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呵呵,老祖宗身子骨這麼硬朗,怕是某些人要頗爲失望了,只是你們也想的太多,我秦濤想來只走自己的路,收錢辦事,既然陸總髮給我這些工資,司機分內的事我肯定會盡力做好,至於保鏢和其他輔助研究的事,都只是其次了。”


噗,伴隨着秦濤一陣自然而不失技巧和層次感的裝逼,無數陸家高層和族人都感覺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極大的侮辱。

洪玉倒是重新戴上了假髮,換上那副假小子的面孔,彷彿這樣就可以坦誠面對其他人,包括秦濤在內。“在洪門裏,這是最基本的東西,看不出你有什麼好矯情的。”

表面上是黑秦濤,洪門大小姐一席話,卻說的陸玄商在內的人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不少人指着屏幕上堪憂的真實數據,冷冷說道。

“哼,一個只會打打殺殺的江湖幫派,我們陸家雖然承蒙你們關照多年,但要不是那層聯姻關係,現在你也沒資格出現在這裏,而且你只是雪晴的貼身保鏢僅此而已,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

危機,經濟戰爭,這些詞彙,都是一個小祕密的小男孩講述出口的,而且還需要別人扶着自己的板凳座椅才能勉強夠的着會議桌,簡直不要太喜感。

而他的出現,也剛好打破了眼前這份微妙的平衡,眼角微微小惡魔的眼神,以及看向洪玉的目光,都讓秦濤意識到,如今纔算是看到更多女總裁這邊人的機會了。

“自我介紹一下,我的名字是陸雪瑾,勉強算是這個傢伙的弟弟吧,這段時間承蒙姐夫的關照了,我這個笨姐姐一直以來努力支撐這個集團,但畢竟先天條件有限,家族最好那部分的基因,還是繼承到了這裏呢。”

高智商人才,成爲古武者,會是一種怎樣的畫風?

秦濤也的確仔細思考過,如今看到陸雪晴隱約提過幾次,卻幾乎沒有實質性介紹的弟弟時,頓時就恍然大悟了,原來這個妮子也有剋星啊。


何況根據自己零散的記憶,這小鬼好像還是唯一繼承陸家祖上奇門武技的好苗子,也既是傳說中的奇門遁甲。

只是同樣傳承數代,經歷百年,這套遁術融爲古武功法,自然有些微妙不同了,威力和傳聞中相比更是有增無減!

“少廢話,如果都和你一樣偏科嚴重的話,大家都去負責研發好了,現在家族的問題只會更嚴重,我們需要打破僵局,只是依靠資金層面的援助,完全無法奏效了,何況。”

跨入新時代,普通海城的小市民,已經完全融入了經濟環中最安穩的一環。


反倒是陸家這樣家大業大,做出一丁點戰略性合作,或是週轉不佳,隨時都可能股份大跌,而那個時候一旦操控不好,整個家族何嘗不是一堆虛有其表的泡沫。

湯臣一品,這個普通人提到都可以眉飛色舞的名字,如果能擁有一個別墅房,簡直讓人各種羨慕嫉妒恨了。

而陸雪晴沒有告訴秦濤的是,在她選擇那個地方之前,房子已經更換了好幾次主人了,只是之前都沒有被入住,無一例外因爲家族經營不善拋出了房產。


這些曾經的貴族沒落後連最基本的產業都變賣乾淨,何況是這樣價值不菲的極品別墅。

“所以,八卦火的公式和那些預備方案,都是你想出來的吧,的確很天才……”秦濤在周圍複雜的眼神中,上前摸了摸小鬼的腦袋,對方出奇的沒敢反抗。

眼看陸家所有陣營的人都一時啞口無言,秦濤的嘴角也浮現出一絲上翹的弧度。“不過現在陸家的麻煩,倒也沒你們想的那麼複雜。”

“只要能拿出古武者需要的升竅古丹就好了,雖然效果沒有破竅丹好,畢竟你們也沒法批量生產不是,起碼撐過這一段時間,直到你們陸家鹹魚翻身,是完全OK了……” “OK,OK!”活寶老祖宗擺出時髦的手勢,起碼對老年人來說,能用英語交流哪怕只是小學生的程度,也是喜感十足了。

