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周圍除了風雨聲,就沒什麼異樣的之處了,正當姜汪要再次沉水時,卻看到了一個紅影向自己這邊過來了!


心一下跟著被揪緊,身子向後傾斜一些,眼睛慌亂地往上看臉。

當看到碎花小裙后,他不安緩緩歸落,對上那張俏麗的臉蛋后心平穩落回了。

姜汪聽到她嘴裡在呼喊自己的名字,於是便舉手出聲應道:「王醫生,我人在這邊呢!」

「是你嗎?你在哪啊,姜哥!」

王曉琪順著稀小的話聲找了過來,邊喊邊雙手緊抱著自己本就冰冷的身軀,結果在雨夜下看不清踩空著跌落到水渠之中。

姜汪趕緊向她過去,伸手去把慌張的人拉住,沉聲道:「別怕,我在這呢。」

王曉琪慌亂地伸手摸索一下,感受到他的心臟跳動后,才抓著手臂開口問道:「你突然跑出來,我不放心就跟出來了,你是不是疼痛又發作了啊?」

姜汪一開始也是不能理解她為什麼會對自己如此緊張擔憂的,後來才明白,原來男女之間一旦發生身體關係后,感情也會跟著發生質的變化。

儘管這時不明白為何這樣擔憂自己,但他也是欣然接受的,開心接話道:「是的啊,不過你別說出去了,我不想讓她們擔心。」

王曉琪雖然睜著眼睛,卻不太看得清面前的人,只能靠感知。

而且看著面前的大片漆黑,她內心的恐懼又增加了幾分,所以乾脆就把眼睛給閉合了。

「嗯,那你現在泡水裡了應該沒事了吧?我就先回去啦。」

姜汪見王曉琪想要從水渠中爬出,便伸手要去幫忙,可看到她緊貼著身上的裙子時心裡又有了它想。

他裝作看不到的樣子,雙手放在軟綿的屁股上,還沒等托舉著呢,人就受驚自己滑下了。

王曉琪驚慌地看著面前的人,支吾地不知說什麼了,只連吐了個「你」字出來。

姜汪裝作不知,疑聲道:「怎麼啦?你不是要回去嗎,我在幫你啊。」

王曉琪聽到如此正經的詢問,心裡開始在想是不是自己過於敏感多疑了,人家不過只是想幫忙。

她謙意地開口:「啊,沒事,是我反應太大了。你你不用扶我,我自己可以的。」

姜汪隨後便放開手站到一邊,看著她自己努力地往上爬。

只可惜因為連續下著大雨,泥土早就變得又軟又滑了,嘗試了好幾遍都沒能成功上去。

王曉琪也隨之失去了耐心,特別是低頭下壓的時候,掉落下來的雨水濺起了泥水撲到嘴裡邊。

她連吐了好幾回,最後聒噪地找回水渠,怨聲道:「這地方怎麼那麼滑啊,上都上不去,真是氣人!」

姜汪在旁邊聽著看著,有點憋不住笑地伸手捂嘴,扭頭咳了好幾聲。

。 顧知鳶:……

第二日一早,宗政景曜便出門了,顧知鳶醒來的時候,身旁還有餘溫,她的眉頭微微一動,嘆了一口氣。

「王妃。」秋水端著一盆水走了進來:「今日就要開始面試了,格外的熱鬧呢,要去看看么?」

顧知鳶坐了起來,洗了一把臉,看了一眼一臉激動的秋水:「你這麼激動做什麼?」

「今日的面試是在廣場上舉行的,百姓們都可以觀看,你是不知道,這個時候就是王孫貴族擇婿的時候。」秋水一邊給顧知鳶穿衣服一邊說道:「今日的考官是上官將軍和顧將軍還有王爺,七殿下。」

「若是有的才子表現突出,可能會被皇上召見,還有哪些平日裏面走路都需要人扶著的老爺們搶女婿的時候有多厲害。」秋水笑了起來。

顧知鳶的眉頭一動,這自己倒是見過,當初去顧蒼然府中提親的人不也很誇張么?

