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即便是逃的快的,也被剛纔的衝擊震得不輕,滿身泥垢,嘴角染血,臉色無比蒼白。


場面,一下子像是炸鍋了似的。

慘不忍睹!

平日裏高高在上的大佬們,此時卻彷彿砧板上的魚肉似的,被放在了一個任人宰割的地步。

白小鳳瞪圓了眼睛,身體戰慄着,緩緩地掃視着全場。

血腥、悽慘的畫面,如同利刀,狠狠地戳在他的心臟上。

碾壓!

赤果果的碾壓!

這種差距,饒是他,也前所未有的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恐懼感。

不像是當初面對風長卿和冥途內的糟老頭子那種恐懼感。

畢竟,當初哪怕再被壓制,再恐懼,也僅僅是自身本能而已,一旦身體裏的冥尊發力,他也能壓制住那種恐懼。

但現在。

黑龍一出手,死傷無數。

這可是實打實的震撼衝擊。

甚至,他有些懷疑,如果此時的冥尊出手,能不能攔住這黑龍?

“很強!”

腦海中,冥尊的聲音響起。

簡單的兩個字,白小鳳卻聽出了冥尊從未有過的凝重。

他咬了咬牙,強行壓制着本能的那種恐懼感,急忙的掃視着四周。

還好,剛纔下船的時候,風長卿、秦司音他們都是以他爲先,都跟在他的身旁,並沒有和那些大佬一樣,急頭白臉的衝在最前方。

黑龍一爪抓落,衆人死傷慘重,但和他有關係的衆人,卻並沒有受到性命之危,只是被波及了而已。

“陰陽界,已然衰弱到如今地步了嗎?”

這時,空中,黑龍的聲音響起。

言語中,帶着濃濃的蔑視。

睥睨衆生的姿態,不外如是。

話音剛落。

霍去病急忙單膝跪地:“敖空前輩,可還記得我?”

“嗯?!”

空中,黑龍龍頭微微一側,看向了霍去病,眼中紅光一閃:“哦,老龜兒子當年弄出來的那頭紅眼殭屍?”

頓了頓,黑龍又道:“你是想給這些螻蟻說情?”

“請前輩手下留情!”

霍去病恭敬地說道。

然而。

黑龍擺了擺龍爪:“當年要不是老龜兒子閒的蛋疼,就算讓你成了紅眼殭屍,我也能拍死你,你可以跟我求情,但我憑什麼要接受?” 囂張!

霸道!

實力裝比!

白小鳳眉頭緊皺成一個川字,忐忑地看着蒼穹上的巨大黑龍。

這,算是談崩了啊!

且,從黑龍的口氣中,還透露出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那就是,神山上的那位疑似漢武帝劉徹的存在,貌似並不像霍去病說的那樣,是能夠指揮黑龍的。

按黑龍的口氣,二者更像是同級。

“前輩……”

霍去病臉色大變,驚懼的對着黑龍一抱拳。

在場所有人,唯獨他和黑龍打過照面。

他是知道黑龍的實力的。

剛纔黑龍一爪之威,也將實力顯露了出來。

如果這情,他求不下來。

那今天帶上神山的這些人,沒有死在兇獸海域和雷霆海域,也得死在黑龍利爪之下了。

“夠了!”

黑龍龍口大張,磅礴的妖氣,轟然碾壓而下。

恐怖的罡風,直接將霍去病掀飛了十幾米遠,滾了十幾圈,才停下來。

黑龍之威,恐怖如斯!

在場所有人全都臉色蒼白,絕望到極點。

一個個看黑龍的眼神,就如同凡人見了鬼似的。

這等實力差距,讓他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無力感。

黑龍對他們的震撼,不是源自力量威壓的壓制,而是實打實的力量碾壓。

震飛了霍去病後。

黑龍雙目中,閃爍着妖異的紅光。

它居高臨下,仿若看待螻蟻一般,掃視着衆人。

目光,最後落在了白小鳳手中的皮皮龍身上。

“咦!後輩?”

黑龍的語氣,終於有了一絲波動:“想不到,陰陽界竟然還有我之後輩,可喜可賀啊。”

白小鳳眉頭一挑,看了一眼手中的皮皮龍。

或許,這是個機會!

說心裏話,見識過黑龍一爪之威後。

他已經將和黑龍動手的情況,擺在了最後,如果不是萬不得已,他也不願意和黑龍拼個魚死網破。

因爲,一旦死拼,最後的結果會怎麼樣,他沒法估算。

但,有一點,可以估算到。

那就是帶上來這一百多號人,全都得被黑龍轟成碎肉!

