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可是就在這時,石壁上光波變幻,有無形的力量生出,將葉知秋猛地往後一推!


葉知秋順勢後退,定睛來看,低聲道:“有古怪……”

再看石壁上,變得虛幻無比,五狐拜丘圖上,籠罩了一層青氣,朦朦朧朧,使人無法看清。

隨後,有聲音從五狐拜丘圖上傳來,飄飄渺渺,問道:“何人無禮,竟敢損毀青丘狐國之門?”

聽聲音,是一個年輕的女聲,但是很冰冷很威嚴。

撲通一聲,幼藍跪了下來,說道:“狐女幼藍,特來尋訪青丘故國,懇請青丘先祖打開門戶,容狐女晉見!”

其他的幾個狐仙,也各自跪了下來。

葉知秋暫時旁觀,也不說話。

石刻上聲音說道:“既然是青丘後裔尋訪故國,爲什麼如此大膽,竟敢強衝大門?”

幼藍磕頭,說道:“弟子萬死,實在是找不到叩門的途經,無法進入故國,所以情急之下,才撞門求見。”

葉知秋不想讓幼藍爲自己背鍋,朗聲說道:“剛纔撞門的是我,在下茅山弟子葉知秋,和青丘族裔幼藍是朋友,特來拜見青丘國各位前輩。還請前輩開門,賜見一面。”

石刻後面的聲音沉默了一下,問道:“青丘一族與世隔絕,不與人間來往,你們回去吧,請勿相擾。”

幼藍着急,急忙叫道:“老祖別走,狐女還有下情稟告!”

可是石壁上光芒漸散,青氣消弭,再無聲音。

異界爭霸之最強召喚 而且詭異的是,剛纔被葉知秋乾坤殺氣劈出來的印痕,也已經自動彌合了,一點點痕跡都看不到!

“老祖,求現身一見,我還有話要說!”幼藍拍門大叫。

無論幼藍怎麼呼喚,石刻上還是毫無反應。

葉知秋上前,拉開幼藍,說道:“幼藍你歇一會兒吧,等我再來一次。他們不見我,我就誓不罷休!”

“可是……我擔心會造成誤會,無法解釋。”幼藍還是擔憂。

“無妨,到時候我來解釋。”葉知秋不由分說,將幼藍拉開,再次亮出乾坤膽,高聲說道:

“既然各位仙家不肯賜見,那就別怪晚輩無禮了。因爲晚輩實在有要事求見,等我劈開石門之後,再向各位仙家賠禮!”

說罷,葉知秋再一次轉動乾坤膽,準備催發殺氣。

石刻上又有光波變化,剛纔的那個聲音說道:“罷了,別動手了。” 孩子們雀躍起來,拍掌道:“好說好說,我們帶你們去見族長!”

更有心急的小孩子,已經搶先向村中奔去,邊跑邊喊:“族長,山那邊有人來找你……”

葉知秋和幼藍相視一笑,孩子們真淳樸。◢隨◢夢◢小◢.lā

幼藍拉着一個小姑娘的手,問道:“小妹妹,你今年幾歲了?”

小姑娘仰臉回答:“我六歲了,姐姐你幾歲?”

“我……十六歲。”幼藍說道。

其實按照人間的紀年法,幼藍已經三百多歲了,只不過她修煉成人,看起來卻是十五六歲的少女模樣。

小姑娘算了算,說道:“再有六百年,我就有你這麼大了。”

葉知秋和幼藍都是一呆,這是怎麼算的?

相差十歲,有十年也就夠了呀,爲什麼要六百年?

幼藍笑道:“小妹妹你算錯了吧,再有十年,你就十六歲了,趕上我現在的年紀了。”

“不對呀,是姐姐你算錯了。六十年爲一歲,我還要六百年,才能到十六歲。”小姑娘認真地說道。

葉知秋愕然:“你們這裏,是六十年算一歲的嗎?”

“是啊,難道你們不是?”幾個孩子都露出不解之色。

葉知秋震驚,這麼說,眼前這個六歲的小孩子,也已經活了三百六十年?

我靠,按照人間的紀年法算起來,這些小屁孩也都是自己老前輩啊!

幼藍定了定心,又問道:“那你們族長,有多大年紀了?”

