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十八萬八!沒買到寶馬,買了個皇馬!


“有這牌子啊!皇馬c羅系列,全球限量版,只有這一輛。”

“你以爲我三歲小孩子啊?你以爲我很好騙啊?皇馬是汽車嗎?你幹嘛不縮成一團變成一個足球啊?給我有多遠滾多遠!退貨!”齊格很抓狂地大叫了起來。

“皇馬多霸氣,寶馬都爛大街了。”機器人很不情願的表情。

“退貨!”齊格很堅定的語氣。

皇馬確實霸氣、確實牛叉,但那是足球隊啊!換成車牌,怎麼看怎麼一股子山寨氣,國內山寨版的suv,最便宜的幾萬塊錢就可以弄一輛!

“退貨可以,收百分之五十的折舊費。”機器人聲明瞭一句。

“什麼?”

“百分之五十的折舊費。”機器人把音量調低了八度,似乎知道齊格要爆發了。

“纔剛買的車子就折舊一半,你覺得這麼做合適嗎?是不是很不人道?”齊格的語氣卻是顯得很冷靜,對機器人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還有個辦法。”機器人大概也覺得百分之五十的折舊費太不人道,想了想向齊格提了出來。

“什麼辦法?”

“你一定要一輛寶馬x1嗎?真的沒有皇馬好,很沒品味的。”機器人向齊格又確認了一聲。

“要寶馬!不要皇馬!”齊格很堅決的表情。

“好吧,鐵蛋!改寶馬!”機器人命令了一聲。

鐵蛋立刻走了過去,取出一把錘子和一個改錐,當着齊格的面一番敲打,硬生生把h右邊給敲得封了口,又用拳頭上的金屬刺焊接了一番,h終於裝b成功,變成bwm了。

鐵蛋的手藝沒得說,根本看不出焊接的痕跡。

“寶馬就是這麼來的?我怎麼感覺着還是一輛山寨貨?”齊格繞着車子轉了好幾圈,總覺得這種敲打牌子改造的事情很不靠譜。

“你的感覺不準。”機器人回答了齊格。

“你確信這輛在街上開着開着不會又變成了皇馬?”齊格仍然很不放心。

“不會的,頂多變成巴薩。”

“你怎麼不去死?”

……

和寶馬x1一起出現的,還有一本駕照,貨真價實的駕照,現實社會裏也有登記的駕照,至於系統如何做到的,就不由齊格操心了。

但這本駕照目前在道具欄裏是封印狀態,需要齊格利用修煉頭盔進行模擬的駕校訓練、以及通過了模擬駕照考試才能解封。

沒駕照不能上路,按機器人的說法,這是對齊格和路人的生命負責。

就在這時候齊格的手機響了,看了看是劉小溪打過來的。

“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劉小溪很興奮的語氣。

“什麼好消息?”

“上次去你那裏想扣押你設備的那個黃科睿,趙局長在審訊的時候對他使用了些手段,這人沒什麼經驗被嚇傻了,一不小心交待了他收錢受人指使試圖扣押販賣你設備的事情。趙局長進一步深挖,又挖出了他以前的一些違法行爲,證據確鑿,估計他這次麻煩大了,至少要坐個幾年。”劉小溪向齊格說了起來。

“他是受什麼人指使的?”

“指使他的是市容綠化局裏的一名科員,現在也被隔離審查了,那人供出了市容綠化局局長的侄子,一個姓喻的人,整件事情就是這個人主使的。”

“果然是他。”齊格點了點頭,對這個結果一點兒也不意外,在那天黃科睿過來扣押設備的時候,他就想到了。

看來太空梭對喻詩雄和何九耀大腦造成的傷害還不夠重,居然還能想出這種辦法繼續打他太空梭的主意。

“你和那個人有過節嗎?”

