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吳節伸出一根手指在小姑娘面前搖了搖:“不就是些一首詩嗎,對我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不是作不出來,是不屑爲之。若真要寫,舀了第一,豈不要進唐家族學讀書,我卻不願意。”


“你不想進唐家族學,是嫌宗之先生的學問沒資格做你老師?”小姑娘微微一楞。

“卻不是,一來我已經把你們唐家得罪得狠了,如果進書院讀書,豈不是送臉上門讓你們抽?二則,讀書爲什麼,不就是科舉入仕嗎?以我一身才學,將來輕易就能考個功名,又何必來學堂受這份約束。 籃壇紫鋒 還有,我若進了唐家讀書,受了你們的接濟,豈不有貪戀富貴的嫌疑?”

替嫁婚寵:嬌妻太神秘 吳節也的談興上來了,美人在前,情緒莫名其妙地有些亢奮,忍不住吟道:“吳節行事,自來是縱橫自在無拘束,心不貪榮身不辱。”

這一句出自丘處機的《青天歌》。

“好一個縱橫自在無拘束,心不貪榮身不辱。”小姑娘將這句話反覆唸了兩遍,眼睛卻亮了起來,呼吸不禁有些急促:“這句甚好,你寫的?”

“當然。”吳節老實不客氣地將這首詩據爲己有,反正長春真人在這個世界並不存在:“我吳節是個天才,大天才,什麼樣的絕妙佳句寫不出來。我從一得鬼神輔,入地上天超古今。縱橫自在無拘束,心不貪榮身不辱。”

“好大口氣。”小姑娘掩嘴輕笑,旋即神色一整,一副大家閨秀模樣,問:“好,既然你說你是天才。如果現在讓你做先前比試時那題,你能馬上寫出來嗎?”

“這個容易,不就是作一首寫蜀道、三峽的詩嗎?我剛好寫了一首關於西陵峽的五言,且聽我的。”吳節笑着念道:“好個西陵峽,他媽真不錯。神仙能到的,俺也坐一坐。靠窗擺下酒,對山唱高歌。來來猜幾拳,舅子怕喝多。”

獨家婚寵 一邊大聲朗誦,一邊朝小丫頭走去。

“啊,這這這……”小姑娘神色大變,連連後退,險些摔倒在地。

“別跑,還有呢!” 拜師八戒 哈哈大笑聲中,吳節又要繼續。

民國大軍閥韓復蕖的詩作,不管在任何年代都有極大殺傷力。

小丫頭好象突然醒悟過來。靜靜地站在那裏,用深邃的眼神看過來:“吳公子這是用打油詩同我開玩笑呢!能夠寫出縱橫自在無拘束,心不貪榮身不辱的人,怎麼可能如此粗鄙。這首西陵峽卻也不錯,一派豪邁之氣,不知道的人卻以爲此詩出自於赳赳武夫之手。”

“哈哈,的確是同你開玩笑的。對了,你是這唐家的小丫鬟吧,叫什麼名字。”吳節道:“說起來你們唐家的小丫鬟你我認識一個叫什麼小環的,討厭得很。不過,你這小丫頭知書達禮,素質挺高的。”

“我……我是唐家小姐唐宓。”小丫頭一咬牙,正色回答。

“你是唐家小姐,少吹牛。我還說我是徐青藤、唐伯虎呢!”

“吹牛?我的確是。”小姑娘已經徹底平靜下來,微微一笑:“徐青藤可是一個糟老頭子,唐解元也去世多年,吳公子你卻青春年少。”

“不對不對,你絕對不是,我聽人說那唐家小姐醜得很。”

“醜……得很?”

“我猜的。”吳節道:“我覺得那小姐肯定很醜。你想啊,大戶人家的小姐,四體不勤,五穀不分,平日間又不做運動,身材比例肯定不對,不是胖子纔怪。你看唐家老爺的模樣,就胖得一塌糊塗。這樣的人生的女兒是美女纔怪。實話告訴你,我本與你們小姐有婚約的,可下來一琢磨,這事幹不得。對了,你也是這府中的人,你們小姐究竟長的如何?”

“大膽,你你你……你竟然這麼說我?”小丫頭氣得渾身亂顫。

“好了好了,不就是說說唐家小姐而已,老實告訴我,你究竟是誰?”

