帶限制了艦隊的速度,爲蓮蓬的艦隊提供了掩護,歐拉的艦隊在吃了兩次虧以後,不得不退出了流星帶,準備另想辦法。而退入流星帶的蓮蓬也沒有閒着,帶領着自己的艦隊時不時的就出擊一下,打一槍換一個地方,氣得歐拉哇哇大叫,卻偏偏又無可奈何。倒不是歐拉想要生擒蓮蓬,當然如果能生擒,那歐拉還是會生擒的。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想要生擒蓮蓬只能是個想法。

“大人,不能再手下留情了,我們已經損失了五艘星艦,這纔不到一天呀,再這樣零敲碎打下去,我們的損失也會不小。”格薩特一臉焦急的對歐拉說道。歐拉聞言擡眼看了格薩特一下,問道:“那你有什麼意見?”

“屬下倒是有一計,只是還需要大人同意纔可以。”

“唔?……你先說來聽聽。”

“是。”格薩特應了聲是,將自己想出的辦法告訴了歐拉。歐拉聽完以後,一臉認真的上下打量了格薩特一番,沉默了片刻之後,點頭同意了格薩特的建議。

得到了歐拉的同意,格薩特立刻行動了起來,被他命名爲釣魚計劃的行動悄悄的展開。沒有過多久,歐拉昇起了代表自己身份的大旗,同時將旗艦開到了艦隊的最前面。

看着歐拉的旗艦,躲在暗處的蓮蓬冷眼瞧着,絲毫不爲所動。只是她不動,卻不代表別人不想動。已經下放到軍中的夜羽見到歐拉的旗艦竟然敢不怕死的上前,當即就想要上前替馬仕爾報仇,只是還沒等他下令,蓮蓬的命令就到了,特意關照夜羽這是歐拉的陰謀,就是想要引誘他們去進攻。

可惜已經被報仇兩個字遮住了雙眼的夜羽哪裏聽得進蓮蓬的勸說,在內心糾結了片刻之後,夜羽一咬牙,指揮着他的星艦直奔歐拉的旗艦衝了過去。在衝出去之前,夜羽對蓮蓬大建議是以他爲餌,吸引歐拉的注意力,而蓮蓬則伺機進攻。

對於夜羽的擅作主張,蓮蓬被氣得臉色鐵青。原本以爲夜羽進入軍隊以後會變得比以前要懂事一些,可讓蓮蓬沒想到的是,這傢伙還是一點都不長進,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絲毫不考慮他的行爲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該死的,出擊,策應夜羽。”蓮蓬氣急敗壞的下令道。

隨着蓮蓬的一聲令下,二十艘星艦隨着夜羽的那艘星艦衝了出去,齊齊奔向歐拉的旗艦,打算來次斬首行動。只是想要完成斬首,卻並不是一件輕鬆地事情。在發現了夜羽的星艦以後,歐拉的旗艦便開始緩緩的後退。在自己星艦上的夜羽一件唯恐歐拉跑掉,當即下令全速追趕,而夜羽一全速,跟在後面的星艦也不得不加快速度,追趕夜羽。

眼瞧着雙方已經進入了各自的射程,夜羽剛要下令開炮,就見歐拉的旗艦率先開火。可讓夜羽感覺可笑的是,歐拉旗艦上的炮手水平太爛,竟然連自己星艦的邊都沒擦到。可就在夜羽嘲笑對方,下令自己的炮手開炮,告訴敵人炮應該這樣打的時候,歐拉旗艦的兩側再次開火,就見兩枚黑色的物事呼嘯着飛過了夜羽的星艦,直奔夜羽身後的流星帶射去。

夜羽隱隱感到了不對勁,當即下令星艦全速前進,務必在最短時間內打爛目標。一炮又一炮,打得歐拉有點站立不穩,忍不住問一旁的格薩特道:“軍師,現在可以收網了吧?”

“可以了,請大人下令。”格薩特點頭答道。

歐拉也不客氣,得到格薩特的答覆以後立刻大聲下令道:“收網!”

