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只是,不是每個武者都能心平氣和,與人為善,大部分武者是不會隨便給別人透露消息的。但是,韓雲的身份可不簡單,玄冰閣核心三弟子,落霞帝國赫赫有名的頂尖天才,那些武者雖然心高氣傲,但是,卻必須給韓雲一個面子,也等於是給玄冰閣一個面子,因為韓雲此行代表的正是整個玄冰閣勢力——四閣長老趕來的消息還沒有傳到這裡來,因此在他們眼裡韓雲便能代表玄冰閣。


「沈明前輩。」韓雲向不遠處的一名儒雅的男子喊了一聲。

那名儒雅男子愣了一下,緩緩回過頭來,詫異的看著韓雲,隨即一臉平靜,淡淡地問道:「你認識我?」他左右掃了韓雲一眼,頓時看清了韓雲的修為,也認出了韓雲的身份。

「沈明前輩年僅二十四歲就臻至凝元境,作為散修在江湖中享有『青蓮劍客』的盛譽,晚輩韓雲怎會不認識?」韓雲微笑著答道。

「呵呵,原來是『萬里寒冰手』韓雲,與你們這等天才相比,我沈明的成就又能算得了什麼呢?」儒雅男子沈明輕笑著看著韓雲說道。

繼而,沈明有看看不遠處的陸青冥,眉頭微皺,目光似劍,刺向陸青冥,鋒銳的劍氣令空氣也變得銳利無比。

陸青冥目光一凝,直視沈明,同樣的鋒芒迎接而上。

兩股銳氣擾亂了空氣。

沈明號稱「青蓮劍客」,同樣是純粹的劍道武者,一身修為早已臻至凝元境界,如今更不知到了什麼境界,他的鋒芒豈同小可。

然而,陸青冥經歷生死,重修劍道,殺戮三千,一身殺氣幾近實質,他的鋒芒也遠超同階武者的氣勢。


過了一會兒,周圍的建築都已出現劍痕,兩人才終於罷手,收回劍道氣勢,一切才終於歸於平靜。

沈明與陸青冥對視一陣,才展開笑容,說道:「我是『青蓮劍客』沈明,初窺劍意。」

陸青冥卻是神情更冷,冷淡的說道:「我是『魔鬼劍客』陸青冥,初窺劍意。」

「不錯,如此年輕在劍道上就已經趕上了我這沉浸其中十幾年的成就。」沈明由衷感嘆道,不得不對這一代的年輕人表示佩服,一個個年紀輕輕就已經有了別人奮鬥了一身都得不到的成就,真不知道他們最終會到達那一步,他是真的期待,「就是劍意中血腥太過,鋒芒過盛。要知道過剛易折。」

陸青冥微微一怔,隨即欠身點了點頭,說道:「謝過前輩指教。」

「不敢當。」沈明知道對方將自己的話聽進去了,心中滿意,揮揮手說道,「我可是很期待你們這一代的人成長起來啊。大世來臨,天才層出不窮,你們還需要努力啊,至少現在年輕一代的凝元境高手就是你們追趕的目標,特別是金翎閣的蕭正,他已經登臨凝元初期巔峰了。」說到這裡沈明有隱晦的看了看陸青冥。

陸青冥一摸鼻子,承認道:「晚輩正是當年的陸青羽。」

「呵呵,還需努力。」沈明沒有過得的姿態,只是鼓勵了這麼一句。

韓雲從剛才兩大劍客相見之時就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知道這時才得以說道:「沈前輩,不知您可查處什麼線索沒有?」

