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去!”妙俊風怒喝一聲,不再多做解釋,擡腳便向着皇宮內一步步的走入。


守門的士兵在見到歸來的妙俊風后,先是感到詫異,緊接着,一股不寒而慄的畏懼感自他們靈魂深處爆發而出。

紅色的披風,散發着森寒氣息的鎧甲,配合着赤紅的雙目還有那飛揚的長髮。 重生豪門之主母在現代 不說其它,光是這造型就足以讓膽小之人匍匐在地。

“嗒”“嗒”“嗒”…

腳步聲一步步響起,凡是他路過的地方,守衛的士兵無一不單膝下跪,把頭埋得很低。

穿過宮門,官道上行走的官員,宮道上行走的太監宮女,無一不在見到他後,立於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妙俊風的威名早已烙印在他們心裏,如今狀態下的妙俊風更是讓他們感到壓抑,恐懼,窒息。

強大的精神力掃便整個皇宮,在確定了皇甫有德的位置後,他繼續一步步,沉穩有力,鏗鏘有聲的向前走去。

坐在御書房內,愁眉不展的皇甫有德在感覺到了這股強大而又熟悉的精神力後。“噌”的一下,站起身來,大喊一聲:“糟糕!他回來了。”

“李德全,快隨朕去看看。”皇甫有德一邊喊着一邊就朝外走了出去。

李德全也感覺到了那股強大的精神力,但他沒有放在心上。皇宮內時不時就會有強大的精神力掃過,這是皇宮的供奉在監察皇宮的安全。

“萬歲,您慢一點,別摔着了。”

不在意歸不在意,可若是皇甫有德在意了,那自己就必須更加在意。

跟在皇甫有德身後,快步疾走的李德全,似有似無的感覺到一股壓抑的氣場正不斷向自己這邊移動。

“嗒”的一聲,妙俊風停下了腳步。他感覺到了皇甫有德的氣息,只要再過三個呼吸,他就會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俊風愛卿,你怎麼回來了?是不是前線有吉報傳來?”皇甫有德在見到妙俊風的第一眼,立刻便知現在決不能刺激他。

“萬歲,許王府的事您可已經知曉了?”妙俊風用沙啞的聲音問道,其中還帶有淡淡的滾喉聲。

“俊風愛卿,這件事朕剛知曉,這不,正準備去前線通知你,你就回來了。”

“萬歲,不知您可有什麼打算?”

“俊風愛卿,這件事朕一定給你個交代,但還請你收起怒氣,平復一下情緒。”

“萬歲,我已經控制的很好了,如若不然,我也不會站在這跟您好好地說話。正所謂,血債血償,身爲皇子,更應當有這樣的覺悟。

若是許王府真做了對不起皇庭的事,臣不會如此動怒。可事實是,皇甫從龍爲了一己私慾,竟屠全府上下,這種做法實在是可恨至極。”

“俊風愛卿,您應該知道,許琪是朕下旨讓其嫁給從龍。不管事情的原委如何,她已跟從龍有了夫妻之名。

既然是夫妻,那他們倆的事也就是家務事。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朕認爲這件事你還是不要參與的好,你應該呆的地方是前線,該想的事應是如何擊退西人大軍。”

“萬歲,臣能否把您的意思理解爲,許王府的事就這麼算了,皇甫從龍會象徵性的處罰一下。而我應該老老實實的回到前線,爲皇庭開疆擴土,立下汗馬功勞。”

“你若硬要理解成那個意思,便那個意思吧!”皇甫有德的臉上顯出不悅之色。

再怎麼說,自己也是一國之君,能夠以這種方式和態度和你交談,已經是你莫大的殊榮了。假如你再不知好歹,那可就別怪朕不念往日情分,心狠手辣了。

“呵呵,萬歲。您自幼讀聖賢書,沒有忘記家國天下這四個字,三個詞吧!

沒有家何來的國?沒有國何來的天下?對您來說一個許王府可能不算什麼,可對我來說,許王府就是我的家!

如今,我的家沒了,您說我該怎麼辦?”妙俊風身上的殺氣又濃郁了一分,鮮紅如血的雙眼毫不避諱的盯上了皇甫有德的眼睛。

“大膽!你是想弒君嗎?”李德全再也無法忍受了,一步跨出,擋在皇甫有德的身前喝責道。

“李公公,這裏沒你什麼事,你還是不要摻和的好。弒君這個詞你覺得適合我嗎?若是我要弒君,之前,就不會救君。”

李德全發現自己真的是莽撞了,如今弄得自己進退失據。說實在的,在心裏他對皇甫從龍的行爲感到很痛恨,可誰讓妙俊風現在直言犯聖呢?

