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反正藝術家已經身受重傷,不可能跑的掉。


至於周圍的那些攝像頭,則更難不倒藍海辰,畢竟攝像頭大都集中在藝術家周圍,而藍海辰只要遠遠看到藝術家就能召喚厲鬼。

其實藍海辰早就猜到對方可能會用到這一招,畢竟女性頭目可是能發現監控有問題的人,所以藍海辰一直有所防備。

就這樣,藍海辰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找到了藝術家的位置,輕鬆將其拿下!而女性頭目,還在奇怪藍海辰是怎麼辦到的。

“哈哈哈哈,你們猜一猜,接下來警察會怎麼辦呢?”藍海辰看着江雨煙三人問。

“這還用說嘛,肯定是讓醫生去救人啊!”混混男立刻回答道。

“不錯,只要醫生能救活藝術家,我們今晚就又前功盡棄了。不過,在吃過一次虧的情況下,一切真的會如此簡單嗎?”藍海辰笑道。

“我們準備一下吧,等醫生來了咱們就又有的忙了。”名偵探站起身來說。

“是啊,剛纔的只是開胃菜,真正的重頭戲馬上就要開始了!”藍海辰冷笑道。 藍海辰和江雨煙三人並沒有離開藝術家所在的小樓太遠,而是一直躲在周圍,默默監視着小樓的情況。

初中生和高富帥在得知藝術家死後,立刻跑到小樓裏查看情況,結果當然是無可奈何。

就這樣,藍海辰四人一直等在小樓周圍,時刻關注着裏面的情況。遙控飛機被藍海辰藏在一個隱祕的地方,上面的攝像頭依然時刻監視着藝術家的屍體。

他們在等待醫生到來!

“話說,對方難道不會猜到我們的行動嗎?咱們守在這裏的用意也太明顯了吧?”混混男有些擔心的低聲問道。

“不會,警察猜到我們行動的前提,一定是知道我們看破了醫生組隊的事。

但他們現在並不知道,還以爲我們被矇在鼓裏。在被矇在鼓裏的情況下,誰會守在屍體周圍浪費時間。

所以他們是不會往這方面猜測的。”藍海辰搖搖頭解釋說。

“哦,也就是說,現在警察自以爲騙了我們,但事實確實我們反而利用這點把他們騙了!”混混男仔細想了想才說,這個彎對他來說轉的實在有些大。

“沒錯,所以咱們現在只要安心的在這裏等待就好。”藍海辰點點頭說。

時間一點點過去,在藍海辰他們等了約麼二十分鐘後,一個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現在攝像頭範圍內!

“啊,有人來了!穿着白袍子,肯定是醫生!”江雨煙突然指着屏幕說。

大家都將注意力集中在屏幕上,果然發現一個人影正一點點接近藝術家的屍體。

這個人影穿着一件白色袍子,頭上帶着一頂同樣爲白色的帽子,樣式與醫生常用的一模一樣。

他的臉上帶着一個口罩,遮住了大半張臉。不過從其體型以及動作來看,應該是個男的。

“果然像線索裏說的,這傢伙不高啊。”名偵探看着屏幕說。

“而且還確認了一點,那就是醫生的傳送並沒有50米限制,否則絕不可能突然出現在這裏。”藍海辰也說。

只見屏幕中,醫生小心翼翼的走到藝術家的屍體旁蹲下來。他看了看周圍,從隨身攜帶的箱子裏取出一個注射器,裏面有一些綠色的藥液。

藍海辰他們依然靜靜的看着,並未做出任何反應。 史上最強氪命 直到醫生將藥液注射進藝術家的身體裏,他們才長舒一口氣,高興的拍手叫嚷起來。

“太好了,醫生救人了!”

“這樣咱們得計劃就成功了。”

