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吉祥伸開雙臂,抱了一下高琳北,然後看着高琳北的眼睛認真地地說道:「如果,琳北姐還在等皇后這個角色,那她就是你的了。」


高琳北眼淚更加像是開了閘的洪水,她主動抱住吉祥,邊流淚邊哽咽著道:「謝謝你,吉祥,謝謝你!」

吉祥拍了拍高琳北的後背,「也謝謝你這段時間的付出,機會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高琳北擦了擦臉上的淚,眼珠笑意地點頭:「嗯嗯,我現在可以簽合同嗎?」

想到這兩個月過得真的很不輕鬆,高琳北心疼了自己一秒鐘,就要立即定下角色,她不能再讓到手的機會再飛掉。

吉祥也笑,滿足高琳北的要求,當着高琳北的面就打電話給何俏俏,「給高琳北老師準備份合同,一會兒就簽,皇后。

告訴鞠獲導演,皇后這個角色不用再找人了。」

高琳北就等在吉祥的公司,半個小時后開始簽合同,那時她的手還是抖的。

吉祥也把甄嬛這個角色定了隋丁丁,鞠獲和對方聯繫的。

隋丁丁經紀人收到這個消息,幾乎要跳起來,隋丁丁這段時間等這個電話真是等得頭髮都要薅禿了。

怎麼安慰,都不行,隋丁丁就盯上了吉祥。

而當經紀人告訴隋丁丁,吉祥定她為甄嬛時,大約是等得太久,隋丁丁反而感覺不真實。

「你掐我一下,告訴我,我沒有做夢。」

經紀人好笑地彈了一下隋丁丁的額頭。

隋丁丁捂著額頭,不覺得疼,只覺得快樂。

她催促着經紀人,「不要等明天了,今天我們就去簽合同吧,我一秒也不想等了。簽了合同,我才是吉祥的人,不怕她反悔了。」

在選演員的時候,吉祥把有重要戲份的演員,基本上都定了演技好,經驗豐富且有一定的知名度的演員。

但是,同時她也啟用了很多新演員,淳貴人、浣碧、祺貴人等年輕一點的角色基本都由新演員出演。

端妃、敬妃等年紀稍微大一些的角色,吉祥基本都定給了演了很多年戲卻沒遇到什麼好機會的演員。

安陵容、沈眉庄、崔槿汐等幾個比較重要的角色定的也是有實力有演技,但還沒有出頭的演員。

但是不管哪一種,吉祥的選擇《後宮甄嬛傳》的演員,首先就是演技過關,其次演員本身的形象、氣質比較符合角色,最後如果性格也和角色有共同點,那更是加分項。

六月六號,一眾演員和幕後製作者齊聚浙店。。 「這裏竟然真的有一個世外洞天!」

看着眼前突然浮現的山穀穀口,楚倩也是臉色驚訝,倍感神奇。

「唰!」

瞥了一眼身旁臉色訝異的楚倩,費仁笑而不語,隨後傾身朝着對面的山穀穀口掠去,速度如風。

忘憂谷,竹屋庭院內,一名身着藍裙的妙齡少女正在靜靜地照料着地面上種植的草藥,這些草藥形狀各異,散發着一陣陣莫名熏香,十分滲人心脾,似乎價值十分不菲。

「咦,有人闖入了谷內….」

突然,藍裙少女也是豁然起身,同時一雙美眸看向不遠處的外界,臉色微訝,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難不成是他?」

「不對不對,有兩股陌生的元力氣息,應該不是那個傢伙….」

心中緩緩浮現出一道陌生又熟悉的身影,下一刻沈瀾卻是搖了搖頭,她昔日記得當初只送給了費仁一枚可以暫時破解忘憂谷陣法的黑色珠子,至於其他人則根本找不到忘憂谷的所在,更不用說擅闖忘憂谷。

「本姑娘倒要看看,究竟是何方宵小竟敢擅闖忘憂谷!」

想到這裏,沈瀾也是嘴角輕輕上揚,下一刻順勢從懷裏取出一隻小巧的碧色玉笛,碧色玉笛上面花紋精緻,似乎也不是一件凡品。

「唰!」玉足輕點地面,下一刻沈瀾也是離開了竹屋,嬌軀化為一道倩影朝着外界的密林掠去,最後消失不見。

…..