“我們族長有兩百歲了。”孩子們說道。

兩百歲,一千二百年啊。

葉知秋點點頭,又問道:“你們見過的,聽過的,最大年紀的人,有多少歲?”

孩子們嘰嘰喳喳:“我們村子裏,還有三百歲的。聽說別的地方,還有八百歲的,但是我們沒見過……”

說話間,先前跑回去的兩個小童,已經領着一個白髮長鬚的老人,迎着葉知秋和幼藍走來 無盡侵蝕

老人中等身材,身穿粗布長袍,手裏拄着一根柺杖,精神矍鑠。

但是看見葉知秋和幼藍,老人的眼神裏卻有一絲疑惑。

葉知秋上前,抱拳施禮:“見過族長大人。”

幼藍也彎腰鞠躬:“青丘族裔幼藍,見過族長。”

“兩位免禮,不客氣。”族長微微頷首,又問道:“你們從何處而來?”

“我們從青丘國外而來,特來瞻仰故國遺風。”幼藍說道。

“國外?難道你們是從人間道而來的?”老者更是意外。

“族長明鑑,我們正是從人間道而來。”葉知秋和幼藍一起點頭。

族長點點頭,感概地說道:“故老相傳,我們青丘狐國和人間道,已經四千多年不通音訊了。外人進不來,青丘狐國裏的人,想去人間道,也沒有路徑。你們二位,是怎麼進入青丘狐國的?”

幼藍上前一步,將圓盤石刻前的對話,一一陳述。

族長更是吃驚:“看來,是狐國長老的意思,你們纔可以進入青丘狐國的。既然是長老的吩咐,那你們也就是狐國的貴客了,兩位,跟我回家裏說話吧。”

葉知秋和幼藍道謝。

族長擡手相請,和葉知秋並肩而行。

葉知秋問道:“族長大人剛纔說的狐國長老,現在何處?”

族長說道:“我們狐國有六個城池,居中的城池最大,叫做青丘城,城中由狐國大長老主持。青丘城周圍,還有五座大城,以金木水火土命名,每座城中,都有一個長老。我們隸屬於土丘城,那麼答應你們進來的,應該就是土丘城長老了。”

說話間,族長在一棟土牆茅頂的房屋前站住,請客人進屋。

葉知秋謙讓了一下,跟在族長身後進屋。

族長家裏人丁興旺,妻妾成羣,兒孫滿堂,都哄出來拜見客人。

對於青丘狐國的人來說,看見人間道的客人,也是非常稀奇新鮮的,就像現代人看見外星生物一般。

葉知秋和幼藍手忙腳亂,一一答禮問好。 陰冢疑雲之魔瞳

主客落座之後,族長的孫女上茶。

族長孫女也和幼藍一般年紀,豆蔻年華,穿着一身綠裙,清純可愛。這丫頭似乎看上了葉知秋,時不時地偷看,還忍不住抿嘴偷笑。

葉知秋只作沒看見,向族長問道:“還沒有請教族長大人的尊名,不知道該如何稱呼?”

“老漢姓姬,因爲排行第四,酉時出生,所以賤名四酉。”族長說道。

“原來是姬族長,姬姓也是人間道華夏國的古代大姓,不知道姬族長和人間道的華夏國,有沒有什麼淵源?”葉知秋問道。

姬姓,是華夏國上古八大姓之首,爲黃帝之姓,萬姓之祖,也是周朝的國姓。姬姓的得姓始祖爲華夏民族的人文初祖——黃帝,黃帝因長居姬水,故而以姬爲姓。

而且,華夏國的周、吳、鄭、王、魯、曹、魏等許多姓氏,都是從姬姓中演化分流出來的。

據說目前的華夏國,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口,源於姬姓。

姬族長點頭:“我們青丘狐國的姓氏,據說都源於上古華夏。在我們青丘狐國,目前就八個姓氏,分別是姬、姜、姒、嬴、妘、嬀、姚、妊。”

“這不就是華夏國的八大古姓嗎?”葉知秋心中一喜。

如此看來,青丘狐國的文化,和華夏國的文化,源出一脈。

姬族長再次點頭,說道:“老祖先說,我們青丘狐國,原本就是從華夏古國裏來的。幼藍說這裏是她的故國,其實華夏古國,也是我們的故國啊。”

葉知秋更是感興趣,問道:“姬族長,你們青丘狐國,是什麼時候開始,和華夏古國失去聯繫的?”

