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化靈境,是林楠的奴僕,確定無疑。


尊者境,華夏有二十多位此刻,林楠那邊五六十位,剩下的則是那些願意參與而戰的秘境小世界高手,哪怕是現在依舊有不少秘境小世界高手在其中廝殺而戰。

這一千名宗師境高手,同樣有著很多這些人。

這便是眼下他們這裡所能調動的全部力量,除去普通的修士高手要鎮守西南異境,都擺在這裡了。

會議室內,所有人都看向林楠,等待著他們的決斷。

戰不戰?

林楠才是關鍵。

「戰!」

少卿后,林楠有了決定。

異境深處的情形,給予林楠極大的觸動,此刻不動手,遲早都是大麻煩,異境實力不斷暴漲,甚至四階也在增加。

但華夏這邊的高手,除去那些外援,想要段時間內踏入尊者境幾乎沒有。

踏入化靈境更是不易,最強的也才尊者境中期而已。

拖下去,對異境的好處反而更大。

而且,解決這一個,林楠才有空餘去解決另外一個,去平定那些秘境小世界之亂,這也是一個大麻煩。

而且,天地復甦進程加大第四座,第五座乃至第六座異境都可能出現。

一旦拖下去,異境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麻煩。

「準備吧,全力以赴,儘快徹底解決這座異境!」林楠沉聲,非常肯定。

除了上述的原因,還有一個林楠也頗為在意。

偌大的異境,面積極大,天地之力充沛,極為適合修士生活修鍊。

完全可以將這裡打造成修鍊者的世界!

地球普通人和修士之間,終究有著巨大的差距,真若是能夠區分開來,最為合適。

普通人,依舊有普通人的生活,修士也有自己的生存空間,兩利選擇。

一聲令下,陳聽雨這裡頓時開始安排起來。

末世之帶球跑 數十萬的異獸,華夏這邊至少也要出動數萬,乃至十萬的大軍。

尤其是滅魔槍滅魔彈,可移動巨型弩車等等,都是必備之物。

除此之外,各種靈丹妙藥,各種相關的安排,都需要快速進行著。

這些,林楠可以不管,陳聽雨這裡則要開始緊鑼密鼓的進行起來。

消息,很快傳到燕京,一群老爺子最終各自點點頭,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支持林楠的這個決定。

從上而下,各自快速準備起來,快速忙碌起來。

很多人都能明顯感覺到,一股暗流涌動,有種大軍開拔的架勢。

兵器公司忙碌個不停,除去正常大規模量產的滅魔槍,滅魔彈之外,更強大的滅魔槍滅魔彈也開始生產,一輛輛弩車,也在緊急製作之中。

甚至,可以飛行的特殊運輸機,也在嘗試中,準備在異境內使用!

林楠這邊,也在快速準備中,大量的靈寶拿了出來,但凡華夏的宗師境以上高手,基本上人手一件靈寶。

一件趁手的靈寶,正常而言能夠足足提高五成以上的戰鬥力。

一位宗師境高手,手持趁手靈寶,斬殺三階異獸輕而易舉!

這一幕,讓很多秘境小世界高手大為羨慕,這段時間不少人就留在這裡,早已和不少華夏高手打成一片,也掙到了不少的軍功點,有人兌換到了靈寶,但很多人還差點。

看到華夏這邊批量化的分發靈寶,自然是羨慕不已。

「真是一個好時代,怪不得那麼多人願意赴死而戰守護,確實是值得。」一位尊者境高手坐在異境口,一邊喝著小酒,一邊感嘆著,來自秘境小世界,很普通的那種,整個宗門也就幾位尊者境高手而已,沒什麼爭強之心,也由此逃過了林楠的屠戮,在這異境口還算是不錯。

他們所在的秘境小世界資源凋落,眼看著就要徹底敗落,甚至摧毀,進入祖星等若是逃得一命,而今感覺還算是滿意。

有資源修鍊,有寶物提升實力,還有靈酒靈食這種好東西。 葉一朵高興的無以復加,她直接撲上去,將路彥琛抱了個滿懷:"路彥琛,你真是太好了,我太愛你了!"

路彥琛哭笑不得,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你這個激動勁頭上,說愛我,我都不敢確定是真話還是假話,你先鬆開我,我再給你看看其他的東西!"

葉一朵趕緊點點頭,鬆開路彥琛,一臉的期待。

路彥琛從檔案袋裡,又拿出兩張A4紙。

他抽出一張,遞給葉一朵:"這是你明天去暗夜總部的詔令書,有了這個,守著的人才讓你進去,不然的話,你會被擋在外面的!"

