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哼!”


“……”

在一間豪華屋子內,滿地的碎玻璃,歪曲的桌子,憤怒不甘的聲音。

哐!又是一個杯盞碎裂,門外的下人一臉驚恐,不知是該收拾地上的狼藉,還是該逃離,以免遭到橫禍。

就在此時,一名五十歲的老者走了過來,蒼白的臉色又幾分嚇人,但他那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讓下人不敢直視。

“你們下去吧,這裏交給我。”老者對幾名下人發話。

“是!”老者推開了門。

“滾!”王勇砸着杯盞,看也不看。

“少爺,是我,王伯。”

“嗯?是你?你不在我爸身邊呆着,跑到這裏來做什麼?”

“老爺說有一段日子沒見到少爺了,讓我來看看少爺過得怎麼樣。”

“哈哈哈,他居然還記得有我這個兒子?過來看我過得怎麼樣?我過得很好!你去告訴那個老傢伙,我過得很好!”

老者坐在歪歪曲曲的沙發上,看着一臉憤怒的王勇混不在意。

王勇又砸了一個杯子,似乎還不解恨,找了幾下,發現再無可砸的東西,才氣喘噓噓地做在老者對面,不滿地踢着一地的碎片!

“氣消了?”老者依然一臉平靜。

王勇胸膛急促地起伏着,他指着老者說道:“爲什麼!爲什麼你就不問我發生了什麼事,爲什麼你就不問我爲什麼生氣,爲什麼?”

“少爺被欺負了。”老者淡淡地說道。

“被欺負了?啊哈,你也知道我被欺負了?我告訴你,能欺負我王勇的人還沒出世呢!”

“那少爺就不應該生氣了,這樣很傷身體的。”

“放肆!我不是那個老傢伙,你這個態度算什麼?看我笑話,嗯?”

“少爺,看來你需要冷靜一下,冷靜之後,我再來見你!”老者從沙發上起來,頭也不回地準備出去。

王勇看着一臉平靜的老者,突然腦海中浮現出葉逸的影子!

“啊啊啊!”王勇掄起沙發,對着老者砸去!

眼見沙發就要砸在老者頭上,老者只是隨意將手一撥,沙發碎裂成粉末!


王勇臉色一白,他從未想過,這個跟隨自己老爸的王伯竟然是個高手!這,太不可思議了!王勇眼中一亮,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


“王伯!”

老者頓了頓,頭也不回地說道:“少爺,你冷靜了?”

“王伯我需要你的幫助。”

“把地上的東西都收拾了來找我吧!”

王勇臉上露出陰冷之色,突然發瘋了一般將地上的碎渣玻璃踢來踢去……


王勇一雙手全是鮮血,將最後的玻璃碴丟進了垃圾桶!

“葉逸,這一切,我都會討回來的!”王勇舔了舔手上的鮮血,朝一個房間走去。

“用不用處理一下?”老者坐在陰暗的角落裏對進來的王勇說道。

王勇嚇了一跳,隨即看了一眼手說道:“不用,這樣我能更冷靜一些。”


金牌女仵作 嗯,這纔像老爺的兒子,坐吧。”

王勇乖巧地坐在老者面前。

“將事情從頭至尾說一遍,記住,要一字不漏,你知道,老爺對我一向很苛責。”

王勇似乎不願意和陰暗中的老者說話,但他一想到葉逸,臉色又變得殘忍起來。

“王伯,事情是這樣……”

“……”

“說完了?”

“嗯。”

“少爺,不是我說你,你應該和你大哥多學學,你這脾氣,吃點虧也好。王伯可不希望在將來你一敗塗地。”

“哼,你說大哥王華?”

“你們兄弟的事,我不想過問,下面我來說說你的事情,這個叫葉逸的少年不是你能惹的,少爺,你吃這虧,不冤。”

“王伯,你的意思是我只能吃悶虧了?”

“聽我說完,年輕人打斷別人說話不是一個很好的習慣,照你所說,這個葉逸是李天宏請來給他那寶貝女兒當保鏢的,這倒是奇了,難道他發現了什麼不成,少爺,說起來整件事情還是因李天宏的寶貝女兒而起,年輕人,談情說愛本無可厚非,可是你要記住,你是支撐未來徳邦集團的候選人,區區一個女人算什麼,等你到了老爺的那個位置,什麼女人沒有,所以你眼光得看長遠一些。” “不,我王勇想要得到的女人,我一定要得到!”

“好氣魄,王伯沒看錯你,女人嘛,玩玩就可以了,不能當真,可是你到底也是男人,咽不下這口氣很正常,原本我身爲管家的應該替你出氣纔是,可是老爺那邊的事情到了最關鍵的時刻,你這邊的事情就先放一放,等老爺的事情成功了,李天宏的女兒自然任你魚肉,少爺,這下你有沒有覺得舒坦一點呢?”

“哼,那個老傢伙想吞併豪大集團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但願他能成功,否則我這白白忍讓的一片孝心,就要付諸流水了,不過我有一個請求,還望王伯答應。”

“哦?說來聽聽。”

“我要葉逸的一隻手,王伯,你幫我取來吧!”

“不行,這樣只會打草驚蛇!”

