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又或者說,還沒有到那個程度。


路彥琛知道自己心硬,可是,他也沒有辦法。

路家所擁有的一切,跟他所要面對的危險,成正比,這個孩子如果真的在路家成長,對他來說,未必是好的。

可是,這些話,他都不知道要怎麼跟葉一朵解釋。

但是,他也不想讓葉一朵把自己想成那種面冷心硬的人。

想到葉一朵看著自己,露出失望的目光,路彥琛就覺得自己受不了。

他忍不住開口:"朵朵……你是在怪我嗎?"

葉一朵苦笑著搖頭:"沒有,我怎麼會怪你呢!"

雖然葉一朵這樣說,可是,隔著電話,路彥琛都聽到她苦澀的聲音。

他無奈的嘆口氣:"朵朵,我有我的難處!"

葉一朵悶聲點了點頭,聽起來像是要哭了一樣:"我都知道!"

路彥琛有些煩躁:"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的難處,朵朵,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希望獵風能得到最好的生活,畢竟,他跟我們遇見就是一種緣分,可是,我們收養他,對他來說,未必是最好的!"

路彥琛不知道怎麼跟葉一朵說路家的情況。

路家明處有盛世集團,暗處有暗夜組織,這些事情,有些沒法拿到檯面上說。

他的父輩,他的爺爺,所有人都遭受過的危險,根本不是葉一朵能想的。

他們從小接受的訓練,並不是外面的人看起來那麼光鮮亮麗的,你所承受的一些東西,必然要付出一些其他的代價。

可是,這些他現在能跟葉一朵說嘛?

如果他說了,或許,葉一朵還會遠離自己,這個……他真的不敢賭。

想到這裡,路彥琛剛想開口說點什麼,就被葉一朵打斷了。

葉一朵說:"小白哥哥,你知道嗎?我很討厭自己,我覺得,我自己沒能力,我就不該把獵風帶回來,我不能照顧他,就不該給他希望,現在讓他待在福利院,我雖然知道,這是對他最好的結局,可是,我心裡就是難受,我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我從小受的苦難太少了,見不得別的孩子受到這種苦,我小時候爸媽不在一起,我沒有上幼兒園,我是上的學前班,後來才轉回臨海市,上的一年級,那個時候,我在鎮子上上學,我沒有爸爸,小朋友都笑話我,我不知道,現在的獵風只有六歲,他沒有父母,別的小朋友說他的時候,他會不會更難受,沒有一點親情和關愛,他的爸爸才剛剛去世,他又沒有媽媽,他肯定會很難過,比我那個時候都要難過的多……" 葉一朵語無倫次的說著,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總之,她覺得她很難過,她不想看到獵風沒有孤孤單單的待在福利院。

或許,她只得自己很不好,把路彥琛當成了發泄口,路彥琛也是無辜的。

可是,這些話,除了路彥琛,她真的不知道要跟誰說。

路彥琛聽著葉一朵的聲音,似乎都嗲了哭腔。

他突然就難受的無以復加。

他快速的開口道:"朵朵,你現在在幹什麼?今天沒有課嗎?"

對於葉一朵說的那些話,他沒有給予任何回應。

因為他知道,他現在越說,葉一朵只會越難過而已。

葉一朵搖搖頭:"今天有課,早上的課剛結束,我從教學樓出來,沒有回宿舍,我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我就是想獵風了,我怕我回了宿舍,會影響小夢,小夢今天的情緒,也不是很好!"

路彥琛想了想,開口道:"你在學校等我,我現在來找你!"

葉一朵拒絕:"小白哥哥,你不是還要工作嗎,我真的沒事,你不用來了,你忙你的吧!"

葉一朵口不對心的說著,其實,她現在很想見到路彥琛,可是,她怕自己會難受,會抱著他哭。

她真的不想在路彥琛面前,表現的自己很軟弱。

路彥琛聽到葉一朵拒絕,她根本沒有接她的話,只是開口問:"你這會在學校那裡,我開車過來,我已經下樓了!"