這麼慘重的代價,他不願意付出。

在場的這些大佬們要是真的被打個全軍覆沒,那外邊的陰陽界,就得徹底天翻地覆了。

能談,白小鳳絕對願意談。

能嗶嗶,就絕對不動手。

哪怕之前黑龍一爪弄死了蜀山清塵子在內的二十多位大佬,他也寧願摒棄這股仇恨,儘量和黑龍嗶嗶。

想着,白小鳳忙通過魂血溝通皮皮。

皮皮僵硬筆直的身軀,晃動了一下。

終於,他強行頂住了一絲黑龍給他帶來的血脈壓制。

眼中紅光一閃,皮皮緩緩開口:“嚶嚶嚶……老祖宗。”

“……”白小鳳。

啊咧!

皮皮龍求情也不至於變舔狗吧?

你特麼是龍啊!

空中,黑龍似乎很享受皮皮龍的這一波舔。

龍口微張,似是在笑。

宛若小山的龍頭點了點:“嗯,後輩倒是懂禮數。”

緊跟着。

皮皮龍晃動了一下尾巴:“嚶嚶嚶,老祖宗,求求你別打我們。”

白小鳳心臟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能不能成,就看皮皮龍這一波舔的黑龍爽不爽了。

然而。

“可以。”

黑龍乾脆地答應了下來:“你是我龍族後輩,我當然不會殺你,但,他們擅闖方丈神山,必須死。”

“……”白小鳳。

舔狗失敗了啊。

氣氛,一下子變得肅殺起來。

霍去病和皮皮龍相繼求情失敗,結果已經十分明顯。

誰都知道,逃不過黑龍誅殺了。

也就在這時。

“阿彌陀佛!”

一聲佛號聲響起。

白小鳳眉頭一挑,不是無良師父唸誦的,而是五臺山十方和尚。

此時,十方和尚一身袈裟輕輕飄動,寶相莊嚴的走到了人羣正前方。

他臉色慘白,嘴角還帶着血跡,神情卻無比淡然。

“佛曰: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黑龍施主,貧僧願以自身性命,換其餘同道一條活路。”

“十方前輩!”

話音剛落,恐懼絕望的大佬們紛紛駭然地看向十方和尚。

顯然,誰都沒料到十方和尚竟然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隨即,一道道看向十方和尚的目光,都變得感激崇敬了起來。

白小鳳也是一陣愕然。

十方和尚這時候,還真夠大義凜然的啊!

下意識地,他看了一眼和柳寡婦摟抱在一起的無良師父。

嘖嘖……

同樣是和尚,無良師父還頂着聖僧之名,差距咋就這麼大咧?

下一秒。

轟!

蒼穹之上,黑龍一爪揮動。

鋪天蓋地的黑色妖氣登時如同海嘯一般,傾覆而下,瞬間吞沒了十方和尚所站的位置。

砰嚨!

地面,猛地下陷。

煙塵,四起。

白小鳳心臟猛地震顫了一下,驚駭地看着下陷的地方,那裏,出現了一個十米直徑的大坑。

而大坑四周,還有一塊塊碎肉。

十方和尚,卒!

“你願意入地獄,我就成全你!老子最討厭和尚!”

緊跟着,黑龍慍怒的吼聲響徹長空。

摟抱着柳寡婦的寂寞老和尚白眉顫動了一下,心有餘悸的低聲對柳寡婦說:“阿彌陀佛,幸好貧僧裝比的速度沒有十方小和尚快。”

說着,他下意識地就往柳寡婦的懷裏揉了揉,儘量的讓柳寡婦豐腴的身軀包裹着他的全身。

低調!

一定得低調啊!

沒聽黑龍說嗎?

它最討厭和尚了!

白小鳳親眼目睹無良師父的無恥行徑,嘴角忍不住抽搐了起來。

聖僧啊!

節操還要不要了?

“現在,一個個來,不急,都會死的。”

空中,黑龍猖狂的說道:“我允許你們反抗,反正你們也反抗不過,要是真站在原地被我殺了,倒是很無趣。”

鄙夷!

蔑視!

這話,如同利刀狠狠地割在了每個大佬的心臟上。

讓所有人都忍不住身體顫抖,握緊了雙拳,怒火洶洶。

他們,還從來沒被人如此蔑視過。

但,那股無力感卻籠罩着所有人。

實力的天壤之別,讓他們哪怕再憤怒,也提不起反抗的心思。

所有人都呆若木雞的立在原地,握緊的雙拳緩緩鬆開,恐懼和絕望席捲着全身。

讓每個人都感覺像是掉進了冰窟窿似的,渾身冰涼的厲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