「去看看。」顧知鳶說。

顧知鳶帶着銀塵和秋水一起出門去了。

大街上十分熱鬧,百姓們結伴而行,往廣場而去,每個人的臉上都掛滿了笑容。

顧知鳶三人混入了擁擠的人群之中,往一個方向而去。

銀塵盡心盡責的做好了保鏢的任務,不讓任何人碰到顧知鳶,她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怎麼這麼多人啊,比過年的元宵燈會還要熱鬧。」

「肯定熱鬧啊,畢竟這關係到朝廷的官員的變動嘛。」秋水一邊看一邊說道。

銀塵一聽,笑了起來,一雙眼睛閃爍著光芒說道:「王妃,你覺得錢林墨有多少勝算啊,這一次從各地湧來的才子足足百人,還有京城之中的達官貴人家的孩子,個個都十分厲害。」

顧知鳶搖了搖頭。

「有人好像對錢林墨挺感興趣的。」銀塵摸了摸下巴說道:「前幾日無意得知好像有人在查錢林墨。」

聽到銀塵的話,顧知鳶詫異地轉頭看着銀塵:「你說什麼?」

「王妃不知道么?」銀塵雙眸瞪圓,詫異的盯着顧知鳶。

顧知鳶的心中思量了一下,沒有說話。

「買定離手啊,買定離手。」這個時候,不遠處響起了高呼聲。

只見一個賭坊門口,立起來了一個牌子,上面寫着,買一賠十,門口擠滿了人,一個個的都非常的激動,拚命的往裏面擠,整個賭坊爆滿。

那一段的路十分的堵,堵得完全人都過不了,只能站在旁邊等。

「哎。」銀塵煩躁的嘆了一口氣:「早知道我不來了,每次有個什麼事情就在這裏賭,這些賭鬼遲早把家裏給敗光。」

聽到銀塵的話,秋水拍了拍她說道:「你也去賭一把說不定一夜暴富。」

「切,我不要。」銀塵搖了搖頭。

顧知鳶四處打量,突然發現在賭坊的樓頂上站着一個人,正在和賭坊的人交談,賭坊的人聽到這個人的話,不斷的點頭,一副十分聽話的模樣。 「晚晚姐不生氣了,那我就不痛了!」

唐幸燦爛一笑。

「真拿你沒辦法。」

譚晚晚無奈的說道。

幾人上桌,封景緊挨著唐柒柒,看著她的時候眼睛里藏著光。

「大家都叫你什麼?封景?小景?」

小傢伙點點頭。

「就沒有什麼獨一無二的名字嗎?叫這些也太大眾了吧?」唐柒柒轉眸想著,道:「那媽咪給你起一個專屬的好不好,只有我能叫的,可以嗎?」

「好啊好啊!」

小傢伙舉雙手贊成。

「那就叫……王八犢子吧。」

封景:……

「哈哈!」

譚晚晚先笑出了聲:「柒柒,這個好!」

「你覺得呢?」

唐柒柒認真的看著封景。

封景十分為難的點了點頭,發出了若不可聞的聲音:「嗯。」

「喜歡嗎?」

小傢伙本想搖頭,可又想到什麼,又重重點了點頭:「媽咪給小景取得,小景很喜歡。」

唐柒柒聽言十分失望的嘆了一口氣:「明明不喜歡,甚至可以說是討厭,可為什麼為了討好別人,而故意說喜歡呢?」

「我知道,你肯定在別人那兒聽到了很多狠毒後母的事情,你對未來充滿著恐懼對不對。你害怕我會欺負你,有了自己的孩子后,對你不好……」

「不對的。」

唐柒柒的話還沒說完,小傢伙突然異常果決的打斷,聲音雖然細小,但是卻格外的清脆落地有力。

「媽咪……不會這麼對我的。」

「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媽咪能來救我,就證明媽咪不一樣,不是那些壞女人。我的確不喜歡這個稱呼,可是媽咪取得,是獨一無二的,我就喜歡了。我只准媽咪這麼叫,別人叫一下,小景不答應!」

