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唇角輕輕地勾起,就連眉眼都盈滿了暖光。


什麼?!

眾人驚悚。

顧念的孩子,管楚昭陽叫爸爸!

那……那不就是說,這是顧念和楚昭陽的孩子?

顧念和楚昭陽他……

所有人都啞了火。

楚昭陽上來的時候,便見到了顧念。

他將小傢伙抱起來,便直直的走向顧念。

不顧滿場的人,在顧念的面前停下,低頭便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

大大方方,一點兒不在乎有這麼多人看著。

天知道,這三年裡,他已經如此想了無數次,能夠這樣大大方方的吻到她,而不只是懷念。

「剛才進來,就在找你。」楚昭陽眉眼儘是彎彎的笑意。

以前見過楚昭陽的,都驚呆了。

這三年間,楚昭陽也曾來過警局幾次,與莫景晟不知道在談什麼。

可每次,都神色淡漠非常。

從沒見過他這麼柔和溫暖的樣子。

小傢伙被楚昭陽抱在懷裡,已經拿小胖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他就知道,爸爸只要見到媽媽,是一定要親親的,還好他早早的捂住了眼睛沒有看。

不然,要被教壞了。

說閑話的那些人,表情精彩極了。

這……這怎麼跟想的不一樣呢?

楚昭陽不是該恨顧念的嗎?

不是該給顧念沒臉的嗎?

顧念今天來,不是應該不要臉的纏著楚昭陽求複合的嗎?

怎麼……怎麼跟想好的劇本不一樣呢。

小傢伙偷偷露了一絲手指頭縫,見爸爸媽媽已經沒有在親親了,這才放下手。

「爸爸。」小傢伙聲音響脆,還帶著憤怒。

楚昭陽不解的看他:「怎麼了?」

「他們說媽媽.的壞話!」小傢伙小胖手指著一旁,正是剛才正在說閑話的人。

其實,何止是他們在說,其實別處也在說。

只不過那些人離得遠,小傢伙顧不上而已,先就近下手。

沒人想到小傢伙冷不丁,說告狀就告狀了。

還沒有人來得及反應,就已經聽小傢伙說:「他們說媽媽不要臉,回來纏著爸爸,說外公是綁架犯,說你不會放過媽媽,還說我是私生子。爸爸,私生子是什麼意思?」

小傢伙眼睛眨啊眨,一臉狡黠,分明是知道的。

可他就非要故意這麼問,氣死那些人。

但楚昭陽和顧念的心裡,也同樣不好受。

他們好好的兒子,就因為種種誤會,成了私生子。

楚昭陽親了下小傢伙細嫩的臉頰,柔聲道:「你不是,你有爸爸媽媽疼愛,而且,爸爸媽媽也是要結婚的,你姓楚,你是我楚家的孩子。」

「昨晚,我就跟你太爺爺和太奶奶說了,你們回來了,他們二老特別高興,迫不及待的要見你。不過二老年紀大了,我就攔著,沒讓他們來。」楚昭陽正常的音量,不高不低,卻足以讓周圍的人都聽見。

「我要去看太爺爺和太奶奶的!」小傢伙立即說道。

「乖。」楚昭陽一手抱著小傢伙,一手揉了幾下他柔軟的發,而後放下,牽著顧念的手,冷淡的掃了眼小傢伙指過的那些人。

「自以為是,齷齪之極。」楚昭陽冷冷的說。

要是別人,只說這麼簡單的八個字,殺傷力還不一定有多大。

可楚昭陽慣常話少,又特別冷漠。

平時她們連招呼都不敢跟他打,只敢遠觀的人,突然離她們如此之近,又出言斥責,這麼不留情面。

說閑話的這些人,臉上頓時火辣辣的疼。

楚昭陽對她們來說,那是男神級別的人物。

被男神這樣鄙夷,心裡能好受才怪。

頓時,臉都漲得通紅,低頭不敢看人。

楚昭陽冷淡開口道:「我們之間的事情,不知道就不要胡說八道,胡亂冤枉顧念。你們這樣,真是配不上身上這身制服。」

楚昭陽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圈她們的制服,冷漠的目光把那些人看的臉紅脖子粗。

「我這輩子,就只認準顧念一個人。不論有什麼想法,都可以歇歇了。」楚昭陽冷漠的說道,一雙黑眸絲毫不掩嫌惡。

—題外話—三更全~ 姜雲卿心中有些不安,可又一時半會兒的想不起來到底是哪裡被遺漏了。

就好像明明知道哪裡不對,卻又一時間住不住,更找不出來。

這種腳下踩不到實處的感覺十分不好。

既讓人覺得不安,又讓人煩躁。

姜雲卿靠在一旁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額前,覺得腦中有些亂糟糟的。

君璟墨見她臉色不對,連忙上前:「卿卿,你怎麼了?」

姜雲卿低聲道:「不知道,頭有些暈。」

「怎會頭暈?」君璟墨頓時著急。

姜雲卿身子一向康健,怎會頭暈?