“沒,他們看我太空梭生意好,想霸佔我的太空梭而已。”齊格並不想向劉小溪解釋太多。

“做生意真不容易,生意好就被人惦記!以後再有這種事情,你打電話給我,我幫你搞定!”劉小溪義憤填膺的語氣。

“謝了。”

“這兩天工作忙,不能去看你,等忙過這陣子,我再請你吃飯。”

“工作重要,我平時也很忙,不一定守在太空梭旁邊,你來了也找不到我。”齊格回了劉小溪幾句。

“工作再忙也要記得回家看看,你回去你爸媽很高興的。”

“知道。”

……

喻詩雄、何九耀二人使盡了各種手段,仍然沒有能扳倒齊格,沒有能得到齊格的太空梭,他們用於真實槍戰樂園的資金也已經耗盡,現在已經走投無路了。

今天他們二人又來到了北郊公園遊樂區太空梭附近,遠遠地向太空梭很癡情地張望着。

“還有沒有什麼辦法啊?我想玩太空梭。”喻詩雄向何九耀問了一聲。

“想要玩到太空梭,我們得親自打入敵人內部才行了。”何九耀動用他有些損壞的腦子又想了個主意出來。

“怎麼打入敵人內部?”

“比如……給那個姓齊的打工、做他小弟之類的。”

“給他打工、做小弟?”喻詩雄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我們可以提出不要工錢,只要讓我們每天玩一次太空梭,就可以給他做小弟、跑跑腿之類的,這樣的條件他應該會答應的吧?”何九耀想了想又補了幾句。

“玩一次太空梭……你覺得他會答應嗎?”喻詩雄口裏唸叨着,很快內心便妥協了,

“有志者事竟成,我們要顯得有誠意,他會答應的。”何九耀一臉很堅定的表情。 經過各種折騰,把手上的錢全部折騰光了,喻詩雄和何九耀終於認識到,他們是永遠不可能把太空梭搞到手的了。 小爺看上你了 對現在的他們來說,每天能玩一次太空梭才最重要,不然的話他們覺得自己都已經不知道活下去的意義是什麼了。

“你們兩個鬼鬼祟祟的想幹嘛?”齊格冷冷地看向了走到工作臺前的喻詩雄和何九耀。

“老大,我們想給你打工。”何九耀開口向齊格提了出來。

“去!我不缺人。”齊格實在沒想到,這兩人的臉皮還真夠厚的,居然能提出這種要求來。

“我們不要工錢,只要每天讓我們玩一次這個太空梭就行了。”喻詩雄也向齊格提了出來。

“玩太空梭不要錢啊?別做夢了!”齊格向二人擺了擺手,對他們實在是沒什麼興趣。

雖然現在齊格的攤子越來越大,但黑科技的事情不能隨便讓人知道,如果能僱人他早僱人了,但就算僱人也不會僱他們這種人。

“老大收下我們吧!要我們做什麼都行。”喻詩雄和何九耀看着太空梭繼續向齊格哀求着。

“那帶你們去東南亞,做個手術然後接客?”齊格想了個主意出來。

“那個……難度太高,做不來啊!”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喻詩雄和何九耀一臉的苦相。

“那我要你們兩個廢物做什麼?”齊格再度向二人擺了擺手,他們這樣子,他連動手打他們的興趣都沒有了。

看起來上次惡玩了一整天太空梭,對他們腦子損傷實在太大,而且有一定的潛伏期,現在才暴露出來,齊格能明顯感覺出這二人比他第一次見到他們的時候要傻了很多。

“你把這兩人收下來吧,當你的小弟。可以替你跑跑腿、看看場子、甚至出去推銷什麼的。你的場子越做越大,事情越來越多,不可能每件事都親歷親爲,收下這兩個小弟,晉級遊樂場d級主管的條件就全部滿足了,至於他們想玩太空梭……所需要的費用由我來承擔。”機器人卻是亮屏向齊格提了出來。

“這兩個人?他們心術不正,我不能收。”齊格不太贊同機器人的做法。

“這個你不用擔心,就他們現在這智商,也整不出什麼幺蛾子來了,每天讓他們玩一次太空梭,定時定量幫他們洗洗腦,保證讓他們對你無比忠誠、在你面前比狗狗都乖。”機器人對此倒是早就有了打算。

“可我現在真沒有什麼能用得上他們的地方。”齊格還是有些猶豫,太空梭自動售票,他都沒什麼事做,哪有什麼工作可以分給這兩人做的?

