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卻在此時,殿外喧嘩聲起,牧雨萱的聲音在外面響起:「掌門師兄,六派掌門求見!」


莫問天沉聲說道:「讓他們都進來吧!」

門緩緩的被推開,薛無涯等六派掌門滿臉喜色都走進來,全部都躬身施禮,神色恭敬的齊聲說道:「拜見莫宗主!」

莫問天沉聲說道:「幾位掌門,飛雲門的弟子你們都已分配妥當?」

六位掌門對視一眼,薛無涯上前說道:「啟稟莫宗主,我等已經挑選好弟子。」

莫問天頷首點頭,沉思片刻,繼續說道:「如今飛雲門已經覆滅,其他郡的門派定然會對清河郡有所覬覦,所以我們清河郡的門派要聯合起來。」

曹德正和趙天歌對視一眼,兩人都是聞歌弦而知雅意,曹德正搶先說道:「莫宗主說的不錯,如今天地靈氣銳減,修真界資源逐漸匱乏,各門派為了爭奪修仙資源而互相傾軋,清河郡的修真門派若想安穩發展,必須依靠無極門的庇護。」

「不錯!」趙天歌介面說道:「只有無極門才能庇護清河郡的平安,只有莫宗主才能領導群雄,如今清河郡十六個鍊氣門派,我們六個門派已經歸附,但是其餘十派還是懵然不知。」

梁書生反應過來,當即說道:「莫宗主,在下不才,願意遊說十派的掌門,讓他們為無極門效力。」

費振羽陰測測的嗓音說道:「如今在清河郡,無極門才是真正的天,其餘十派的掌門若是不識時務,對於不遵循莫宗主命令的人,費振羽便是拼掉性命,便要將他就地正法。」

薛無涯和李忘情相視苦笑,齊聲抱拳道:「莫宗主,我等兩人願意效力。」

莫問天雄厚的聲音哈哈大笑,整個大殿嗡嗡作響,良久才道:「六位掌門,此事便交給你們負責,半個月以後,本座準備邀請清河郡同道在邙山一敘,還忘你們能夠轉告其餘十派的掌門。」

六派掌門對視一眼,心裡卻彷彿明鏡似的,無極門想掌控整個清河郡,是絕對不允許出現反對的聲音,倘若半個月以後無極門的盛宴,如果有門派推脫不來的話,恐怕即刻會遭受到無極門的雷霆報復。

六派掌門都不敢怠慢,立即齊聲恭敬道:「是,謹遵莫宗主命令!」

「好!」莫問天微一點頭,緩緩起身說道:「六位掌門,收拾妥當,準備焚山,我們離開飛雲峰。」

半個時辰以後,無極門以及其他六派的弟子迤邐下山,飛雲峰立即清冷下來,雖然是雄偉高聳依舊,但是卻顯得孤寞死寂,忽然間在峰頂和半山腰的建築群里,升騰起熊熊火焰來,濃煙遮天蔽日的飄向高空。

一抹夕陽的光輝映射在飛雲峰上,染出如血般的色彩,斜日沉淪,殘陽似血。

辭別無極門以及六派的弟子,莫問天沉思片刻,將飛雲門混沌歸元陣的陣盤和陣旗收進納寶囊里。

無極門的山門,主要功能是屏蔽主峰,只要是其他門派的訪客,在山門陣法的影響下,只會被上山的石階接引到其他副峰。

但是附帶的護山大陣,雖然是頗具威能,能夠困得住築基初期的真人,但是以現在無極門的實力,功能實在是稍顯不足,

但是好在的是山門是特殊建築,護山大陣可以容納同階陣法,只要將混沌歸元陣的陣盤布置在五行幻獸陣里,兩個陣法進行融合,繼而再次增加陣法的威能。

收拾妥當以後,莫問天祭起梵日劍,片刻功夫過後,便來到青牛山。

破開峽谷的禁制以後,快步走過通道,一直來到靈藥谷。

此時的靈藥谷,已經是空無一人,莫問天用神識進行感應,找到靈藥谷正中的方位。

他緩緩的吸了一口氣,取出一張五階搬遷術符籙,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附有五階法術的符籙,需要無比龐大的法力才能夠釋放,以莫問天510點法力,只能勉強釋放符籙的威能。

