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唐宋嘆了口氣,低聲道:「抱歉,這時候應該陪著你們,可我沒能做到……」


方怡搖著頭:「別這麼說,又不是你願意,只是形勢所逼。其實這樣也好,至少你還有個目標,要不然真無所事事才可怕。」

想想也是,如果自己在這個世界變得無敵又沒辦法去別的世界,那才是可怕。

方怡繼續說道:「我剛跟紫晴商量了一下,我們就住在郊外的這個別墅,不過要擴大一些,弄一些田地種菜什麼的。然後,我們開始跟她學修鍊。雖然我跟方雅不能現在修鍊,但我們可以先熟悉那些法訣。回頭,你把法訣整理出來給紫晴,她會教我們。遲早,我們也要跟著你走南闖北,到時候總不能什麼本事都沒有。」

唐宋心頭很是暖和,輕柔點頭:「好,不過你們別太辛苦,注意保護好自己……」

種種菜,看看法訣,何嘗不是消磨時間的好辦法。想要入門修鍊可不容易,要先懂得身體經脈。她們作為孕婦又不能強行灌輸意念,只能靠自己領悟。方雅到還好,方怡恐怕有些吃力。

其實唐宋也在想,這次出去努力把世界完善,以後把全家都接到自己的世界,隨時跟著自己走南闖北……

不多會,車子到集團,雷亮夫妻倆在門口等著。

停好車子,唐宋牽著方怡走過去。打了招呼,唐宋掃著雷阿姨,輕笑道:「哎呀,精神恢復得挺好。」

雷阿姨輕聲嘆道:「總得活著,改變不了的事情就不要去想,好好過每一天。我身體沒什麼事了,就想著讓他儘快過來,不然他在家煩得很,走來走去。」

雷亮老臉一紅,尷尬笑起來:「唐總,方總,我確實有點心急了。」

唐宋不以為然聳肩:「心急才好辦事,走,我們進去再說。」看得出來,雷亮還真是躍躍欲試,估計夫妻倆這幾天談了不少,對那件事也算放開了。

正如雷阿姨所說,已經沒辦法改變,再怎麼糾結也沒用,還不如放寬了心態呵護好彼此……

帶著雷亮他們到辦公室,唐宋又讓助理去安排董事大會。方怡到底是專業一些,她先跟雷亮交代清楚集團的情況,包括遺留問題以及她之前想到的發展方向,盡量給雷亮多一點信息。

忙裡忙外,雷阿姨沒幫上什麼忙,只是看到丈夫忙碌的樣子,她很高興。丈夫天生就是管理人的料,讓他在家呆著可不是一般的難受。這半年以來,她又怎麼會看不出自己丈夫憋得慌……

到十一點多,董事大會召開。

走進會議室,裡邊一陣熱鬧。一見到雷亮進來,好多人都是露出苦笑,都知道日子不好過了。

唐宋沒有坐下,掃視人群,輕抿著微笑:「怎麼一個都愁眉不展的,放心,雷總雖然強硬,但不吃人。情況相信大家也基本都清楚,我就不重複了。從今天開始,我卸任,集團所有事務交給雷總,他掌管我所有的股份,擁有一切執行權。」

眾人立即交頭接耳議論,畢竟股權也都交出去,意味著集團轉讓給雷亮了。

雷亮皺著眉頭想說什麼,唐宋按著他的肩膀,繼續說道:「我呢,臨走之前有些話得跟你們說明白。第一,關於集團發展方向以及未來,如果你們覺得雷總有什麼不對,可以提出意見。但是,不要無理取鬧。第二,不要以為我不在,有些人就可以膨脹,可以腐敗。算是警告吧,只要我聽說有人出什麼問題,不好意思,你們很清楚我的手段。第三,集團的利益,這一塊我會跟雷總交代清楚,該是你們的就一定要給你們,這點你們放心。」

方怡站起來接過話:「我可沒離開,只是暫時修養,可別當我不存在。以後有什麼意見或者衝突,希望你們能好好處理。在做都是老油條,資歷比我還老,相信能處理好……不管你們服不服,反正集團都要交給雷總。覺得不爽,憋著吧!」

