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哦。”


白小鳳擡手揉了揉鼻子,笑道:“大家果然都在說實話呢,那麼問題來了,諸位,有多汗顏吶?”

“……”大妖們。

臥槽!

這小子,怎麼這麼無恥? 大廳裏。

寂靜的落針可聞。

所有大妖們都跟吃了死蒼蠅似得,臉色別提多難看了。

講道理。

大家真的是捧一下你,才說汗顏的吶。

你小子張口問有多汗顏,就真的很耍流氓了啊。

無恥,也不帶這麼沒節操的吧?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眨了眨眼睛,疑惑地掃了一眼全場的大妖們,笑道:“你們不是說汗顏麼?到底,有多汗顏啊?”

“……”大妖們。

臥槽!

他怎麼還好意思問第二遍的?

這尼瑪不是讓我們自己抽自己的臉麼?

饒是胡三太爺,此時也是嘴角一個勁的抽搐着,有種無fuck說的感覺。

諸葛青兒看了看左右,咬了咬牙,對白小鳳喊道:“白小鳳,差不多夠了吧?”

這話,已經是在提醒白小鳳了。

此次妖界盛會,灰家作爲東道主,在他們的地盤上,幾乎聚集了妖界七成的大妖。

這麼多大妖聚集在這裏,要是讓白小鳳按在地上摩擦了。

這些大妖都不要面子的麼?

這妖界盛會,還開不開了?

誰都聽得出來,一衆大妖們說的話只是奉承白小鳳的,可要是讓白小鳳真追問着他們說個實在話,後邊還玩個溜溜球吶?

然而。

“怪我咯?”

白小鳳一臉無奈地聳了聳肩:“是他們自己說汗顏的呢,本大爺問一下,有錯咯?”

諸葛青兒美目圓瞪,貝齒緊咬着紅脣。

她狠狠地一跺腳。

啊咧!

這傢伙說的話好有道理,竟然不知道怎麼反駁了啊。

這時,灰鎮天佝僂着身子,走到了白小鳳身邊,低聲勸說道:“白先生,見好就收吧,總得給各位留點面子吧?”

wωω☢ тTk ān☢ co

這話,很輕。

但在寂靜的大廳內,卻清晰地落到了每個大妖的耳朵裏。

所有大妖紛紛朝灰鎮天投來感激的目光,恍若看待救星一般。

下一秒。

白小鳳一臉愕然地看着灰鎮天:“臥槽,前輩,你這話說的,還是本大爺有錯咯?什麼是見好就收啊?明明是他們自己說的汗顏呢,我只是想問清楚,到底有多汗顏吶?”

灰鎮天一怔,忙搖搖頭:“不敢,不敢,只是……”

話沒說完,白小鳳就強行打斷道:“算了,這話,我還是問慧娘了。”

說着,白小鳳便轉身問地上的慧娘:“慧娘,你說我要不要繼續問在座的各位,到底有多汗顏吶?”天才機甲師

“哈?”

正感動着的慧娘完全沒料到白小鳳會突然問她這樣的問題,當即就愣住了。

反倒是站在白小鳳身邊的灰鎮天忽然眼珠子一轉,彷彿明白了過來似的,忙對慧娘說:“乖孫,勸勸白先生吧。”

慧娘看了一眼灰鎮天,點點頭,然後對白小鳳說:“主人,還是不要問了吧?”

“嗯,既然你開口了,那本大爺就不問了。”

白小鳳點點頭,便大搖大擺的朝着主座走了過去,一屁股坐在了之前灰家家主所坐的位置。

隨即,他目光掃過全場:“各位,我家慧娘不讓我問了,我就不問了,現在,我坐在這位置上,應該,沒誰反對吧?”

“當然,當然不會反對。”

胡三太爺最先開口,對着白小鳳笑呵呵的一抱拳,隨即感激地看向了慧孃的方向。

有胡三太爺帶頭,一衆大妖也紛紛反應過來。

“白先生的實力,當得起這個主位。”

“瞧白先生問的,白先生和灰鎮天老友有舊,又是老友孫女之主人,這位置,有何坐不得?”

“今日在場的,除了胡三太爺之外,也只有白先生有資格坐這主位了。”

……

在場的大妖們嘴裏雖然都這樣說着,但無一例外,盡皆將目光投向了大廳中間的慧娘,眼神中滿滿都是感激。

開玩笑!

這小丫頭是幫大忙了啊!

要不是她勸這位停止追問,今天在場的大妖們,就全都得把臉塞褲襠裏了。

感激!

必須感激的啊!

感受到大妖們的目光,慧娘一陣失神。

生平第一次被這麼多大妖矚目呢,說不緊張,肯定是假的。

但慧娘也能察覺出大妖們的眼神,充滿感激。

錦繡農女種田忙 就在她fā lèng的時候,皮皮忽然低聲道:“嘶~主人幫你呢。”

什麼?!

慧娘一怔。

灰鎮天走到慧娘身邊,低聲道:“乖孫,你有個好主人吶,他,應該是想送你一份大禮。”

說這話的時候,灰鎮天神情有些失落,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慧娘眼珠子轉了轉,顯然沒反應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疑惑的朝坐在主位上的白小鳳看去。

咚咚。

也就在這時,白小鳳右手手指敲了敲桌面,將所有大妖們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白小鳳微笑着說:“那個啥,真是不好意思,灰家家主被本大爺宰了,各位,應該不介意本大爺再給灰家立一個家主吧?”絕命詭案

“什麼?立家主?”