忘憂谷內,一處密林中

「費仁,這裏究竟是什麼鬼地方啊….本公主怎麼感覺這裏陰嗖嗖的….」

緊緊跟隨在費仁的身後,下一刻楚倩也是忍不住開口道,美眸中流露出些許不安。

只見放眼望去,周圍到處都是一片黑乎乎的森林,不僅野獸影子都沒有看到,更不用說人影了,彷彿一片幽寂之地,氣氛十分詭異,因此她心裏也是有些害怕。

「沒辦法,我那個朋友比較特殊,喜歡豢養一些奇怪的小毒蟲和毒物什麼的,這裏自然不會有什麼野獸蟲鳥生存,而且她是一個人獨居,外界又有陣法的隔絕,如今此處除了我們兩個人之外,就沒有其他人了。.」

「不過公主你也不要擔心,這裏十分安全。.」

回頭看了一眼有些緊張的楚倩,費仁當即淺笑道,彷彿在安慰對方不要擔心。

「慢著!你說什麼?小毒蟲和毒物…?!」

聞言,下一刻楚倩也是美眸突然瞪大,同時踏步上前直接湊到了費仁的跟前。「費仁,你是在開玩笑嗎!本公主最怕的就是蟲子了!不行不行,本公主不能待在這裏….!」

俏臉湧上一抹慌亂,楚倩當即驚呼道,雖然她修鍊元力,天賦悟性不俗,如今已經是一名高星境五重的武者,但是她從小到大都十分害怕蟲子這種動物,這是她的致命弱點。

更何況費仁口中的還不是普通蟲子,而是身擁劇毒的小毒蟲。

「噁心!噁心!」

一想到那些慢慢蠕動,模樣醜陋的小毒蟲會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楚倩的嬌軀便不禁微微顫抖,彷彿起了雞皮疙瘩一般,原本精緻的俏臉上也是湧上一抹厭惡。

「沒想到這妮子天不怕地不怕,竟然怕蟲子…..」

看到楚倩連連搖頭,同時站在原地,不願再跟着自己前進一步,此時的費仁也是內心暗慨,臉色同時有些無奈。

對方在他的印象里一直都是比較驕橫任性的形象,就連當初他們一起逃離皇城,和楚溫手下一眾暗影衛以及總兵魏無炎廝殺時楚倩都沒有畏懼退縮過,如今面對一些小毒蟲竟然投降了,這是費仁萬萬沒有想到的。

「何人竟敢擅闖忘憂谷!」

就在費仁琢磨著怎麼說服楚倩不要害怕時,一道語氣清冷的嬌喝聲卻突然隔空傳來,下一刻只見一名身着藍色長裙,頭戴銀色掛飾的妙齡少女緩緩踏足而至,容貌美麗俊秀,赫然是許久未見的沈瀾。

「沈姑娘,是我費仁。」

看着眼前突然現身的沈瀾,費仁當即也是拱手抱拳,隨後微微躬身。

當年在青陽郡,費仁曾經和血刀門門主曹舜有過一場生死大戰,最後雖然擊殺了對方,但也落得一身重傷,如果沒有眼前的沈瀾好心出手相救,帶他回去忘憂谷療傷,他大概率就要死在荒郊野外了。

因此,沈瀾也是費仁的救命恩人,值得他如此大禮相待。

「咦,原來是你?」

「費仁,你真的回來了….」

看到來人果然是費仁,此時的沈瀾也是低呼出聲,臉色驚訝,似乎有些感到意外。

「是我,沈姑娘,別來無恙….」點了點頭,費仁也是摸了摸鼻子,咧嘴笑道。

當初在忘憂谷療傷的時光雖然短暫,但也算是他這些年來過的為數不多的悠閑日子,不用擔心什麼仇人追殺,不用拚命修鍊武道,僅是靜靜地享受田園生活,如同世俗界一個普通凡人。