唐柒柒對這話還算滿意,小孩子還是要有點脾氣的,不然很容易被人拿捏,小時候教不好,到長大可就完了。

他父親是那樣優秀的人,頂天立地,他也不能太差,不能辱沒了封家辱沒了他父親的名聲。

「算了,以後叫你太子爺吧?封家的太子爺,這個稱呼不錯。」

「媽咪取得都是好的。」

「就你嘴甜,快點吃飯吧,晚上早點休息。」

晚上譚晚晚去了唐幸房間,詢問這段時間的細節。

本想從他嘴裡知道更詳盡的,但這個廢物一問三不知,每天都在家搗鼓電腦,把她氣得面色漲紅。

「我不是讓你好好照顧你姐的嗎?怎麼你狗屁不知?」

他意識到自己這樣不對,可到底哪裡不對,他也不是很明白。

「你看哪呢?我在跟你說話呢?」

譚晚晚意識到什麼,順著他的視線看了過去,臉頰瞬間漲紅。

「臭小子,你看哪呢?」

。 六齣花和姬宮十六夜一起出門,轉眼就被丟下。

目瞪口呆,無可奈何,她只能一個人去監獄。

她計劃先救歌仙,按照源清素給的地圖,很快找到了由藏、宇野薰。

「仙藻閣下,快走!」宇野薰開口的一瞬間,六齣花扭身,白髮飄揚,準備逃走。

沒走出去兩步,她正處於加速的雙腿,不得不停下來。

監獄狹長的甬道,前後全是弓箭。

幾秒后,她成了宇野薰的獄友——一場非暴力、不流血的劫獄行動。

姬宮十六夜如果不是和神林御子分開行動,晚到了一會兒,就算有兩個人,結局大概也是如此。

「……仙藻閣下,只來了您一個人嗎?」宇野薰略顯遲疑地問。

「嗯。」六齣花打量雪白手腕上的手鏈。

「神巫閣下、伊勢閣下,還有筑紫王閣下,他們?」

「完了。」

「完了?」

「都完了。」六齣花自己失敗了,不信那兩人能成功救出源清素。

牢房彷彿沉在水底,一片靜默,空氣冰涼。

不知過了多久,耳邊除了海浪聲,隱約聽見一種奇特的聲音。

「這是?!」宇野薰猛地站起身,腳鏈撞擊地面,發出清脆的聲響。

「噓。」六齣花示意她安靜。

兩人一動不動,恨不得連心跳都停下來,然後奇異的吼叫聲消失了。

「聽錯了嗎?」等了一會兒,宇野薰忍不住開口。

「我也聽見了。」六齣花否認聽錯的可能,她話音剛落,那吼叫聲再次傳來。

很遠,遠得聲音比海浪聲還要小。

宇野薰臉上露出狂喜的神色,第二聲吼叫之後,那吼叫聲沒有絲毫間歇,一聲接一聲,而且越來越近!

「是筑紫王閣下?!」宇野薰向六齣花確認,「他變成妖身了?!」

「不。」六齣花聆聽着吼叫,「不是他的叫聲。」

宇野薰驚喜的表情一下子凝固:「那?」

「他變成妖怪了。」六齣花淺淺地笑起來,表情放鬆下來。

「變、變…..」宇野薰糊塗了,「妖怪和妖身,難道有區別嗎?」

六齣花薄薄的嘴唇剛張開,還沒來得及說話,「吼——」,龍吟之下,整個監獄都在晃動。

堅固的牆壁,在眾人眼前融化。

身着盔甲的士兵,帶着瘋狂的神色,變成齏粉。

「啊!」

「太好了!太好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