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吃完了麵條,洗完了碗,樂天這才徑直離開了蘇紫萱的家。


他估計蘇紫萱至少要睡到今天的下午。

樂天取回了車,他開著車一個人來到了春街巷,他站在巷子口往裡面看了看,沒人。

他悄悄地溜了進去,一直走到盡頭,看到那個已經被拉起警戒線的古董店,他悄無聲息的推開門走了進去。

他的手上拿著牛皮盒子,裡面是銅匕首。

這幾天一直沒時間,今天蘇紫萱要睡大覺,樂天就一個人過來看看。

當初那個黑袍人逃走的地道,樂天還沒找到機關呢。

古董店裡面假古董早就沒有了,樂天在裡面轉了一圈,院子裡面依舊是那副樣子,打開裡屋看了看,地上是一些陰蛛的屍體,一切保持原樣。

看起來這個地方已經被那些傢伙徹底放棄了。

樂天來到上次那個黑袍人消失的那面牆的面前,他試著伸手推了推,牆依舊是牆,紋絲不動! “我想回去上學。”自從上次出事兒之後,我已經很久沒有上學了。在我身邊的基本上都是方大師他們這些跟我不同齡的人。好不容易找到個年紀差不多的小洛。還是鬼婆養的鬼物。

這段時間雖然過的很精彩。也很刺激,也讓我賺了不少的錢。但是越來越感覺到。這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那種生活。我一直都沒有什麼遠大的志向,從小跟着範老頭東奔西跑,最想要的就是安安穩穩地生活。

所以考上大學。然後找一份安穩的工作,安安穩穩的過自己的日子。然後再去找到自己的父母,把他們接過來養老送終。這就是我一直想要的生活。

因此。方大師問我話的時候,我幾乎就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說了出來。

聽到我的話之後,方大師也是愣了一下。轉過身來拍了拍我的肩膀嘆了一口氣。說這次回去如果沒有必要的話就不會帶我出來了。錢我現在賺的也夠用,回去就好好複習,明年爭取考個靠的學校。

雖然被開除了。但是高考的事兒根本就不用操心。之前早就託李警官他們給辦好了。實在不行的話,我現在身上有不少錢,也是可以進入大學的。

“葉子,你放心吧,你身上那個東西就交給我們吧。之所以拉你進組織,也是因爲你身上的那個東西。”方大師說完話之後,示意前面的張叔可以開車了。

一路上車上的氣氛都有些尷尬,張叔一直都不怎麼愛說話。而方大師這邊,也是因爲剛纔的氣氛有些沉默。我把車窗玻璃拉開,讓外面涼風吹進來。看着外面形形色色的人和車,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

到了晚上的時候,我們纔回到市區。鬼婆不知道去向,而小洛還在那個酒店裏。

看到我跟方大師回來之後,小洛竟然沒有問我們關於鬼婆的事兒。看上去好像鬼婆已經回來過了,只不過不知道去忙什麼事兒沒有帶上小洛。方大師說,那些屍體到手了,鬼婆當然是去煉鬼了。必須得儘快,不然的話失敗率就會非常高。

這次見到小洛之後,我的感覺跟上次又有些不一樣了。就好像,我跟小洛兩個人,真的曾經一起從火車的車廂上跳過一次一樣。

“葉子,你知道嗎,我做夢夢見你了。”小洛站在我的面前,緊緊的盯着我很仔細的說道。

看到她那個樣子,我的心跳都開始加速了。

“你還能做夢?”我自己都不知道腦子是不是抽了,竟然直接問出了這樣的問題。

“嗯,夢見我在火車上,你過來說自己有辦法救我。然後,拉着我一起從車窗戶跳了下去。剛跳下去我就醒來了。夢很真實,就跟真的發生過一般。”小洛說這話的時候,眼睛還在緊緊的盯着我。

聽完她的話,我自己也嚇了一跳。她的夢裏的場景,全部都是我剛剛纔經歷過的。本來以爲只不過是幻境跟小洛無關,可是沒想到,竟然進入了她的夢裏。我還是第一次知道,她這種鬼物竟然還會做夢。當然,這也有可能只是特殊情況而已。

