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呼~”辰雲一聽,長長吐出一口氣,一直都在注意着辰浩南,畢竟他太強大了,辰雲對他還是有着深深的肆憚,如果他真要來搶奪,自己恐怕也只有跑路了。


辰雲右手一揮,金色巨劍發出萬丈金光,頓時三名上前爭奪有着武靈境界的修士被斬殺,化爲血霧蔓延在天地間。

www ●ttkan ●C〇

“鏘,噗赫!”在辰雲後背,一根黑色羽箭刺進辰雲後背,頓時猩紅的鮮血狂涌出來,辰雲的眉頭頓時鎖在一起。


一名猥瑣老頭拿着一把下品地器的長弓,駕馭一道神虹出現在辰雲後背,那雙米粒大小的眼睛眯成一條縫,他嘿嘿一笑,“皇者之物歸我了。”

接着,他有條不紊地彎弓,搭箭,下品地器散發出超越武靈實力的威壓,瞄準辰雲腦袋,一箭穿破虛空。

辰雲左手拿着煉妖壺,將兩名大人物的攻擊打碎,看着飛來的恐怖箭羽,《幻影遁》使出,遁隱虛空。頓時那猥瑣老頭的一箭射空。

猥瑣老頭張大最大,爆出一句粗口,“我擦,竟然躲過去了!”

一隻大手突然搭在猥瑣老頭的肩膀上,猥瑣老頭一嚇,轉過頭,面色頓時煞白,第一時間,他想出逃,可惜那隻大手威力太大像一把鐵鉗,根本就不能脫手。

“我……我…”

“你,嘿嘿,在殺我之前就要有死亡的覺悟,現在,你該爲剛纔的付出代價!”

辰雲抓着猥瑣老頭的肩膀,緩緩說出,猶如九幽黃泉一般陰森,冷漠。

古鎮上方,青色巨輪滑過天際,天穹陣陣顫抖,對着辰雲攔腰斬去,這一下去,恐怕猥瑣老頭和辰雲都會被斬成兩半。

辰雲身上的妖魔氣息滔天,滾滾如潮,那雙妖魔的眼睛震懾在場所有人,兩隻肌肉發達的手拽住猥瑣老頭的兩臂,他大喝一聲,用力對着兩邊野蠻扯過。

那猥瑣老頭痛苦嚎叫,下品地器脫離手中,身體被蠻力扯成兩半,猩紅的鮮血染在辰雲的胸口上,臉上,顯得格外妖豔。

將屍體扔掉,金色巨劍出手,辰雲扇動後背的肉翼衝向那隻威力巨大的青色巨輪,金色巨劍皇氣浩蕩,如同天外銀河奔騰無盡,狠狠劈在青色巨輪上。

“咔嚓!” 愛你正逢時 ,輪身出現一道道裂痕,瞬間蔓延,爆裂成爲漫天碎片。

那名使出金色巨輪的大人物臉色鐵青,這青色巨輪可是一件上品地器,竟然就被這般輕易毀去,實在讓他大怒,接着又從納戒中取出一把大刀,駕馭神虹殺過去。

“我要你死!”

辰雲沒有說話,恐怖的妖魔之力席捲而出,金色巨劍被辰雲高高舉起來,一時間風雲突變,古鎮上方蔓延着恐怖的力量。

“瞬殺一劍!”辰雲冷漠吐出,身體好像一道黑色閃電衝過去。

古家老嫗面色一變,踏出天空,想要去幫助那名大人物。

辰浩南靜靜地和辰羽站立在古戰車之上,看着猶如一尊魔神的辰雲,辰羽和辰浩南無不震驚。

這是震撼人心的一幕,金色巨劍毫無留情地出現在那名大人物心口出,那名大人物嘴巴張了張,眼中神采黯淡。辰雲的妖魔之力狂涌而出,徹底將那名大人物無情絞成血霧瀰漫在古鎮上方。

老嫗停下來,震驚說道“他…他死了!”

辰雲這一刻徹底化身爲妖魔,大殺四方,沒有一絲人性,殘忍滅殺。如同一隻幽靈一般遊走在一衆修士之中,煉妖壺那恐怖的力量無人能擋,無數修士絕望而叫,鮮血染紅天地。 “啊!你是魔鬼,你這個惡魔!”一名大人物被辰雲野蠻拽住,看着辰雲那張染上鮮血的的面孔,他驚恐萬狀。

“哼!小爺本來就是惡魔。”辰雲冷漠說道,妖魔的手對着那名大人物的腦袋猛拍過去,滾滾妖魔之力打在大人物腦袋之上。

“咔嚓!”如同破瓜聲音一般,那名大人物的腦袋頓時被辰雲拍得四分五裂,他的身體無力垂下,被辰雲拎起,向着那名大人物所處的勢力扔過去。

幾名修士見了上前去接住大人物,“轟!”伴隨着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大人物的身體蘊含恐怖的能量爆炸頓時將那幾名修士抹殺。

辰雲看着這一切滿意一笑。老嫗嘴角微微扯動,“卑鄙!!!”