他取出幾十塊下品靈石,將法力迅速進行補充,精神力調整到最佳狀態,在納寶囊里取出五階搬遷術符籙,瘋狂的往裡面灌注法力。

丹田裡的法力彷彿全部被抽空,莫問天的臉色漸漸蒼白起來,他緩緩的將符籙貼在地面上。

剎那間,整個靈藥谷似乎被光幕籠罩,幻化成閃爍不定的光華,漸漸的消失在空氣里。

忽然間,幾百里以外的邙山,在碧水峰的半山腰,忽然間迸發起強烈的光芒,但是轉瞬間,卻迅速的沉寂起來。

此時,正在碧水峰山腳巡視的唐景香臉色大變,連忙用神行術跑上山來,但是眼前的景象,卻是讓她有些目驚口呆。

眼前方圓百丈原本是雜草叢生的空地,但是此時卻是彷彿被開墾過一般,已經全部被種滿靈藥,在陽光的映射下,一階靈藥如同繁星般點綴在上,其中還夾雜少量的二階靈藥,呼吸之間,靈氣充沛無比,宛如世外桃源一般。 唐景香滿臉驚訝的望著眼前無垠的靈草地,只是覺得匪夷所思,她即便是想破腦袋也是不明白,滿臉茫然往裡面走去。

卻在此時,她忽然間發現,在靈草地的正中間,有一個人背對著她靜靜的席地而坐,夕陽的餘暉照耀在那人的背上,泛出金色耀眼的光芒。

唐景香心裡頓時警惕起來,自她進無極門以來,門派的其餘副峰便就廢棄無用,她負責巡視群山有數月時間,除厚土峰在大興土木,上面建造無數雄偉建築,準備進行啟用以外,其餘的三座副峰卻都是空無一人。

但是卻在現在,碧水峰山腰不但詭異的長出無數靈藥,而且裡面居然有一個人,實在不知對方是敵是友?到底是用什麼辦法混進山門的?

唐景香將靈氣遍布全身,手裡暗捏著法訣,做好鬥法的準備,悄悄的摸上前去,但是眼前那道背影落在她眼裡,在她心裡卻油然升起熟悉的感覺來。

她的腦海里忽然閃過一道高大的身影,當即鬆了一口氣,連忙躬身施禮道:「外門弟子唐景香參見掌門!」

那人靜悄悄的沒有說出一句話,彷彿是靜坐的石像,沉寂的沒有半點生氣。

唐景香神色驚異,正要準備再高呼一聲,但是卻馬上想到:難道掌門是在修鍊?那豈不是要打擾到他?

她有些驚疑不定,低著頭悄悄的繞上前去,抬頭去望掌門的那張臉,但是臉色卻是一變。

夕陽的餘暉映射在莫問天那張臉上,已經是蒼白的沒有一點的血色,雙眼卻是緊緊的閉著,彷彿是並不知道她在眼前。

唐景香將目光下移,卻見在掌門的雙手掌心,各自握著一塊靈石,但是卻遠非她平時使用的下品靈石,那兩塊靈石晶瑩剔透,靈光流溢,其中蘊含的靈氣極為磅礴,似乎是中品靈石。

但是在此時,兩塊中品靈石的光芒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黯淡,望著眼前的一切,唐景香立即明白過來,定然是掌門法力施展過度,導致丹田虧空,正在用中品靈石補充法力。