這話倒是讓唐宋驚訝,一般這種話都是他說,沒想到方怡這個冷總裁也不含糊…… 董事會結束,等人群出去,雷亮按捺不住苦笑:「其實沒必要把股份都給我,讓我有支配權就可以了。」

唐宋不以為然:「只有拿到真正的掌控權,你才能真正管理好集團。雷總,集團就交給你了,以後我們沒錢了可還得問你要錢呢。」

雷亮更是哭笑不得,總感覺唐宋這麼玩有點大,超乎了他的預想。雖然之前也提起過,可他始終沒太在意,誰曾想真把這股份全部交給自己……

方怡倒是知道唐宋的性子,既然選擇信任雷亮,就一定會全權交給他。再說了,金錢對現在的他們來說真沒太大意義,以後是否留在這個世界都是一回事呢。

嘆了口氣,雷亮輕聲道:「既然你玩得這麼大,我也奉陪到底。你放心,不敢說一定能怎麼樣,至少我可以保證我用心管理。」

唐宋抿著微笑:「這可就跟我沒關係了,反正接下來是你的工作。我的任務完成,我們現在可以瀟洒去了。」

看了一眼方怡,雷亮翹起大拇指:「服,這等豪氣,也就你能做得到!」

這麼大的集團,說送人就送人,還有誰?

雖然雷亮也自認為等以後股份還是會還給唐宋,可萬一中間出現什麼差錯呢?

可以說唐宋的這等魄力,不僅震撼到了雷亮,就連集團辦內的其他高層也都是震撼了一把。董事長甩手,總裁也甩手,還一分錢都沒帶走,彪悍!

跟雷亮聊了一會,到十二點多,唐宋跟方怡離開集團。

車子出了大門之後,方怡回頭看了一眼,頗為不舍的輕聲道:「還真有點捨不得,以前的目標就是要做到這一步,現在突然做到了,反而有點……」

唐宋抿著微笑:「層次不一樣了,總要放手。等孩子出生之後,如果順利,我們估計要離開這個世界。這裡,已經不適合我們。」

「我知道。」方怡點著頭,「人到了一定層次,觀念也在改變。不僅是你的觀念,我們的觀念也在改。」

雖然她沒能修鍊,可她知道什麼叫實力,也很清楚以後該追求什麼。自從知道外面還有無限個世界,方怡就很清楚,自己跟著他就不可能再這個世界呆著……

回頭看了她一眼,唐宋也沒說什麼。只是他忽然意識到,周圍的人心態都發生了改變,包括陳英。

他忽然發現,傳說中的無欲無求其實不是不可能,等實力到了某種程度,會不會什麼追求都沒有?

可唐宋又想,如果連追求都沒有,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回家吃了飯,唐宋就開始倒騰起來。要把別墅的安保加強,確保沒人能輕易闖入,還要給方怡她們弄一塊地種菜。安保這一塊唐宋其實也清楚,普通人肯定進不來,畢竟別墅樓的保安都是他的人。如果是實力超強的,估計也是從別的世界進來,紫晴未必是對手。

木靈給的聚靈珠確實厲害得很,唐宋把它藏在別墅樓的柱子里,整個別墅的空氣變得清新許多,靈氣也在增加。有了聚靈珠,他也不用擔心孩子有什麼問題,只要趕在孩子出生之前把世界完善就行。