“老傢伙,你說小爺卑鄙,哼,那你們一羣人圍攻小爺不算卑鄙嗎?這樣都是你們逼小爺的,也怪不得我!”

老嫗面色鐵青,這些修士自知不是辰雲的對手,對那皇者之物不再抱什麼幻想,都紛紛逃走了,只剩下幾大勢力的人和幾名實力不弱的大人物在此,再來的就是辰家一衆人站在一旁看戲。

老嫗對着辰浩南冷哼一聲,“你們難道想要來個漁翁得利嗎?告訴你,不殺了這妖魔,後患無窮,也許你辰家將來也會遭到妖魔迫害的!”

辰浩南嘴角勾起一絲微笑,搖了下頭,“他救了羽少爺,我辰家欠他一個人情。放心,那皇者之物我們是不會搶奪的。至於那煉妖壺…”

妖族王子躲在古鎮中,聽到辰浩南說的話就知道想必他一定在打妖族至寶的主意,面色頓時一陣煞白,若是讓辰家帶走煉妖壺,恐怕想要收回就難了!虎長老生死未知,想要奪回煉妖壺絕對不容易。

辰雲聽了眉頭一皺,原來那辰家還是在打自己的主意,手中的金色巨劍緊緊握住,向着老嫗踏天而去,魔力沖天,現在先將這老傢伙收拾了,少點麻煩。

他大口狂張,大喝一聲,“老傢伙,拿命來!”手中的金色巨劍皇氣滾滾,爆發出璀璨奪目的皓月之光,恐怖的威壓轟擊向老嫗。

老嫗面色頓時大變,皇者之物果然不簡單,枯老的手中閃出一道光芒,一把半米長的金扇出現在手中。

“哦,原來是古家的九羽山河扇,想不到竟然在她手裏,想必在古家職位不低吧!”辰浩南眼中閃過一絲光芒,自語說道。

九羽山河扇,扇尖有着九支神烏金羽,散發着恐怖的力量,扇身很華美是一張黃色獸皮上面描繪着山河畫面,好不秀麗!

老嫗一手握着九羽山河扇,對着皇者之物狠狠扇過去,九根神烏金羽射出百萬道金光,威力巨大,每一道金羽的威力足夠摧毀一座大山!

辰雲面色震驚,他雙眼盯着九羽山河扇的扇身,好熟悉。皇者之物抵擋住百萬道金光,辰雲臉色頓時一陣蒼白,體內的妖魔之力如同潮水一般流逝。

辰雲退後百米,他想起來了,爲什麼會有熟悉的感覺。擡起頭,眼中露出貪婪之火,“這是那副大帝陵幕地圖的一部分,想不到小爺還能找到,果然是上天眷戀,嘿嘿。”

金色巨劍中注入洶涌澎湃的妖魔之力,頓時金色巨劍演化百丈,天穹發出嗡嗡的顫抖之音。

如同一尊魔神降臨於世,睥睨天地一切,魔氣滾滾,鋪天蓋地,天地頓時昏沉起來,辰雲周身衣襟無風自動,突然轟隆一聲,一道紫色巨雷出現轟擊向辰雲,辰雲眼中閃過神光,將紫色巨雷抓住,緊緊一握,頓時化爲烏有,恐怖而又霸道的力量着實令無數修士震驚,老嫗也不例外,眼皮猛跳,強大的危機感撲上心頭。

“這是?”

辰雲緊閉着雙眼,間隔半秒,雙眼猛地睜開,蹦射出兩束神雷之光,他大喝一聲,“寂滅天地!”


金色巨劍被辰雲高高舉起,直聳雲天,這是無上的力量,天穹頓時破碎,天地被壓得黑沉沉的一片,就連修爲強大的辰浩南都大驚失色,使用強大神通將辰家弟子帶走,瞬息離開數十里。

“浩南長老,怎麼了?”辰羽疑惑地看着面色大變的辰浩南詢問道。

“這…這妖魔甚是恐怖,竟然擁有這般強大的神通,恐怕古鎮都會毀滅在妖魔的這招神通下!就連我恐怕也難以抵擋!”

而另一邊古家,古秋麟看着辰雲施展出來的神通,面色頓時陰沉下來,沒有說什麼,而是快速逃離古鎮。

他想不到辰雲竟然和這大妖魔竟然有着一種關係,以前見識了辰雲使用這招威力有何巨大,更何況是有着強大實力的大妖魔發出這招神通就更不用說了?

