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哼~小子,是你自找的。”上山曰犬大怒,眼前這小子竟然敢這般的小看自己,真是嫌命太長了,想到這裏,他體內的法力一陣,一股微紅的光暈直接在他身上炸開。


劉致澤一愣,下意識的鬆開了自己的手並且後退了兩步。

這小子的法力倒是有些像是修道者體內的法力似得,不過想想也是,畢竟這矮國人的法術都是從華夏傳過去的。

“哼,不過是一羣小偷偷取了我華夏的文明罷了,誰給你們的勇氣來華夏找虐的?”劉致澤冷哼一聲的說道。

幾個矮國人聞言,臉色再次一變,這小子不損自己父母名字了,反而是開始損起自己國家的文明瞭。

“小子,你找死。”上山曰犬大喝一聲,再次向着劉致澤而去。 看着那上山曰犬憤怒的向着自己而來,劉致澤也不着急,臉上還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就像是在等死似得。

“天吶,這劉致澤想幹嘛啊?難道他是在找死嗎?”鳳林市這邊,有不少學生望着這一幕驚叫了起來。

不說別的,就說那矮國人的身體那麼龐大,哪怕他就是利用身體與劉致澤撞擊,劉致澤這小身板也扛不住啊。

“劉致澤,快出手啊,只要贏了他們,我就答應給你生猴子。”一個女生大叫了起來,一時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衆人集體看向了那女生,還好那女生不是很醜,否則,他們非要噴血不可。

“完了,劉致澤死定了。”望着那上山曰犬已經到劉致澤面前了,他們都已經不敢再看了,繼續看下去的結果,無非就是劉致澤噴出鮮血倒飛回來,就像付振軒一樣。

而那邊的矮國人同樣是冷笑了起來,就憑這小子也想擋住曰犬的力量,要知道,他的式神那可是一隻巨猿啊,上山曰犬的本身再加上式神的力量,不用看都知道,劉致澤絕對會被裝的粉身碎骨的。

“華夏之人都這般的傲嬌嗎?”那帶頭的女生搖了搖頭,一臉的嘆息之色,好像很對華夏很失望似得。

“啊……”然而,就在這時,一聲淒厲的慘叫聲響起,鳳林市這邊的學生都轉過頭去不打算看下去了,在他們聽見這道慘叫聲後,就更加的心慌了,完蛋了,劉致澤就這麼死了。

“砰~”這時,整個操場都跟着震動了起來,彷彿是有什麼東西砸在了地上似得。

“就憑你們這些螻蟻的力量也好意思來華夏囂張?難道你們不知道世界上所有的文明都是出自華夏的嗎?”劉致澤冷冷的說道。

什麼?聽見劉致澤的聲音後,無數人這才轉過身來,劉致澤並沒有被擊飛,反而是淡淡的站在那裏,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叼起了一支菸,一臉的惆悵之色,就聽他繼續道“力量面前誰爲盡,一見澤哥頓成空,辣雞就是辣雞啊。”

臥槽!!好特麼的帥,好特麼的酷啊。

這一刻,所有人都爲劉致澤而感到了驕傲,不僅僅是劉致澤把那矮國人給打飛了,更是劉致澤說全世界的文明都出自華夏,這纔是重點啊,這也向所有的國家證明,只有華夏纔是最強的。

衆人擡頭看去,而那矮國的男生,則是把操場都給砸出了一個大坑,他整個人就躺在了坑內,翻着白眼,生死不明瞭。

“他……他是怎麼出手的?”矮國人這邊,那個帶頭的妹紙指着劉致澤震驚的說了起來。

他們剛纔都是盯着劉致澤和上山曰犬的戰鬥,但就算他們是盯着的,也沒有看清楚劉致澤是如何打敗上山曰犬的,這才讓他們無比的震驚。

“不……不知道啊。”幾個矮國人同時開口說道,他們也沒有看清楚劉致澤是如何動手的,等到他們反應過來,那個矮國的男生就已經躺在丟上奄奄一息了。

“這個人是怪物嗎?爲什麼出手速度和力量都這麼的強大?”帶頭的矮國妹紙震驚的看着劉致澤呆呆的說道,她甚至都沒有看到劉致澤是如何出手的,而且她還是這幾個矮國人裏面最強的那個了。