談到正是,沈明眉頭微皺,說道:「唉……查到了些許,但是卻讓人恐懼,這次的殭屍事件似乎出乎意料的恐怖。」

「哦?」韓雲雖然早就從陸青冥處聽到殭屍事件的可怕,但是心中卻是始終不信的,此時再聽到沈明這麼說,卻不得不慎重起來了。

「據了解,這個村莊本來有三百人口,其中十名武者,兩名是凝元境中期的。但是,面對決當時首次出現的三頭殭屍卻是連一刻都拖不住,這說明殭屍的實力之強。」沈明說道。

陸青冥接著若有所思,喃喃道:「果然,中級殭屍出現了,而且有不少。」

「只是這樣似乎還不算恐怖吧。」韓雲疑惑的問道。

「唉……如果僅僅是這樣就好了。」沈明長嘆一聲,繼續說道,「可是,之後出現了什麼你知道嗎?出現了一百多頭殭屍,其中兩成是中級殭屍。而這僅僅是這裡發生的事情,其他幾個村莊和小鎮也同時出現了大波殭屍,其中多的達到數百之數。所有數據總結之後,那天出現的殭屍數量達到兩千之多,中級殭屍佔了一成多。」

「嘶……」韓雲倒吸一口冷氣,聽了沈明分析才意識到,殭屍是在同一時間出現在多個村莊的,如此一算,殭屍的數量果然如陸青冥所說,極其多,而相當於凝元境的中級殭屍也很多,更加上它們幾乎不死的特性,這樣的一股力量是很恐怖的,至少目前已經到達的武者是不可能對抗得了的。

三人瞬間陷入沉默。 「而且,最為可怕的是,他們是不死的。」沈明終於講出了這個可怕的事實,讓韓雲更加相信陸青冥所說的一切,這才意識到這次的事件已經不是普通的小規模災害了,如果不能得到有效的處理,那麼,落霞帝國甚至整個萬古情域乃至東州都要承受巨大的損失。

「不,他們不是不死的。」陸青冥立即反駁道,一臉的沉思,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平靜的說道,「能夠殺死它們的方法不少,但是不容易做到。」

「什麼方法?」沈明雙眼一亮,直視陸青冥,急切的問道。而韓雲也是期待的看向陸青冥,之前他就已經從他那裡聽說消滅殭屍的方法了。

「嗯……」陸青冥沉吟片刻,才緩緩說道,「有四種方法:一,讓乾坤鏡大能出手,可以運用完整的靈法消滅殭屍的屍氣,讓他們重新變回屍體;二,陰陽境仙人出手,直接毀滅;三,劍客出手,用劍意斬斷殭屍與屍氣的聯繫;四,天師出手,用火祭煉。」

聽到此言,沈明與韓雲皆沉默了。

沈明苦澀的笑了笑,說道:「這四種方法都好難,前兩種直接否決,落霞帝國數千年來還從沒有出過一位乾坤鏡大能,陰陽境仙人更不用說了,整個東州都難以找到一個。至於劍客,目前落霞帝國能真正稱為劍客的能有幾人?你我也不過是劍道中的嬰兒而已。」說到這裡沈明不由長嘆一口氣。

「那第四種呢,第四種應該不會那麼難吧?落下帝國雖然中級天師沒有幾個,但是初級天師總是不少的吧。」韓雲希翼的看著陸青冥與沈明,心中還是希望對方能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案。

可是,事實是殘酷的,如果事情有那麼容易那這件事就不能稱為大事件了。

「不,沒那麼簡單,能燒死殭屍的火不可能是普通的火,必須是天師的火。」陸青冥語氣沉重,「只有天師的特殊火焰才能焚滅殭屍。但是,初級天師還不夠,因為他們的真陽之火還比不少中級天師的真陽之火,如果讓初級天師出手,最多每人對付三頭殭屍就要脫力了。」

「唉,原來就是知道了這種方法,卻還是相當於沒有。」沈明再次嘆了口氣。

可是,陸青冥這時卻又開口了:「不過,還有兩種方法。」

「快說。」沈明急迫的說道。

「其一是一萬年前曾對付過殭屍的寶物乾坤鼎,集合眾多武者之力用它來徹底驅散屍氣。這個更加難以達到,因為……」陸青冥還沒有說完就被忽然韓雲接過話去了。

「因為乾坤鼎最後一次出現是在七千年前。」韓雲一臉沉思之色,說道,「這麼說來,古籍記載當時出現了邪惡生物,說得應該就是這殭屍。那麼另一種方法應該是利用龍華大陣將殭屍暫時封印在一片區域內。」

