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原本只需要一盞茶就能抵達的路程,他們要花費兩盞茶和三盞茶的時間。


毫無疑問,在這烈陽界域,耽擱了時間,那就等於死亡。

「太陽照射過來了!」

「看!」

「照到她們身上了!」

突然,又是一陣尖叫。

影像圖中,那天空中的太陽,快速升起,快速移動,不一會兒,那太陽光芒就照射到了諸葛青等人的身上。

也就在同一時間,慘叫聲響起。

五個人,五把劍,齊齊失去了控制,從數百米的高空墜落下去。

好在他們五個人都是金丹境以上的修鍊者,否則這一摔,都足以讓他們粉身碎骨。

可問題是,雖然他們沒有被摔死,但那太陽照射在他們身上……

他們的頭髮,開始乾枯。

他們的衣服,開始冒煙起火。

他們的肌膚,彷彿在烈火上炙烤一樣,不斷的皺起來和起泡。

他們在地上打滾,他們在慘叫,在叫救命。

他們抱著頭,他們護著臉,可是沒用,他們的手上的皮已經被燒焦了,他們臉上的肌膚也被燒焦了。

不過這種情形並沒有持續多久,這種痛苦的過程也沒有持續多久。

幾個眨眼的時間,他們身上的衣服和毛髮就被燒得一乾二淨,緊接著是他們的肌膚和肌肉,也像是被大火燒了一樣,不一會兒就燒了個一乾淨。

五個人活生生的人,而且是五個金丹境的修鍊者,在幾個眨眼的功夫里,竟然就被燒得只剩下五具骨架。

骨頭,本應是人體最堅硬的地方,有時候埋在地下幾千年都難以腐朽。

特別是頭蓋骨,保存的時間可能更長。

但是,在太陽光芒的照射下,這五具骨架之上居然也似乎燃起了熊熊巨火。

片刻之後,五具骨架,就被燒得只剩下粉末。

烈陽界域的太陽實在是太厲害了,就連這些粉末也難逃一劫。

它們繼續被炙烤,最後不知變成了什麼,竟然消失在了空氣中。

天空上方。

五十隻留影蜻蜓,照射著無邊無際的世界,一眼望不到盡頭。

看著影像圖中那熱騰騰的景象,眾人久久都說不出話來。

七公主殿下似乎就像是一個沒有長大的小女孩,不禁感嘆道:「唉!這些人真傻!這烈陽界域的太陽,可不是隨隨便便能夠接觸的,她們明知不能反悔據點,那就別回來啊!和楊真他們一樣,去荊棘森林躲藏不就行了?」

七公主殿下也認識楊真。

她的認知很簡單,並不是說楊真有多麼多麼的出色,也不是楊真有多麼多麼的帥氣,只是因為,楊真是端木雪的同學。

僅此而已。

「唉!」

聞言,端木雪嘆了口氣,轉移視線,看向另外幾幅影像圖。

這些影像圖之中,顯示的正是楊真、安悅、關小羽和吳雨晴四個人。

此時,他們已經潛入了棘蜂的巢穴。

雖然進入棘蜂的巢穴危險很大,但他們很幸運,沒有被太陽照到。

否則此時,他們早已和諸葛青等人一樣,死無葬身之地了。

端木雪之所以嘆氣,是因為……她的心裡也有點擔心楊真。

她明明知道,自己和楊真沒有什麼,但還是忍不住擔心。

嗯,這或許就是同學關係吧!

畢竟,她們二人是十幾年的同學。

她很擔心楊真他們會遇到母蜂。

昨天晚上,楊真他們在荊棘森林之中遇到的全部都是工蜂。

工蜂的壽命只有一年,而且它們還要運送靈果的營養液給母蜂,所以工蜂的修為等級大多數都不會太高。

最高的,也不過只有金丹境初期而已。

可是母蜂就不一樣了。

母蜂的壽命很長很長,而且伴隨著它的修為越來越高,它的壽命也越來越長。

雖然一個蜂巢只有一隻母蜂,但是這隻母蜂的修為……幾乎是無法估量。

此時楊真他們正在不停地往巢穴底下深入進去,萬一喚醒了這隻母蜂,那他們將毫無生存的可能。

「小雪。」七公主殿下聽見了端木雪的嘆息,叫道,「你嘆什麼氣呀?是不是在擔心楊真?」

端木雪一愣。

剛才,她確實是因為擔心楊真而嘆了口氣。

此時被七公主殿下說出來,她臉色一紅,急忙搖頭否認:「不是!我只是在感嘆,方才那幾個人死得好慘。」

「是嗎?」七公主殿下撇撇嘴,死死盯著端木雪,「可我不這樣認為。」

「沒有!殿下您別亂說!我和楊真就只是普普通通的同窗關係,我有必要擔心他嗎?」端木雪強裝鎮定,盡量讓自己保持冷靜,可她卻不知道,她的臉色越憋越紅,此時早已成了一個紅蘋果。

「哦哦哦!普普通通的同窗關係啊!」七公主殿下咯咯大笑,「那個,小雪,要不然這樣吧!如果楊能夠通過此次考核,那我就把他招到身邊當侍衛!如何?」

「不……」端木雪剛想說不要。

但仔細想想,如果楊真能夠在七公主殿下身邊當侍衛,那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至少,比呆在神機營強。

這人啊,任何一個人,只要進入了神機營,那就生是神機營的人、死是神機營的鬼,永遠都不得退出。

退出,就意味著死亡!