很難得在家呆了三天,可惜也就三天。第三天晚上,他就接到木靈的催促,不得不啟程出發了。

不是星標裡邊的世界,而且木靈說那個世界沒有天主,是個自由飛升空間……

但唐宋出現在新世界的時候,正好也是天黑。依然是跟往常一樣,荒山野嶺的。

以唐宋的經驗,這個世界的實力應該挺強,因為空間壓力很大,他的飛行速度要比往常慢得多,估計比柳莎的那個世界還要強大。

等天色朦朦亮起,唐宋總算離開山林,出現在一個鎮子外邊。大清早的就看到好多人進出鎮子,看他們的裝扮,唐宋又鬱悶了。

是古代裝束,基本都是長頭髮,還使用木輪車,頓時就讓他顯得格格不入了。

這不,隨著他靠近,正在進入鎮子的好多人都奇怪的看著他,一個個眼神尤為怪異。

神念展開,唐宋驚奇的發現探查面積非常小,最多也就能擴散到是兩千米左右。更奇怪的是,沒辦法探查其他人的丹田,根本沒辦法判斷對方那過的實力。

看樣子,這個世界的制度相當奇怪,跟以前接觸的完全不同……

沒有細想,唐宋走進鎮子裡邊。天色才剛亮,鎮子就已經開始熱鬧了,不過大多都是買菜,倒是跟現代有幾分相似。

唐宋發現,這世界用來交易的並不是金錢,而是一種奇怪的石頭。黑色,有點像是煤炭,其中還蘊含著一絲奇怪的力量。而且黑色純度有差異,帶白一些的似乎便宜一些。大小也很講究,似乎經過打造,上面好像還有紋路,估摸著是某個機構專門頒發的。

也就一條街熱鬧,其他的都還很冷清,店鋪都沒開門。唐宋不得不折返回來,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該去哪裡。

木靈就說要找天丹,可天丹是什麼也不肯說,這個世界怎麼回事也不清楚,怎麼找?

半年的時間,真是無從下手……

「嘿那個奇怪的小夥子。」正愣神,遠處傳來叫喊。

唐宋轉過頭去,是一個賣菜的大叔,咧著嘴看著。喜上眉梢的走過去,唐宋輕聲問道:「大叔,你叫我?」

大叔上下打量著他,笑道:「看你這一愣一愣的,是來參加選拔的吧?可惜你來早了,這天才剛亮,少說也得再等幾個時辰。」

選拔?

唐宋抿著微笑:「大叔,我從山裡出來,對外邊不是很清楚。你看這樣行不,我幫你賣菜,什麼都不要,你就跟我說道說道?」

大叔眼前一亮:「哈,那行。小夥子,你看起來像是靈者,也做這活兒?」

靈者,應該是這個世界的修鍊之人。

唐宋蹲下來幫他整理青菜:「瞧你說的,我從山裡出來,什麼不做?大叔,你可得跟我說道說道,要不然我被人騙了都不知道。」

大叔樂呵了,蹲下來跟唐宋開始訴說起來。有人來買菜,唐宋相當積極的過去忙活…… 劉宇告訴我說白紙燈籠裏的蠟燭火焰和那三個失蹤的人的安危有關係,只要活人的氣息變弱了,那屍蠟做的蠟燭火焰就開始起變化。現在這種火焰情況說明有人遇到了生命危險,而且十分危急。

這下糟了,於是我倆開始拼命的跑,朝着剛剛火焰指着的方向跑去,希望還能來得及。

一路上不少鬼魂也在往我倆跑去方向走去,這些鬼魂臉上的表情都很奇怪,看上去都有些興奮,就像有什麼值得高興的事情一樣。越是這樣,我心裏越是感到不安。

劉宇沉着臉,皺着眉頭臉色十分凝重,從剛剛開始一句也沒說過。沒多久,我們就來到了一處圍着不少鬼魂的地方,這裏是一片乾枯的樹林外圍,這麼多鬼魂圍在這裏不知道是因爲什麼。

“小心,我倆悄悄走進去看看情況。”我和劉宇在鬼羣外圍停了下來,劉宇往鬼羣裏看了一眼,然後對我說道。

我點了點頭,跟着他一起開始小心翼翼的往鬼羣裏走去。我察覺到鬼羣正中央似乎有陽氣散發出來,難道這些鬼魂圍在這裏是因爲那兩個活人?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情況就真的糟了。被這麼多鬼魂圍住,想要活命基本上不太可能,就算是我和劉宇出手救他倆,但應對這麼多鬼魂,都不一定能把他倆救出來。

圍在這裏的鬼魂都在拼命的往裏擠,我和劉宇擠在當中,好不容易纔擠破腦袋來到鬼羣中心這,等到了那我頓時愣住了,倒吸一口涼氣,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幕。

