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吳書來在一旁抽了抽嘴角。


皇上,您還真是一刻不停地吃着八爺的豆腐。

胤禩推搡了一下,康熙只好放開手,任由胤禩站在他身邊,胤禩打量了一眼他們今天中午用膳的地點。

侍衛們和兩個小太監手腳麻利的鋪好桌布和點心等,有幾個侍衛則進樹林裏去打些野味。

火很快就生了起來,打回來的野味在溪邊處理好,刷上調味料,不一會兒,香噴噴的烤肉味就傳進胤禩的鼻子。

一直在宮裏吃山珍海味,偶爾吃一些原始的野味,也頗有滋味。

“皇上,山雞和兔肉都已烤好了,侍衛正好還在小溪那邊找到了一些荷葉,塞在肚子裏,味道可香了!”吳書來拿着烤得金黃的山雞和兔子小心的分割了一下遞給康熙。

“難得吃野味,這味道果然不錯!光聞着就胃口大開了!禩兒,來!”康熙揮了揮手,“這山雞和兔子都不錯,禩兒,想先吃哪個?禩兒要多吃些,你啊,太瘦了!”胤禩如今的身子是康熙的心病。

康熙心疼的捏了捏胤禩沒幾兩肉的小臉。

胤禩皺眉,“阿瑪,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怎麼老喜歡對他動手動腳的!你以爲爺還嫩着麼?!

“哈哈……在阿瑪眼裏,你就一直是阿瑪的孩子!”

康熙這句話說出口似乎就覺得有些後悔,自己以前可是……

果然,康熙看着胤禩的笑臉頓時僵硬了一下。

“禩兒!阿瑪,阿瑪沒有……”那個意思!

“……我知道。”胤禩咬了一口手裏的雞腿,淡淡道,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忘卻的。

“禩兒……”康熙伸出手摟住胤禩,下顎頂在胤禩的發頂,喃喃喚道。

“朕從來沒有這麼後悔過!朕知道如今朕做什麼你都有疙瘩在!朕只希望現在朕做的一切你能看得到,哪怕日後你怨我,你也可以想起朕真的努力……愛過你,這個兒子!”康熙的眼神瀰漫起一絲悲傷。

禩兒,你知道朕對你抱的感情後,你還會原諒朕麼?

朕想過放手,但是那太痛,比你恨朕更讓我覺得痛苦,所以,禩兒,這輩子,你只能待在朕身邊!

康熙的脣印上胤禩的發。

周圍的侍衛和太監,眼觀鼻,鼻觀心,同時默唸:我什麼都沒看到,我什麼都沒聽到……

胤禩垂着眼瞼,長長地睫毛印出一片陰影。

過了良久,胤禩擡起手裏的雞腿,遞到康熙嘴邊。

“阿瑪,冷了!”

康熙一愣,看向胤禩淡淡的眉眼,頓時揚眉一笑。

張口就咬住了雞腿。

“嗯!還溫着呢!”

父子兩人,似乎又回到了之前的氣氛,淡淡的但是很溫馨。

吳書來在心中鬆了口氣,八爺對皇上還是有些感情的吧!

在傍晚之前,一行人終於趕到了景陵。

景陵是康熙的皇陵,是整個大清的風水寶地,裏面葬的是康熙的陵墓,旁邊的妃園陵墓葬的是康熙時期的嬪妃,很是壯觀,皇陵旁有一座小的別莊,是專門爲了掃墓來的皇親貴族歇息的地方。

姻謀天下 晚上,康熙和胤禩就住在這裏。

別莊已經派人提前打掃過,雖然說陵墓旁顯得有些陰森,但是這陵墓可不是一般人的,而是皇陵,況且別莊離皇陵其實還是有些路程的,所以,也不顯得彆扭了。

一天的路程,大家夥兒都累了,胤禩梳洗過後,就躺在牀上,很快就入睡了。

厚着臉皮和胤禩擠在一個房間的康熙爺,帶着一身沐浴後的水汽進門,就看到已經睡得香甜的胤禩。

小嘴微張,眉頭輕皺,可愛的模樣讓人恨不得捏捏。

康熙伸出手,寵溺的捏了捏胤禩小巧的鼻子,在脣上烙下一吻後,也鑽入了被窩,抓過胤禩的身子,兩人相擁入睡。

因爲早上去祭拜良妃,所以胤禩早早便起了牀。

康熙跟在胤禩身後,有點小小的哀怨,小小的吃醋,但是誰讓他前科累累呢!

