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呵呵,我可以當你這是氣急敗壞的誇獎嗎?”孫老闆顯然不在乎周偉光說什麼話,甚至在他看來,這還算是一種表揚,因爲能讓他生氣成這樣,這也是一種本事啊!


張昊天聽的一頭霧水,這是什麼情況,他們兩個到底是在說什麼?

本來想問問周偉光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的,可現在這會兒,周偉光根本就沒有要好好解釋的意思,瞪大了雙眼死死地盯着對面的孫老闆,恨不得直接上去掐死了他似的。

周偉光的爺爺這會兒倒是淡定了許多,四下看了看,之後拽了拽張昊天和周偉光,“趕緊走!”

這地方剛纔就着着大火,不足爲奇,但是現在這會兒,大火明顯變的更加旺盛了,這就不對勁兒了!

要是繼續下去的話,弄不好三個人就都要被這裏的大火給燒死了! 第22章你吃醋了對不對

「南初,你聽到了嗎,你要去參加獨舞比賽,好羨慕呀!」

「我聽說那個比賽有很多專業的評委呢,如果被看上了,以後就是專業的舞者,全球各地的演出!」

整個教室都開始熱鬧起來。

姜南初以為潘曉曼聽到這個消息會搗亂,但是這一次她顯得格外平靜。

「好了,有什麼話下課再討論,現在開始排舞。」

姜南初一個人佔用小舞蹈教室開始排練,知道傍晚才結束訓練與謝半雨一起去舞樂培訓中心。

培訓中心的老闆知道姜南初過段時間要去參加比賽,十分支持,省去姜南初不少的麻煩。

結束今天的工作,姜南初看著天色,心頭湧起一陣寒意。

昨天就是在那條小巷子裡面,自己被姜桐兒派來的人帶走。

儘管今天身邊有半雨,但是姜南初還是害怕。

就在姜南初猶豫不決的時候,聽到馬路對面的汽車按響了喇叭,姜南初一眼就發現那是陸司寒的車。

「半雨,陸司寒他來接我了,我先回去了。」

「真是見色忘友的女人,不過我聽說陸司寒的臉似乎是被毀容了呀。」

「他臉上的確有傷疤,但是我覺得他特別帥!」

尤其是陸司寒每次在自己需要他站出來的時候!

姜南初打開車門,坐到了陸司寒的旁邊,汽車後座升起擋板,沈承在駕駛座上開車。

「陸司寒,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陸司寒沒有說話,只注意著謝半雨的那個方向。

姜南初自然發現了陸司寒在開小差。

姜南初直接伸手去掐陸司寒的腰,卻只掐到他的硬邦邦的肌肉。

「昨天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我打了謝半雨的電話才知道你在這裡上班,你是缺錢花嗎?」

「陸司寒,你不要給我轉移話題,剛才你目不轉睛盯著看的那個女人就是謝半雨,我完全沒想到你居然也是那種花心的男人,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

「南初,你誤會了。」

「我誤會什麼了,我還以為你和其他男人不一樣。」姜南初的小嘴嘟了起來說。

「我承認我剛才是在看那個女孩子,但絕對不是帶著欣賞的眼光,我只是覺得謝半雨和我一個朋友長得很像。」

姜南初看陸司寒表情很真誠,一點都不像說謊的樣子,也就不再鬧他了。

陸司寒則直接將姜南初抱到了懷裡。

「你吃醋了,對不對?」

男人充滿磁性的嗓音,以及周身一股淡淡的薄荷冷冽氣息傳來。

「我生什麼醋,你那傷疤這麼嚇人,除了我還有誰能接受得了?」

姜南初理所當然的說,隨後立刻反應過來自己說的這句話有些傷人了。

「對不起,我剛才說話沒有經過大腦思考,其實你長得一點都不嚇人,你那半張臉已經完勝絕大多數男人了,而且身材又這麼好。」

「可是我生氣了,我居然被小八歲的未婚妻嫌棄了,以後我更老了該怎麼辦?而且道歉就該有點實質性的行為,表現出誠意才對。」 周偉光和張昊天順着爺爺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也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

三個人剛纔是走店面的正門進來的,但是門邊上雖然是有大火,但是並不嚴重,直接邁步就可以進來了,但是現在,就連那扇門的門框都已經開始燃燒了,要是再不離開這裏,真的就離不開了。

孫老闆看着三個人的動作,自然是知道他們想做什麼了,“呵呵,你們是打算離開這裏嗎?”

這語氣顯然是在告訴三個人,想離開這裏? 馨馨向榮 別指望了,這是不可能的!

