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可是,無論她有着怎樣的打算,那也即將成爲一場空罷了,改變不了她即將死於花斑魔蛛毒液下的慘境!在最後那一刻,她悽慘的閉上了雙眸,似乎任命般的等待死亡—


“嗤嗤—”就在這一剎那,一道狂風的厲嘯聲在古貝貝耳邊響起,仿若天籟之音,一道劍刃般的靈氣能量幾乎要劃破了空氣,閃電般的掠過了古貝貝的耳旁,準確無誤的斬在了那劍刃的細絲之上。

“鏘—”一聲清脆的撞擊聲響起,那緊繃的細絲劇烈的顫動了起來,那順着滑下的黑色液體被這強大的震動彈飛了出去,最終,那仿若堅韌無比的細絲,竟然承受不住那靈氣的強大能量,猛的崩斷了開來。

頓時,古貝貝跌倒在地,捆綁在她身上的細絲也宛如失去了生命力一般萎靡了下來,脫離了古貝貝的身體,散落在地。

死裏逃生的古貝貝根本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更不知道在這生死關頭是誰伸出援手救了她一命。

只看到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幾乎是緊接着剛到那道強大的靈氣能量而出現,其手中的長劍沖天一挑,金色的光芒乍現,把那整片茂密的樹葉連同樹枝全都掀飛出,就連那花斑魔蛛也向遠處拋飛而去。

婚寵溺愛 ?讓古貝貝的身體猛然一震,臉上出現萬分驚喜的神色,待那道人影停下,她也徹底看清了來人的面孔,激動的喊了一聲:“古凡哥哥。”

這及時趕來的人正是古凡,他在老遠就聽到了古貝貝的驚呼聲,當時就知道肯定是這小丫頭遇難,心中十萬火急,於是直接用最快的速度奔來,把雲之軒遠遠的拋在了身後。

“貝貝,怎麼樣?你沒事吧?”古凡迅速來到古貝貝身旁蹲下,緊張的看着可蒼白的小臉,心中微微疼痛,剛纔那景象讓他心有餘悸,不敢去想,萬一自己再晚來一些的話會出現什麼樣的後果,很有可能就失去了這個唯一被自己當做親妹妹的丫頭。

兩世爲人啊,就這麼一個貼心的小丫頭,就這麼一個妹妹,古貝貝在古凡心中的地位是無法想象的重要。

“沒事的古凡哥哥,是貝貝自己沒用—”古貝貝看着古凡那緊張的神色,心中溫暖無比,弱弱的說道,似乎不想讓古凡看到她害怕沒用的一面,強自鎮定下來,可心中的後怕,卻是久久都散不開。

“沒事就好。”古凡在古貝貝身上仔細打量了一圈,發現其實並沒有什麼大礙,就是身上有着多處細深的傷痕,才鬆了口氣說道,從古樸戒指中取出一顆金創珠給其服下。

“小心!”忽然,上氣不接下氣沖沖追來的雲之軒驚呼了一聲,古凡也感覺到了危險來臨,擡頭望去,就見一張巨大的蜘蛛網迎頭向他和古貝貝壓來,古凡臉上沒有絲毫驚慌,更沒有撈起貝貝逃離的意思,當然,這個時候逃離明顯已經晚了。

其實在那花斑魔蛛剛放出蜘蛛網的時候,古凡就已經發覺,只是他根本沒有放在心上罷了。

“怕不怕?”感覺到那堅韌的蜘蛛網快速緊縮了起來,古凡不慌不忙的把古貝貝抱起,護在懷裏,柔聲問道,但臉上的表情,卻冷得讓人有些害怕,他心中的殺氣已經達到了頂點,那是針對花斑魔蛛的殺氣。

“不怕。”古貝貝搖搖頭,臉上再沒了方纔的緊張,在這樣的情況下,竟顯得平靜無比,不知何時起,她對古凡已經有一種依賴感,更有不可理喻的信賴,只要有古凡在的地方,她就不會害怕。

“我幫你報仇。”古凡點點頭,淡淡說了聲,旋即,他身上毫無徵兆的爆發出一陣金茫,一團金色的魂焰憑空顯現,“轟”,龐大的熱量肆虐着整片空間,但詭譎的是,躲在古凡懷裏的古貝貝竟沒有感覺一絲不適。

在那堅韌之極的網絲觸碰到金色魂焰的一剎那,瞬間就化成了灰燼,連僵持的機會都沒有,在魂焰面前,那在古貝貝眼中堅韌到無法掙斷的細絲,在古凡面前卻形同枯槁,不堪一擊!