隨着歐拉的一聲令下,先前從兩側射出的電纜立刻就被通上了電,分別是兩極的磁頭在經過通電之後,按照異性相吸的道理,漸漸的將夜羽和蓮蓬等人的星艦一起給兜了起來。

眼瞧着因爲自己而害得同伴和自己一起成爲了甕中之鱉,夜月感覺很是過意不去,當即下令手下開足馬力,打着打不沉也撞沉你的主意,向着歐拉的旗艦狠狠的撞了過去。歐拉一見頓時一愣,隨即搖頭暗道:“莽夫一個,就算我的旗艦待在原地給你打,你也需要浪費大量的彈藥和時間,更何況你以爲我背後的艦隊是吃素的嗎?”

就在夜羽衝向歐拉的旗艦時,之前和歐拉的旗艦保持距離的星艦全速壓上,準備使用人海戰術,直接將對方給淹死在沙灘上。

包括蓮蓬在內,二十艘星艦中的十九艘都在大罵夜羽的不讓人省心。可現在都已經身陷險境,就算把夜羽罵化了也不能改變眼下的困境不是。

“跟上夜羽,衝過去。”通訊器內傳來蓮蓬果決的命令。

“大人,這個,是不是有點草率?”有人小心建議道。

蓮蓬大聲答覆道:“沒關係,衝過去,我們的生路,必須依靠我們自己的血肉來殺出一條道路。”

衆人被蓮蓬這麼一提醒,仔細一想,還真只有這麼一個辦法次啊可以擺脫眼下的困境。一共二十一艘星艦衝向了歐拉的旗艦。只要可以打退歐拉的旗艦,製造可以讓別人安全離開的通道即可。

衆志成城的夜羽等人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二十艘星艦的彈藥一股腦的本着歐拉的旗艦砸了下去,絲毫不顧已經靠近的其他星艦的攻擊。

雖說歐拉的旗艦的裝甲板很厚,但也扛不住二十艘星艦的一共攻擊。轉瞬間,歐拉的旗艦在經過炮火的洗禮以後,變得狼狽不堪,千瘡百孔。也就在夜羽準備招呼衆人再來一次的,歐拉的二百來艘星艦到位了。

一次炮火覆蓋過後,二十艘星艦頓時遭到了重創,夜羽見狀怒髮衝冠,狠狠的瞪着歐拉的旗艦,冷聲下令道:“全速,撞沉它!”

“是。”

夜羽的星艦和蓮蓬的艦隊開始脫離,就如同一個孤單英雄一般,直奔歐拉的旗艦撞了過去。只是這個時候還想要碰到歐拉的旗艦,無異於有點癡人說夢。二百來艘星艦不是吃素的。一通炮火覆蓋下來就直接把蓮蓬手下的那些艦長給打懵了,一時間能想到的就是撤退,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如果這次不是夜羽主動出擊,他們會靜靜的待在陰暗的角落裏,直到出現絕好的機會。

只是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已經被蓮蓬視爲是非根源的夜羽,現在已經被所有人視爲一個是非的根源,就連他的敵人,歐拉和格薩特也在事後回憶的時候評價夜羽是個很“善解人意”的對手。

“全速,全速,不要心疼動力,全速撞過去!”夜羽一邊催促星艦駕駛員加快到最高速度,一邊緊緊的盯着歐拉的旗艦,夜羽彷彿已經看到了歐拉那些人驚慌失措的嘴臉。

“轟~轟~轟~”一連竄的炮聲以及爆炸聲讓陷入幻想的夜羽重新回過了神來。只是這一回過神來,夜羽立刻就感到腳下這艘星艦的速度開始明顯的下降。

“怎麼回事?”夜羽怒聲喝問道。

“動力裝置被打掉了一個。大人,不能繼續這樣幹了,否則大家今天誰也走不了。”星艦的駕駛員大聲對夜羽叫道。

動力裝置被打中,這事讓夜羽憤怒不已,可動力被擊中這屬於是人禍,壓根就沒辦法事先進行預告。眼瞧着歐拉的旗艦近在咫尺,卻因爲自身的緣故不得不放棄既定的目標,這讓夜羽的內心不甘心到了極點,如果能有一線可能,想必夜羽會不惜一切代價。只是如果只是如果,變不成現實。而現在的現實就是,如果夜羽再不撤,那就再也沒有機會再撤了。

