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可惜王昃學不來。


他並非是一個悲天憫人的傢伙,只是一個見到了可憐會偶爾心軟的人。

不是瘋狂的偏執的去愛國,也並非不食人間煙火激情澎湃無處發泄的傻逼小子。

他只是懂的一些道理,一些從日常生活中,慢慢領悟的道理。

‘這個世界中,但凡你愛的東西,都是需要你去用生命保護的,這個世界中,但凡你討厭的東西,都是無時無刻要滲入你的身軀之中的,爲了擁有那如同滄海一粟的幸福,我們只能堅強。’

不管他身處何方,他也知道自己擁有一個可以稱之爲‘家’的地方。

那裏有自己最關心的人,有自己可以最放鬆的港灣。

他不知道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天堂,也不管是不是那個巨人族的世界。

他覺得,如果有的話,那麼天堂就在那個邊緣的渺小的世界之中,宛若塵埃一樣的星球之上。

所以……王昃驚醒了。

他自己的一系列語言藉口託詞謊言,其實……都已經不經意的灌輸了一個‘意義’在這個世界所有人的心頭。

就是……自己的世界是一個寶藏遍地的地方!

不光有膾這種讓這個世界欲罷不能的美食,還有超越這個世界的仙丹,更有超出所有人想象的鍛造技法。

王昃感覺自己就像是‘馬可波羅’,弄了一個天朝的遊記,描寫成黃金遍地的地方,這不就是……敞開了大門讓人去侵略嗎?

而現在自己的那個宇宙,那個世界,怎麼可能跟這個世界抗衡?

當初遠古女神大人就以一己之力把整個世界制的服服帖帖的,全世界的人們都陪着她玩,還是隨便玩。

如今這裏,怕是隻碧落仙子一個人,就能把那個世界變成砧板上的一塊肥肉吧。

王昃的心中都要哭喊了。

但表面上卻沒有絲毫的變化。

還是一副想要把仙丹自己保留的樣子。

碧落仙子哼哼冷笑兩聲,擡起自己的雙手,把玩着自己的指甲,彷彿心不在焉的說道:“你認識我……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覺得……你的這個要求可能嗎?”

王昃的嘴角一陣抽抽,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那……那好吧,但我有一個要求!”

“恩?你還敢提要求?”

“不答應……不答應我現在就把它吃了,跟它同歸於盡!”

“唔……那你……那你說說吧,只是可不能過分吶!”

兩個人彷彿就已經開始討論價碼了。

玉皇真修心中大急,趕忙喝道:“慢着!小兄弟,我知道你是被廣寒宮搶去的,也知道你剛剛加入學院不久,我希望你要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你做出了一個錯誤的決定,就真的沒有人可以保護得了你!哼,最近在大比過後,又要加派人手到‘前線’去了,我覺得……你是有很大的機會被選中的哦!”

沒錯,這就是玉皇真修手中少數幾個實權之一。

想都不用想,按照王昃現在的修爲,只要是到了前線,那必定是炮灰的存在。

王昃心中一亮。

好極了。

事情這樣發展就對了,你們可不能停止……混亂和瘋狂啊,可不能冷靜下來啊。

只要冷靜了,自然就會對王昃曾經的世界產生無限的嚮往了。

王昃裝作一副很苦逼的樣子,歪着頭,想哭,又不知道從何處哭起。

豪妻的億萬老公 看了看手中的仙丹。

表面上……這是一個死局,但並非沒有解決的辦法。

方法很多,簡單的……比如王昃直接把仙丹扔到天空之中,進而得罪所有的人,但都不嚴重,他自己也會相對安全。

甚至他可以自己吃掉,並說自己其實還可以做出來一顆,只不過需要一萬年的時間,那麼……他就有了一萬年的安全。

但他哪一個都不想用。

而是……

眼睛瞄向四周,要找一個‘倒黴蛋’。

……

王昃在天道峯被碧落仙子給抓走。

冰離殤也從那裏追了過來。

先是靜靜的觀察了很久,也對王昃的舉動有些奇怪。

因爲即便是在她的眼中,王昃也是一個……不太正常的人。

在這種很嚴肅的場面裏面,跑來跑去,也不知道要幹什麼的樣子。

而且還廢了那麼多珍貴的材料。

這讓冰離殤咬牙切齒。

忍不住嘟囔:“這個傢伙,果然應該被折磨致死,他就不應該存在在這個世界上!”