站起身,古凡遙遙望着那摸樣斑斕的花斑魔蛛,殺機畢露,似乎不想再給它多存活一刻的機會,雙眸一凝,那金色魂焰就狂暴的跳動了起來,熱量再生,金色的斑紋隱隱攢動,快速向花斑魔蛛轟擊而去。

“嘶嘶。”似乎感覺到了古凡的強大,花斑魔蛛人性化的哀鳴一聲,八隻毛茸茸的腿腳,迅速向一旁移去,速度飛快,似乎想躲過那讓它發自內心害怕的金色火焰。

古凡冷笑一聲,他的魂焰豈是這般好躲開的?心念一動,那魂焰頓時如長了眼睛一般,一個轉折,再次鎖定花斑魔蛛轟去。

“嘶—”幾個轉折都未躲開緊追的金色火焰,眼看就要被轟中,花斑魔蛛發出一聲厲叫,豁然轉身,嘴中快速的吐出一連串的細絲,快速在它身前凝結出一個大網,似乎想要攔截住那金色的魂焰。

看到這一幕,古凡冷笑更甚,不屑濃濃,“轟!”金色魂焰轉眼就撞擊在那大網之上,勢如破竹,那張大網根本不能阻擋魂焰的進攻,瞬間就被焚化成灰燼,緊接着,金色魂焰威勢不減的撞擊在了花斑魔蛛的身上。

“轟。”一聲巨響,花斑魔蛛連哀鳴都沒發出,就被轟飛了出去,渾身一片焦黑,到處都是被炙傷的潰爛,重重的落在數十米開外的地面上,一動不動。

竟是被古凡一擊,轟得生死不明,站在遠處的雲之軒看得目瞪口呆,嘴巴張得足以塞下一個雞蛋,良久都沒有說出一句話來,那可是二級魔獸啊,怎麼在古凡面前就跟沒有戰鬥力一樣?連一擊都抵擋不住?

而古凡看着眼前的一切,臉上卻沒有絲毫變換,在他看來,這些都是理所當然的結果,要知道,剛纔他憤怒使出的金色魂焰,是全力爲之,連開山熊都能轟飛出去半天爬不起來,何況這差得太遠的花斑魔蛛?

不管這魔蛛死了沒死,古凡的意念再動,那魂焰快速閃爍,轉瞬就出現在魔蛛的身上,熊熊燃燒着,不到片刻的時間,剛纔還差點要了古貝貝性命的魔蛛,就變成了一灘灰燼,只留下了一顆墨黑色的晶核在那兒閃閃發光—

“誰敢傷害你,我就幫你殺他,不管是人還是畜生。”做完這一切,古凡那冷厲的神色纔好轉了一些,低頭對着古貝貝,柔聲道。

而把腦袋貼在古凡胸口的古貝貝則是輕輕的點了點頭,此刻她感覺到了無比的安全,仿若泰山崩於眼前她也不會害怕一般,大大的眼睛中充滿了暖意,她很慶幸有古凡這個哥哥。


這一幕,當然也被雲之軒看在了眼中,他那清澈的眼神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有不相信,還有羨慕—

他不相信古凡這樣自私無恥的一個人竟然還有這麼柔情的一面,竟然會這麼去在乎一個人的死活,他能看出來,古凡並不是變態的對古貝貝有什麼特殊情愫,而是他們之間那種純粹的親情,古凡對古貝貝溺愛到極點的呵護讓他心生羨慕—

“古凡哥哥,讓貝貝下來吧,貝貝沒事,能走。”古貝貝怯生生的看着古凡說道,臉上有些羞澀,即便心中萬分不願意離開古凡的懷抱,可她還是想在古凡面前表現的堅強一些,曾幾何時,都是她安慰古凡,儘可能的去呵護古凡,可如今,卻發生了扭轉性的變化,不過她心裏,很開心,很溫馨,有種說不出的滿足。

古凡點點頭,掃了一眼她身上那些細深的傷口,在金創珠的功效下,已經止住了鮮血的流淌,傷口都在慢慢癒合,這才輕輕把古貝貝放在地上,忽然,臉色又是一板,盯着古貝貝說道:“丫頭,如果這次不是我來的及時,你知道是什麼後果嗎?雖然以你的修爲,絕不會是那花斑魔蛛的對手,可你怎麼會被它直接困住?原因在哪裏?”