葉一朵吐了吐舌頭,仔細的看著這個詔令書:"這麼重要啊,那我可得小心翼翼的保管起來!"

路彥琛笑了笑,又把另一張紙也遞給她:"這是你們第一次系統訓練的計劃表,你看一看,到時候可能需要請假去訓練,提前安排好你的時間!"

葉一朵趕緊拿過來看了看,連連點頭:"一定安排好!"

路彥琛看著她開心的模樣,眸子閃了閃,自己這樣做,真的對嗎?

可是,看著她這麼開心,也算是正確的吧。

他深吸了一口氣,開口道:"朵朵,最重要的,不是詔令書和計劃表,而是你手裡的那個牌子,那個東西丟了,你會有生命危險的,因為裡面關於你的消息,非常詳細,最重要的是,那個身份牌中,有磁卡,只有刷這個身份牌,你才能進入暗夜總部,不然的話,那個電梯,你不刷卡,沒法坐! 豪門禁戀

葉一朵聽到路彥琛的話,小心翼翼的擦了擦身份牌,一臉認真的看著路彥琛:"路彥琛,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保管它的!"

路彥琛點了點頭:"恩,我相信你可以的!"

葉一朵開心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揚。

晚上,路彥琛沒有走,留下來陪葉一朵。

第二天,葉一朵正好沒課,她直接去了暗夜組織。

只不過,她跟路彥琛是分開去的。

雖然路彥琛也要去暗夜組織,但是,葉一朵一開始進暗夜組織的時候,就打算瞞著身份,不想被特殊對待。

暗夜組織知道她身份的,也沒有幾個人。

而且,路彥琛應該也打過招呼,不讓他們亂說了。

葉一朵到了暗夜組織門口,直接拿著自己的詔令書,出示給這棟大樓的安保人員,然後,就被帶到了電梯旁。

她拿出自己的身份信息牌,在旁邊刷了一下,電梯離開打開了。

葉一朵驚奇的看了一眼,眼睛里全都是興奮和喜悅。

她進了電梯,到了暗夜總部的大廳里,她才發現,她不算來的早的。

在她之前,已經有好幾個人已經來了。

然後,她就發現,路彥琛口中,她是這次新人中,個人素質比較強的,主要是因為,這次的新人,只有三個十六歲往上的。

而她,就是那個最大的。

其中有一個姑娘叫玉玲瓏,是十七歲。

還有一個男孩子,十六歲,叫雷霆。

其他的孩子,都是七八歲,最大的也就是十歲!

葉一朵那叫一個心塞啊,她的個人素質什麼的,已經不值一提了。

她心塞的等著有人來管他們。

旁邊那個十七歲的玉玲瓏,伸手搗了搗葉一朵的胳膊:"我叫玉玲瓏,你叫什麼啊?"

葉一朵指了指胸前掛的身份牌:"你不認識字?"

玉玲瓏乾笑了一聲:"哪裡,就是覺得,親口問你,顯得比較有誠意!"

葉一朵挑了挑眉,開口道:"我覺得我個人就挺有誠意的,你叫玉玲瓏,我已經知道了啊!"

玉玲瓏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你可真幽默,以後我們就都是暗夜組織的成員了,希望我們以後能好好相處!"

葉一朵笑了笑:"肯定會的!"

不一會,就有人過來領他們了。

葉一朵看到來人,眸子一下子就亮了。

來帶他們這些新人的,可不就是雲熙嘛。

葉一朵的模樣,玉玲瓏看在眼裡,她看了葉一朵一眼:"你認識啊?"

葉一朵愣了愣,頓時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玉玲瓏笑了笑:"你不用這麼緊張,我知道,我們一般加入暗夜組織,都需要有人介紹,你的介紹人,就是他吧,我記得他應該是老大身邊的紅人吧!"

葉一朵不自在的笑了笑,她能說,她也是老大身邊的大紅人么!

她看了一眼玉玲瓏:"你就別瞎猜測了,我們還是安靜點吧!"