再說了,事情都發展到現在這個階段了,真的以爲可以這麼輕鬆的離開嗎?

“你覺得呢?”周偉光的爺爺這會兒臉上的笑容徹底消失不見了。

都到這種時候了,爲什麼還要保持微笑?着周偉光的爺爺從來就不喜歡被人威脅,更不喜歡被鬼威脅,現在對面的孫老闆居然對自己說這樣的話,不好好收拾收拾他,還真的是要上天了呢!

“不用我覺得,你們很快就知道了。” 秘密的森林 孫老闆根本就不在乎的說着。

話音剛落,店面的後面就傳來一陣清冷的歌聲,聽的讓人後背一陣陣的發涼,好在這周圍還有大火,不然,真的要開始哆嗦了。

張昊天四下看着,想知道這個歌聲是什麼意思,爲什麼多少有些熟悉?

周偉光更覺得這個歌聲熟悉了,仔細想了一會兒,忽然意識到,這個歌聲不就是之前在所謂的黃泉路聽到的那個歌聲嗎?

記得聽到這個歌聲的時候,前面還出現了一條河,之後就是一條大船,再後來……

周偉光不想繼續想下去,因爲這會兒,那個歌聲似乎更加接近了!

張昊天這會兒腦袋裏的霧水似乎更多了,不知道爲什麼,張昊天總覺得自己貌似錯過了什麼事兒,並且貌似還是關鍵的事兒,只是,自己現在能跟誰說這些?周偉光嗎?

周偉光看到張昊天貌似要問自己什麼的樣子,趕緊衝着張昊天搖頭,“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還是趕緊離開這裏比較好。”

“好吧。”張昊天雖然心裏不爽,但是還是放棄了現在就問的想法。

孫老闆看着面前的三個人,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得意了,“不用費勁了,你們是不可能離開這裏的,她已經來了!”

三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像是在分析孫老闆這句話的意思一樣,她?她是誰?

忽然三個人全都意識到了問題,剛纔孫老闆說了很多次的,就是那個老太太,難道現在要來的,就是那個老太太嗎?

再次聽那個聲音,果然有些相似,但是又不完全一樣。

漸漸地,那個聲音越來越靠近,最終,一個窈窕的身影出現在了孫老闆的後面。

孫老闆像是感覺到了什麼,慢慢的轉身,當看到身後站着的那隻鬼的時候,孫老闆微微一笑,“我等了你好半天了,你還真是慢呢。”

嘴上雖然說着嗔怪的話,但是這語氣根本就不像是責怪,倒像是關係很好的兩個傢伙在開玩笑。

張昊天,周偉光,還有周偉光的爺爺全都也朝着孫老闆的身後看了一眼,眼看着那個窈窕的身影距離這邊越老越靠近,三個人也顧不上更多了,直接轉身就朝着門口的方向衝了過去!

然而,他們還是想的太好了,那隻女鬼根本就不給他們離開這裏的機會,就在他們轉身的時候,門口的大火已經燃燒的更加旺盛了,三個人根本就沒辦法從那裏衝過去了。

“既然都來了,那就留下吧。”女鬼悠悠的說着。

周偉光瞬間更加確定這個女鬼是誰了,這就是船上的那隻女鬼啊。

張昊天雖然腦袋裏還是亂亂的,但是也還知道一件事兒,就是堅決不能讓這隻女鬼把大家留下來!

這種地方,要是真的留下來,那就意味着死亡啊!

自己還有很多的事兒沒做呢,爲什麼要留在這裏?

此時女鬼已經到了近前了,不知道爲什麼,三個人鼻子裏瞬間出現了一股莫名其妙的香味兒。

三個人立刻意識到不對勁兒,趕緊伸手想要捂住鼻子,可這會兒已經來不及了。

轉眼的工夫,周圍的大火開始慢慢熄滅,但是這並不是什麼好事兒,因爲隨着大火的熄滅,周圍的景象開始慢慢的變化。

當一切全都消失了以後,陣陣水聲傳了過來,再就是剛纔的那隻女鬼的聲音也又一次出現了,“過來!”

那聲音相當的縹緲,就像是在很遙遠的地方,有誰在召喚着一樣。

張昊天和周偉光互相看了一眼,想着現在這個情況要怎麼辦,尤其是周偉光,對這個地方那是相當的熟悉,上次來的地方,不是這裏還是哪兒?

想來,那個店面是孫老闆幻化出來的地方,這個地方就應該是那個女鬼的老巢了!所以,這個地方必然兇險的厲害。

周偉光的爺爺更是知道這裏面的危險,直接就要走到前面,“不管這是哪兒,直接過去看看就是了!”

