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卡蜜拉微微低下頭,眼睛不由地向右轉,與眾人的神往不同,她此時稍稍感到有些尷尬,畢竟意識剛一清醒的時候可是把人家當成了黑天平會恐怖分子呢,想到那傢伙當時愣住的樣子,恐怕是相當地「受傷」吧。


不過這也不能怪自己啊,誰叫他打扮得那麼可疑,而且居然還乘著自己睡著的時候摸自己的臉吶!哪個人想得到他會是那種英雄人物啊!

「嗯嗯!」在心中拚命點了點頭,少女再一次確認了把那傢伙當成壞人果然不是自己的問題。沒錯,是那傢伙自己不對!

「不過話說回來,卡蜜拉,你是怎麼遇到他的啊?很多人都在找他,但是卻怎麼都找不到。」

「唔,回去求援的路上,我被近百隻惡魔纏上了,是他救了我。之後又告訴我境外探查隊是不會去救援的,非讓我帶他去救你們。」

「啊啦,這不是很浪漫么?」埃蘭笑了笑:「英雄救美呢!難怪卡蜜拉那麼魂不守舍的。」

「什麼啊,都說了不是的了!」

「哈哈,好了好了,不過真不愧是卡蜜拉呢,你被幸運女神眷顧著哦!」

「真要是被幸運女神垂青的話才不會遇到那麼大片的魔群呢。」

「啊!」

「哈哈,是說呢」波頓也難得笑了出來。

「不過大難不死,我預感到之後會有好事發生呢!說不定回去會走桃花運哦!」

「你得了吧,卡修斯!」埃蘭直翻白眼。

一陣笑鬧過後眾人漸漸安靜了下來。

安迪忍不住將視線投向一直就安安靜靜呆坐在一側的莉莉絲,他對於這個惡毒的金髮少女早有不滿,此刻眾人逃出生天終於可以對她好好說道一番。

「喂!莉莉絲,你看到了吧!我們活下來了,我們都活下來了!」安迪坐了起來,向著莉莉絲嘲笑道:「你的詛咒可一點都不靈驗哦!」

「呵呵。」莉莉絲將眼珠轉了過來,滿臉蒼白之色,渾然不似活人:「你們真的就以為安全了?這裡可還是圈外啊。」

「那又怎麼樣,這裡畢竟只是煉獄荒原的外圍,只要不再遇上那種規模的魔群,你覺得區區幾隻劣魔還能致我們於死地么?」安迪不滿道。

眼見不對,塞蘭連忙從旁勸道:「好了,安迪。作為一個男生,這麼斤斤計較太沒風度了哦。」

環視眾人,莉莉絲無力地苦笑起來:「呵呵呵,你們這群傻瓜,為什麼要把我帶出來呢,明明把我丟在那裡,你們才會有可能活下來,真是可惜呢,你們今天註定了逃不回北域的。」

聽到這句話的眾人忽感一陣惡寒,幾如被死神扼住了咽喉。死裡逃生的喜悅一下子便冷卻了下來,彷彿這個少女所吐露出來的詛咒之語乃是不爭的事實一般。

「喂喂喂,又要開始說胡話了么?」卡修斯皺著眉,因恐懼而不由得抬高了聲量:「要讓塞蘭再打你一巴掌才行么?」

「還記得么?」莉莉絲沒有正面回答卡修斯的責問,卻反過來問道:「我從一開始就一直都只是在說『你們』今天都會死,什麼時候有說過『我們』今天都會死么?」

隱隱某種不好的預感自眾人心中升起,卡修斯不由質問道「什麼意思?」

沒有回答。

臉上帶著寂寥的表情,莉莉絲只是無聲而苦澀的笑著。

場中剎那間一片寂靜,寂靜得令人難受,寂靜得令人幾欲抓狂。

實在是忍受不下去這種沉默了的卡修斯再度張了張嘴,但是話還沒有說出口,一道陌生而又低沉的聲音便自不遠處傳了過來,回答了他先前的反問。

「意思就是:在數天之前,她就已經死了!」

莉莉絲的臉瞬間變得慘白而驚恐。

「什麼人?」眾人連忙將頭轉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黑!」唯一聽到過這個聲音的卡蜜拉一下子驚喜地尖叫起來,剛剛整個場中的氣氛實在是太過於壓抑,以至於她簡直都要喘不過氣來。驟然聽到這個熟悉而低沉的聲音,她只覺所有的陰霾都在一瞬間被一掃而空,前所未有的安心感充斥了整個心房。