眼前的一幕實在是太血腥了,只見地上躺着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他眼珠大大的睜着,臉頰上還殘留着兩道淚痕。他已經沒了生息,臉上的表情定格在他死前的恐懼和絕望的表情。五六隻鬼魂撲在他身上,他的肚子被開膛破肚,血肉正在被那幾只鬼魂啃食着,不少鬼魂還在拼了命想要擠上去,吃上幾口。

我捂住嘴巴,差點沒忍住吐了出來,身旁的劉宇臉色也沉了下來,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小聲的說了一句還是晚了。我倆在發現情況不對的第一時間就慌忙趕了過來,但最終還是沒能趕上,我倆趕來的時候,那個躺在地上,現在正在被啃食的男人已經被鬼魂給弄死了。

現在唯一的一個好消息就是這裏只有一個人的屍體,也就是說另一個人不在這裏,我倆還有機會找到他,把剩下的那個人救出去。

“師兄,我倆現在要怎麼做,他怎麼辦?”我指着地上的那具正在被鬼魂們啃食的男人屍體問道。雖然之前和這位富家子弟沒有交集,但是看到一個大活人在眼前被鬼魂分食,心裏還是很不是滋味。

劉宇嘆了口氣,十分無奈,說這裏的鬼魂數量太多了,而且人已經死了,我倆和這些鬼魂發生衝突的話反而會暴露身份,對接下來找剩下那個人不利,所以還是悄悄離開就行,不用引起不必要的衝突。

他說的很對,現在爲了這個已經死去的人讓情況變得更糟不划算。接下來還有一個人要找,所以還是什麼都不做爲好,也只能對這個已經慘死的富家子弟說聲抱歉了。

於是,慢慢的我和劉宇退出了鬼魂羣,離開了這裏。

離開了那裏之後,我心裏還是很不舒服,一旁的劉宇臉色也極差,相信他心裏也很不是滋味,畢竟是一個大活人就這麼死了,我們卻束手無策。

“我倆要抓緊了,剩下的那個人一定要儘快找到,不能讓鬼魂們先對他出手。”劉宇沉聲說道。

就這樣,我倆又開始找三人中最後剩下的那個人。走了一會,白紙燈籠裏的屍蠟火焰終於又有了動靜了,開始朝一個方向指着,我和劉宇也不敢再有一絲一毫的耽擱,加快腳步往蠟燭火焰指着的方向趕去。

此時白紙燈籠裏的火焰越來越淡,已經開始有些看不清楚了,眼看再過一會就要徹底熄滅了,要是在白紙燈籠裏的火焰消失之前沒找到那個人的話,那我和劉宇再想找到人,就十分困難了,甚至可以說基本上沒可能找到了。就算是我倆想要硬着頭皮找,時間也不會允許。

我和劉宇進來‘流離’的時間估計也過了兩三個小時了,很快天就要亮了,估計點着的香也快要燒完了。

我倆急匆匆的邊跑邊往四周看,眼裏看着越來越暗淡的綠光,心裏急得要命。但更糟糕的事情意外的出現了,不知道怎麼回事,‘流離’裏的陰風變得大了起來,瘋狂的颳了起來,手中提着的白紙燈籠差點沒被吹飛。

風颳得實在是太大了,連要邁出腳步走都很困難,狂風裏摻雜這沙粒,吹得我睜不開眼,更不用說在這種情況下找人了。大風之後,一直灰濛濛的,烏雲涌動的天空中突然傳來了一陣陣轟鳴的雷聲,但是卻不見閃電,只有雷聲。

“什麼情況,要下雨了?”我疑惑的問道,有些驚訝,沒想到在‘流離’之地這種地方,竟然也會下雨。

劉宇卻搖了搖頭,說不是下雨,‘流離’之地是不可能下雨的。他剛說完,不知道從哪裏竟然傳來一聲巨大的開門聲音,給人一種心頭一顫的感覺。巨大開門聲出現之後,陰風颳得更是兇猛了起來,我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快要被吹飛了。

“這是……糟了,沒想到我們會遇到這情況,可惡,偏偏在這節骨眼上。師弟,我們要趕緊離開這裏了,再留下去我們就走不掉了。”他眼中帶着恐慌之色,語氣凝重的說道,拉着我就要往回走。我兩手中的白紙燈籠裏的火焰也已經熄滅了,劉宇直接把它扔到了地上,任憑狂風把它吹走。