陸家上下的表情足以見得,老祖在很少暴露實力的前提下,他們始終將其當做是一位老糊塗的金字招牌供着,陸家的輝煌有他一份功勞,只是真正能做到有一些孝心的,可以說微乎其微,這裏是一座幾乎沒有信仰的城市。

按照師姐彭小佳的說法,秦濤所在的世界,是認知客觀的存在,但並不是宇宙的極限和邊界,更不可能是傳聞中所謂崑崙和蓬萊這些仙山福地的所在,兩個世界唯一的共通點是因爲修士,最大的不同,也是修士。

如果能想通這一點,不需要動用最後的方式,秦濤同樣可以呼喚到自己的師門所在,當然那也許需要度過極爲漫長的目光,這也算是秦濤對其念念不捨的原因之一。

大衆型的妹子的確有血有肉,正因爲凡人生活需要的就是煙火氣,不食人間煙火,有時候是一種貶義詞,有些時候確實常態。

正如眼前這位陸家的老祖,據說可以做到短時間一定程度上的辟穀,只是他卻不願意再進一步,並且聲稱自己堅持會吃一些故鄉的點心保持生活態度,常人看來這完全是吹個大牛比了。

如果可以做到和傳說中神仙一樣不吃不喝,哪怕只是通過辟穀丹來做到,也絕對是物有所值的,既省去了飯菜的費用,同時也避免了身體吸收一些不利於修煉的物質。

這也算是不少家族經營古武者所需的特殊餐飲發家致富的原因所在,陸家當然可以做,而且要做肯定是做到海城最大最好。

只是架子端的大,有時候都會忘了怎麼低下頭來和和氣氣做生意,這一次他們經歷的危機,同樣是因爲無數家族忍受很久通過藥材資源和丹藥這種更加稀缺的資源作爲捆綁的手段。

包括很多追求陸雪晴的各種大少二代,當然不是看上了她這幅皮相,三分韻味,七分姿色,說到底還是沒有開放完全的花苞。

畢竟真正的名媛都算是風騷入骨那種,更不要提現在網絡上比較流行的注入白蓮花,綠茶妹和氧氣女神之類的各種妹子的人設了,不惜耗費巨大代價讓世俗的胭脂女子出塵入道。

這種人在修真者裏估計都不少見,相比之下秦濤就果斷的多了,從一開始就坦誠自己只是假裝夫妻,如果真要長久發展下去。

或許告訴對方這三年的真相,女總裁就能理解,爲什麼自己不能輕易託付感情了。

“老祖宗,這樣可不合規矩吧?”陸玄商身邊的其他老古董也看不下去,都壓低身子湊過來,那場面看的秦濤心中一陣喜感,老頭未了還給自己做了個鬼臉,可見對方心裏明鏡似的,單純就是想教訓一下這些不知所謂的晚輩,什麼是規矩,什麼是道義。

“有何不可?我陸家,立足之根,怕是你們也都忘了大半,如今你們投在地下的那批前全軍覆沒,倒也是好事。”白眉老頭可算看的透徹,一語中的,秦濤都近乎忘了那天自己和女漢子共同對上地下雙王時,外界肯定也大肆開盤,家族得到消息第一時間不是去保護族人,而是直接運作資本進行投資,然後才勉爲其難派出人手去援救,可以說是毫無誠意可言。

“哦豁,原來是賭輸了老本,所以你們這些老不羞的傢伙居然動用家族的股份和資金,爲自己填窟窿,現在才弄出這麼大亂子來,我看你們還是沒弄懂一件事,從經濟上,秦家已經把你們治的服服帖帖的了,不信看看這邊城區的價格,也就知道了。”