她轉過頭去,果不其然,那道令人安心無比的黑色身影正靜靜地佇立在不遠處。

修真漁民 驟然看到剛剛才拯救過他們的傳說人物如此近距離的出現在自己面前,眾人頓時感到一陣迷亂。然而騷動過後,他們很快就發現對方身周正隱隱散發出一種難言的情緒。雖然沒有任何人能看到他隱藏在兜帽下的眼睛,但是他們都能清晰地感覺到,那雙眼睛正緊緊注視著名為莉莉絲的金髮少女。

沒有人敢說話,只能靜靜地看著這個極具傳奇色彩的黑衣人緩緩地朝著莉莉絲走去,而隨著其腳步的接近,金髮少女的臉上卻愈加蒼白。

「抱歉,但是你自己也應該已經知道了吧。」帶著難言的嘆息,伊恩淡淡地開口說道。

「其實,你已經死了。」 伊恩只覺自己此刻的心情複雜無比。

看著眼前金髮少女慘白的臉色,他就知道自己的猜測果然沒有出錯。

而更讓他為難的是這個少女明顯也知道自己的真實狀況,她知道自己其實早已經死去了的事實。

有的時候,將某些人所不自知的不幸親口告訴他,或許就是一種殘忍。但是,伊恩一直都認為,將某些人想要隱瞞的不幸當著他的面揭發出來卻是一件更為殘忍的事情。

一時之間,他居然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再次開口。

「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你說莉莉絲學姐已經死了,究竟是……」

眼見著伊恩與莉莉絲陷入沉默,卡蜜拉將視線在兩人之間來迴轉動,只感到摸不清頭腦。莉莉絲學姐明明就還活得好好的,為什麼黑要對著她說,她已經死了?

其實不只是她,在場的其他人都感到莫名詭異。然而當他們看到莉莉絲越來越凄慘的表情時,在他們心中都隱隱覺察到這位劍聖閣下所說的恐怕並非虛言。

「閣下,非常感謝您之前的援助,但是,您所說的到底……」見伊恩並沒有回應卡蜜拉的詢問,作為導師的阿道夫走上前來說道。

「抱歉,我稍稍聽到了你們之間的一些談話。」伊恩深深嘆了口氣道:「這個女孩她並沒有騙你們,帶著她你們確實逃不出煉獄荒原。」

「什麼?」

「黑,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如果你不願意我說出來,那麼就和我一起離開他們,好么?」伊恩沒有回答阿道夫與卡蜜拉疑問,而是轉頭向著莉莉絲問道。

如果可以,他並不想揭開這個少女的秘密。但是讓她繼續同這些人再呆在一起的話,對於其他人而言卻又是極其危險的。

莉莉絲望著他,淡淡地說道:「然後呢?找個沒人的地方殺了我么?」

「你應該知道,現在的你已經不可能回去圈內了。」發覺了少女自眼底中透露出來的絕望色彩,伊恩只覺得自己說出來的話乾巴巴得極不是滋味。

「嗯,我知道的。」莉莉絲低下頭抱膝而坐,彷彿想通了什麼卻又不願意去面對什麼似地埋頭悶聲道:「既然你已經看出來了,那就告訴他們吧。我不敢自己說出來,但是卻也已經不想再隱瞞了。」

「喂喂,你們到底在說些什麼呀,我怎麼一點兒都聽不懂呢?」預感到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的埃蘭一下子從地上爬了起來,焦躁不安地抱怨道。