“看來還是我們技高一籌啊!”藍海辰等人笑着互相說,就像是在期盼醫生救人一樣。

另一邊,醫生扎完人,藝術家很快便轉醒過來。

“啊!我、我活過來了?”藝術家睜大眼睛看着醫生說。

醫生點點頭並沒有開口,而是直接收拾東西站起身來,然後離開了這裏,只留下藝術家一個人坐在原地。

“醫生走了,快點,咱們得跟上他。好不容易找到這傢伙,可不能跟丟。”藍海辰立刻站起身來說。

於是他們四人當即埋伏在小樓周圍,等醫生一出來,便悄悄跟在後面。

這個醫生很小心,外面不但有初中生等人偷偷跟着保護,而且明顯有很強的反偵查能力。

他先是在初中生等人的掩護下走了一段時間,然後再與他們分手自己行動。

隨後他又拐了好幾個彎,經過了好幾處隱祕的地方,確定周圍沒有人後才停下來。

很可惜,藍海辰等人一直在他後面跟着,由於有探查能力在手,醫生就算躲得再好也難逃藍海辰的跟蹤監視。

“就是現在,開始行動!”見醫生停下來,藍海辰對身邊的同伴說道,於是四人隨即分開慢慢向醫生接近。

在接近途中,藍海辰“不小心”踩到了一根樹枝,樹枝被踩斷髮出“啪”地一聲,在寂靜的夜晚中格外明顯。

“誰?!”醫生立刻警覺起來,慌張的看向聲音發出的地方。但就在此刻,一個黑影突然從醫生身後出現,這黑影穿着一身黑袍,拿起一塊石頭猛地砸了下去!

“啊!”醫生毫無防備瞬間倒地,後面的黑影撲上前去又是一陣猛砸!

這人正是混混男,打悶棍這種事他最擅長,對付醫生根本沒有失誤的可能。

“你幹什麼!誰允許你這麼做的!”名偵探連忙衝上去假裝阻止混混男,他帶着變聲器,醫生根本無從分辨其身份。

“老子受不了了!好不容易殺的人又叫他給救活了,今晚上一定要好好揍他一頓!”混混男氣憤的吼道,但被名偵探強行拉到了一邊。

“快出來將他拉走,這個混蛋,做事太激動了!”名偵探對着另一邊吼道,藍海辰聞聲連忙趕來,與名偵探一起將混混男拉到一邊。

“他們是殺手,是來報復我的!”醫生抱着頭蜷縮在地上,同時心中驚駭不已。

這些殺手居然找到了自己,而且還能悄無聲息的埋伏在周圍!他們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好在沒有在救人之前被發現,否則我的小命就沒了!”醫生心裏想着,慶幸自己命大。

這時藍海辰和名偵探終於控制住了混混男,他們看了躺在地上的醫生一眼,咬了咬牙,拉着混混男快步走開了。

混混男在走時依然破口大罵,就像有滿肚子的怨氣要向醫生髮泄一樣。

就這樣,藍海辰他們與醫生的第一次近距離接觸結束,而且是以這種非常詭異的方式結束了。

藍海辰和名偵探把混混男拉到一棟樓裏,便立刻將混混男放開。

混混男被放開後也不再掙扎,反而平靜的站起來,拍拍自己身上的塵土說道:

“這下就完成了吧?咱們得下一步行動。”

“是啊,完成的非常出色。現在咱們已經撒網成功,就等着下一步收網了!”藍海辰冷笑一聲,看着醫生所在的地方說。

而在此刻,江雨煙依舊偷偷躲在暗處,小心的觀察着醫生的一舉一動。

江雨煙知道,藍海辰等人的行爲看似奇怪,但其實裏面卻有其邏輯存在。

想到這裏江雨煙微微一笑,接下來只要等醫生反應過來,他們就可以輕鬆實現今晚的目的! 藍海辰等人奇怪的行爲後面,會有什麼邏輯存在?這就要從白天開始說起。

時間回到白天的時候,藍海辰等人聚集在島嶼上,商議第二晚的行動細節。

“什麼,抓住醫生後打一頓就走?”混混男瞪着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藍海辰問。

“對,打完就走,而且還要被我們拉走。”藍海辰點點頭笑着說。

“等等等等,我就不明白了。咱們明明已經抓住他了,爲什麼還要這麼輕易放過他?”混混男又開口說,“這太不爽了,不能就這麼算了!”

江雨煙和名偵探也同樣用奇怪的表情看着藍海辰,他們也不明白藍海辰的用意。

“哎,正所謂放長線釣大魚,咱們這麼做其實是爲了撒網!”藍海辰看着衆人解釋道。

“撒網……向誰撒網?”江雨煙問道。

“當然是向那些組隊玩家的頭目,也就是那個關鍵人物。”藍海辰回答說,“你們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不論關鍵人物到底是怎麼得知醫生身份的,醫生都不可能完全確定關鍵人物的身份。”

藍海辰話中的意思是,醫生並不能確定關鍵人物到底是殺手還是警察。

“確實啊,如果我是醫生,突然有個人來找我讓我跟他組隊,我也會懷疑對方的身份。”名偵探想了想說。

“不錯,由於醫生這個身份的特殊性,扮演這個角色的玩家會天然的多疑。

因爲對於殺手來說,醫生是高價值目標。只要殺了醫生,就不用擔心玩家會被救活。因此殺手一旦獲得醫生的身份,就絕對不會手軟。”

藍海辰說完又突然換了個語氣。

“但也有例外,那就是殺手想要利用醫生做些別的,比如欺騙其他玩家,用以隱藏自己的身份。”藍海辰說着充滿深意的看向江雨煙等人,“你們想想至今爲止發生的所有事,有沒有這個可能?”