“劉致澤威武,劉致澤帥氣。”忽然,鳳林市中學那邊,爆出了一陣的歡呼聲,他們都爲劉致澤而感到驕傲,一招,僅僅是一招,劉致澤就把那個矮國的男生給打飛了出去。

“你們不要囂張,讓我來會會你。”忽然,又一個矮國的青年跳了出來,他的臉色有些難看,上山曰犬的失敗,讓他們很沒面子,要是打不敗劉致澤,那他們今天不僅僅是白來,更要丟盡臉面了。

見到又有人跳了出來,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巴,同時看向了劉致澤,他們這回不再轉頭了,而是想要親眼看看劉致澤的本事如何。

嫡妃狠張狂 “鏘~”一把矮國的長刀出現在了那小子的面前,衆人一驚,這無恥的矮國人竟然出武器了。

“不公平,你們有武器。”人羣中的有個妹紙大叫了起來,一時間,再次帶起了節奏,認爲這很不公平。

然而,劉致澤卻是淡淡的揮了揮手,道“無礙,就他這樣的辣雞,澤哥還沒放在眼裏。”

“嘶~”衆人倒吸了一口冷氣,也不知道這劉致澤到底是真的強還是在裝模作樣的。

“哼,小子,待會有你哭的時候。”矮國青年聞言沒有生氣,反而是冷笑了一聲開口說了起來。

“那就來唄,矮國鬼子。”劉致澤右手一揮,一把紙扇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這是山河扇,從孫家後人那搶過來的,這回正好試試山河扇的力量。

“小子,受死吧。”矮國青年大喝一聲,直接向着劉致澤而去,他揚着矮國長刀,速度快到了極點,一眨眼間就來到了劉致澤的面前。

劉致澤一愣,這速度有些快啊,不過在澤哥面前還是不夠看的。

隨着那矮國青年一刀子斬了下來,劉致澤使用鬥移步,直接去到了那矮國鬼子的身後,衆人一愣,這兩人什麼速度啊?這麼快。

而那矮國的青年也是一愣,一刀子下去竟然撲了個空,忽然,他感受到身後傳來了一股危機感,他轉身再次一刀劈了下去。

然而,他卻是再次撲空了,劉致澤再次去到了他的身旁。

矮國青年的臉色頓時變的無比難看,這小子竟然比自己的速度還要快。

“天吶,那華夏人的速度爲什麼比山村的還要快?要知道,山村可是有一隻速度型的式神啊。”矮國人羣中,一個女生驚呼了起來。

此刻,在戰場中,衆人就看見劉致澤與那矮國人化作兩道身影,不停的在晃動着,他們甚至都看不到兩人的臉龐了,可以想象一下,這速度到底有多快。

“劉致澤的速度好快啊,那個矮國人都碰不到他。”一個學生驚叫了起來。

“這就對了,讓那羣矮國人小看咱們,這下劉致澤要狠狠的打他們的臉了。”一個妹紙犯着花癡看着劉致澤說道。

聽見這些話,地上的付振軒更加不敢擡起頭了,反而是低着頭不敢把臉露出來了,這纔是強者啊。 此刻,在校長辦公室內,路起臉色慘白,他手上夾着一支菸,那抓着煙的手都在顫抖着。

“劉致澤應該是死定了吧!”路起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而在他的對面,則是坐着李一靈,是的,李一靈又被路起給請回來了,好不容易把李一靈請回來,想讓他去對付劉致澤的。

沒想到今天早上,那羣矮國人就來了,說是要滅殺劉致澤,聽完那羣矮國人的話後,路起自然是不會拒絕,畢竟現在劉致澤給他的威脅太大了,他日思夜想的都是如何把劉致澤給弄死了。

當然了,路起還是有點尊嚴的,起初,那羣矮國人要求在學校弄死劉致澤的時候,他就拒絕了,畢竟劉致澤好歹也是華夏的人,就算死也不應該死在矮國人手裏。

但是卻因爲李一靈的勸說,路起沒有辦法,只能答應了下來。

“路校長,你好像很緊張的樣子。”李一靈端着茶杯看都沒有看路起一眼,要不是因爲這老小子還有點用,李一靈早就不管他的死活了。

路起尷尬的笑了笑,丟掉了菸頭,道“李大師,你說那羣矮國人會不會濫殺無辜啊?萬一把學校的學生們給傷着了,那可怎麼辦?”