路彥琛說著,拿著車鑰匙就下樓了。

葉一朵想要阻止他,可是,他張了張嘴,半天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路彥琛過來的時候,葉一朵一個人坐在操場上發獃。

路彥琛走過去,也不顧自己穿著西裝,就在她旁邊坐下來,輕聲喊了一聲:"朵朵! 暖婚100分:總裁,輕點寵

葉一朵猛地回過神,吃驚的看著路彥琛:"小白哥哥……你怎麼找到我的!"

路彥琛笑了笑:"猜的!"

他沒有告訴葉一朵,他是開車車子,在校園的主幹道上轉了好幾圈,才搜尋到她的身影。

以前,他並不相信,可以在人群中,一眼認出某個人。

可是,現在他相信了,因為操場那麼多的人,他只是看了一眼,就看見了葉一朵孤單的身影。

葉一朵看著操場的草坪有些臟,她趕緊站起來:"小白哥哥,你起來吧,別坐在這裡了!"

她想說,路彥琛一身乾淨的西裝,坐在這裡,實在是不搭。

她更害怕弄髒了他的衣服。

結果,路彥琛笑著搖了搖頭:"沒事,你想在這裡,我就陪你坐在這裡!權當是放鬆心情!"

葉一朵皺了皺眉:"小白哥哥,你今天不用上班嗎?"

路彥琛轉身看了一眼葉一朵,笑了笑:"那麼大的公司,如果缺了我就不能正常運行下去的話,那還需要那麼多的員工幹嘛,我也是人,也有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想出來走一走,給自己一點自由的時間,放個假期什麼的,也是可以的!"

葉一朵這才點了點頭。

她伸手揉著地上的草,悶聲道:"小白哥哥,是不是我那會電話里的話,讓你不高興了?"

路彥琛搖了搖頭:"沒有,就算是你不說那些話,我今天心情也不好!"

葉一朵好奇的看了他一眼:"你為什麼心情不好?"

路彥琛看著葉一朵,表情有些無奈:"可能是因為那個孩子吧,也可能是因為別的事情,我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心裡亂糟糟的!"

葉一朵有些動容,畢竟,路彥琛從來沒有跟自己說過這麼多的心裡話。

她開口道:"小白哥哥,其實……其實你要是捨不得獵風,我們今天可以去看看他的!"

葉一朵承認,她居然有點想那個小朋友了。

想到他前天晚上吃東西的時候,狼吞虎咽的小可憐樣子,想到他一個人在林子里生活了一個月,葉一朵就覺得,心裡無比的難過。

她也看的出來,路彥琛是很在乎獵風的,不然的話,他的情緒不會這麼差。

可是,讓她沒想到的是,路彥琛卻拒絕了她的提議。

他看了一眼葉一朵,搖了搖頭:"現在……我們別去看獵風了,你就算是有時間,也別去!"

葉一朵皺眉看著路彥琛:"為什麼啊?"

葉一朵覺得,路彥琛不像是那麼不近人情的人。

可是,他不讓自己去看獵風,卻是實實在在的。

葉一朵心裡很不舒服,可是,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她不知道要怎麼告訴路彥琛。

路彥琛無奈的看著她,伸手揉了揉葉一朵的腦袋:"你想聽,我可以解釋給你,我並不想讓你誤會我,可是,你真的不能去看獵風!"

"說說你的解釋,我聽著呢!"葉一朵固執的看著路彥琛,甚至歪著腦袋,躲開他的大手。

路彥琛的手僵了僵,無奈的嘆口氣:"我今天送獵風去福利院的時候,他一直站在那裡,無助的看著我,我走的時候,他就站在福利院的院子里,傻傻的目送我離開,我沒有轉身,因為我知道,我一轉身,就走不了了,既然我們不能收養他,就不能給他太多的感情寄託,不然,他根本無法融入福利院的集體,只會越來越難受,我知道他很可憐,可是,他還是要學會生活,你懂我的意思嗎?朵朵!"

葉一朵突然就別過頭,不去看路彥琛。

她差點就哭了出來,她懂,她怎麼會不懂路彥琛的話呢。

他是想說,他們幫不了獵風,就不要給他太大的希望。

他都那麼狠心的離開了,她如果拆台的話,他只會前功盡棄。

葉一朵別過頭,悶了半天,才轉身看向路彥琛:"所以,我們要放棄他嗎?以後都不能去看他嗎?"