難道是和眼前的無數靈藥有關?想到這裡,唐景香臉上閃過凝重的神色,立即凝神戒備,為掌門進行護法。

以她鍊氣三層的修為,給築基真人護法,倘若是說出去,實在是有些可笑,但是職責所在,即便是實力再不濟,掌門的安危也要擺在第一位。

隨著時間漸漸的流逝,夜幕降臨下來,一輪明月破空而出,清冷的月色灑落下來,照耀在莫問天的臉上,顯得十分莊嚴肅穆。

唐景香靜靜的站在他旁邊,不由的偷眼望去,卻見掌門臉上泛起一絲血色,她心裡便鬆了一口氣。

兩塊中品靈石已經完全失去光澤,成為一堆粉末,莫問天仍舊閉目打坐,在納寶囊里再摸出兩塊中品靈石來,各自握在左右兩隻手上,默默的恢復法力。

此時已是半夜十分,碧水峰上空曠寥寂,萬簌無聲,清風拂面而過,在月色的映射下,莫問天的臉色漸漸泛起瑩然的光芒。

『咔嚓』兩塊中品靈石破碎開來,莫問天忽然睜開眼睛,雙眼似乎蘊含星辰,顧盼間生出神光。

唐景香立即驚喜道:「掌門,你醒過來了!」

新娘十八歲 莫問天悠然的聲音說道:「唐景香,感謝你為本座護法!」

他忽然間站起來,唐景香胸口忽然窒息,似乎覺得眼前屹立起一座高山,立即恭聲說道:「掌門,弟子應當如此!」

莫問天沉思片刻,在納寶囊里摸出一張符籙來,沉聲說道:「這是一張三階水牆術符籙,作為你守護本座的獎勵。」

話一說完,夜空下爆起烈日般的光芒,唐景香忍不住閉上眼睛,等到她睜開眼睛再去看時,眼前已經空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

她不由的走上前去,在地上拾起那張蘊含著磅礴水靈氣的符籙,神色不由的有些獃滯,心裡暗暗嘆了一口氣。

莫問天御劍直接離開山門,彷彿是夜空里劃過一道流星,朝著青牛山的方向墜落而去。

在夜空里,莫問天迎風站立在梵日劍上,臉上閃現出欣喜的神色,雖然釋放五階符籙,讓他的法力瞬間的抽空。

在消耗掉兩塊中品靈石后,丹田法力補充圓滿,莫問天卻驚喜的發現,居然因禍得福,法力因此增加5點,讓莫問天驚喜交加,他苦修整整半年的時間,才提升10點法力,但是在釋放一個五階符籙后,卻是破而後立,瞬間提升法力。

嘗到甜頭以後,他當即御劍來到青牛山靈石礦,通過神識的感應,找到靈石礦的中心位置,深吸一口氣,將全身的法力灌注在符籙里,緩緩的貼在地上。

剎那間,整個靈石礦瞬間轉移,在幾百里以外的邙山赤炎峰,整座山峰忽然莫名的挺拔稍許,彷彿是更加的雄偉,在夜間靜靜的發生變化,卻是沒有一個人能夠發現。

更沒有人知道,在赤炎峰的山腹里,莫問天靜靜的坐著,臉色蒼白如雪,雙手各握兩塊中品靈石恢復法力。

在持續消耗掉四塊中品靈石以後,莫問天緩緩的睜開眼睛,用洞察術進行查看后,臉上湧現出欣喜的神色,果然是如此,法力再次增加3點。

如今莫問天已經擁有518點法力,即便剛剛晉陞成為築基中期的真人,法力卻只有540點,而且他還精通各系法術,只要將小神通法術火焱昆崗修鍊有成,將再也無懼任何築基中期的真人。

言及此念,莫問天便順著靈石礦的甬道,往著出口方向走去,靈石礦的出口在赤炎峰的山腳,位置倒是極為偏僻。

但是卻在現在,洞口外面卻站著一個人,莫問天臉色微變,用神識進行感應后,便放下心來,鬨笑著從洞內走出來。

洞口那人聽到聲音,連忙驚喜上前,躬身施禮道:「雷萬山拜見掌門師兄!」

「原來是雷長老?」莫問天哈哈大笑,沉聲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雷萬山眉頭微皺,恭聲說道:「掌門師兄,師弟早晨遙望赤炎峰,隱隱的感覺有些異常,似乎整座山峰較尋常稍許挺拔,所有便前來進行查看。」

莫問天頷首笑道;「雷長老,那是本座釋放五階蘊含神通的符籙,將飛雲門在青牛山的靈石礦搬遷在赤炎峰,以後本門夜將擁有一品的靈石礦。」

「什麼?將青牛山的靈石礦搬遷在赤炎峰?」雷萬山神色微變,失聲說道:「那麼在碧水峰山腰的靈藥谷。」

莫問天目含笑意,點頭說道:「不錯,那也是本座用神通符籙搬遷而來,本門將擁有一品的靈藥谷。」

雷萬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昨日傍晚時分,通過從返回山門的谷傲雪等人那裡得知,無極門得到清河郡的八派歸附,將飛雲門的道統全然抹殺,他是用了好久的時間,才消化掉這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但是在現在,掌門居然將幾百里以外的靈礦葯谷瞬間挪移,他心裡更是湧起深深的震撼,掌門師兄在他的眼裡,已經成為無所不能的大能。