在周偉光爺爺的腦袋裏,但凡是這種幻化出來的,終究都不是真的,只要找到關鍵所在,就能改變這裏的一切,到時候,直接出去就是了,根本就沒有難度!

周偉光伸手拽住了爺爺,“等下!前面的情況我知道……”周偉光本來是想先解釋一下這地方的情況的,等到徹底解釋清楚了,再想辦法離開也是來得及的,尤其是知道的越多,對於離開這裏也就越有幫助。

但是他這句話一出來,不管是爺爺還是張昊天,全都愣了一下。

“什麼?你知道?你爲什麼會知道這裏?”不等周偉光的爺爺說話呢,張昊天倒是先開口了。

“這件事兒要怎麼說啊。”周偉光多少有些爲難,如果詳細的說了,勢必要牽扯出來周瑩瑩的事兒,要是真的和盤托出了,那周瑩瑩爲什麼會住院的事兒,豈不是就要穿幫了?

當時周瑩瑩是跟自己說好了的,需要自己保密這件事兒,但是現在自己根本就沒辦法保密了啊!

就在周偉剛猶豫的時候,張昊天已經徹底的沒了耐心了,“你倒是直接說啊,你爲什麼會知道這裏?”難不成,周偉光還有什麼事兒是瞞着自己的?

“這個,哎,算了,現在事情緊急,我還是全說了好了!”周偉光乾脆,直接就把當時的事情全都說了一遍。

在聽完周偉光的話之後,張昊天恍然大悟,原來還發生過這樣的事兒啊!還有,周瑩瑩居然,居然……

後面的話,張昊天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這事兒果然和自己有關係!

“你就先別研究這些事兒了,還是趕緊想想現在有什麼好的辦法離開這裏比較好,只有離開了,才能做更多的事兒。”這次輪到周偉光着急了。

“好!那咱們就先趕緊離開這裏!”張昊天也着急了。

這裏的事兒自己現在是全知道了,所以,自己也必須負責到底了,但是現在正在這裏,根本就沒辦法負責,還有就是,自己和周偉光現在全都在這裏了,外面只有周瑩瑩自己,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危險,畢竟那個趙建波也好,或者是其他的什麼鬼也罷,只要是惦記周瑩瑩的,現在對他們來說,就都是最好的機會!

然而,這事兒想的簡單,做起來還真的是很困難呢!

三個人剛一準備邁步,就看到前面起了很大的霧氣,要不是三個人站的比較近,根本連對方的臉都看不清楚了。

“咱們三個最好手牽手。”周偉光提議,這種時候,要是霧氣再大一些,接下來就是三個人走散了,爲了不讓那樣的事情發生,三個人互相牽着走,貌似是最好的辦法了。

本以爲三個人牽着手就能互相有個照應,可還沒等走幾步路呢,周圍就開始颳起了大風。

大風把三個人吹的東倒西歪的,好幾次都快要抓不住了。

這大風的目的貌似也相當的明顯,就是要把三個人吹散開,只有散開了,他們才能分別收拾了,要是讓三個人在一起,互相還有個照應,那這事兒多少就難一些了。

三個人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但是周圍的風也實在是太大了,沒堅持多大一會兒呢,三個人徹底被大風給吹散開了!

張昊天剛一站穩,就開始四處尋找着周偉光還有他爺爺,可週圍的霧氣也實在是太大了,根本就什麼都看不清楚,又能去哪兒找啊!

無奈,張昊天只能把雙手放在嘴巴邊上,大聲的呼喊着周偉光的名字,希望對方能聽到自己的呼喊聲,趕緊想辦法跟自己會和。

然而,這會兒不管是周偉光還是他爺爺,也全都做着一樣的事兒,可他們互相之間根本就聽不到,更看不懂,就這麼在原地轉圈圈。

女鬼看的開心的不得了,看着站在身邊的周老闆,“呵呵,他們自己送上門來,咱們的計劃,又要加快一些速度實現了呢!”

“那還不是因爲你聰明?”孫老闆誇讚着那隻女鬼,眼神裏全都是滿滿的愛意。

女鬼朝着孫老闆身上一撲,“哪兒啊,這還不算要說你計劃的好。”

這兩隻鬼在這裏你儂我儂的,那邊三個人還在原地轉圈圈。

與此同時,周瑩瑩正在家裏等着周偉光。

本來周偉光只說是出去一下,晚些時候會回來的,可這都多半天了,居然還沒回來!也不知道他跟張昊天干什麼去了。

還有,不知道爲什麼,周瑩瑩總覺得心裏一陣陣的慌亂,像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兒一樣,可現在能發生什麼事兒?