方纔那一情況,古凡一看便能猜測到是怎麼回事,那花斑魔蛛還在樹上,周圍連一點打鬥的痕跡都沒有,根本不用多想也知道,定是古貝貝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就被直接束縛住了。

“是貝貝太大意了,根本沒有注意到花斑魔蛛的存在—”看到古凡嚴厲的表情,古貝貝頓時有些害怕的說道,聲音弱弱。

(今天事情很多,估計只有兩更了,還有一更在下午到。請諒解。) “記住,吃一盞長一智,今天的事情對你來說也未必完全是壞事,起碼能給你一個刻骨銘心的教訓,在這樣危險的地方,在任何時候,都不能鬆懈下來!否則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陷入萬劫不復!”

古凡聲正言厲的訓斥道,根本沒了方纔的溫柔,他不可能在古貝貝每次遇險的時候都能像今天這般及時的出現在她身旁,靈脩者的這條道路,前途坎坷,艱辛萬分,荊棘滿布,危險重重,必須要讓她學會自己去獨自面對,在任何突發情況下都能應付自如,起碼有自保的覺悟。是對她負責,也是讓自己不在她身邊的時候能夠安心。

這些東西,都不是任何人可以與生俱來的,都是在一次次的經歷當中學會,直到變成一種本能!

“貝貝記住了,以後一定會小心,不管在什麼時候什麼環境。”古貝貝重重的點頭,抿着嘴脣對古凡保證道,對古凡的訓斥,她心中沒有一絲不滿,一字一句都牢牢記在心間。

看着古貝貝的樣子,古凡心中嘆了一聲,沒再說話,而是走到了那已然被焚成灰燼的花斑魔蛛所在,撿起那顆墨黑色的晶核,才返回到古貝貝身旁,遞給她:“收着。”

古貝貝沒有拒絕,乖巧的點頭接過,小心翼翼的藏在了別在腰間的一個兜兜裏,讓古凡心思一動暗道:“看來確實是要給這個小丫頭弄一枚空間戒指了—靠家族給還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去。”

“這—一頭二級魔獸,就這麼簡單的被你殺了?”雲之軒來到古凡二人身邊,臉上的不敢置信還是沒有恢復過來。

“要不然你以爲呢?”古凡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也許是因爲是他指引自己來,才能及時救了貝貝一命,古凡對他的態度無形中好了不少,眼中的鄙夷也淡化。

“古凡—你比姐姐口中說的還要利害—”雲之軒驚歎的說道,古凡撇撇嘴,不以爲意,雲煙雨那娘們又豈會知道自己的真本事?

“古凡哥哥,你怎麼知道貝貝在這兒呢?”古貝貝忽然好奇的看着古凡問道,不等古凡開口,雲之軒就說道:“是我帶他來的,要不是我,你恐怕早就完了,你應該謝謝我。”

“謝個屁,你有本事不帶試試?要不是我,你這小身板早就骨頭都不剩了。”就當古貝貝剛要感謝的時候,古凡就沒好氣的說道。

“古凡!你無賴,要不是你,我怎麼可能被那吞噬蟻追殺?你救我只能說明你良心未泯!你怎麼就不用謝謝我?沒有我,你能找到古貝貝?”聽到古凡又提起這茬,雲之軒清秀的臉蛋頓時又是怒不可遏,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古凡早就死了一百八十多次了—

“那隻能怪你自己沒本事。”古凡不以爲然的說了聲,雲之軒心裏別提多委屈了,碰到古凡這麼一個不可理喻的人,他簡直想要抓狂,眼中竟然不爭氣的凝出了霧水,這讓古凡腦門都忍不住出現了黑線條,雲煙雨的這個弟弟,還真是讓人無語—

一頭霧水的古貝貝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兩人,看着雲之軒那快哭出來的樣子,頓時對古凡說道:“古凡哥哥,別欺負他了,畢竟他這次沒有他的話,貝貝就危險了。”

“好了好了,真是個娘們,動不動就想哭,我說你能不能有點男人的樣子?你這個情我承了,吶,這顆一級高階魔核就當是對你的報答。”古凡頭大的說了聲,丟過一顆魔核,這才讓雲之軒心裏好受了一些,倒也不客氣,撿起魔核就放進了空間戒指當中。不過臉上的不岔還是證明了他對古凡的怨氣未消。