“恩,我是這府中的小丫鬟,名字叫……小顰,和小環一樣,是唐小姐貼身丫鬟。”

“小顰。”吳節摸了摸鼻子:“你可不怎麼樣喜歡笑啊,是不是你們小姐欺負你了?”

“你這人……你這人不可理喻。”小顰氣憤地一扭身體,轉眼就消失在前面那叢杜鵑花叢中。

有聲音隱隱傳來:“吳公子,晚上那一場的考題是《臨江仙》,以春和雨爲題……不要再想着什麼不着一字,盡得風流了。”

“你這小丫頭倒是心善,不過我吳節對這什麼詩會沒有興趣。”吳節呵呵笑起來。

雨好象停了下來,依舊有些冷。

吳節逗下丫頭書了半天話,只覺得睡眼朦朧。進了藏書樓,問一個家丁模樣的老人要了一牀毯子,坐在胡牀上,隨手在旁邊書架上抽了本書。

一看,正是南北朝時鳩摩羅什翻譯的《般若經》,看不了兩頁,終歸是抵不過睡魔的侵襲,頭一歪睡死過去。

() “醒醒,醒醒。 首發文字”又人用手捅了捅吳節的腰:“小吳,上班時間怎麼睡着了。”

吳節朦朧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坐在圖書館的電腦前面,嘴角還掛着一絲涎水。

叫醒他的正是同事柳大媽。

劉大媽不住地用手在面前扇着:“好大一股酒氣,昨天晚上你肯定是喝酒了。”

“不好意思,睡得遲,扛不住,剛纔迷瞪過去了。”吳節有些不好意思。嘴巴里還帶着一股劍南燒春的味道,那是夢境中在唐家的詩會上喝的。味道還真是不錯啊,就是後勁足,到現在腦袋還有些暈忽忽的。

“你們這些年輕人啊,怎麼這麼不愛惜身體。”柳大媽無奈地擺了擺頭,提醒吳節:“小吳,大姐昨天晚上打電話跟你說的那事別忘記了啊!”

“昨天晚上打電話給我?”吳節抓了抓頭,死活也想不起昨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看你看你,又裝糊塗了,你這人就是這樣,臉皮薄。”柳大媽呵呵笑着:“你一把年紀,也該成個家了。所謂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正明公道的事情,沒什麼不好意思的。那女孩子是我們本市人,有房子的。”

“啊,相親啊!”吳節吃驚地張大了嘴巴。

“看來你是真的忘記了,我昨天晚上還把那女孩子的照片用手機發給你的。”柳大媽大爲不快:“你也別嫌人家姑娘長得不好看,房子啊房子,小吳,人這一輩子不就是這樣嗎,現實點。”

“恩恩恩。”不想讓罪這個朝夕相處的同事不高興,這種更年期的大媽尤其不能得罪。無論柳大媽如何教訓,吳節也只能不住點頭說是,並答應下班之後就同她一道去相親。請記住我們的 網址】

好不容易將大媽給打發掉,瞌睡也沒有了。

喝了一口水,吳節心中嘆息。我這人還真是越混越回去了,居然要去相親。 聊齋之問道長生 其實,相親也沒什麼了不起,一個宅男,交際圈有限,不經人介紹也沒地方認識女孩子。可是,聽到這個消息,我怎麼就提不起半點精神呢?

難道我真的就沒有半點朝氣,未老先衰了嗎?

我才二十七歲啊,就提不起生活的激情了?

“他,突然有些憂傷。這不是什麼明媚的憂傷,而是如外面天氣一般陰霾的憂鬱。”

怔怔地坐了片刻,吳節突然想起一件事,心中突然有寒氣汩汩而上,驚得他差點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通過剛纔與柳大媽所說的話得知,她昨天晚上打了一個電話,說是要介紹一個女朋友給我認識。自己當時也是同意了的,還看了女方的照片。

這對吳節來說應該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可是無論如何回憶,自己怎麼也記不起有這麼一件事。

不但如此,就連昨天晚上自己做了什麼,也是沒有一點記憶。還有,在夢中,自己在喝了不少酒,又在唐家的藏裏睡着了,一覺醒來,就到圖書館裏了。今天早上自己是怎麼來單位的,也是沒有絲毫印象,就好象憑空就出現在這裏了。

也就是說,從前天晚上開始到現在,一共一天一夜的時間段的記憶不見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難道是我患了健忘症,不不不,絕對不可能,我身體健康着呢。最近還報名去了健身房,吃得睡得,壯實得跟頭牛似的,不可能得這種病。