“王伯,我看你是不想幫我吧,以你的手段那區區葉逸算什麼!”

“少爺謬讚了,我這點微末之計還不敢小瞧他人,不過少爺的請求我回答應的,就是需要少爺再等待一些日子。”

“好,有王伯的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王伯你千里迢迢從BJ趕來,一定累了,我去命人伺候你。”

“不用了,我這人天生賤骨頭,少爺你去忙吧。”

王勇看了一眼陰暗中的王伯,一臉得意地出去了。

屋子瞬間變得安靜起來,老者在陰暗角落一動不動,一雙眼睛幽幽發光……

“葉逸,真是個有趣的少年……”

“……”

葉逸回來了,像做賊一樣,李欣神色激動,給葉逸削了個蘋果,葉逸不敢接,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軟,無功不受祿啊。

李欣很生氣,葉逸走哪裏,她跟到那裏,哪怕是葉逸要上廁所,李欣也在門外守着。

真是一個執着的孩子啊,葉逸提了提褲子,對着馬桶感嘆道。

葉逸打定注意不讓李欣進入這一行,所以也是鐵了心,到了晚上,葉逸打算親自下廚來擺脫李欣的糾纏,可是李欣依然倔強地跟進了廚房,還爲葉逸洗菜唰碗,很是勤勞。

飯好了,葉逸和郭子琪吃得很香,李欣卻絕食抗議,葉逸倒不在意,絕食?我看你能堅持多久。

晚上十點,葉逸原本打算去海邊的洞府修煉一番,可是後面跟着一個形影不離的可人兒,讓葉逸修煉的心思化爲了泡影。

十一點,葉逸有點困了,郭子琪已經睡了,李欣一言不發地坐在葉逸旁邊,時不時肚子傳來一陣咕咕的聲音。

“真是個倔強的丫頭啊。”葉逸暗字感嘆。

看見今兒這覺是睡不成了,葉逸打算作一會守夜人,可是葉逸到底是低估了李欣的決心,她拿一雙充滿求知和好奇的眼神已經讓她忽略了折騰了幾個小時的肚子了。

午夜十二點,外面響起了蛐蛐之聲,葉逸翻滾着已經看了幾遍的報紙,李欣依然保持着望夫石的姿勢。

葉逸嘆息一聲,他需要重新認識一下李大小姐了,這還是那個任意妄爲的大小姐嗎?這還是那個活剝亂跳的大小姐嗎?這還是那個滿腦惡作劇的大小姐嗎?這分明是一個大徹大悟的人兒啊。

“你餓不餓?”

李欣搖搖頭。

“你困不困?”

李欣搖搖頭。

“你這麼做,會變老的。”

李欣眼睛動了一下,繼續搖頭。

無良帝少:獨寵替嫁妻 ,她也不反對,只有那眼神中的無盡渴求和肚子傳來的咕咕之聲。

葉逸心裏一顫,他打算爲李欣做一碗粥。

李欣突然一把抓住葉逸的手,聲音微微沙啞道:“我只是想更近的瞭解你!”

葉逸身子一僵,久久未動,原來,自己一點都不瞭解眼前的人兒啊。

“我只想更近的瞭解你!”

葉逸的腦海裏反反覆覆地念叨着這一句。

葉逸轉過身來,他第一次仔細地打量李欣,想要將她的容顏記憶進骨髓。

一雙水靈靈的眼睛,上面有一層溼潤的霧氣,黃金比例的臉龐,九天玄玉一樣的肌膚,鼻子如神來之筆,小嘴微微顫動,讓人不自覺陷入神魂顛倒之中。

葉逸突然發現,李欣身影好小,好小,這樣的可人兒,誰都有想把她擁入懷中疼愛一番。

葉逸蹲了下來,他靜靜地看着李欣,臉湊得越來越近,那小嘴上薄薄的涎液,似有無窮的吸引力。

李欣身軀一顫,她往後挪了挪,然後葉逸靠得更近了一些,她再挪了挪,已經不能再退了。

李欣鼓足了勇氣,她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打量一個男子,這是一張耐看的臉,他的眼神能給人一種安全感,他的嘴有一些邪,這應該長在壞人身上。

所以他是壞人,是騙子!李欣想道。

原本以爲葉逸會更近一步,可是當兩者的鼻尖還有一分距離的時候,葉逸選擇了退卻,他又站了起來。

“我先給你煲粥,然後我們再談談?”

“我跟你去看看!”

“好,不過你得記住怎麼做的,以後餓了可以自己煮。”

“嗯!”

李欣乖巧得像一隻貓,呆呆地看着葉逸將紫米,蓮子,銀耳,紅棗放入煲仔鍋裏面,然後,李欣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

當一碗熱氣騰騰的粥端在李欣面前時,李欣小嘴抿了抿,最後還是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安靜地喝完碗裏的粥,李欣臉色微微一紅,捂了捂肚子,看來這丫頭真是餓壞了啊。

葉逸正準備趁此機會逃離,卻被李欣一把抓住說道:“騙子,你打算騙我嗎?”

葉逸撓撓頭,半邊屁股又坐了下去說道:“事情是這樣的,我會點異能,這是真的,可是這不能教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