我發現鬼魂都開始往狂風颳去的方向走去,而且很有規律,有些鬼魂甚至排起了一排排的隊。

“到底怎麼了?”我心裏實在是疑惑,問道。

“鬼門關大開,陰間來收鬼魂了。”劉宇臉色凝重,緩緩說道。 天華大陸,靈者為尊。

很熟悉的模式,按照大叔所說,這世界的靈者很多,多到他自己也是靈者,只是剛入門。

大叔知道的並不多,他只知道靈者往上是靈士,然後是靈師,再往上他就不清楚了。每個等級有六個段位,達到圓滿才能突破。

真正吸引唐宋的是,大叔說其實靈者並非真正尊貴,上面還有一個,丹師。

丹師也是靈者的一種,只不過能夠煉丹,所以更容易突破,也更容易拉攏關係。不過丹師很難修鍊,一百個靈者都未必出現一個。

「大叔,你剛才說選拔……那個,我就聽說有選拔,卻不知哪個勢力選拔。」唐宋尷尬的轉移話題。

大叔一怔,怪異的打量了他一眼,解釋著:「這幾日是青華宗選拔弟子,這附近所有鎮子都有。要說這青華宗那可了不得,乃是我們龍華國內唯一的丹師門,帝國的煉丹師基本都是從青華宗出來。只不過,選拔也很嚴,並非實力強就能入門,聽說是依靠元氣是否附和煉丹。」

說著大叔四處看了一下,確認沒人偷聽,壓低聲音,「我聽說,現在選拔只是第一層,往後還有第二次選拔,第三次選拔……反正啊,層層篩選,真正能進入青華宗的估計不超過十個。剩下的,要麼是進入別的宗門,要麼是給帝國辦事,要麼就回去了。」

這也太誇張了,在一個帝國的所有鎮子都進行選拔,到最後卻只要十個,比例不是一般的低!

話雖如此,唐宋還真對這個青華宗相當感興趣。煉丹,會不會跟天丹有關係?

沒等多想,大叔忽然收拾東西:「走走,我們得轉到城南的菜市了。我跟你說,城東早一些,他們喜歡天亮就買菜,城南卻喜歡日出之後。城西最怪異,總是要等到晌午時分才買菜……」

唐宋這才注意,街道上好多人都急急忙忙的走了,讓他不得不感慨,普通人的生活真不容易。

跟著大叔去到城南,陽光已經照射,又是一條熱鬧的街道,比城東還要熱鬧。

往來的人不是一般的多,唐宋都懷疑這世界的人是不是都不種菜,亦或者農民很少……

幫著大叔忙了足足有兩個小時,太陽已經照射到頭頂,唐宋都冒汗了。

人總算少了一些,借著機會,唐宋跟大叔問了選拔的位置,自己一個人走了。

選拔在城中,當唐宋過去的時候,中央的廣場已經有很多人圍著。男女老少,好不熱鬧。

擠過人群,讓唐宋奇怪的是,中間就倆人無聊的坐著,並沒有人上前選拔。

等了十幾分鐘都沒見有人上去,唐宋很是奇怪,沖著身旁一個大叔低聲問道:「怎沒人上去選拔?」

大叔斜了一眼,撇嘴道:「誰先丟人啊,上去可就是暴露自己的實力。再說了,誰都知道篩選嚴格,若是不上不下,搞不好要分配當兵,我可不想去當兵,好日子還沒過夠呢。」

「是啊,雖說入了青華宗很是了得,但進不了,下邊勢力幾十個,誰知道要分配到哪裡。再說了,我們實力低,互相之間也就實力這點小秘密都公之於眾,那還得了。」

聽著眾人的議論,唐宋更是驚奇。看樣子這個世界的國家概念強,普通老百姓並不認為當兵有什麼好。

而且唐宋很納悶,實力這東西就算探查不到,可打鬥的時候總會暴露。再說了,一旦進入戰鬥狀態,勢必會釋放出威壓,肯定能從威壓判斷一個人的實力,隱藏有用嗎?