那麼,只有一種解釋,現代社會的時空還是發生改變。那一天一夜的時間對自己而言已然缺失。

想了半天,吳節怎麼也想不明白,

不想再在這上面費精神,吳節將所有的考題和答案從電腦裏調出來,默默背誦。

估計是被這突然發生的狀況弄得心緒煩亂,背了幾百字,死活也記不住,反將腦子弄疼了。

看起來,再背誦下去也沒什麼效果,吳節只得無奈地將那疊範文放進抽屜。突然間,他想起了那個場詩會的題目,心中一動,百度《臨江仙》,倒搜到了不少名篇。有蘇軾的、李清照的、秦觀的,任何一篇抄上去,都能將詩會上那幾百人給震住。

那些傢伙不是笑我是個傻子嗎,如果我突然將這些千古絕句念出來,會是什麼效果呢?

越想越樂,又在電腦上查了幾首關於長江三峽的詩詞,正看得入神,肚子卻有些餓,一看時間已是中午,不禁失笑,那詩會同自己又有什麼關係,費這個勁做什麼?

就順手關掉,出去吃東西。

圖書館的工作很乏味,也沒發生什麼大事,整整一個下午都在背考題中度過。

下班之後,吳節隨柳大媽一道去了單位對面的那家湘菜館同對象見了一面。

這次相親就是一場悲劇。

首先,人太多。女方的整個家族好象都來了。一共有六個大媽級別的女人像是看動物園裏的猴子一樣圍觀吳節,並且不住指指點點。

完全不顧當事人的感受。

還有,女方父母也相當傲氣,說起話來就是一副財大氣粗的樣子:“我家養這麼大女兒也不容易,房子、門市、汽車都已經準備好了。吳節,我聽柳大姐說過,你不是本地人,也沒房子,收入低,至於事業,更是談不上。就這麼想佔一個大便宜,卻不是那麼容易的。你自己說說,你有什麼配得上我家女兒?”

這話很不客氣,吳節聽得心中一陣惱怒。可他生性平和,當着柳大媽的面也不好發作,只無奈地說了些口水話,然後低頭吃菜。

對於那女孩子,吳節一點興趣也無。

這就是一個非主流,頭髮染成鸀色,鼻翼還穿了環,指甲和嘴脣都塗成黑色。

吳節出於客氣,還想過主動同她搭訕。可惜非主流一坐下就掏出手機不停地發信息,上,玩遊戲,當吳節是個隱形人。

不但如此,這女孩子長得還很挫。五短身材,癡肥。

大冷天的,穿得單薄,腰上贅肉都自帶游泳圈了。

吳節最恨女孩子長得胖,在明朝他所見過的女人都是美女。先前在藏見到的小顰端莊幽雅、自己的小丫鬟蛾子清新秀麗,就連那面目可憎的唐小姐的大丫鬟小環小鼻子小眼睛,也是小美人一枚。

同她們比起來,這個非主流簡直不能看。

最最讓人無法忍受的是,那姑娘玩了半天手機,又一個電話打了進來。立即接通電話,邊說邊朝小廳外走。在走廊一說就是半個小時,最後來一句:“草,臭婊子那麼囂張,等着。姑娘我正在相親,等相完馬上帶一票人馬殺過去,讓那臭不要臉的好看。搶我男人,好大狗膽?”

整間包廳的人都是面面相覷,半天着聲不得。

吳節想起自己失去的那一天一夜時間,再沒心思同人說話,不住地喝着水掩飾自己的窘迫。

吃完飯,各自散去。

“小吳,女孩子你也看到了,你的意見是?”柳大媽熱心地問。

“還是算了吧,消受不起。”吳節苦笑:“大媽,你的好意我心領了。那女孩子,我實在是,實在是……”

() “什麼實在是,那女孩子有什麼地方不好了?我看你不錯嘛,很不錯。”柳大媽聲音高起來,正要繼續說服吳節。可大概是覺得自己說這話有點違心,突然撲哧一聲笑起來:“當然,她的打扮是有點……有點……”