裝着祭品的車慢慢的駛向景陵。

皇家陵墓和皇宮一直都是一個國家的象徵,甚至可以說陵墓比皇宮更加的具有代表意義,因爲改朝換代可以不更換皇宮,但一定會興建皇陵。

景陵中的妃園陵是康熙妃子們所埋葬的地方,除了皇帝允許,任何人都不得入內的。

康熙帶着胤禩,還有一旁跟着的吳書來,在石門轟隆隆的聲音中,走進了景陵,其他一干侍衛和太監都等在景陵外。

在經過一層層的石門之後,終於走到了聖祖帝妃子的墓室,良妃雖然掛了個妃子的稱號,但是級別並不高,死後連一般的諡號都不曾給,所以良妃的石棺在墓室的很角落。

從早上開始,胤禩的心情就很低落,如今看到自己額孃的石棺,心中長久的悲傷一下子涌上心來。

“額娘……”胤禩飛撲上石棺,淚水滑落臉龐。

額娘,額娘,額娘,額娘……

兒臣不孝,要不是因爲兒臣,額娘怎麼會……

胤禩心底生出悔恨和傷感。

“禩兒,別太傷心了,要是良妃看到你這樣,怕是死後也不得安心的。”康熙抓着胤禩的手臂。

“皇上,八爺,香已經準備好了!”

“禩兒,先上香!”康熙拖着胤禩的手,拿過吳書來手裏已經點燃的香遞給胤禩。

胤禩抹了抹眼淚,恭恭敬敬的磕了頭,上了香。

而康熙,在胤禩驚愕的眼神中,也點了香,朝良妃鞠了一躬,然後插上香。

“皇,阿瑪?”這個男人,居然放下手段向額娘進香。

胤禩腦子裏一片空白,他不知道康熙怎麼會這麼做,即使他要補償自己,但是一個帝王,還是一個高高在上、驕傲無比的帝王,怎麼會向自己的妃子鞠躬進香,更何況,這個妃子還是一個等級不高、並不受寵的嬪妃。

胤禩並不知道康熙如今對自己的想法,也許知道後,胤禩就會明白康熙這麼做的原因。

但是聰明的胤禩怎麼會察覺不出康熙對自己似乎已經超過了某些限度。

“朕以前虧欠良妃許多,又在她去世後說了些狠話,朕知道你心裏一直不肯原諒朕,朕這一鞠躬,也是朕對良妃說對不起,禩兒,阿瑪真的希望你可以原諒阿瑪!”

不得不說康熙這帝王心術掌握的很不錯,前世在朝堂上罵胤禩和良妃那段話一直是胤禩心裏的結,他可以不在乎自己,但是他不能不在乎良妃。

康熙這一鞠躬的確打動了胤禩。

額娘,這個男人願意給你鞠躬上香,你那麼愛他,想必早就原諒他了吧!

何況前世他說額娘“辛者庫賤婦”還不是因爲自己的不自量力,說到底自己纔是那個罪魁禍首。

額娘,兒臣對不起你,要是能聽你的話不去爭那個位置,也許咱們母子還能平安度日。

“一切都只因胤禩前世看不破,執着不是自己的東西,說到底,真正該對額娘道歉的是我,而不是你!”胤禩臉上的笑容顯得出塵,飄渺,語氣裏也多了一絲釋然。

但是康熙卻怕看到這樣的胤禩,不因別的,只覺得胤禩這般,越來越像皇阿瑪(順治)出家後的模樣。

“禩兒!”康熙驚喚,眼神裏掩飾不住的恐慌。

伸手攬過胤禩,緊緊的抱在懷裏。

“不是你的錯,是朕的,是朕太狠心!你如今還有皇后,有永璟。禩兒,別離開阿瑪!” 冷少情深:獨寵復仇甜心 康熙的聲音逐漸哽咽。

胤禩怔愣,不明白康熙爲何忽然變得激動,只是,聽到最後這一話,爲何他的心突突的跳了起來,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強。

