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唐嬈乖巧地蹲在她身前,和輪椅上的她視線齊平。


外婆眼裡閃著淚光,口中喃喃道,「乖,好孩子,委屈你了。」

溫暖的手包裹住她的,眼前的老人目光中滿是慈愛,唐嬈心底嘆了口氣,反握住她的手。

急診室的燈光一閃,門開了。

迎面走來一個身穿醫護服的男人,他摘下口罩安撫在場的家屬,「病人的情況暫時穩定下來,一會兒會轉到特等病房進行看護,家屬放心吧。」

所有人都明顯鬆了一口氣,唐嬈的小舅媽走過來推著外婆,笑著對她說道:「媽,爸吉人自有天相,馬上就會痊癒的,我先帶您找個房間休息。」

她全程一個眼神都沒給唐嬈,動作溫柔的推著外婆向獨立的休息區走去,特等病房那裡面,一會兒也方便陪著外公。

外婆走前看了唐嬈一眼,意思是讓她一起跟著,小舅媽皺了皺眉沒說什麼,唐嬈就跟在她們身後和小舅舅並排走。

白明磊偷偷和她說,「你爸爸現在有了新歡,對你怎麼樣?」

剛剛被趕出唐家的唐嬈:……

這個時候應該是要告黑狀的,唐嬈想起唐振國在書房說的養育之恩就腦袋疼,怎麼會有人臉皮這麼厚?

養著唐嬈的人明明是白家和白薇,唐振國什麼時候把她當女兒看過,一到得罪白家的時候倒想起威脅她了。

不過告訴了白家唐振國的態度之後呢?

以白家二老對原身的疼愛程度肯定會把她接回白家,可是朝夕相處,靈魂不同,難免會有疏漏的時候,雖然不至於讓人想到借屍還魂,可她根本沒有對白家的記憶,總是裝成什麼都知道也很累。

更何況一些事情還不清楚,系統的任務也需要完成,住在白家難免自由受限,她小舅媽還不待見她。

這樣一想,唐嬈搖搖頭對白明磊說:「還好吧,就是以前那樣。」

「唉,」他嘆了口氣,想到早早過世的大姐,心中不免對唐嬈多了幾分心疼,「你還是個孩子,唐振國要是對你不好別憋在心裡,回到家裡來找外公舅舅,我們一定替你出頭,他唐振國不把你當女兒,你卻永遠是咱們白家的孩子。」

唐嬈看著他堅定的眼神,重重的點了點頭。

「不過舅舅,他為什麼不喜歡我,既然不喜歡,當時又為什麼要領養我?」

唐嬈對這個問題始終百思不得其解,白薇對唐振國的話言聽計從,簡直是把他的話當成聖旨一樣,既然唐振國不喜歡她,不領養不就是了。

這裡面顯然還有隱情,白明磊也只知道方年唐振國突然出現,在書房和唐嬈外公單獨談了一下午,到了晚上就宣布了他和白薇的婚事。

當醫生遇上不正經系統 這其中發生過什麼,他卻是不全了解的。

「別想這麼多了,他喜不喜歡你也不重要,你只要知道你媽媽你外公外婆,還有舅舅喜歡你就夠了,咱們白家才是你的後盾。」他摸了摸唐嬈的頭,安慰自己的小外甥女。

他和自己妻子生了兩個男孩,一直都想要個女兒,唐嬈很小就被抱回來,只是因為白薇的原因,他一直也沒和唐嬈見過幾回面,心裡還是挺想和這個外甥女多多相處的。

不過外甥女都17歲了,也太瘦小了點,雖然現在女孩流行的就是骨感美,可是瘦成這個樣子也實在是不好看呀。

白明磊的妻子章越回頭,看丈夫和唐嬈在後面嘀嘀咕咕的,心裡是一陣不快,可是礙於婆婆的叮囑,還是把自己的那點小情緒放下了,扭過頭不再看他們。

唐嬈外婆把小兒媳的容忍看在眼裡,心裡一陣欣慰。

章越是大家出身,懂禮節識大體,大女兒白薇從小跟著她生活在國外,反而是小兒子的成長,她缺席了近十年,心裡一直覺得虧欠兒子,白薇成家后,她虧欠的人里又多了一個小兒媳。

