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吱呀!


大堂的門被打開,這裡是他辦公的地方,裡面放著許多的鑰匙,這些鑰匙都是內務府庫房的鑰匙。

既然已經決定離開逃亡,蚩夏自然不會放過這數十個寶庫內的寶物。

蚩夏大步走去,並未去觀察黑暗中的大堂,沿著熟悉的道路,來到了大堂內的一個被陣法守護起來的牆壁上,手中法訣一掐,陣法消失,他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喜色。

啪嗒!

「你就這麼走了?」

一個腳步聲在蚩夏的背後響起,緊接著一個句熟悉的話在蚩夏的耳邊響起。

兩個聲音,讓蚩夏如臨大敵,忽的轉身看去,這一看他不由緩緩鬆了口氣:「孝武,你怎麼也來了這……」

不對!

話還未說完,蚩夏眼神一變,看著眼前站著的蚩孝武神色越發的凝重,他的手也顫抖了起來:「你到底是誰?」

「嘿嘿!本來還想跟你玩玩,既然你這麼迫切的想要知道我是誰,我就讓你看看吧!」

李浩然笑著說道,身體一晃,他的面部肌肉和身體在慢慢的變化著。

「蚩九……你!……」

蚩夏心頭一震,千怕萬怕,他卻沒有想到,自己還是躲不過這一劫。

「現在是不是要好好的交代一下,你為什麼要害我?蚩飛鴻他們的計劃到底是什麼?」

李浩然笑嘻嘻的看著蚩夏,他並不擔心蚩夏逃跑。

嘩啦!

李浩然拉過了一個椅子,大馬金刀的坐在了上面,冷冷的看著前方的蚩夏。

蚩飛鴻的記憶之中,有一個天大的秘密,這個秘密極為恐怖,涉嫌蚩族十幾個武祖,還有數位半祖,更有一些蚩族的秘密。

這些秘密雖然被他窺視,可他並不知道下面的這些人到底是如何去執行的,所以他只能從蚩夏這些人的身上下手。

「聽我說,我也是被迫的!我有把柄在蚩豹的手上,是他要我陷害你的!其實蚩孝武和凡由心都已經被他買通了!這就是真相,關於蚩飛鴻老祖的事情,我知道的真的不多!」

蚩夏的心理防線已經崩潰,他顫抖的說著。

看著蚩夏極度認真緊張的眼神,李浩然知道他沒有說謊,不由長長一嘆,接著說道:「今天蚩瞞地都去了什麼地方?」


「皇宮!他去找皇子蚩小天,喝了半天的茶!……難道他們要對女帝動手……天啊!蚩九,你要相信我,我絕對不知道他們的計劃,我只是一個棋子,我只是一個對付你的棋子!」

蚩夏被李浩然問的一愣,心神震動,將他掌握的消息說出,接著似乎想到了什麼,心中一震,露出了莫大的恐慌。

他已經絕了武道之路,做一個大總管,不過是蒙受家祖的福蔭,他不求什麼,只求錢財,一生富貴。

李浩然心神微動,接著問道:「蚩孝武這個人,你覺得他知道多少?」

「他……我不清楚……我真的不清楚!」

蚩夏說著,先前他的舉動只不過是因為兩人同樣落難,才會想著和蚩孝武一同離開,這會兒李浩然一問,他才忽然醒悟,原來他並不了解蚩孝武。

嗡!

就在這個時候,空氣之中一個聲音響起,坐在座椅上的李浩然忽然站了起來,眉頭微微皺起,轉而扭頭對著蚩夏說道:「呵呵!你猜是誰來了?」

「蚩孝武?」

蚩夏心神一顫,不由一晃,面色蒼白的如同死人一般,他搖晃著看了眼外面,心中一死寂。

「不錯!他帶著幾人已經來到了內務府的門外,不幸的是他不是來和你一同逃路的,他是來殺你的!實話告訴你吧,整個皇宮已經被禁衛軍戒嚴了,你逃不出去了!如今我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跪在地上,不要反抗,成為我的奴僕,我讓你活下去!」