莫問天尋思片刻,沉聲說道:「雷長老,那六十位礦奴,全部安排在靈石礦里,三十位記名弟子負責監管。「

說到這裡,他繼續說道:「另外,讓內門弟子輪流負責鎮守此地,他們的實力不濟,可以配備實力極強的靈獸,用以防止礦奴生出禍亂。」

雷萬山自然明白他的顧慮,那些礦奴最低都是鍊氣六層修為,但是記名弟子實力反而要稍弱一些,而且在人數上頗有不如,如今門派里內門弟子數量稀少,而且都是各有任務,所以只能輪流進行鎮守,而且內門弟子的實力稍弱,如果配備上實力強大的靈獸,則對赤炎峰的防務更有保證。

言及此念,雷萬山當即說道:「掌門師兄放心,師弟若是有時間的話,定會親自前來巡查。」

莫問天頷首點頭,繼續吩咐道:「另外二十位記名弟子,則負責打理碧水峰靈藥谷,靈藥谷就交給谷長老負責吧!」

「是,掌門師兄!」雷萬山立即說道:「對於靈藥谷的安排,師弟定然會轉告谷長老。」

莫問天點了點頭,停頓片刻,繼續說道:「雷長老,在十五日以後,本座準備邀請清河郡同道前來邙山一敘,你要立即令人將請帖發放出去,清河郡鍊氣門派的十六位掌門,不可遺忘掉他們任何一人。」

雷萬山沉聲說道:「掌門師兄,孫世雄辦事穩重,而且剛剛返回山門,師弟便令他下山走一趟。」

「有世雄去的話,本座就放心了。」莫問天想了想,繼續說道:「谷長老辦事謹慎細心,十五日的盛宴就交給她負責了,雷長老務必要轉告她,不惜任何代價,要將盛宴辦得風風光光,不能讓無極門在清河郡同道面前落下面子。」

「掌門師兄放心吧!」雷萬山哈哈笑道:「此事谷長老自有分寸,定然會讓清河郡那些鍊氣門派的掌門吃上一驚。」 莫問天籌思片刻,繼續說道:「此次本門在清河郡突然崛起,怕是會引起玄天劍派和乾坤門的注意,在十五日以後的盛宴上,他們定然會有所行動,所以本座要抓緊時間儘快提升實力。」

說到這裡,他繼續說道:「本座準備閉關十五日,苦修小神通法術,倘若是修鍊有成,將會完全不用懼怕兩派。」

「是,掌門師兄!」雷萬山神色凝重起來,如今的無極門看似風光無限,但是實際上,卻是陷進玄天劍派和乾坤門的門派紛爭里,兩派都擁有築基後期真人,即便是放眼整個雲州,都是排名前十的築基大派,遠非無極門可比擬,若是稍有不慎,便會前功盡棄,在兩派的傾軋下迅速滅亡。

倘若掌門能夠再次提升實力的話,對於無極門來說,則在雲州無數的築基門派里,則是更加具備話語權。

莫問天頷首點頭,在閉關前,他還有兩件事要必須要做,忽然間祭起梵日劍離開赤炎峰。

轉瞬間,在山門前,忽然間有道耀眼的亮光閃現,莫問天從光芒里走出來。

正在守衛山門的石震風神色一呆,立即上前恭聲說道:「石震風拜見掌門!」

莫問天點頭為禮,走上前開啟護山大陣,找到五行幻獸陣的陣眼,從納寶囊里取出混沌歸元陣的陣盤,尋在四周方位布置好。

片刻工夫,陣法內風雲變化,五行秘境迅速的潰解掉,那五行靈氣彷彿不受約束的涌過來,全部揉合在一起,由威能分散的五座幻陣揉合成更具威能的陣法。

莫問天用洞察術進行查看,原本附在山門的五行幻獸陣已經完成進化,成為五行歸元陣,陣法的威能再次提升,由原本的350點提升至550點,完全可以困殺築基初期的真人,即便是築基中期的真人,只要是法力不深厚者,都能困得住。

