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可她還有什麼臉留在班戈?


她已經害死了四哥,不能再連累三哥了。

默默地低頭,流淚了一會兒,唐南楓點了點頭:「好,三哥,我離開。」

唐南澤抬手,摸了摸她的頭髮,「南楓,我是為了你好,別怪我。」

「我沒怪三哥。」

她怪的只有自己。

唐南澤要送走唐南楓,動作很迅速,他不能給慕洛琛反應的時間,所以立刻撥了一支小分隊,讓他們假借護送傷員的名義,護送唐南楓走。

未免容、慕兩家的人起疑心,他甚至沒有親自去送她。

等接到消息,說唐南楓已經離開了。

唐南澤無力的坐在了床上。

在懸崖邊上發現衣服碎片時,他總抱著希望,覺得南適沒死。

可現在容子澈和慕洛琛說,發現了遺物。

無疑將他最後的一絲希望粉碎。

南適真的死了……

永遠留在了千餘山的腳下……

唐南澤心裡不舒服,像是有人朝著心臟打了一悶棍,又悶又疼,連喘口氣都覺得疼。

坐擁庶位 *******

晚上,六點多。

漆黑的夜色降臨,阿格蘭山區連綿的山脈在夜色的籠罩下,如同一群匍匐的龐然大物,令人望而生畏。

唐南澤走出營帳,外面的燈已經被打開,刺白的光將整個營地照的明亮如同白晝。

唐南澤在營地里轉了一會兒,最後朝著慕洛琛等人駐紮的地方走了過去。

慕洛琛說過,要把南適的遺物送回來的。

可到現在,也沒什麼動靜。

唐南澤怕他們,因為南楓害死溫如意的事情,心生怨恨,而不肯把遺物交給他。

一個人走到慕洛琛的帳篷前,唐南澤認出來周文達是經常跟著慕洛琛的人,問:「慕先生呢?」

周文達早接到了慕洛琛的吩咐,這會兒見唐南澤來了,說:「唐先生,跟我來。」

領著唐南澤到容子澈的的帳篷跟前,周文達掀開帳篷,請他進去。

唐南澤一進去,便看到了葉簡汐和裴娜也在,臉色不由得緊繃:「我來拿南適的遺物,慕先生,看在南適是為了救如意而犧牲的,請把他的遺物交給我,我好讓他入土為安。」

裴娜頂著兩個紅腫的眼睛,道:「想要遺物,可以,把唐南楓交出來!」

唐南澤瞥了她一眼:「南楓沒在這裡,我下午的時候,已經把她送回了帝都,你們想找她,就去帝都找吧。」

「你騙人!我中午的時候,明明還看到她!」

裴娜指著唐南澤,橫鼻子豎眼。

唐南澤坦然道,「裴小姐不相信,盡可以在營地里搜,能搜出來南楓,我就把她交給你處置。」

「你說的是真的?」

葉簡汐插話。

唐南澤點頭,「當然是真的,君子一言,千金不毀。可如果裴小姐,搜不出來人,那裴小姐以後見到南楓,也不能再為難她。」

裴娜猶豫了下,扭頭看向葉簡汐。

葉簡汐嘴角勾起冷笑,道:「好,一言為定。」扭頭,看向裴娜,葉簡汐又道:「裴娜,我們出去抓人。」

裴娜跟著葉簡汐走出去。

唐南澤看著兩人出去,眼裡浮起一絲嘲諷,斂了這抹嘲諷,他轉眸看向慕洛琛,「慕先生,她們兩個女人亂攙和,難道你也要跟著攙和嗎?我相信,慕先生不是那麼拎不清的人。」

「唐三先生覺得她們是亂攙和,可我不覺得。」

慕洛琛淡淡地說,語氣里滿是維護之意。

唐南澤眉心微皺,有些不耐煩,他就不明白了,自己維護南楓,那是因為南楓是他親妹妹,是打一個娘胎里出來,一起相處了二十幾年。

可慕洛琛呢,為了一個溫如意,他老婆的朋友,就跟唐家的人為敵,值得嗎?