不甘的看了歐拉的旗艦一眼,夜羽大聲叫道:“撤~”

說是撤,可往哪撤呢?往已經通了電的那個電纜上撞,那並不是一件好事,十有八九也會掛掉。可不怎麼做的話,那就只剩下一個辦法,趕走歐拉的旗艦,打開讓同伴撤離的通道。已經動力受損的夜羽即便有心拼命,可以現在的狀態,也是有心無力。

就在夜羽冥思苦想的時候,一道光束自流星帶中射出,打斷了歐拉的旗艦用來圍住蓮蓬等人的電纜。

夜羽見狀眼睛一亮,連忙下令自己的星艦向着缺口移動,蓮蓬手下那些已經遭受了多遍洗禮的星艦也開始向着缺口移動。

歐拉的星艦內,軍師格薩特正在跳着腳的罵街,眼瞅着就要幹掉蓮蓬帶來的那些船隻,卻偏偏被人突然插了一槓子。就像是出現買春,結果已經跟人家姑娘調完情,準備進入的時候,警察突然敲門了……

“該死的,一定是那個勇氣號,除了它,不會有別人。”格薩特滿臉怒色的叫道。歐拉神色平靜的看了看格薩特,出聲勸說道:“好啦,不要氣了,那個勇氣號可以幫那個蓮蓬一次,卻不代表次次都能幫上,命令各艦停止攻擊,省得對方狗急跳牆,增加不必要的傷亡。”

歐拉一方的停火讓屬於蓮蓬的星艦產生了疑惑。已經上過一次當的蓮蓬等人不想要再上當,不過眼下離開這裏纔是最要緊的。只有離開了這裏,才能考慮之後的事情。

任由蓮蓬帶着她手下各個帶傷的星艦離開了戰場,一頭鑽進了流星羣,歐拉也緊跟着下令全艦原地休整,養精蓄銳以後,直接向愛瑪星前進。

流星帶內,蓮蓬臉色難看的看着夜羽,沉聲說道:“拿下!”立刻有兩名護衛上前將夜羽拿住。夜羽沒有反抗,只是平靜的看着蓮蓬,想要聽聽蓮蓬打算怎麼處置自己。

“你知道自己錯在哪裏了嗎?”蓮蓬沉聲問道。

夜羽聞言一愣,隨即答道:“事先預計不足,沒有成功擊沉歐拉的旗艦……”

“夠了!你是在告訴我你都做了什麼嗎?”蓮蓬打斷夜羽的話道。夜羽聞言閉上了嘴,靜靜的看着蓮蓬。蓮蓬見狀瞪着夜羽緩緩的說道:“你不聽命令,擅自開戰,造成了我軍的重大損失,在短時間內我們是無法對歐拉的艦隊形成牽制了。”

“我當時只想着替義父報仇……”夜羽訕訕的說道。

“報仇?我也想要報仇,但我不會爲了報仇把自己也給搭進去。也不會爲了報仇不顧大局,拿自己同伴的生命當兒戲。夜羽,我要處罰你。”

“是,任憑大人處罰。”在正式的場合,夜羽是不會喊蓮蓬名字的,只會和別人一樣喊蓮蓬爲大人。

“一擼到底,你要從士兵做起。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這艘旗艦上的一名普通士兵,下去收拾行李吧。”蓮蓬面無表情的宣佈了自己的處罰決定。

聽到被人揹後戲稱爲蓮蓬身邊“四天王”之一的夜羽被處罰,其他星艦的艦長總算是心情好了一點。就如蓮蓬所說的那樣,如果不是夜羽的冒進,這一次的損失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只是現在……

“韓宇他們呢?”處理完了夜羽,蓮蓬看了看四周沒有韓宇等人,不由輕聲問起了自己身邊的侍女。新來的侍女聞言連忙答道:“大人,韓宇大人還沒有與我們匯合。”