「高星境五重,費仁,沒想到你的實力倒是提升得挺快嘛,本姑娘當年在你身上耗費的藥酒果然沒有白費….」

似乎察覺到了費仁身上的不俗氣息,沈瀾也是雙手叉腰,美麗的臉蛋上流露出一絲欣慰和俏皮,再也沒有剛剛那副氣勢洶洶的模樣,一時間竟然有些可愛。

「一般般吧,沈姑娘過譽了….」

面對沈瀾的誇獎,費仁僅是撓了撓頭,謙虛笑道。

「欸,費仁,她究竟是你什麼人啊,你們認識嗎?這個丫頭就是你口中那個朋友?」

一旁,看到費仁和沈瀾一來二去聊得火熱,原本急着離開的楚倩也是停下了腳步,下一刻抿了抿嘴開口道,此刻的語氣似乎有些不自然,醋意橫生。

畢竟身為昔日的長公主殿下,楚倩已經習慣了受到萬人追捧的感覺,眼下看到費仁冷落自己,轉而與眼前來歷神秘的沈瀾交流火熱,一時間楚倩心裏也有些許不滿。

她雖然和費仁的關係不算十分親密,但是好歹也算生死與共,而且又有楚九星的臨死託付,因此楚倩心裏也自認為費仁絕對不會坐視不管自己,同時照顧自己的感受。

「丫頭?小姑娘,你這是在說誰呢?沒禮貌的傢伙可是會令人討厭的….」

話音落下,此時沈瀾也是注意到了費仁身後的楚倩,當即也開口冷冷道,同時玉手叉腰,似乎被楚倩直呼為丫頭感到有些不滿,語氣嚴肅,畢竟她的身材雖然有些嬌小玲瓏,但是年紀可比楚倩大了好幾歲。

。 魚龍島附近那萬里祥雲,已是讓無數人瞠目結舌的天地異象。很多人都猜測,是否那位魚龍島主,真的不曾被鎮壓坤盧山內?亦或者那位魚龍島主,又有了什麼大的突破?

之前的衛易,便已是修真界最頂尖的四大宗師之一。如今若是再做突破,豈不是一隻腳邁入仙位了?

然而就在各方對魚龍島這邊的情況,猜測不一的時候,衛易卻早已悄然離開了東海,遠赴兩江。而且,衛易離開之時,並未遮掩自身氣運。在各派的天機士眼裡,衛易的行蹤等於是直接告訴了他們,更讓他們感到費解。

如今前線戰事正酣,這位東海界主,不去前線,回兩江作甚?

難道,天玄宗北線有什麼大動作?

然而作為各方關注的焦點,衛易卻並沒管其他各方是如何猜測的。雖說是收攏了自身靈壓,掩蓋了自身氣息,卻並沒有幫天玄宗的天機士,幫忙遮掩行跡。如此一來,倒是和大搖大擺出遊沒什麼兩樣了。

最後,在臨蘭江南岸的淮圩城,衛易止步於此,降落於城內。

進入淮圩城后,衛易收斂了自身靈壓,將氣息完全收斂起來。雖說未曾遮掩氣運行蹤,但在尋常修士眼裡,也察覺不出任何異樣。

淮圩城地處臨蘭江南岸,恰是雲道經過的地方。此地的特殊地理位置,註定了淮圩城內魚龍混雜,遍布各方勢力的密探。尤其是坤盧山事變后,此地更是十分要緊,各方勢力都派出了更多的諜子入駐此地,務必盯緊大離和天玄宗雙方的動向。

衛易最後來到淮圩城內一座規模很大的客棧。這座客棧,是淮圩城內最大的一座,直接佔據了城內一座山頭,甚至有高級洞府出租。熟悉淮圩城的人都知道,這座客棧亦是各方諜子聚集的地方。因為此處消息最為靈通,做事也十分方便。

當衛易來到此處的時候,早有兩名周天境修士等候在此。在衛易出現之後,兩人直接跪伏在地,對衛易施以大禮。

「見過主人。」

兩位周天境修士執此大禮,又不曾遮掩身形,自然引來周圍修士的注意。而當周圍人注意到衛易的時候,許多駐紮於此的死士諜子,瞬間就認出了衛易。

「不必如此,早就和你們說過,如今你二人早已不是我的修奴,而是天玄宗的門人。」

衛易倒也不曾再多說什麼,只是隨意進入了這座驛站。至於兩位周天境,則是尾隨其後,恭敬跟隨。

兩名周天境,如今皆是周天境後期的修為。

一個叫杜威,一個叫杜伏。

很多年以前,衛易遊歷波州的時候,曾將他們收做修奴。正是那一次,衛易機緣巧合,在杜家進入了無定河通道。後來咸安城仙戰的時候,衛易升天一戰之前,曾第一時間釋放了兩人的修奴契約。若非如此,衛易身死之後,兩人同樣要隕落。

衛易重生之後,兩人已經在唐渭的安排下,加入了天玄宗,成為天玄宗的一枚棋子。後來,在天玄宗的支持下,杜家更是雲道一線上有名的大家族,以雲道運輸為業,獲利頗豐。

作為溝通幾界的通道,雲道運輸業自出現以來,就被視作是修真界最賺錢的行業,一本萬利。但這個行業,若是沒有強大到極點的背景,根本就做不成。杜家正是靠著這個行業,成了波州最有錢的世家之一。後來杜家將家族大部分族人,都遷入了兩江,但云道生意,依然是杜家的主業之一。