年輕的時候的雷厲風行,到老了,行事卻越發束手束腳,只希望孩子們長大了能獨當一面。

她和丈夫,畢竟也護不了他們幾年了… 「楊玫的前夫是鍾家的獨子,現在鐵了心要為她做主,卻得罪了我們白家,以前也看不出來他是這麼沒有分寸的人,還好爸你沒事。」

章越用水果刀削著蘋果,刀子順勢一轉,就帶下一圈又一圈輕薄完整的蘋果皮。

唐嬈外公閉目養神,經歷了一次手術后,面上愈顯老態。

這樁親事…荒唐啊。

可是多說無益,所有事情都有了定數,再計較下去又能換來什麼。

他的女兒,已經離他和妻子而去,晚年喪女,這其中的痛苦和悔恨,又能如何。

「老頭子…」

躺在病床上的老人睜開眼,唐嬈外婆坐在輪椅上迎到他的床前,老人緊緊握住她的手,安慰道:「沒事,沒事。」

章越把蘋果切成細細的小塊,用叉子叉起餵給白外公,動作嫻熟。

「鍾家這事,爸要怎麼處置,還有唐家…」

白明磊一聽,忙沖她使眼色,可惜章越向來不聽他的,自顧自的說了下去,「咱們白家養他二十年,欠什麼也都還清了,他不將我們這個岳家放在眼裡,我們還給他什麼臉面?爸,這三個億我們一定要追究到底,白家不能再這麼縱容下去了。」

自從白薇去世之後,白家顧及二老的心情,很少提到白薇,也很少提到唐振國,可偏偏有人不長眼,總喜歡在他們面前晃悠。

從二十年前,唐振國每個月從白家划走的款,到如今已經累積成了一個無比巨大的數字,白外婆總說是欠唐家的,可章越不明白,白家究竟欠了唐家什麼?

好吃好喝供著,為他們買車買房置辦家業,唐振國想創業,結果賠了錢,還是白家給他填補下財政上的窟窿,每年白氏的分紅分文不差的送到唐家,為他們付出的,能養活多少個人幾輩子衣食無憂?

他唐振國二十年前也就是個窮學生,何德何能被白家當祖宗供著?

這麼多年下來,是塊冰也該捂熱了,結果卻換來唐家的變本加厲,章越身為白明磊的妻子,只覺得諷刺得很。

這錢,對於白家來說不算什麼,可是對於唐家來說就不一定了,這一次連人都被氣進了醫院,白家若是再忍氣吞聲,她還不如回到章家去,懶得再攪進這理不清的糊塗債。

哪壺不開提哪壺,白明磊平時也沒少叮囑她,可關鍵時候也不明白她為什麼出了岔子。

鍾家利用白薇來刺激老人,白明磊現在就怕自己爸心裡難受,身體出問題。

但是白外公卻沒再沉默,而是對著章越點了點頭,緩緩道:「就都交給你了。」

章越聽了揚起嘴角,壓在心裡的陰雲瞬間消散了。

唐家,可承受不起白家的反擊,對付他們就跟碾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章越不會對他們怎麼樣,但讓他們吃點苦頭輕而易舉。