現在,收下這兩個人唯一的好處,就是可以達成晉升d級遊樂場主管的任務。問題是,齊格對這兩人太過厭惡,沒弄死他們已經算客氣了,還把他們收到身邊來,心裏着實有些不爽。

“很快你就會忙不過來的,還怕沒事情給他們做?收下吧!讓他們幫你賺錢,成爲你忠實的小弟,開始你當大哥的裝逼生涯吧!”機器人很篤定的語氣。

“好吧,你說的啊!而且你承擔費用,那我就把他們收下來了。”齊格想了想只能應承了下來。

“收下我們吧。”喻詩雄和何九耀繼續向齊格哀求着。

“老實聽話做我的小弟?”齊格站起身厲聲向喻詩雄和何九耀二人問了一聲。

“是!老實聽話!”喻詩雄和何九耀在齊格的強大威勢之下,戰戰兢兢就象在道上遇到了大佬一樣,不停地向齊格點着頭。

“你們想到我手底下做事,等於是在我這裏應聘,說說吧,你們都有什麼特長?”齊格又坐了下來,象面試官一樣看向了面前二人。

“我會打架……”喻詩雄亮了亮膀子,但看到齊格一身壯實的肌肉之後,後面的話不自覺就吞回了肚子裏。

“我很有頭腦,會算計。”何九耀也開口說了一下,但是回想到這幾天算計齊格的後果,頓時也有些說不下去了。

“還有呢?人脈什麼的?”齊格想了想又問了二人一句。

“我叔叔是市容綠化管理局的局長!”喻詩雄聽到這個問題之後,連忙精神很振奮地回答了齊格。

“哦?好象是公園的主管部門之一,似乎會有些用。”齊格點了點頭。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那是收下我們了?”喻詩雄和何九耀一臉期待的神情。

“你呢?”齊格又向何九耀問了一聲。

“我……我……我認識幾個道上的大佬,對這一帶道上的情況很熟悉。”何九耀想了好半天,終於給自己想出了一些人脈關係來。

“把那截鋼筋給我撿過來。” 恐怖在線中 齊格向喻詩雄命令了一聲。

“是,老大!”喻詩雄連忙跑過去,把地面上一截大約二、三十公分長、比手指粗了一圈的廢舊鋼筋撿拾了過來。

“用手扳彎了它。”齊格向喻詩雄再度發佈了命令。

“是,老大!”喻詩雄連忙使出了吃奶的力氣,一張臉漲得通紅,但努力了好半天,手掌都磨破了皮,都沒有能把這鋼筋給扳彎。

“你來!”齊格指了指何九耀。

何九耀的力氣還不如喻詩雄,當然也是白忙活了一場,鋼筋仍然完好無損。

“給我。”齊格向何九耀伸出手來。

“給你,老大。”何九耀連忙把鋼筋遞給了齊格。

“你們的手臂有這鋼筋結實嗎?”齊格向喻詩雄和何九耀問了一聲。

“沒有!絕對沒有。”兩人一起搖了搖頭。

齊格雙手分別捏住了鋼筋的一端,一聲斷喝,全身的能量都聚集到了手腕手掌處,瞬間把這根鋼筋給扳擰成了u字型,扔在了喻詩雄和何九耀的面前。

喻詩雄和何九耀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都露出了恐懼的神情,以齊格這力氣,隨時能把他們給撕爛了啊!

