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只見漫天的威勢散去,李長生整個人毫髮無傷,站於虛空之上。


衆人還未高興完,頓時臉上神情一滯,個個目瞪口呆,啞口無言。 這天雷滾滾,威勢洶洶,莫說是肉體凡胎了,哪怕就是神仙下凡,估計也要吃虧。

可是李長生整個人,卻跟沒事一樣,臉上掛着淡淡的笑容。

一時之間,衆人臉色大變。

雷電法王更是一個踉蹌,差一點從半空之中摔下去。

“你這雷電……劈得不準……劈得不準……”

李長生悠悠地說着。

雷電法王一口四十年老血,都要噴出來了。

這天雷還有劈得不準的說法?

“這是怎麼回事?法王的雷電,勾連天地之意,乃是天地自然之中的力量,怎麼會有劈不準的說法?”路掌舵開聲說道。

他與五降法師,之前沒有親眼所見,所以都不曾相信。

如今,實實在在,就在眼前,滾滾的天雷,確實一丁點都奈何不了李長生。

這一下,他不敢不信。

只不過,相信歸相信,他的心裏頭,卻是有萬般疑惑。

李長生咧嘴一笑,說道:“我說我與這天雷認過親戚,所以它不劈我,你相不相信?”

路掌舵整個人身軀一顫,差一點也從半空之中摔下來。

這是什麼鬼理由?還能跟天雷認親戚?

一聽就知道李長生一本正經胡說八道,打死路掌舵,他也不相信這個理由。

不過這天雷確實不劈李長生,真是很絕望。

“也不知道你用了什麼辦法,不過……唬不了我們……天雷沒用,來試試我天火……”

天火巫師大喝一聲,臉上的表情嚴肅。

話音落下,整個人身軀一震。

只看見從他的身上,開始不斷涌現出許多莫名的銘文圖案和符號。

這些都是黑巫術的特點,一旦施法,身上所紋的銘文圖案,就會像有了生命一般跳動,幫助巫師們勾連天地靈意。

這些跳動的銘文圖案,不斷旋轉着,發散出淡淡詭異的氣息。

猛然之間,長嘯之聲,從蒼穹之上傳來。

層層雲海之中,乾坤無極變幻無窮,凝聚成一個巨大的火球,發出了滔天的熱浪,像是要將整片大地焚燒殆盡一般。

李長生收斂住臉上的笑意,淡淡地擡頭看了一眼。

這天雷他自然是不需要懼怕,不過這天火,還是得要小心一些,要不然即便是不受傷,弄髒了衣衫,也是不好的。

“勢起……”

天火巫師一聲怒吼。

那天火仿若席捲山川河流而來,所過之處,寸草不生,萬物凋零。

天火橫掃而落,只看見盪漾一層紫色的焰火,威力更是十分攝人,可怕無比。

天火巫師朝前衝去,一瞬之間,與那天火融爲一體,化作磅礴之力,閃向李長生。

李長生不敢大意,連忙後退,手持銀白色短劍,隨空一劃。

只見萬丈光芒閃耀,耀眼璀璨,天地之威,似是蘊含在這一劍的劍氣之中,朝着天火襲擊而去。

轟隆……

火光一掠,長長的火苗,被銀白色短劍的光華劈斬而開,四濺而出。

天火巫師怒吼着,不斷出拳。

拳勢如排山倒海一般,落地能劃出一道巨大的溝壑。

渣攻都去哪了快穿 漫天的攻勢像是流星雨落下,無盡的火焰跳動着,像是精靈。

李長生欺身迎上,擡手履足之間,掐起法印打出。

金黃色的法印“嗡”的一聲,綻放出無限光華。

衆人只感覺眼前一花,頓時看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心中大吃一驚,連忙後退。

緊接着,只聽見“哎呀”一聲嚎叫。

是天火巫師發出來的。

路掌舵心中一顫,連忙凝神看去。

只看見漫天閃耀的焰火之中,李長生來去自如,掌風與劍法打出,洶涌無匹。

林中的樹葉不斷震動着,隨風擺動起來,整片山林之中,不斷髮出“嘩嘩”的聲響。

四濺而出的焰火,落在大地,頓時地面之上,一片火海。

李長生化作一道光影,瞬間破開火球,身影從天火巫師的身上一穿而過。

衆人瞪大了眼睛,嚇了一跳。

天火巫師臉上神情僵硬,似是不敢相信,心有不甘。

整個人“嗚哇”一聲,噴出鮮血,從高空之中摔落到了地面的火海里頭。

“巫師……”