「丫頭。」白外公喚唐嬈。

唐嬈從白明磊的身側繞過,走到白外公的身邊。

就聽白外公說,「回家來吧。」

離開前他叮囑過唐嬈,那張卡是她媽媽留給她的不能交給唐振國,唐嬈是個聽話的孩子,既然答應了就不會給。

再從沈茹的口中知道唐嬈從白家離開那天就昏迷的事情,心裡還哪有不明白的。

回到白家,對唐嬈來說才是最好的,唐振國是不會把她當成女兒的。

對於原身來說,能在外公外婆身邊固然好,可是對於她來說,當務之急是完成任務,不然這糟心的體質隨時會有意外發生,她想留著命回家,最好的選擇還是獨居。

她心裡有自己的考量,最後還是婉拒了,白外公也不強求,倒是外婆和舅舅又勸了幾句,最後見她態度不變,白明磊上前塞給她一張卡。

「既然不回來,你是咱們白家的人,吃住就該用舅舅的,那個唐振國,左右也照顧不好你,你就拿上這張卡,自己照顧好自己。」

「收下吧,不收你舅舅也不放心。」

章越也淡淡附和,她雖然心裡彆扭,卻還不至於和一個孩子計較。

婚妻如故 直到唐嬈把卡裝進包里,白家眾人才露出笑臉。

唐嬈看著,心裡暖了一片。

外公一直發怵住院,白家有也有專門的負責調養身體的人,回家養病不比在醫院差。

等到白家派車將二老接走,白明磊說要送她回唐家,她自然不能讓他知道她已經不住在唐家了,就軟磨硬泡的說要打車回去。

白明磊裝作苦惱道:「好不容易見到外甥女,還不願意和舅舅親近。」

唐嬈和小女孩一樣笑著對白明磊說道:「舅舅也累了一天了,我這是心疼你啊,就讓我打車回去吧,您快回家去陪外公。」

白明磊聽了她的話頓時心情不錯,摸了摸她的頭,一會兒目送她上了車才載著驅車離開了。

車裡,他扭過頭對副駕駛的章越說:「這孩子看著是不是比以前開朗了。」

「沒看出來,不過身體更差了。」章越指出這一點后,就神色淡淡看著車窗外街道旁飛速掠過的商鋪。

白明磊眉頭頓時蹙得死緊,心裡也多了幾分煩躁,把話題轉到剛才沒說出口的地方,「爸鬆口讓你處置唐家,得到你想要的,這回高興了?」

他單手執方向盤,用另一隻手扯開系在身前的領帶,一轉頭,章越正用一種似是疑惑的眼神看著他,「我想要什麼?」

他怎麼知道她想要什麼,換個角度想,她想要什麼沒有?

可偏偏就在今天揭老人的傷疤。

白明磊沒回話,章越輕笑了一聲,「我剛才找醫生了解了爸的病情,這次沒什麼大礙,但到底也是昏迷了一陣,還是要靜養,關鍵是年輕時候落下的病根,不管是爸還是媽,都需要好好治療了。」

白家不缺醫生,但有些病不是說治就能治的,積壓了幾十年的舊疾,調理了許久也不見成效。

這種事急不得,可卻不能不急了。

「知道了。」白明磊點頭。

最頂級的醫療資源用過了,他也在嘗試去尋找更有效的葯更有能力的醫生,可結果並不理想。

章越看著路過的景色發獃,白明磊專心開車,接下來,車裡沒人再開口。 此生只對你鍾情 唐嬈從醫院趕回家以後,時間不過晚上八點,天色已經徹底暗了下來。

系統發布的任務完成的時間還剩一大半,她本來已經準備好了小甜點想去隔壁狂刷好感度,結果狂敲了半天的門,才發現秦絨根本不在家。

幽幽的走到自己家門外,掏出鑰匙打開房門,唐嬈還是覺得心塞。

這麼好說話的鄰居,只要再軟磨硬泡一陣就能完成任務了,可是大好的機會卻被她錯過了。

她鬱悶的不行,只覺得自己大概是世界上最笨的宿主了。

提示:任務剩餘時間15小時17分,請宿主抓緊時間。

倒是想抓緊…秦絨沒在家,她能去哪找人,又不知道她去哪了。

換了件舒適的睡衣,倒好溫水,唐嬈從包里掏出沈茹交給她的葯,從中取出今天晚上的量,用水送服下去。

纖細泛黃的髮絲被額頭冒出的汗水打濕,一縷一縷的貼在臉上,她整個人蜷縮在沙發上,心中越來越沉重。

「叮!」 老婆,聽話就好 的一聲,又是系統發出的提示,唐嬈把頭埋在膝蓋上,嘆了一口氣,問:「怎麼了?」

檢測到宿主情緒低落,未防止身體受到影響,請及時調整心情。

唐嬈一副神遊天外的樣子,僵硬的像座雕像。

系統:請宿主及時調整心情…

唐嬈抬頭,她好像從系統的程序化的電子音里聽出無奈?