他對自己的直覺向來都很有自信,這一次也不例外,到底是什麼事讓他心底的不安越來越強烈。

感覺這背後的人心臟傳來的跳動聲,胤禩覺得也許這份不安就來自於這個人身上。

只是到底是什麼事讓他的心底一次又一次的發出警告的聲音。

康熙不知道,胤禩對他的態度已經開始了懷疑,相信這深埋的感情很快就要破土而出。 祭拜完良妃,一行人又重新整裝出發。

回去的路程沒有去的時候那麼緊張,一行人在康熙默許的情況下,慢悠悠的往回趕。

反正在康熙看來,紫禁城有胤礽和胤禛他們在,出不了什麼岔子,難得可以和胤禩出來玩玩,晚個一兩天也不是什麼大事,大不了讓胤礽他們再把自己的病情拖一兩天就行。

誰知好的不靈壞的靈.

這不,天空開始烏雲密佈起來,方纔萬里無雲的天空頓時變得灰暗。

“皇上,這天看上去就要下雨了,我們得快點趕路!”

吳書來的聲音伴着呼呼的風聲從車門外傳進來。

這入冬的雨要是下起來,可是涼的很,即使車廂可以避雨,但是畢竟人多,這一干侍衛都淋在雨裏,很快就得感冒。

“那就快點趕路吧!在下雨前看能不能找到一個躲雨的地方。”康熙撩開窗簾,看着窗外的天空,黑壓壓的一片,估計不到半個時辰,這雨就要下下來。

聽到皇上旨意,一行人揮鞭加速,但是還是沒能在下雨前找到躲雨的地方。

而且雨勢大,地上泥濘,馬車的車輪現在了泥坑裏。

康熙不得已只能下車。

“禩兒,你怎麼下來了!”康熙站在大雨下,看着從車廂裏走出來的胤禩,皺起眉頭,責怪道。

“沒事的,阿瑪,車的重量輕,也好動!”這被來就沒幾把傘,康熙拿着傘撐在胤禩頭頂,自己的一大半身子卻是露在外面。

“阿瑪,您不用管我,讓吳書來替我撐着就好!”看着康熙已經半溼的肩膀,胤禩開口。

“沒事!朕身子骨好,你如今身子弱,還是由阿瑪抱着些暖和!”

康熙固執的抱着胤禩撐着一把傘,旁邊吳書來撐着傘,焦急的看着侍衛拖動馬車。

馬車終於動了動,然後在衆人奮力一推之後,終於離開了泥坑,康熙拉着胤禩一起上了馬車。

胤禩拿過一邊的毛巾。

“阿瑪,你身上都溼了,趕緊擦擦吧!”本來是假生病,可別真生病!

康熙接過毛巾,對胤禩關心自己的態度感到愉悅。

“好!禩兒也趕緊擦擦!別凍着了!”