“絕地天通之後吧,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清楚,都是聽說的。”姬族長說道。

“絕地天通?”葉知秋微微頷首,看來上一次的斗轉星移絕地天通,影響深遠啊。

衆人又閒聊許久,天色漸黑。

問及上古歷史,姬族長也語焉不詳,因爲他也就活了一千兩百年,沒見過當時的事。對於狐國和華夏古國的歷史,姬族長也是聽來的。

葉知秋瞭解了青丘狐國的大致情況,問道:“姬族長,聽說青丘狐國裏有天狐,目前還有嗎?” 總裁的午夜情人 〔5.20日,第二更。〕 “天狐?”姬族長愣了一下,思索着說道:“青丘狐國的六大長老,都是天狐血脈,尊貴無比。你們要找的,就是這些長老嗎?”

原來狐國長老就是天狐!

葉知秋和幼藍對視一眼,各自驚喜。

幼藍說道:“是的,我們來到青丘狐國,一者是爲了瞻仰故國風采,一者也是爲了尋訪天狐。請問姬族長,土丘城距離這裏有多遠,我們前去土丘城,可以見到長老嗎?”

嬌妻來襲:總裁前夫請放手 姬族長卻搖了搖頭,說道:“長老們都是天狐血脈,但未必就是過去的天狐。據說以前的天狐很厲害,上天入地,穿梭六道,無所不能。而現在的狐國長老們,據說也出不了青丘狐國。”

“可是,我們可以見到長老嗎?”葉知秋問道。

姬族長理着鬍子,說道:“土丘城還在向北百里之外,長老就在城中的長老府中。你們可以去碰碰運氣,說不定長老會見你們,畢竟你們是人間道過來的客人。”

葉知秋起身:“多謝姬族長指點,我們這就告辭,動身前往土丘城,拜見長老。”

姬族長急忙挽留,說道:“現在天色已黑,行路不便。不如二位在這裏住下來,明天一早再去。到時候,我讓孫女青萍,陪你們一起。”

青萍,就是站在一邊伺候茶水的那個女孩,時不時地看着葉知秋偷笑。

聽說讓自己陪行前往土丘城,青萍更是喜笑顏開。

葉知秋想了想,點頭道:“既然這樣,那就打擾姬族長了。”

休息一晚也好,明天趕路,可以再看看狐國的風土人情。

“你是人間道的貴客,故國人物,請都請不來,怎麼會打擾?”姬族長大笑,吩咐家人準備晚宴。

幼藍來到這裏,就好比來到了故鄉,主動要求去廚房幫忙。

但是卻被姬族長謝絕。

片刻功夫,晚宴已經備好。

桌上有雞鴨魚肉,也有蔬菜山珍,和人間道沒有多大差別。

還有姬族長自釀的米酒,撲鼻醇香。

葉知秋掃了一眼,笑道:“姬族長,狐國裏面,沒有豆腐吧?” 道途神說

“豆腐……是什麼?”姬族長一愣。

“豆腐也是一道菜,黃豆做成的,在兩千一百年前被髮明出來。那時候,青丘狐國早已經和人間道斷絕聯繫了,所以我斷定這裏沒有。”葉知秋說道。

姬族長點頭:“的確沒有,不知道葉老弟可否將豆腐的製作方法告知?”

“好啊,等我下次來,一定把配方和製作工藝帶來。”葉知秋笑道。

如果雪兒在這裏,一定可以記得豆腐的製作過程。但是葉知秋不行,他沒有那麼強大的記憶力。

晚宴上,姬族長帶着家人輪番勸酒,非常熱情。

幼藍不勝酒力,再喝下去就要現形了,急忙離席,在青萍的房間裏休息。

葉知秋卻有些酒量,一番豪飲。

自從和雪兒分別以後,葉知秋也是一直鬱鬱不樂,很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

看看葉知秋喝得面紅耳赤,姬族長問道:“敢問葉老弟今年青春幾何?娶過幾房夫人了?”