「你,該不會是人吧。」她驚訝的抬頭。

虛空中顯現出一道淺色光影的形體,是手掌大小的卡牌模樣,像電子屏幕一樣立在唐嬈身前。

本系統是星際高級位面科技產物,有等同人類智慧,但無生命體征,不屬於生物。

它發聲的時候,泛著微弱光芒的卡牌隨之緩慢的旋轉著,唐嬈像是被催眠一樣,意識隨著它的旋轉而放空,心情竟奇異的平靜了下來。

唐嬈想看看卡牌的內容,伸出手小心的把卡牌握在手裡,手感像是握著紙牌,不過有些柔軟溫暖,像是摸著一個有生命的物體一樣。

系統劇烈的抖動了一下,淡黃色的光芒轉成薄紅,像是個害羞的大姑娘。

唐嬈訕訕的放開了手,系統圍著她轉了個圈,身上的光更亮了一些,心情看起來還不錯。

身邊圍著一個會飛的卡牌,雖然看起來有些驚悚,但可能是因為它釋放的善意,唐嬈並沒感到害怕,反而還覺得有趣,好像又開心了一點。

為提升宿主使用體驗,系統自行開啟情緒共享模式,開啟成功,宿主獲得「愉悅情緒加成」效果,請宿主保持情緒。

唐嬈覺得系統今天歡脫的不正常,糾結了一下,還是問道,「和我共享的是你的情緒嗎,你有情緒?」

開發者為本系統設定喜怒哀樂四種情緒,可自由切換,與宿主共享后,宿主可獲得系統情緒百分之二十加成。

系統依然是冷冰冰的電子音,但唐嬈看它一圈一圈轉的更歡了,瞬間有一種剛認識它的感覺。

所以,她只得到了百分之二十的『喜』,現在就已經感覺很開心了,那百分之百的系統又該是什麼表情…

看著它愉快轉圈圈的樣子,唐嬈搖頭輕笑,沒想到聲音這麼嚴肅的系統居然還有情緒。

她點開腦海中系統幻化的屬性界面,體質值為5點,是一個很危險的數字,智力值在第一個任務失敗時扣除了5點,現在是14點,幸運值是9點,屬於將將臨界的範圍,系統說10點是基礎數值,就是還算正常,不會影響生活。

上次被她忽略的,還有15點的魅力值。

「系統,魅力值有什麼用?」

當宿主完全開啟系統許可權,完成目標人物好感度增長任務,可按比例獲得魅力值與系統獎勵。

「系統許可權…系統,你還有什麼沒告訴我,一併說了吧…」

系統歡快的躍到唐嬈身前,像倒豆子一樣用冷冰冰的聲音吐出一大堆的話。

許可權,來歷,任務,升級。

唐嬈還真沒想到系統這麼沉得住氣,她就是隨口問了一句,原來還有這麼多她不知道。

系統是星際位面常見的輔助系統,和宿主綁定以後可以通過兩個方式積攢經驗提升等級。

這兩個方式,第一個是宿主完成任務,獎勵歸宿主,經驗歸系統,第二個是宿主的使用體驗定時反饋,評價高的系統可以獲得大量經驗用來升級,升級之後可以提高系統的運行壽命和星際系統間的地位,每升一級可以獲得更優質的星際資源。

系統生來就是以升級作為任務,除了程序自帶的設定以外,滿足宿主一切要求是它們的職責,如果讓唐嬈來形容,可能就是類似於現代的管家機器人。

除了系統的升級以外,宿主也會有一段和系統的磨合期,因為唐嬈和系統匹配度不高的原因,磨合期比較長,大概有幾個月的時間,但系統告訴她,磨合期結束,系統進行第一次升級,升級后宿主解開許可權,才可以開啟系統更多的功能。