“那都只是夢而已,都過去了。”我朝着她微微一笑,做出一副無所謂的表情。

“葉子,你能幫我個忙嗎?”正當我打算換個話題的時候,倒是小洛先開口了。於是我直接問她,需要幫什麼忙。

小洛說,做完那個夢之後,她更想家了,想要見到家裏人。可是她現在成了這個樣子,很害怕見到家裏人會控制不住,因此,想讓我跟她一起回去見家人。

聽到要跟她一起回去見家人的時候,我也難免會想歪一些。不過,我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答應了下來。我也是從小就離開了父母的身邊,知道那種想要去見家人的心情。現在我的錢也賺了一些,時間也有的是,接下來也準備去找一找家裏人。

現在既然小洛提出來了要求,我也沒有任何理由拒絕她。

“葉子,謝謝。”

“不客氣,什麼時候走,喊我一聲就行了。”我看着小洛的笑臉,心情也好了不少。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小洛拉着到處跑。先去做了頭髮,然後買了各式各樣的西裝。雖然花了不少錢,但是我之前賺的也不少,而且來的還真比較容易,所以也不知道心疼。小洛說,主要是爲了把我打扮的成熟一些,到時候要是家裏人問起來,也好回話。

我也沒管這些事,都讓小洛那邊去張羅。我只是在身後看着眼前的小洛,越來越有人味了。就算回去的話,她的家裏人也不會有任何的懷疑吧。第三天,我跟小洛上了去她家的長途大巴。由於小洛的身份證現在用不了,所以我們也不得不選擇這種方式。

一路上,小洛都在看着窗外,我能夠看得出來她很緊張。但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所以只能跟他聊一些其他的事情。

在長途公交車上時候,我們已經開始串號“口供”了。從現在開始,我就是小洛的男朋友,之前小洛由於列車出事故,腦子失憶了,最近纔想起來,這才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來。

雖然聽起來很扯淡,但是也是最好的辦法。這樣一來,把很多的東西都可以直接推給失憶。要知道,失憶之後能恢復已經非常不錯了。而且,所有的父母肯定都是深愛自己的子女的。聽到受傷之後,絕對不會問過多關於其他方面的事情。

小洛把我帶回來,也是想把話題引到我這邊來。

她家離得並不是太遠,做長途大巴五六個小時就能到。早上一早出發的,到了她家那個城市的時候,正好下午兩三點。不過小洛家並不在市區,還得轉車去到她們家所在的那個小縣城。

一直到了下午六七點的時候,纔到那個小縣城。剛下車之後,小洛的眼睛就十分的貪婪看着眼前的這一切。然後給我指着那些地方,說以前這邊那邊有什麼有什麼。五年沒回來了,即便是一個小縣城,五年的變化也會非常大。

我看的出來,小洛並不是想指給我看這看那,只不過是想要拖延時間,不敢進家門罷了。

“葉子,要不,咱們找個地方住下來,明天再去吧,說不定她們已經睡覺了?”小洛轉過身來,臉上有些擔憂的朝着我說道。

現在才七點多一點,還在夏天呢,誰會在夏天的時候睡覺這麼早。我二話沒說,直接擋了一輛出租車,把小洛拽了上來。無奈之下,小洛只好說了地址。十來分鐘之後,我們就到了小洛家的樓下。

在樓下的時候,我沒有在逼她。近鄉情怯這個道理,我還是明白的。如果我到時候找到家裏人的時候,估計也不太敢去見他們,畢竟離開的時間真的太久了。

“姐,姐,你回來了?”正在小洛擡頭往樓上看的時候,旁邊的一個十四五歲的男孩兒直接朝着這邊跑了過來驚喜的大聲喊道。

“小北,你都長這麼高了。”看到小男孩兒的時候,小洛明顯的臉上帶着寵溺的神色。我越來越發現,根本已經沒有辦法把鬼物跟小洛聯繫起來了。現在的小洛,完全跟人沒有任何的區別。

“接,你手咋這麼冰呢?這個是誰,姐夫嗎?”小北從小洛的手中把手掙脫之後,纔看到身邊站着的我,有些好奇的朝着旁邊的小洛問道。

聽到姐夫這個詞的時候,我心跳猛然加快了兩下。

我本來身高就比小洛高出不少,再加上之前小洛的刻意打扮,讓我看上去確實成熟了不少。最主要的是,最近幾個月都是風餐露宿的,這張臉上也經歷了一些風霜。所以,被人當大人看也就不奇怪了。

“恩,這是你姐夫,小北,爸媽還好嗎?”還沒等我說話呢,小洛那邊倒是直接承認了。

這次,我比剛纔的心跳更快了。

沒想到的是,小洛的父母竟然不在家。小北說,親戚家有事兒,父母給送禮去了。聽到這話之後,小洛那邊直接也是鬆了一口氣。本來就還害怕見到父母,現在正好能夠緩和一下,有時間來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情。