“李德全,你先退到一邊。他今天是來找朕的,此事不了,你們誰也抵擋不住他的怒火。”

“萬歲聖明,臣今日來此,就是想請萬歲還臣一個公道。”妙俊風殺氣不斂,吃力的一抱拳,對着皇甫有德拱了拱手。 “妙俊風,朕對你的愛惜你應該清楚。可你不能拿這來觸碰朕的底線。

都說天子無情,可皇甫從龍是朕的兒子,自身的修爲又達到了皇境。加以時日,他將會成爲皇庭的棟樑,皇甫凱的左膀右臂。

許王府的事朕會給你一個交代,但不會讓他死。至於死去那些人的家屬,若還有幸存者在世,朕會讓他們衣食無憂的過完這一生。

妙俊風,朕的處境你應該比誰都清楚。如今好不容易趨於穩定的局勢,朕不想讓它再起波瀾。有時候,身爲大丈夫,就應當能忍常人所不能忍。

朕相信只要你靜下心來,好好的想一想,便能明白朕的苦衷。

今日之事,也只有你能獲得朕的這般待遇,若是換成別人早就被朕給命人拖出去斬了。

你好好想想吧!朕希望當你再次開口時,能說出讓朕感到滿意的話。”

“哈哈哈…”妙俊風放聲大笑,此時的他,更顯邪魅。

影帝的犬系女友 “萬歲,這便是您給臣的交代嗎?這也太簡單,太敷衍了吧!您不忍心殺皇甫從龍沒關係,臣可以代您去殺他啊!

如此逆子若是不除,別說是未來皇庭的棟樑了,臣看能不成禍害就不錯了。

萬歲,您的難處臣知道,在皇甫從龍的身後不僅有司徒家,更有世家林家的影子。

太子之位沒有讓皇甫從龍坐實,已經讓他們感到不快。倘若臣再去把他給殺了,那勢必將引起皇室與世家間的矛盾。

萬歲,臣沒有說錯吧!”

“妙俊風,你不是很明白嗎?既然那麼明白,又何必要執意如此呢?”皇甫有德的忍耐到底線了,只要妙俊風再進一步,他便會立刻下令,將其擒拿於此。

“都出來吧!你們還要藏到什麼時候?”妙俊風無視了皇甫有德,向着四周大喊了一聲。

“唰唰唰…”幾道身影從前後左右一閃而出,將妙俊風緊緊包圍在中間。

除去離昧和坤風,八部天龍中有六位同時出現,這裏面也包括了妙俊風的舅舅,乾飛揚。

“不夠,不夠!供奉和太上皇難道不出手嗎?”妙俊風搖了搖頭,對於出現的八部天龍感到不屑。

“妙俊風,收手吧!你再這樣一意孤行下去,會把自己逼到絕境的。你也不想看着自己打拼下來的基業,就這樣被你意氣用事的毀於一旦吧!”

尋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了過去,妙俊風冷冷一笑的無情道:“乾飛揚,你是要站到我的對立面嗎?不要跟我說什麼大義凜然的話,這些話在我這裏一文不值。

帶着你的兄弟們離開這裏吧!我還不想殺你們!不過,若是你們逼我,或者萬歲不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我不介意血洗皇宮。

反正在萬歲的心裏我不是已經有謀反之心了嗎?這個種子一旦種下,等到天下再無戰事後,我也會落個飛鳥盡,良弓藏的境地。

與其那時落魄不堪,不如現在放手一搏。弒君,這個詞總是在腦海裏迴響啊!”

“咻”的一下,沖天的殺氣自妙俊風身上迸發而出。實質般的殺意讓圍在他身邊的八部天龍,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

李德全盡忠職守的護在皇甫有德的身前,替他抵擋着迎面撲來的殺氣。

“哎!夠了,到此爲止吧!”

一道聲音從天而降,下一刻,沖天而起吞噬四周的殺氣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束縛起來,直至逼回妙俊風體內。

強悍的威壓不等妙俊風做出任何舉動,就降臨到他的身上。

被這威壓一壓,妙俊風瞬間明白出手的人是誰了。這個人不正是一直處於閉關狀態的皇甫蒼生嗎?

“父皇!”皇甫有德感應到了皇甫蒼生的氣息,向着天空中的某一處高呼一聲。

“有德,朕把江山教給了你,可你卻讓朕很失望啊!皇宮內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問題,你讓朕如何能繼續安心的把江山交給你!”

皇甫蒼生的這番話如一記重錘敲在了皇甫有德的心坎上。這一敲,讓他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對妙俊風的恨意。

“父皇,兒臣知錯了。日後定會更加嚴於律己,從嚴治下。”皇甫有德拱手,對着皇甫蒼生深深一拜的致歉道。

“嗯,記住你現在說的話。妙俊風的事就交給朕來處理吧!年紀輕輕,一身才華的他原本可以飛黃騰達,平步青雲。

可一步錯,步步錯,年少得志未必就是好事啊!擅闖皇宮,對神皇不敬,死罪!