“我暫時收下你們,每天會給你們一次玩太空梭的機會!不過你們如果敢對我有二心,我立刻廢了你們!”齊格坐了下來,算是正式收了這兩個小弟。

“一定對老大忠心耿耿!”喻詩雄和何九耀連聲向齊格保證着。 “擁有至少區級官員的人脈關係(已達成)。”

“擁有兩名小弟(已達成)。”

“恭喜你從遊樂場d級管理員晉升爲遊樂場d級主管!分成比例將提升到百分之十二,獎勵加油機一臺、噴氣揹包飛行器實物兩個,噴氣揹包飛行器免費體驗券十張。”

“額外任務:讓手下兩名小弟開辦噴氣揹包遊樂項目,成功售出十張門票。”

“任務獎勵:加油機及噴氣揹包飛行器生產線一條。”

“沒有做晉級任務就直接晉級了?”齊格聽到系統提示有些意外驚喜,但還是向機器人確認了一聲。

“第一次讓你做晉級任務,是爲了讓你明白整個晉級體系,以後的晉級都不需要完成任務,只要達成某些條件,就自動晉級了。”機器人亮屏回答了齊格。

“那……從遊樂場d級主管晉升到遊樂場d級經理需要什麼條件?”齊格連忙向機器人問了一聲。

“擁有至少兩項正常經營的遊樂項目、擁有至少區級官員的人脈關係、擁有至少五名小弟、擁有一輛價值不低於十八萬八的座駕、賬戶裏擁有兩百萬以上的餘額、進行一次成功的、不低於二十萬的非遊樂項目投資。”

“擁有兩項遊樂項目……那個噴氣揹包算嗎?”

“算。”

“嗯,區級官員的人脈關係有了;五名小弟……再想辦法;十八萬八的座駕有了;賬戶裏兩百萬餘額……這個還不行;最後那個……進行一次成功的、不低於二十萬的非遊樂項目投資是什麼意思?”齊格覈對後向機器人諮詢了起來。

“一名成功的遊樂場經理,不能把自己所有的資產集中到一個行業裏,適當進行其他行業的投資,可以分散投資風險,同時其他行業成功投資獲取的回報,也可以對遊樂場未來的建設有所幫助。”機器人向齊格解釋了一番。

“就是……我投資去辦個高級會所?開家夜總會之類的?”齊格似懂非懂的表情。

“會館、夜總會對現階段的宿主會比較困難,建議先定一個小目標,比如買下整個億達集團……”

“小目標?買下億達集團比賺一個億還難吧?”齊格無力吐槽。

“開個玩笑,二十萬的投資,宿主可以考慮開個雜貨店、路邊餐館、禮品店之類的,具體投資什麼項目還是要由宿主自行決定,只要這項目不屬於遊樂項目就行了。”機器人嘿嘿笑了幾聲。

“路要一步步走,飯要一口口吃,我還是先把噴氣揹包遊樂項目做起來再說吧……噴氣揹包飛行器……”齊格打開系統、道具欄查看了一番。

兩個獎勵的噴氣揹包飛行器出現在了道具欄裏,另外還有一個配套的專用加油機。 傲情:歸來的愛 除此之外,道具欄裏還有噴氣揹包飛行器和加油機的圖紙,是以前齊格做任務得到的,一直放在那裏沒派上用場。

剛纔系統發佈了個額外任務,讓兩名小弟開辦噴氣揹包飛行器的遊樂項目,工廠裏就可以得到相應的生產線一條的任務獎勵,有圖紙有生產線,看樣子以後工廠應該能自行生產這種遊樂設備了。

“噴氣揹包飛行器是一種可以讓使用者通過穿戴該產品後,用控制檯操作模仿飛機引擎工作原理的垂直引擎,帶着操作者飛上天空的飛行器。”

“獎勵的噴氣揹包飛行器擁有檢驗合格證書,通過了國家相關安全部門檢測,只要登記辦理了相關手續,就可以正式投入運營了。”

“系統道具欄裏的加油機和噴氣揹包飛行器已對宿主進行了綁定,不可能被帶走、偷走,離開宿主視線隨時都可以進行召回。”

“此款噴氣揹包飛行器由系統設定了額外保護,如出現燃油耗盡、高度太低、撞向空間障礙物、操作失誤等意外情況,飛行器的主腦會主動接管飛行器的操作、進行自動糾正讓遊客安全降落,不會出現任何安全事故。”

“噴氣揹包飛行器單次也就是每分鐘飛行成本十元,可租賃外包給手下小弟經營,具體分成比例由宿主自行確定。”

