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唐雪是水屬xìng身體,修鍊的是水系功法,在自己送給她的水靈石輔助下,短短時間內,她體內水之脈的那些穴位關口,就已經有了隱隱鬆動的跡象,一旦成功打通水之脈,唐雪的修為,就能進入靈氣一層境界,成為一名真正的修鍊者,也會立即擁有遠超常人的實力。


帶著唐雪一起也好,如果她有機緣的話,或許在水靈氣的修鍊上,能夠獲得突破。

「葉寒,我媽怎麼和你說的?」

見葉寒結束了和母親的通話,唐雪小心翼翼的問道,雖說她來找葉寒之前,已經徵得母親同意,但又怕母親會突然反悔,因此心裡有些忐忑。

看著唐雪那張jīng致有如天使般的臉蛋,葉寒嘆了口氣,有些鬱悶的道:「唐二小姐,恭喜你……」


「耶!」不等葉寒把話說完,唐雪就已經興奮的歡呼起來,大聲道:「太好了!我就知道,我媽一定會同意的!葉寒,這次你可別想甩掉我!」

唐雪的最後一句話充滿了歧義,於是又引來四周不少人的曖@昧目光。

葉寒苦笑道:「唐二小姐,你倒是高興了,我卻要受苦了。」

「你苦什麼?」唐雪撇撇嘴,道:「你有美女免費陪著到處遊玩,該高興才對!」

葉寒沒好氣的道:「慕阿姨把你託付給了我,讓我照應著你,有了你這個累贅,我還有什麼zìyóu?唐二小姐,咱們先說好了,這一路上,你要乖乖聽我的話,否則……」

唐雪飽滿胸脯一挺,毫不畏懼的道:「否則怎麼樣?你要是敢欺負我,我就告訴我媽!」 「我就敢欺負你,怎麼著?」葉寒「嘿嘿」一笑,左右看了看,小聲道:「慕阿姨剛才在電話里說了,讓我監管著你,該打就打,該罵就罵!所以你要敢不聽話,我就狠狠打你屁股!」

唐雪小臉一紅,想象著葉寒手掌拍打在自己屁@股上的情形,不由覺得臀部又麻又癢,嬌軀扭動了一下,咬著嘴唇低聲道:「你敢……」

葉寒看著她一副羞不可抑的模樣,想到當初在她閨房裡為她「摸骨」時的旖旎情形,心頭一熱,心想這一路往來數千里,自己和她又要朝夕相處,是不是趁著這難得的機會,和她重溫幾次「摸骨」的感覺呢?

唐雪抬起頭,正迎上葉寒那一雙火熱的目光,她大眼睛眨了幾下,似乎明白了什麼,手指輕捻著衣角,羞喜無限的看著葉寒,秋水明眸之中,竟也生出萬種風情。

這小丫頭現在就這麼會撩人了,再過幾年還了得?肯定又是個讓人神魂顛倒的尤物啊!

葉寒暗暗感嘆。

早上九點,醫療隊一百餘名乘客分乘兩輛客車,駛往燕京機場。

葉寒所有的東西都放在了儲物戒中,需要什麼隨時都可以取出,而唐雪也只背了一個旅行背包。醫療隊一百多人里,就數他們兩個人帶的東西最少。

唐雪已經知道葉寒手中儲物戒的存在了,小丫頭對這奇妙無比的東西充滿了興趣,一路上不斷磨著葉寒,央求葉寒送她一枚戴,可葉寒已經說過,除非唐雪達到靈氣一層境界,否則別想碰這儲物戒。

於是唐雪下定決心,這次跟隨葉寒去西部山區,盡量減少玩的時間,努力修鍊,爭取在返回燕京之前,讓自身修為登堂入室,踏入靈氣一層境界,然後順理成章拿到葉寒的一枚儲物戒。

