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可是,我們這是要去哪?芊芊呢?我疑惑的看着四周,當我看到秦之允身後的芊芊時,我似乎明白了什麼。


芊芊此刻一身大紅色的連衣裙,不再是那個乾淨可愛的小姑娘,而是一個眼眶也極其的黑,嘴角掛着一抹邪惡的笑意,眼睛裏滿是嘲諷的看着我。

怎麼會這樣?芊芊爲什麼忽然像變了個人似的?她爲什麼那麼邪惡的笑着?爲什麼那樣看着我?

砰!

我的疑惑被打破,我跟秦之允被狠狠地摔在地上。不對!我感覺身子並沒有痛意,好像摔在了什麼軟綿綿的東西上。

我以爲我壓在了秦之允的身上,急忙要起身,他可是有傷在身呢,我這樣壓下去,他還不得死掉了啊?

可當我坐起來,我驚訝的發現,我跟秦之允躺在了肉球上!而此刻,秦之允好像暈倒了。

沒錯!這些就是幻境中的那些肉球球,院長說,這是zi宮,這裏面孕育着胎兒……

我驚恐的拉着秦之允跳在地上,也不管什麼疼不疼了,反正摔一下總比躺在那種軟綿綿的東西上要強得多。

“姐姐,你看那些孩子就等着你呢!她們都在拍手歡迎你呢!”芊芊蹲在那些肉球球跟前,還一副很喜歡的模樣撫摸着肉球球,衣服愛不釋手的樣子,搞得我只感覺兇口有什麼東西要涌出來。

“姐姐,你不要怪我,是你多管閒事,害死了我的父親,不然,我現在已經是雙神鎮的公主了。”芊芊滿是幽怨的看着我,我只感覺此刻的芊芊好陌生。

我不明白她在說什麼,我沒有害過人,難道張麻子是他的父親?不可能!張麻子怎麼可能生出這麼漂亮的孩子?更何況,張麻子又不是我殺死的。

“芊芊,我沒有害過人,更不可能害死你的父親,我都不知道你的父親是誰,你爲什麼要這樣對我?”我終是太傻了,就連一個孩子都能把我騙的團團轉。

芊芊這時起身,像是隱忍着怒意似的,冷笑的對我說:“等下你死了的時候,我就會把真相告訴你的,就是死,也要讓你死個明白好不好?”芊芊的冷漠把我對她的印象全部打破,我甚至懷疑我到底活在一個什麼樣的世界裏?我看着芊芊,我不知道她爲什麼會變成這麼可怕的樣子,明明是那麼漂亮的孩子,卻……

就在我難過時,一抹熟悉的身影闖入了我的視線,我看着來者,心臟猛烈的抽動。許哲?!他怎麼在這裏?

“夏雪,幾天不見,你好像憔悴了許多,不過,你的身子和容貌還是那麼令人着迷。”許哲滿是冷笑的看着我,我驚訝的發現他的牙齒竟然多了兩顆尖牙,而且,他的眼眶好像長滿了黑色的“絨毛?”

見我驚恐的看着他,許哲冷笑的朝我走來說:“夏雪,見到我這副樣子是不是很驚訝?這也要多虧你和你的備胎啊!他真是煞費苦心了,竟然幫樑茵茵翻案了!!甚至還調查出那些女人的死因跟我有關。”

許哲說着,似乎在嘆息,“哎!我可不想整天被囚禁在監獄裏,所以,今晚你幫我好不好?”

“我……我幫你……幫你什麼?”我顫抖着脣,故作鎮定的問着。

許哲蹲在那些肉球球的邊上,伸手一個個的愛,撫着的模樣說:“我聽說你不僅命格奇特,你的身子,包括你的頭髮都是有利用價值的。所以,你當然是幫我把這些胎兒孕育出來,等我把她們吃光了,我就可以換一個容貌在蘇城叱吒風雲了。”

什麼?吃那些胎兒可以換個容貌?難道他臉上長滿了絨毛,是因爲他要換容貌?怎麼可能?這是什麼邪術?

“許哲。”

我嚥了口唾沫,看着已經走火入魔的許哲說:“你真的以爲吃了這些就可以讓你換個容貌嗎?你不覺得這很荒唐嗎?”