“去死吧!”辰雲冷漠對着老嫗和一衆修士說道,緩緩將巨劍劈下,頓時天崩地裂,大地劇烈顫抖。

老嫗大喝一聲,“九羽山河扇,擋!”將九羽山河扇拋出天地間,幻化百米,上面的山河更加清晰可見,恐怖的力量從扇身噴發出來,但是皇者之物的力量更加強大。

金色巨劍緩緩壓下,劈在九羽山河扇上,頓時爆發出兩道奪目的光彩,如若天上太陽一般,讓人無法直視。

伴隨着轟隆一聲巨響,九羽山河扇被劈飛出去,掉在地上發出黯淡的金光。老嫗露出驚恐,不再對抗,而是快速逃離,這巨劍的威力實在太強了!自己還是大意了!

金色巨劍看似緩慢,實質上快如閃電,古家老嫗根本無法逃脫。狠狠地劈在老嫗右肩,好像切豆腐一樣將老嫗右臂斬下,鮮血頓時涌出來,她面色蒼白,慶幸自己沒有死,恨恨地看了眼辰雲,快速逃離古鎮!

金色巨劍壓下古鎮,轟隆,轟隆,古鎮頓時開始毀壞,無數古屋倒塌,煙塵滾滾,塵土瀰漫,除了古鎮中心的那古塔沒有受到毀壞之外,方圓千米夷爲平地!這就是天荒神通那恐怖的力量,恐怕這次古鎮的修士都已經被神通滅殺了吧!

辰雲立於天地之間,看着天外如同一顆米粒一般的老嫗眼中怒火,“該死,竟然讓你逃了,下次讓小爺見到你絕對不會放過你!哼!!!” 古鎮已經徹底夷爲平地,中心的那座古塔傲然屹立,噴出浩蕩佛氣,散發着雄雄金光。

辰雲握着金色巨劍將地上的九羽山河扇吸入手中,臉上露出一個笑容,“集齊二張地圖了,小爺運氣不是一般的好!”

金色巨劍突然顫抖起來,泄出一絲絲皇者之氣,想要脫離辰雲的魔手,辰雲冷哼一聲,妖魔之力匯聚而來緊緊握住金色巨劍。

“想要逃,哼!”

辰雲緊緊握住金色巨劍,無論它如何掙脫都逃不來辰雲的手,看了古塔一眼,不再理會,駕馭一道神虹離開古鎮,向着自己隱藏肉身之處飛出,他嘆了一口氣,想不到邋遢道士已經逃走了,不然自己恐怕又能收穫一件皇者之物。

他搖搖頭,閃身來到古井之中,將藏着的肉身取出來,他雙眼緊一閉,最後一次感受了妖魔的強大,自語說道:“終有一日,小爺也會擁有這樣強大的實力!”

他額頭閃過光芒,辰雲的靈魂脫離妖魔之軀回到本體之中,辰雲的睫毛顫抖,雙眼緩緩睜開,嘴角勾起了邪笑,“還是自己的身體習慣些!”

“辰雲,上面發生了什麼事?”第一時間,青老便在辰雲腦海中詢問道,因爲他已經感受到古井中的皇者之物的氣息。

“嘿嘿,小爺收拾了各大家族,還奪得了皇陵中的皇者之物。” 關關雎鳩


“哈哈哈哈,不愧是刑帝的傳承之人!”

辰雲頸間的小鼎古墜發出光芒,青老的身影第二次出現在辰雲面前,他身穿着一身青衣,撫摸了一下長白鬍須,看着那把金色巨劍,眼中讚歎,“好一把劍!不愧是皇者之物,竟然擁有這般強大的力量。辰雲,這乃是一把霸氣之劍,要想靠自己使用它,就必須令它臣服於你,不然就憑你武玄境界根本控制不了它的。”

辰雲神情嚴肅,看着沒有靈魂的妖魔手中的金色巨劍,伸出右手觸及過去。

“辰雲,別急。你將大妖魔的靈魂放回他的身體去,這樣在你受到皇物反噬之時能夠及時救你!”


“什麼!!!!把大妖魔放出來,小爺不死翹翹纔怪!”辰雲面色大變,不同意青老的意見。

“我知道你擔心什麼,我已經在他的靈魂種了一個死印,只要他有一點害你的心思,死印就會將他的靈魂絞殺!”