對於衛易來說,這不過是他昔年的一手閑棋而已,衛易甚至都沒有主動管過這些事情,都是讓唐渭來負責。至於杜家兄弟,這些年也曾遠赴魚龍島,去拜見過衛易幾次。衛易每次都讓兩人不必再稱呼他為主人,但兩人在這件事上,卻異常的執拗,衛易也不願再強求什麼,只好聽之任之。

「主人,第一批大離士子,已經抵達。流沙已經接觸到的士子,無一人折損!」

杜家兄弟跟在衛易身後,對杜家兄弟來說,和衛易的結識,無疑是他們此生最大的幸運和機緣。正是靠著衛易這棵大樹,杜家才能有這些年的進步。

聽完杜家兄弟的彙報后,衛易只是點了點頭,並未多說什麼。

他這次現身於此,其實便是為了這些南下的大離修者。

自坤盧山事變后,修真界格局大變。大離在死磕玉州,絲毫不顧及兩族戰場的戰事。大離的這個選擇,也讓無數大離修者,為之失望透頂。很多大離修者,乾脆以私人身份,南下雲莽,打算以私人身份去參與兩族戰事。

對此,天玄宗表現的極為歡迎。

這次坤盧山事變后,天玄宗選擇以一家之力,扛起修真界的南大門,一下子便得到了整個修真界的尊重。而當許多大離修者,以私人身份南下的時候,天玄宗更是主動派出自己的諜報部門,進行接引。

當然,在此同時,大離自然不可能輕易放人。所以在暗地裡,天玄宗和大離的交鋒,就開始變得無比血腥。

在這場註定不為人知的戰鬥開始后,衛易更是不惜代價,也要達成此事。魚龍島方面,唐渭和范梧多年來布置的一些手段,這次都用了出來。范梧昔年創立的流沙閣,此番更是直接宣布,大離修者但凡想要南下參與兩族戰事,皆可與當地的流沙閣聯繫,事後流沙閣會派專人進行護送。而雲道一線,唐渭亦是布置了許多後手,足可以保證各界修士,源源不斷的運送向南線。

這是一場無聲的戰爭。

但是,卻影響到整個天玄宗的成敗。

衛易也是這些後手發動之後,才忽然意識到,原來唐渭和范梧兩人,這些年看似布置的一些無理手,如今一遭發動,竟是直接關係到了天玄宗的命脈。雖然在暗地裡,大離的影衛一直在全力阻止,然而在唐渭和范梧兩人的聯手之下,竟是仍然可以將人送到天玄宗境內。

如此手段,堪稱匪夷所思。

衛易這次離開東海,最重要的目的,還是去南邊殺雁寶。但在此之前,衛易則需要先在這邊現身一次。沒別的,衛易的現身,等同於一種信號,宣告著天玄宗對這些南下大離修士的認可和尊重。

昔年有大離先帝,在咸安城內布下金台,以此招攬天下名士。如今,天玄宗則是以衛易現身,對這些南下大離修士表現出足夠的重視。

兩者,或有異曲同工之妙。

在杜家兄弟的帶領下,衛易在各方暗哨的注視之下,來到一座洞府外。

「魚龍島衛易請見。」

洞府外,衛易不曾遮掩自身行跡,直接在眾目睽睽之下,拜訪這座洞府內的客人。在衛易現身之後,很快,洞府內有個男子,苦笑著走了出來。

「見過島主,島主請入府一敘。」

此人是誰?為何會讓堂堂東海界主,主動前來拜會?

對於洞府內的這個人,各方暗探一時間也無法確定他的身份。在衛易進入洞府的同時,各方的情報部門,都開始發動起來,想要查出這個男人的真實身份。不過顯然,不管這個男人到底有何來歷,能讓衛易主動拜訪,勢必都非同一般。

洞府內,當衛易緩緩走入之後,男人臉上卻是苦笑之色更甚。

「我猜到可能會有天玄宗的高層露面,但我卻沒想到,會是島主親自現身。」

衛易瞥了眼身旁的男子,輕笑道:「怎麼?我來,還不夠格?若真是這樣的話,那你先在這兒等幾天,我跟我派掌門打個招呼,讓我們掌門過來,如何?若是再不行的話,我派掌門可以帶著幾位純陽一起過來,總是要給足你這位小韓帥的面子嘛!」

男子連連擺手,苦笑之色更甚。

「島主莫要笑話我,韓桂有什麼資格,能讓天玄宗掌門屈尊來迎?島主現身,已是給韓桂莫大的面子了。只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