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可以這麼說!”


“若是沒有人來,一直都是沒有呢?”

“我只給自己三天時間,若是等不到,我把我母親埋葬了,然後一個人開始闖蕩!”

近身醫王 ,而是直接把你趕到一邊,然後直接過去,又該是如何?”

“說明你們不是我要等的人!

三天後,我自會離開,另謀出路!”

“好,那我給你這個機會!”

赤削很是讚賞地道,他回頭看了一眼赤天,赤天向他點頭,那表示由他自己做主,於是赤削說道,

“我們幫你安葬你父母,然後你跟着我離開吧!

修煉功法給你提供,修煉資源給你提供,我給你五年時間,五年後這個仇你自己來報!

你以爲如何?”

“好!”

那孩子很是乾脆地答道,然後接着說,

“我需要付出什麼!?”

“哦?”

赤削更加的沒有想到了,這孩子連這個道理都是知道,於是他說道,

“現在我還沒有想好,不過到時候你自會知道的!”

“好!”

赤天和赫連昭兩人相對一看,都是讚賞赤削的做法,當然了他們依然沒有出聲過問。

“既然你同意了,剛纔又說‘人已死,無名姓’!

那我就給你個姓名,從此刻起,你便叫‘赤起’,意思是從哪裏扒下,就要從哪裏站起來,而字嗎,便叫叔屠,如何?”

赤削沒有想到的是,後來的赤起可是有着“殺神”的稱號!

那個時候,赤削回想今天的事情,可是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培養出來了異界的類似於白起的殺神出來。

“好!”

那孩子跪在地上,點頭表示自己同意。

美女總裁的貼身兵王 赤蠻、赤霸、赤雨,紫君、默兒、赤卿,去取鐵鍬來,我們給赤起母親送行!”

赤削回頭喊道,那邊聽到話語的幾人,便去取東西來,接着赤削回過頭來道,

“他們都是我的兄弟,每人都有各自的不幸悲傷,如今都是跟着我了。

紫君和默兒是我的貼身丫頭,赤卿、赤雨和赤蠻、赤霸,他們從前都是長平城內的乞丐,紫君以前是鳳崖城裏的乞丐。

如今又有你的加入,我們兄弟又多了一個,當然了,我知道你有好多的事情要問,但是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們正在抓緊趕時間回去的。

等到了家,我再和你說說吧。”

“好!”

他們幾人把東西都是取了過來,赤削也接過來一把,擡頭在附近看了一下,想要找個好點的風水寶地。

見那邊一處小山坡不錯,便是領着人要向那邊而去,可這邊赫連昭確實叫住赤削,道,

“削兒,小心一些。”

“嗯,好的,奶奶,我知道。”

赤削回頭答道,然後七個人便是去了那邊的山坡,開始動手挖了起來。

赤削如今突破了《帝皇訣》第一層,渾身都是勁道,挖個墓穴,暗示很簡單的,更何況還有一幫人在打下手的。

所以半個小時以後,墓穴便是挖好了,畢竟女性的身體小,也不需要太大。

“我幫你擡着吧?”

來到赤起身邊,赤削問道。

“謝謝,公子,我自己來吧!”

“ 那好!我在一旁照看着。”

幾個孩子把赤起的母親埋葬後,赤削又是用武破天的那柄破劍砍下半截樹木,當作立碑的牌子用。

赤起跪下和他母親告別,赤削一行人鞠躬送行,站立半刻鐘後,赤削道,

“人死不能復生,節哀順變,赤起,我們走吧!”

整個事情在赤削的參與下,一個時辰纔是辦完,又讓赤起坐在第二輛馬車裏,他們又是開始上路了,目標依然是對崖州赤家的赤城。 第一百零六回 匆忙到家


赤起被赤削安排在和赤雨一起,那裏已經吩咐了,又被添加了一些吃的,看赤起面黃肌瘦的樣子,估計已經有幾頓是沒有吃飯了。

一行跨過瓊州地界,邁進了對崖州地界,經過幾個月的奔波,總算是到了地方。

俗話說的好,

“近鄉情更怯!”