但是在消耗靈石上,卻有著大幅度的上漲,每月消耗下品靈石已經上漲到一百塊,對於現在的無極門來說,只不過是九牛一毛,莫問天渾不在意。

提升陣法的威能后,莫問天便御劍離開山門,來到藏經閣。

在幾個月以前,他在藏經閣里,消耗三百塊下品靈石修復高階功法吞天功,便就一直再沒有來過藏經閣。

但是此時的藏經閣已經發生變化,原本空蕩無幾的密室里,已經陳列不少的功法秘籍,以及各種的配方,其中有的是藏經閣刷新的,有的是在無極閣收購的,但是其中絕大多數是從飛雲門掠奪而來的。

莫問天擁有兩份小神通法術,自然對普通法術提不起興趣,不過讓弟子們修鍊卻是不錯的選擇,來到修復密室以後,他從納寶囊里取出火焱昆崗的小神通法術,平放在修復陣法里,但是讓他吃驚的是,居然要五十塊中品靈石。

莫問天的臉上閃過肉痛的神色,修復火焱昆崗小神通法術,居然要五十塊中品靈石,那可是五千塊下品靈石,他辛辛苦苦才積攢上百塊中品靈石,但是眼下卻是要消耗掉大半。

由此可見,小神通法術的寶貴,他再無遲疑,在納寶囊里取出五十塊中品靈石,全部拍進陣法的凹槽里,啟動修復大陣,剎那間,石頭幻化出柔和的光芒,和鑲嵌在房間里夜明珠的光芒交相輝映,光芒散去后,一塊蘊含著古樸氣息的玉簡靜靜的躺在石台上,小神通法術火焱昆崗完全修復了。

莫問天驚喜不已,從納寶囊里再取出小神通法術三頭六臂,啟動陣法進行修復,但是好在三頭六臂破損的並不嚴重,只要三十塊中品靈石便可修復。

將兩門小神通法術修復以後,莫問天心情暢快到極點,以他擁有祝融冰焰的特性,修鍊火焱昆崗應該是進階神速,相反三頭六臂卻是難以修鍊,在半個月的時間內,他必須要將火焱昆崗修鍊小成,這樣心裡便會擁有強大的殺手鐧。

言及此念,莫問天當即離開藏經閣,祭劍來到練功房,席地坐在蒲團上,他取出一粒辟穀丹服用下去,準備開始閉關修鍊小神通法術火焱昆崗。

幾日以後,清雲郡,被吞天鎖日的雲層厚厚的覆蓋著,彷彿是散不掉的陰霾。

玄天峰,門派大殿里,玄天劍派掌門周尚儒靜靜的坐著,彷彿是道觀里被供奉的石像,臉色始終的保持沉寂,沒有人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

門派大殿的門輕輕的被推開,從外面走進來兩個人,走在前面那人法力磅礴,全身套著岩灰色的衣衫,連裸露在衣衫外面的肌膚都是石灰色,全身彷彿是覆蓋著厚重的岩石,顯得堅不可摧,背負著門板寬的厚重石劍,正是玄天七劍排在第二的石劍真人。

而另外一人卻是高瘦老者,竹竿似的身材,好似一個全身被剮掉血肉的活骷髏,背負著一把白骨森森的寶劍,正是玄天七劍排名第六的骨劍真人。

周尚儒眼皮微動,沉聲說道:「石劍真人,沒有想到兩個月的時間沒見,你終於晉陞到築基中期,實在是本門的幸事。」

石劍真人臉上擠出一絲苦笑,說道:「掌門師兄,師弟在築基初期巔峰已經停滯數年,但是三師弟後來居上,反倒是晉陞築基中期,四師妹距離晉陞築基中期也是不遠,師弟倘若還是不能晉陞的話,恐怕在玄天七劍當中排名要落在第四位了。」

周尚儒撫須欣然道:「半年以來,本門鍊氣期弟子秦萬生和鐵雲成築基成功,本門擁有的真人已經有十二位,而且包括本座在內,築基中期以上的真人就有六人,實在是興盛有望啊!」