朕的皇庭人才濟濟,少一個妙俊風,還會有李俊風,王俊風,張俊風。

有德,你要記住,身爲君王,自己的心思可不能被臣子牽着走啊!”皇甫蒼生說完,對着妙俊風就點出一指。

一指之威,引得空間一陣動盪。 冷麪夫君的無辜新娘 在妙俊風的周圍,一條條空間裂縫如遊走的黑蛇,在那裏來回穿梭着。

“哈哈哈…,可笑,可恨,可嘆吶!

沒想到我的忠心換來的卻是這樣的結果,真是讓人心寒,讓人憤怒,讓人哀莫大於心死!

也好,從今往後我與皇庭各不相欠!皇甫從龍必須得死,神擋殺神,魔擋殺魔!

自今日起,我妙俊風與皇甫凱的師生情誼到此爲止!

自今日起,我妙俊風與妙家再無半分瓜葛!

自今日起,我妙俊風與皇室勢同水火。總有一日,我會再度歸來,與皇室算清這筆賬!

師父!我知道錯了!

解封吧!我的自我封印!讓你我再度合爲一體,讓你我再度叱吒風雲!不管是神還是魔,我自順我心意,放飛自我!”

淡金色的“封”字狂漲而起,在達到某一個度時,崩碎開來,化作點點金色的星芒盤旋而飛,頓回到妙俊風的身體內。

妙俊風自身的修爲在此之後,一路高漲,直到皇境圓滿後,才停下暴增的勢頭。

隨着妙俊風修爲的恢復和晉升,那先前的一指之力在此刻看起來是那樣的蒼白無力。

妙俊風擡起頭,對着皇甫蒼生冷冷一笑,隨即遁入虛幻世界,揚長而去。

“哪裏走!”

皇甫蒼生可不會縱虎歸山,他擡手就是一掌,朝着下方就一掌轟去。

“轟隆”一聲響起,除了倒塌的宮牆和留在地面上的一個掌印,哪還有妙俊風的影子。

“哎!”皇甫有德重重一嘆,他沒想到事情竟會發展到這般境地。

皇甫凱若是沒有妙俊風的輔佐,即便有自己護着,太子之位也是朝不保夕啊! “老師!”

皇甫凱緊趕慢趕還是來晚一步,未能見到老師離開前的最後一面。

老師的話他聽到了,他知道這是老師對自己最後的幫助,好讓自己置身事外。

“父皇,您不能這樣對老師啊!老師對我們皇庭是有功的,皇庭離不開老師。”皇甫凱失態的跑到皇甫有德面前,帶着責問的語氣吶喊道。

“夠了!你給我滾回東宮!沒有朕的旨意,不得離開東宮半步!”皇甫有德怒喝一聲,大手一揮,將他撩到一旁。

“父皇!您不能這樣對老師啊!”皇甫凱頭一次違背了皇甫有德的話,仍然站在原地吶喊着。

“來人吶!把太子送回東宮!沒有朕的旨意,誰若敢讓他離開半步,斬立決!”皇甫有德無情的下達了圈禁令。

“嘩嘩譁…”鎧甲摩擦的聲音響起,十幾名御林軍將皇甫凱圍在了中間。

“太子殿下,還請您不要讓末將難做。懇請太子殿下移步東宮。”御林軍統領對着皇甫凱彎身一拜的說道。

皇甫凱重重一嘆,他知道如今的局面光憑自己是無力挽回了。老師在朝中本就得罪了很多人,這一下,那些人不落井下石就已經很不錯了。

之後,從皇宮內傳出了一道道旨意。每一道旨意,都如投入平靜江水中的一塊巨石。

皇庭內部到還好些,可在前線,這傳來的聖旨和前來傳旨的人,卻讓整個軍營掀起了狂烈的颶風。

來西線大營傳旨的不是別人,正是先前離開的皇甫明。

在他宣讀完旨意後,軍營中的將領沒有一個人敢相信這是真的。 絕代天師 元帥怎麼可能會謀反?元帥怎麼可能會弒君?元帥更不可能會通敵賣國!

“你們這是什麼表情?父皇的旨意你們難道沒有聽清楚嗎?還需不需要我再宣讀一遍?”皇甫明的心裏暗自惱火,他不明白這幫粗人怎麼會有這般反應。

“八皇子殿下,既然您已成爲三軍的統帥,那這虎符末將也可以轉交給您了。

此外,末將的職責也到此爲止,末將這便告退了。”

典韋轉交完虎符後,對着皇甫明彎身一拜,道出了自己的去意。

“典將軍,你是要當逃兵嗎?”皇甫明對他的離去之意感到很憤怒。

“元帥,末將是追隨先元帥而來。既然,先元帥已經卸任,那末將也就沒有留下的必要了。留在這隻能給您添堵。”

“哼!說得好!還有誰?有誰想離開的,現在就可以提出。若是現在不提,在日後提出,本帥就會以逃兵罪論處。”

此話一出,李青,還有一些將領和士兵們紛紛出列,向皇甫明表明了離去之意。

“好,很好。給你們一刻鐘的時間,收拾自己的行禮。一刻鐘後,若你們還在營地,休怪本帥翻臉無情!”