路掌舵一聲大喊,撕心裂肺。

這天火巫師平日裏與他關係不錯,情同手足,萬沒想到,堂堂一個御火的巫師,竟然會葬身在火海之中。

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今日……你們一個都別想走……”

話音落下,從那天火之中,一閃而出。

一時之間,路掌舵、雷電法王與五降法師,都像是被嚇破了膽,轉身就逃。

幾人先前一同圍攻李長生,沒想到一番打鬥下來,不僅死了一個三世狐仙,還賠進了一個黑巫教法壇的掌舵,這一下,誰還敢再戰?

路掌舵即便自負,也知道這李長生的能力,在自身之上,爲今之計,只得捨棄法壇而逃,他日再想方設法回來報仇。

李長生大笑着,說道:“哪裏逃……”

話音落下,御長風便追。

地面之上,所有的黑巫教徒目瞪口呆,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

這路掌舵等人,平日裏都是高高在上,如同神靈一般的人物,今時今日,聯手對付一個道士,打不過也就算了,如今竟然被一個人光腳的追着三個穿鞋的。

楊玄子大喜,也沒想到,李長生竟然如此厲害。

在他看來,怕就算是他師傅,也沒有如此能耐。

頓時,整個人激動得大喊道:“李前輩……讓他們留下鞋子……”

一旁黑巫教徒聽到這句話,差一點淚流滿面。

敢情打了這麼久,你們是來搶劫掌舵們鞋子的?

要是早知道,就不打了,出錢給你們買上一百雙,不夠還有。

高空之上,李長生聽到楊玄子的大喊,連連點頭,“哈哈”大笑,說道:“對對對……把鞋子留下……”

他這一喊,頓時聲音如同雷鳴一般炸響。

逃跑的路掌舵等人,不明所以,還以爲李長生的意思是說,把鞋子留下就不追自己。

烽火離殤淚 頓時手腳麻利了許多,邊跑邊脫鞋。

沒一會兒的時間,只看見路掌舵、雷電法王和五降法師,也光着腳在空中跑。

李長生笑嘻嘻,在後頭追。

地面之上,一羣人目瞪口呆,只感覺頭暈目眩,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就在此時,四周山林裏頭,突然傳出了一陣吶喊。

吶喊之聲響徹天地,震耳欲聾。

黑巫教徒們個個神色緊張,連忙四顧看去。

只見衆多持劍的道士,從山林裏頭殺了出來。

北斗七星誅魔陣一開啓,這裏便自動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屏障。

屏障之內,這些黑巫教徒們就算是想逃,也逃不出去。

此時此刻,天上地下,戰成一團,亂作一片。

路掌舵等人,本想御空逃竄,沒曾想到,剛準備要逃,卻發現虛空之中,盪漾起一層透明的波紋,隱隱約約,像是帶有極強的力量一般,瞬間堵截住了去路。

“這是怎麼回事?”路掌舵臉色一變。

五降法師看了看,說道:“不好……是結界陣法。”

降術門的人,擅於吸收其他教派的理論知識,所以相對來說,反倒是比黑巫教的人更加了解一些結界陣法。

“結界陣法?”雷電法王嚇了一跳。

五降法師點頭說道:“好像是道門之中的北斗七星誅魔陣,據傳,以蒼穹之上七星爲引,以七星的力量凝勢而成的結界陣法,一旦開啓,天然會形成一道強大的屏障,若是施法起來,這北斗七星的力量發散出來,我們一個都別想走。”

“借用北斗七星的力量?”路掌舵臉色一沉,冷哼一聲,說道:“比起勾連天地自然的靈意,誰能比得上我們黑巫術?莫怕……待我打破這個結界陣法,我們一同衝出去。”