就連我見過這麼多次鬼的人,我都覺得這件事是那麼的荒唐,更何況是飽讀詩書的許哲?甚至……他連碩士學位都拿到了的人,竟然會相信這種邪術?

他到底經歷了什麼?這個世界是怎麼了?爲什麼一切的一切都在變?他可以爲了養小鬼而不惜殺了樑茵茵,甚至取出自己的孩子當小鬼養着。

而我呢?被掃地出門後,一而再再而三的遭遇各種靈異事件,如果只是這樣也就算了,爲什麼還有幾次險些喪命的危險?我不懂,我不懂我到底有什麼可利用的價值,難道,這一切真的是我自找的嗎?

此刻,我並不這麼認爲,一切的一切都不是我自找的!樑茵茵的事情我知道,但我沒有跟蘇聆風說清楚,也就等於我知道真相,並沒有去報警,我並沒有給自己招惹什麼麻煩。我甚至每天跟秦之允在一起,也還是要遇到各種危險,我對這個世界徹底的產生了質疑。

“夏雪……”秦之允虛弱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回神,只見他正一臉擔憂的看着我。這個傻瓜!現在受傷的是他,他竟然還惦記着我……

“我在。”我聲音顫抖,不想被秦之允看到我的眼淚,強忍着眼淚不讓它掉下來,雖然他現在受傷了,但每次遇到危險的時候,他都第一個出現來保護我,我也一樣可以保護他!我可以的。

我與他四目相對,我知道秦之允看出了我強裝的堅強,我更看得懂他眼底的心疼和擔憂。

“你就是秦之允?你這個窩囊廢!”許哲忽然發瘋了似的起身,隨手推開我,抓起秦之允的衣領便把他拎了起來。

而此刻,秦之允已經沒有任何的氣力掙扎,就那麼任由許哲拎着他。

“許哲!你放開他!不許你碰他!”我剛要阻止許哲對秦之允的傷害,卻不想,芊芊卻拉住我,我發現我竟然掙脫不開她的手,她哪來這麼大的力氣?

“許哲,你…你這個…這個人渣!夏雪那麼愛你,咳咳…你卻只想利用她!咳咳,噗——”秦之允的話還沒有說完,一口鮮血吐了出來,整個人看起來更加的虛弱了。

“秦之允!你別說話了,你別說話了。”我站在原地掙扎着,哭喊着不要他說話了,把力氣留着,不要再說了……

而許哲聽了秦之允的話,滿是不屑的說:“秦之允,你以爲你是誰呀?呵,充其量是一個跟夏雪廝混的鬼罷了!你還真以爲你能還陽呢?你不要忘了,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比我更希望你去死!!”

許哲一拳打在了秦之允的臉上,秦之允無力的倒在地上,眼睛在奮力的睜開,奮力的朝我這邊看。

“秦之允,你怎麼了?秦之允!”我焦急的大叫,急忙看向芊芊哀求道:“芊芊,我求求你鬆開我好不好?你可以恨我,冤枉我怎麼樣都行,你放開我好不好?”

在芊芊面前,我卑微的祈求着,哪怕她可憐我一下都可以,只要她放開我,讓我去秦之允的身邊。

可芊芊卻一句話澆熄了我所有的希望。“姐姐,真是對不起呢!我就是喜歡看你着急又傷心欲絕的樣子,呵呵,真好玩。”

芊芊笑的那麼好聽,她長得那麼可愛,可她爲什麼會做出這麼惡毒的事情來?

“芊芊……”我不敢放棄,我還要乞求她,哪怕是她要我現在就去死都行,只要她放過我,讓我去秦之允的身邊。

可是,芊芊卻一副不耐煩的白了我一眼,看向許哲說:“把那他兜裏的神物拿出來。”

“好!”許哲對芊芊點頭,我有點看不明白了,這是什麼情況?許哲好像對芊芊言聽計從?難道……許哲口中的換容貌是芊芊幫她完成的?難道……芊芊纔是大BOSS?

“窩囊廢!”許哲蹲下身,還不忘在秦之允的身上踢了一腳,他那句咒罵把我的思緒拉了回來,我看到許哲正在拿秦之允兜裏的神筆。

“不行!不要拿走!”我聲嘶力竭的大喊,秦之允現在已經快死了,如果神筆離開了秦之允,那他就真的要灰飛煙滅了。

許哲回頭,挑眉的看着我冷笑:“怎麼?你心疼了?你就這麼在乎他?”

