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午夜時,屋子外面突然傳來了槍聲,而後一陣嘈雜的聲音,我和代文文忙出去看,卻見一隊人直接將鍾聞香給帶走了。


陳百萬上前追趕,召出一白眼鬼魂,卻被那蒙面人唸了個咒直接滅掉了。

那蒙面人在離開之前與我對視一眼,我馬上就認出了他們,就是今天傍晚在陳家談養魂之事的那張家人。

“陳浩。”對視一眼後,他念了句,擡槍就往我這邊兒打了過來,子彈卻只是穿體而過,沒能對我造成實質的傷害。

他們迅速離開了,陳百萬氣得渾身發顫:“張家,張家太可惡了。”

我將陳百萬扶進了屋子裏面。

陳百萬哪兒能坐得住,馬上就要召集陳家的下人去山上找人,我拉住了他們,就陳家這幾個人,能擋得住現代的手槍?去了也不過是找死。

西遊骷髏傳 況且現在這個年代兵荒馬亂的,死幾個人也沒人會管。

不過這事兒也讓我想到了另外一樁事情,那就是在後來我們所看到的,鍾聞香被擄上山的事情,不正好是現在這事情嗎?字-符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неì巖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 |xxxxx趙小鈺有些侷促,問我:";你做什麼呀?";

";是不是淡了些。";我說。

一個人可能是錯覺,兩個人就不大可能了。趙小鈺也覺得有些奇怪,不過也沒深究這事兒,我多留了個心眼兒。

晚上我毫無睡意,坐在趙家別墅門口思索去給陳家老太爺拜壽的事情。

趙小鈺洗完澡後靜靜來到我身後。一下壓在我身上,將我嚇得不輕,不過回頭一看,鼻粘膜立馬處於充血狀態。

";你穿得,挺清涼的。";我說。

趙小鈺微微一笑,也坐在我旁邊,問:";有煩心事兒?";

我恩了聲。

";跟姐說說,姐姐沒準兒能幫到你呢。";趙小鈺一臉笑意說。";要是你有事,姐姐就算拼了命都會幫你的。";

我的事兒她可幫不上忙,沒應她。坐在門口打量外面,趙小鈺呆了會兒。漸漸打起了瞌睡,最後直接斜靠在我肩上睡着了。

君心應猶在 就算年輕,睡在這裏也會着涼,準bèi叫醒她,但是喊了幾遍她都沒有反應,我再看她的臉,長髮遮住半邊臉,露出的半邊如紙般蒼白。

她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前面,再看她雙手,竟是紫黑色的。

張嫣剛纔就在旁邊,我忙問張嫣:";你看見什麼了嗎?";

張嫣搖頭說:";沒有。";

陳文筆記中有記載:凡失魂而死之人,雙目怒睜ば臉色死白ば指甲紫黑,檢測之法爲,默唸回骸起死,無量度人。今日校錄,諸天臨軒。無魂則閉眼,有魂則睜眼。

我馬上讓張嫣扶着趙小鈺,我在一邊念起了陳文記載的經文。

唸了一遍,趙小鈺真的就閉上了眼睛。

我心裏咯噔一下,心說完了,死了。

死了是什麼意思?就是以後再也不會在陽光下笑,再不會跟我開玩笑,肉體會化爲爛肉,不用一年就會變成白骨,無論以前多麼優秀,多麼漂亮。

";喂,趙小鈺。";我搖了搖她。

趙小鈺卻沒半點反應。

";你不是要幫我解決煩心事兒的嗎?我還沒說呢,你怎麼就死了?";我聲音發顫。

張嫣已經是死過的人了,對死並沒有什麼感想,不過見我這表情,上前說:";可以招魂的。";

我都忘記了,馬上反應過來,忙按照陳文筆記的指引,準bèi起了招魂的法事。

流程中有一搖帝鐘的流程。

";魂來。";我大喝一句,搖動帝鍾。

搖動第一遍時候,我眼前一黑,就像平時蹲久了突然站起來,缺氧一樣。

沒有在意,再搖一次:";魂來。";

卡擦一聲。

帝鐘的握柄竟然直接彎了,我詫異無比,剛纔又沒有動它,不過正低頭看,鼻血滴在了我手上。

張嫣馬上上來一臉擔憂說:";你別做法事了,我覺得有點不對。";

";你去給我哥打個電話。";我慌忙說,把電話給了張嫣。私向見巴。

因爲陳文有過記載:三魂七魄離體三刻鐘,再無回魂可能。

也就是說,四十五分鐘招不回趙小鈺的魂的話,趙小鈺就會徹徹底底成爲死人,就算回魂,她的驅殼也不能再居住了。

張嫣有些不放心。

我說:";快去。";