說到這裡,他忽然眉頭皺起,沉聲說道:「但是清河郡的飛雲門居然被抹殺,本座作為玄天盟的盟主,倘若對此事不聞不問的話,在雲州將顏面何從?骨劍真人,本座令你調查此事,可得到具體消息?」

「回掌門師兄的話!」骨劍真人眉頭皺起,斟酌著語氣說道:「據說是飛雲門和清元閣拼的兩敗俱傷,反倒是讓一個叫做無極門的門派撿個便宜。」

周尚儒冷哼一聲說道:「什麼清元閣?別人不知道還好,卻是瞞不過本座,只不過是散修聯盟的勢力,否則一個鍊氣門派怎麼可能有五六位築基真人,至於那無極門本座倒是聞所未聞,門派的實力如何?

骨劍真人似乎做過詳細的調查,立即說道:「無極門是飛雲門的附屬門派,在四五年以前,原本是羸弱的瀕臨滅門,但是新任掌門卻是雄才大略,門派的實力發展迅速,弟子們的數量稀少,但是在修鍊速度上都是進階神速,至於掌門據說擁有築基中期的實力,倒是不容小覷。」

「築基中期的實力?」周尚儒眉頭緊皺起來,沉聲說道:「不管無極門的實力如何?但是卻讓本門失去盟友,在雲州同道面前,本座將如何處理?你們兩人有什麼意見?」

骨劍真人當即說道:「掌門師兄,飛雲門乃本門的盟友,但是卻慘遭無極門滅門,如果不為其報仇的話,卻是有些說不過去,師弟以為速速將無極門抹殺掉,佔領清河郡的地盤。」

周尚儒撫須不語,將目光落在石劍真人的身上,皺眉說道:「石劍真人,你意下如何?」

石劍真人皺眉思索,良久才道:「師弟以為,沒有飛雲門,玄天盟的實力將大不如前,為今之計防範乾坤盟方是上策,那無極門能夠扳倒飛雲門,不管怎麼說,都是具備一定的實力,倘若是塊難啃的骨頭,本門倒是不宜大動干戈。」

「不錯!」周尚儒頷首說道:「對於門派發展來說,自然是利益為重,本門是沒有義務為飛雲門討回公道,但是如果那無極門不堪一擊的話,本座不介意接納清河郡的地盤。」

說道這裡,他繼續說道:「但是萬事還要謹慎為上,乾坤盟已經完全凌駕玄天盟,本門的築基真人萬萬不能有所折損,眼下最重要的是查明無極門的真正實力,如果其具備一定實力的話,則本座要好好的權衡其中利弊再做出決斷。」

權傾天下:霸道女帝 骨劍真人似乎若有所悟,忽然開口說道:「掌門師兄,據說在十日以後,無極門要邀請清河郡所有鍊氣門派的掌門,準備在清河邙山舉辦盛宴,不如由師弟前去摸清情況,如果無極門是徒有其表,師弟不介意將他們全部斬殺當場。」

周尚儒沉思片刻,皺眉說道:「那無極門的掌門如果真的擁有築基中期的修為,那卻是萬萬不可魯莽行事。」

說到這裡,他忽然神色威嚴的說道:「石劍真人,骨劍真人,本座令你們兩人前去查探消息,在十日以後,想必乾坤門也會派人前去邙山,你們兩人要見機行事,倘若做不到一擊必殺,切不可太過逼迫,否則無極門結交乾坤門,本門則會得不償失,在飛雲城的地位將不在穩固。」

「是!掌門師兄!」石劍真人和骨劍真人對視一眼,兩人神色都凝重起來,領命退出門派大殿。 清雲郡厚厚的雲層遮天蔽日,但是臨近的清風郡卻是萬里無雲,天空澄清的彷彿被碧水清洗,整個大地被耀眼奪目的烈日籠罩住。

乾元峰峰頂,是清風郡距離烈日最近的地方,上面建造著一座金色的大殿,在烈日的映射下,閃爍著金色的光芒。

在大殿內,乾元真人云放天哈哈大笑,手撫頰下五柳俘須,清癯的臉龐卻是滿臉的喜色。

在他的下首位置,靜靜的站著兩個人,左邊那人是一個體型雄偉的壯漢,上身完全的精赤著,古銅色的膚色上肌肉墳起,胸腹上緊緊的纏繞著一根鐵索,那鐵索足有手臂粗,彷彿是熔漿煉製而成,上面熱氣升騰,閃爍著紅色的光芒,此人正是乾坤門四長老鐵索真人,築基中期修為。

