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可以這麼說,孟茜對李為的討厭,甚至都可以用恨來形容了。


「這有什麼好解釋的?」

孟茜攤攤手,不以為然地用手指著林飛,說:「林飛的確是我未婚夫啊,而且我們還發生關係了呢,我再就是他的人了……」

李為臉色再度一黑,神情激動:「什麼?茜茜,你……你說的是真的?」

孟茜從未見過李為這樣,當即心裡也有點打鼓,擔心李為等一下被激怒后後果會不會很嚴重,但她轉念一想,或者這就是自己永久擺脫他糾纏的好機會呢,何不放手搏一把?

下定決心后,孟茜抬頭看向李為,大力地點了點頭,接著走到林飛跟前,沒有絲毫猶豫,對著他的嘴巴就親了下去。

都市之神級宗師 林飛一點準備都沒有,就被孟茜親了過來,直到感受到她嘴唇的濕潤和柔軟后,他才反應過來,瞪大眼睛盯著孟茜,眼神中充滿了不解和驚喜。

當然,得到絕色美女的親吻,對於林飛來說,簡直就是天降艷福。

可是,孟茜此刻卻沒有絲毫的開心,因為這是她的初吻,就連她自己也沒想到,初吻居然是在這種情況下丟掉的,而且還是丟在一個大色狼手中,想想都覺得格外委屈。

但,那又有什麼辦法?

杜嬋音 誰叫自己命苦,雖然長得漂亮,但卻被李為這樣的人給一直糾纏的,為了擺脫他就得付出一定的代價。

初吻雖然對每個女生來講,都是彌足珍貴的,但有時為了自由,犧牲了也就犧牲了,畢竟這就是代價。

「你……你們在幹什麼?」

饒是李為早已有種不太好的預感,但他還是低估了孟茜,沒想到這個賤女人,居然敢當著自己的面,把初吻給了這個死窮屌絲!

他到底有那一點比得上自己?

要錢沒錢,看他身上穿得那麼寒酸就知道了,兜肯定比臉還要趕緊。

要臉蛋也沒臉蛋啊,自己長得即便稱不上是貌若潘安,但也絕對稱得上是美男子一枚好嗎?

憑什麼孟茜看上林飛而看不上自己呢?

不甘心吶!

越想越氣,李為此時此刻的臉色,早已比鍋底還要黑上幾分,他死死地看著依然熱吻的孟茜和林飛兩人,將拳頭握得緊緊的,青筋怒漲,顯得格外猙獰恐怖。

「唔唔……」

林飛正好面對著李為,見到他一副暴風雨來臨前的憋屈樣時,立刻忍不住想要提醒孟茜,誰知道孟茜卻好像很享受的樣子,微微一張嘴,比剛才吻得更深了……

「卧槽,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林飛也大呼受不了,第一次被美女這麼主動地親吻自己,說真的,那感覺真的太刺激了。

這一刻,林飛也有點享受了。

「別說話,吻我……」

孟茜猛地一把大力抓住林飛的雙肩,鬆開嘴唇,眼神迷離地看著林飛,呢喃說道。

林飛:「……」

好吧,這可是你叫我的,別事後又怪我怎麼你哈!

深吸一口氣后,林飛朝著孟茜嬌艷欲滴的櫻唇深深地吻了下去……

「老大,你…你…這個壞人……嗚嗚……我的女神……」

吳小磊再次被這一幕給震驚了,感覺整個世界都崩潰了,蹲在地上抱頭痛哭起來,只是他痛哭流涕的樣子,倒是顯得格外滑稽。

「孟茜!林飛!」

李為忽然呼喝一聲,接著一副失去理智的模樣,揮著拳頭就朝林飛的腦袋砸去,「我要殺了你!」

「噗通~」

只是,李為的腳步才剛邁出,人立刻就失去平衡,摔了個狗吃屎,臉著地。

「瞎嚷嚷什麼呢?林飛是我老大,豈是你這種凡夫俗子可以亂叫的?」

剛剛還在抱頭痛哭的吳小磊站了起來,抹了一把眼淚,居高臨下地對李為說:「雖然我很不開心,但我還是不能容忍你想要打我老大!」

林飛一聽,立刻好感動。

什麼叫兄弟,這特么就是真的兄弟啊!

就算老大搶了自己的女神,但依舊對其忠心耿耿!

吳小磊,不愧是華夏好兄弟!