海城的管理方式十分有趣,畢竟是曾經身爲華夏黑道聚集地的所在,又是重要碼頭之一,所以很多習俗和文化都完美繼承下來,最核心一點就是走貨渠道和管制,外來的資源不說,基本上沒海城本土的好,這邊完全可以做到不進口,不需要其他城市地區的資源流通進來,反而是這邊的貨物一直有流出,除非是一些比較污染環境的產業,就當做是外包給其他城市,或者地方的郊區來執行,這邊只用坐着收錢就行,簡直妥妥的計劃通。

而問題,也剛好出現在這一環。

“各位長輩元老,我陸家一向體諒你們的勞苦功勞,所以這次事件,只進行記錄,不孕追究,現在已經將最高權限暫時回收,一部分放在老祖手上,我想他老人家來主持公道,大家應該沒什麼意見吧?”

家族會議的好處,就是開誠佈公,講究一個誠意,心意,至於壞處,女總裁霸氣宣言之間,就杯酒釋兵權,這麼做秦濤倒是贊同,分明是想要逼出捏着忠誠牌或者內奸牌的人出來跳反,至於那些明面上反對她們這個派系的人,反倒是沒什麼威脅可言。

陸玄商,充其量就是一個人脈資源不俗的傀儡,秦濤完全有理由相信,這一次他連被當槍使的資格都沒有了,所謂第一長老,已經被一連串的事情沖垮,而糟糕的是這種董事會或者家族長老制度,一般都是一個蘿蔔一個坑,很少會空缺太久,前面的人落下去,後面的人自然想撲上來。

“意見,那倒是沒有,小晴你這話說的還是欠妥,我們都是受老祖恩惠的人,做人知恩圖報是根本。”翡翠扳指,玉嵐扣,脖上一串靈玉價值連城,暗處走出一位中年男子拍手叫好,卻儼然是倒喝彩的姿態。

“只是如今你父親眼看恢復無望,我陸家的護族絕密又被外人,姑且算作半個自己人學會了,聖手這個位置,可還空着呢。”陸斬,陸家和陸雪晴父親同輩,家族的養子,多年前就被老祖看好,卻沒有傳下任何家族古武絕學,如今話鋒一轉,自然也鎖定了秦濤這個某種意義上的外人,話語之中暗藏的毒辣,更是暴露出長時間來製造給陸雪晴和李思琪阻礙和壓力的人,絕對少不了他一份了。

“有趣,現在格局重新規劃,陸家現在掌管南城的資源和貿易大頭,看你的樣子,多半是和秦家走的比較近吧,你身上的氣,分明有秦家內功的影子。”殺人不過頭點地,秦濤開口之間,也是步步爲營,狠握殺招。

既然對方上來就給自己一個大帽子,現在針對家族爭權奪勢,明爭暗鬥之外,居然還有更復雜的一堆恩怨,簡直讓請他感嘆貴圈真亂,只是轉念一想,自己好像也是這圈內的人,哪怕想要撇清關係,如今也不得不趟入這趟渾水。

“那是自然,只是我這部分任務,可不是人人都做的來的,年輕人,雖然你不太懂規矩,但道上的事,走動起來又多費勁,我想你不會不明白,畢竟秦家就是靠我們這些不入流的人發家的。”

三教九流,衆生百態,秦濤在道中,俗世修煉體會,當然聽得懂陸斬這番話的含義,而看那個神童陸雪瑾的複雜表情,自然也猜得出彼此父子的身份,只是這老子和兒子之間,差的還真不是一星半點。

“當年大哥還在的時候,我對雪晴就和親生女兒一樣,只是你們現在長大了,翅膀不說多硬,好歹有了自己想法,我們做長輩的肯定沒必要阻攔,只是身爲我陸家子孫,多少要有這層覺悟。”