唐雪知道,葉寒在傳授自己修鍊功法的同時,還有其他幾名「弟子」,因此她才會有一種危機感,生怕自己落後於他人,以至於那枚儲物戒旁落。

下午一點左右,搭載著一百多名醫療隊成員的衛生部包機,緩緩降落在寧西機場,安西市zhèngfǔ派來專車,將醫療隊成員接到事先安排好的市內一家酒店稍事休息,準備在三點左右召開一個內部小會議,最後再確定一下醫療隊的任務分工。

唐雪有些暈機,下了飛機之後,整個人就軟軟的掛在葉寒身上,蔫蔫的沒一點了jīng神,為此葉寒還取笑她,說她不在家裡開著空調好好納涼避暑,偏要跟著醫療隊來到這裡,簡直是自己找罪受。

為了方便照顧唐雪,葉寒和她住的是相鄰的兩個房間,把唐雪扶進她房間里的床上后,葉寒讓她躺著好好休息,自己來到了隔壁的房間里。

醫療隊的成員,大部分住在酒店的第九層,他們中的很多人都已經年過半百,jīng力不如葉寒這樣的年輕人充沛,坐了幾個小時的飛機后,覺得有些疲憊,就在各自的房間里小憩起來。

內部的小會議三點鐘左右才開,葉寒閑來無事,到了自己房間里后,盤膝在床,抓緊時間進行修鍊。

華夏西部地區的空氣,比東部地區要好得多,空氣中蘊含的天地靈氣也濃郁不少,在同樣的時間內,葉寒吸納入體的五行靈氣,明顯要比在皖中市時快得上幾分。

過了約莫一個小時,處在深度修鍊當中的葉寒突然感到一陣莫名心悸,他微微一驚,jīng神意念向著四面八方迅速蔓延開去。

隨著實力的提升,葉寒jīng神意念的覆蓋範圍也擴大了很多,以前只能洞悉百米之內的風吹草動,現在兩百米之內的任何突發qing況,他都能提前感應到,並迅速作出反應。


街道對面,同樣也是一座酒店,在相同的一個樓層房間里,一名膚sè微黑,身材中等的彪悍男子,正手拿著一個高倍高遠鏡,從窗帘的縫隙間向葉寒所在的房間里張偷偷觀望著。

「嗯?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彪悍男子忽然皺眉了皺眉,放下了手裡的放遠望。

彪悍男子是個身經百戰的優秀殺手,手上的人命已經達到了三位數,而像他這樣的殺手,天生就有一種遠超常人的敏銳直覺,葉寒蔓延過來的那股jīng神意念如水銀般無孔不入,也滲入到了他所在的房間里,讓他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那個叫做葉寒的獵物,果然不好對付!他難道已經覺察到我在偷窺他了?算了,下次再找機會!」

彪悍男子心念電轉,沒有絲毫猶豫,以最快的速度把身邊一把已經組裝好的高jīng度、大shè程狙擊槍拆卸完畢,連同望遠鏡一起放到了一個棕sè箱子里,然後拎著箱子,閃身衝出所在房間。

他似乎對這座酒店的建築構造極其熟悉,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出了酒店,鑽進了酒店外一輛銀sè小轎車,飛速馳離。

就在彪悍男子驅車駛離的十幾秒后,葉寒如幽靈一般出現在了他的房間里。

「媽的,已經溜走了?反應倒是很快,看來這個想對我不利的傢伙,jǐng惕xìng還很高呢!」

看著拉開了一線的窗帘,葉寒的眼中閃掠過一絲冰冷森然之sè。

片刻之後,葉寒回到自己的房間里,隨即又拍開了隔壁唐雪的房門。


慕秋萍把她的寶貝女兒交給了自己照顧,那自己就要盡到責任,現在有人在暗中「關注」自己,似乎來者不善,為了避免唐雪受到傷害,葉寒準備二十四小時不離她的身邊,以後兩個人乾脆就住在同一個房間里好了。

當然,唐雪肯定睡床,自己就睡沙發,這樣寸步不離的貼身保護,葉寒才覺得最為安全。

葉寒並沒有想著給唐平夫婦打電話,讓他們派人來接唐雪回家,以免唐雪遇到危險,遭受傷害,因為葉寒對自己的實力還是很有信心的,如果連一個女孩子都保護不了,不僅唐雪準會取笑他,就連他自己都覺得很沒面子。