現在唐嬈完成的任務,是系統程序根據外部環境計算后得到的,任務完成的時間長任務難度就低,反之就是時間短難度高,像是前面的任務,都屬於中低難度的範圍。

等到許可權解開以後,系統有一次為宿主設定任務範圍的機會,那時的任務,系統可以根據任務主星發放的獎勵與懲罰做輕微的調整,方便系統發放更適合宿主的任務。

唐嬈聽完之後一瞬間是開心的,本來心裡對於系統莫名其妙的綁定還有點陰謀論,現在知道事情的始末,心頓時放下了一大半。

但是一想到任務還一個沒完成,她這身體也不知道能撐多久,心頓時涼了。

唐嬈受了系統情緒和自己情緒的影響,又是開心,又是鬱悶,倒在沙發上一動也不想動。

「我現在一個任務也沒成功,也沒有經驗讓你升級,匹配度還低,你幹嘛不換個宿主。」唐嬈頹廢的說著。

系統:原位面檢測範圍內,匹配度均在0-12%,宿主匹配度高達30%,為檢測範圍內唯一合格人選,另,幸運值上限20點,宿主幸運值9點,可獲得『匹配成功幾率』加成。

唐嬈一臉懵並快樂著,瞬間感覺自己飄在雲端。 第二天早上,唐嬈起床以後就守在隔壁的門口,積極的讓系統彷彿摸到星際高等級許可權的門檻。

總裁幫我上頭條 這對於系統來說無疑是個好兆頭。

要知道星際每年淘汰的低等系統不計其數,而新開發的系統能力更是驚人,科技時代更新換代太快了,再不升級它就只能等待回收了。

索性這個宿主雖然能力不強,但是態度還是積極向上的。

而搬了個椅子守在門口,專註於聽樓道動靜的唐嬈,自從知道系統還有全能管家的功能,毅然把洗衣煮飯刷碗打掃全權交給系統負責了。

沒辦法,體質太低,對於她來說,做家務無異於是在消耗生命,反觀系統,隨意一個幻化就全都解決了。

看著客廳里一張小小卡牌上延伸出數只機械手臂,一隻手握吸塵器整理卧室,一隻拿著干抹布擦電視櫃,一隻在平底鍋里煎著雞蛋火腿腸,還有一隻舉著小噴壺給仙人掌沐浴,短短几分鐘就讓屋裡變得光潔溜溜。

唐嬈心中無比舒坦,不住感嘆道:「國家發展科技果然很有必要啊。」

被勞役的系統沒有半分怨言,用最誠摯的態度洗洗涮涮,努力給唐嬈一個舒適的居住環境,最後還給爽歪歪的仙人掌做了個全方位的推拿按摩,看得唐嬈眼角一陣抽搐。

感受到唐嬈的視線,系統把牌正面對著她,幾隻機械手臂在空中歡快的搖擺著,電子音淡淡道:「宿主是否需要系統為您推拿。」

唐嬈立馬把頭搖的像是個撥浪鼓。

秦絨好不容易離開爸媽的監視範圍,躲了幾天看外面還算風平浪靜,於是就出門和她的小迷妹們撒了歡的玩。

沉浸在各大娛樂場所的她,發誓要把自己以前想去,而又不被允許去的地方玩個遍。

秦絨踩著十厘米的高跟鞋混跡在舞池中央,飛揚的裙裾擦過不知誰的衣擺,畫著艷麗妝容的臉上帶著恣意的笑。

玩得樂不思蜀,完全不知道還有個鄰居傻獃獃的等她回家。

唐嬈和系統等啊等,等啊等…

叮!任務「學習秘制配方」任務失敗,獲得『不定時敏捷減半』體驗,直至下一任務完成。

系統搖擺了一天的機械手臂蔫嗒嗒的垂下,慢慢消失在唐嬈的視線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