李浩然點頭說道。

他來到皇宮已經有了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他也沒有閑著,足足用了兩個時辰,畫了一千多隻墨鼠,賦予了這些墨鼠魂念之後,讓這些墨鼠通過皇宮內的下水道,遍布到了皇宮的各個要道之上。

故而,他對於皇宮內禁衛的一切行動,都瞭若指掌,甚至還知道,蚩孝武在回到禁衛軍后,將幾個一向不和的大統領滅殺,幫助他的人正是凡由心。

這個時候,在女帝閉關之地,正有三個武帝隱藏在周圍,等待著女帝出關時,給與女帝必殺一擊。

砰!

「求求你,救救我!」

到了現在,一切東西都沒有命重要,雖然蚩夏知道,一旦成了奴僕,就一輩子都不能反叛,可他懂得取捨,正是因為這樣,他才在這個位置做了百年之久。

李浩然哈哈一笑,徑直來到了蚩夏的身前,抬手一揮,一道精血逼出,在蚩夏的額頭寫下了一道太初血咒。

如今李浩然的血脈之力極為強大,再一次書寫太初血咒,更是融合筆墨華氣書的力量,此咒一筆書成,幾乎沒有怎麼費勁,也沒有意志較量,跪在地上一臉蒼白的蚩夏已經成了李浩然的僕人。

一段記憶融入李浩然的精神之中,在幾個呼吸之間,就被李浩然的靈魂消化,他也知道了蚩夏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蚩夏並非是一個武道奇才,也非是一個專心武道的人。他能夠晉陞武王,乃是因為他的管理才能,正是這超然的能力,讓他受到蚩族特別的恩惠,有半神高手親自為他灌頂修為,將他生生提升到了武王境界。

也正是因此,蚩夏雖有武王修為,可卻沒有相應的武道之心。

「蚩夏大總管,我是蚩孝武!咱們的事情事發了,咱們快些逃吧!」

這個時候,陣法之外,傳來了蚩孝武急切的聲音。

李浩然淡淡一笑,失意蚩夏藏在門口,自己一變變成了蚩夏的模樣,從蚩夏手中拿過了控制陣法符文。

嗡!

陣法並未撤銷,而是露出了一道門戶:「孝武,你且進來!內務府的庫房內有許多的寶物,咱們一併吞了吧!」

外面的蚩孝武猶豫了一下,扭頭示意身後的兩人藏好,這才一步踏入了陣法之內。

蚩孝武走入陣法內中之後,陣法復又關閉,他這才看到他要找的蚩夏正微笑著站在門口。

「咦……蚩夏,你笑什麼?」

蚩孝武看了眼周圍,抬頭看著笑呵呵的李浩然,略顯凝重的問道。

說話的時候,他的手已經下意識間的放在了腰間的武器之上。

李浩然一笑,戲謔的看著蚩孝武問道:「為何要如此?反了蚩族,奪了皇權,對你們有什麼好處?」

「嗯?你都知道了?」

蚩孝武被問的一愣,接著身上的氣息驟然而發,武王級實力盡數展現,他看著李浩然認真的說道。

既然被發現,就不用隱藏,不過他心中十分好奇,蚩夏是如何知道的!

「當然!謀逆太子,引老祖離京都,欲殺女帝!且還要喚醒先祖,你們這樣做,到底有什麼好處?」

李浩然沉聲問著,在蚩飛鴻的記憶中,並未有計劃的執行時間,不過眼看今日的陣勢,李浩然卻覺得,似乎這些計劃正在執行著,他要從蚩孝武的口中探上一探。 第五百五十二章天大的秘密

「呼!告訴你也無妨,我們的行動都是蚩金甲老祖的安排,豹王府、天王府、樂山府等三十多個王府,一百多位武聖,三十多位武祖一同決定的事情!我們都是棋子,具體的好處我不知道,可我卻知道,我能夠成為蚩族一城之王,地位絲毫不弱於四城之王!」

蚩孝武帶著一抹期盼和慾望的說著,眼中儘是驕傲。似乎他說的事情,已經成為了現實一般。

李浩然譏諷的一笑,什麼奪帝位,領大權都是假的,那蚩金甲說動三十多位武祖和家族一同行動的理由,就是引蚩尤殘魂復活,藉助蚩尤之力一舉成神。

倘若這個計劃真正成功的話,那麼蚩族就會多出至少三十位魔神。在如今幾乎神人不出的時代,蚩族必然是整個魔界的掌控著。

這才是蚩金甲的意圖!