話音落下,只見路掌舵雙掌起勢。

一時之間,銘文圖案不斷跳動,符號滾滾而出。

天地之間,似是狂風飛涌,席捲而巨大的漩渦,橫掃而出。

大地發出了一聲聲巨大的回聲,只聽得“咚……咚……咚……”的沉悶聲響。

天地之間,五行之力,金、木、水、火、土同時被路掌舵調動起來。

山林裏頭,每一棵樹木,都開始不斷移動變化,如同長了腳一般。

磅礴的力量,凝聚在了路掌舵的手臂之間,只見他一聲怒吼,雙手同時將這股巨大的能量甩出。

虛空之中,一團能量球,震懾八荒,瘋狂爆裂而出,撞擊在了結界陣法之上。

“轟隆”

震耳欲聾的響聲炸出。

地面之上,所有的人這一刻身形就禁不住一滯,只感覺腳底下的大地,搖搖晃晃。

再一看,那結界陣法,破開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楊玄子本在地面之上,與黑巫教徒廝殺,看到這一幕,頓時吃了一驚。

萬萬沒想到,自己佈下的結界陣法,竟然如此不堪一擊,一下子就被路掌舵所破。

“快走……”

路掌舵大吼一聲。

雷電法王與五降法師見狀,頓時大喜。

就在這時,只聽見不遠處傳來了一個悠悠地聲音:“把鞋子留下……”

緊接着,便見李長生晃晃悠悠地追了上來,他倒是一臉悠哉,不緊不慢的樣子。

衆人聽到這聲音,頓時都禁不住身子一顫,瑟瑟發抖。

一個追得衆掌舵脫鞋而逃的道士……簡直……恐怖如斯……

路掌舵聽到這個聲音,腳底跟抹了油一樣,“嗖”的一下,就連忙從那個打開的窟窿逃了出去。

五降法師緊跟在後頭。

雷電法王最後一個,被李長生嚇得身子抖了抖,反應都慢了許多,正準備逃跑,只感覺有一隻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一個個悠悠的聲音,在雷電法王耳邊響起:“法王……你要去哪……”

雷電法王身子一顫,回過頭來,只見李長生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頓時嚇得連忙向後一退,手掌心一翻,一股雷電便凝在了手上,順手便朝李長生打了過來。

李長生袖子一揚,雷電瞬間被化去。

只見李長生手一掐法訣,朝着雷電法王摁了過去,一個金黃色的法印,發散出淡淡的光芒,卻像是凝聚了龐大的力量一般,一下子向雷電法王直衝而來。

雷電法王臉色大變,來不及閃躲,金黃色的法印,瞬間沒入了他的身軀之中。

“哎呦……”

一聲大叫,雷電法王整個人頓時從高空之中,重重地摔落到了地上。

再一看,早已經沒了氣息。

李長生也沒去搭理,朝着路掌舵和五降法師逃跑的方向看去,大喊一聲:“把鞋子留下……”

一說完,“嗖”的一下,繼續去追。

這北斗七星誅魔陣的外頭,還有一層陣法,是李長生布下的。

這層陣法的功效其實就是爲了擋住路掌舵等人。

果不其然,路掌舵與五降法師剛逃了沒多遠,就發現又有一層結界陣法。

五降法師一臉哭喪的神情,說道:“還有?”

路掌舵點了點頭,說道:“沒事……讓我再破它……”

話音落下,故技重施,再次聚起了強大的力量。

“轟隆”一聲巨響。

風起雲涌,枯枝散葉被勁風席捲而起。

龐大的能量,打在結界之上,整個結界,卻是微微顫了顫,卻絲毫沒有裂開窟窿。

這一下,路掌舵也吃了一驚,說道:“怎麼可能?”

他有些不死心,再次聚起了能量,重新來了一遍。

一樣如此。

這結界陣法,比剛纔的北斗七星誅魔陣強硬得多,任何再強大的力量打在上頭,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很快就沒了音訊。

如今人世之間,估計能與李長生比拼布陣法的,就只有張天師的化身童童了。

當初,強如吡屍鬼這樣的地獄惡鬼,自身的力量已經超出了人世間的限制,但在李長生的結界陣法之內,一樣被打得奄奄一息,只剩下半條命。

充分印證了什麼叫做術業有專攻,聞道有先後。

五降法師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事到如今……分頭跑……說不定還有機會逃出去……”

話音落下,也不理會路掌舵答不答應,扭轉過神,“嗖”的一下,化作一道黑影,朝着另一個方向遁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