明面上的高手,暗中的強者,每次家族會面,秦濤都能體會到三分,然而隨着陸斬一番點破,這才意識到包括陸雪晴在內,只算是家族集團的臉面,但不算是根本。

爲了臉面人可以付出不小代價,但維持根本,纔算是第一要務,因此每個勢力最核心的一部分古武者和煉氣高手,多半是蟄伏在前線的。

想必只有極小的一部分纔會留在族內保護重要成員,其他的都維持基本的交易和秩序,甚至大部分人不需要現身,也正是因爲各方修煉者勢力魚龍混雜。

如今馬家浮出水面,也算是一個極大的危險訊號,他們既代表部分極惡勢力,又算是妖族融入人類生存模式的一種。

其存在如果被海城官方默認,也代表秦濤和他們作對,明面上肯定是會吃虧的,起碼現在爲止真正的妖族高手,幾乎是都沒有露面的。

何況這部分還是類似被人招安的分支,真正的原生態妖族,想必極爲憎惡討好人類的行爲,如果說自己的母親真的是妖族,那麼嫁給秦無絕,這本身就是絕頂的死罪了。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讓我以陸家人的身份,替你們完成一些事情,滿意了纔會認可我的身份,接納我提出的建議對麼?既然這樣,我也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秦濤早就準備好了一部分煉藥古方,還有與之配合的祕方訣竅,順便也指定給了陸天華來執行,畢竟陸家上下,他那一代信得過的也唯有雪晴的這位四叔了。

“秦濤,你沒有資格和我談條件,我不是老祖那麼好糊弄。”帶着蛤蟆墨鏡,黑老大一般的陸斬,顯然是和陸雪晴父親當年有說不清的芥蒂。

秦濤倒是也好奇,被譽爲這個醫藥帝國的招牌武技,究竟有如何驚爲天人?

“除非你有信心,在我手上過三招還不吃虧,我就給你這個機會!” “多大點事,無非就是家族管理的地盤出現糾紛了吧,然後其他幾家點名讓你們出面,我看多半是馬家提供的情報,只不過,這件事沈家應該也有參與。”

黑幫,表面上是一羣只知道用武力脅迫的莽夫,類似古代劫道的好漢,時至今日混道上的人,沒點頭腦是行不通的,只知道打打殺殺,始終只是小馬仔,想往上爬,要麼會討好人會做事,要麼就懂得掌握資源。

這個陸斬當然不是純粹混黑社會的,海城也不會允許那種半合法的社團存在,畢竟這裏也不是某島國,說起來算是歷史遺留問題,如此瞭解正因爲秦家過去也派出過秦無絕解決這些麻煩。

但那是曾經龍門大典上奪得頭籌的男人,其他臭魚爛蝦自然比不了,哪怕是陸家的每一代聖手,自認爲也做不到用那種非人的方式解決任務。

涉及到戰鬥,戰損和勝率估算是最基本的功課,入門時間再短的古武者也會掌握,只是眼下各大勢力家的年輕人都如此膨脹,秦濤難免擔心這一次派給自己搭手的人,會不會成爲累贅。

“哼,果然是孬種,這麼快就選擇放棄,秦無絕有你這種兒子,難怪會死不瞑目。”陸斬似乎有恃無恐,即便在場的陸家人臉色幾乎都大變,陸玄商倒是表情沉了下去,哪怕再喜歡看戲,不待見秦濤,秦無絕背後的影響力和積累的裙帶關係,始終是不容忽視的。

“小斬,有些話,在這裏說不合適,平日裏私下你怎麼議論,我們管不着,畢竟是需要在不同圈子走動,只是不要忘記你的身份。”

身份,不在其位,不謀其職,陸雪晴等人都不知道如何安慰秦濤時,這個壽星老頭倒是語出驚人,點破了最爲重要一點,這個帶着墨鏡的家族負責人之一,算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典範了,讓他注意自己的言行,真是有些見鬼。

“雪晴,這些年你出落的更像小寧了,二叔這麼做,的確有自己的私心,但你要理解我站在這個位置的難處,陸家生存和崛起的代價,就是比其他家族多出三成的任務份額,這其中還包括強行劃給我們的地區。”