辰雲鬆了口氣,隨後眼中閃過一絲精光,“如果這樣的話,那這大妖魔的強大實力足夠震懾這些大勢力,這樣看來小爺也有着一個強悍的背景,不錯,不錯!”辰雲越說越激動,哈哈大笑。

青老白了辰雲一眼,“那還不把大妖魔的靈魂放出來了。”

解放路支行 ,而是眼中驚恐,害怕地看着辰雲這個刑帝傳承者,若是讓其他人知道一個實力通天的大妖魔竟然害怕一個小小的武玄,眼珠子一定驚落一地都是。

青老淡淡地對大妖魔說道:“回去吧,以後他的安全都交給你了!”

大妖魔回到本身,拿着金色巨劍,對着辰雲單膝跪地,恭敬說道:“主人!”

青老見了點下頭,回到小鼎古墜之中。

“那接下來就該小爺來收服這把霸氣之劍吧!”辰雲神情凝重,將金色巨劍拿起。金色巨劍狂暴的力量對着辰雲轟擊過去,辰雲頓時臉色蒼白,拿着金色巨劍倒退數步。

“蹭,蹭,蹭!”辰雲倒退數步,古井之下蹬出數個淺坑,瀰漫着密密麻麻的裂痕。

“呼,呼,呼~”辰雲喘了幾口粗氣,胸脯一上一下,他雙眼一凝,金髮狂舞,手中的浩瀚神力爆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芒,大喝一聲,浩蕩的蠻荒聖氣噴出來,將古井照成金黃之色。

大妖魔已經將強大的妖魔之力散發出來,強大的氣勢在古井中散發,時刻注意着辰雲的安全。

雙手握住劍柄,狂暴的蠻荒聖氣涌進金色巨劍中,金色巨劍劇烈顫抖,突然脫離辰雲的手中在古井中飛轉,劈射出一道道威力巨大的金色劍刃,辰雲面色大變,倒退數步,神力鋪蓋在面前進行抵擋。

大妖魔伸出一隻手,魔氣滾滾,將金色劍刃抓在手,恐怖的威壓鋪天蓋地壓在金色巨劍上,金色巨劍停滯在古井半空。

大妖魔額頭已經冒出了點點汗水,大喝一聲,“主人,就是現在,收服皇者之物!”

“蹭!”

辰雲腳尖神力閃爍,拔高而起,《幻影遁》運行而出,出現在金色巨劍旁邊,這一次更加洶涌澎湃的蠻荒聖氣注入巨劍之中,古井中頓時出現了無形威壓。

金色巨劍發出劍鳴之音,一道金光射入辰雲的眉心,辰雲雙眸佈滿金黃,他大喝一聲,握着金色巨劍狠狠向一旁斬去,轟隆一聲,井壁如同豆腐一般切出一個一米塗的劍痕!

“踏!”

辰雲雙腳落地,雙眼緊閉。手中的金色巨劍脫離右手繞着辰雲飛行,蠻荒聖氣從辰雲身體中蔓延出來被金色巨劍吸走,每吸走一絲蠻荒聖氣,劍身就會更加閃耀。

半個月時間過去了,辰雲依舊如同一根木頭一般站立着,一股皇者氣息自身體散發,此事的金色巨劍已經蛻變,光芒堪比天上太陽一般妖豔。

大妖魔也沒有離開古井,而是觀察着辰雲,他知道這時辰雲一定在接受皇者之物的考驗,能不能通過就看他的本事了,不過荒古聖體的他想必不凡。

“無極之劍,斬碎天地,乃追隨皇者畢生之劍,此乃皇極劍!”辰雲發出一種霸氣之語,周身散發出一種霸氣,他雙眼突然睜開,一種實質的光芒激射而出,穿透天地,他雙手背於後背,看着大妖魔,大妖魔頓時感受到一種他從未有過的恐懼,雙腿竟然有些彎曲,不過他也硬是沒有跪下。

大妖魔沉聲說道:“你是誰?把我主人怎麼了???”

ps:求鮮花,求收藏,求票票!!!!! “我乃冥皇!”辰雲雙眼蹭射出一道光芒,恐怖的氣勢鋪蓋向大妖魔,緩緩說道:“你不用擔心你主人的安危,他現在很安全。想不到這天地之間竟然還會出現這種荒古存在的至尊體質,本皇已經將自己的本領都傳授於他,現在他正在領悟中,不久就會醒來!”

大妖魔鬆了一口氣,看着暫時利用主人身體的冥皇,道:“想不到你竟然是荒古威震一時的冥天!”

冥皇點點頭,淡淡說道:“大妖魔,隨本皇離開此處,本皇的時間有限,必須幫他做些什麼!”

隨後,冥皇手中發出神力,指尖在空中玄飛,華光流轉,一道道紋理浮現,冥皇大喝一聲,“起!”

紋理閃動,大妖魔與冥皇瞬間消失在古井之中,再次出現之時已經出現在破舊的古鎮上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