皇甫明的心中是有氣,但從大局出發,這些人自己還真不好動。否則,自己還未站穩腳跟,整個軍營恐怕就亂了。

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有這麼一句話是通用的。那便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妙俊風的事很快就被西人國和修羅國的高層獲知。起初的他們對於這件事是嗤之以鼻的,認爲這是皇庭放出的煙幕彈。

可在接二連三收到自己的情報人員傳來的消息後,他們個個暢笑不已,認爲皇甫有德終於做了一件好事,爲他們送上了一份大禮。

………………

修羅皇放下手中的密函,站起身,走到窗戶旁,擡頭望向天空說道:“天高任鳥飛,原本朕還擔心你會放朕鴿子。不曾想到,皇甫有德竟然會對朕的邀請推波助瀾。

妙俊風啊!朕很期待你的到來,也只有你能讓朕的掌上明珠變得乖巧,也只有把她交給你,朕纔會真的安心。”

………………

西人國盟長會議室,一名長鬚老者笑着對在座的各位說道:“這是天大的好消息啊!本來我們以爲斯麥率領的大軍將要全線潰敗了。可誰曾想到,神竟然會給我們送來如此大禮,勝利的曙光再次照耀我們。”

“不要高興得太早,就算妙俊風被撤了,皇庭的大軍也不是酒囊飯袋。最多我們也就是收回歐亞城,至於其它過多的想法,我看我們還是打住的好。”

“我也這麼認爲。斯麥雖說是鐵血宰相,但這一次的事對全軍將士士氣的影響很大。他們身心疲憊,就算有振奮人心的好消息,也無法讓他們將巔峯時期的實力發揮出七八成。

教廷和祭司殿那邊至今沒有一點動靜。他們沒有動,我們最好也不要妄動。出頭鳥可不是什麼好鳥,這萬一有詐,我可不想被看笑話的是我們!”

盟長會議室裏,在一正兩副三名盟長髮表完意見後,其餘的議員們也是紛紛發表了自己的理解和建議。

最終,西人國最高領導機構作出決議,讓斯麥相機行事,能進則進,不管如何,務必保證三十萬大軍不能有損失。

………………

彼得堡議事廳,斯麥在收到了聯盟的加急信函後。臉上的神情沒有出現精彩之色,反到是一片落寞。

“老師,您怎麼了?聯盟下達了什麼指示?是要懲罰您嗎?”辛德急切的問道。

“你自己看吧!”斯麥把信函遞了過去。

辛德快速地將信函瀏覽了一遍,隨後說道:“老師,這對我們來說是天大的好事,您爲何顯得如此消沉呢?”

“辛德,這樣的勝利你覺得有意義嗎?

勝利是要建立在打敗強大對手基礎上的。沒有了強大的對手,這跟恃強凌弱,欺負幼童有何區別?

我的對手是妙俊風,他是我這輩子以來遇見的最強大的對手。也只有他能讓我心中本已涼下的熱血再度沸騰,能讓我的情緒波盪起伏。

少了他的戰爭,對於我來說就像是喝了一杯白開水。

這樣吧,接下來的戰事就由你全權負責。我想休假,調理一下身體。”

斯麥站起身來,也不等辛德同意,擡起腳,向着議事廳的外面就走了出去。

辛德望着老師的背影,喃喃自語道:“老師,您不喜歡這樣的戰爭,我就喜歡了嗎?誰不喜歡那酣暢淋漓,一波三折,敵人強大如軍神的異類呢?

男兒淚,男人血,鐵血無情。只有在殘酷激烈,九死一生的戰場上走一回,才能算是一名出色的合格軍人。

老師,我也想他啊!” 玄武城,被貼了封條的許王府內,一道身影孤寂的走在府內的迴廊裏。

這裏本該充滿了生命的氣息,歡樂的氛圍,與自己的愛人漫步於王府的花園之內。

然而,一夜之間,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夢幻泡影,如夢如露,感覺是那樣的不真實。

“吱”的一聲,推門而入。

房間內的佈置跟原先一樣,沒有一點變化。地面上,桌面上積攢的灰塵也很少,就好像早上有人才打掃過。

事物還是原先的事物,但人已不在。皇甫從龍的心思相當縝密,府內上下所有人的屍身都被他給處理掉了,至於去了哪裏,一時半會自己還真不知道。

抽出椅子,身體緩緩地坐下。自己累了,不僅是身體上的乏累,更是心靈和靈魂的疲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