“有點讓人無法接受,她那頭髮,跟聖誕樹一樣。”吳節自認爲自己也算是個年輕人,至少也算是抓住青春尾巴的那一代人。可剛纔那女孩子的言行舉止,怎麼都叫他理解不了。

“哈哈,是有點。”柳大媽的笑聲大起來:“還有,女孩子有點胖啊,人才也差了點。而我們的小吳怎麼說也是一表人才,俊小夥子一個。不過你也別嫌棄,這人關起門過日子,長相什麼的都不重要。如今這世道也就這麼會事,有得就有失。女孩子是本市人,家中有房有車。若你娶了她,少奮鬥三十年。小吳,你就別委屈了。”

吳節突然有些猶豫,說:“柳大姐,不是我不答應。她和我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不,應該說是兩代人,無論如何就談不到一塊兒去。”

“什麼兩代人,還有代溝了,你才大她幾歲。”

“不幹,不幹,反正我不答應。”

“話別說死,先接觸一段時間再說吧。”柳大媽繼續勸說吳節:“小吳啊,女方父母是我多年的老熟人,才見一面你就不同意,大姐的面子上也不好看。這人啊,還得深入接觸一段時間才能瞭解。你和那女孩子多交往一段日子,沒準就喜歡上她了。”

她大包大攬地一揮手:“就這麼着了,人我已經介紹你認識了,下來你也積極點,該約會就約會,可不許當逃兵。”

實在是卻不過柳大媽的面子,加上吳節又是一個好說話的人,只能苦惱地一笑:“哎,好吧,我下來之後同她接觸接觸。”

“就是嘛,大姐我就說小吳你是一個很現實很穩重的人。”柳大媽高興地掏出手機:“沒什麼問題我就給人家回話了,說你對女方很滿意。”

吳節負氣道:“行,就這樣吧。”他心中嘆息,突然有一種古怪的念頭:在現實世界裏,我吳節就是一個普通得不能普通的常人。可在夢中,只要願意,我卻能獲取在顯示世界中得不到的一切。如果真的回不來,難道不是一件好事?

柳大媽剛掏出電話,還沒等她撥通電話,鈴聲突然響起。

她一看,高興地對吳節說:“小吳,是女方母親的電話,估計是對你非常滿意,打電話過來說同意你與她的女兒交往。”

吳節無奈地一攤手,又聳了聳肩膀,一副受害者的表情。

“看你那鬼樣子,就好象打麻將輸了錢一樣喪氣,這可是好事,高興點。”柳大媽說完話,接通了電話:“古大姐,是我,柳月眉啊,吳節啊,恩,那小夥子不錯……你們兩口子什麼意見,沒意見……那就好……你女兒那裏,又怎麼了……”

接下來,柳大媽的臉色卻凝重起來,也不說話,只不過“恩恩恩恩”。

半晌,她關上電話,朝吳節擺了擺頭。

吳節:“怎麼了?”

“剛纔女孩子的母親打電話過來說她女兒沒把你看上,說是你這人太悶。”柳大媽突然有些憤慨起來:“小吳你是多好的一個人,人老實,脾氣好,又沒有不良惡習,憑什麼就被人看不上呢?我柳月眉介紹的人還會有錯,這分明就是不相信我嘛!”

吳節聽到自己再不用同那個非主流接觸,長長地鬆了一口氣,反安慰起柳大媽:“大姐你別生氣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可是,他心中突然有些氣憤起來,那女孩子長成那鬼樣子居然看不上我,我還看不上他呢!

今天也真夠倒黴的,碰到這事。

“她家女兒有什麼了不起,看她長得又矮又胖的,醜得很。”柳大媽還在生氣:“不就是仗着家裏有點錢,就瞧不起人了。”

“大姐,真沒什麼。”

“哼哼,我看那孩子的打扮,也不是什麼好人。一個正常的女孩子會那麼打扮嘛,簡直就是阿飛。小吳,你也沒失望,大姐下來再替你留意一下,如果有好的,第一時間介紹給你認識。”

“別。”

“就這麼說定了。”

今天這事的確有些讓吳節感覺非常不爽,回家之後,鬱悶了半天,也沒心思再去看電視催眠。

發生了這麼多事,尤其是一想起自己失落的那一天一夜的時間,吳節心中就覺得有些小小的煩亂。

實際上他也不知道這件事是偶然還是必然,也不知道將來還會不會發生。也不知道這事究竟是好還是壞,還需要在接下來的日子裏繼續觀察。

不過,不管怎麼說,他總覺得有一絲不安,未雨綢繆,還得提前打算。

有人說過:不打沒把握的仗,穿越去明朝已經夠詭異的了,將來就算再發生其他奇怪的事情也可以理解。於是再這麼想得心思煩亂浪費,還不如抓緊時間將未來幾場考試的範文給背熟。