「先前當我用劍吟將幾乎所有惡魔吸引過去的時候,仍然有數十隻劣等惡魔對你們緊追不放,這一點你們還記得吧。」 朕家&病夫&很勾魂 得到金髮少女許可的伊恩難言地看了她一眼,說道。

「啊!黑,那個的話是因為我的心象封絕儀在之前求援時損壞了的緣故。」聽到伊恩提起這一點,卡蜜拉連忙辯解道:「當時真的是犯了個不可饒恕的大過呢。不過後來阿道夫老師把他自己的心象封絕儀給我了。」

「傻丫頭,你真的以為是因為這個原因么?」伊恩轉過頭來苦笑道。經過嚴苛訓練后已經可以完全掩蓋住自身情緒波動的他在之前倒是完全沒發現還有這麼回事。

「難道不是么?」

「忘了么,卡蜜拉。我告訴過你的。當惡魔們被格外強烈的情緒波動源所吸引的時候,它們會選擇性忽視其他的情緒波動源,甚至於會為此無視近在眼前的獵物!然而,那幾十隻惡魔在劍吟的覆蓋範圍內就一直追著你們了。」

「哪個,難道不是因為你的失誤么?」聽到伊恩再度複述出之前他所說過的理論,完全都已經快要將之忘光了的卡蜜拉小心翼翼地狡辯道。事實上,如果不是阿道夫老師先前透露了伊恩的身份,這個少女恐怕真的會一直認為,那是由於他的失誤所造成的。

「你真的這麼認為?」雖說沒人能看到,但是伊恩仍舊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

「你是說,它們違背了自己的本能?」感受到伊恩語氣中些微的怒意,卡蜜拉連忙擺正自己的姿態,在思考了片刻后不敢確定的回答道。

「沒錯。」伊恩點了點頭,先前他一直以為是自己的欺瞞計劃成功了,但是後來才發現那只是對方壓制不住大多數惡魔的本能而被迫放棄了對於絕大多數惡魔的控制而已。

「那麼,卡蜜拉,你覺得什麼情況下劣等惡魔這種只憑本能行動的惡魔會違背自己的本能呢?」

「嗯,被上位者支配,或者說被上位者控制……」說著說著,隱隱想到了什麼的卡蜜拉忽然覺得自己說出來的話有些發顫。

沒有理會少女的顫音,伊恩繼續引導式地追問道:「那麼,為什麼被支配或者說控制著的惡魔會一直追著你們?」

「因為……」

知道少女已經明白過來的伊恩打斷了她的話,回過頭來望向一直埋著頭抱膝而坐的莉莉絲:「因為那個支配者,或者說控制者就在你們當中啊。」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將難以置信的目光轉向那個金髮的少女。

「騙、騙人的吧,黑。」卡蜜拉只覺自己的舌頭都開始打結了:「莉、莉莉絲學姐,怎麼會是惡魔呢?」

「人類外貌的惡魔什麼的,以前聽都沒聽說過。」

「不可能,不可能的,這個孩子雖然性格是惡劣了些,但是,她是和我們一起自圈內出發的,再怎麼說她也不可能會是惡魔的。」阿道夫連忙否認道,他實在難以相信會有這種事情。

「她當然不是惡魔。」對著混亂的眾人,伊恩再度開口道:「在煉獄荒原諸多的中位惡魔里,有四種惡魔進化有支配或者控制的能力。」

「在這其中,有一種名為潘賽魔的稀有種,它們的數量非常稀少,也只有極其少數的人知道這種惡魔的存在。這種惡魔雖然被列為中位惡魔,但是它並不強大,單論戰力而言這種惡魔可能連劣魔都比不上。但是,它卻擁有凌駕於其他掌控類中位惡魔之上的召喚力與支配力,以及一個足以令人發狂的稀有特性。」