心裡煩,唐南澤也沒說出來。

南楓這個時候,差不多都登機了,諒她們把整個營地翻個遍,也找不到人。

既然找不到人,那他們就要遵守約定,以後都不再找南楓的麻煩。

慕洛琛坐在椅子上,修長的手指,不緊不慢的敲打著桌面。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從六點轉眼到八點鐘。

唐南澤走到帳篷跟前,往外看了一眼外面,葉簡汐和裴娜帶著人,把營地鬧騰的天翻地覆。

差不多快搜完了。

可還沒有罷手的意思。

唐南澤說:「慕先生,已經過去了兩個小時,還沒搜出來人,你們應該相信我的話了吧?」

「不急,不急,不是還有幾個帳篷沒搜完嗎?」

慕洛琛淡然地說。

唐南澤的眉頭快擰成了蚯蚓,但還是耐著性子等。

兩個小時都等了,也不差這幾分鐘。

*****

又是二十多分鐘過去,眼看著最後一頂帳篷要搜完。

唐南澤要再開口時,卻聽到外面忽然傳來嘈雜聲,他順著那群亂糟糟的聲音看過去,便看到葉簡汐和裴娜,拖著一個捆得跟麻花似的人,往他們這邊走了過來。

那被捆著的人,不是南楓還有誰?

唐南澤臉色瞬間黑的跟碳似的,站起來衝出了帳篷,「你們、你們……」

「唐三先生,現在我們把人找到了,想必唐三先生也不會毀約。」

裴娜眼睛里滿是捉弄人之後的惡趣。

「娜娜,唐三先生說了,君子一言,千金難毀,又怎麼會食言?」

葉簡汐在一旁附和。

唐南澤被一唱一和的兩人,氣的臉色越發的黑。

裴娜看著他臉色難堪的模樣,心裡卻是暢快到了極點。他以為他把唐南楓偷偷地送走,他們不知道?

從他把唐南楓送走的那一刻起,慕洛琛就派了人盯著唐南楓一行人。

盛寵醫妃 最後在半道,把唐南楓劫了回來。

剛才她跟簡汐搜索,不過是為了拖延時間,等著慕十三把唐南楓押回來!

現在唐南楓落在他們手裡,唐南澤親口說的話,任由她處置。

說出的話,潑出去的水,再難收回!

總裁駕臨,老婆別囂張 她現在要好好的想想,怎麼讓唐南楓這個大小姐,付出代價! 第1066章七天七夜,長生天

唐南楓手腳都被捆著,嘴巴也被堵著,盯著唐南澤發出嗚嗚的聲音。

唐南澤心生不忍,邁開步子想要走上前。

然而在他上前時,慕洛琛從帳篷里走出來,清聲道:「唐三先生,我們不會要唐小姐的命,只按照之前的要求,讓她跪在如意的墳前七天七夜。七天七夜之後,我們會把令弟的遺物和遺骨歸還給唐家,讓他入土為安。」

慕洛琛的聲音不高也不低,恰好能讓在場所有人都聽到。

唐南澤嘴角往下壓了下,垂在身側的手握成拳頭。

慕洛琛神色平靜的望著唐南澤。

單拿住唐南楓,他沒多少把握,讓唐南澤折服。就算他強拿住了唐南楓,這山腳下成千上萬的軍人都聽唐南澤的命令,唐南澤想搶回去,輕而易舉。

但有了唐南適的遺物和遺骨,他篤定,唐南澤會聽他的建議。

而唐南澤在沉默了片刻后,閉上眼睛,狠聲說:「慕洛琛,你最好說話算話,否則……」

他定剷平整個慕家,讓他們給南楓陪葬!

慕洛琛沒把唐南澤威脅的話,放在心上,他扭頭看向慕十三,微微點頭。

慕十三會意,撈起唐南楓,夾在腋下,往一頂帳篷里走。

*******

唐南澤沒在這邊停留多久,留下唐安看著慕洛琛一行人,就離開了。

慕洛琛說:「簡汐,裴娜,先進帳篷,明天再處置她也不遲。」

葉簡汐走到裴娜跟前,握住裴娜的手,拉著她進了帳篷。

待她們走進去后,慕洛琛跟了進去。

郭嫂給所有人倒了一杯熱茶,慕洛琛抿了口茶后,說:「簡汐,我想在這邊給如意立一座衣冠冢,你覺得怎麼樣?」

溫如意的屍骨並沒有找到,連唐南適的也沒有,他們的都已經被那群狼吃的乾乾淨淨,現場只有謝爾家剩下的半具骸骨。

他同唐南澤說,要把唐南適的遺骸,是騙他的,不這麼做,唐南澤怎麼肯乖乖的看著唐南楓跪足七天七夜?