張嫣這纔到一邊去撥通了陳文的電話。

我繼xù按照陳文所寫的流程開始招魂,第三遍搖動銅鈴時候,多唸了一遍八大神咒,正要念出魂來的時候,張嫣突然丟掉手機跑上來捂住了我嘴巴。

";陳大哥說別念,要是念三遍,你也會死。";張嫣說。

說完才緩緩鬆開了我,我心驚不已,上前將趙小鈺扶起來,咬牙說:";別擔心,我是你爸請來保護你的,一定會救活你的。";

說完將趙小鈺抱回別墅沙發上放着,焦急等待陳文回來。

我抽這會兒功夫給趙銘打了電話,趙銘風風火火趕回來,看見沙發上的趙小鈺的屍體,頓時泣不成聲。

說好的我來保護她,卻沒有做到,挫敗感涌上心頭。

";趙叔,我會想辦法的。";我說。

趙銘老淚縱橫,他一個生意人,信因果,但是生死方面他卻不信:";人死如燈滅,還有什麼辦法。";

趙銘說話這會兒,我電話鈴聲響起,接通後是陳文打來的:";帶上趙小鈺的九根頭髮,馬上去找李琳琳。";

我恩了聲,從趙小鈺身上剪下就根頭髮,打車往李琳琳所住的酒店趕去。

在路上一直與陳文通話,陳文讓我進去之後觀察李琳琳房間裏是否有香燭的味道,另外觀察李琳琳房間裏有沒有甕壇。

敲門後過了會兒李琳琳纔來開門,看見是我,揉了揉惺忪睡眼問:";你是呀,這麼晚來做什麼?";

";我能進去說話嗎?";我問。

李琳琳猶豫一下:";晚上不大好吧。";

我也不管她願不願意了,直接衝了進去,在她房間了掃視了一圈,並沒有發xiàn甕壇,也沒有聞到香燭的味道。

";你幹什麼?";李琳琳有些慍怒。

我說:";我收到消息,張家要對你出手,我來看看,打擾了,你繼xù睡吧。";

說完出門,下樓再打通了陳文的電話說:";不是李琳琳乾的。";

";我叫你孔明招魂法,我現在不能回來,要是發xiàn了魂魄的位置,千萬不要輕舉妄動,另外,這方法會招來一些孤魂野鬼,你要注意防護。";陳文說。

我連連答yīng。

按照陳文的指示,我將招魂燈紮好,放上趙小鈺的一根頭髮,令招魂燈升空。

";天門開,地門開,千里童子送魂來,失魂者趙小鈺,急急如律令。 重生之日本投資家 ";唸完掐幾個手印。

招魂燈在空中飄動起來。

我對張嫣說:";我們跟上。";

張嫣恩了聲,招魂燈這次的速度比較快,說明魂還在附近。

我們一路緊隨,進入山林之後,周圍林中傳來颯颯聲音。

按照陳文的方法,一些孤魂野鬼會認錯招魂燈,以爲是招他們的,會一直跟着招魂燈行走,這些就是。

正往前走,面前突然出現一雙懸空的腳,擡頭一看,嚇得心裏猛一顫。

竟是一個上吊之人。

吊死鬼我已經見過一個了,不能碰他,別過他往前。

但他卻死死不放qì,走了一截兒,他的腳又懸空在我前面。

我本就着急,哪兒還能經得起他這麼戲弄,身後碰了他一下,他馬上咯咯冷笑了起來,從懸空狀態下來,站在我面前,脖子拉得老長。

";張嫣,交給你了。 明朝第一權臣 ";

張嫣:";恩。";

我說完繼xù往前,本來以爲張嫣會耽擱一些時間,才走不遠她就跟了上來,我回頭一看,那吊死鬼已經不知dào去了哪裏。

";你這麼快就解決掉他了?";我問。

張嫣不好意思點了點頭。

";厲害。";我稱讚說。

快出這山林的時候,卻發xiàn孔明燈竟然又往山下飄去了,我們又繼xù跟上,到最後,孔明燈停留在了張家利別墅的上空。

現在是晚上,按照張家利他們的辦事風格,我要是進去,多半出不來。

";張嫣,附身吧。";我對張嫣說。

張嫣點頭,竄入我體內,她身上鬼力暫時借我使用。

張家門口兩個大漢見我準bèi攔下我,被我一拳一個幹翻,上前直接推門進去,前面屋子裏沒有看見他們。

走到後院,看見張詩白正站在前面,一見我就說:";幹掉他。";

說完暗處一影子閃動了一下,一個眼睛爲白色的中年男鬼走了出來,對着我喝喝呼冷氣。

我和他對視了一眼,他直接撲向我,手抓在我身上,衣服頓時破了,我即便用上張嫣的鬼力,也閃避不及,又被他回身一口咬在了胳膊上。

魂被他咬掉一大快,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我見旁邊有一垃圾桶,提桶甩過去,將這白眼男鬼打退了幾步。

正鬆氣的時候,背後傳來冷笑聲,轉身一看,竟然是另外一個藍眼的嬰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