「是…什麼?」知道這裡就是重點的卡蜜拉忍不住問道。

「知道這種惡魔的人都知道它還有另一個名字,」伊恩頓了頓,他覺得此刻的自己簡直殘忍至極,但是終究還是將真相說了出來:「寄生魔。它可以在某人受到致命傷害,但是大腦卻尚未完全死亡之時寄生在那個人體內,與之共生。」

嫁入豪門之後 「它可以讓這個已死之人,再活上一周乃至半個月的時間,並會在這段時間裡不斷汲取那人的靈魂,招引魔群保護自己。直至破殼而出,完成通向上位惡魔的進化。」

「那也就是說,莉莉絲學姐她……」終於知曉了真相的卡蜜拉強迫著自己吐出這幾個字后發現自己已經再也發不出聲音來了。

「就是這樣的哦!」 暖婚蜜愛:天價老公霸道寵 不知何時,金髮少女已經抬起了臉,兩道明顯的淚痕正掛在上面:「就如他所說的那樣,我啊,已經死了哦。」

「等等,」忽然反應過來什麼的安迪猛地大叫道:「如果說你被寄生了,那麼這兩天來忽然襲擊圍困我們的魔群……」

「沒錯,那就是被我所引來的。而且過不了多久,藉由潘賽魔的召喚力,依舊會有大量的惡魔聚集過來。」

聽到莉莉絲的自白,其餘所有人都望向她,瞪大了眼睛。

「為什麼?為什麼要隱瞞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因你而死嗎!」安迪如同道出了眾人的心聲般咆哮道:「卡倫,阿魯,卡蘭德……他們,他們都是因為你,都是因為你而死的,你知道嗎!」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但是如果我選擇了告訴你們,你們又會怎麼做呢?」終於被揭露出了最大秘密的莉莉絲如同失去了所有理智般地狂吼道:「你以為我不知道是因為我的緣故才引來的那些惡魔么?你以為害死了他們我心裡真的就一點都不難受么?他們同樣是我的同窗啊,裡面同樣有我的摯友啊!」

「那你為什麼還不去死!」情緒激動的安迪跳起來就想要去揪她的頭髮,卻被一旁的阿道夫一把制住!

「換了是你,你會選擇去死嗎?!」再也承受不住內疚與痛苦的莉莉絲咆哮著反問道。

這句話令全場的所有人都怔住了。

「你知道一醒來就發現自己已經死了的痛苦么!」莉莉絲的淚水再也止不下來:「你知道么,你知道么?你知道這種靈魂每一天都在被汲取的絕望么?我明明應該還活著,明明就應該還活著的啊!」

「你以為我沒有想過要去死么?」滿臉淚水的少女用盡全身的力氣高聲咆哮道:「我那麼多次地故意添麻煩,故意氣你們就是想要你們拋下我,甚至想要你們殺了我啊!」

「但是……」

咆哮過後,不住喘息著的少女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力氣。

「但是我是個懦夫啊。」她低聲道:「懦弱到連自己說出這件事的勇氣都沒有,懦弱到連獨自離開你們的勇氣都沒有,懦弱到連自殺的勇氣都沒有啊!明明上一刻還在想著去死,下一刻卻又無論如何都想要活下去啊!不要說死了,我甚至連疼都害怕啊,本來還想著再觸怒你們一些,但是被塞蘭打了一巴掌之後卻疼得怎麼都不敢繼續說下去啊……」

「為什麼?為什麼明明就已經那麼地討厭我了,你們卻還要救我出來啊?我早就提醒過你們了。早就提醒過你們,帶著我你們今天都會死!都會被我害死的啊!」說到這裡,少女如同失去了所有力氣一般仰面倒下。

「神啊,你是何其的殘忍。」她遙遙望向灰暗的天空,發出失神的囈語:「我想活下去,我真的想要活下去。但是,為什麼?為什麼你連選擇的權力都不給我?為什麼我偏偏就已經死了呢?」 卡蜜拉一把轉過身,捂住了嘴巴。她再也看不下去了,只覺得胸腔里的有一種複雜難言的情緒在涌動著。

責怪莉莉絲隱瞞了真相么?這個惡毒的女人幾乎是想要把他們所有人都害死!