「葉寒,什麼事啊?我的頭還有些難受,你就讓我再多睡一會兒吧……」穿著弔帶睡衣、露出半個香肩的唐雪起床給葉寒開了門,還認為他要叫自己起來,揉著惺忪睡眼,鬱悶的嘟囔道。

葉寒閃身進了她的房間,快步走到窗前,把窗帘拉得沒有一點縫隙,低聲道:「從現在開始,我要和你睡一起!」

「啊?」唐雪陡地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吃吃道:「葉寒你……你說什麼?和我睡一起?」

葉寒知道她誤解自己的意思了,不過想想自己那句話還真有些歧義,忍不住笑了起來,道:「別誤會,我的意思是,為了保護你的人身安全,以後咱們就住在同一個房間里。放心,我不會佔你便宜,你睡床上,我打地鋪或者睡沙發上,咱們井水不犯河水!」

唐雪鬆了口氣,拍拍高聳的胸脯,道:「嚇死我了!還認為你對我有什麼企圖呢!」

葉寒道:「我要是有企圖,早就得逞了,還用等到現在?行了,我說認真的,你仔細聽著。我覺得有人在跟蹤咱們……確實的說,那人跟蹤的目標很應該是我。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第一,繼續留下來,和我一起到山區去。但你必須聽話,時刻跟隨在我身邊,我來保護著她;第二,給你爸媽打電話,讓他們派幾個保鏢來接你回燕京或者皖中市……」

「不用說了,無論如何,我都會留下來和你一起的!你別想趕走我!」不等葉寒把話說完,唐雪就已經說道,對她來說,被人跟蹤,她只是覺得很新鮮很刺激,卻沒有任何的恐懼感。

葉寒正sè道:「好吧,現在你繼續休息,到三點的時候,我再叫醒你,和我一起去開會!」

唐雪乖巧的點點頭,重新鑽進了被窩裡,緊緊閉上眼睛。

她真的很想再一會兒,但卻怎麼也睡不著,彷彿感覺葉寒就坐在她的床邊,一直默默看著她似的。

「是不是我影響到你了?」葉寒從唐雪的呼吸節奏上,就知道她雖然閉著眼睛,沒沒睡著,床前,於是起身坐到她的床前,伸出兩隻手,輕放在她的頭上,柔迅捷道:「我給你做個頭部按摩,很快你就能睡去……」

唐雪睜眼看了他一下,「哦」了一聲,臉上帶著幾分羞喜表情,也不說話,任由葉寒的雙手十指在自己小腦袋上輕按緩揉。

果然,葉寒的雙手彷彿擁有著無窮魔力,沒過兩分鐘,在他的緩緩按揉下,唐雪就覺得眼皮發沉,不知不覺間熟睡過去。


葉寒就坐在唐雪房間里的沙發中,調息打坐起來,同時jīng神意念四散外放,提防著可能會有的危險。

兩點五十分左右,葉寒把沉睡中的唐雪叫醒,讓她去睡了把臉,清醒清醒,然後帶著她一起,到酒店的會議室里,參加醫療隊分組出發前的一次會議。

會議五點鐘左右結束,一百多名醫療隊成員聊了一會兒,就去吃自助晚餐。

晚飯後,唐雪本想讓葉寒帶自己去逛街,卻被葉寒毫不客氣的拒絕了,理由是外面魚龍混雜,別有什麼危險,還是呆在酒店裡安全。 次rì一早,義診醫療隊的百餘名成員分成十個小組,由事先選出的十名小組長帶隊,在酒店前的停車場上集合。

以葉寒為組長的這一支醫療小組,算上臨時加入進來的唐雪在內,一共十六個人,其中年齡最大的一個是三十八歲,最小的十六歲,平均年齡,是十支醫療小組裡最年輕的。

十輛由華夏慈善基金會贊助的醫療救護車,在停車場上一字排開,簡短的動員會之後,十支醫療小組分別坐上了醫療救護車,出發前往目的地。

這次義診的十個目的地,基本上都是一些坐落在偏遠山區里的小山村,那裡經濟落後,交通不便,村民們看病十分困難,醫療隊去為他們義診看病,大多數情況下都需要步行,其間還有可能要翻山越憐,非常辛苦。