見姜雲卿在太陽穴的位置上輕輕按壓了幾下,君璟墨連忙伸手代替了她的手,不輕不重的在她頭上輕按著。

低頭時,他還能看見姜雲卿因為不適而皺起的眉心。

君璟墨沉聲道:「我還是再去尋個大夫過來。」

姜雲卿搖搖頭:「不用了。」

頭上不輕不重的按壓,讓原本有些犯暈的腦子裡清醒了很多。

姜雲卿仰著頭說道:「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就是有些憋悶的慌,估計是因為最近天氣太熱了吧。」

赤邯的環境和大燕不同。

大燕地處開闊平坦之地,盛夏之際雖然也熱,卻是很乾燥的熱,出一身汗換一身衣裳,不僅不會覺得難受,反而有種大汗淋漓之後酣暢舒服的感覺,而赤邯因為地處南地,四面環山,城池也大多都建在山間谷底之上,所以盛夏時濕熱難耐。

若是無雨之時還好,一旦下一場大雨之後,再出太陽時,那整個環境便如同巨大的蒸籠,越熱便越出不了汗,像是有股子熱氣憋在身體裡面,讓人煩躁的不舒坦。

姜雲卿來了赤邯也有好幾個月了,之前在皇城還不覺得,因為時時都有冰盆在旁,而且前段時日也不是太熱,可是離開皇城之後,又逢最熱的時候,這種感覺便出來了。

再加上身體不適,那種濕熱煩悶感就越發的嚴重。

姜雲卿說話間,見君璟墨滿臉擔心的模樣,朝著他身前靠了靠低聲說道:

「你別擔心,我的身子我自己知曉,雖有不適卻也不危機性命。」

「之前那大夫過來,我便已經用金針亂脈的辦法糊弄了過去,再去請一個過來也起不了什麼作用,況且要真是有什麼,恐怕也和魏寰那邊脫不了關係,到時候太過容易驚動了旁人。」

姜雲卿低聲說道:

「再忍忍吧,等咱們出關之後,你不是說已經讓南宮淮他們在邊境上接應了嗎,到時候讓他替我看看就好。」

南宮淮的醫術是君璟墨說過的,姜雲卿之前雖然未曾親眼看到過,但是能夠替君璟墨壓制心蠱多年,甚至能得他誇讚的,定然醫術極好。

姜雲卿此時也不再說什麼,她自己檢查了無礙的事情。

她是大夫,也是武者。

雖然脈象一切都好,她也查不出來自己到底是怎麼了,可是姜雲卿能夠很明顯的感覺到她自己好像在衰弱下來。

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汲取她體內的生機和活力一樣。 「以後說人之前,先看看自己是什麼德行。說閑話說的挺有能耐,現在怎麼不說了?有本事再繼續說,嗯?」楚昭陽冷嘲道。

楚昭陽握緊了顧念的手,最後說:「這是我珍愛的女人,看不慣就憋著,誰也沒在乎過你們看不看得慣。」

楚昭陽抬腕看一眼手錶:「剛才閑話說的挺硬氣,我希望三分鐘后,你們依舊能保持這份硬氣。攖」

顧念也不願意楚昭陽與他們說太多。

楚昭陽對外人不怎麼愛說話,說多了那都是便宜了他們償。

「走吧。」顧念說道。

楚昭陽看時間也差不多了,便領顧念和小傢伙往下走。

李少峰幾人,楚昭陽印象很不錯。

他們一直在幫助顧念。

所以,楚昭陽對他們很有好感,還特意解釋一句:「我帶她們去家屬席。」

顧念眨眨眼,還有家屬席?

她怎麼不知道。

「楚少!」人群中,突然有人叫。

尋聲看去,竟是李思琪站了出來。

她膽子倒是大,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著能藉此吸引一下楚昭陽的注意。

沈曉曼冷嗤一聲,這李思琪想的倒是挺美的。

傅永言冷笑道:「人長得丑,就允許她想的美一點吧。」

沈曉曼沒想到,傅永言這人嘴巴還挺毒。

做了這麼久的同事,以前怎麼沒發現?

李思琪聽到傅永言的話了,臉漲得通紅。

任哪個女人,也受不了被別人說丑,尤其還是被異性說丑。

哪怕是並沒有好感的異性,也不想被這麼說。

不過,李思琪也確實在楚昭陽心中留下印象了。

只不過,不是什麼好印象罷了。

楚昭陽為此,還真就停下來,賞了她兩個字:「有事?」

李思琪心裡一直忐忑著,咬咬牙,還是問出口:「你就不介意顧念父親的事情?」

「本來,我們的私事,沒必要與你一個外人解釋,你又不是我們誰。」楚昭陽嘲笑一聲,「不過你們對我未婚妻誤會那麼大,我不愛解釋,也有責任保護我未婚妻的名譽。」

顧念:「……「

這一會兒,稱呼就變了好幾變,現在已經跳到未婚妻了啊。

「綁架那事兒,比較複雜,但,我從來不介意。」楚昭陽微微一笑。

這還是他難得對外人笑,有點兒閃花了人的眼。

「就算她把我賣了,我也不介意。」楚昭陽說,「這樣你們滿意嗎?」

可這些人又能說什麼?

楚昭陽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外人瞎比比什麼?

人家兩個人的私事,再怎麼樣也輪不到你們一群外人指手畫腳。

沈曉曼嘖嘖搖頭,她覺得,楚昭陽就差說的再直白點兒:「我愛犯.賤我高興,我想犯.賤你們誰也阻止不了。」

雖然這麼說不大好吧,楚昭陽和顧念也不是個賤.人啊,但沈曉曼體內洪荒之力控制不住的就生出了這種腦補,還被戳中了笑點。

「咱們下去坐。」楚昭陽轉頭對顧念說,一手抱著小傢伙。

一家三口走到第一排的時候,正好,程局長,莫景晟,顧立成和穆藍淑走了進來。

他們身後,還有來自於上級的領導,軍區的首長,在新聞中見到過,真人的氣勢更加讓人心悸。

在一溜的中年男人之中,穆藍淑這個唯一的中年女性,就顯得有些顯眼了。

穆藍淑沒來過警局找顧念,是以警局內也沒有人認識她。

不少人還猜測,穆藍淑是不是上級女領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