“又不是你家的孩子,你管他做什麼?”李一靈眉頭一挑,沉聲說道。

聞言,路起的臉色一變,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是的,雖然那些不是自己的孩子,但是自己學校的孩子啊,要是出了什麼事,自己怎麼向上面交代啊。

“砰~”然而,就在這時,學校內發出了一聲巨響,路起臉色更加難看了,他一把站了起來,去到了窗戶口,想要看看操場,但是他這位置卻是看不到操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遠處的天空。

“路校長,不要這麼緊張,說不定那劉致澤已經死了。”李一靈見此搖了搖頭,路起的膽子太小了,或許自己就不應該答應幫助他。

只是他哪裏知道路起的心思啊,劉致澤的本事,他可是親眼見過的,那傢伙,可不是普通人能夠對付的,他現在也就希望那幾個矮國人能夠收拾劉致澤了。

而此刻,在操場上,劉致澤正擡着腳對着天空中,而在不遠處,那個叫山村的矮國人,再次砸出了一個大坑,這是繼上山曰犬後第二位把地面砸出大坑的傢伙。

還真別說,那小子的速度有些快,要不是劉致澤有着鬥移步,估計現在被砸在地上的就是他了。

而四周則是鴉雀無聲,無論是鳳林市中學這邊,還是矮國人那邊,都是一片死靜,他們臉上都是滿臉不甘置信之色,眼睛瞪的老大了,那嘴巴更是能夠塞進一個籃球了。

這……這就是劉致澤的力量嗎?這麼強大的嗎?

“哇~劉致澤,你好帥,我要做你的女票。”忽然,在那看臺上,一個女生直接大叫了起來,她已經等不及了,劉致澤實在是太強大太帥了,此刻她的雙眼內都盡是劉致澤那帥氣的身影。

“啪~”一個女生一巴掌拍在前一個女生的臉上,道“你省省吧!我家的致澤會看上你?” 暗夜禁錮:索情賠心交易 說完,這女生再次看向了劉致澤,尖叫了起來,道“劉致澤,你好帥,我好喜歡你。”

臥槽!!站臺上的南宮劍看到這一羣瘋狂的女生,臉部微微抽搐了起來,差點沒有噴血,而且更讓他震驚的是,竟然還有不少男的也讓在喊要嫁給劉致澤。

南宮劍差點沒有跑過去,給他們一腳,別人妹紙叫也就算了,你們一羣男的在跟着湊什麼熱鬧啊。

“一羣矮國來的辣雞,別說是你們,就算是把你們矮國最強的叫過來,澤哥也能分分鐘吊打你們。”劉致澤放下了腳,一臉的囂張之色說道。

我靠!!矮國那邊,還有兩男兩女,聽到劉致澤的話後,他們滿臉的懵逼之色,這劉致澤強大也就算了,竟然還這麼的囂張?真是不可饒恕啊。

“八嘎呀路,小子,你找死。”又一個矮國男生跳了出來,他體內的憤怒已經積滿了,要是不弄死劉致澤,他是不會甘心的。

“我們一起上。”其餘的兩女一男相視一眼,他們也看出來了,劉致澤的確是有些不簡單,所以,如果自己等人再不一起上的話,估計到時候就會要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四人同時站在了劉致澤的對面,怒氣沖天的瞪着劉致澤。

“不公平,你們四個打一個。”而一旁鳳林市的男生女生們都大叫了起來,他們見到這一幕很憤怒,但是卻又沒辦法,因爲他們幫不上劉致澤什麼忙。

只是,這時候,劉致澤微微的擡起了手,揮動了起來,就見他嘴角微微揚起,一臉的自信之色,道“無所謂,反正他們在澤哥的面前只不過是一羣辣雞而已。”

“八嘎呀路,找死。”四個矮國人頓時大怒,這劉致澤不僅人強大,而且連嘴巴也這麼強大,他們已經實在是受不了了,繼續這樣子下去,還不知道劉致澤要說出什麼話來。

四個矮國人同時向着劉致澤而去,各顯神通,兩個女生身上散發着魅惑之力,彷彿要把劉致澤迷倒似得,而兩個男生的身上則是涌出了一股黑暗系的法力。

劉致澤一揮手,那兩個妹紙身上的魅惑之力,直接被拍散了,緊接着,劉致澤一揮手,無數的白色劍影隨之出現,把四人圍在了不遠處。

“臥槽!!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劍仙嗎?”看到這一幕,鳳林市這邊的學生們紛紛震驚的叫了起來。