墨鏡大叔咬着菸嘴,像是呼吸一樣吐出菸圈,開頭大戲過後,身爲掌權人之一的他反而不關心高層的態度了,也許有一天和他老子一樣被架空權利,然後在老祖默許下一點點拿回來。

不得不承認的是,他同時從那個神話一般的人物身上同時看到了悲天憫人和極度的殘忍,眼前這些嘰嘰喳喳叫囂着要尊重和平等的**崽子,永遠都不懂當家人的想法。

“長生不老,三味真火,這些說書嘴裏纔會有的故事,咱們陸家就出過這樣的人物,其實也沒什麼稀奇的,只要你們這幾張老臉放乾淨一點,未必沒機會頓悟,只是現在火既然傳下來了。”

滅掉手裏的菸頭,陸家的氣氛也隨着男子的自言自語進入緊張之中,會議途中幹掉自己看着不順眼的人,甚至是大放厥詞,最後又像是沒事人一樣保持沉默,與其說是害怕他的黑臉,整個家族或許更怕看到他的假笑了。

“老爹,這一次我可以上了吧,機會我可是等很久了,操盤這種事情我實在幹不來,而且現在又來一套什麼靈脈房區,簡直太扯淡了,要是我們族裏的老神仙都活着,還不得笑死。”

坐在席位中毫不起眼的小正太自動請纓,天賦這種東西,果然在晚輩身上得到了極大的展現,哪怕是陸玄商都不得不考慮這個小鬼的意見,倒是老祖宗坐在一旁用最原始的工具烤火,樂呵呵的看着自己的兒孫明爭暗鬥。

這纔是有大智慧的人,秦濤暗道,眼下陸雪晴不開口,也代表這部分指責肯定超過了自己的權限,洪玉那邊顯然不止一次參與,剩下需要考慮的就是女總裁是否全程跟隨這個問題了。

“過去的事情,就不用再提了,二叔,現在我們既然得到了相應的資源,上面交代的事情還是需要給個態度的,我決定親自出面和其他幾家談談,其他的工作就交給你們了。”

女王範十足,陸雪晴坐在第一席位,象徵的哪怕是被架空一部分的權利,依舊是總有大部分生殺大權,一直默不作聲的陸天華也微微鼓掌,只是附和的人很少,顯然包括懂事在內,都算是不怎麼看好陸雪晴近期內一系列決定的。

“小晴啊,我們年級大了,和你家老祖宗不同,他就算是老糊塗了,也不至於把自己的一點底子都忘乾淨咯,何況他心裏明白着呢,現在我們指着最新一批的丹藥穩定修爲和這把老骨頭,真的管用,誰會在意是陸家還是秦家的呢?”

幾個其貌不揚的老頭,在會議交代的七七八八時悄然開口,他們幾乎都坐在輪椅上,但體態儼然有幾分道骨仙風,不像是真的半截身子入土的樣子,說白了還是一個利字,利字當頭,多穩固的關係也得翻臉。

“放心吧,幾位太叔爺,你們雖然不算是我陸家本宗的人,但既然和太爺是把兄弟,現在我們這些年輕人比較看重實際關係,不來那一套,對長輩還是尊敬的。”

倚老賣老,重要會議上一旦有人這麼做,進度必定被影響不小,從女總裁不耐的表情也分明可以看出,這幾個老頭不省事,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

“容我這個,外人插幾句話吧,各位?”場面一度混亂,屏幕上劃分出的屬於南城和西城銜接之間的問題,也果斷牽扯到了馬家,準確說馬家的勢力點比較分散,不是集中的那種。

類似清理不服官方管理的修煉者,和類似編外的妖族危險分子這樣的任務,他們只是剛好需要和陸家銜接,理論上他們丟下擔子來都是完全可以的,陸家沒那麼大面子,只是秦家在這些任務和衝突中,扮演一個很特殊的角色。

這一次之所以陸家在自己最拿手的領域也會栽跟頭,只因爲其不懂經營和行商的弊端,能夠在商界立足和混的真正風生水起,到底還是有很大一段差距的。

陸家剛好就是祖傳的大夫命,說難聽點祖上是賣藥的,玉醫這種都算不上,多少有點暴發戶的陋習,如今碰到幾十年前經歷的危機之一,到底還是沒辦法找到秦無絕這種人物搞定問題了。

如果不是因爲秦濤父親的餘威,恐怕他們連說話辯解的餘地都不給對方,即便如此,遊戲規則還是緊握在這些老骨頭手裏,陸雪晴除了冒險去證明之外,別無他法。

“說到底,還是當年家父的恩情讓你們念念不忘,同時也害怕再出一個秦家的巔峯強者,這樣你們心裏面那點小算盤,就全都被打翻了,多不值,所以你們打算步步緊逼,就算這一次事情辦的漂亮,多半也不會鬆口吧?”