可是,還是被胤禩說中了。

康熙還是受了寒,等找到躲雨的破茅屋時,康熙已經連連打噴嚏。

大家夥兒升起火,烤了烤衣服,待雨一停,一行人立馬上馬往宮裏趕。

因爲皇上開始發燒了。

馬車裏,胤禩拿着溼毛巾搭在康熙額頭。

康熙此時冷的縮在一起,身上是一條備用的毛毯,因爲之前根本沒想到會露宿之類的,所以馬車上壓根沒準備被子之類的東西。

胤禩無法,只好將康熙的上半身靠在自己懷裏,用體溫幫他取暖。

胤禩伸手摸了摸康熙的額頭,原本只是有些燙得額頭如今變得滾燙,果然有人說這不生病的人一生起病來就要人命。

康熙睡的迷迷糊糊,他只模模糊糊的感覺到身後的溫度很溫暖,而且很安心,額頭上也覺得涼涼的,很舒服。

胤禩剛放下額頭上的手,卻不料被康熙不滿的抓在手裏,硬是不得掙脫。

胤禩哭笑不得,這人不愧是皇帝,這霸道的性子真是與生俱來。

看着被抓的緊緊的手,胤禩無法,只好單手用毛巾敷在額頭上,給他降溫。

胤禩看着康熙的臉,心中有些複雜,不知自己是不是欠了這個男人的,兩世都逃不開這個男人的手心。

胤禩看着男人發呆,也不知道康熙忽然之間睜開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胤禩。

胤禩回過神時就看到康熙直勾勾的眼神,被嚇了一跳。

“阿,阿瑪?你……”

但是下一個動作讓胤禩呆在了那裏,胤禩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臉龐,脣上火熱的觸感告訴他,自己的皇阿瑪現在正在吻他!

是的!吻他!

胤禩覺得此時自己的腦子裏一片空白,只能呆呆的看着康熙吻着他,待他回過神來時,康熙便閉上眼睛,又躺回了自己懷裏,彷彿剛纔的一切只是一個錯覺。

胤禩驚愣的撫摸着自己的脣瓣,感覺着那上面的灼熱。

胤禩不斷地告訴自己剛纔只是因爲皇阿瑪發燒了,神志不清下的行爲,當不得真。

或許是皇阿瑪把自己錯當成誰了!

就在胤禩望着康熙發呆的時候,吳書來在外稟報。

“八爺,皇宮到了!”

胤禩回過神,理了理衣服和情緒,依舊淡然的聲音,道。

“吳書來,皇阿瑪病着,就別住在偏殿了,直接扶到養心殿吧!”

吳書來一愣,但是皇上昏着,八爺的話自己自然不敢違背,所以康熙爺被侍衛直接扶到了許久不曾有人的養心殿。

“孫太醫,趕緊過來瞧瞧,看看皇阿瑪怎麼樣了!”胤禩揮手招來太醫。

老太醫仔細的把了脈,看了診,然後恭敬的答道。

“十二阿哥!皇上因爲淋雨而受了涼,而且最近皇上忙於政事,思慮過重,所以才病來如山倒,此番需要好好靜養!微臣會開幾貼散熱的藥給皇上服用,只要皇上發了汗,便沒事了!”

“嗯!如此便有勞太醫了!”

老太醫微微躬身,便識時務的退下了。

“吳書來,去熬些薑茶!你們都下去吧!”

“嗻!”

養心殿只剩下胤禩坐在龍牀邊,守着康熙,但是胤禩眼底卻不再是波瀾不驚。

胤禩嘆了口氣,掖了掖被角,準備起身。 重生之霸寵娛樂圈 卻發現牀頭似乎有什麼東西。

胤禩微微好奇的伸手。

拿出來的東西胤禩不陌生,因爲這個東西他也買了一個給永璟。

和康熙、胤禩兩人一摸一樣的泥人被康熙小心翼翼的放在牀頭,而且從小胤禩的磨損程度來看,這玩意兒肯定被康熙經常把玩,並且保存得很好。

胤禩此時真的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來看待這事了。

一路上,他一直說服自己康熙吻他只是一個意外,但是看到這個泥人,胤禩再也騙不了自己說,這是場意外。

康熙是什麼時候對自己起了這種心思的?

還是說康熙說要對自己的補償都是因爲他對自己起了這種齷齪的心思?

胤禩無法讓自己淡定。

放回泥人,就走出了養心殿。

吳書來再次進門來時,就看到空蕩蕩的養心殿和在牀上昏睡着的皇上。

不知道爲什麼,吳書來總覺得事情好像有點不太對,但是有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康熙再次醒來時,就發現自己似乎是回到了自己的養心殿,並沒有回到偏殿。

“吳書來!”剛剛醒來的聲音因爲缺水變得有些沙啞。

吳書來倒了一杯水遞給康熙,然後小心翼翼的扶着康熙爺起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