我們跟着小北上樓進了屋,小洛進房間之後,就開始到處看。那邊的小北給我拿了幾個水果,然後就坐下來問小洛這幾年去哪兒了。我們把之前編好的詞都說了一遍,小北顯然比較單純好騙,直接就騙過去了。而且聽說姐姐出事兒,臉上也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慶幸。

晚上的時候,小洛讓我跟小北睡一個屋。

“姐夫,被我姐趕出來了?”剛進小北屋裏的時候,他的一句話讓我差點直接摔在了地上。

也幸好在這個時候,小北家裏的電話響了。他直接就隨手按了個免提,眼睛還調笑一般的看在我的臉上。

“小北,你爸出事兒了,快過來。”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十分的急促,而且還有很大的嘈雜聲。 樂天仔仔細細的將這一整面牆都摸了個遍,他無語了。

牆真的就是牆,沒有任何縫隙。

「媽的……非逼老子出絕招?」

樂天罵了一句,他取出了銅匕首,將銅匕首握在手上,樂天突然有了一種天下我有的感覺。

他輕輕揮動手臂,銅匕首就刺入了石牆中。

樂天不斷地刺著牆壁。

「嘩啦……」

牆面上的一塊石頭突然掉了下來。

樂天手中的銅匕首也掉了下去。

他看了看掉在地上的銅匕首,這玩意什麼都好,就是握著讓人手疼。

手上細小的傷口讓樂天齜牙咧嘴,按理說自己的右手不應該出現這樣的情況啊,自己的右手可是已經完全的靈化狀態了,可以說這隻手和普通人絕對是有區別的。

趕緊拿出高小秋的葯,樂天抹了抹自己的手。

手上的細小傷口快速的癒合了。

樂天撿起銅匕首重新將它放回了牛皮盒子內。

他這才仔細地看了看這堵牆的後面,黑乎乎的……依稀有一股霉味飄出來。

樂天使勁的伸手推了推旁邊的石頭,終於推開了一個可以讓他進去的入口。

在外面站了半天,樂天居然一動未動,他只是將自己的耳朵伸進了暗道裡面,他在仔細地聽著裡面的動靜。

半個小時過去了,裡面依舊非常的安靜,樂天鬆了口氣,他這才跳進了暗道中。

暗道傾斜向下裡面黑乎乎的,樂天慢慢的往前摸索,越是往深處走,樂天的眼神居然越亮,他仔細地看著洞壁的四周,他發現這裡居然是一處戰爭年代的時候遺留下來的地道!

這樣的地道可以通向什麼地方?這可不是樂天可以預料的了。

他繼續往裡面走,鼻子隱約嗅到了一股腐臭。

又足足摸索著走了五分鐘,樂天看到面前是一個地窖,地窖裡面的角落擺放著兩具屍體。

屍體已經完全腐爛了,白色的骨頭滲人的躺在角落。

樂天皺眉。

很明顯頭頂已經是另一戶人家了!

在這種城中村,民宅內有一個地窖是很平常的事情,樂天透過蓋地窖的木板縫隙向上看了看,他驚訝的發現這個人家裡面居然有人在活動?

這家有點奇怪了……

地窖里的這兩具屍體是誰的?

樂天又仔細的看了看,上面走動的是一個女人,她穿著一個裙子在樂天的頭頂走來走去,好像是在洗衣服?

樂天一直仰著頭,木板的縫隙大概有一個手指的寬度,足以讓樂天看到周圍一定區域的情況了。

那個女人突然站到了地窖的邊緣。

樂天眼前一亮,這女人居然是真空狀態!

裙子裡面什麼都沒有……

他吸了吸鼻子,感覺自己有點流鼻血的衝動。

「你趕緊的……快點過來。」

一個男人的聲音突然傳出來。

「你急什麼啊?我老公出差還要三天才能回來呢……你一大早就猴急猴急的過來,人家什麼都沒收拾呢。」女人嬌嗔的哼了一聲。

樂天吸了口氣……

這特么的……還是一對狗男女啊。

「收拾個屁!先讓老子爽一爽。」男人急不可待的說道。

他走到女人的旁邊,拉著女人的胳膊往屋裡走。

樂天正好看清了他的樣子。

這個男人不是被自己砍傷的那個黑袍人,可是地道只有一條路,就是通向這個地窖的,如果那個黑衣人是從這裡逃走的,以巫門的做派,不可能還留著活口!