因爲此刻,那四個矮國人被無數的劍影所包裹住了,那四個矮國人的身旁以及地面都被插滿了白色的劍影,一時間,讓那四個矮國人都不敢在動了。

“這……這難道就是華夏的仙術嗎?”那個帶頭的矮國女生震驚的叫道。

他們知道華夏有着神仙一說,更知道仙法仙術的存在,如果他們猜的沒錯,那劉致澤施展的應該就是仙術了。

這劉致澤爲什麼會這麼強?原本他們還打算收拾了劉致澤,從而奪取那道門榜首的位置,從而讓華夏的道門自愧不如矮國的式神,但是此刻,他們才知道,這個榜首原來這麼難以奪取。

“顫抖吧!!辣雞們。”劉致澤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小子,你對我們做了什麼?”其中一個矮國的男生大叫了起來,眼前的這些白色劍影把他們困在了其中,他想直接衝出去,但是卻感受到那劍影傳出了危險的氣息,讓他不敢動彈分毫。

劉致澤笑着搖了搖頭,道“也沒什麼,就是想讓你們試試萬箭穿心的感覺。”

“什麼?萬箭穿心?”四個矮國人臉色大變,他們可不想嘗試萬箭穿心的感覺啊,因爲那樣的話,就與死亡沒有什麼區別了。

“小子,我們投降了,你趕緊放了我們。”一個矮國男生叫道,要是繼續和劉致澤打下去的話,到時候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

“是的,我們不搶奪你的榜首之名了,你趕緊放了我們。”那個帶頭的女生急忙叫了起來,這次來找劉致澤,或許是他們最大的錯誤,現在好了,兩個生死未必,自己四個的生命還在別人的手裏面握着。

劉致澤一愣,感情這幾個矮國人是衝着自己榜首名號來的啊,如果不是他們說的話,劉致澤還真的不知道,劉致澤笑了,而且笑的很開心,就聽他道“誰給你們的勇氣來搶澤哥榜首名號的?再說了,你們矮國人搶過這個排名有意思嗎?”

“額。”幾個矮國人相視一眼,都有些無語,那個帶頭的女生繼續開口道“如果把你的榜首名號搶過來,那我們就能打你們華夏道門的臉了。”

哦,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劉致澤現在算是知道了,當即一揮手,那四九劍陣就被劉致澤給撤銷了,既然別人都投降了,自己也沒有必要弄死他們。

不過矮國人就是矮國人,見到那些劍影消失後,那四個矮國人相視一眼,再次向着劉致澤而來。

劉致澤一愣,這些人的膽子還真肥啊,不過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澤哥手下不留情了,想到這裏,劉致澤一揮手中的山河扇,一座山嶽憑空出現,直接向着四個矮國人砸了下去。

“砰砰砰~”

“啊啊啊……”頓時四道淒厲的慘叫聲響起,四個矮國人,直接被砸進了地底內,雙眼一翻,就昏死了過去。

劉致澤下手還是知道分寸的,如果不是後面這麼多人看着,劉致澤是絕對不會對他們手下留情的,畢竟矮國人都該死。

只是很可惜,如果這些矮國人都死在了這,不僅自己會有麻煩,就連學校都會有麻煩,劉致澤倒是希望這些矮國人能夠晚上再來找自己,那樣就算是弄死他們也就沒有什麼事了。

“一羣辣雞,還想偷襲澤哥?你們怕是沒死過喲。”劉致澤撇了撇嘴,一個瀟灑的轉身,直接離開了。

而此刻在站臺上的那些學生們都看呆了,剛纔那座山嶽是怎麼出現的,他們完全不知道,但是他們知道,那座憑空出現的山嶽絕對和劉致澤逃脫不了干係。

“天吶……這個劉致澤是神仙嗎?爲什麼會這麼強大?”一個男生驚叫了起來,他實在是不敢相信啊,劉致澤竟然這麼強大,哪怕就算是他心目中的仙人也不過如此了吧!