“小子,你該幹嘛幹嘛去吧,我們已經不需要你了。”隨後,古凡不耐的揮揮手對雲之軒說道,雲之軒負氣之下,頓時冷哼了一聲,轉身就走,可剛踏出一步,他就停了下來,回過身,卻是注視着古凡和古貝貝兩人,腳下一步都不挪,臉色有些尷尬。

“你還想幹嘛?快點滾蛋。”古凡沒好氣的說了聲,雲之軒就站在原地,也不說話,反正就是不走,殊不知他此刻尷尬的要命,不是他想跟古凡待在一起,而是他不敢單獨行動了,經歷了吞噬蟻和看到古貝貝遭遇花斑魔蛛的危險場面,早就把他嚇得心臟直跳。

在這裏一個不小心可就是會死人的,目前的情況,沒有什麼比待在古凡身邊更加安全了,在面子和安全的對比下,他還是義無反顧的丟去了面子—

“古凡哥哥,要不我們就帶上他一起吧?丟下他一個人會很危險的。”冰雪聰明的古貝貝很快就猜到了雲之軒的想法,善解人意的對古凡說道,用怯生生的神情看着古凡,生怕古凡會不同意一般,連忙加了句:“他救過貝貝—”

古凡沒有搭理古貝貝,而是看着不言不語也不走的雲之軒,眼中閃過一絲笑意,他如何會不知道這傢伙在想什麼?只是故意嚇唬他一下罷了,說實話,古凡從始至終都沒有想過要丟下這個小子,就算是看在雲煙雨的面子上他也不會這麼做的。

“想讓我做你的保護傘是吧?也不是不可以,但我這個人一向都很公平,你既然要我保你,那你是不是也應該付出點什麼?我不做賠本的買賣,這一點你姐姐很清楚。”古凡笑吟吟的說道。

“我—身上什麼都沒有—”雲之軒結巴的說道,此時有求於古凡,也沒了剛纔的囂張。

“你身上沒有沒關係啊,可以先欠着,等這場逐鹿結束後再兌現,沒關係,我不介意,我相信你是很有信譽的。”古凡笑容更甚的說道。

看着古凡臉上的燦爛笑容,雲之軒沒來由的心裏有些發毛,縮了縮腦袋,小心翼翼的問道:“你想要什麼東西?”

“哦,放心,我不會獅子大開口的,一枚空間戒指就可以了,一枚戒指保你無驚無險,這是不是划算。雲少,你說呢?”古凡輕描淡寫的說道。古貝貝這時候在一旁也不敢吭聲,只得同情的看着可憐兮兮的雲之軒—惹上古凡哥哥,可沒什麼好下場的。

“什麼?古凡,你做夢,這樣就想要一枚空間戒指?你還真敢開口。”上一刻還還溫順可憐的雲之軒頓時暴跳了起來,一枚空間戒指,那可是比一顆精煉過後的二級靈珠還要珍貴多了,古凡卻張口便來,如何能讓他保持冷靜?

“那就滾蛋,別跟着我們,要不然我代表魔獸先消滅你。”古凡臉色變得比雲之軒還快,眼目一瞪,罵道,隨後就拽着古貝貝轉身要走。

看到這個情況,雲之軒心中一急,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頓時慌忙答應:“好好,不過這個我做不了主,要跟姐姐商量—”

“嘿嘿,那沒問題,只要你答應就好,雲煙雨那裏我會擺平。”古凡轉過身,那笑容嘻嘻的神色讓雲之軒恨得牙癢癢,肉痛不已,一枚空間戒指啊,他手上的這枚空間戒指還是求了爺爺好久纔得到的,沒想今天被古凡如此輕鬆的就要敲去一枚—

“古凡哥哥,你好壞。”古貝貝也是暗笑了一聲,小聲小氣的對古凡說道,古凡輕輕敲了一下她的腦袋,低聲道:“你懂個屁,要抓住任何一個機會,獲取最大的利益。反正是坐地起價,別人的東西,不要白不要。”一句話讓古貝貝丫頭無言,委屈的抱着腦袋低下頭。

“過來吧,大少爺。”有空間戒指在其中作祟,古凡對雲之軒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轉彎,雲之軒看着古凡的惺惺作態,冷哼了一聲,卻是敢怒不敢言,最終,還是一聲不吭的乖乖走到古凡的身旁站定,不過那表情,還真是太不待見古凡了。