江雨煙等人想了片刻,覺得確實如藍海辰所說。

“是啊,假設關鍵人物是殺手的話,他至今爲止所做的一切確實能這麼解釋。畢竟,關鍵人物現在已經被大量平民排除在殺手之外了,雖然第一晚什麼人也沒殺成。”江雨煙點頭說。

通過幫助平民從而獲得平民的信任,藉此掩蓋自己殺手的身份,這個計劃雖然麻煩但卻十分有效。

要不是藍海辰等人自己是殺手,恐怕也會想到這上面來。

“是啊,所以醫生肯定也會往這方面想,而關鍵人物迫於保密需要,又很難將自己到底是什麼身份告訴醫生。

因此,現在醫生對於關鍵人物肯定不是絕對信任的。在醫生心裏,肯定時刻防備着關鍵人物,怕他做出對自己不利的事。

而醫生之所以肯幫助關鍵人物,肯定是關鍵人物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讓醫生暫時與其合作,進一步觀察。

而我們現在,就是要利用醫生的這個心理。我們只需要給醫生一點點隱晦的信息,對於關鍵人物的不信任感,就會在醫生心裏膨脹。

到時候,醫生的行爲就會給我們可乘之機!”藍海辰說完眼中閃過一絲狡詐。

“這就是你爲什麼要我打完人就走?”混混男這時又問。

“對啊,這就是爲了給醫生那一點點隱晦的信息。你發現沒有,在我所計劃的行動中,有一件很關鍵的事咱們沒有做。那就是查看醫生的身份!

按理說,在已經沒有殺人機會的情況下,我們最應該乾的就是查出醫生的身份。但我卻只是讓你揍他一頓,而並沒有查看身份,你說這是爲什麼呢?”藍海辰笑着問道。

“爲什麼啊?”混混男呆呆的說。

“仔細想想,站在醫生的角度。”藍海辰提醒說。

“在目前,知道醫生身份的就只有關鍵人物。”這時名偵探突然說。藍海辰聽後眉毛一挑,對名偵探點了點頭。

“到底什麼意思啊?”混混男還是不明白。

“我明白了,知道醫生身份的就只有關鍵人物,而殺手找到了醫生卻又不看他的身份,這隻能說明一點。”江雨煙說完眼中閃過一絲狡猾,“那就是殺手已經知道醫生的身份了,關鍵人物是殺手!”

“啊?!”混混男直接聽呆了。

“正解!”藍海辰拍手笑道,“站在醫生的立場上看,如果關鍵人物是殺手的話,那自然就沒有必要再去看了不是嗎?

咱們的行動表面上似乎是殺手找到了醫生,爲了泄憤所以揍了醫生一頓。

但醫生只要稍微想想,就能得出另一個結論。那就是關鍵人物是殺手,他一直壓抑着自己的同伴,讓他們好不容易殺死的人被醫生救活。

而這一切,只是爲了讓關鍵人物洗脫嫌疑。最後終於有殺手忍不住了,報復性的想揍醫生一頓。”

藍海辰說完一攤手,玩味的看着其餘人。

沒毛病,在潛移默化的指引下,醫生很容易便可以得出這種結論。

而這一切,只是因爲殺手沒有查看醫生的身份。

陰謀論就是這麼產生的。

“在那種激動的情緒下,殺手出現這種沒有查看身份的失誤也合情合理。而這一點,就會讓醫生開始懷疑關鍵人物,並一發不可收拾!”名偵探點着頭說。

“這個計劃並不是那麼嚴密吧?”這時混混男突然說,他本能的覺得這裏面似乎有漏洞。

“當然沒有那麼嚴密,沒有完美的計劃,但這樣也已經夠了。”藍海辰回答說,“之前我說過,醫生這個角色的性質,決定了所扮演的玩家一定天然多疑。

那麼面對這種情況,醫生敢賭嗎?他敢賭關鍵人物就一定不是殺手,並將身家性命交給對方嗎?”