“是啊,看來劉致澤要改個名字叫劉神仙才行了。”所有人呆呆的點了點頭,很是認同這個人的說法。

等到劉致澤來到這些人的面前,忽然,就見一道身影竄了出來,一把摟住了劉致澤的大腿,就聽見一道聲音傳入了衆人的耳中。

“劉致澤歐巴,我喜歡你,你讓我做你女票吧。”

臥槽!!衆人低頭看去,差點沒有噴血啊。

你說你要是一個漂亮點的美女也就算了,可是你看看你,滿臉的麻子,別說是劉致澤了,就算是我們都看不上啊。

“我曰!!大姐,你哪位啊?麻婆嗎?”劉致澤一驚,低頭一看立刻驚叫了起來,這位妹紙長的還真嚇人啊。

“不是,我是XX班的XX,我已經注意你很久了,劉男神,求求你,給我個機會吧。” 重生之大叔我不愛你了 那妹紙癡癡的望着劉致澤,好像是劉致澤不答應,她就不放手似得。

“美女,你先起來。”劉致澤伸出了手,就像是天使似得,微笑着,對着那妹紙輕聲呼喚着。

看到這一幕,那妹紙更加癡迷了,她伸出了手,放在了劉致澤的手上,劉致澤也慢慢的把他給託了起來,等到把那妹紙拖起來後,劉致澤直接撒腿就跑。

“賤人,走了。”劉致澤遠遠的聲音傳了過來。

衆人一驚,轉頭看向四周,哪裏還有劉致澤的身影啊,早就已經不見了。

“我靠!!這劉致澤的逃跑速度一流啊,這麼快就不見了。”衆人震驚的叫道。

“喂,澤哥,你等等我啊。”南宮劍在人羣中大叫了起來,趕忙追了上去。

另一邊,福滿樓已經開始在準備晚上的宴會了,從今天開始,福滿樓,連續三天都不營業了,因爲這三天內,福滿樓都要作爲道門的總部交流點行駛。

“看來他們的速度挺快的,都已經把所有的東西佈置好了。”福滿樓對面的馬路上,三個青年站在那裏,爲首的正是楊月初,在他身後的則是陳沿吾和齊兆藝,說話的,正是陳沿吾。

“這羣沒出息的,讓他們來搶奪劉致澤榜首的名號,結果他們倒好辦起了酒會,真是一羣沒出息的傢伙。”楊月初冷哼一聲,看着福滿樓很是失望。

陳沿吾齊兆藝一愣,兩人相視一眼,按理來說,劉致澤應該也是楊月初的敵人才對啊,但是現在,楊月初這樣子好像是連晚上的酒會都不參加了。

“楊大師,你……”齊兆藝想要說些什麼,但是還沒說出口,楊月初就瞪了他一眼,他頓時不敢在說話了。

“楊大師,聽說茅山第十道子抓住了一隻女鬼,據說,那女鬼是劉致澤的鬼僕。”陳沿吾把自己得到的消息說了出來。

楊月初一愣,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福滿樓,第十道子抓住了劉致澤的鬼僕,但是卻沒有公佈出來,看來他想用那女鬼在晚上的時候把劉致澤引過來,不過或許他們會失望了。

“他這是在找死,劉致澤是他能夠抗衡的嗎?走吧,咱們還要去抓麻麻飛。”楊月初冷哼一聲,就閉上了嘴巴,深深的看了一眼福滿樓後就轉身離開了。

畢竟他這次被派過來的任務是對付那網絡女鬼的控制者,而不是劉致澤。 額,好吧,楊月初其實是對付不了劉致澤纔會這麼說的,從上次和劉致澤簡單的交手過後他就已經知道劉致澤的本事了,絕對不是自己所能夠抗衡的。

要知道,自己都已經是六品抓鬼師了,雖然劉致澤沒有去認證過抓鬼師等級,但是楊月初能夠感受的到劉致澤體內那些雄厚的法力,雖然不知道劉致澤具體的等級是什麼,但是他敢肯定,一旦和劉致澤打起來,自己絕對不是對手。