接下來,她發現王昃光是在這裏禍害還不夠,還跑到煉器的那裏,還跑進了一個小姑娘的房間。

差一點,冰離殤就沒有忍住,想要現在就下去把他抓起來,然後折磨個幾萬年!

可緊接着,她就發現王昃又跑了出來,然後進入了一個小房間中,這一下就是幾個小時沒有動地方。

讓冰離殤不禁想到,莫非……這個壞蛋真的會煉器?

怪不得人說壞蛋花樣多!

再之後,發生的事情就讓冰離殤有些奇怪了。

浪費材料所制煉出來的丹藥,竟然是仙丹?

沒有人像她那樣一直在關注着王昃,所以沒有人發現王昃是真的在煉丹,是真的把那些材料都放進丹爐,而且也做出了幾個奇怪的手勢,應該是陣法之類的東西。

難道……那個仙丹真的是他煉製出來的?

這個人難道除了聰明之外,還有其他的優點嗎?

第一寵婚:總裁的心肝寶兒 呃……

想到優點兩個字,冰離殤猛勁的晃了晃腦袋。

隨後,跟着一大幫人,把王昃給等了出來。

在一旁聽着他的說話,原來……

真的如同他曾經所說的,他是來自於一個奇怪的世界,不過那到底是什麼樣的世界吶?怎麼會有那麼多神奇的事情?

忍不住的,冰離殤竟然還有一絲嚮往。

接下來,事情發展的就有些怪異了。

大家都處於一種‘投鼠忌器’的狀態。

她想了幾種方法,同樣也不知道應該如何解決這個‘殘局’。

正冥思苦想着,彷彿玩一盤棋,卻突然發現王昃正擡頭看着她,然後衝她一笑,還對她招了招手。

……

學院中很熱鬧。

在這‘中心大陸’最北面的地方,同樣也有些小熱鬧。

因爲這段時間,正是北之玄冰百年一度的‘回門’盛典。

所有在外面遊歷的玄冰弟子,都要在這個時候回到冰下城堡中,參加玄冰主人的檢閱。

只是這一年卻有些不同了。

因爲當所有弟子,近十萬多人集中在最大的廣場上的時候,卻發現……玄冰主人並沒有出現。

反倒是她平時身邊最爲器重的兩名侍女,走出來向大家解釋道:“主人正在閉關,一切事務從簡,如有遊歷者帶回門徒,可先自行培養,等主人出關之後再統一定奪。”