葉寒所帶領的這一支醫療小組,因為成員普遍年輕化,所以最辛苦的任務理所當然就落在他們身上。他們此行的目的地,是寧西市西南兩百公裡外的一片山區,那一帶山區方圓百里,分佈著大大小小十幾個山村,人口數千。

雖說那一帶山區屬於崑崙山脈的外圍,地勢比較平緩,但山路依然難行,醫療救護車是根本進不去的,想進出山村,就只有靠兩條腿步行,另外還要帶上一些醫療器械和藥品,對醫療小組的成員來說,是個不小的考驗。

當然,葉寒是不在乎什麼的,他走這樣的山路,如履平地。

至於唐雪,葉寒一點也不擔心她,經過這幾個月的功法修鍊,唐雪的身體素質大幅提高,比其他那些看似強壯的男醫生強得太多了,幾十里的山路,應該還累不倒她。

當天下午,醫療救護車到達山區外圍的一個偏遠落後小鎮上,醫療隊成員在小鎮上休整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在當地鎮zhèngfǔ安排的一位嚮導帶領下,向著山區內進發。

進山之前,醫療小組的許多成員jīng神飽滿,渾身上下彷彿有使不完的力氣,但進山之後的殘酷現實,卻遠超他們的想象,也嚴重打擊了他們的熱情和積極xìng。

按照那名嚮導所說,山裡面距離小鎮最近的一個村落,也有四十多里的山路要走,也就是說,要想到達那個小山村,醫療小隊需要步行四十多里。

在平坦的水泥路面上走四十多里遠,都會覺得很累,更何況腳下的山路還遍布石子、崎嶇不平?醫療小組才走了十幾里遠,就開始有人叫起苦來,葉寒見大多數人都有些疲憊的樣子,於是讓大家原地休息片刻。

「雪兒,看你的樣子,似乎一點不累啊!」葉寒見大家都坐在山路邊的石頭上休息,只有唐雪雙手拿著掛在脖子上的相機,對著四周的山光水sè拍個不停,笑了笑,指著醫療小組裡一位姓李的年輕女醫生道:「你要是覺得還有餘力,一會兒幫李醫生拿著藥箱吧!」

李醫生年齡在三十歲上下,身上背個大藥箱,此刻正坐在不遠處的一塊石頭上休息,不時用手帕擦抹一下額頭上冒出的一層汗珠。

「小姑娘身體真好,肯定是經常鍛煉吧?」看著唐雪活蹦亂跳的樣子,李醫生一臉羨慕之sè,問道。

「是啊!」唐雪甜甜一笑,走到李醫生身邊,伸手去拿她藥箱,道:「李醫生,葉組長下命令了,我幫你拿著藥箱。」

李醫生忙道:「不行,不行,這藥箱挺重的,哪能讓你一個小姑娘拿?你正長身體的時候,別累壞了!」

葉寒笑著擺擺手,道:「李醫生,你可別小看唐雪,她可是練過功夫的,力氣比你大多了,你就放心把藥箱交給她吧!」

從這裡到最近的一個山村,還有二十多里的山路要走,李醫生想想就覺得心悸,如果自己執意背著藥箱走,這二十多里的山路,不知道中間要歇息多少回,說不定還沒到山村,天就已經黑了,因此聽了葉寒這話后,李醫生也沒有再堅持,客氣了幾句,就把藥箱從肩頭上拿下來交到唐雪手裡。