所以在神機營,以後想要升職的機會不是很多。

但是跟著七公主殿下的話,那可就好多了。

只要把七公主殿下哄高興了,那日子過得可就舒坦了。

而且萬一無意中救了七公主殿下,那楊真他將享受無限的光榮。

這也不失為一條出路。

雖然端木雪對楊真沒有什麼感情,但也不想因為自己一句話,而毀了楊真的未來。

而且,如果楊真能夠成功,那也長了雲鹿書院的面子。

說實話,端木雪對雲鹿書院還是有一點感情的。

所以倒口的不字,端木雪硬生生給咽了下去,轉而說道:「隨你便!反正我跟你說了,我與楊真就只是普普通通的同窗關係!您老人家可別敗壞我的名聲,萬一這事兒讓姬雲聽去了,還以為咱不守婦道!」

不守婦道。

在現在這個時代,那可是大事。

這樣的人,不管男女,都會處以極刑。

聞言,七公主殿下也意識到了,他們的左丞相姬無極,好像就是姬氏家族的人,不由吐了吐舌頭,道:「對不起小雪,是我亂說話了。」

不過很快,她又對著端木雪的耳朵,壓低了聲音道:「嘿嘿!你真不喜歡楊真!」

「!!!」端木雪立刻綳直了身體,腦袋不敢動,但一雙眼睛四處打量,看一看周圍有沒有人聽見七公主殿下的話。

要知道。

這句話可不單單會給端木雪帶來災難,也會給楊真帶來滅頂之災!

好在,大家都在談天說地,沒有人在意她們。

右丞相姬無極和左丞相武問天,兩人正在談論剛才那幾個慘死的人的事情。

遠征軍團的鎮南大將軍陸離正在和移花宮宮主花盈盈說楊真的事情,看他們這情況,也不知是在擔心楊真,還是都想把楊真據為己有。

就連屠洪英和徐幽廷,二人也在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唯一安靜的人,只有盪魔宮的二當家,司徒雁南。

他的眼珠子也一動不動的盯著楊真他們那幾個人的影像圖一動不動,臉色陰晴不定,也不知在想什麼。

端木雪不禁暗叫慶幸。

這個世界上,只怕就只有七公主殿下是如此這般的天真無邪了吧?

可是她不知道,有時候她的天真無邪,會給某些人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就比如現在,她的這句話。

於是端木雪急忙提醒道:「殿下,慎言!」

可是,七公主殿下依舊漫不經心:「切!沒意思!開個玩笑也不行。」

端木雪沒有繼續接話。

她擔心,七公主殿下再說出一些別的話出來。

兩人暫時安靜了下來。

「呵!司徒大人,你一直盯著楊真的影像圖,是想幹嘛?」

突然,就在這時,本來正在和移花宮宮主花盈盈聊天的鎮南大將軍陸離轉頭看向司徒雁南,笑道。

司徒雁南指了指影像圖:「現在那些影像圖之中,除了楊真還能有誰?」

陸離撇撇嘴:「那不是還有其他三個人嗎?那個叫什麼……關小羽,還有那兩個女人,是叫安悅和吳雨晴嗎?」

司徒雁南翻了個白眼,反駁道:「哎呦?原來陸將軍你是看上了關小羽、安悅和那個吳雨晴啊?那好啊!等考核結束,你可以向屠將軍要人,我想他們礙於你的面子,應該不會不給!」

「你——」陸離被嗆得說不出來,好半響才豎起大拇指,「司徒大人果然名不虛傳,好口才,好口才!難怪不愧為魏大統領的智囊!」

「呵呵!見笑了。」司徒雁南皮笑肉不笑。

他可是清楚得很,這些個人對他們盪魔宮一直都沒有好感。

此時陸離主動找他說話,肯定沒安好心。

所以,他只能見招拆招,盡量少說話,不要露出破綻。

「那個……」陸離故意大聲說道,「司徒大人,你覺得楊真現在可有表現出什麼特殊之處嗎?」

司徒雁南想都沒想,便直接搖頭:「沒有!」

頓了一下,司徒雁南說道:「非但沒有,他還讓自己置身於荒野之外,這是愚蠢的行為!」

「嗯?」陸離不信,「既然楊真沒有什麼特殊之處,而且又如此愚蠢,那你為何一直盯著他看?一直關注他?」

「有嗎?」司徒雁南語言簡潔。

「怎麼沒有?」陸離笑道,「從考核開始,我就發現你一直盯著他!」

「哦?」司徒雁南故意否定道,「其實我對每個人都很關心。」

「咯咯!」這時候,移花宮宮主花盈盈道,「我不管你們怎麼說,反正這個楊真,我是要定了!誰叫他是我們小雪的同窗呢?我自然要給他一個機會!」

陸離正欲反駁,誰料司徒雁南搶先他一步,說道:「哼!楊真還是我們家大統領的師弟!你們都放心吧!我們大統領會把楊真帶走,並且好好調教!」

楊真是盪魔宮大統領魏徵的師弟。

按理說,這一條驚天大新聞。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萬幸,林鹿呦總算在零點前將所有拜年信息都編輯好了。

零點一到,所有人的手機瞬間都湧入大量的拜年消息,有群發的,也有挨個diy的,更有直接一個表情包代替的。

凡是收到了消息,林鹿呦都挨個回復了。

而他們麥斯的工作群,這一刻也開始變得熱鬧了起來。雖然公司的企業氛圍一直屬

《擼貓送個鏟屎官》第330章除夕夜 成功登上修為榜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