「不錯。」

沈明因為是散修出身,因此對於此類秘辛倒是了解不多,此時聽到韓雲這麼說,終於明白陸青冥為什麼一開始沒有說著件事了。

乾坤鼎雖然能對付得了殭屍,但是,發動這件寶物至少需要十五名化神強者,整個落霞帝國目前來說應該是沒有那麼多化神強者的。

而龍華大陣,雖然可以壓制殭屍,但是壓制的時間有限,只有三年左右,而且這大陣陣法已經失傳上萬年,也相當於沒有用的。

「這麼說,似乎沒有一個方法可行。」沈明苦笑道。

而韓雲卻又忽然說道:「其實,龍華大陣的陣法被分為五份,目前分別被四閣和皇家得到了。」

陸青冥和沈明雙眼頓時一亮,心中升起希望,明白這件事有了轉機。殭屍的泛濫影響的範圍極大的,就算四閣和皇家互不對頭,但是卻也必須聯手對抗殭屍,因此要讓他們擺下大陣並不難。這要能暫時將殭屍封住,接下來三年就可以召集整個大陸上的人來幫忙。

只是,事情就真的這麼簡單嗎?當然不可能,三人都不是庸人,都明白目前這些只是自己的理想想象,真正操作起來可不容易。

「算了算了,既然四閣長老們已經趕來,就說明他們已經查到關於殭屍的事了。」陸青冥忽然搖搖頭說道,「今後怎麼辦全在於他們怎麼做?我現在才發現,這件事我竟然沒有一點插手的餘地。」

幸運小妻,老公超完美! ,嘆道:「我更是什麼忙都沒能幫上。」

沈明卻是哈哈笑道:「哈哈哈……這種事不僅是危機,也是宗門弟子歷練的契機,韓雲,接下來恐怕你就得參與戰鬥了。」


陸青冥回過神來,也是微微一笑,明白其中道理。但是,他已經決定了,這回絕對不能再這件事上摻和得太深,否則可就麻煩了。當然,讓他直接離開,不理會這件事,那也是不可能的,這不僅對於宗門弟子來說是歷練,對於其他年輕一代也同樣是難得的歷練。如果這次事件之後能夠不死,那麼必將得到極大的收穫。

任何巔峰強者都不可能一路走得一帆風順,只有不斷地經歷,不斷的歷練,才能登臨武道巔峰,堪破陰陽。相反,若是沒有再這種險境之中尋找機緣,那麼任何天才都不可能成為真正的強者。看看站在世界頂端的那些陰陽境仙人,那個不是身經百戰,經歷過無數次危險才走到這一步的。

陸青冥是首先是劍客,然後是武者,劍客之心絕不後退,絕不畏懼,絕不氣餒,既然從一開始就決定要來這裡尋找機緣了,那麼就絕對不能後退。

韓雲站在陸青冥身旁,自然而然的感覺到了一股戰意從陸青冥身上升騰而起。而沈明作為一名劍客,更是明顯的感覺到陸青冥的劍心、劍意,讓他心中顫抖,甚至一起自己的劍意的共鳴。