我跪在地上,就差給許哲磕頭了,我乞求他:“求你……不要拿走那支筆,不要……”

可許哲卻意猶未盡的說:“夏雪,你這個德行真讓我噁心!”說罷,許哲便毫不留情的拿走了那支筆,我清楚的看到秦之允猛地吐了一口鮮血,一雙眼正無力的看着我,嘴脣蠕動着要說什麼。

“秦之允!!!”

我的眼淚徹底決堤,事情爲什麼會變成這樣?老天,你是瞎子嗎?你看不到有人作惡嗎?你到底要我怎麼樣才肯放過秦之允? “咯咯。”芊芊看着許哲拿着那支神筆朝她走去,笑聲響徹我的耳畔,我側目望去,看到芊芊正貪婪的看着那支筆笑着。

而許哲雙手捧着那支神筆,恭恭敬敬的來到芊芊面前,芊芊激動的去接神筆,我見勢,連忙掙脫開芊芊的手,跑到秦之允的身邊。

我跪在地上,伸出的雙手想要去抱住秦之允,可他那蒼白如瓷娃娃一般的臉讓我害怕,我怕我碰到他的皮膚,他就會一不小心的碎了。

“秦之允,秦之允?”我試探性的叫了他一下,秦之允,你別嚇我,我知道你一定是在嚇我對不對?你是不會死的對不對?秦之允……

無論我怎麼叫,秦之允都沒有回我,甚至連一個反應都沒有給我。我感覺我的身子在顫抖,心在流血,伸出右手放在了他的鼻翼間,我很想知道他還有沒有呼吸。

可是,當我觸碰到他冰涼的鼻子時,我嚇得跌坐在地上,雙眼空洞的看着他,彷彿就在一瞬間,世界彷彿失去了顏色。

秦之允——你是要離開我了嗎?你是丟下我一個人走了嗎?你怎麼這麼壞?你怎麼忍心丟下我不管?你說過,無論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你都不會離開我,更不會讓任何人傷害我,可你是怎麼做的?你做到了嗎?

你現在躺在那,是想告訴我,你已經盡力了嗎?你這個騙子!!騙完我的感情就這樣撒手走了?你爲什麼要這樣?爲什麼?

“夏雪,你給我死過來!”

許哲忽然扯主我的頭髮,用力的拖着我到肉球球跟前,隨後看着我說:“把你的衣服脫掉!快脫掉!”

許哲命令式的口吻有些急躁,看着他這樣,我笑了,你不是想利用我嗎?好!我今天就讓你知道我夏雪並不是那麼好欺負的!是你們害死了秦之允,我要爲他報仇!

“許哲……”我含笑的看着他問:“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這一步,你能告訴我,你是否有真正喜歡過樑茵茵?你利用你和樑茵茵的孩子養小鬼時,你就沒覺得心中不忍?”

許哲,我想知道你到底有多禽獸,我很想知道你的世界觀,人生價值觀到底是怎麼樣的!這三年來,我一直以爲你是一個溫文儒雅,懂得尊重別人的男人,呵——我特別想知道你的心是不是黑的?

許哲見我在跟他廢話,鄙夷的目光恨不得化爲利箭把我射死,他嘴裏發出一絲冷笑說:“夏雪,我一直以爲你很單純,可你卻傻的可憐!你以爲秦之允讓我不舉我不知道嗎?不過……我倒是慶幸他讓我不舉,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去碰你這個倒黴的掃把星!”

許哲咬牙又說:“說起樑茵茵,呵……身材沒你好,性格沒你好,沒你長得漂亮,她所有的一切都不如你,可她有一點就是比你強!”

什麼強?牀上的功夫嗎?人渣!

“她的命格比你強!他能爲我除掉身上所有的厄運!”許哲這句話大概是從牙縫裏擠出來的吧?不過,他的話倒是提醒了我,他不是隻會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因爲他根本連個畜生都不如!所以他對誰都是利用而已。

我冷笑,“許哲,樑茵茵既然那麼好,你爲什麼不跟她永遠在一起?還有你們的孩子,你怎麼就那麼忍心殺了他?”