那麼這一對男女又是什麼人呢?

樂天百思不得其解。

他估摸了一下時間,屋子裡的男女估計已經開戰了,他這才慢慢的推開頭頂的木板,手在邊緣上一撐,人跳了上來。

這是一個普通的小院子,旁邊擺著一盆洗了一半的衣服。

樂天看了看裡屋,透過窗戶,可以看到那個女人正坐在男人的身上馳騁。

他突然舉起了手,臉上露出了一個古怪的笑容,然後對著屋子裡那個目瞪口呆正在看著自己的女人擺了擺手。

樂天的手上還拿著手機,手機上閃光燈的閃爍,提醒了裡面的女人……她偷情的事情,已經被人發現了。

「啊……有人!」

女人尖叫。

她什麼也顧不得了,急急忙忙的的從男人的身上爬了起來,顧不得男人正在噴射的瞬間……

樂天笑呵呵的走進屋,他仔細的看了看這對男女。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來我家!」女人臉色發白的質問。

「嘖嘖嘖……我倒是沒料到,這老話說的好,最毒婦人心,你這個婦人的心倒是還得挺毒的。」樂天慢慢的說道。

這個女人的樣子長得倒還不錯,但是以樂天對面相的了解,這個女人就是一個天生克夫的蕩婦!

這個女人眼角尖銳,眼珠很小,是一個典型的三白眼的面相,而且她兩顴比一般女性粗大,而且向前突出,這就是最最典型的克夫命相。

鼻如刀削,嘴尖、法令紋非常明顯,這都證明這個女人心思狠辣。

「什麼毒不毒的?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女人瞪著樂天。

炕上的男人也起來了,他先是奇怪的看著樂天,一直看到樂天手上的手機的時候,他勃然大怒。

「你是不是拍照片了?把你的手機給我看看!」他呵斥道。

「別動啊!再動我直接打110了啊!」樂天退了一步。

他突然發現,自己有點控制不住形勢了,他看了看手上的銅匕首,如果用這個東西的話……這兩個人根本扛不住。

再說了……

這只是一對狗男女,也不值得自己動用銅匕首。

「你是不是傻?這個女人也是你能碰的?她是不是告訴你她老公出差了?」樂天眼珠子一轉,急忙對這個男人說道。

男人一愣。

「我怎麼不能碰了?我們是有感情的!」他說道。

「屁的感情!這個女人就是個黑寡婦……你知道什麼是黑寡婦嗎?就是在和異xing交合之後就要吃掉對方的一種狠毒的生物!」樂天沉聲說道。

男人愣了一下,他看了看旁邊的女人。

「你胡說!」女人尖聲叫道。

「我胡說?你敢不敢讓這個男人看看地窖里的兩具屍體?那就是她殺死自己的老公和第一任情人的屍體!你這個傻貨……你也想繼他們的後塵嗎?」樂天哼了一聲。 那男人看了看旁邊的女人,這個女人他剛剛認識不久,她告訴自己,自己的男人常年出差,說她自己怎麼怎麼寂寞。

他也是難以抵抗這個女人的這股騷勁,忍不住就和她好上了。

現在被樂天這麼一說……

他還真的是有點懷疑了,這個女人和自己好了大概半個月,這半個月自己一共來了五次,平均三天一次,這女人的老公都是出差……

他自己都懷疑自己怎麼運氣怎麼這麼好?

「你胡說八道!你到底是什麼人……你來我家做什麼?」女人質問樂天。

她急急忙忙的穿上了衣服。

「我是你的鄰居啊,你男人借我的錢這都特么一年沒還了,怎麼著?打電話不接,找人找不到……你們是不是想賴賬啊?」樂天哼了一聲,胡說八道。

只要那個男人出不手,這個女人自己應該打得過。

女人一愣,她看了看樂天。

「他欠你多少錢?」她問。

「十萬!加上這一年的利息……一共三十萬!」樂天獅子大開口。

女人倒吸了一口冷氣,她上哪去弄三十萬?

就是十萬她也沒有!

自己每天的花費是多少,她自己清楚得很!

旁邊的男人突然沖了出去,他實在忍不住想看看女人家中的地窖是什麼情況,女人看著他衝出去,她面色大變!

樂天看著這個女人居然衝進了廚房,他也嚇了一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