思來想去,周瑩瑩終於撥打了張昊天和周偉光的電話,可更奇怪的是,兩個人的電話全都無法接通。

這就不對勁兒了,這都什麼年代了,手機信號早就覆蓋的到處都是了,這城市裏還有什麼地方是沒有手機信號的嗎?

還有,如果說是手機沒電關機了,可爲什麼這麼巧合,兩個人全都沒電了嗎?所以這事兒蹊蹺的很呢!

稍稍準備了一下,周瑩瑩決定出去找他們兩個,看看他們兩個現在到底在幹什麼,爲什麼聯繫不上,還有,是不是真的出什麼事兒了,要是沒出什麼事兒那就最好了,但是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兒了,自己過去也算是有個照應!

可週瑩瑩想的是挺好的,但是還沒等出門呢,就聽到了一陣熟悉的笑聲。

“呵呵,身體這就恢復了嗎?就打算出去浪了?”

當這個聲音出現在窗口的時候,周瑩瑩心裏又咯噔了一聲,他怎麼又來了?

這傢伙還真的是陰魂不散啊,有完沒完了?還有,他這是看準了周偉光和張昊天全都不在,所以專門來欺負我的,是不是?

自己真的就這麼好欺負嗎?這事兒自己沒做錯,真的就能讓他繼續欺負自己嗎?

“我警告你,要是再不識趣,總是來找麻煩,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周瑩瑩呵斥着趙建波,希望他可以趕緊離開這裏,省的給自己找麻煩。

當然了,實際上週瑩瑩心裏也明白,就算是自己有天大的本事,自己現在身體狀況相當的不好,也根本就用不出來,所以,要是能給那個傢伙嚇跑,那就是最好的了,實在不行,再想別的辦法也就是了。

“呵呵,你嚇唬誰呢?真的以爲我這麼好嚇唬的嗎?別以爲你自己有多大的本事,你要是真的有那麼大的本事,之前你幹什麼去了?還至於讓我玩兒這麼長時間嗎?”趙建波根本就不上當。

要是趙建波這麼好抓,這麼好嚇唬,那豈不是早就被逮住了,早就被收拾掉了?

“從前是覺得不至於,但是這次,你看我收拾不收拾你!”周瑩瑩是不可能承認自己沒本事的,要是現在承認這些,根本就是送羊入虎口了。

“這給你厲害的,真有本事就來降服我啊!我倒是想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趙建波挑釁似的笑着,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周瑩瑩被氣的雙手攥拳,心裏痛恨的不行,可又沒什麼好的辦法。 第23章我養你啊

這是的暗示呀!

姜南初微微抬頭,湊上去親在了陸司寒的薄唇上。

姜南初只簡單停留就準備離開,但是陸司寒的大掌托住姜南初的背,她後退,他前進,一吻畢,兩人均氣喘吁吁。

陸司寒將姜南初緊緊抱在懷裡,平復呼吸。

「我過幾天要去墨都一趟參加比賽。」

「要去幾天?」

「還不確定呢,估計停留七天,下周一就過去。」

「好,我知道了。」

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了悅龍灣。

姜南初累了一天,洗好澡躺在床上就睡了過去,陸司寒則在書房連夜批改文件。

時間很快就到了姜南初前往墨都的這天,姜南初原本還以為和陸司寒要分開一個禮拜,他這段時間會多陪陪自己,但是純屬想多,也不知道陸司寒在忙什麼,這段時間連人影都沒有看到。

衣帽間內,姜南初將要帶的東西一樣一樣放進行李箱,突然一雙手圈住了姜南初的腰。

「不去行不行?」

陸司寒灼熱的呼吸打在姜南初的耳畔,原本以為連夜批改文件可以空出七天時間陪著她一起去墨都,但是D.E的事情太多。

「不去你養我呀?」

「嗯,我養你。」

陸司寒認真的說,哪怕再來一千個姜南初都是養得起的。

「可是參加比賽會有獎金呀,我又不是不回來了,只是去一個禮拜而已。」

姜南初轉過身圈著陸司寒的脖頸說。

陸司寒看著她單純沒有一絲雜質的目光,自己似乎太自私了,不應該阻礙她開闊世面。

「好,我開車送你去機場,在墨都有任何解決不了的事情都要記得打我的電話。」

「嗯嗯,好。」

姜南初在登機前十分鐘才匆匆趕到,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時候,唇瓣都是紅腫的,想到在車廂發生的事情,姜南初還覺得臉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