「呵呵……」陸青冥冷冷笑了兩聲,雙目看向一個方向,那裡有一股屍氣衝天而起,腐蝕了村莊中僅存的生氣,「真是巧,竟然出現了。」

沈明也是瞬間發現不對勁,臉色一變,對戰韓雲喊道:「韓雲,快,立即到村莊中心,將那些普通百姓帶走,我先召集各方武者抵擋。」

沈明一身修為已達凝元後期,實力更是直抵凝元巔峰,在落霞帝國是可以排進前十的高手。憑他的實力,在這裡最具有話語權,因此,現在他即時做出的安排卻也沒有反對。

韓雲看看遠方的天空,嘆了口氣,才馬上轉身離開。陸青冥卻是目露寒光,不知不覺間已經不見了。

沈明看看不遠處蓬勃的劍意,雙目一凝,沒在管陸青冥,直接去召集武者去了。

這裡的武者正是這東部地區的最近的人,是對付殭屍的第一批人馬。

他們誰也沒有想到,已經靜寂了這麼久的殭屍竟然在他們剛剛到達沒多久就再次出動了,現在可是真正了解殭屍實力的時候了,不管最後是勝失敗,終究給後面未來到的人馬提供了一些資料。 陸青冥當然沒有那麼傻,真的直接就去直面殭屍群,他只是繞過殭屍群,來到了殭屍後部。從這裡一看,他不由得慶幸自己沒有狂妄自大。僅僅進攻這個小村莊的殭屍就達到了三百之眾,這裡的武者根本不可能擋得下來,就是能撤退,也必定得損失四成以上的人馬。

這是一個可怕的數字。留在這附近的武者有兩百多人,但是僅僅第一戰就損失了五十人以上,難道不算可怕嗎?


「果然可怕,沒想到死人竟然真的可以演變為殭屍。」陸青冥皺著眉頭心中想到,「這一身的腐爛氣息真是噁心。」

殭屍,其實是死人接觸到生氣而獲得行動力后產生的,他們是沒有意識的,只會憑藉本能尋找生靈的氣息,然後吸食生氣。這真是殭屍的可怕,它們生前是何種生物,那麼它們便吸食何種生物的生機。而能形成殭屍的生物,幾乎都是人類。從這一點,殭屍便註定是人類的敵人了。

陸青冥不準備出手,一則他的目的不在於此,二則出手也無用。他從一開始就決定要跟隨在殭屍身後,尋找到它們最終回到哪裡去。

殭屍是死物,很多生前是普通人的或許戰鬥力不高,但是殘忍本能還是使得他們具有一定的攻擊性,而那些生前是武者的,現在成為了殭屍,無法使用**、武技,但是實力卻更強了。

毫無疑問,面對這一批殭屍,沈明召集過來的武者根本不可能擋下。他一看到殭屍群就知道了,但是想到村子中正在撤離的普通人,他也只好暫時讓眾多武者一同防禦,給後方人員撤離的時間。只是,僅僅是防禦、拖時間也依然很難做到,這些武者或許能抵擋下殭屍的攻擊,但最多擋下幾下,之後要麼死屍氣入體,要麼是直接被殭屍吸食生氣。

終於,有人恐慌了,大叫起來了:「啊……這些東西的牙齒根本無視護體真氣。」

一人首先驚慌,就會帶動整體的慌亂,隨著這個人的驚慌逃跑,很多武者心中也開始害怕了,紛紛產生了後退之意。

沈明眉頭一皺,目光凝成劍一般的凌厲。

對於這些人的後退,他沒能阻止,也不會想到去阻止,很多武者總會認為自己的生命比普通人重要,只要自己不死,別人死不死就沒所謂了。面對著幾乎不可阻擋的殭屍,他們是不可能拼了命來保護後方的普通人的。

當然,也不能如此以偏概全,還是有一些人是本著正義之心的,只是,他們的力量終究不夠。

「哼……貪生怕死之輩。」有人見到這些人逃跑,不忿的冷哼道,只是,面對不死的殭屍,他只能勉強自保,更別提阻攔了。

殭屍後方暗處的陸青冥更是一臉冷漠,渾身散發著冰冷的氣息,在他眼中,那些率先逃跑者不過是與這殭屍一般的行屍走肉而已。


「呵……果然又是這樣。」

「拼了命了。大家只要能再堅持一刻鐘,就能完成此次的阻攔行動了。」沈明運足氣喊道。但是這話卻不是喊給所有人聽的,而僅僅是喊給那些真正與願意留下的人聽的,而那些本著保住自己的命的人,聽到這話確實不屑的一笑,心道對方太愚蠢。甚至有人直接大喊道:「你說得容易,怎麼不自己來做做榜樣,只會在那裡大吼大叫。」