進了對崖州後,赤天一行人的速度更加快了,彷彿他們很想下一刻就是到家一樣的,但是雖然願望是美好的,但是現實是殘酷的。

畢竟到對崖州的赤郡的赤城,那還得幾日行程。

這不,他們剛到了下京郡的郡城——下京城。

前文已經交代這裏是赤樑守護着,也就是說,他是下京郡的郡守。

在赤天一行人已經在十里之外的時候,探子已經得到了消息,快馬加鞭地返回下京郡的下京城,稟告了郡守——赤樑。

於是赤樑率領手下干將,早早地便是在下京城城門外迎接了。

當赤天一行人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時候,赤樑等人,屈身迎接道,

“恭迎大將軍平安歸來。”

“免禮了,大家都起來吧。”

赤天在馬背上,伸手虛託衆人道,然後從馬背上跳了下來。

赤樑見狀,立即上前接住赤天遞過來的繮繩,然後順手把馬交到已經等待的馬伕手裏。

“禾叔叔,家主,一路可好,可有攔路生事者?”

赤樑在赤天側身後,恭敬地問道。

“遇見‘三寡婦’了,還有在瓊州地帶的山賊,不過三寡婦已經被我們殺了,那山賊卻是沒有動他們。


其他的倒是沒有什麼事情。”

赤天說道,他忽然想起來後面還有傷病士兵,於是又道,

“伯壯(這是赤樑的字,因爲他在他們這些兄弟中,排名最大,所以便是叫伯壯。),由於和三寡婦的戰鬥中,付出了傷亡,後面有傷兵慢行,你等一下去安排一個伍的士兵接他們去。


我怕有人在半路劫殺他們,有些擔心。”

“是,家主,我等一下就去吩咐。”

赤樑迴應道,

“家主,那些山賊是否需要清除掉?”

“這個就不需要了,他們的頭目被三寡婦所殺,其他的不過是逃兵而已,不足畏懼。

更何況,那裏也不是我們的地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

“恩,我明白了。”

赤樑道,

“家主,我們進城去,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

“好!”

於是幾輛馬車隨後便是跟着進了城內,左右折轉幾道路口,便是已經到了郡守府門前。

赤禾轉身,說道,

“頭輛馬車和第二輛馬車,直接進府中,其他馬車從後門進入。”

“禾叔叔,這是怎麼了?”

赤樑不解地問道,那邊的赤禾沒有回答他,而是吩咐其他人道,

“你們從後們進去後,再裝載些路上吃用的。”

說完,赤禾便是拉着赤樑進入到府內去了,進去後,然後道,


“伯壯,小公子回來了,家主怕被別人看見,透露了風聲,不能輕易示人,這也是沒有辦法的。”

“那皇上那裏……!?”

赤樑很是吃驚地問道,赤樑可不知道赤削在都城長平城內失蹤了,而又被找回來的這件事情的。

“是皇上親口同意的,家主去求的情,這裏面還有其他事情,我們進屋再說吧。”

赤禾也知道赤樑不知道這些的,所以纔是又到安全的地方和他說。

“好。”

赤樑猜測出來,看來這裏面還有其他隱情,於是他問其他事情,

“禾叔叔,我父親呢,他怎麼沒有回來?”

“你父親被我留在了長平城內,讓他照顧着那邊。

現在的形勢可不一樣了,都城裏也不安靜,之後我也會吩咐你這邊的一些事情,我們進屋去。”

赤禾沒有說,而是赤天接接過話說的,道,

“對了,你現在讓後廚準備午飯,我們吃過午飯,還要立即上路回赤城去。”

“這麼着急!?”

赤樑不知道爲什麼赤天他們這麼着急的。

“你虎叔叔一個在赤城,我怕他應付不過來,所以要儘快地趕回去,不能在路上耽擱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