玉玲瓏聽到她這樣說,神情有些不好看。

她到底是比葉一朵年輕一點,看起來比葉一朵要活波好動。

只不過,鑒於葉一朵給她潑了一頭冷水之後,她倒是安靜了許多。

站在最前面的雲熙開口道:"現在,我就帶著你們去訓練場,之前你們進入組織之前的測試,是為了測試你們每個人的最大潛力,但是現在,我們只需要測試你們每個人的能力特長,好為你們以後制定一個適合你們本人的訓練方式,盡最大的可能,挖掘你們的內在潛能,最後,今天先測試,你們的第一次系統訓練,為期一個月,安排在兩天後,希望你們能預留出時間!"

雲熙說罷,就帶著他們往訓練場走去。

葉一朵這個時候突然很好奇,是不是他們這些人,除了暗夜組織成員的身份,還有別的身份呢!

想到這裡,她低聲問身邊的玉玲瓏:"玉玲瓏,能問你一件事嗎?"

玉玲瓏因為葉一朵剛才的態度,這會還在氣頭上,生氣的哼了一聲:"你不是讓我安靜嗎?你有什麼事情好問我的!"

葉一朵吃癟,有些無語。

但是,想到心裡好奇的事情,她也沒有繼續跟這個小丫頭上計較。

她看著玉玲瓏,開口道:"我真的很好奇,你除了暗夜組織成員的身份,還有別的身份嗎?"

玉玲瓏的眸子閃了閃,她詫異的看了一眼葉一朵:"你怎麼會這麼問?"

葉一朵清了清嗓子,小聲說:"我剛才聽雲熙說,我們兩天後第一次訓練,他讓我們都預留出時間,這可不就是每個人都有別的工作的意思嗎!"

玉玲瓏看了一眼葉一朵,神色恢復正常。

她開口道:"並不是你想的那樣,他之所以這樣說,是害怕大家有別的私事,其實我們這些人當眾,除了我們三個年級比較大的,可能有工作之外,其他的小孩子,身份背景,大部分都是孤兒,並且自願來到這裡的!"

葉一朵詫異的看著玉玲瓏:"你是怎麼知道的啊?我都不知道,那你有什麼工作嗎?"

玉玲瓏的眼睛里閃過一道暗光,她平靜的開口:"我在一家超市上班,這一個月,怕是不好請假,又或者說,請假之後,以後就不用去上班了,只不過無所謂,已經進了暗夜組織了,就要以這邊的事情為重,至於工作的事情,之後還可以重新再找啊!"

葉一朵皺了皺眉,略有不解:"那為什麼不能不工作呢?除了暗夜組織的事情,我們其他時間完全可以閑著,等著組織召喚啊!"

玉玲瓏嗤笑了一聲:"你看著比我大,怎麼這麼幼稚啊,我們這些人,都是需要另一層身份來做掩護的,所以,只要是過了十五歲的暗夜組織成員,在社會上,必須還有另一層身份,這樣不容易暴露,被別人察覺!"

葉一朵從來都不知道,還有這麼多的規矩。

她一臉崇拜的看著玉玲瓏:"你知道的可真多!"

玉玲瓏得意的笑了笑:"那是,我在進暗夜組織之前,可是做了充分準備的!"

葉一朵笑了笑,收起崇拜的目光,挑眉:"是嘛!"

玉玲瓏看葉一朵的神色變得這麼快,剛才還崇拜的要命,這會就淡定如斯。

她突然有點看不透這個大她兩歲的女生了。

她皺了皺眉,伸手拽了拽葉一朵的袖子:"對了,你能跟我說說,你在外面是什麼身份嗎?"

葉一朵看了她一眼,嘴角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難道我們組織沒有一條規矩表明,不能隨便透露給別人,自己在外界的另一層身份嗎?"

玉玲瓏頓時無語的看著葉一朵:"我能一樣嘛,我們都是組織的成員,我又不是外人!"

葉一朵的眸子微微閃爍:"可是,在我看來,我們就是認識還不到半個小時的陌生人!"

這下,葉一朵的一句話,徹底把玉玲瓏的話堵死了。

玉玲瓏狠狠地瞪了一眼葉一朵,不再說話。

這時,雲熙開口道:"你們吵吵嚷嚷的,像什麼樣子,我在這裡,你們還在下面竊竊私語,一點紀律意識都沒有,要說話的,現在就給我出去,說完話再進來!"