“貝貝,你剛纔是從哪個方向來的?都遇到了什麼情況?詳細一點的告訴我。”忽然,古凡對古貝貝莫名的問了一聲,古貝貝先是一愣,隨後不疑有他的的如實告訴古凡,把來時的方向和路上的情況一一告訴古凡,連一點細節也不敢遺漏,雖然不明白古凡爲何這樣問,可她相信古凡一定有他自己的想法。

聽到古貝貝的話,古凡輕輕的點點頭,在周圍打量了一番,隨後又看了看天上的烈日,似乎是在確定方向,半響後,露出了一抹果然如此的笑容。

從古貝貝的話中,他知道,古貝貝一路走來的方向,正是向這森林的中心點而去,魔獸的等級也和他開始那樣,越來越高,如果所料不錯,這樣一直走下去,按照他先前的位置,到最後,絕對能和古貝貝在某個地點相撞。


“這魔獸的等級高低,是有規則的,從外圍到中心,從低級到高級!”古凡心中瞬間得出了這個結論,看來皇甫帝國和那些宗派是別有用心啊,不只是想讓他們在這森林中安然的獵殺魔獸這麼簡單。

(新書期最後兩天。。。。。。) 如果所料不錯,漸漸的,就會有很多人發現這個特點,而那些真正藝高人大膽有幾分能耐的,都會毫不猶豫的往中心點過關斬將般的殺去,隨後,就是會慢慢的相遇,那個時候,恐怕纔是真正的‘重頭戲’開始,一番混亂的相鬥是免不了的。

想到這,古凡冷笑了一聲,暗罵了一下那些人的卑鄙,不過心中沒有一點兒的排斥,反而有些興奮,這不正是他想要的嗎?這麼容易發覺的一個特點,以慕昂然的心智肯定能夠想到,以他的能耐,殺進去不是什麼難事,到時候,不正好與他匯合嗎?

“該還的,始終都要還的。”古凡暗暗道了聲。看着古凡一直在思索着什麼,沒有說話更沒有走的意思,雲之軒不滿的催促了聲:“古凡,我們是不是該走了?”

“走?往哪走?走了這麼久,我累了,要歇歇。”古凡回過神,咧牙一笑,旋即拉着古貝貝自顧自的在一棵大樹旁坐下。

雲之軒猛的一愣,似乎現在有些後知後覺的發現,古凡從一開始恐怕就沒有要着急甩開自己的打算,剛纔轉身要走也是裝腔作勢,要嚇唬嚇唬自己而已。他發現,他被古凡耍了,代價就是搭上了一枚空間戒指。

此時他真恨不得衝上去跟古凡拼了,但還有些自知之明的他,強忍不住沒敢發作,悶聲悶氣的也坐在了古凡不遠處—

“丫頭,我要靜心調養一會兒,你注意下四周的動靜,別讓魔獸或則別人鑽了空子。”古凡對古貝貝說了聲,待貝貝鄭重其事的點點腦袋後,就閉起了雙眸,沉氣凝神開始慢慢調養了起來,這一路走來,他的消耗確實很大,從開山熊到吞噬蟻,再到方纔憤怒擊殺花斑魔蛛,靈魂和身體早就疲憊不堪。

接下來要面對的還不知道是什麼,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必須會是更大的威脅和危險,所以,在此之前,古凡必須要讓自己有個良好的狀態,別忘了,還有兩個小拖油瓶呢—

足足兩個時辰過去,當烈日已經有了西落的勢頭時,古凡才睜開了眼眸,在這兩個時辰中,周圍一片寂靜,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區區兩個時辰,並不能讓古凡的靈魂從疲憊中恢復過來,但是他也並不敢過多的耽擱,在這森林當中,只有一天的時間,當明天的早晨,這場逐鹿就會結束,所以,古凡耽擱不起。

“古凡哥哥,你就醒過來了?調養好了嗎?”聚精會神兩個時辰絲毫不敢放鬆的古貝貝感覺到古凡轉醒,頓時回過頭問道。

“呵呵,十之五六吧,差不多了。”古凡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葉,笑着說道,精神看上去奕奕了不少。

“別用那種眼神看着我,不把狀態調整好,怎麼去保護你這個大少爺?你就算想死我還不想拿不到空間戒指呢。”古凡看着雲之軒那不耐的表情,沒好氣的說了聲,旋即,認準了方向,大手一揮道:“走了,真正的征戰現在開始!”