幾房夫人?

葉知秋差點把嘴裏的一口酒噴了出來,急忙揮手道:“我就一房夫人……”

姬族長點頭微笑,又說道:“男子漢,沒個三五房夫人,實在不成體統啊。我看你的夫人幼藍……”

“不不不,幼藍不是我夫人,是我夫人的……徒弟。”葉知秋再次揮手。

“幼藍不是你夫人?”姬族長愣了一下,隨後呵呵一笑:“那也無妨,這都是遲早的事。老漢我的孫女青萍,剛好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葉老弟,你看我孫女青萍,怎麼樣?”

“你孫女很好啊,一定可以找個好婆家。”葉知秋說道。

姬族長哈哈一笑:“我的意思是,把青萍許配給你,讓她做你的二夫人或者三夫人……”

“啊?”葉知秋嚇得酒醒了,急忙站起來,連連擺手道:

“感謝姬族長厚愛,可是我來自人間道,對你們青丘狐國來說,就是一個異類,哪裏配得上花容玉貌的青萍小姐?” 超級透視眼

姬族長揮手:“葉老弟這是哪裏話?你來自華夏,屬於故國衣冠,怎麼會是異類?我們青丘狐國的修煉,也是以華夏人物的五官肢體爲目標。所以,你能配得上青萍。”

青萍也很大方,熱情地看着葉知秋,說道:“是的,你雖然和我們不大一樣,但是……我不嫌棄你是人。”

葉知秋差點跪了!

姑奶奶,你不嫌棄我是人,可我嫌棄你不是人啊!

但是這話,葉知秋不能說出來,只好嬉笑,支支吾吾顛三倒四地說道:

“感謝青萍姑娘青眼有加,我受寵若驚。可是我們華夏國,乃是……禮儀之邦,凡事都要講究禮節……尤其是婚姻大事,要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還有三禮六聘,駟馬高車大花轎。所以這件事,我還要回去問問我的父母。如果不請示他們就娶親,那就屬於大逆不道,要被天打雷劈的!”

姬族長被侃得一頭霧水,沉吟道:“還有這麼多的規矩啊?”

“是啊是啊,規矩很多的,所以姬族長說的事,還要等等。”葉知秋說道。

青萍信以爲真,笑靨如花:“不要緊,我等着葉郎就是了。”

我去,這麼快就變成葉郎了?

葉知秋心裏苦笑,藉口酒醉,說道:“我不勝酒力,姬族長,我要休息……睡覺了。”

姬族長哈哈大笑,揮手道:“好,青萍去給你的葉郎鋪牀疊被吧。”

青萍就像熱戀中的情侶一樣,攙着葉知秋的胳膊,嬌滴滴地說道:“葉郎跟我來……”

葉郎盛情難卻,跟着青萍來到客房。

青萍把葉知秋扶上牀,又打來洗腳水,說道:“葉郎你先躺着,我給你洗腳。”

“不要不要,我自己來!”葉知秋急忙擺手。

青萍立刻不高興了,說道:“葉郎要是不讓我伺候,我爺爺會生氣,會打我,說我沒用。說不定,還會把我趕出家門。”

“你們青丘狐國,有這麼奇怪的規矩?”葉知秋沒轍,只好脫了鞋襪,把雙腳放進浴桶裏,又問道:“青萍,是不是家裏來了客人,你都要給人家洗腳?”〔5.20,第三更。〕 幼藍聞言大喜,急忙轉向葉知秋,說道:“師公且慢動手,聽前輩說話。”

葉知秋衝着圓盤石刻拱手:“晚輩洗耳恭聽,請前輩示下。”

石刻後面緩緩問道:“你們要進青丘狐國,到底有什麼事?”

葉知秋看了看幼藍,示意幼藍上前去解釋。

幼藍再次跪下,說道:“不敢欺騙前輩,我尋訪故國,爲的是尋找天狐。因爲……”

“那你們就不用進來了,青丘狐國之中,最後一個天狐,也已經在三百年前死去。”石刻後面的聲音說道。

幼藍頓時失望,淚水在眼眶裏打轉,說道:“前輩……此言當真?”

“我又何必騙你?”那聲音非常冷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