(本章完) 「卧槽,你丫是誰啊?」

李為氣急敗壞地從地上爬起來,像條瘋狗一樣撲向吳小磊。

吳小磊猝不及防,被瞬間撲倒在地,但他不是那種甘願吃虧的人,立刻手腳並用展開了比李為更加瘋狂的反擊。

說起來有點好笑,李為和吳小磊這兩個原本毫不相干的人,現在居然都是因為同一個女人而打了起來,紅顏禍水這句成語,在這裡得到了很好的詮釋。

如此一來,搞笑而又曖昧的一幕出現了。

林飛和孟茜在一旁吻得天昏地暗,而另一邊的李為和吳小磊則打得難分難解。

由於這裡比較偏,稱得上是人跡罕至,即便這裡發生天大的事情,恐怕如果沒人進來,外面的人都不會發現的。

大約過了幾分鐘后,孟茜忽然瞳孔睜大,接著一把推開林飛。

林飛猝不及防,被推得連連後退了好幾步,要不是他及時站穩腳步,恐怕早就摔了個狗吃屎了。

「茜茜,怎麼了?」

「你看他們……」

孟茜指著旁邊打得難分難解的李為和吳小磊,說:「再繼續打下去,恐怕會出人命啊!」

林飛順勢看了過去,也是無語了,朝孟茜點了點頭,然後身形一閃,消失了……

等林飛的身影再度清晰的時候,李為和吳小磊兩個早已被強行分開,距離至少也有十幾米。

吳小磊鼻青臉腫,身上的衣服也是多處被拉扯得破破爛爛的,對於身體一直不太行的他來說,也算不錯了。

在林飛的預估中,吳小磊是首先被打趴下的那一位,畢竟李為無論從體型或者氣色上看,都明顯優於吳小磊。

但沒想到的是,最後佔上風的人,居然是吳小磊!

這倒是大大出乎林飛的意料之外。

「磊子,你丫可以啊!打得這麼慘烈居然還活著,牛比!」林飛也不得不發自內心給吳小磊點了個贊。

吳小磊露出慘不忍睹得有點悲壯的笑容,說:「老大,我不活著能行嗎?就算我的女神被你玷污了,但我也不能在她面前丟臉啊!對吧?」

這算哪門子的理由?

不過聽到吳小磊這麼一說,林飛還真有點覺得對不起他了。

「我特么殺了你!」

就在林飛想要再說些什麼的時候,耳邊突然又響起了李為的嗷嗷叫聲,一看過去,他忍不住笑了。

只見,此前一身富二代裝扮的李為,現在搞得頭髮像鳥巢雞窩,鼻青臉腫的程度比吳小磊還要慘烈得多,而且身上的衣服居然沒有一處是平整的,破破爛爛的,簡直就跟那些乞丐沒兩樣。

看到這一幕,林飛再次給吳小磊點了個贊,這下子下手還真黑,也夠狠,不愧是自己的好小弟。

「老大,你讓開,我跟他拼了!」

吳小磊擼了擼衣袖,就要衝過去和李為再來一戰。

林飛一把拉住他,說:「拼什麼拼?沒必要知道嗎?他根本都走不到半路。」

「什麼?」

吳小磊一臉不信,立刻將目光看向李為。

不但吳小磊不信,孟茜更不信,雖然剛才跟林飛來了個法式熱吻,但這一分開,很快就清醒過來了,她聽到林飛林飛的話,第一反應是覺得不可能。

林飛又不是上帝,怎麼可能說李為走不到半路他就真的走不到半路呢?

難不成他還會未卜先知?

不可能!

孟茜在心裡默默想著,但也忍不住看向前面正一跛一拐地撲過來的李為,見到以往一向光鮮帥氣的李為,如今竟然搞成這模樣,也是忍不住一陣感慨,甚至還越想越遠,想到了如果李為他老子見到自己的寶貝兒子成了這樣,會是什麼樣的反應呢?

「噗通~」

正想著呢,一記悶響傳來,孟茜猛然驚醒,循聲看去,當即目瞪口呆。

沒想到,林飛還真又說中了,李為還沒走到半路,人就突然倒地,接著更是一陣抽搐,口吐白沫了起來。

「林飛,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孟茜轉向林飛,眼神中帶著一絲羞澀的精芒,怯怯問道。

不過,林飛連看都不看孟茜一眼,而是直接越過她,一個箭步奔到李為跟前,然後半蹲下來,直接就按住他的人中,手中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枚銀針,一下子就扎進他太陽**,接著食指和拇指快速捻動針柄。

針柄隨之出現有規律的顫動,一股肉眼看不到的真氣快速從林飛指尖沿著針柄沒入李為的體內,瞬間之後,李為顫抖的癥狀停止了,接著,白沫也沒再吐了。

孟茜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敢情李為這是發作了!