說罷,牽起古貝貝的小手,大步向森林中心處邁腿而去,雲之軒趕忙爬起身一溜煙的跟上,生怕古凡會把他甩了出去。

隨着前進,如古凡所想的一樣,魔獸的等級普片都增高了也密集了不少,不到一個時辰,三人行了數裏之地,光魔獸,就遇到了三頭,等級最低的都是一級高階,最高的,是二級初階,這現象,讓古貝貝和雲之軒都是暗暗咋舌,心中暗暗慶幸不已。

還好跟着古凡,要不然以他們的實力,這等級的魔獸,沒一頭是他們能獨自對付得了的,而這些魔獸在古凡面前,完全不值一提,如同看西瓜切菜一樣,戰鬥往往剛剛開始打響,轉眼間不到片刻的時間,就即將結束,這還是古凡都沒動用魂焰的情況下—

古凡的強大,讓雲之軒看得更加清楚,印入心底,以那靈師一星的修爲,達到這個程度,比他姐姐還要厲害,除了能用變態二字來形容,還能有什麼?

同時,讓雲之軒對古凡增加了一些好感的是,這傢伙似乎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自私,斬殺了三頭魔獸,他沒有出一分力,可也是分到了一顆魔核,雖然是一級高階的,可對他來說也絕對是不小的收穫了,以他的本事,是完全不可能獨自得到的。

“怎麼這裏的魔獸等級都這麼高?我還以爲這是一次歷練般的比試,不會有太大的危險,現在想起來,還真是有點愚蠢,這裏隨便拉出一頭魔獸就不是我能抵擋的。”看着閒庭漫步般走在最前頭的古凡,雲之軒忍不住心懼的說了聲。

“你本來就蠢,難道你還以爲自己很聰明?”古凡無情的打擊一聲,不等雲之軒怒目相向,繼續說道:“其實這是有規則的,如果你仔細一點就會發現,朝着這個方向一直走,魔獸的等級和數量都會增加,而如果你們一直別躍入這個範圍圈,在外圍遊轉,碰到的,大多都只會是低等魔獸。盛靈會是不會讓你們白白進來送死的。”

被古凡這麼一說,古貝貝和雲之軒都仔細回想了起來,隨即恍然大悟,古貝貝說道:“原來是這樣,怪不得貝貝開始遇到的還只是一級初階魔獸,突然間就遇到了二級初階魔獸,原來是貝貝誤打誤撞向這個方向走來了—”


“貝貝的遭遇應該可以說是一個意外,正常情況下,我若猜的沒錯,魔獸的等級應該是梯次上增,會讓你們察覺到其中的變化,好做到讓那些修爲不高的靈脩者適可而止,當然,如果某個人不自量力的想找死的話,倒也沒人會攔着他。”古凡緩緩說道。

“他們爲什麼要這麼做?”雲之軒震驚的問道。

“應該有兩個原因,如果魔獸等級參差不齊,混淆在一起,那樣很容易讓你們這些養尊處優的少爺公主遇險,喪命的機率很大,這不是盛靈會的初衷,也不是皇甫帝國和那些宗派學院想要看到的。第二個原因,就是這樣能讓他們很清晰的劃分出我們這些人中真正有潛力有實力的那一部分人。”

古凡對二人解釋道,讓他們多知道一些也並不是什麼壞事。

“還有一個原因,是想讓古凡哥哥你們這樣厲害的人儘可能的碰撞在一起,最好打起來,能讓他們看得更透徹—”古貝貝接腔說了聲,古凡一愣,旋即讚賞的看了古貝貝一眼,笑道:“還是丫頭夠聰明。”又瞥了眼雲之軒道:“現在知道你自己多笨了吧?”

雲子軒本能的一急,卻又發現啞口無言,無從辯駁,最後只得忍氣吞聲的不予理會—

“所以,接下來你們要小心一點了。”古凡提醒兩人說道,不說還好,一說頓時讓雲之軒汗毛豎起,彷彿周圍隨時都很有可能跳出一頭魔獸一般,連忙挨近古凡,就差沒有抱着古凡的胳膊了,這讓古凡又是忍不住的瞪了他一眼,嘴中念道:“瞧你這出息—”

“古凡哥哥,要不我和雲之軒還是去外圍吧,要不然到時候肯定又要拖你後退了。”古貝貝乖巧的說道,她確實有去外圍的想法,不是害怕裏面會更危險,而是害怕增加古凡的負擔,到時候會出現的情況,連她都能預想的到,要對付魔獸,還要提防碰到別人暗中偷襲。

在這一路上,古貝貝也從古凡口中得知了雲之軒的身份,原來是雲煙雨的親弟弟,讓她都驚訝了一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