但是正如她所反問的那樣,當自己遭遇了同樣的境況時,自己會選擇將這些都說出來么?自己就可以從容的去選擇死亡了么?

卡蜜拉忽然感到有些害怕。

如果自己處在莉莉絲的境地,那麼當自己說出真相的時候,大家會用怎樣的眼神來看待自己?

是會善待自己呢,還是棄她而去呢?

回過頭來環視在沉默中低著頭的眾人,這個善良的女孩只覺得壓抑無比。

她發現自己真的沒有辦法回答這個問題,甚至於根本就不敢於去考慮這個問題。

事實上,誰又會敢於去考慮這樣的問題呢?在場眾人當中,除了伊恩與阿道夫之外,最小的如卡蜜拉不過十七歲,最大的如卡修斯也才不過二十歲,這樣的年紀里還有著大把的青春可以揮霍的他們,誰又會去想過死亡這個問題呢?

更不要說莉莉絲所面對的恐怕還遠遠不只是死亡而已。

明明覺得自己還活著,但是事實上卻早已經死了,而且還會不斷地將周圍的人統統都害死。每時每刻都要徘徊在生與死的抉擇之中,這樣的絕望與痛苦恐怕更在死亡本身之上吧。

「黑。」

卡蜜拉抬起頭,哪怕明知伊恩肯定也不會有絲毫辦法,但她還是帶著小小的期望問出了口:「真的沒有辦法救她了么?沒有辦法救莉莉絲學姐了么?」

「你,不恨她嗎?」看著少女期望的眼神,伊恩實在不願意正面說出那個眾人都心知肚明的答案:「就是因為她的緣故,你們才會被惡魔圍攻,才會死去那麼多同伴。」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卡蜜拉搖了搖頭。

「想恨,但是忽然又恨不起來……」頓了頓,少女忽然否認道:「不,倒不如說,我反而希望可以救她。已經死了太多太多的人了,我不想再看到有人死掉了。」

「但是,她已經死了……」

「可是,難道真的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么?」

「卡蜜拉,誰都希望現實中的所有事情都能如同童話故事那樣有一個圓滿的結局,但是現實並不是童話。圈外也不是我們所可以肆意幻想的童話世界。」

頓了頓,深感自己就是個混蛋的伊恩終究還是說出了更加殘酷的話:「與其說救她,倒不如說為了救你們,我恐怕還要奪走她本就已經不多了的虛假生命。」

「怎麼……可以這樣……」

無法回答這一反問的少年保持了沉默。

雖說自己也只是在一年前才剛剛體會到這樣的現實。但是相較於這些出入圈外次數用五指都能數得過來,且每次都有導師陪同的少年少女來說,已然在圈外廝殺過無數次的伊恩儼然是一個過來人了。

然而也正是如此,他才知道自己剛剛所說出來的話,對於溫室里的花朵而言究竟是有多麼地殘酷。

嘆了口氣后,對自己感到深深厭惡的伊恩緩緩越過呆立著的少女,來到了仰躺著的莉莉絲面前,他還要完成自己在此地最重要的任務。

此時此刻,除了伊恩之外沒有人知道他為了儘快趕過來究竟消耗了多大的體力,沒有人知道原本在龍眠谷地中的大片魔群正如同海水一般向著這個方向狂涌而來。

伊恩只要略一計算就能知道差不多還有一刻的時候,眾人便可以看到那片惡魔的身影了。

時間無多,他必須將這源頭掐斷,然後讓眾人儘快離開。

其實,原本他可以更快地解決這一切,根本就無需解釋什麼。但是,從未殺過人,且一直都視生命高於一切的伊恩發現自己在面對那個已死的少女時卻無論如何都下不了手。

他此時真的是太想念菲兒了。因為當他第一次遇到這種惡魔時,面對掙扎求生的已死者,是菲兒最終動的手。

她將那個人漂亮地一劍梟首……

但是而今,除了自己以外已經沒有更好的人選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