所以他纔會說第十道子是在找死,如果他不是在找死的話,就不會想着利用劉致澤的鬼僕來威脅劉致澤了。

時間在流逝,一晃,就到了下午四五點鐘,學生們也都放學回家了,唯獨劉致澤和南宮劍還趴在桌子上打着呼嚕,而在他們兩人的前面,則是諸葛若綿。

此刻諸葛若綿看着劉致澤那漂移的頭髮,忍不住想要去摸一摸,只是還沒等他伸出手,劉致澤的腦袋就動了一下,諸葛若綿的臉色一紅,趕忙的轉過了頭去。

“下課了嗎?賤人,回家了。”劉致澤看了看四周,除了諸葛若綿以外就沒有其他的同學了,他當即拍了拍南宮劍的肩膀,把南宮劍給叫醒了。

南宮劍點了點頭,和劉致澤站起來就打算離開,然而,這時,諸葛若綿也跟着站了起來,看見劉致澤要離開了,她趕忙叫道“劉致澤。”

“哈?叫澤哥幹嘛?”劉致澤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下意識的回答道。

“劉致澤,晚上咱們還要去福滿樓,你就別回去了。”諸葛若綿說完後,臉色緋紅的低下了頭,這話怎麼感覺十分的曖昧啊,諸葛若綿都害羞了起來。

“哦。”劉致澤點了點頭,是的喔,記得自己上次的確是有答應過諸葛若綿的樣子,當即對着南宮劍說了幾句,南宮劍就看了劉致澤和諸葛若綿一眼一個人離開了。

而劉致澤再次回到了位置上,道“幾點開始啊?”

“晚上八點。”諸葛若綿說道。

劉致澤看了看時間,現在才四點多,還有三個多小時,想到這裏,他再次趴了下去,本來還想再睡一覺的,這時就聽諸葛若綿開口道“喂,劉致澤,你幹嘛?”

“睡覺啊,不然澤哥還能幹嘛?”劉致澤一臉迷糊的說道。

“別睡了,趁着還有點時間,咱們去準備一下。” 領主巫師 說完,諸葛若綿直接拉扯住了劉致澤的手臂,在她的玉手碰到劉致澤的手那一刻,諸葛若綿心跳立刻加速了起來,甚至想要直接抽出直接的手。

但是看着劉致澤那飄逸的頭髮,她始終還是沒有把自己的手給抽出來,反而是拉着劉致澤,直接離開了教室。

來到了停車場,劉致澤看了看四周,道“喂,你拉我來這裏幹什麼啊?”

“咱們去準備一下,上車吧。”諸葛若綿笑了笑,直接進入了一輛紅色的瑪莎拉蒂車內。

看到這車,劉致澤一愣,怎麼感覺這車這麼眼熟啊?好像劉詩語也開過吧?他坐上了車,這可是豪車啊,劉致澤還真有些好奇。

開口道“這不是劉詩語的車嗎?”

“她送給我了,我們走了。”諸葛若綿笑了笑,當即發動了車子,車子就飆了出去。

聽到諸葛若綿的話後,劉致澤一愣一愣的,這年頭,百八十萬的豪車也有隨便送人的嗎?爲什麼就沒有人送給自己呢?看來是貧窮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啊。

車子離開學校的時候,立刻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視,紛紛開始羨慕起有這樣豪車的人了。

離開了學校後,劉致澤還想問問諸葛若綿去哪裏的,可是卻聽她說,要是買衣服,劉致澤立刻就拒絕了起來,但是卻又沒有辦法拒絕,誰讓他現在已經上了別人的車呢。

來到達達商場後,諸葛若綿停好了車,就直接帶着劉致澤走進了商場。

劉致澤是一百萬個不願意啊,望着滿臉笑意的諸葛若綿走了過來,劉致澤正打算拒絕,忽然,劉致澤就感覺自己的手被軟軟的東西給握住了,低頭看去,諸葛若綿竟然拉住了自己的手。

劉致澤眉頭一挑,這諸葛若綿是什麼意思啊?難道她忘記諸葛藍的事情了嗎?現在竟然主動牽自己的手了。

走進了商場,人山人海的,甚至還有不少人對着劉致澤和諸葛若綿指指點點的,劉致澤的臉色頓時紅了起來,這特麼的可就有些尷尬了。

“你們猜那個少年與那個女生是什麼關係?”忽然,一道聲音傳入到了劉致澤和諸葛若綿的耳中,劉致澤正打算離開,可是諸葛若綿卻是不動了,彷彿是很有興趣似得,想要聽一聽那些人的說法。

這些人的聲音很小,但對於劉致澤和諸葛若綿來說,卻不是個事,畢竟他們不是普通人,還是聽得見那些人說話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