說這些話時,我的眼睛瞟向了芊芊,她稚嫩的臉上一直掛着貪婪的模樣,我不知道她爲什麼會對神筆那麼感興趣,但我想她可能是在研究怎麼運用那支筆,所以,在她研究明白前,我需要把筆奪回來。

“夏雪,你的廢話真多!”許哲不耐煩的瞥了我一眼說:“天下的女人那麼多,我許家有錢有勢,我還會缺女人?”

呵……人渣!赤果果的,毫不掩飾的,着急的證明自己是人渣,許哲,你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了。

“夏雪,你還愣着幹什麼呢?趕快把衣服脫掉!讓孩子們分享你的美味!快點!”許哲焦急的對我說着,我看到他眼睛周圍的絨毛好像長了許多。

見我沒動,許哲大概是着急了,竟然撲到我跟前,把我的衣服脫掉,我掙扎着,一雙眼一直看向秦之允,秦之允,你是真的走了嗎?就連我現在這麼慘的情況下,你都一動不動,你是不是真的離開我了?

那好!既然你走了,那我就陪你一起走,黃泉路上有你,我也不會覺得孤單。

“許哲!”我忽然大喊一聲,佯裝一副很驚恐的模樣指着他後背說:“你身後有人!”

許哲蹙眉,滿是狐疑的看着我,但還是沒有鬆開我,我見狀,立刻拽着許哲站起來說:“別回頭,她好像是……樑茵茵?!”

許哲一聽,立刻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很明顯,他害怕樑茵茵的鬼魂!我沒有想到許哲竟然也有怕的時候,看來,他是親眼目睹了樑茵茵被害,或者是害怕樑茵茵的報復。

“茵茵!”我突然大叫一聲,然後對着空氣哭道:“茵茵,對不起,是我害的你跟許哲那麼多年都不能在一起,要不是因爲我有旺夫的命格,或許你跟許哲的孩子都已經出世了,對不起……”

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眼淚是怎麼流出來的,可能這就是人的本能吧?

而許哲像是在做了思想鬥爭似的,突然轉回身,可他四下看了看之後,並沒有發現樑茵茵時,他立刻咬牙朝我衝了過來。

我見狀,急忙躲到一邊哭道:“茵茵,你看許哲他也認爲是我害死了你,他這樣對我是在爲你報仇,你不要掐許哲的脖子,再怎麼說,他也曾是你最愛的人啊!”

許哲被我忽悠的一愣一愣的,他的眼睛滴溜溜的轉着,估計是在找樑茵茵的影子,我見勢立刻跑到芊芊的面前,趁她不備,奪回了神筆。

“你幹什麼?”

芊芊見我把神筆奪走,朝着怒吼着。

隨後,芊芊的一雙眼帶着怒意又看向許哲:“你這個蠢貨在幹什麼?你不想改變容貌了?”

許哲這才意識到自己被騙,但爲時已晚,秦之允說這神筆很神奇,只是我們不懂怎麼運用,可上次我成功的用他超度了那些紙人,現在我等於有了勝算的把握,反正橫豎都是死,何不拼一下呢?

於是,我看着手中的神筆心中默唸,我其實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我只是在心裏對神筆說,希望它可以幫我。

而這時,芊芊一臉怒意的伸出手,隔空掐住了許哲的脖子,我看到許哲那邊是自己掐着自己的脖子,他的身子在不斷上升,腳下用力的蹬着。

“廢物!把神物給我奪回來!”芊芊的聲音淒厲無比,完全跟她稚嫩的身子不成對比。

砰!許哲被芊芊狠狠地摔在了我的腳下,他拼盡全力的呼吸着新鮮的空氣,神筆像是意識到了危險一樣,又像是在提醒着我什麼似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狠意,揮起神筆,就像握着一把利刃一般,朝着許哲的心臟狠狠地刺去。

咚——只聽咚的悶聲,許哲的兇口被鮮血渲染,什麼東西噴在了臉上,熱熱的,粘粘的。我知道,那是許哲的鮮血,那股帶着腥味的鮮血讓我血脈噴張,我感覺我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但我清楚的知道,爲秦之允報仇的感覺簡直是太爽了!那種大快人心,恨不得把許哲捅成蜂窩煤的想法,越來越佔據我的思維。

我起身看向芊芊,眼底滿是兇殘的神色對她冷笑。許哲該死,芊芊更該死!我那麼信任她,可她呢?百般的設計,就爲了這一天不是嗎?