葉一朵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畢竟,她剛才可沒有遵守所謂的紀律,她還說自己不要當關係戶。

這不,剛剛進來,就沒有一點新人的模樣。

她偷偷抬頭,一臉歉意的看了一眼雲熙,保持沉默。

雲熙看著他們,繼續開口:"先跟大家說一下,我們的訓練非常苦,如果受不了的,可以提前退出,我們絕不勉強,但是,只要退出,就必須離開暗夜組織,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我們的訓練強度很大!" 而此時在二樓房間換衣服的夏明義,聽到敲門聲,以為是誰送東西進來,沒有理會,繼續對著鏡子整理自己身上的衣服。

直到身後的人出現在鏡子里,夏明義才驚訝的轉身,「老馮,怎麼是你?」

馮少啟替夏明義挑選了一個領結遞給對面的夏明義,「我有事跟你談談,現在方便?」

接過領結的夏明義,見對面有沙發,忙伸手比了一個請的手勢,「請坐。」

「不用了,幾句話,站著說就可以了。」

夏明義點了點頭,繼續整理身上的領結。

「紀心雨已經失去了生育功能,對於孩子的事情,你是怎麼打算,是找人替你們生,還是領養孩子?」

他從來沒想過這件事,可是,也由不得他去想,從婚禮的準備工作開始,就註定他會淪為被人安排的命運,想起萊恩和管平替自己打抱不平的話,夏明義無奈說道,「這件事,我沒有選擇的權利。」

如果夏明義只是一個人,沒有任何靠山和背景,那就沒有選擇的權利,「紀總知道,讓你娶她,委屈你了,你是我們這邊的人,不管是婚前還是婚後,我們都是一家人,有問題,大家就相互幫忙。」

在餐桌上,對於婚事,紀澌鈞的態度很隨和,只要他同意,就沒問題,也沒有過多的干涉,如今卻讓老馮來關心他這些問題,讓原本對一些事情不抱任何希望的夏明義心裡有些激動,他不是一個願意給別人添麻煩,讓自己成為別人累贅的人,「我聽說,秋姨會給我挑選一個孩子過繼到我們名下,我想這件事就讓她去安排吧。」

「現在還有另外一個選擇。」馮少啟說話的時候,目光不時看向四周,「替紀總效力的人,有些因為各種情況犧牲了,留下了孩子沒人看管,由我們收養,你也可以從中選一個適合的。」

他並不喜歡駱知秋的一些行為,非要領一個孩子,他心裡更傾向另外一個選擇,「那秋姨那邊……」

「這個你放心,我自然會有辦法應付她。」看來夏明義是更傾向後者,「如果你願意,我會跟姜助理,費助理他們一塊商量,找出幾個資質優秀的孩子讓你挑選,或者是,你自己去挑選,這樣吧,等你考慮好了再給我答覆?」讓夏明義一下做出太多的決定,夏明義應該理不清思緒吧。

以駱知秋現在對這樁婚事的態度來看,是不會給他考慮的時間了,非要這麼做的話,那他還是選後者吧,至少那些人不會像紀家的人一樣,存在那麼多的利益掛鉤還有矛盾。「那就,麻煩你給我安排。」

「夫人那邊我來解決,紀總也身為人父,知道不能生育自己的孩子讓你受委屈了,他說了,以後,如果你想有自己的孩子,我們支持你這麼做,因為這是你擁有的權利。不管有任何問題,你都可以來找我,我會竭盡全力去幫你處理這些事情。」希望夏明義,不要讓紀總失望。

雖然,他對紀心雨只有責任沒有感情,但是既然他娶了紀心雨,他就不會在婚姻之內做出跟別的女人生孩子對不住紀心雨的事情來,「謝謝你們的好意,我不會忘記紀總跟各位對我的恩情,真的很謝謝你們。」

不管過去,還是將來,在這個人員和關係複雜的家庭里,這個圈子就像是一個大染缸,只有夏明義才能決定自己未來的走向是興盛還是衰敗。「不需要客氣,那我不打擾你了。」

「慢走。」夏明義送了幾步,將人送出房門后,關上房門那一刻,即使周圍的溫度還是跟剛剛一樣寒冷,可是他的心卻是溫暖的,因為這個家,有些人是真心實意待自己的,以後,他會知道該怎麼做。

馮少啟出去時,遇到上樓的江別辭。

「老馮,紀總呢?」雖然紀澌鈞現在沒在商界活躍,可他還是習慣性的這麼稱呼紀澌鈞。

「不久之前我在主卧見過紀總,應該還在主卧。」紀總回來以後,臉色比走的時候差了不少,晚上有婚宴,現在應該會休息補充體力。

「好。」

和馮少啟分開后,快走到紀澌鈞房門口的江別辭,忽然想起什麼。

回頭望向自己之前跟馮少啟說話那個方向。

Leave a reply