遊戲規則,說來說去還是大佬之間下的一盤棋,對真正大佬來說,這些所謂佈局者也是棋子,這樣一環套一環的關係不止讓人感嘆,更是他們困在境界中久久不得突破的根本所在。

“秦濤,雖然這麼做讓我也覺得你小子有種,不過我這次要帶上的是活人,如果你不能走出這道房間,就當我剛纔說的都是屁話好了,秦無絕如果知道自己的兒子有勇無謀,不知道會不會氣的活過來罵你。”

漫不經心的走出會議室,陸斬將自己的墨鏡丟給了秦濤,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就包括女總裁在內的人臉色大變,小正太更是一副古怪表情想要說什麼,卻被自己的老子攔住一把也拖了出去。

“喂喂!明明我想說的是實話呀,那些老幫菜沒辦法把秦濤哥哥怎麼樣的,只是他們想要給自己一個臺階下,順便還要打壓一下雪晴姐的勢頭,這次機會直接揭穿他們多好,老爹你總是喜歡慢慢玩死老鼠,太沒意思了。”

小正太的話讓人啼笑皆非,貓卻算是不錯的獵手,畢竟老虎和獅子也算是貓科,況且戰鬥力方面,如果不是經受訓練或是先天的體型優勢,同樣大小的全科動物,基本上不會是貓科動物的對手。

許多古武者也受到啓發,纔會將自己的武技和功法都借鑑貓虎鍛鍊時的動作,五禽戲如今已經逐漸被遺忘,一些有底蘊的家族還是沒忘記這些老祖宗傳下的根,一代代傳授下去。

秦濤也算是拜自己的祖父所賜,在古武者基礎和歷史淵源方面,有着同齡人望塵莫及的見識和認知。

“各位,不要急着動怒,這麼形容只是童言無忌而已,何況在座的各位,誰又能保證自己可以摸透鼠道的精髓呢,你們還差得遠呢,只是藉着老祖宗傳下的東西,練成這個德行,如果我是你們,只怕早就自刎明志了。”

墨鏡男離開之後,秦濤似乎也少了很多顧忌,帶上對方留下的信物,隻言片語中都能聽出不少信息量來,接班人不敢說,對方顯然也沒這麼擡舉自己。

玩的這出借刀殺人,如今自己充當這把刀,對方如願以償,彼此之間一個授意一個辦事,的確是有一股子黑幫老大的利落風格。

“不管怎麼說,現在我可是越來越喜歡你這位二叔了,雪晴。” “咳……現在你們的事,還不算完全確定下來,就不要這麼囂張了,秦濤,好好想清楚在說吧,這裏可都是老人家,經不起你那麼刺激的話。”一直沒有出聲的陸天華終於看不過眼,但與其說是勸架,不如說是添油加醋了。

“八卦火你小子已經學會了,具體的事情我也懶得再過問,不過那時候你也問過,爲什麼一直有怪聲,嘿,之後你帶着這玩意自己下去,就明白了。”

權限,秦濤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權限,就像是古老家族之間的傳統一樣,幾件寶貝傳下去,幾代人相互掌管,彼此之間的手藝絕活也是可以生生不息,最爲重要的是避免了權力集中過重。

不說現在陸雪晴被這一條規則鑽空子限制的多慘,這個集團總裁就算是再怎麼被削弱也沒關係,反正秦濤心意已決,如果對方真的僅僅只是先天三重修爲,就有信心闖下海城最爲兇險的幾個區域,自己身爲未婚夫,如果這個時候還慫着,簡直太說不過眼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