縣試自己算是過去了,接下來是府試、院試、會試和殿試,一共四場。八股文、策論、試貼詩,加一起,起碼三十道題目。試貼詩且不去說,其他任何一道題目的答案至少兩千字,三十道題,就是六萬字。

所有的考題他已經背了下來,並用拼音記錄在紙上交給蛾子貼身收藏。

至於範文,因爲字數實在太多,他也懶得去背。

反正每天都會回到現實世界,到考試時在臨陣磨槍突擊背好了。

可如今事情發生了變化,若不抓緊時間把全部範文給背熟,一旦回不來,事情就麻煩了。

六萬多字,又都是古文。而且,其中還有不少典故和避諱。答卷的時候,錯上一字就有可能鬧出大笑話,導致前功盡棄,名落孫山。

因此,要全部背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最好的辦法是在現實世界背熟一篇,然後在夢境裏記錄一篇。

範文六萬字……這個任務還真艱鉅啊! 事情有輕重緩急之分,計劃了一下,吳節決定先將府試和院試的幾篇範文給背熟,這是童子試的最後兩場,只要過關,就能獲得秀才功名,享受免稅優惠。

就算接下來碰到人力不可抗拒的因素,比如再沒辦法回到現實世界了,再沒辦法走科舉這條路。只要有這個功名在手,也足以在明朝活下去。

當然,如果時間來得及,足夠自己把鄉試考試的答案也背下來,自然最好不過。

話雖如此,可要想背熟這麼多資料,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這個任務看起來好象難度不太大,現在離府試也就一個多月時間,就算是鄉試,也不過半年,可你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會徹底穿越到夢境世界再回不來。

未知纔是最令人恐怖的事情。

作爲一個文科生,死記硬背是基本功。想當初大學時,他也是一個貪玩的人,一學期都沒正經地上過幾堂課,平日裏大多泡在圖書館和電腦上。等到期末考試的時候再突擊一星期,上了考場,一樣過關。

應該說,他對自己的記性還是比較有信心的。

只不過,這次的任務難度實在太大,他也沒太大信心。

相親完畢,回家之後,他想了想,覺得這麼一個人埋頭苦背也不是辦法,還得講究方式方法。就打開電腦查了查,看能不能查到增強記憶力的好辦法。這一查,還真查到了。

是一個叫什麼《大腦銀行》的思維導圖培訓機構,在網上貼出的廣告詞也相當的霸氣:“大家好!我是大腦工程師xxx,今天要向大家宣佈一個天大的好消息,也許這個好消息會影響你的一生。請記住我們的 網址】所以,請你認真看完……現在就讓我們開始吧……深呼吸,讓自己放鬆一下,請確認你的心臟強而有力,因爲我分享的消息會讓你的心跳速度加速百分之五十以上(不是開玩笑,也不是危言聳聽)……

還有誰……想在五天之內……通過系統化的訓練……學會系統的……思維導圖……快速閱讀……快速記憶的教學方法……”

接下來,就是一大堆諸如德國惠普公司的總裁、甲骨文公司的總經理之類的大人物所寫的評介,極盡讚美之爲能事。

這些廣告詞非常誇張,可是卻成功地勾起了吳節的好奇心。仔細地看了看網頁,知道這個什麼課程其實就是一種圖象記憶法,應該比較科學。

最讓人滿意的是,這個機構這幾天正好在本市辦了一個培訓班。

抱着姑且試一試的方法,他撥通上面的電話,可電話響了半天,那邊卻沒有人接。

吳節想了想,失笑:“現在都晚上九點,人家也是要下班的。”

又看了看網頁,發現上面還留了個工作qq,抱着姑且試一試的態度加了好友,果然有人。

二人在上面聊了幾句,吳節才明白,這個課程大多是面向各大公司的管理人員和技術人員。

那人問吳節是出於什麼目的想來參加這個培訓,吳節回答說自己想出國,準備考託福,可記性實在太差,估計過不了。

那人說沒問題,只需上五節課,掌握到科學的方法,應該不難,如果真過不了,退錢給你就是了。

聽他信誓旦旦地打包票,吳節卻有些相信了,就問學費是多少?

那邊回答說,十堂課,八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