等處置了唐南楓,他會把謝爾家被狼拆散的骨頭,當成唐南適的給唐南澤。

事後,哪怕唐家發現,那些骨頭不是唐南適,而是謝爾家的。

他也可以跟唐家的人說,是自己搞錯了。

反正三人是一起掉落懸崖的,又是一起被拖入狼群,被狼啃得面目全非,誰能確定哪根骨頭是哪個人的?

唐家要怪,就怪唐南楓當初不該生噁心,把溫如意送到班戈。

慕洛琛這些話,在傍晚的時候,就同簡汐和裴娜說了。

要不然兩人也不會那麼配合他。

葉簡汐聽到慕洛琛要立衣冠冢,情緒低落道:「嗯,立衣冠冢吧,以後來看她,也能有拜祭的地方。」

「我讓周文達去安排,今天晚上立衣冠冢,明天就讓唐南楓去跪拜。」慕洛琛說。

「一切都聽你的安排。」

葉簡汐提起溫如意的死,心裡越發的煩亂,不想再討論任何事情,就把事情都交給慕洛琛處理。

裴娜也是一樣。

慕洛琛便自己安排了。

把周文達叫過來,讓他連夜造一座衣冠冢。

周文達很快著手準備。

******

忙碌了一整天,都還未用晚餐,可誰都沒胃口。

郭嫂煮了一些小米粥,讓他們喝。

馬馬虎虎的用了晚餐,已是月上中天。

裴娜紅著一雙眼睛,跟他們說了聲,便回自己的帳篷去休息了。

葉簡汐站起身說,「我們也回去吧。」

「嗯。」

兩人一前一後的回到休息的地方,郭嫂端了盆熱水,葉簡汐絞了條熱毛巾,遞給慕洛琛。

慕洛琛擦了把臉,將外套脫了下來。

葉簡汐洗漱后,脫了外套,鑽入睡袋裡,摟著慕洛琛的腰,說:「明天,要讓子澈參加葬禮嗎?」

容子澈的狀態癲狂,他們都了解他的狀況。

讓他參加葬禮,害怕他看到唐南楓,會發瘋,忍不住殺了唐南楓。

可不讓他去,如意最後一段路,沒有他陪著,她在黃泉路上也會遺憾吧。

葉簡汐輕輕的嘆了聲氣,把臉貼在慕洛琛的胸膛上,聽著他沉穩有力的心跳聲,眼裡卻是一片黯然。

慕洛琛抬手,將她摟到自己的懷裡,「不讓他參加了,回到A市后,我們再給如意辦一場葬禮,到時候讓子澈再去。有容家的親人在,他會收斂一些。」

「……嗯。」

葉簡汐默了半晌,輕輕的應聲。

「睡吧。」慕洛琛知道她心情不好,沒有再多談。

「嗯。」

葉簡汐閉上眼睛,眼裡一片溫熱。

*******

隔天早上。

慕洛琛和葉簡汐剛起來,周文達就進來彙報情況,說是衣冠冢已經建好了。

葉簡汐洗漱后,沒顧得上用早餐,就跟著周文達去看。

衣冠冢建在阿格蘭山腳下,用石頭堆砌而成,沒有任何奢華的地方,墓碑前,放著一些水果和鮮花。墓碑上面刻著——容子澈愛妻溫如意之墓。

葉簡汐扶著冰涼的石碑,緩緩地蹲下身,指尖輕輕的拂過「溫如意」三個字。

淚忍不住潸然落下。

她最好的朋友,年僅二十五歲,便長埋此地。

她曾經以為,她們三人會常伴終老……

額頭抵著墓碑,葉簡汐跪在了墓前:「如意,我會幫你報仇的,一定會……」

她一定要唐南楓,得到應有的懲罰。

裴娜趕到墓前,便看到慕洛琛、周文達站在墓旁,而葉簡汐扶著墓碑,跪在前面。

她匆忙的腳步,漸漸的慢下來。

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墓前。

裴娜噗通一聲,跪在冰冷堅硬的地面上,「如意……」

喚出那個熟悉的名字,淚成行成行的落下,再說不出一個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