“手下小弟收了門票錢之後,必須要塞入加油機裏,才能讓噴氣揹包飛行器正常運行起來,所以不用擔心小弟私吞門票錢的事情。”

“此遊樂項目上線之後,有可能吸引到感興趣的投資人,到工廠中購買未來生產線上生產的噴氣揹包飛行器。”

機器人主動向齊格進行了一番很詳細的解說。

系統道具欄裏有噴氣揹包飛行器和加油機的圖紙。根據圖紙的說明,工廠裏有了生產線之後,只要投入一百八十萬,就可以生產出一套同樣的設備出來,用於出售給其他感興趣的投資人。

“現在這兩個噴氣式飛行揹包,交給這兩個笨蛋經營?讓他們在遊樂區幫我進行展示,吸引投資者到工廠裏下訂單?”齊格向機器人確認了一番。

“嗯,太空梭的黑科技很容易引人懷疑,而噴氣式飛行揹包算不上什麼黑科技,卻同樣很驚險刺激,在北郊公園遊樂區出現之後,會很吸引眼球,可有效轉移公衆對太空梭黑科技的注意。”

“飛行一次成本十元,意味着這個新的遊樂項目我可以自主定價?”齊格繼續發問。

“是的。”

“我如果定一百塊錢一張票,每賣出一張門票,我就可以賺八十元了?”齊格計算了一番。

“不,每分鐘飛行的燃油成本和分攤的保險費共計二十元左右,你也必須要計算進去。另外,根據太空梭的門票價格,不建議噴氣揹包飛行器的定價過高。”

“加油機需要到外面去灌油?”

“正常情況下需要到外面去灌油,但你獎勵得來的這款加油機,可出錢從系統進行燃油的兌換。”

“好吧,那飛一次就是三十元的成本……還有公園代繳的百分之三的稅費,如果他們好好做事,每張門票給他們五塊錢提成應該足夠了,定價……五十元一分鐘會比較合適……”齊格仔細覈算了一番。 “可以適當給他們多分一些,噴氣揹包飛行器是需要起飛和降落場地的,至少要一塊兩百平米左右的場地,比如他們在隔壁租賃的那塊。可以幫你分擔投資風險,同時爲工廠裏即將上線的噴氣揹包飛行器做宣傳。”機器人向齊格建議了幾句。

齊格瞅了瞅喻詩雄和何九耀已經停工的真實槍戰樂園,確實,噴氣揹包飛行器項目需要一塊地,如果不想另外花錢租賃的話,用他們那塊地就很合適。

至於分成,齊格還是決定一張門票只給他們分五塊錢,然後看他們的表現,再決定是否增加他們的分成。

“你們現在是我的小弟了,我給你們一個生意賺錢的機會。”齊格向看着太空梭發呆的喻詩雄和何九耀招了招手。

“好啊!”喻詩雄和何九耀現在已經沒有搞破壞、偷太空梭的想法了,只想在齊格手底當個小弟,每天能玩一次太空梭就行了。

如果能有賺錢的機會,那更是喜出望外。

“你們覺得那什麼狗屁‘真實槍戰樂園’能賺到錢嗎?”齊格指了指喻詩雄和何九耀的那塊地。

“很難賺到錢,和你太空梭裏的瘋狂槍戰根本沒得比,這投資一開始就錯了。”喻詩雄和何九耀很垂頭喪氣的表情。

“你們兩個現在到公園側門那裏去,把一輛白色的小貨車引過來,那小貨車拉着一套賺大錢的遊樂設備,可以租賃給你們經營。”齊格向喻詩雄和何九耀吩咐了一聲。

“好的,老大!”二人乖乖地向公園側門方向走了過去。

齊格在二人離開之後,悄悄地去到了他們的槍戰樂園附近的小樹林裏,瞅了瞅四下裏無人,把加油機和兩個噴氣式飛行揹包召喚了下來,過了幾分鐘之後,纔拿出手機撥打了喻詩雄的號碼。

“你們兩個笨蛋是怎麼回事?貨都送過來了!車子都走了!還沒見着你們的人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