路彥琛搖了搖頭:"這倒不是,等過兩天,他適應了福利院的生活我,我們就去看他,好不好,以後每周末都去,經常去,行嗎?"

路彥琛知道,葉一朵對這個孩子的不舍。

所以,他只能儘可能的答應她,以後多去看看,做不到的事情,他真的無法承諾。

葉一朵聽到路彥琛的話,悶悶的點了點頭:"恩,我知道了,這個周末,我就去看他!"

路彥琛開口:"我也陪你一起去!"

葉一朵看了一眼路彥琛,悶悶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中午,路彥琛本來是打算請葉一朵和雲夢恬吃飯的。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結果,公司那邊臨時有事情,他就匆忙離開了。

葉一朵想了想,其實路彥琛做的也對,他這麼忙,連自己吃飯的時間都不固定,怎麼去照顧一個孩子。

她自己也是,她本來就是一個孩子,大學還沒有畢業,根本照顧不了獵風,只能經常去看他而已。

想到這些,葉一朵的心裡,悶悶的,很是難受。

只不過,她知道,現在的確不能去看獵風,不然,她自己可能都捨不得走了。

葉一朵一個人想了很多,最後還是乖乖地在食堂吃了飯,回了宿舍。

過了兩天,葉一朵才感覺自己緩過來。

路彥琛真的很忙,自從那天被打電話叫走以後,葉一朵都沒有見過他出現,也沒有收到他發的消息。

她不知道如何去定義他們現在的關係,或許,是兄妹,又或許,是朋友吧。

她自己也說不清楚了,只不過,這樣也好。

能看見自己喜歡的人,心裡總歸是好的。

星期三下午的時候。

葉一朵去了學生會。

學生會打算舉辦一個大型的公益活動,但是,因為學生會內部資金沒有多少,需要去拉贊助。

本來,這事情是不歸葉一朵管的。

可是,開會的時候,就有那麼一兩個嫉妒葉一朵的,非得添油加醋的說,葉一朵認識什麼名人啊,出門都是豪車接送啊,非得讓葉一朵接了這個任務。

葉一朵想了想,反正就是拉個贊助而已,就當成是鍛煉自己了。

那些經常贊助學校活動的公司,她去跑幾家,總會有消息的。

想到這裡,她便接了這個任務。

畢竟,開會的時候,她也不想跟任何人爭吵。

晚上回了宿舍,雲夢恬一邊吃蘋果,一邊看著葉一朵問:"聽說學生會那幫人渣,讓你去拉贊助!"

葉一朵笑了笑:"他們怎麼就成人渣了,不就是拉個贊助嘛,誰去不一樣!"

雲夢恬冷哼了一聲:"那能一樣嗎,往年都是一些大二大三的去,今年讓你一個大一新生去,丟不丟人!"

葉一朵沒好氣的搖了搖頭:"我都不介意,你生氣這個做什麼,我覺得無所謂啊,不就是拉個贊助嘛,我明天去看看,說不定明天就搞定了呢!"

雲夢恬笑了笑:"朵朵,你真天真,你以為誰都那麼好說話呢,你讓人家掏錢,你真以為,厚臉皮就行了,我感覺沒戲,你還是直接去找我表哥吧,讓他們公司隨便贊助點,估計就夠辦活動了!"

葉一朵的臉色變了變:"小夢,這件事情,你別告訴小白哥哥,我心裡自有打算,你放心吧,我自己會處理好這件事情的,知道了嗎?"

雲夢恬的小臉一僵,她知道,葉一朵肯定是不想麻煩自家表哥,更不想在表哥面前,去拉贊助。

葉一朵是女孩子,而且,自尊心那麼強,她仔細想想,完全能理解。 差點嚇了一跳,他還以為蘇嵐要殺沈東明,「你說的沒錯。」沈東明讓紀優陽亮出身份,那也變相證明了,沈呈的存在必要,沈呈欺騙利用他的仇,也該報了,「嵐姨,你知道沈呈在哪兒嗎?」