“……是嗎?”蓮蓬的心頭浮現起一絲擔心。

與此同時,藏在流星帶邊緣的韓宇正在和林珂等人商量下一步的打算。韓宇覺得應該出去給歐拉那些星艦來此狠的。他的理由很簡單,遭過賊的人家絕對不會想到賊在走後還會再來一趟,眼下的歐拉那些人就是那種狀態。總認爲事情已經過去,蓮蓬的攻擊怎麼也要過段時間。

而提出反對意見的就是寧平。寧平認爲,這種時候還是儘早和蓮蓬等人匯合,看看他們是什麼打算,免得雙方之間出現誤會。

兩個人的想法都沒錯,經過一番爭執,在韓宇使用了一點不正當的競爭手段過後,寧平不得不放棄了自己原先的主張,準備給自以爲已經高枕無憂的歐拉以及他的艦隊送上一份心意。

利用變色龍系統,韓宇一行人的勇氣號很順利的到達了歐拉的旗艦前,看着歐拉旗艦的破損程度,韓宇衝着已經準備就緒的菲爾德狠狠的揮了下手。只是還沒等菲爾德開炮,勇氣號卻突然出現了震動,就這麼一下,菲爾德打偏了目標。

“幹!”菲爾德鬱悶的大叫一聲,機會只有一次,錯過了就不知道猴年馬月會再來。已經現形的勇氣號頓時就讓歐拉的遠征艦隊大驚失色,當即便開始準備攻擊。只是因爲距離歐拉的旗艦太近,投鼠忌器之下,沒有誰敢發第一炮。

這種情況一直僵持了有大約一刻鐘,待在旗艦上歐拉突然向勇氣號提出想要見見韓宇。對於這個要求,林珂等人表示了強烈的反對。而韓宇一意孤行,在和林珂等人解釋未果之後,索性不再爭辯,直接用實際行動否定了林珂等人反對。

……

“你就是韓宇?”見到韓宇面得歐拉有些意外的看着韓宇問道。

“不錯,就是我,如假包換。”韓宇微笑着答道。 無論何時何地,人才都是難得的。想要有所成就,那招攬人才爲己所用,都是必須且不可缺少的,即便是再有才能的人,也必須想盡一切辦法的招攬任何擁有特殊才能的人。但是,有才能的人,一般都是心高氣傲的,在別人選擇他的同時,他也在選擇着自己想要效力的對象,而選擇的條件,往往是和身份,地位以及聲望相關的。就比如歐拉,在沒有取得實權之前,歐拉並沒有得到多少人才的青睞。但在歐拉取得了實權,成爲牌社真正一言九鼎的會長以後,那些人才在選擇效力對象的時候,才把歐拉作爲可以考慮的對象之一。聚集在歐拉身邊的人才越來越多,也讓歐拉說話辦事的時候底氣越來越足,再不像以前沒有奪權的時候,手下只有小貓三兩隻,還要時不時擔心那三兩隻小貓會被人拐走。

也因爲人才的增多,歐拉原本對待人才的態度正在悄然改變,這種改變就是歐拉自己都沒有察覺。

看着真的和自己面對面相見的韓宇,歐拉的感覺很微妙。對於韓宇,歐拉可以說是有所耳聞的,不過也只是有所耳聞。聽說這是一個擁有火焰能力的超能力者,聽說這是一個對自己的朋友很真的人,聽說這是一個膽大包天,什麼都敢幹的惹禍精……這種種的聽說,讓歐拉對韓宇有點好奇,當然讓歐拉對韓宇感到好奇的最大原因,卻是聽說這個韓宇,跟自己的那位師妹蓮蓬有一腿。現在卡電腦了韓宇,歐拉感覺那個聽說應該是真的。在歐拉看來,如果沒有一腿,這個韓宇是不會這樣不求報酬的幫助蓮蓬的。

生活的環境讓歐拉對待一切事物都存在一個估價的習慣,在歐拉的眼中,這世上沒有什麼是不能出賣的,之所以不背叛,只是出的價碼不夠而已。

“蓮蓬,還好嗎?”歐拉緩緩的問道。

“不怎麼好,自己的親生父親被自己視爲兄長的師兄給害死了,你覺得會好嗎?”韓宇滿面微笑的反問道。

被刺了的歐拉輕咳一聲,轉移話題道:“你覺得,蓮蓬能報仇成功嗎?”