話剛出口,一個大妖便驚呼起來:“這是灰家家事,白先生這麼做,怕是不妥吧?”

要知道,東北妖界中,胡黃白柳灰五家是妖怪中的扛把子。

而五家家主的地位,也是無比重要。

立家主,對於尋常小勢力或者小妖族來說,也只是立家主而已。

但五家立家主,那儼然就和立皇帝沒什麼區別了。

隨着這位大妖驚呼出聲,在場的一些大妖也紛紛暗暗點頭。

然而。

白小鳳擡手揉了揉鼻子,看向驚呼的那位大妖:“哦,不妥的麼?那這位前輩說說,對本大爺有多汗顏吧?”

“……”那位大妖。

臥槽!

怎麼又是這話?

緊跟着,白小鳳又緩緩的握緊了右手拳頭,指節發出咔咔的聲響,神情驀然冰冷下來,冷冷地說:“看來,本大爺的拳頭,還是不夠大呢。”

“嘶~”

那位大妖身體一顫,倒吸了一口涼氣。

媽個雞!

這殺氣,簡直不帶一點掩飾的啊!

與此同時,之前那些不贊同白小鳳的大妖們,也全都露出了驚恐之色。

剛纔,白小鳳一印轟的灰家家主連渣都不剩了。

在場的大妖們,實力能比肩灰家家主的,還真沒多少呢。

那位最先驚呼反對的大妖被白小鳳注視着,就感覺後背一陣陣發涼。

他咬了咬牙,神情堅定起來,狠狠地說道:“聽你的,白先生拳頭這麼大,當然聽白先生的。”

“嗯,很好。”

白小鳳神情緩和了一些,微笑着掃視全場:“還有沒有誰反對?”

所有大妖,全都默然。

在場的誰都不傻,之前白小鳳轟殺灰家家主時,沒人站出來爲灰家家主報仇,已經足以證明這些大妖的智力了。

此時,就更不可能有人站出來了。

“嗯,看來各位都很贊同本大爺立灰家家主呢,我就說嘛,本大爺這麼乖,怎麼會有前輩反對本大爺嘛。”

“……”大妖們。

臥槽!

掀桌子啊!

這傢伙,簡直厚顏無恥啊!

都特麼把拳頭捏起來了,誰敢反對?

誰反對了,頭都得被打歪啊!

緊跟着,白小鳳目光變得柔和起來,看向大廳中間的慧娘,笑着道:“慧娘,從今以後,你,就是灰家家主了。” 慧娘身軀一顫,瞪圓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白小鳳。

超級護花天王 “家,家主,我?”

白小鳳笑着點點頭:“這是,我給你的禮物,喜歡麼?”

慧娘目光閃爍着,視線中,這一刻只剩下那張笑臉。

記憶,如同潮水一樣,在腦海中席捲。

童年的遭遇,讓她一直想要報仇。

可諾大的灰家,卻彷彿是高不可攀的巍峨大嶽,讓她感到無力。

至於灰家家主之位,她從來都不敢奢望。

因爲,對她而言,能夠幫父母報仇,就已經是奢望了。

白小鳳的出現。

不僅讓她的奢望,變成了現實。

如今,父母的仇報了,且,還讓她登上灰家家主之位。

而這一切,都只是因爲,她是白小鳳的奴僕而已。

當初,她決定將魂血交給白小鳳,只不過是想擺脫瘟神的帽子而已。

淚水,充盈了眼眶,順着眼角滑落。

灰鎮天蹲在了地上,慈祥的笑着,輕輕地撫摸着慧孃的腦袋:“傻丫頭,哭什麼?還不kuài gǎn謝主人?”

“謝謝,謝謝主人。”慧娘帶着哭腔,對白小鳳說道。

白小鳳笑了笑。

隨即,目光掃過全場,道:“諸位前輩,本大爺立慧娘爲灰家家主,你們,應該更沒有意見了吧?”

話音剛落,在場的大妖們就紛紛附和了起來。

玥下枝頭眉間落 “沒意見,當然沒意見,慧娘乃是灰鎮天之孫女,家主正統,當得起家主這個位置。”

“白先生安排的簡直完美,我等哪還會有什麼意見?”

“灰鎮天當年便是灰家家主,慧娘之父當年也是家主繼承人選,卻被灰家大爺殘忍殺害奪取家主之位,如今白先生讓慧娘成爲灰家家主,實乃撥亂反正啊!”

……

之前一衆大妖被白小鳳追問有多汗顏的時候,毫不客氣地說,已然是將衆多大佬們的臉面按在地上摩擦了。

慧孃的出面,阻止了白小鳳追問,也算是給在場的大妖們一個臺階下。

這份感激,剛纔大妖們的眼神,已經足以證明一切。

況且,本身灰家重立家主之位,在場大妖們身爲外人,也絕對插手不了的。

白小鳳立慧娘這位灰家之妖爲家主,於情於理,大妖們都沒有反對的理由。

更關鍵的是。

面前這個人類天師的拳頭大啊!

誰特麼敢反對啊?

頭給打歪信不信?

不承認,難不成還把頭湊上去吶?

重生之最強元素 胡三太爺吧嗒抽了一口煙桿,吐出菸圈,目光深邃地看了白小鳳一眼,笑道:“白先生,果然是人中之龍,老夫佩服佩服。”

“嗯,本大爺覺得你講的很對。”

白小鳳笑着點點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