心急之下,她也顧不上生林飛的氣,趕緊跑上前,問林飛:「他怎麼了? 豪門長 現在好點了沒?」

林飛鬆了口氣,說:「算這小子命大,居然是癲癇發作!幸好他遇到我,否則恐怕不交代在這裡,恐怕發作完這一次,人也就徹底廢了。」

「癲癇發作?不會吧?後果有那麼嚴重嗎?」

孟茜張大著嘴,驚訝無比地脫口就問,癲癇發作她也只是聽過,親眼目睹絕對是第一次,所以會這麼問,也不足為奇。

林飛正色點頭:「當然,人一旦患有癲癇,就絕對不能受到太大的刺激,否則發作的幾率就會很大,而且一般發作一次的話,輕則智力和體力嚴重勞損,重則甚至會有生命危險,所以再碰到有人癲癇發作的時候,一定不能慌,必須得對他進行及時的搶救。」

「怎麼搶救?」

「怎麼搶救?一般來講,得先把他的身體側翻過來,接著按住他的人中穴,注意不能咬到舌頭和令他窒息,否則就麻煩了……」

「可是我剛才看到你怎麼沒把他的身體側翻過來呢?」

「很簡單,因為我有百分百把握能夠馬上控制住他的病情,但是你能嗎?」

聽到孟茜的質疑,林飛冷冰冰地回答道,噎得孟茜差點一口氣上不來,當即被氣到不行。

驕傲什麼呀?

不就是會看個癲癇發作嘛!

如果我培訓過,我也會好嗎?

「哼,你厲害行了吧?」

孟茜嬌哼了一聲,接著話鋒一轉,臉露驚訝問道:「林飛,你不要告訴我,你是醫學院的吧?」

林飛一愣,點頭:「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呵呵,問題大咯!」

(本章完) 「哦?怎麼個大法?」

林飛聽到孟茜這麼回答,也是覺得一陣奇怪。

孟茜卻又是嬌哼一聲,賭氣般把臉擰過去,那模樣看上去倒有幾分情侶之間的打情罵俏。

林飛:「……」

都什麼時候了,這女人能不能正常點呢?

苦笑著搖了搖頭,林飛沒有再理會孟茜,而是低頭繼續仔細給李為檢查起來,他對於癲癇病的病理其實也不算很清楚,但誰讓他本身就有望氣術這麼妖孽般的功法呢?

所以壓根就不用他多想,剛才完全就是本能反應,一下子有關於癲癇癥狀的知識就一股腦地全涌了上來,足足花了好一陣子才叫消化完。

原本以為林飛會繼續懟回來的孟茜,擰頭過去故作生氣了好一會兒,卻還是沒等到林飛的反應,於是轉了過來,想要再嘲諷幾句時,卻是發現林飛正在認真檢查李為,於是她下意識地也將話咽了回去,靜靜地看著林飛。

看著林飛帥氣的臉龐上那對輕輕皺上的劍眉,配上他認真的樣子,孟茜腦子裡突然就全是自己剛才和林飛激吻時的情景,不知不覺中,她的臉也泛起了一陣紅暈,一顆芳心更是如同小鹿般亂撞……

十分鐘后,李為緩緩醒來,他一睜開眼見到林飛的臉時,當即激動得大罵:「草擬大爺的,我殺了你……」

「夠了!」

孟茜怒喝一聲,「你知道你剛才差點沒命嗎?」

李為聞言一愣,不可置信地指著自己:「茜茜,你說什麼?我剛次差點沒命?怎麼可能?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孟茜冷笑:「現在好好的?你也知道是現在,那你抹一下你下巴,是不是還有泡沫殘渣在?」

李為將信將疑,伸手摸了一下下巴,果然發現黏糊糊濕噠噠的,拿到眼前一看,差點沒吐出來,孟茜說的沒錯,還真是泡沫,而且泛著一股口腔特有的酸味。

「嘔~」

還是沒忍住,李為轉身就想吐。

「不能吐!忍住!」

林飛冷冷說了一聲,手快速地在李為喉嚨兩側點了兩下,李為頓覺兩股熱勁從林飛的手指鑽進來,瞬間就將他的吐意給強行壓制下去,並且很快就全部消散掉。

這種感覺很直觀,也很奇妙!

說實話,李為也被深深震撼到了。

草,這個林飛搞什麼飛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