如果是平時,這些人或許會因為沈明的實力而畏懼他,但是現在不是平時,現在很多人都在打著和他一樣的主意,沈明就是日後要報復也不可能做到。

「別理這些廢物,擋住,擋住啊。」有些人是用戶沈明,直接配合著沈明喊道,同時獨自一人攔下好幾頭殭屍。

這場阻擋殭屍的大戰,剛開始沒有多久,武者一方面就已經逃走了五成以上的人,死掉一成的人,死掉的這一成大都是逃跑反被殺的。

沈明背後,一名白袍少年急匆匆的跑來,同時大喊著:「沈前輩,普通人已經全部撤退,周圍煤油已經準備好了。」

這少年赫然是之前去遣走人民的韓雲。

沈明聽到這個聲音,心中一喜,立即回復道:「快,快,準備點火。」隨即有轉向正在與殭屍搏鬥的武者們,興奮地說道:「大家可以撤退了,全部往南面,儘快擺脫殭屍群,然後將會點火阻攔殭屍。」

將會怕火,用真陽之火可以焚燒掉它,普通火不能燒死它,卻也可以阻攔得了它。

這是沈明與韓雲在殭屍進攻的一瞬間想出來的暫時用來應急的辦法,只要能擋住它們一陣子就夠了,要不了多久,各方武者和宗門長老們就大概到齊了。那時,再想辦法對付殭屍。

陸青冥微微一笑,徹底隱去身形,緊緊跟在殭屍群的後方。

不遠處,韓雲與沈明站在一處,韓雲看了看四周,疑惑的問道:「他到哪裡去了?」

「我說他逃了你信嗎?」沈明似笑非笑的說道,但眼底里也儘是不解。

「不信。」韓雲斬釘截鐵的回答道。

「那不就行了。」沈明說完后沒有再留下,而是去為眾多武者斷後去了。

韓雲想了想轉身往另一個方向,負責去引導撤退之路,憑著他玄冰閣弟子身份和沈明的委任,這些武者倒也算是有序的往一個方向撤退,有幾個亂走的,卻是沒能逃出殭屍的毒手。

在這種情況下,韓雲已經是設定好一條道路,如果亂走,離開了人群,變為孤身一人,那就直接得獨自面對殭屍群了。

化神境之下,不是每個人都像陸青冥這麼擅長隱匿之法的。

武者們很快撤退完畢,當然,期間免不了又死去一些人,隨著沈明的一聲令下,熊熊火焰升騰而起,阻斷了武者與殭屍之間的道路,隔絕了殭屍往南邊的路途。

火焰,那是天地間一大特殊物質,它能夠隔絕一切氣息,包括生物身上的生機,因此,殭屍再也感知不到人群的生氣,之後往其他方向走。

陸青冥咬了咬牙,也隨後跟了上去,為了隱匿自己是氣息,他甚至弄得全身是血,這樣,在這遍地血腥之中,倒是很好的隱藏了自身的生靈氣息。

「無緣無故的,殭屍就這麼出現了,而且沒有一點徵兆,這怎麼看都很詭異啊。」陸青冥緊皺眉頭,心中做出無數猜測,且沒有一個認為這完全是自然的事件。

只是,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他此番正是要去查找。 這批殭屍果然遇到火就立即改變方向,轉而向另一個方向行去。現在南面被火阻攔,東面是混沌山脈,北面是往鄰國的方向,西面卻又有一條大河阻攔,根本不可能過去。在這裡值得一說的是,殭屍並不怕水,但是它們不會游水,面對大河,一下水就沉下去了,繼而等待很長時間就完全腐爛,屍氣也會被水流凈化。但是,這個「很長時間」是數年,因此,將殭屍活捉後用水「泡死」它是不可行的。

殭屍是沒有意識的,它們現在只知道北面是不能走的,但是,卻不會知道其他幾個方向究竟有什麼,因此,面對這種情況,它們應該是靠著對生氣的本能去尋找。而現在距離這裡最近的有大量生氣的地方是北面鄰國的方向。

可是,令陸青冥料想不到的是,這群殭屍沒有絲毫的猶豫,以轉身就往西面大河的方向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