“不敢……”混混男老老實實的說。關鍵人物哪怕有一絲的嫌疑,在醫生心裏就會被無限放大。

“所以說,這樣就夠了。這個思維一旦在醫生腦子裏成立,就會將他引向深淵!”藍海辰冷笑道。

而此刻,藍海辰躲在草叢裏,看着不遠處的醫生,臉上再次露出笑容。

從醫生此刻的表現來看,思維已經成立,從現在開始,醫生已經不再信賴女性頭目。

“而我接下來的行動,正是以這個爲基礎!”藍海辰說。 醫生坐起身子,低着頭看着地面一語不發。

正如藍海辰所想,他一開始只是覺得那些殺手想那他出氣。但同時,他也無時無刻不在擔心身份被殺手發現!

從醫生的角度來看,這是他最擔心的事。所以當醫生摸摸自己的臉,發現口罩還在時,一個疑問在他心中產生了。

“殺手爲什麼不看我的身份?”

醫生回想起了剛纔的種種細節,思緒也一點點的被打開。

爲什麼有人要攔着殺手打人,又爲什麼來的殺手只有三個?

“因爲衝動的殺手只有一個,而剩下的都還在聽那個女人的話,假裝不知道我是醫生!”醫生心想。

“至於爲什麼只有三個人,那是當然了,那個女人怎麼可能過來!”

醫生口中的那個女人,自然就是被稱爲關鍵人物的女性頭目。

想到這裏醫生的目光變得狠厲起來,這個女人居然是殺手,她一直在騙自己,還利用自己來替她做事!

不遠處,藍海辰看着醫生的表現笑了。他轉頭看看名偵探和混混男,他們兩個也都露出玩味的笑容。

“接下來的一切就都順理成章了,我們只要等着就好。”藍海辰看着醫生低聲說。

“接下來?醫生會幹什麼?”混混男還是想不通這些細節。

“如果按照原本的計劃,他當然是要向那個女性頭目稟報。不過現在嘛,恐怕不會這麼做了。”藍海辰冷笑道。

果然如藍海辰所料,醫生在“想通了”一切後沒有去聯繫女性頭目,而是爬起來躲到一個地方,生怕自己被人發現。

“他躲起來了,這樣事情根本無法進展嘛。” 繁幸之味 躲在暗處的混混男抱怨說。

“而且還一直沒有摘下口罩,搞得現在連他是誰都不清楚。”名偵探也說。

“別急,他不理會別人,別人不會來找他嘛。等着吧,一會那個女性頭目就會跟醫生聯繫上,這對她來講很重要的。”藍海辰解釋說。

果然,過了沒多久醫生的手機就震動起來。醫生看了看手機顯示的號碼猶豫了片刻,最後還是接了起來。

“喂。”

“喂,爲什麼不打給我?”一個明顯經過改變的聲音響起,但仍能聽出說話的是個女人。

“……”醫生沉默起來。

重生之掌家棄婦 “爲什麼不說話,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女性頭目又問。

醫生擡起頭深呼吸兩下,這纔像是下定決心,對着手機說道:

“你是殺手吧!之前說的一切都是在騙我,爲了讓我給你提供掩護!”

“我不管是什麼事讓你產生這種念頭,但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你自以爲是的推斷錯了!”女性頭目立刻回答說,“我要是殺手的話,一開始就會把你殺掉!”

“你別騙我了,沒有我你的計劃根本不可能成功,也沒法將那些平民聯合起來。

我都看到你的殺手同伴了,你可以去問問他們都幹了什麼!”醫生憤怒的對女性頭目說。

女性頭目聯合平民玩家的關鍵,就是向他們保證絕對安全。因爲醫生的緣故,他們中任何一人死去都會很快被醫生救活,這也是最吸引人的地方。

女性頭目聽完沉默了片刻,心裏想着醫生話中的意思,但她不知道醫殺手到底對醫生做了什麼。

“你是怎麼被他們發現的,他們跟你說了什麼?”女性頭目開口問。

“你不用再裝了,告訴你吧,他們抓住了我,但連我是誰都不在乎!他們把我打了一頓就走了!

你說要不是他們早已經知道我的身份,爲什麼不把我的口罩摘下來看看?你倒是說啊?”醫生氣憤的喊道。

女性頭目陷入沉思,殺手的行爲明顯超出了她的預估。

“這難道是殺手的詭計?他們故意不看醫生的身份,藉此讓醫生來懷疑我?

如此一來的話,我與醫生聯合的事恐怕已經被他們看破了……”女性頭目想到。

但即便如此,女性頭目依舊不想放棄與醫生的聯合。且不說還不清楚殺手對她的計劃瞭解到了何種程度,就是爲了維持與平民的聯合,女性頭目就依舊需要醫生的支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