「計劃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李浩然接著問道,他在蚩孝武的眼中看到了必殺之意,知道對方已經下了殺人的決心。。

蚩孝武看著手中的兵器,眼中露出了一抹殘忍,笑著說道:「這計劃本來是要過兩天才會執行的,因為計劃又變,故而今夜已經開始!」

嗡!

蚩孝武手中的兵器已經出手,在他的眼中,李浩然已經是一具屍體。

「找死!」

李浩然看著主動出手的蚩孝武冷冷的說著,手中光芒一閃,正氣刀握在手中,抬手朝著前方一揮:「一筆抹殺!」

本命神通直接出手!

噗!


蚩孝武眼前一道閃過,整個人已經被一刀斬殺,倒下時才有兩個字脫口而出:「好快!」

砰!

碎裂的屍體砸落在地,李浩然瞬間收刀,扭頭看向了躲在門外的蚩夏,這個時候他的樣子已經變成了蚩孝武:「出來吧!」

「主人,您方才那一招,真是威武霸氣!這是什麼力量?怎麼會一刀殺了蚩孝武呢?」

蚩夏一臉巴結的走出,心神震動的說著,心理面也暗暗慶幸著,慶幸自己沒有對李浩然出手,若不然方才那一招他吃定了。

李浩然瞪了蚩夏一眼,沉聲說道:「你去將內庫裡面的寶物都收起來,躲在安全的地方等我!」

說罷,李浩然將陣符丟給了蚩夏,抬腳朝著外面走去。

蚩夏心頭大喜,趕忙說道:「領命!」

嗡!


李浩然已經一步踏出了陣法,待他出來的時候,有兩道冰冷的眼神直接鎖定了他,接著就有兩道身影從前方門外走出,這兩人正是跟著蚩孝武走來的武者,兩人均有一品武王的實力。

「可是成了?」

這兩人迎著李浩然走去,笑著說道。

李浩然淡淡一笑,看著越來越近的兩人,待雙方走到近前的時候,手中正氣刀悄無聲息的閃現,接著一道小神通術,力劈華山砍出。

砰!

兩個武王正等待回話的時候,卻突然心頭一緊,他們並未去看李浩然,反倒是扭頭看向了身後,也正是這一扭頭的時候,李浩然的小神通術施展出來,瞬間將兩人籠罩在內。

噗!

兩個武王被巨力斬碎,李浩然徑直走出了內務府的大門,朝著皇宮的深處行去。

女帝那邊他是說什麼也不敢去,不過那蚩祖的祖殿之內,卻是必須要去。

既然計劃已經執行,那麼這些武祖定然已經將皇宮內留守效忠於女帝的武祖吸引開了,這個時候皇宮之中僅留下了幾位武祖,不過這些人都在其他的地方巡視,真正計劃之地,既有兩個人。

李浩然激發了田氏古玉中的力量,將一身的氣息隱藏,如同豹子一般,迅速行動,悄然朝著前方行去。

整個皇宮並不安靜,各個宮門都已經封禁,更有武帝強者守衛,且天空和地面下都有武祖的精神力量在探查。

在這股力量的探查下,任何細微的精神波動,都被強行碾壓。

李浩然布置在外的墨鼠已經順勢大半,且還有一些正在被人破滅,更有一些武者,正朝著這個方向行去。

半個時辰之後,李浩然終於來到了蚩祖祖殿前,此刻的祖殿周圍正圍繞著一股奇妙的血色光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