唐雪接過藥箱,斜挎在自己的左側肩膀上,沖著葉寒皺皺鼻樑,吐吐舌頭,扮了個鬼臉。似乎在說「你讓我背,我就背!哼,一個藥箱而已,小菜一碟!」

葉寒搖頭笑笑,走到小組裡另外兩名女醫生面前,把她們的行李接了過來,掛到自己身上。

醫療小組的十六人在原地休息了二十分鐘左右,然後在那名嚮導的帶領下,繼續向小山村進發。

這樣走走停停,途中每個人補充了一些水和麵包,在下午五點鐘的時候,那名嚮導抬手指向前方,道:「前面就是余家村了。」

葉寒低頭看看手機上的時間,嘴角不由露出一絲苦笑,四十多里的山路,醫療小組硬是走了將近十個小時,這樣算下來的話,他們要走遍劃分區域內的十幾個山村,僅僅花費在山路上的時間就要至少半個月,再加上還要在每個村子停留歇息,為村民們義診,合計起來,一個月時間恐怕都不夠用。

「這樣下去可不行,我根本抽不出多少時間去尋找修鍊地點。得想想辦法啊……」葉寒眺望著前方山腳下的余家村,心中暗想。

余家村全村有兩百多戶人家,近千人口,在方圓百里之內,算是個中等規模的山村了。

村民們之前已經接到了縣裡傳來的消息,知道國家近期會派一支醫術jīng湛的醫療隊來山村義診,不少身患疾病,又沒錢醫治的百姓早就急切期盼著醫療隊來了,因此當葉寒這支醫療小組來到余家村時,幾乎全村老少都涌到了村口列隊歡迎。

原本安靜詳和的小山村,因為醫療小組的入駐,立即變得熱鬧起來。淳樸善良的村民們把這些從京城遠道而來的醫生們當成了「大人物」,看向他們的目光充滿了新奇。小孩子們躲到自家大人身後,髒兮兮的小手緊抓住大人的衣擺,靈動的眼睛在十幾名穿著印有紅十字標誌白sè上衣的醫生們身上來回掃視。

唐雪不是醫生,也沒穿印有醫生標誌的衣服,但她卻無疑是這支醫療小組中最引人關注的。尤其是村民中一些和唐雪年齡相當的少女,目不轉睛的看著長相甜美、身材曼妙、肌膚勝雪、氣質高貴,整個人宛如公主一般的唐雪,眼中流露出羨慕無比的神sè。

這樣一個如同從畫中走出來的少女,哪怕是在電視上,她們見的都很少。

「看來美女就是好,走到哪裡都是受歡迎的啊!」看著四周一道道聚集到唐雪身上的目光,葉寒笑著低聲對唐雪道。

「也有幾個小姑娘在偷偷看你這個小帥哥啊!」

唐雪「咯咯」一笑,見四周圍的小孩子不少,把藥箱還給李醫生,取下身後的旅行背包,從背包里拿出幾袋nǎi糖和果凍來,蹲下身,臉上帶著chūn花般的笑容,沖著四周的小孩子們招了招手,脆聲道:「快過來!快過來!姐姐給你們發糖發果冰,很好吃的哦!」

唐雪的容貌和笑容,天生就有一種極強的親和力,讓人容易接近,那些小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猶豫了一下,然後就受不住了糖果和果漿的引誘,從父母親人身後爭相跑出,簇擁到了唐雪的身旁。

「姐姐!」

「姐姐!」

「我要糖!」

「我要果凍!」

在唐雪的言語誘@惑下,一幫小孩子圍在她身邊歡快叫著,把唐雪樂得不斷發出銀鈴般的嬌笑。

看著唐雪和一幫小孩子鬧成一團,葉寒不由啞然而笑,他和其他十幾名醫生可沒這份閑心,找到余家村的村長后,雙方進行了一番交流,決定把義診地點設在村長家裡的大院中,明天一早,開始為村裡的村民檢查身體、診治病情。

走了一天的山路,醫療小組的十幾個人,除了葉寒和唐雪之外,一個個累的筋酸腿軟,當天晚上,分別在幾個村民家裡休息,雖然條件簡陋了一些,但疲憊之餘,也不講究那麼多了,吃過飯後倒頭就睡,很快就進入夢鄉。

葉寒和唐雪被安排在村長的家裡,住的是相鄰的兩個房間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