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可蘇慕辰就是不放手,嬈嬈也在裝死。


她只好一皺眉,彆扭的冷哼道:「行了,我答應你了,放我下來!」

「當真?」蘇慕辰眉頭輕挑,聲音溫如春風。

「當真!你快放我下來!我的腿都要酸了!」吳賀沒好氣的說著,臉卻是依舊不肯看他。

蘇慕辰也沒有再逼她,微微翻了翻手腕,便將女人放了下來。

吳賀猛然脫離控制,直接倒在了床上。

「蘇慕辰!你大爺!」

「寶貝,我沒大爺。鄭重的介紹一下,我父母早亡,也沒有任何的兄弟姐妹,所以你嫁給我,完全不用擔心任何的婆媳關係!」

「哦對了,你的那套衣服昨天被酒吐的很臟,我已經扔了,喜歡什麼,一會我們去買!」

「你放心,我蘇慕辰雖然沒有吳家那麼有錢,卻也是豪門!」

吳賀還未來得及吐槽,便被蘇慕辰的一干言論給鎮住了。

別的她都沒記住,可是蘇慕辰說的父母早亡,卻是不經意戳中了她心裡的痛點,她。

也是自打出生,便沒有再見過自己父母的啊。

首輔千金 現任的吳家家主,是她的爺爺,雖然也給了她極大的關愛和物質,然而在母愛和父愛上面,她也是缺失的。

「不用太感動!我先出去,你們換了衣服出來!」

「嬈嬈你也是哦!中午我們出去吃,我已經訂好飯店了。」

「下午去商場,你也可以順便買一些小孩子的用具,或者CD聽聽。」蘇慕辰說完,無比淡定的走了。

房間里,吳賀久久無法平靜,許久之後才抓起了嬈嬈的手往自己臉上探去。

「嬈嬈,你說我是不是在做夢?」

陸嬈嬈不禁莞爾,邪笑著在她那裸露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當然不是!好了,你快換衣服吧!」

「可是…我怎麼覺得自己好像上當了呢?」

吳賀摸了摸自己的臉,只覺得有些燙手。

這一天過的簡直是太玄幻了,莫名初吻就沒了,莫名的就成了別人的女朋友?

這,真不是在做夢?

……

最終,吳賀還是換了衣服和嬈嬈一起出了房間。

在嬈嬈的威逼利誘下,她換了一條米白色的長裙,細碎的短髮也被打理的很柔順,整個人,忽然間就變得溫柔了許多。

只是那雙凌厲的眼神,長居高位者才又的凌冽氣質,依舊是由內而外的散發著,震懾著人不敢靠近。

「少夫人,一切都準備好了!」

「您看您是坐我們的車,還是坐蘇先生的。」

見嬈嬈出來,Ben便直接迎了出來。

嬈嬈挑眉,看了一眼好友,果斷拉著她的手往前走。

蘇慕辰正斜靠在一輛寶藍色的阿斯頓馬丁上,精心裁剪淺藍色得體的將他本就高挑的身子拉的修長。

看到嬈嬈挽著吳賀過來,他直起了身子,無比紳士的為兩人拉開車門。

「我的榮幸,兩位夫人。」

吳賀一挑眉,邁出的腿停在了半空。

「夫人?」

「是啊,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隨時去領證!」

蘇慕辰說著,忽的拉起了她的手,輕輕在那手背上吻了下去。

頓時,吳賀的身上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病的不清!」

她沒好氣的甩開了他的手,坐上車一把將車門給牢牢的關上了。

蘇慕辰聳了聳肩,直接坐在了副駕駛,雙目微閉。

「那個,秦夫人!」

Ben正要發動車子,車窗外卻是多了一道人影。

搖下車窗,便看到南宮嫣然正站在那裡,似乎是一路小炮過來的,她的臉上還染著幾抹紅暈。

眼睛透亮透亮,倒是讓人忍不住升起好感。

「南宮小姐,你有什麼是事嗎?」

嬈嬈說著,還不忘看了一眼Ben,難道Ben幫自己出氣故意整人了?

南宮嫣然站定,抬手抵在額間遮擋了陽光,這才道:「那個,我想去買點衣服,你們是不是要出去,可否帶我一起?」

「你也要買衣服?」嬈嬈的表情有些古怪。

她已經知曉,南宮嫣然是和玉祁出自一個地方,還有龍衍,他們不都是熱衷於古裝么!怎麼倒還要買現代的服裝了。

「是啊,我這次出來是來歷練的,也會在這邊呆久一點。」

「早晨和秦先生說了,她給我派了張嫂子,但是你也知道,大家都是年輕人…」

「額…」年輕人。

花開半朵 嬈嬈忽然間有些卡殼,還真的無法確定眼前這位是多大。

「那個,我有錢的!我只是想要見識一下洛城,這次,還是我第一次來到世俗界。」南宮嫣然說著,頭竟然還低了下去。

小女人姿態滿滿,倒是無比的嬌羞。

嬈嬈看了一眼吳賀,吳賀直接翻了個白眼。

「那個,南宮小姐,方便問下您芳齡嗎?」

「我啊,應該比你大幾歲吧,我今年25了。」

「25?」嬈嬈愣住了,阿琛不是說是長輩嗎?