“姐姐,你怎麼了?你的樣子好可怕。”此刻,芊芊已經變回了我最初認識她的模樣,她那麼漂亮,那麼令人心疼。只可惜,我不會再心軟,因爲我深深地知道,沒有她,秦之允不會弄成這樣!

“芊芊,姐姐其實好喜歡你的,真的,你那麼漂亮卻慘死了,哦,對了!你不是說我害死了你的爸爸嗎?你爸爸是誰?你也該說了吧?”我緩步朝着芊芊走去,我的心裏一直有一個聲音在告訴我,絕不能讓芊芊那麼容易的死掉!我要把她折磨死!!

芊芊看着我,見她的“無辜”不起作用,又變回了兇狠的模樣對我冰冷的說:“我想要的從來都不是秦之允死,我要的是你死!秦之允有今天,全都是你害的!”

我走向芊芊,牙齒咬的咯咯作響,我害死了秦之允?你可真會推卸責任!“芊芊,明明是你害死了秦之允,你卻把責任推到了我身上?你小小年紀就心機如此之深,不!你是喪心病狂!這支神筆究竟有什麼樣的力量我不知道,但我清楚的知道,我要它殺了你,你就活不了!”

“啊——”

芊芊聽了我的話,忽然張大嘴巴尖叫。她的嘴都快咧到了耳根,樣子極其的恐怖,可對於我來說,這世上還有什麼筆秦之允死了還要更恐怖的事情?

芊芊的叫聲很大,似乎超過了70分貝的噪音,不過,她這一叫似乎吵醒了睡覺的小蠶。 我看到小蠶從我的衣袖裏掉在地上,然後在地上打了個滾,爬到了我的鞋面上說:“媽媽,好吵呀!閉嘴!”

小蠶一聲令下,芊芊立刻閉上了嘴,像是被施了法一樣把她的嘴給封住了,看着小蠶疑惑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而我看向小蠶,原本是想跟它訴苦,可當我發現它時,我竟然看到它長出了四隻腳,還一副在尋找着什麼的模樣。

“小蠶?你怎麼……”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它怎麼長腿了?它不是金蠶嗎?沒有腿的呀!

小蠶一聽,原本金色的身體忽然變得通紅,像是害羞的了模樣說:“哎呀,人家吃了狐仙的心嘛!好像渾身都充滿了力量一樣,嘻嘻。”

狐仙的心?是狐妖姐姐的那顆心?小蠶明明是蠱,等於是邪物,它怎麼……難道那顆心祛除了它的邪性?

就在我疑惑時,小蠶發現了秦之允,它立刻爬到秦之允的跟前,在他身上蹭來蹭去,然後看着我問:“爸爸怎麼了?”

雖然小蠶沒有表情,但我覺得它既然有靈性,應該知道秦之允是怎麼了吧?想到這,我還是忍不住哀傷的提醒小蠶說:“你爸爸可能死了,是被這個小丫頭害死的!”

“什麼?你這個臭丫頭,你竟然害死了我爸爸?我要吃了你!”小蠶忽然變大,變成芊芊那麼高的模樣到芊芊跟前說:“你是小孩子,爲了公平起見,我變成你這麼高,免得等下我們比試的時候,你會說我欺負你。”

芊芊看着小蠶,明明眼底是不屑,卻還是一副很害怕的模樣裝可憐。“我不要跟你打!我打不過你,你們這是在欺負人。”

小蠶一聽,立刻歪着頭,似乎在琢磨着什麼,應該是在琢磨着自己變成多大,才能公平的跟芊芊對抗吧?

我見小蠶這個比我還傻的蟲子上了當,立刻提醒它說:“小蠶,不要聽她的,她可是天底下最會撒謊的小孩!”

可是,不等小蠶回過神,芊芊便已出手,小蠶的身體被芊芊狠狠地打了個凹洞。

“小蠶!”我覺得小蠶一定完蛋了。

誰知,小蠶的身子一鼓,芊芊被彈了出去,小蠶身子凹陷的地方又平整了。

“媽媽!媽媽!”芊芊忽然哭了起來,哭聲也淒厲無比。

我錯愕望去,只見芊芊的身後多一個人,不,是鬼!是那個頭髮可以纏住人,到處找孩子的女鬼!她怎麼會……

我記得當時我跳進河裏後,躲在草堆裏,晚上的時候就遇到了這個女鬼,當時是芊芊救了我,她用噬魂刀砍了那個女人,噬魂刀不是很厲害的東西嗎?這女鬼怎麼沒……

不對,我恍然大悟,其實這都是芊芊的良苦用心!其實,早在第一次來雙神鎮的時候,她就已經計劃好了一切,許哲他們也不過是配角罷了!