一句話,讓有些人鬆了口氣,也讓有些人泄氣。

就比如大陸上人稱‘冰凌仙子’的女人,她就算得上最鬱悶的人了。

所有遊歷的弟子,不光要在整個世界中尋找各種材料,寶物,機緣,進而晉升自己的實力。

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任務,就是尋找資質極佳的年輕女子,加入玄冰。

這跟學院的目的不太一樣,不是那種關係到每個宮殿配給的問題。

而是……

北之玄冰,是唯一在人員上不能‘自給自足’的勢力。

因爲這裏沒有男人。

就算是修爲再高的人,也不可能真的成爲像神殿描述的那種‘神’,生命的繁衍直到現在,還是一個誰都無法看透的奧祕。

或許有些時候得到一些皮毛,但越是知道的多,卻越是發現生命的奧祕太過浩瀚,根本無跡可尋。

既然沒有辦法繁衍,那麼玄冰要想維繫它這麼大的勢力,就只能通過‘搶奪’這種手段了。

而且其方法……也是駭人聽聞的兇殘。

很多人是從出生開始,就能被看到資質高低,所以很多還在襁褓中的嬰孩,就被玄冰的人這樣給帶走了,留下嬰孩的親生父母絕望哭泣。

因爲玄冰不想讓她們的弟子跟外界有過多的聯繫,所以……帶走了就是帶走了,這輩子都有可能再也見不到一次面了,即便是見到了,也是相逢不相識。

無數人間悲劇,便就這樣產生了。

但玄冰經歷這麼長時間,還是鐵桶一塊。

這不得不說……她們全是女人的結構,反而有些優勢。

當……一個女人,失去被男人呵護的機會,失去了成爲母親的權利,幾乎……被剝奪了天道帶給她們的那些本就屬於她們的東西。

嘉靖元年 那麼……她們就會抓住人生中最後一根稻草,變得……甚至偏執。

一是修煉,而是勢力建設。

這也是爲什麼,玄冰是所有勢力中最團結的一隻,可以由一隻玄冰令,讓附近所有玄冰弟子用性命保護。

當她們的人生只擁有修煉和‘玄冰’這兩個事物之後,這兩種事物就是天一樣的存在。

而每次近十萬人在整個世界遊歷。

有運氣好的,自然也有運氣不太好的。

所以很多人其實並沒有帶回來新的‘門徒’,如果按照往年,她們會受到各種各樣的懲罰,雖然不重,但足以讓她們‘悲傷’很久。

如今玄冰主人閉關,她們自然有慶幸的理由。

至於那些運氣好的,找到了好苗子的,自然會因爲得不到應得的獎勵,而變得十分痛苦。

‘冰凌仙子’就是其中之一。

她扭頭看了一看跟在自己身後,滿臉都是好奇的兩個女人。

嘆了口氣,說道:“也好,既然這樣的話,你們兩個就先跟我修煉一陣吧,等主人出關了,如果你們實力再提升一下的話,倒是可以得到更多的好處。”

她身後的兩個女人對視了一眼,先是點了點頭。

其中一個忍不住又問道:“那個……這裏真的全是女人嗎?”

冰凌仙子搖頭苦笑,說道:“自然是這樣,也不知道……哎,你們曾經在那些臭男人那裏受到了何等欺辱,竟然問這個問題問了幾百遍。”

兩個女人又是互相看看,然後重重的點了點頭。

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其中一個女人說道:“百樹,你放心吧,我們在女人最多的地方等着,小昃肯定會來的。” 王昃呵呵一笑,衝冰離殤招了招手。

冰離殤不明所以,但還是飄了過去,歪着頭很無知的看着他。

王昃說道:“其實吶……我是想做一個實驗了。”

他轉頭看向碧落仙子還有玉皇真修,其實這枚仙丹,不管怎麼說都要落到他們兩個人其中一個的手中。

事情彷彿很必然。

但其實……卻不是這樣。

現在還有一個辦法,可以既解決了王昃自己的問題,又能讓這個學院的人都把心思用到別的地方,不會考慮王昃自己那個世界到底有沒有吸引力。

那便是……找到第三方勢力。

一個……勢力上可以匹敵玉皇真修,不講理的個性又跟碧落仙子有的一比的勢力。

他早就在觀察四周,發現……其實每一個宮殿穿着的衣服都有共同的特點。

但大家卻站的很分散,只有一個不同,那就是在不遠處的一羣女人。

沒錯,清一色的服裝,清一色的冷淡,清一色的……美女。

王昃很自然的想到,這個應該就是一個全是女人的宮殿了。

全是女人?

呵呵呵,那邊是偏執且強大的。

別問王昃是怎麼知道的,這都是經驗。

掃視一圈,還真的看到了熟人。

就是那個在天道峯,讓自己領路的小丫頭。

王昃嘿嘿一笑,便把她招了過來。

然後對碧落仙子和玉皇真修打了個岔子,突然手一晃,以信仰之力爲底,以煞氣爲基,以混沌之力爲輔……

想來這整個世界,乃至於其他所有三千世界,怕是都再無一人可以使用出如此繁雜,如此包羅萬象的力量了。

而且他出手極快,甚至使用了他新學會的‘飛翔’,但實際上卻是世界之域的力量。

就算是冰離殤,這一瞬間也沒有反應過來。

只覺得眼前突然金光一閃,再要動手反擊,卻發現一切又風平浪靜。

唯一的區別,僅僅是自己的嘴裏被塞了一個雞蛋大小的球。

錯愕的眨了眨眼睛,下意識的咬了一口,然後……

咔咔~

極其輕微的兩個聲響。

好似冰塊在口中被咬碎。

那個金球竟然直接粉碎,化作無數碎片。

都不用冰離殤去咽,而是直接衝向她全身各處。

強寵,嬌妻給我生個寶寶 沿着她所有的部位,猛地運轉了起來。

“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