她還一直都以為這丫的是駐顏有術呢。

「是啊,未婚。能不能帶我去一下,我單獨坐一輛車,不會打擾你們的!」似乎是怕嬈嬈不信,南宮嫣然還刻意指了指她身後的車子。

的確是有著一輛低調的敞篷,秦家的司機正垂手立在一旁。

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嬈嬈若是在還要拒絕那就真的是說不過去了。

見蘇慕辰和吳賀都沒出言阻止,嬈嬈點了點頭。

「秦太太,您真是太好了!」

南宮嫣然說完,便兀自回自己的車上了。

直到車窗合上,車子啟動,吳賀才開口正色道。

「嬈嬈,你要小心這個女人,她,很不簡單!」

「怎麼了?」

「目前還不好說,你小心些就是了!」

「對了,你老公呢,今天怎麼沒看到他。」 猛然聽好友提起秦琛,陸嬈嬈的眼皮跳了跳。

她不說自己竟然都忘記了,好像一睜眼秦琛的身影便已經消失了。

Ben從後視鏡里看到嬈嬈的表情,立刻回道:「夫人,少爺今天去冷氏談合作了,您也知道,那個冷斯諾總是不按常理出牌!」

「冷氏?」嬈嬈微微一怔,不知怎麼的就想到了蘇小安那張臉,臉色也跟著白了白。

腹黑總裁的緋聞嬌妻 「可是有什麼麻煩了?需要我幫你?」

吳賀關切的問道,她這次回來就是想要幫嬈嬈解決問題的,若不是嬈嬈現在已經懷孕她都想直接把人打包帶走。

那個什麼鬼陸家,她早就看不順眼了,只是當年她還沒能力接收家族裡給她的一切,不然,哼哼!

吳賀的關心讓嬈嬈心中一暖,這種感覺是別人都無法代替的,她搖了搖頭,將話題又引到了旁邊。

因為南宮嫣然在後面跟著,吃飯也不好不叫她。

蘇慕辰便將原本計劃的牛排變成了自助,隨便她吃什麼。

南宮嫣然倒也識趣,自己取了食物便安靜的坐在角落裡吃著,只是那身裝扮和氣質都太過惹眼,總是有些想不開的,往她跟前湊。

「美女,留個聯繫方式啊?」

「一個人吃飯也挺寂寞的,不如哥哥們陪你呀!」

幾個穿著考究的富家子弟弔兒郎當的湊到南宮嫣然面前,嘚瑟的晃悠著,端著紅酒杯的手不停的晃悠著,似乎生怕別人看不到他手腕上的(100W)。

南宮嫣然瞳孔微縮,周身縈繞著寒意,捏著筷子的手微微發緊,一言不發的抿著嘴唇。

似乎在考慮要不要出手!

嬈嬈看著她那冷冰冰的表情,便是一陣頭大。

正欲起身,蘇慕辰卻是按住了她。

「你別動,萬一碰到寶寶就不好了,我去處理了就是!」

嬈嬈感激的點了點頭,目送著蘇慕辰離去,不知道蘇慕辰和那些男人說了什麼,幾句話那幾個晃悠的人竟然都老老實實的走了,讓人大感意外。

只是南宮嫣然也端著盤子跟在蘇慕辰身後過來了。

「你看,我說的吧。這女人不簡單!」吳賀小聲的在嬈嬈面前嘀咕道。

嬈嬈抬眸掃了一眼面無表情的蘇慕辰回道:「何出此言,你確定你不是在吃醋?」

吳賀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惡狠狠的瞪了蘇慕辰一眼,男人照單全收,還將碗里的一個魚頭丟了過來。

「小賀賀,我知道你垂涎我的美色,不過現在是吃飯時間。來,多吃點,補補腦!」

盤子里的魚頭凸起著白眼,嘴巴還被廚師給擺成了詭異的造型,裡面塞著一坨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條料。

似乎都能讓人感知到這魚都死不瞑目!

吳賀嘴角抽了抽,猶豫了片刻,迎著南宮嫣然好奇的目光,沒將魚頭丟回去。

不過在心底,卻是狠狠的給蘇慕辰記下了一筆賬!

哼!看別的女人!

還替人出頭!

因為有蘇慕辰不停的挑釁吳賀,一頓飯吃的是無比熱鬧。

嬈嬈因為早上醒的遲,也就沒有要求午休便跟著眾人去逛商場,南宮嫣然始終跟在她們身後,卻是保持著幾米距離,似乎十分懂事,又似乎是在無聲控訴眾人不理她似的。

幾度嬈嬈糾結要不要叫上她一起,吳賀都沖嬈嬈搖了搖頭。

自家閨蜜傻白甜,可不能被人欺負了去。

忽的,她們身後傳來一道又驚又喜的男聲!

「男人婆!是你嗎!」

吳賀腳步一怔,回頭看了一眼,瞬間臉黑成了碳。

……

秦琛一大早便直接去了冷氏集團。

和他想象中的不同,冷氏的裝修很低調,全然無法體現出冷斯諾那張揚的性格。

只是隨處可見的玻璃門,好似讓一切抖暴露在視線之中,不管是誰,只要一抬眼,便能看到別人的工作狀態。宛如照鏡子一般。

而且就連座位的四周,也沒有任何的擋板。看似是將一切昭然若知,卻是不給人點點安全感。從心理學角度上來說,這樣的工作環境是十分不利於身心健康的。

果然,放眼看去。冷氏的員工們一個個面色蒼白,走起路來都像是有人在拿著尺子比劃一般,一步步,那叫一個小心謹慎。

秦琛皺眉,跟著助理一路穿過了辦公區。終於來到了這裡唯一一間不是玻璃格擋的房間面前。

還未敲門,便聽到裡面那壓抑著的女人喘息聲。

門並未關緊,依稀可見一個女人正跪在地上,賣力的進行著不可描述的事情。

秦琛額頭青筋直跳,轉身就走。

「秦琛哥,都來了,你著急什麼!」

「我很快,你等我一分鐘!」

冷斯諾似乎也看到了他,立刻便在裡面嚷嚷起來。頓時一陣窸窸窣窣的穿衣服聲,伴隨著女人著急的喘息很是凌亂。

秦琛止住了腳步,卻也沒再看房間一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