所以,芊芊爲了取得我的信任,先假裝與我相識,求我幫她,然後她設法的幫助我,取得我的信任,其實……我真的是太后知後覺了。

呵呵——

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芊芊的陰謀,我太傻了!難怪秦之允會說我是傻瓜,我確實是一個傻瓜,竟然沒有一個小孩心思細膩。

“想傷我的孩子?我先殺了他!”女鬼面目猙獰的看着我,最後將眼神落在了秦之允的身上,而這時,小蠶似乎聽懂了女鬼的意思,立刻爬到秦之允的跟前護着。

女鬼咬牙,芊芊這時候也拿出了噬魂刀,我又是一驚,身爲鬼的芊芊竟然能拿噬魂刀!難道她不是鬼?是妖?還是什麼東西?

“姐姐,我勸你還是乖乖地把神物交給我,或許我可以饒你不死!”芊芊依舊叫着我姐姐,可我卻覺得芊芊的聲音是那麼的噁心。

我看着她,當即冷哼一聲說:“芊芊,你別叫我姐姐,你不配!你一心想要害死我,你不覺得你假的很噁心嗎?”

我平生最喜歡的就是小孩子,可被芊芊這麼一弄,我真怕以後我對小孩子都沒有任何的信任可言了。

芊芊一聽,嘲諷的看着我說:“既然你不讓我叫你姐姐,那我就叫你名字好了,而且,我最後一次提醒你夏雪,把神物給我,我立刻放你們出去!”

呵……放我們出去?秦之允都已經死了,我出不出去還有什麼意義?現在發善心是想向我證明什麼?

所以,我看向芊芊冷笑道:“芊芊,你想要這個東西可以,你告訴我,你的父親是誰?”死也要死個明白吧?

聽着我的話,芊芊當即看了我一眼說:“夏雪,你死到臨頭了,還跟我說這些?等你死的那一刻,我會告訴你一切的!”說罷,芊芊拿起噬魂刀朝着我砍來,小蠶見狀,急忙護着我,可就在這時,女鬼撲向了秦之允。

“秦之允!”

我驚叫出聲,見小蠶去對付女鬼了,但是芊芊的噬魂刀卻快速的落在了我的胳膊上。

我垂眸,看着胳膊上的鮮血直流,鑽心的疼。而這時,芊芊眯起眼,拿着噬魂刀在她的面前不知叨咕着什麼,我只感覺眼前一陣刺眼。

“夏雪!”

是蘇聆風的聲音?我努力的睜開眼,看到蘇聆風和阿彩站在芊芊身後的不遠處。

而這時,阿彩看到芊芊拿着什麼正對着我,當即眉心一皺,信手掐訣,不知嘴裏在念唸叨叨着什麼。

可是,我看到芊芊鄙夷的一笑,眼睛裏閃過一絲陰狠,阿彩的臉色好像越來越不好看了,怎麼回事?

“蘇聆風!快去救夏雪!”阿彩的聲音有些吃力,好像在承受着什麼巨大的痛苦,但她依舊支撐着。

蘇聆風擔憂的看了一眼阿彩,權衡之際,最後還是跑到我跟前,而芊芊忽然收回噬魂刀,纖細的手指指向阿彩,隔空掐住了脖子,阿彩就那麼毫不費力的被芊芊提了起來。

“放開她!”我揮起神筆朝着芊芊打去,可芊芊用噬魂刀擋了下來,神筆和噬魂刀觸碰的瞬間,我跟芊芊都雙雙後退。

這時,阿彩因爲芊芊走神而被摔在了地上,我慌忙地跑到阿彩跟前,蘇聆風也追了過來。

“去死吧你們!”

芊芊忽然驚恐的一叫,那聲音極其的怪異。我們都錯愕的回頭,只見芊芊手中的噬魂刀不知是怎麼了,突然飛快的轉起來,還冒出了一團團的黑煙,那黑煙就像是一團團的鬼影朝我們飛來,越飛越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