右邊的那人長發青臉,臉頰細長,背負著一根長長的利箭,那把利箭彷彿是千年玄冰鑄造,散發著森然的寒氣,此人正是乾坤門七長老冷箭真人,築基初期修為。

雲放天放聲笑道:「沒有想到啊!沒有想到啊!飛雲門居然陰溝裡翻船,被幾個附屬門派給搞的滅絕道統,真是連上天都要眷戀我乾坤門。」

「不錯!」鐵索真人附聲笑道:「恭喜掌門師兄,師弟已經查探清楚,那無極門只不過是跳樑小丑,倒是不足為慮。」

雲放天收斂笑容,搖頭說道:「鐵索真人,那無極門居然能夠扳倒飛雲門,定然是有些本事,卻是萬萬不可小覷。」

鐵索真人渾然不放在心上,哈哈笑道:「數年以來,我乾坤盟和玄天盟在飛雲城相持不下,難以分出高低上下來,但是眼下玄天盟沒有飛雲門,已經不是我乾坤盟的對手,不管怎麼說,那無極門可是幫了大忙。」

「不錯!」雲放天頷首笑道:「玄天劍派有兩大護法和玄天七劍,但是本門有八大長老,倒是可以抗衡,但是近來他們有兩位弟子築基成功,卻是極為不妙,好在飛雲門煙消雲散,對於本門來說,實在是幸事一件。」

冷箭真人卻在此時開口道:「掌門師兄,那無極門野心不小,據說在十日以後,要邀請清河郡所有鍊氣門派的掌門,準備在清河邙山舉辦盛宴,本門當如何處理此事?」

雲放天想了想說道:「無極門滅掉飛雲門,等於斷掉玄天盟的臂膀,想必玄天劍派不會善罷甘休,你們兩人備上賀禮,代表本門前去邙山恭賀盛宴,想辦法要讓無極門歸附本門。」

鐵索真人皺眉說道:「掌門師兄,倘若是無極門不願歸附本門,將如何處置他們?」

雲放天雙眉揚起,哈哈笑道:「你們兩人伺機而為,倘若無極門不識抬舉,不惜代價將他們全部斬殺,滅絕門派的道統,以示本門神威。」

「是,掌門師兄!」鐵索真人和冷箭真人轟然應是,當即領命走出門派大殿。

清雲郡陰雲密布,清風郡晴空萬里,但是緊挨著兩郡的清河郡,此時卻是煙雨朦朧,細雨像是漂浮在空中的柳絮,絲絲縷縷的纏綿不斷。

雨水將慧劍峰披上蟬翼般的白紗,雖然修真者已經不懼雨雪,但是慧劍門的掌門任平之,還是親自為孫世雄撐起紙傘,將他畢恭畢敬的迎接上山。

孫世雄神色冰冷的走在前面,任平之跟在後面連大氣都不敢出,跟在他後面的弟子們,都是滿臉惶惶然的神色。

來到峰頂慧劍門大殿內,孫世雄步履沉穩都走上前,大馬金刀的坐在正中太師椅上,那是慧劍門掌門的席位,但是任平之哪裡敢有半分意見?他連忙吩咐弟子燒好茶水,並親自奉上前去,滿臉堆歡道:「孫道兄上門,在下有失遠迎,實在是罪不可恕,還請用茶!」

孫世雄面無表情的擺手,沉聲說道:「本人來此,只有一件事,十日以後,本門莫掌門準備邀請清河郡眾派掌門在邙山一敘,不知任掌門意下如何?」

「一定會去,在下一定會去的!」任平之臉上擠出笑容來,討好道:「請孫道兄轉告莫宗主,本門願意成為無極門的附屬門派,自此以後,聽從莫宗主的號令。」

孫世雄冷笑一聲,從懷裡摸出一張請帖,拍在旁邊的桌子上,忽然起身道:「識時務者為俊傑,任掌門有這樣的決斷那最好不過了,本人還有其他要事,便也不久留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