遲疑了一下,唐宋還是擠過人群朝著中間那兩人走去。人群頓時一陣熱鬧,議論紛紛的,就差沒拉開賭桌了。

正無聊的兩個男子見到唐宋走來,兩人均是側頭皺眉,居然還有點不太樂意。

走上前,唐宋輕聲道:「兩位,我想參與選拔,不知要怎麼做?」

左邊的男子瞥了他一眼,慵懶的打哈欠:「姓名,歲數,實力等級。」

態度很不好,唐宋也沒在意:「唐宋,二十五,實力……我不是很清楚。我常年在山裡,對外邊的等級劃分不是很清楚……」

沒等把話說完,左邊的男子已經不滿的斜眼:「不知道實力你選拔什麼?少來煩我,等什麼時候你知道自己的實力再來!」

兩人都是一臉不耐煩的樣子,唐宋一愣一愣的。這都什麼鬼,不知道實力就不能參加選拔?

問題是,他真不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是什麼等級啊……

「李文李武,你們膽兒肥了是不?」恰在此時,一個渾厚的聲音從人群後邊飄蕩而來。

跟前兩人嚇了一跳,趕緊站起來,臉色微微發白的低著頭。唐宋回過頭,一個中年人帶著幾個人走來。那中年人穿著灰色長袍,留了一點小鬍子,樣子有點威嚴。

果然能感應到氣勢!

隨著中年人靠近,唐宋清晰地感覺得到對方身上的氣勢。雖然依舊沒能探查到丹田,可從他的氣勢判斷,此人實力不錯。當然,也僅僅是不錯,遠沒有到唐宋這個境界,因為對方還不懂得收斂自己的氣勢。

沒等細想,中年人已經走到跟前,後邊跟著三個青年,腰間都掛著長劍。

中年人狠狠瞪著李文李武:「我先前怎麼說的?」

李文兩人不敢抬頭,顫聲道:「師父,我們知道錯了。只是,這人連自己的實力都不知道……」

沒等說完,中年人已經怒喝:「不知道實力有何不妥?這天下如此寬闊,難免會有人沒接觸世俗,自然不清楚自己的實力。以後做事,穩重些!」

「是,師父!」兩人瑟瑟發抖的回答,可真是慫得很。

眼見中年人將目光落到自己身上,唐宋趕忙拱手道:「多謝先生。晚輩唐宋,確實不知自己的實力。不知要怎樣才能參加選拔?」

中年人皺眉掃了他一眼,輕聲道:「你打我一拳,我自然知道了。」

這話一出,唐宋老尷尬了:「額,這不好吧?」

李文按捺不住插過話:「小子,我們師傅可是三段靈師,是靈師!」

唐宋尷尬的撓頭:「那也不行,萬一等下我打傷了先生可不好……」

不等說完,李文已經冷笑:「就你?還真是狂妄自大!」

「李文!」中年人非常不滿,眉頭緊鎖的盯著唐宋,「沒事,你出招吧。」 唐宋頭皮有些發麻,看著認真的中年人,一時間真有點為難。出招吧,好像對方的實力真沒法跟自己抗衡,一拳能把對方打死;不出吧,看樣子是沒辦法參加選拔了。

硬著頭皮,唐宋拱手道:「那先生小心了。」

等中年人點頭,唐宋才抬起右手拳頭,很隨意的轟出。他已經非常努力剋制,可是拳頭一起來,力量順勢就洶湧,呼的一下抵達中年人跟前。

呼!

中年人愣是沒反應過來,強大的能量罡風衝擊在他的胸口,衣服都給帶動飄起來,鬍子也跟著吹起來。

得虧唐宋及時壓制,要不然真一拳砸在他的胸口,能把人給打穿!

愣了,空氣頓時就凝固了。

李文等人張大嘴巴,懵逼的看著師父,腦子有點蒙。中年人也愣了,木然的看著跟前這個青年,完全沒反應過來。

明明他的拳頭看起來很慢,可還沒等中年人抬起手阻擋,對方的拳頭就出現在自己的胸口。這可真是,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