“這個我還真是不好說,看吧。”韓宇聞言聳了聳肩,兩手一攤答道。

歐拉突然有點難受,對微笑着的韓宇有種狗咬刺蝟,無處下嘴的感覺,沉默了半晌之後才緩緩的說道:“……說實話,你讓我感到很吃驚,原本我也只是一句戲言,卻沒想到你竟然會真的來見我。”

“哦,是嗎?那我真是感到很榮幸啊。不過你可不要誤會,我來這裏,只是想要看看蓮蓬的仇人是長得什麼樣,也免得以後出現誤殺的錯誤。”

“哼,你能殺得了我嗎?”歐拉聞言眉毛一挑,冷聲問道。

“要不要試試?”韓宇嘴巴一咧,笑看着歐拉反問道。

話音剛落,站在一旁的格薩特立刻閃身擋在了歐拉的面前,高聲呼喝道:“護衛!”

“哐”的一聲,接待室的大門被全副武裝的護衛強行撞開,將韓宇包圍在了中央。看到這些人緊張的樣子,韓宇撇了撇嘴,一臉鄙視的看着格薩特。

歐拉感到很沒面子,爲韓宇的無禮,同時也爲格薩特的緊張過度。人家還沒怎麼樣就這樣,顯得自己好像很貪生怕死似地。

“都退下,沒看出人家只是在開玩笑嗎?”歐拉沉聲說道。

“可是大人……”格薩特聞言連忙說道,只是不等格薩特說完,歐拉再次重複道:“退下!”這一次的語氣變得比剛纔還要嚴厲,讓格薩特不得不命令護衛們退出了接待室。

假戲成愛 看着那些護衛一臉警惕的退出了接待室,韓宇歪着頭打量着歐拉,開口說道:“看不出來,你小子還是挺有種的嘛。你就不怕我真的動手幹掉你?”

“根據我得來的情報分析,你這個人不是那種爲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刺殺那種下作的事情,你是做不來的。”歐拉自信的答道。

韓宇聞言微微一笑,的確就像歐拉所說的那樣,刺殺的事情他做不來,他更喜歡堂堂正正的發起進攻。這次之所以來見歐拉,也正如韓宇對歐拉說過的那樣,就是來認認人,免得以後殺錯了人。至於現在,韓宇還沒有動手的興趣。

“你讓我來,只是爲了見我一面?”韓宇出聲問道。

“當然不是,我叫你來,只是想要試試看能不能將你招攬過來。人才難得,你的能力還是有的,要是因爲蓮蓬的關係而讓你的才能就此消失,難免有點可惜。怎麼樣?爲我效力如何? 腹黑魏少請妻入局 我可以給你蓮蓬給你的報酬的兩倍。”歐拉試探的說道,心裏對可以招攬到韓宇卻只是不抱多大希望。

果然就如歐拉所想的那樣,韓宇上下打量了歐拉一番,遺憾的說道:“可惜了,你是男的。”

“?”歐拉聞言一愣,不過隨即醒悟過來,開口對韓宇保證道:“如果只是想要女人,不管多大歲數,只要你提出來,我都可以爲你找到。”

“呵呵……你還真是看得起我,可惜我對女人是很挑剔的,不是什麼貨色都可以打發走我……”

“就算是一國公主,只要你開口……”站在歐拉身側的格薩特突然開口對韓宇說道。

“未請教……”韓宇看了看格薩特,出聲問道。

“在下格薩特,現爲歐拉大人的軍師。”

“哦,軍師啊,久仰久仰……”

“客氣客氣。”

“嗯,我的確是在跟你客氣,就算是剛纔,我也是頭一回聽說你的名字。”

聽到韓宇的話,格薩特的臉色一僵,不知道該如何接下茬,發飆好像不是時候,但就這樣不說話,好像也有點不合適。就在格薩特有點糾結的時候,歐拉開口解救了格薩特,對韓宇說道:“這麼說,你是不打算接受我的好意了。”

“嘿嘿……你的招攬我不感興趣。”韓宇聳了聳肩後答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