「沈呈這個人小心謹慎,心思又細,他不可能隨便出現在什麼利於我們辦事的地方,不過,我有個辦法可以引他上鉤。」

「好,那我等你好消息。」

「沒問題。」

從馬場出來后,並不想去沈氏的醫院,引人太多人的注意,沈呈就找到了一間普通的醫院,在坐滿人的區域里等著拍片的叫號。

閉著眼睛的沈呈聽到手機響了,拿出手機看著這個來電顯示人好一會才接通電話。

「喂?」

「沈呈啊,阿陽的事情,你聽說了?」

「什麼事?」蘇嵐的語氣聽起來特別得意,像是有什麼迫不及待要跟他炫耀的事情。

「阿陽他剛剛以沈氏的身份出席了紀氏的股東大會,下午就要召開新聞發布會了。」

「所以呢?」沈呈說話時眼神平靜看了眼顯示屏上排隊的進程。

哼,這個沈呈,還裝什麼淡定,「我不知道阿陽有沒有跟你說過,你回沈家去處理那些事情時,阿陽來跟我談過你的事,我們約個地點見面,談談阿陽的事情吧。」

他跟蘇嵐已經談的很清楚了,沒有什麼可以再談的,看見下一個就是自己,沈呈從座椅起身,「我們沒什麼可談。」

「半個小時后,如果你沒有出現,我會把你在背後是怎麼收買泰勒,挑撥我跟沈東明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訴阿陽。」

蘇嵐留下一句威脅的話以後電話立刻掛斷了,不到十來秒的時間,一個地址發了過來。

那件事,沈東明不可能跟蘇嵐說,知情人也不多,人是勁彪親自去抓的,也是勁彪動手教訓的,當晚,唯一來過的也就只有富升。

不會是富升,富升對他的態度一直都很好,反倒是一開始對他不冷不熱的勁彪比較可疑。

「128號沈呈……」

聽到叫自己,沈呈想加快腳步過去做完檢查去見蘇嵐,一走快,落地時摔痛的地方就傳來撕裂的痛感,為了緩解這股不適,沈呈只能不斷放慢步伐。

就在沈呈進檢查室的時候,拿在手上的手機又一次傳來一條信息,忙著做檢查的沈呈沒來得及看信息,就把手機和一些物品放到收納盒裡。

……

回到家裡,等了好久,都沒等到消息,董雅寧等的不耐煩打電話過去,那邊沒人接,急的董雅寧要重新打過去時,眼前正在播放節目的電視突然彈出一則和紀廖升有關的信息。

「紀氏集團前掌門人,今日出現在股東大會上,因涉嫌商業犯罪和助理一塊被帶走,本台駐景城記者,已在現場等待進一步消息。」

這個報道出現的太突然了,董雅寧根本沒看清楚是怎麼回事,趕緊拿起遙控器想重撥,可是沒法重撥,只能連摁數下遙控器換台再找找相關的報道。

幾個台播報的內容都是一樣的,沒有最新的狀況,都是股東大會被帶走的報道。

嚇傻的董雅寧癱坐在沙發上。

紀廖升居然醒來了?

沒抓住的遙控器,從手上掉落。

董雅寧雙手捂著嘴巴,吃驚到久久沒有緩過神來。

如果紀廖升醒來了,那她跟閔集仁那些談話,還有托馬斯的事情,紀廖升是不是全部都知道了?

細思極恐的董雅寧看著眼前播放的內容笑出聲。

這下好了。

活該,這就是騙她的下場!

大笑過後,看著新聞上對紀優陽一事報道的董雅寧,逐漸收住笑聲,雙眼無神,落在兩邊的手,隨著心裡的恐慌和不甘用力抓住沙發。

紀廖升和閔集仁都進去了,可紀優陽卻平安無事,還多了一個沈氏集團繼承人的身份。

當初她跟蘇嵐斗,好不容易把蘇嵐弄死了,結果又來了一個駱知秋,可誰又曾想到,這個蘇嵐居然沒死,還給紀優陽找了一個那麼有錢有權的后爹。

不甘心自己什麼都沒得到的董雅寧,抓起遙控器對著電視機就砸過去。

「你們這些賤人,憑什麼騎在我頭上作威作福!」站起身的董雅寧不斷用手拍打自己的胸膛,「我才是贏家……」聲嘶力竭大喊時,撿起茶几上的東西不斷打砸,「你們怎麼能比我過得好,你們不可以比我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